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你乖乖的,否则真怀上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好容易睡了,宫池奕去了书房,回来了这么多天,他居然还是第一次进书房。?

初迈步进去,目光扫过看起来并无异样的摆设,眉峰几不可闻蹙了一瞬,又放松。

他知道她进来倒腾过,反而唇角轻轻勾了一下。

还没到书桌边,手机震动着。

他一手撑着桌面,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接通。

“三少。”靳南的声音:“郁景庭求见,等了一上午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郁景庭像无事可做的人,把时间都花在香堤岸门口了。

他棱角微俯着,指尖不成规则的磨着,片刻才薄唇轻碰,“让他等着吧。”

挂掉电弧,他站在窗户边,看起来悠哉淡然,眉宇之间却是思量集结。

单手别进兜里,捏着手机的指尖一下一下的敲着裤线,站了许久,他还是转身玩外走了。

临出门前进卧室看了她,额头落了吻,下楼又嘱咐白嫂,“她醒来就给我打电话,不要让她自己喝水,我回来再说。”

白嫂连忙点头,“好。”

白嫂知道,先前太太说口渴,给了她一杯水,结果端不住,洒了一床,她自己也湿漉漉的。

虽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那时候她洒了水,也仰着红肿的眼自我安慰说“看来是病到退化了呢!”,但那种自嘲又虚弱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心疼。

所以,三少现在别说吃饭,连喝水都要亲自喂。

…。

从别墅园出去,到门口距离不算很远,走路也是可以的,但宫池奕不想浪费时间,怕她醒过来,直接开车出去,在门口停住。

郁景庭的车也停在门外,他靠在车子边上,眉头皱在一起,见了宫池奕才看过来。

宫池奕下车走过去,嗓音很沉,带了几分冷漠:“我的时间不多。”

郁景庭也不拐弯抹角,“我去看看她。”

宫池奕嘴角略微扯动,“有什么话,或许我能帮你转达,如果她想听的话。”

郁景庭眉头依旧轻轻皱着,思量许久,终是看了宫池奕,“你这样绑着她没有意义,她现在身体很弱,精神恍惚,需要的是家人、是疼爱,不是三少这种强霸欲凌的禁锢。”

空气里略微安静片刻。

宫池奕嘴角的弧度更甚,嘲讽也显露无疑。

“郁少不愧是做这一行的,用词很精妙。”他嘴角染上冷魅,看了他,“不过你大概是不太了解我,也不了解她,我是喜欢对女人用强。”

然后深眸勾着笑,“巧了,安安喜欢这么跟我相处,强有强的滋味,是不是?”

宫池奕清楚那个现在虚弱到恨不得时时刻刻靠着他的女人,她心硬,嘴上从未说过半个字的甜言蜜语。

可他不急,爱这种东西,哪那么轻易就圆满?

郁景庭素来觉得宫池奕是个绅士,有他非凡的地方,这会儿却拧眉,“你对她用强?”

宫池奕漫不经心的双手放进兜里,“郁少,你我算不得多好的朋友,但好歹有一定的交情,本少劝你一句,觊觎谁都可以,安安?不行。”

郁景庭迎风口站着,淡漠的眼轻轻眯起躲避冷风,又笑了笑。

“三少也心里明白,只要你抓不牢,她就会选我?”

冷风扫过来,宫池奕只穿了西装,没有大衣,没有围巾,一张峻脸在风里显得越是凛冽。

只听郁景庭继续道:“如果她真的把你当回事,早该与你说清我的身份,提及我跟她之间的事。……想必,她从未提过?”

宫池奕薄唇抿着,唇沿被寒风削得些许锋利,冷硬的下巴微微收紧。

不言。

又转手捻出一根烟,侧过身,低头点了打火机,复又转过来,吐出烟圈之际,那点隐忍也随之掩去。

他曾介意的,就是她几次三番都不肯说这些事,她背着他的计划里会提及别人,唯独没有他。

但这些,他等她说便是,不需要外人插半个字。

手放回裤兜,轻弹烟头,他看了郁景庭,“郁少是觉得,你们在一起,能亲上加亲,皆大欢喜?”

男人嘴角微微扯起,看着郁景庭几不可闻的揣度,继续:“她从未提过除了顾老以外的家人,但你们却出现在顾老葬礼,而她没有驱赶,她是不是要叫你一声哥?”

