124、我在意,嫉妒,够了吗?/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宫池奕忙了那么两天,自然不只是在那么多宾客面前表明心意,宴会后都还设有两个环节,不说刻骨铭心,至少让这个夜晚是特别的。----

可惜媒体忽然失控的臆测把这些都打断了。

回到香堤岸,吻安和往常一样自己开车门下去,但脚刚落地,他已经到了面前,伸手去牵她。

她笑了笑,“我虽然喝了很多,但是没喝醉。”

宫池奕就那么低眉看了笑着的她一会儿,片刻才低低的问:“你是不是不高兴?”

吻安也不强行从他面前走开,干脆背后靠着车身,仰脸看着他,“我怎么不高兴了?”

然后抬手勾了他的脖子,沁凉的眸子在酒后显得越是迷人,清清淡淡的笑,“在内阁那么稳重,宁愿在轮椅上韬光养晦数年的三少,今晚当着那么多人、那么多媒体的面高调跟我表白,我应该很高兴才对!”

他低眉的望着她,嗓音醇浓,“你是该高兴,可你没有。”

她依旧笑着,甚至笑意渐浓,“那我怎样才算高兴啊?”

连怎么样才算高兴都要问别人,那就不是真的开心。

抬手理了理她的长发,指尖拂过脸颊,“是因为那些问题,扫兴了?”

“没有啊。”吻安几乎没有考虑就接了他的话,然后漂亮的唇角弯起,“外边真的很冷,你要让我一直这么跟你说话?”

宫池奕眉峰几不可闻的蹙起,目光凝着她,嗓音又沉了沉,“你笑得越是灿烂,越让人看不出你在想什么。”

或者说,她越是笑的美,内心越是没有愉悦,那完全只是一副她懒得面对时,习惯信手拈来的面具。

被他这样说完,吻安真的慢慢不笑了,手也从他脖子上取下来,“本来怕你心里不舒服,毕竟认认真真告白却被搅局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不强装了。”

说罢看了看他,“我有点累。”

这几天确实没怎么休息,加上喝了不少,很乏。

她往里走,他迈步跟着,顺势牵过她的手,一直到门里头。

宫池奕帮她换鞋,然后一起上楼,男人和女人比起来,用浴室的速度比较快,但他还是说让她先洗

吻安看了看他,见他按了按眉头,莫名觉得他哪里怪异着。

她洗完澡出来时,差不多十一点了,但因为身上烟酒味浓,她把头发也洗了。

“我来。”宫池奕把吹风机接过来,示意她坐到身边。

吹头发时只有吹风机的声音,干得差不多,卧室里也就安静得出奇。

最终是他打破沉默,看了她,“不想问点什么?”

吻安略微皱眉,又笑了笑,看起来很是淡然,“问什么?”

宫池奕觉得装腿残那么久,好歹是能看出一些她的心思,但有时候是真的看不明白她到底在不在意。

只好道:“记者问了那么些问题,你不想问?”

她拨了拨长发,走过去梳妆台重新梳了一遍,从镜子前转过身看他,“为什么?问你是不是真的把我当于馥儿的替身?”

然后笑了笑,“我好像问过。”放下梳子,看了他,“问这种问题又没什么意义,我总不能跟你哭闹?男人应该也很讨厌女人矫情吃醋、小题大做。”

她说的都是事实,非常识大体的见解。

但宫池奕蹙着眉,那是没有情爱的女人才能轻描淡写带过去的。

靠在梳妆台边,她显得很冷静,“我的确不知道你明明打算跟于馥儿表白,却忽然又盯上我是为什么,但我想,你能坚持那么多年守着她,曾经多少也是动过感情的,我再问那些,得纠缠到什么时候?”

他已经走到她面前,“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跟柯锦严那么多年,感情也没消散,这会儿才会不那么介意我的过去?”

吻安皱起了眉,仰脸看了他,虽然她不赞同推理出来的结果,但是道理确实是没错。

她干脆深呼吸,看了他,坦然道:“没错,我曾经自我觉得很喜欢柯锦严,也不知道喜欢哪一点,总是就是没想过这辈子会分开,但既然分开了,就没有任何别的念想。”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她不曾移开视线,“你跟柯锦严又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你不用质疑我。”

“是么?”他薄唇微动。

他就那么盯着她,吻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道:“真的不早了……”

话音未落,他却忽然一把将她揽了过去,手臂的力道紧紧箍在腰肢上,转而勾了她下巴。

薄唇压下来,温热中又让人觉得有些凉。

唇齿即将纠缠,她略微侧了脸,掌心并不太用力的撑着他胸口,“很晚了宫池奕……”

他不知道是哪里来了脾气,捏着她的下巴低眉看着她,声音从喉咙中蔓延,很低很沉,“你要不要试着,给我换个称呼?”

