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风云渐变(精高潮,必看!)/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人在北云晚的休息室待了不短的时间。

她看了两次时间,道:“就这么一件事,放心吧,梁冰如果真能对我怎么样,也不用这么急着嫁个老头子当靠山。”

说着拿了包起身,“我先走了,还有事。”

宫池奕倚在窗户边,看了看聿峥。

她已经开门出去了。

“不留?”宫池奕这才略微挑眉,薄唇扯了扯,“爱就爱,你这么闷着把她北云晚熬成八十岁老太婆也成不了你的女人。”

聿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总算绷不住身上的伤了,走过去坐在她的床上,问,“余杨也出事了?”

宫池奕点头,双手别在兜里,眉峰微微拢起,“安安说,梁冰订婚宴上好像看到古瑛了。”

聿峥一手按着腰腹,浓眉皱起,“确定?”

“不定。”宫池奕薄唇微动,“但最近出了不少事,能这么大范围弄出动静的人,不多。”

可那人,明明是顾吻安的外公亲手解决了的,总不能,面对害死女儿的罪魁祸首,老爷子还放水了?

“这事慢慢查。”宫池奕走了过去,“至少得等你们康复,安安有孕,我现在抽不开身。”

又看了看聿峥,墨眸几许斟酌,片刻才道:“北云晚被人跟踪过,估计她也不会跟你说。”

果然,聿峥毫不知情,所以拧了眉,又抿着唇。

半晌,才抬头:“我们的事,她一概不知,没理由牵扯到她。”

宫池奕挑了挑眉,“我也这么说,至于其他的,北云晚沾了多少男人,惹了多少女人妒忌,你可能比我清楚一些,你自个儿想想是哪个方面。”

拍了拍聿峥的肩,“这次的事,我的位子是保住了,但让你们受累,改天我请一顿。”

聿峥只动了动嘴角,“顾好你的女人吧。”

出了门,宫池奕又看了他,“仔细养两天吧。”走了两步,又道:“北云晚最近请假,除了来看梁冰,平时应该不会来。”

所以,要找她,直接去她家。

聿峥没说什么。

…。

余歌带了礼物到香堤岸看吻安的时候,虽然还是喜欢淡笑着跟人说话,但整个人少了些以往的清爽和潇洒。

吻安能理解她的心情,家里没有父母,唯一的哥哥还在病床上,应该跟她当初只剩爷爷是一样的。

“机票定了?”吻安尽量笑着,说话轻快一些。

余歌笑了笑,抿了一口温水,“嗯,明天晚上的,可能要好久才回来一次呢,所以过来看看你!”

好几次余歌看了她微微拢起的肚子,才笑了笑,透着淡淡的羡慕,“顾小姐真幸福。”

吻安低眉,一手抚在腹部,只能应下,又开着玩笑,“东里的父母是老来得子,那么喜欢你,说不定你们也快了呢。”

余歌这才挑了挑眉,“你的朋友你还不了解,东里不像想结婚的人。”

然后自我调侃,“我跟他,说过的话应该一共没超过五十句?”

这让吻安略微诧异,“东里到墨尔本好几个月了,那个项目怎么也一年半载,你们俩那么近,没交集?”

余歌笑了笑,“交集不了,不是一个世界。”

不光是职业不交集,身份、背景都没交集。

吻安抿唇,略微低眉,浅笑着,“人跟人,也是走到一起了才算活在同一世界,在此之前,什么都不是。换句话说,一切都不是问题,我跟宫池奕当初也不算一个世界。”

可至少,他们之中,他一直在主动,想方设法的逼她回应。

两个人在客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许久,宫池奕从外边回来时,余歌正好打算走了。

宫池奕进门看到客厅里的人,“这就走?”

余歌笑了看他,“我发现顾小姐比你好相处,跟她都聊完了,反而跟你没得聊了,不走做什么?”

也就交情十来年才能说这话。

宫池奕听完眉峰微挑,一边褪去外套,走过去揽了吻安,俯首便是一吻。

淡淡的宠溺,“就你会笼络人心!挖走展北,又来拐我的私人医师?”

