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信不信我今天把你弄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先坐,我去给你放水。”转而,郁景庭道。

吻安摇头,已经往那边走,“不用,我自己来。”

浴室装修自不必说,衬得上这寸土寸金的别墅,只是吻安开了花洒后半天也没准备洗。

郁景庭的房间在三楼,下方应该是古瑛的书房。

当然,他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书房,她知道,但这件事,她还是必须做的。

…。

洗了大概四十分钟,她从浴室出去,因着古瑛的要求,跟他共睡一张床,没有半点忸怩。

倚靠着床头,电影已经开始播放。

“你不去洗么?”吻安看了他。

郁景庭看了她一会儿,并不是因为她好看,而是因为她接受现实的能力,似乎太快了。

从当初的冷言排斥,到后来的不情愿,再到现在的若无其事,也不过这么几天。

浴室门关上,吻安回过视线。

退出播放器,指尖在键盘飞跃。

她自然美那么简单的一位郁景庭电脑里会有什么她需要的东西,否则他怎么会轻易给她用?

…。

郁景庭再出来时,她依旧是那个姿势在看电影,眼睑不太听使唤,看起来是困了。

他刚想把电脑拿走,吻安睁眼,揉了揉眼睛。

很简单的动作,但看在郁景庭眼里就是莫名的令人喜欢。

他把她的手拿开,“这么揉对眼睛不好,困了就睡,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吻安搭着脑袋,“我再看会儿。”

他已经把电脑合上了,显然不会让她继续看,抽走她的枕头示意她躺下。

“我去客厅吹吹头发,马上就来。”他临下床时对着阖眸的她道。

吻安几不可闻的嘤咛一声算是应了。

可郁景庭走出卧室掩上房门时,床上的人分明满目清醒,哪有半点睡意?

盯着门口看了好一会儿。

郁景庭,也许你说的对,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我不该恨古瑛,可他不该到现在都心怀谋算。

怪只怪你成了他的继子,如果一定要有人受伤,我只能选你。

…。

那些日子,吻安是用月为单位去过的,她只有三个月。

她被放在那个别墅里,就像养着的一只猫,每天就是吃饭和睡觉是头等大事。

古瑛从来不会在家里,在家人面前提共事。

何其谨慎?

饭后,古瑛和郁景庭从楼上下来,古瑛看了她,“想出去?”

吻安笑了笑,手里剥着橘子。

吻安最近最喜欢的就是剥橘子,吃橘子,好像也知道为什么宫池老先生当初那么个习惯。

这个习惯很好,她喜欢。

继而,她淡淡道:“嗯,我来了大半月,都没出去逛逛,每天吃家里的菜也很腻的。”

古瑛又狐疑的瞧了她一眼。

她只是自然的笑着,把剥好的橘子递给郁景庭,“我吃不了了!”

那动作,好似这半个月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进了一大步。

这事必定是郁景庭打过招呼了,所以他们顺利出门,当然,身后肯定有古瑛的人。

他不让人防着还好,越是派人跟着,吻安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

她不是个喜欢逛街的人,倒是喜欢在街上飙车,但那天她逛得尤其久。

在一个饰品店门口,吻安问郁景庭,“你谈过恋爱么?”

郁景庭这大半天除了照顾她,什么都没做,一直都是挂着浅笑跟着她,听完这话,嘴角的弧度深了深。

“怎么这么问?”

她挑眉,“我谈过啊,怕委屈了你,又怕不会哄女人开心,万一我实在对你起不了兴趣,怎么发展?”

这样的理由让郁景庭笑意不减,“你这算首肯么?”

吻安没说什么,转身进了饰品店,随手选了个狼牙手绳,给他戴上试了试,“挺好看。”

郁景庭低头看着手绳,也就是一个平时他根本不会去在意的小东西,但这会儿眼底是悦色。

“你送我的东西,都用在手上了。”他似笑非笑,嗓音淡淡。

吻安猛然想起了上次的手套,宫池奕在手套上动了手脚的。

皱了一下眉,“手套呢?你一直带着?”

他点了头,吻安越是紧了眉,忽然说:“我们回去吧。”

郁景庭低眉看了她,“怎么了?”

她不说什么,只忽然抓了他的手臂往回走,补了一句:“我饿了,忽然觉得还是继母厨艺好。”

这话可能是郁景庭跟古夫人说了,古夫人对着她的笑都深了许多,好菜全往她面前摆。

郁景庭被古瑛叫到了楼上,或许是盘查她今天的表现去了,她就自己吃自己的。

古夫人用撇脚的中文她“好吃吗?”