宫池奕让聿峥查了古瑛那么久,古瑛在这方面的确谨慎,丝毫没露馅。

如果不是听沐寒声说,他父母可能还在某个地方逍遥,宫池奕倒也不会想到当年的顾启东诈死、隐姓埋名。

再想一想当初古瑛对吻安的态度,这事也并不难想通了。

郁景庭转过身,“既然三少已经猜到了,无论出于哪个身份,我想我都比你更适合照顾她。”

这话却让意欲抽烟的人停住动作,深眸满是笑,“家人么?郁少来这儿跟我要人,古先生却在另一边忙着拿走’无际之城’,你们这家人,可笑的默契之余,能否多点真情?”

郁景庭微皱眉,音调淡淡,“你们之间的纷争,我不参与,也不喜欢她被卷进去。”

“这就不必郁少费心了。”宫池奕灭了烟,目光沉定的看了他片刻。

才道:“日后,我应该是她唯一的家人了,所以回去劝古先生,不用白费力气,有必要,我会去见他的。”

话音落下,他把手机从内侧兜里贴到耳边,低沉,“她醒了么?”

下一瞬,他的声音以耳力可闻的程度温柔下来,因为电话里是她的声音:“你去哪儿了?”

他的嗓音极度醇柔:“我马上回来,两分钟,嗯?”

一边挂掉电话,他甚至都没看郁景庭一眼,车子甩尾后急速朝别墅园内驶去。

吻安把电话还给白嫂,转而往床边挪,赤着脚下地,去窗户边靠着,“白嫂,有水么?”

白嫂张了张口,说:“三少马上就回来了。”

她先是转过头来,愣了愣,然后忽然笑了笑,明白白嫂的意思。

宫池奕进门便一步三阶的往楼上走,一进卧室见到她在窗户边,眉峰沉了沉,责备之余淡淡的心疼,“风很大,怎么站这儿……鞋也不穿!”

嘴里说着,已经把她抱回去了。

吻安仰脸看了他,笑了笑,她现在在他眼里,彻彻底底连个小孩都不如。

声音并不大,勉强笑着跟他打趣,“万一你哪天不在家,我会不会渴死?”

他略微蹙眉,反应过来后勾起嘴角吻了吻她,“好容易才有点力气,还敢拿来惹我?”

这边白嫂已经把水倒来了。

她坚持要自己喝,宫池奕自然不会答应,脸色都沉了一个度,“乖,再不喝就凉了。”

吻安摇头,仰起脸看他,又轻轻勾了他的脖子,凑上去亲了亲下巴,声音轻缓:“我可以自己喝。”

无奈,他拧不过她,一眼不离的看着她喝下去。

她双手握着杯子,对着他笑了笑,“我这感冒,确实跟洪水猛兽似的。”

可能心理垮了,病自然是要肆虐一番。

她握着杯子,放下置在面前,没松手,只是略微低头,许久才缓缓道:“其实,我花了很久去准备,好让自己立刻适应这种状况。”

可是从顾家彻底被封,到爷爷去世,没有给她那么充足的时间。

抬头,她笑得很缥缈,“我当初找上你的时候,其实就做好了孤零一人的准备,正因为只会剩我自己,所以觉得就算你开再糟糕的条件,应该也没什么所谓。”

他把水杯拿走,帮她把长发理到耳后,“你不是孤零一人,还有我……只要你愿意,再生几个出来给你做伴也没多难。”

这话让她稍微愣了会儿。

然后弱弱的笑了笑,“我知道,我知道你会陪我的,否则早就带爷爷走了。”

这话可能会让他生气,所以吻安看了看他,好在他没什么反应。

“不过……”她抿了抿唇,有些为难,“我知道你的心意,也知道你想……要小孩,但是,我需要些时间……”

他并不打断她,让她自己说下去。

吻安抿了抿唇,道:“再者,爷爷刚走,我就急着表现出对你有多爱,你估计也不信,那只是我怕自己孤单而靠了你,对不对?所以……”

宫池奕见她吞吞吐吐,也就弯了弯唇角,“我明白,不是给你压力。”

转个方向跟她并排,往床头倚靠,顺势把她拥在怀里,道:“我不着急,等你一样的喜欢我,等你心甘情愿了,我们再要……当然,无论是不是二人世界,我对你不会变。等真有了孩子,你若无聊了,就让他回来闹一闹,嫌他烦了就扔到国外去。”

吻安忍不住笑,“你当小孩是玩具呢?”

男人挑眉,嗓音低沉悦耳:“他想要温暖,长大了自己找另一半去,我唯一任务就是宠你,你若太注重小孩,我可能也会吃醋的。”

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听他这么说,吻安竟然觉得时光唯美,孤零一人,也其实真的不可怕。

在一起庆幸,她当初找了他,而不是对柯锦严死缠烂打。

命运真奇妙。

那天两人聊得久了些,可能是因为她精神好多了,又睡得太多,一直聊着也睡不着。

倒是把疲累了许多天的宫池奕弄得眼睑微阖,拥着她的手臂拢了拢,低低的道:“要不要睡一会儿?”