吻安只是笑,泰然无比,“我是你的人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帮他放了外套,转头正好看到跟进来的东里。

宫池奕见她小小的诧异,眉峰呈现宠溺的揶揄,“都是来看你的,你面子大!”

吻安笑着抬头,看了东西,“坐。”

东里看到余歌也稍微意外,虽然不爱搭理人,但好歹是认识的,略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正好都留下用午餐吧。”宫池奕坐在沙发扶手处,一手搭在吻安肩上,问她,“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听得出来,既然有客人,他这个男主人就亲自下厨去。

吻安想了想,看了对面的人,答非所问,道:“东里不喜欢吃辣,葱蒜也不吃。”

然后看向余歌:“余小姐有什么特别的饮食习惯么?”

余歌笑了笑,“我去打下手吧。”

自己做饭,也就不用麻烦让别人记喜好了。

他们俩去了厨房,客厅里只有吻安和东里。

“你怎么想的?”她又倒了杯水,最近渴得厉害,问完才略微抬眸看他一眼。

东里一脸事不关己,“什么怎么想。”

吻安往沙发深处挪了挪,“你妈妈都那么热情了,真不打算考虑?”

本来她刚刚问余歌有没有喜好是替东里问的,结果余歌居然一句话就打发过去了,难怪这两人有交集也深入不了。

考虑?

东里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她的腹部,薄唇一抿,“你要是生完孩子过得不行,我倒是可以考虑你。”

依旧是那种懒悠悠、又直剌剌的调子。

吻安瞥了他一眼,“我跟你说认真的。”

他挑眉,手臂横搭在沙发边,看起来也是哪里都认真。

片刻,才听他道:“公司出了点问题,这次过去,估计要好久。”

吻安浅笑,“没关系,抽空给你打视频,等孩子出来给你发照片?”

东里倚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终于象征性弯了弯嘴角,只是笑意很淡。

还纠结于当初没能拦住她,就这么嫁人了。

可也缓缓说了句:“你永远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像我。”

吻安握着杯子,看了他。

她知道,东里就是典型的大少爷,即便很努力要跳脱家庭束缚,但也太难,一边打拼自己的,一边哄好家里的,左右晃着,难免觉得力不从心,难免茫然。

好在,他虽然人生轨迹这么纠结,也没自暴自弃、耍贵公子脾气。

只是,以前她一直陪着他,彼此在娱乐圈配合着,也算知道自己的一个方向,现在没了。

“没事啊。”吻安笑着,“等我生完孩子,继续拍戏,请你回来挑大梁?”

东里嘴角扯了扯,“你身边最近事多,但愿能早点顺过去。”

她也觉得事情很多,虽然看起来都是别人的事,可是每一件,都让她和宫池奕担忧。

想起这个,她从沙发起来,“我去给晚晚打个电话,她休息,叫她来吃饭。”

晚晚不会做饭,一个人身体不舒服估计也是叫外卖,何况,不知道梁冰怎么对她的。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终于接通。

“晚晚,你在干什么?”怎么接电话这么慢?

北云晚一手扶额,缓了缓呼吸,“没事!……我在家呢。”

吻安皱了皱眉,问了是不是去见过梁冰,才知道和聿峥见过了,倒也没被梁冰为难,不过,聿峥这会儿在她那儿。

“要不。”吻安道:“你们也来我这儿吃饭?”

知道东里和余歌在,北云晚笑了笑,“当你们家是开餐厅呢?……不了,我下午再去一趟医院。”

对此,吻安沉默了好一会儿

“晚晚……梁冰没为难你?”她问。

跟梁冰打的交道不多,也并不十分了解那人的行事风格。

可她既然丢了一个孩子,必然悲痛,别人还可以再怀,但是古瑛给她的念想就那么一个,能不恨?

晚晚只是笑了笑,“脸色是好不了,但毕竟摆在明面上道了歉,她也不至于弄死我?……你别操心了,没多大的事。”

表面上看起来,梁冰确实是没多大事的。

可这会儿,医院病房里已经一片狼藉。

宋先生一走,病房里留下了梁冰和她的经纪人,北云晚送去的汤被直接往远处扔,砸到不远处的花瓶,顿时一阵阵瘆人的碎裂声。

经纪人吓得一哆嗦,但也没说什么,去把地上的狼藉收拾好。

梁冰坐在床头,在人前忍下的气都化为戾泣,双手抓得被角已经褶皱变形。

她费了这么大力气,为什么还是连最后一点念想也保不住?