她倒也给面子,笑着,“好吃,比我妈厨艺好多了!”

古夫人越是笑容满面,“等有机会,见你父母……”

她说话中英文夹杂,表达十分困难。

吻安已经打断了她,语调显得很随意:“我妈已经死了,被她丈夫亲手害死的。”

古夫人大概是听懂了,怔愕的看着她,她却只是笑了笑,继续优雅用餐。

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吻安得了清净,也换来了古夫人目带怜悯的疼爱。

只是不知道到最后,可怜人到底是谁?

…。

郁景庭再次进入餐厅时,古夫人看了看他,拍了拍他的肩才往外走。

他在她对面落座。

吻安抬头看他,“你不吃么?”

抬眼也见了郁景庭神情略带喜色,忽然的就问她,“有喜欢的设计师么?”

吻安微蹙眉,“那得看是什么了,我对什么都比较挑剔。”

郁景庭望着她,道:“婚纱。”

她手里的动作猛然顿住,看了他好久,不知道要说什么。

郁景庭并不介怀,起身走到她那边,“不急,我只是问问,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挑的。”

吻安终究是没了食欲,“他想让你什么时候娶我?”

郁景庭握了她的手,“不急,我有耐心等你,他不会反对。”

呵,吻安心底冷笑。

他当然不反对,他恨不得关着她到猴年马月,专门等苏曜检验期到来。

可是她急。

没想到,到头来,最盼着加紧亲密关系还成了她自己。

但总不能睡一觉醒来就对着古瑛说,她跟郁景庭情投意合了?

躺在床上,无意识把玩她买的手绳,许久了才觉醒那东西现在在人家手上。

刚抬头欲收回手,他的手已经覆上来。

吻安努力保持常态,“晚上会扎到,还是摘了吧。”

郁景庭几不可闻的动了薄唇,“把玩这么久,想着怎么把它摘下来,难为你了。”

她干脆就做了,倒也揶揄:“听说,解男人的东西会很危险,无论什么?”

郁景庭:“知道你还……”

她已经解开了,狡黠冲他挑了挑眉,顺势翻身下床,“我去洗澡了!”

郁景庭有些愣神,望着她弯弯的眉眼,身影随着碎步钻进浴室,笑意逐渐蔓延开去。

吻安靠在浴室墙壁,多次深呼吸,又反反复复搓洗手背,生怕恶到自己。

笑了笑:顾吻安,你进娱乐圈,真是进对了!

如何欲擒故纵,如何撩得心痒而不得,她发现自己忽然已融会贯通。

也记得晚晚曾经跟她说,“要让一个男人失去理智,那就让他爱上一个人,可是让他爱上一个人,恐怕也是在他失去理智才能,大概聿峥就是那个死循环,所以他永远不会爱我。”

幸好,要让郁景庭失去理智,也并不太难。

吻安从不用浴缸,因为那是郁景庭的东西,但是她每次都会放满水,放沐浴露,做出她用过的模样。

这一次也不例外。

蹲在地上,她自顾的笑,关于那些撩人的本事,她该谢谢宫池奕。

后来的一周,她没再出门,更多的时间,是在跟古夫人养花弄草,培养感情。

但她人在家,不代表什么都没做。

梁冰抵达华盛顿时,给她打了电话。

“我出不去,你也进不来。”吻安坐在我是窗台边,然后浅笑:“你一直想知道郁景庭和古瑛的关系吧?当初都差点不惜使用美人计了,结果发现心里只有古瑛?”

梁冰来之前,她说的并不是这个,所以皱了眉:“你什么意思?”

吻安笑,“没什么意思,你别紧张,你跟古瑛那点关系,我混娱乐圈还能看不出来?你好歹帮我照顾过我爷爷,我也会好好’回报’你。”

“我不需要你什么回报。”梁冰语气有些冷。

吻安柔唇轻扯,这就心虚了?