她笑了笑,明明是他自己想睡。

不过她也点了点头,脑袋温顺的趴在他胸口。

可实在是没什么睡衣,别的地方没力气,手指就在他胸口抠抠弄弄,直到被他握住压在胸口,低哑的嗓音自他喉咙低鸣:“不要玩火。”

吻安自然听懂了,也就讪讪一笑,不动了。

可是又问了句:“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男人闭着眼,听完缓缓睁开,眸眼垂下来,视线打在她仰起来面着他的五官上。

很显然,火已经被撩起来了。

她最近生病加悲恸,整个人只要乖一点便显得十分柔顺,柔得直往人心口钻。

她巴掌大的脸蛋仰着,淡到不可闻的笑,丝毫没意识到他眸底苏醒的**。

“你这么问,我会以为,现在就要给我生一个?”他低低的嗓音,尾音微挑,勾起了许多不安的因子。

吻安想摇头,下巴已经被他轻轻勾了过去,俯低五官吻下来。

又干脆将她整个人拖到他身上趴着,呼吸粗重,唇齿间是许久不曾而控制不了的缱绻吮吻。

能清晰感觉到他那一触即发的**抵着她,吻安才撑了他的胸膛,实则没什么力道。

但他已经停下来,极度隐忍的呼吸,嗓音低哑得不成样子,“你乖乖的。”

吻了吻她的发髻,又道:“最近事务繁忙,以为回不来,回来你又这副样子,我可没吃药。”然后低眉睨着她,“还敢招惹我么?”

他没吃药,再招惹,说不定就真怀上了。

她讪讪的笑,摇头,“我不招你,你睡。”

话是说着,也没打算从他身上下去,而他也手臂环绕。

对他这副精硕匀称的体魄来说,她就算在他身上趴着睡一天也不会觉得累,他反而喜欢这样的亲密。

所以吻安真的就在他身上趴了很久,直到无聊得自己也跟着睡过去了。

…。

宫池奕醒来时,她偏头枕在他宽阔的胸膛,随着他呼吸,小脸也跟着一起一伏,就是半个脸快被挤得变形了也怎么看怎么好看。

“要不是那年见到你,我现在该过得多无趣?”他几不可闻的低沉,笑意爬上嘴角。

下床之前吻了又吻,终于关门出去,下楼。

展北候在客厅,显然是有急事。

宫池奕也不疾不徐,进了客厅后在沙发落座,问:“怎么了?”

展北皱着眉:“三少,也许是古瑛给旧派放了消息,内阁那边逼得更紧,势必要您把东西交出去。”

呵!他扯了扯嘴角。

古瑛为了得到东西,法子倒不少,真要跟旧派狼狈为奸?

他只是把玩着手机,许久才道:“给古瑛传个话,就说我过几天跟他见一面。”

也不至于他真的找旧派毁了自己,好歹,也是她父亲,他就做这一会好人吧,感激他生了个好女儿。

…。

晚餐,依旧是他做。

因为吻安总算这么久以来,头一天精神明显好转,他就算疲惫,也看得出心头轻快了不少,特意让白嫂多准备食材。

宫池鸢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正好在厨房。

“三姐能过去蹭饭么?”宫池鸢在电话里略微笑着。

他眉头微挑,没怎么客气,“不怎么欢迎。”

……“白疼你了!”宫池鸢嗔了一句,转而正经起来,“小姑娘好多了?”

她问的是顾吻安,因为喊弟妹、喊顾小姐她都试过,总觉得不顺口。

宫池奕淡淡的“嗯”了一句:“好容易衣不解带让她缓过来,本少不希望别人来打搅二人世界。”

宫池鸢呵呵一笑,“我倒是敢过去的,但郁景庭比我还想,我只好打住了,不然给你多带一个客人,你恐怕三年不带理我的。”

听到郁景庭的名字,宫池奕难免还是皱了一下眉。

“对了,知道顾老走了,爸想过来一趟,又怕不合适,他要是过来,你直接当不知道就行了,有时候老头子面皮薄的很。”她又嘱咐了一句。

宫池奕一直不明白老爷子和顾老之间有什么交情,总之看起来是没那么简单,对你老爷子从来不提,他也就不问。

挂掉电话,打发了一个,却又有第二个,而且直接找上门来了。

“她呢?”东里喘得有点急,站在厨房门口问。

宫池奕眉峰蹙起,想来,他不在的时候东里来过,否则门卫不会放他进来。

挑了挑眉,“在睡觉,你可以明天再来。”

------题外话------

感觉有人等不住了,先传一更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