经纪人收拾完看了她,“……医生说了你不能太激动。……以后还可以再怀的……”

“怎么能一样?!”梁冰愤然红着眼瞪向经纪人,“他给我留的,就这么一个!”

经纪人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里不平,但现在真的不适合再惹事端了,首要的,是跟宋先生结婚。”

呵!

梁冰冷然一笑,她跟姓宋的结婚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保住这个孩子,结果呢?

“好在,医嘱已经签完了。”经纪人坐下来,尽量平心静气让她也别激动,“你也知道,顾吻安现在有宫池奕做靠山,北云晚虽然不是亲生,但也是北云家大小姐,这口气,咱们只能暂且忍了。”

梁冰眼色狠狠扫了她一眼,“忍?”

她能做好一切的表面功夫,也能人,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她的孩子没了,她顾吻安凭什么坐享齐人之福!北云晚不是厉害么,倒要看看都有多大能耐。

…。

吻安从楼上下去时,东里并不在客厅。

隐约听到厨房有些不对劲。

刚转身过去,见了他拉着余歌出来了,余歌正一手捂着指尖。

她愣了愣,“怎么了?”

余歌倒是笑了笑,“没事没事,不小心肉祭了你们家的菜刀。”

说得是轻巧,但血流的不少,颜色看着瘆人,弄得吻安在一旁捂着胸口,看着东里在弄。

倒不见情绪恶劣,但是没什么表情。

“好了。”创可贴刚裹好,余歌把手缩了回来,对着东里笑了笑,“没事,倒是真的挺疼。”

“你不是很会做饭么?”东里看了她,面色淡淡。

宫池奕正好从厨房出来看看,一句:“再怎么会做,心不在焉也会把厨房变成命案现场。”

抽了纸巾擦着手,又看了余歌,“我就是问了问你什么时候给东里做的饭,你走什么神?”

余歌皱了一下眉,看了一眼东里,又看了宫池奕,略微摇头。

这话让东里看了看她,淡淡的一句:“没什么可装的,我一直知道是你做的饭。”

余歌看向他,愣了愣,然后轻描淡写的一笑,“原来你知道啊。”

然后没下文了。

就这样的交流方式,吻安都无奈的皱了眉。

平时看余歌性子很清爽,话并不少,也不是娇娇的大家闺秀类型,在东里这儿还失效了?

好在饭桌上东里算是照顾女性。

“你们俩一起走?”吻安问。

余歌摇头,“我先走。”

“那正好,东里去送你。”吻安笑着看了他。

东里微蹙眉瞥了她一眼,倒没说什么。

…。

送走他们俩,家里一下子变得安静,整整一下午时间变得很长

也许是最近都这样,吻安会觉得还是有点人气好。

“你晚上还出去么?”阳台上,她躺着靠在他腿上,赖洋洋的晒着五点多的残阳。

宫池奕转过头,见了秘书发过来的邮件提醒,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上身倾过去看了邮件内容,转过来,忽然低眉看她,“Visa的设计,你喜欢么?”

什么Visa?吻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依旧垂眸望着她,似笑非笑的耐心等着她反应过来。

然而下一秒,她坐起来,略微惊愕,“你请到她了?”

却又皱眉,“不行,没享受够被追求的感觉。”

宫池奕笑意深浓,把她勾过去亲吻,“追你一辈子行不行?结了婚也追。”

吻安微微后退,眉梢轻挑,“不可信,婚前婚后的男人两张皮!”

“有么?”他往前凑了凑,在她细腻的脖颈间若即若离的啃吻,“嫌我婚后不够热情?”

吻安受不了他的撩拨,再退也没了余地,只能望着他,“除了床上这件事,没一件热情的!”

他薄唇从颈间上移,“好,除了床上,还有不满的,都列出来,一件不落,谨遵圣谕!”