然后她继续慢悠悠的开口:“我实话跟你说吧,郁景庭是古瑛的儿子。所以,如果梁小姐觉得你对古瑛的忠诚能换来他的回报,甚至以后接收他的财产,那你多想了,没可能。”

梁冰对他们的关系十足惊愕。

她跟了古瑛很多年,但是除了知道他有钱有势又神秘之外,根本不知道这些,她也怀疑过他为什么没有家室,但丝毫查不到。

“你到底想说什么?”梁冰缓了缓神,握紧了手机。

吻安反而漫不经心,“你要做的,要么古瑛娶你……显然你不敢逼婚。要么,郁景庭以后估计只听我的话,我不让他争,他不会跟你争。”

何况,他自己有那么大的法务集团。

这话听起来没有半点问题。

可梁冰是听不明白了,她兜兜转转清查了这么多,还没搞明白,顾吻安又主动找上门来?

“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你想让我做什么?”梁冰问。

吻安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事很简单,我偶尔会给你打电话,要求你做的事都不难,也许是哪天陪我逛个街,也许是吃个饭,因为现在我身不由己。”

梁冰拧眉,“身不由己?”

吻安再一次庆幸自己会写剧本。

她编的故事,自己都信了。

“古瑛看上我了,要让郁景庭娶了我,我现在整天在他眼皮子底下,哪也去不了,如果跟你出去,他自然放心,当然,前提,你要装作不知道古瑛就在华盛顿,跟我也只因为想转幕后而学习学习如何做编剧。”

“就这么简单?”梁冰皱眉。

吻安笑,“简单,今天就先麻烦你件事,帮我去silver街取个礼盒,交给郁景庭。”

郁景庭?

梁冰皱着眉,她当初是怀疑郁景庭身份,是打算用美人计靠近,但对他还真没意思。

“我上哪找郁景庭?”她语气并不配合。

吻安转身看了一眼远处开着的电脑,笑了笑:“你会碰到他的。”

…。

果然,梁冰刚取完东西就碰到了郁景庭,愣了愣。

郁景庭一身西装,周身淡漠,用一种审度的目光看着她,口吻也极其冷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按照他的性子,外头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可能来华盛顿。

梁冰笑了笑,“看来我猜得没错啊,你果然跟他在一起。”

不过她也理了理波浪长发,“不过,我打电话他不接,不知道人在哪,想给他送个东西都送不出去,正好,你不是能见他么?帮我递个手,我还忙着呢,航班马上起飞了。”

幸亏她是演员,否则顾吻安可没给她这段台词。

郁景庭接过东西,阴阴淡淡的目光又看了她。

梁冰已经挥挥手作势离开,然后又笑:“哦对了,我从仓城过来,听说顾吻安失踪了?你不是爱慕么?说不定找到她,就成你的了!免得你跟我抢他。”

他,自然指的是古瑛。

郁景庭站在原地许久。

梁冰没有露馅,他自然看不出她在演戏,只当是赶通告路过,甚至她不知道顾吻安就在这里。

上了车,郁景庭把礼盒放在后座,指尖琢磨着敲了许久,对着司机,“你跟着她,我打车回去。”

然后下车,带上礼盒。

…。

吻安在卧室,穿了宽松的家居服,握着半温的牛奶盯着电脑屏幕。

片刻,蹙了蹙眉,然后给梁冰打电话:“你被跟踪了,买机票走人。”

然后挂掉,指尖敲在电脑上,另一手放下牛奶,划过手机屏幕,合上手机,又将电话卡取出来。

一系列有条不紊,之后恢复悠然的动作喝牛奶。

…。

郁景庭回来时,她在楼上,摆弄刚修剪的盆栽,古夫人在厨房。

这种画面,每个男人都会心头一暖。

她把头发别在耳后,几缕落到鼻尖上也顾不得管,看起来是真喜欢那个盆栽,嘴角隐约笑意。

“回来了。”吻安看过去,随性自然,然后继续自己的事。

没有刻意亲近,反倒让郁景庭走了过去,帮她把盆栽放到阳台,“剪的时候手抖了?”

她撇嘴:“别取笑我,你妈明明说很好!”

实则,为了做样子,她的速度快到差点把整颗盆栽弄折,何其手抖?

可她这副样子,除了娇嗔,别无其他。

郁景庭低眉看了她好一会儿,“对未来儿媳,她自然是要夸的。”

吻安竟然没有反驳,只是走了过来,“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了?”

刚伸手要去拿,郁景庭走过来,冷不丁道:“你变了。”

吻安心里顿了顿,很明显?

而后漾起笑,“怎么了?”

“我那样的表述,你不该反驳么?”