吻安掌心略微用了力道,他的第二次吻又落了空。

“你怎么了?”她微蹙眉看着他,难道非要她像小女生一样吃醋缠闹一番,他才觉得正常么?

如果没记错,当初柯锦严说过男人都很讨厌女人的无理取闹,大概那也是他会甩了她的原因之一。

宫池奕挪了一步,把她抵在梳妆台边,“你说今晚随我召遣?”

她是说过,但是这时候的感觉显然不对。

又一次的吻,她想侧脸躲开,却被他指尖捏脸正了回去。

吻安吃疼皱了眉,手上也开始推拒挣扎,只是越如此,落下的吻越是有些急,有些狠。

呼吸不畅,他才松开她,薄唇依旧素有若无的缠绵,声音低哑,“你是不是,还爱着他?”

吻安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你在说什么?”

以她的性子,就算柯锦严回来求她,她都不会多看两眼,又怎么可能轻贱到还卑微的爱着?

他薄唇轻轻扯动,幽幽然望着她,“你以为,我真的感觉不到?每一次你跟我说想结束关系,都不是玩笑。”

“顾老出事那晚,你刻意不让靳南接近你的包厢;你去找郁景庭接顾老,甩掉了靳南,不想让我知道。”他低眉,“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要在我身边久留。”

吻安无奈的笑,“就算我没想过留在你身边,就一定是因为还爱柯锦严?”

“所以,为什么?”他低低的问。

尤其最近,他越是觉得她兴许哪天就没了。

她忽然看着他,“你今晚忽然弄这么高调的告白,是故意的?”

从古瑛那儿回来,知道他们势必有一场对峙后,吻安的确想过跟他清理关系,甚至电影上映、让爷爷觉得欣慰后,她确实觉得没必要继续跟他继续下去,但她从没表露过。

“你知道我第一次去见顾老,他说过什么?”他低低的道。

吻安不语。

“他说,’吻安是个心狠的丫头,我不知道你怎么娶到她,但要她对你真付出感情没那么容易,所以我倒也放心让她嫁,因为她吃不了亏。’”说罢,他对着她扯了扯嘴角,“你确实心狠。”

他苦心孤诣、又不太磊落的在轮椅上装了那么久,屡屡博取她的心,到现在,她竟还能这么平静,像当初的心疼都收回去了似的。

薄唇微抿,他又忽而定定的凝着她,声音里都多了几分冷硬,“不管你瞒了我什么,你都不可能未经我允许的躲开。”

那种眼神,让她皱起眉。

可他今晚真的没喝多,除非他觉察了什么。

“宫池奕……”她望着他,眉心一点点蹙起,脑子里千回百转。

可她还没问完,他就攫了她的唇,唇齿间低哑溢出:“你系统不够牢,那些日记也锁得不够紧……嗯!”

低哑之间一声闷哼,唇畔被咬得生疼,他可以不放开她,却还是看了她。

“你黑我的主机?”她仰脸盯着他,眸子清离。

他只是低眉,算是默认了,五官略微冷硬,“你不都计划出如何逃离了?还怕我看?”

吻安撑在他胸口的力道是用足了的,狠狠了他。

可也只是几许距离后,他又捉了她的手腕剪到身后,眉目间有些发了狠的意味,不由分说的吻下去。

她气由心生,手腕遭了禁锢就动了腿,却被他力道一托放到梳妆台上背抵镜面。

桌上有小瓶的化妆品被扫过,他视若无睹。

“宫池奕,你放开我……”吻安缠得累了,甚至有些怕。

在宴会前厅看到他,就觉得他今晚哪里不一样,他一直忍着,一步一步忍到现在,就因为她过分的冷静而不悦。

甚至等她回神,身上的睡袍几乎是被他粗鲁扯掉,反手就要解他的腰带。

显得那么急促又随便,就要在梳妆台做?

“你疯了!”吻安死咬唇,胡乱的去阻止他的动作,“我不要……”

片刻的安静,她终于红着眼看着他,“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找了我,现在也是因为我不过她的替身,就可以这样随便?”

嘲讽的笑了笑,“传言里,池公子对于馥儿一百个一千个的温柔,手指头都不舍得动。”

她抬手抹过眼角,盯着他,“好,我告诉你,我今晚才想起于馥儿也有刺青,你一找我,也只缠着看刺青,那么爱不释手,你喜欢的不过是对于馥儿的延续,所以我在意,我嫉妒!够了吗?可以放过我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