吻安无可奈何,纠缠的唇畔,话语模模糊糊,“你倒是让我安静的想想。”

他喉结滚动:“身体给我,脑子你留着。”

醇厚沉声,霸道简洁。

秘书的邮件又来了,紧接着还打了两次电话。

吻安笑了笑,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接啊。”

男人沉沉的吐了一口气,不轻不重的咬了她的唇肉,不甘心的接了电话。

声音跟变戏法似的,除了几分沙哑,已然一本正经的公事腔调。

她低头理了理衣服,挪过去拿了电脑,搜索者以往Visa设计过的系列婚纱。

说实话,她从高中开始就很喜欢这个设计师,没少幻想自己穿上她作品的样子,但真正要跟宫池奕登记时,丝毫没有考虑。

毕竟她那时候的身份,实在穿不起,穿上了只会越显寒酸。

一边浏览网页,忽然想,宫池奕怎么知道她喜欢Visa的?

嗯……是挺有心的在追求呢。

差不多十来分钟,他回来,一手抽走了电脑,“超时了。”

现在宫池奕不允许她长时间用电脑。

吻安笑了笑,“为什么忽然请了Visa,怎么知道我喜欢她?”

宫池奕眉峰微挑,看了看她,总不能说是子公司便利,也不能说是当初从于馥儿那儿听来的。

不过她已经想到了,眉眼微微斜过来,“于馥儿告诉你的?”

一看他的神情,吻安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柔眉轻轻一挑,“你们居然都谈到了关于婚纱的事?”

每次提到于馥儿,宫池奕总要多一点小心,生怕惹她不高兴。

因而,总是明智的不说超过三句。

见他这么谨慎,她倒是笑了笑,“你说你们什么关系都不是,居然谈这么甜蜜的问题,怪不怪?”

男人略微低眉,只能应和,“嗯”了,一句,道:“我脑子进水。”

吻安听完,笑。

又弄了弄他的衣角,轻轻仰着眉尾,“跟我领证的人,对另外一个女人了如指掌,不想倒好,想起来总觉得不开心,怎么办?”

一看她这样,宫池奕已经皱了眉,“你又想什么闹什么花样?”

她侧躺着,手肘支起,妖娆的撑着上半身,一半认真,一半玩笑,“你跟她磨蹭了几年,就追我多久?”

宫池奕眉头皱着,有些无奈,“不闹。”

否则,他得等到猴年马月才办这个婚礼?

吻安笑了笑,自顾补了一句:“也是,我都快被你弄得忘了,自己才是有历史前任的人了”

见他一直低头盯着自己,吻安皱了皱眉,“怎么了?”

他抬手,指节在她发尖流连,“幸好你没继续跟他,否则我还得想方设法破坏你们,有损我三少英名”

……竟然是在想这个。

吻安有些无奈,“如果我跟柯锦严还在一起,你早放弃了。”

男人不言,薄唇轻轻勾起。

她不知道的内幕还多,又怎知为了让他们分手,他没少花力气?只是比起等到他们结婚之后才去撬墙角,实在轻巧多了。

“等这阵过去,就让她着手量身设计。”他抚了抚她的脸,略微眯眸,“不结也得结。”

她只是浅浅的笑。

只是这一阵的事,要过去远比她想的持久,像深夜的海,表面趋于平静,可尾浪扫向海平面,卷着浪漪徐徐返回,又狠狠拍在岸上。

…。

余歌到达墨尔本之后的第二天,宫池奕接到了她的电话。

余杨的情况恶化,很突然,把整个医疗队和余歌都吓得魂不守舍,也正因为这样,余歌才会想到跟他打电话。

“他说想跟你说话……”余歌声音有些哑,显然受着极大的压力。

她根本不敢想,如果只剩她自己,生活还有多大意义?

也正因为这样,她说:“你别过来了,也许见不到你,他反而能撑下去。”

那种感觉像要说遗言,余歌真的害怕。

宫池奕极度拧眉,“你一个人……能撑住么?”