“为什么要反驳?摆明了的事实。”她不以为然的语调。

郁景庭依旧看着她,略略的不悦,“是不是因为事实摆明了,所以你始终提不起兴趣,总归结局只有那一个?”

当然,晚餐后,吻安用她策划好的情节,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晚餐时,她没什么异样,晚餐过后自己上了楼。

“什么味?”郁景庭给司机打了电话,确定梁冰离开,从屋外回来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古夫人也皱着眉,摇头。

“吻安呢?”郁景庭神色紧了紧。

随机收了手机大步上楼。

烧焦味就是从他们卧室传出的,门一打开,更是明显,他拧紧了眉。

又看着淡然立在窗户边的女人。

走过去,“你在烧什么?”

吻安冷然抬眼,没说话。

郁景庭转过头,看到阳台一小堆烧得面目全非的东西,仅剩一点皮革,几缕线头。

他蓦然紧了神色,迈步走到衣柜前翻出他细心保留的手套。

空空如也。

“手套呢?”他转过头盯着她。

显然,那副淡漠疏远的神态不再,反而透着真实的不悦,令人觉得阴冷压抑。

吻安波澜不动,“烧了。”

她以为,郁景庭这种绅士,急了也就是阴着脸,却走过来睇着她,“你发什么疯?”

吻安抬头看着他,就那么盯着,然后笑了笑,“我送你的,我自己烧了还不行?”

他意欲说什么,她忽然转身,做戏做足,一点也没客气,把他刚带回来的礼盒打开,拿出那副新手套直接砸在他脸上。

清傲的浅笑:“你还没拆吧?没看里边的留言?肉麻的我都看不下去。”

郁景庭整个处于当机的状态。

被人连衣襟都不敢碰,他被人往脸上扔东西了。

那脸色,阴至极。

“顾吻安。”他忽然喊她的名字,“你知道你刚做了什么?”

吻安笑着,“我送你的东西,我烧了!你的新手套我也剪了,怎么了?”然后接着道:“郁景庭,我可以明着告诉我,我受不得委屈,如果不行,你当初就不该答应这桩事,你反对,我反对,古瑛还能怎么着?”

他薄唇抿着,又静静的望着她。

看着她一连串说完喘着气。

方才悠悠道:“我说的不是这些。”而后近了她,低眉,“你吃醋了。”

他说她刚做了的事,就是吃醋。

吻安神色怔愣,然后退开一步,“我有病么?”

正欲转身,手腕被他扣住,反身禁锢在墙壁间,刚刚那股子阴冷逐渐消散,声音平缓,“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让开。”她没看他。

他就那么看着她,莫名的笑意从眼底开始萌芽,然后沉声:“那东西,不是我的,是别人给古先生的,你把它剪了?还把我的烧了,怎么赔我?”

她一张巴掌大的脸满是意外,又转瞬收起,扯了扯嘴角,“让古瑛给你背黑锅,你挺厉害。”

郁景庭看着她从臂弯钻出去,用收拾狼藉来掩饰她的尴尬,他却在那儿倚着,眼底略微光彩照人。

吻安去了阳台,还愤愤的将烧剩的残骸继续烧一遍。

谁知道宫池奕做了什么手脚,毁,就得彻底。

看在郁景庭眼里却是别样的风景。

…。

那之后,吻安不跟他说话,也不搭理他,他一靠近她就离开,最后进了浴室。

一边给浴缸放水,一边自顾拧眉。

她每天都会着重洗手,把自己弄得香喷喷,掩盖郁景庭的气息。

以往偶尔会觉得自己弄得太刺鼻,把自己熏得犯呕,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严重。

香体乳擦到一半就蹲到了马桶边,感觉真的会吐。

越呕越厉害,最后弄得泪水涟涟,眼圈都红了也没吐出什么来。

按下马桶抽水键时,她脑子里电光火石的有东西闪过,颚愣的站在那儿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怎么会?

“笃笃!”郁景庭忽然敲门。

她几乎是吓得回神抖了抖,转头看着浴室门板。

“吻安?”郁景庭站在门口,起初没在意,但是她进去太久了。

约莫两分钟。

吻安从里边开门,红着眼没来及处理好,看了看他。

郁景庭忽然拦住她,“你怎么了?”