余歌非常勉强的笑了笑,“我习惯了,没关系,你照顾好顾小姐,她现在离了你也不安全。”

挂掉电话,宫池奕依旧站在书房窗户边。

手机捏在掌心里,一手按着蹙起的眉头。

一个古瑛打乱了节奏,竟然逼得他身边的人力都乱了方阵。

宫池奕脑子里千百种思路,但他只能留在仓城,这些事让别人去处理,总觉得差强人意。

展北被他叫到书房,能感觉到那种凝重。

“余杨不在,这些事只能你去做了。”宫池奕看了他,走到办公桌后,拉开抽屉,拿了一支笔低头写了些什么,递给展北。

第二天,展北前往伦敦。

…。

余歌不让宫池奕过来,心里是忐忑的,害怕余杨醒来跟她生气,他这个情况,情绪再波动,真的危险。

她只能说:“顾小姐怀孕了,阿奕过不来,你放心,你会没事的。”

余杨眼神很恍惚,听完闭了眼。

片刻,又看着她。

那种眼神,兄妹俩之间的默契,余歌知道他想表达什么,笑了笑,“放心吧,医疗费都付了,幸好我平时拼了命的攒钱,现在不说我财迷了吧?”

床上的人嘴角几不可闻的动了动。

晚上。

余歌很晚从病房出去,很累,但也没有困意。

与此同时,东里已经被家母逼着提早到了墨尔本。

只是在医院门口看到余歌的时候,他脸色不太好,比平时的没表情多了几分压抑。

“东西呢?”他开口。

余歌轻轻蹙眉,“对不起……”

“给我。”东里再次开口,并不打算听她多说什么。

可余歌摇了摇头,眉头紧了紧,歉意至于,带着坚定和痛苦,“我不能给你,就当你再帮我一次行不行?”

东里一双薄唇略微紧了,“我再帮你多少次都可以,你要多少钱直接跟我说,这样去诓我母亲算什么?”

余歌皱起眉,“我没有诓伯母。”

“东里给我。”东里第三次对着她要东西,声音略微的冷。

可她依旧摇头,“你拿去,是不是直接离掉?”

他嘴角冷然扯了一下,“就为了要我妈那笔钱,你能把自己随便嫁了,我还不能直接离?”

“东篱。”余歌看着他,“我很需要这笔钱,如果不答应伯母,我没理由要她的钱……等我还清了,我们再离婚可不可以?”

见他冷着脸,她满副祈求,“我不会跟任何说这件事,你依旧做你的事业,哪怕你哪天喜欢了谁,我肯定不会说什么。”

她以往是个潇潇洒洒的人,除了喜欢钻钱眼里,觉得自己活得很舒服,很真实。

她不喜欢求人。

夜里很安静,两个人就那么站了很久。

“东里。”余歌略微低眉,“我知道我这样很自私,但是,我也很喜欢伯母,你知道我从小没有父母,就当我贪恋吧,我哥现在这样,除了找伯母说说话,我已经没什么可以做的了……我到时候会把你们的钱都还上,包括利息。”

她的话音落下没一会儿,东里的车子已经离开,只留下彻底寂静的夜色和孤零零的她。

握着包里那两本崭新的结婚证,余歌终是压抑不住的蹲在路边,素白色的衣服,在深夜越显凄凉。

…。

宫池奕在第二天联系了宫池彧,要他放下手里的项目,先去墨尔本一趟,余歌毕竟只是个女人,怕她撑不住。

可宫池彧那边接电话的却是东里简。

“他昨天在工地上受伤了。”东里简平常的语调,“有什么事么?我可以转达。”

宫池奕一手叉腰,抬手捏了眉间,沉默了会儿,才沉声:“严重么?”

东里简看向病房,“不是很严重,骨折和皮外伤,还在床上。”

貌似也是这么久以来,他和东里简联系,但是她居然没提让他亲自过去督促项目的事。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东里简听她母亲最近都在念叨已经给东里找了个很不错的女孩,直接背着东里把证都办下来了。

“怎么会忽然这样?”宫池奕剑眉蹙着,深眸望得很远。

项目按部就班,正常来说,不该出什么意外。

东里简稍微顿了顿,“他的脾气,你应该比我清楚,跟人起了冲突,碰到施工的东西了。”

宫池彧确实有能力,但脾气也很彪,眼里不容沙子,收起那套风流不羁,做事起来确实有几分威慑力。

最后宫池奕只说了几句让他好好养着,并没说找他什么事。

吻安怀孕的事,除了身边几个人之外,连宫池中渊都还不知道,他干脆也不跟宫池彧说了。

当天下午,东里简去帮宫池彧买晚餐,回来发现公司两个负责人在他病房,大概是提及了最近的矛盾点。

进去就听到了四少坐在床头,搭着个腿丝毫不赢他的言辞犀利、粗狂。

“给小爷摆正你的位置别乱放屁!这个项目现在谁说了算?”正好看到她进来,宫池彧颔首指了她,看着床边的负责人,“喏,你的顶头上司,你问问她,听我的么?”

东里简都没发话,底下那才叫嚣得厉害。

东里简身着黑色丝质衬衫,简单、庄肃,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两个负责人,“你们先出去吧。”

她的语调很淡,但习惯了她的高高在上和发号施令,两个人虽然略有不服,还是转身出去了。

东里简把餐盒放在床边桌面上,看了他,“你这样让我很难做人。”

毕竟都是她的下属,她又不能帮着说话。

四少挑起桃花眼,不风流,带了讽刺,“你要做人还是做项目?”

好好的项目,非要跟风,弄得不论类,以后有得她的吃亏的时候。

“你先吃饭吧。”她把饭菜打开。

就如一开始的打赌,现在两家合作的大体下,宫池彧做主已经很明显,所谓愿赌服输,所以她也不多说什么,就按他的风格来。

也没提宫池奕打过电话的事。

倒是四少倚着看了她,“你是听到一些流言,不舒服?”

她微蹙眉,“从哪说起?”又道:“我在社会这么久,什么事也习惯了,怎么会在意那些。”

他却笑了,“我还没说什么事,你倒是挺清楚啊?”

东里简瞥了他一眼,“我先走了,那边还有事。”

四少已经扣了她的手腕,似笑非笑,“这么怕跟我传绯闻?”

不过,堂堂餐饮女王,传出被他收服的绯闻,确实挺掉她面子的。

东里简把手收回去,一副平时的不苟言笑,“你跟我弟一个年龄段,我是不想占你便宜。”

他一笑,“我要挺乐意让你占呢?”

“喂!你等我吃完再走么?喂……”声音里笑意越是明显。

…。

吻安走进书房,宫池奕正好扔下电话,拧着眉。

看到她,一秒缓过来,走过去,“怎么跑这儿来了?”

她勉强笑了笑,午休睡得口干舌燥,“整天呆家里真的很无聊。”

也不是想出去,就是单纯发句牢骚。

他蹙着眉,抱起她出了书房,又下楼,晒到太阳了才低眉看着她,“把北云晚叫过来陪陪你?”

吻安皱了皱眉,“晚晚最近要出去呢,虽然请了假,但估计有事忙。”

“出去?”宫池奕随口一句疑问。

吻安猛地反应过来,这事晚晚只跟她说了,让她保密的,结果就这么说出来了。

抬头看了他,都懒得猜,直接说:“你会跟聿峥说的吧。”

宫池奕笑了笑,“你这么偏心么,撮合东里智子是不遗余力,怎么在聿峥这儿不是了?”

她眉眼微挑,一派清傲,“晚晚爱他的时候他没动静,现在不受点苦除非是上天打盹了。”

他低低的笑,“女人的感情,难理解。”

然后才道:“你不也说了,北云晚在家里很小心?就算她当初跟聿峥在一起,也不会有结果,聿家和北云家,哪个不讲究门当户对?说不定她受的伤,远比没追到聿峥要深。”

吻安当然也知道,晚晚当初心里也明白,她配不上聿峥,所以现在放弃了,也许当初那么轰轰烈烈的纠缠,就是为了现在能死心?

话说回来,她很认真的看了他,“不准跟聿峥说。”

他似笑非笑,“封口费呢?”

她风情的笑望着他,“封口吻要不要?”