她没说话,脑子里混乱着。

“吻安?”郁景庭迫使她抬头,心头有那么点慌,“我说了那东西不是送我的,你别生气……”

“你别理我。”她吸了一口,拍掉他的手。

她的所有计划里,没有考虑自己的身体因素,这很糟糕。

郁景庭看着她有些失神,冷漠的从他面前走开,眉头已经皱起。

着实,他没想过她的反应会这么大,但于他来说,是一种惊喜。

迈步过去刚握上她的手臂,吻安时空的忽然吼了她:“你别管我!”

他并未责怪,只是把她拥进怀里。

幸好,她不挣扎,非常安静。

良久,她忽然出声:“给我推荐婚纱设计师吧。”

如果非要用什么推进整件事的进程,这绝对是最有效,最不突兀的。

郁景庭低眉看着她,有一种欢喜无声无息,“你刚说什么?”

她抬头看了他一会儿,“……算了,不着急。”

他却说:“好!”

那一个月的时间,郁景庭的变化,所有人看在眼里。

淡漠到孤僻的人,时常独自弯起嘴角,每天下班走得非常准时,偶尔还会带上一束花,也每天会有一样小吃带回家。

外人都说素来不食烟火的郁景庭一定是金屋藏娇了。

许是那女人也不食烟火,深居简出,所以他每每都要带好吃的回去,变着花样的哄,又足见用心。

却谁也不识得那个女人是谁。

这些纷乱的言语漂洋过海,最先听到的是合作者宫池鸢。

女人的敏感让她给顾吻安打了电话。

关机。

她又辗转着给身在墨尔本的东里打过去,“吻安是跟你在一起么?”

东里顿了片刻,皱着眉,然后应了一个字:“是。”

宫池鸢再问什么,他只说正忙着开会,挂了电话。

思虑良久,宫池鸢让老四去查顾吻安到底出国飞往哪儿,现在在哪。

一周之后,四少宫池彧才得了个没有结果的结果。

“那个航班降落墨尔本没错,但航班名单里根本没有新嫂子!”

而现在,宫池彧是彻彻底底的不知道顾吻安在哪,连查都无从查起。

“你跟着阿奕这么久,查个人这么难么?”宫池鸢拧着眉。

如果把顾吻安弄丢了,他们都得跟着遭殃。

“我比你急,三姐。”宫池彧忧心忡忡。

但又有点庆幸。

撇开三哥怪罪不说,如果顾吻安是真的跟那个古瑛有了联系,这消息一旦落实,老爷子估计让人直接杀过去了,然后还三哥清白。

但愿,老爷子也查不到她在哪。

“你杵着做什么?”宫池鸢皱起眉,“想办法呀,要不要告诉阿奕?……不对,他现在行使不了权力……你认识那个沐先生么?”

宫池彧直接摇头:“我不敢。”

谁还能说见就见沐寒声?

四少脑壳被她拍了一下,一副严厉:“你现在就给我去荣京!”

沐寒声倒是会见宫池彧的,但对于他拜托帮忙找顾吻安并保全她的时候,沐寒声神色不明。

那个时候,沐寒声才知道她的聪明之处。

她要稳住古瑛,要躲避宫池中渊,还要让牢里的人放心,直到把东西送过来放宫池奕出去。

每一步,她似乎都想到了。

就像一个导演执导一部戏,从开始她就捋了所有过程情节。

这件事,自然是屡屡没有答复,而苏曜检验考核、正式上位的日子越来越近。

三月十四,距离考核还剩那么几天,内阁躁动从未停息,逼迫宫池奕的力度越来越硬。

逼他承认当初谎称拥有无际之城的权力、暗箱操作,并撤销当初支持苏曜的票数,甚至逼他卸任,旧派才能在苏曜考核时极力打压,甚至重新选举。

可也就是那时,政界内层风云一变。

传出消息,宫池奕交出了手里那块无际之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沐寒声并不意外能及时收到那个东西,还他清白。

宫池奕出狱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荣京,盯着沐寒声:“你见过她,是不是?”

沐寒声轻巧烟蒂,只是淡淡一句:“你娶了个不错的妻子。”

“她去哪了?”宫池奕绷着脸,最近的受刑让他看起来略微狼狈又深冷。

沙发上的男人只是挑眉,“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管还你清白,不过……东西又交到旧派手里了,你现在要做的,是如何让无际之城背后的权力失效……你干什么去?”

沐寒声的话没说完,宫池奕直接转身走人。

闻言顿了脚步,“我现在没心思做事!”