男人配合的闭上眼,听到她几不可闻的笑,随即薄唇被点了点。

可下一秒,他猛然睁开眼,一把捉了她的手。

她充当吻的指尖还贴在他唇畔,只能讪讪一笑,准备逃。

男人长臂一环,圈出一片空间裹着她,“跟我弄虚作假?”

吻安大言不惭的仰着脸,语调轻巧,“先指吻,再唇吻呀。”

他已经付诸于行动,嗓音蛊惑,“先唇吻,再舌吻。”

…。

北云晚要离开仓城的消息,还是让聿峥知道了,只是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两周后,正好聿峥也有事必须返回华盛顿的时候。

她的机票都买好了。

“我就知道这么多。”宫池奕淡淡的挑眉。

聿峥皱眉看着他。

男人很无奈,“安安不让说。”

老婆为大,他也没法。

聿峥大半天也没吐过一个字,许久才看了他,头一次问:“你觉得现在合适么?”

宫池奕一手敲在椅把上,“如果你觉得这些年都不合适,那么现在也没什么改变,她还是北云家收养的大小姐,还没找到亲手父母,你还是聿峥,聿家依旧重视门当户对,我只能这么说。”

末了,宫池奕很诚恳的看了他,“于我的私心来说,我当然也不希望在这个关头去谈私人感情,我现在多需要你去做事,你最清楚。”

说罢,宫池奕拍了他的肩,“我欠你挺多的,但是没办法……当然,走之前告个别没什么,但是周五之前你必须去华盛顿,这事拖不了。”

其实还有一点,聿峥自己是清楚的。

她和顾吻安不一样,她很懒,不喜欢动脑子、没有顾吻安身上那股劲儿,跟着他,总有一天会出事,虽然这是他一直找的借口,可也是事实。

宫池奕见他沉默,没再说什么,掌心在他肩上压了压,“到时候我就不送你了。”

…。

宫池奕回家之后,没跟吻安提起这件事,免得她生气。

但,吻安最后也知道了这件事,甚至看到那天一大早的爆料时,整个人都愣了。

一晚上的时间而已,晚晚给聿峥下药,爬到他床上的消息漫天飞扬!

北云晚如何不要脸,如何不知廉耻已经满大街的咒骂。

“这怎么回事?”吻安脑子里很懵。

晚晚当初是轰轰烈烈的纠缠了,但从不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要用何必拖到今天?

“别着急,也许只是捕风捉影。”宫池奕略微蹙眉。

如果真是这样,聿峥走不走得成还是个问题。

看着网络上那些对晚晚的攻击,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照片也处理得很巧妙,可真的能看出是他们俩。

吻安皱着眉给晚晚打电话,一个都没有拨通。

她起得晚,所以这消息早就遍布大街小巷。

这种事说不严重是不可能的,晚晚是那种宁愿被撕掉头皮都不会污了脸的人,被骂成这样,她得多难受?

吻安情急之下,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北云夫人那儿,“……您不要误会晚晚,她不是那种人,这事一定只是误会,外面已经那么大压力了,我希望您不要再给晚晚说什么……”

“顾小姐。”北云夫人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你和晚晚关系好,但这种事,我们自家人会自己处理的。”

吻安心底一沉。

果然,但凡晚晚做了什么,养父母哪还能义无反顾的宠着?

那是四大家族之列,这样的事件,他们北云家丢不起这个人。

北云馥坐在一旁,看着她母亲挂掉电话,削着水果。

北云夫人拧着眉,“你不是说她跟那个聿峥没事了么?这又是怎么的?”

北云馥紧握着手里的水果,又干脆扔回去,脾气很差,“我又怎么知道她又发哪门子疯!”

传出这种事,北云馥不比别人好受,可是她根本找不到聿峥的影子。

这下怎么办?

“聿家虽然不在仓城,但实力摆在那儿,规矩也在那儿,出了这种事,只能咱们去道歉。”北云夫人有些气的一句。

可这样猛的爆料,牵扯两个大家族,仓城网民口中的风风雨雨竟然压都压不下去,好像北云晚犯了什么浸猪笼的罪,口舌极其犀利。

------题外话------

四对的进展都有了,估计以后很少这样的章节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