“找她去?”沐寒声尾音微挑,“满世界都在找她,都没线索,你能找到?”

宫池奕绷紧了下颚,“没有我找不到的人!”

沐寒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他亲手抹掉踪迹的人,估计也就宫池奕能找到,但也沉声开口:“看来,我该考虑考虑,以后要不要带她,在这件事上,她比你明理。”

“明理?”宫池奕冷笑,“只要她离开这里,就成了老爷子的羔羊你知不知道?你明知道这件事我能处理好!”

老爷子是他师父,狠,他知道。

看了宫池奕,拍了拍他的肩,“我是为你好,目前我保不了你,只能这么帮,否则你的生涯从此黑了一笔,你这是打算好了日后彻底退出政界?”

做这一行,退出了,反而面临另一种危险。

“你帮了我,把她推进深渊!男人的事靠一个女人?!”宫池奕的脾气压抑了太久,每一句都掷地有声。

沐寒声道:“这件事,她去处理最合适,你不是说古瑛是她父亲?”

国事变家事,总要轻易许多。

片刻,沐寒声才道:“这一次若不是她,你这半辈子的荣誉全毁了,就算我答谢她,这件事之后为她冠爵,你七嫂可都没这个待遇。”

再一次拍了拍他的肩,沐寒声离开。

…。

那些话,宫池奕都听进去了,但他的愤怒不减,越见忧心。

让聿峥和展北加快脚步摧毁无际之城背后势力的同时,他回家翻弄书房。

试图连接郁景庭的位置。

失败。

猛然想起聿峥说过古瑛定居华盛顿。

没有半刻钟的停留,甚至连胡子都顾不上刮,宫池奕便飞往华盛顿。

牢狱中的刑事留下外伤,他在飞机上不能上药,不能洗浴,备受折磨,下机时脸色差到极点。

街头的冷风吹在他脸上,如同刀刃削过,那副棱角越发凛冽。

他久久立在机场口,不是不想走,是他景头一次不知道往哪走,查到古瑛住哪儿,谈何容易?

顾吻安,我非把你拆了不可!他在心底低吼。

…。

郁景庭即将大婚的消息在华盛顿圈子内火热着。

那种感觉,就像把他扔进火堆里,而那只松开他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好妻子。

找不到古瑛,宫池奕能找到郁景庭。

连续两夜几乎不吃不喝守在他的律所大厦外,他却忽略了即将新婚的人大概不会来上班。

这个意识清楚过来,他一把将汉堡砸在车座上,额头青筋直冒,好似嘴里嚼着的是郁景庭。

巧了。

郁景庭迈步下车,一副漠然往公司门口走。

只觉得眼前一黑,郁景庭手中的公文包应声落地,脸上刚挨了一拳,又被人拽住衣领。

那张似是修罗般的峻脸阴冷,嗓音嘶哑:“安安在哪!”

郁景庭周围的随行反应过来,可斜刺里冲出来的男人像发了疯似的,周身锋利,根本无人能靠近。

郁景庭看了宫池奕。

如果不细看,他定以为是被哪个流浪汉冲撞了。

宫池奕脸上那来不及处理的胡渣,性感是性感,更多的是狼狈和沧桑,活像经历了什么蹂躏。

哦对,他想起来,宫池奕被扔进监狱了。

“出来挺快。”郁景庭淡淡的几个字。

宫池奕绷紧下颚,嗓音冷到彻骨:“信不信我今天把你弄死?”

郁景庭却只是淡笑,“弄死我,你也找不到她,何苦再进去一次,她为了不让你背负污点献出了自己,你这么不珍惜,再来个谋杀罪?”

“郁景庭!”宫池奕几乎从牙缝挤出的字眼,“你若敢碰她一根手指,我让你永无天日。”

郁景庭依旧是那样的淡然,“我若与她床笫合欢呢?送我进地狱?”

那些字眼像淬了毒一般砸在宫池奕胸口。

可郁景庭又道:“你大可以试试,我这人生也无趣得很。”

后来,宫池奕才知道,之所以人生无趣,是因为她根本不在郁景庭身边。

郁景庭自顾扯唇,他从未想过,他会玩不过一个女人,一个他真心以待的女人。

他也从未发现,竟因为一个女人,他从此变了性情。

------题外话------

只有一更,出去吃好吃的,明天想看电影,也可能一更,表打我~回来告诉你们安安去哪了,又是怎么玩了郁少的,反正我佩服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