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宫池奕,你好变态/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最近两天开始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看看书,看看有可能纳入她下一部想拍的电影题材。

不过几天的时间,之前关于晚晚和她的丑闻已经趋于平息。

可她心里的那股子情绪却像捂着火种的土灶,每每深重的青烟翻涌。

偶尔还能看到网页上的小框跳出她或者晚晚的一夜丑闻,她会点进去看,看着那些所谓的知情者信誓旦旦的说她的孩子和郁景庭的关系。

柔唇讽刺的扯了扯。

吃瓜群众,最能编造得形形色色,因为他们想的,就是事实。

“聿峥什么时候能回来?”她忽然问了句。

宫池奕从电脑屏幕抬头,目光从凝重,转为温和,“怎么了?”

她最近几天都不喜欢说话,有时候他跟她说话,她也好想听不见,所以宫池奕没事不会打搅她,暂时也不会像以前那么腻歪她,怕她烦。

“我联系不上晚晚。”她皱了皱眉。

晚晚也不矫情,但出了那件事就没了踪影,总让人不放心。

他从桌边起身,跟她坐在一起,“她没事,过段时间让靳南再接回来。”

吻安笑了笑,很淡,“我就是觉得有些无聊,怕她心里不好受,她没事就好。”

这边也乱,就算回来,也不好受。

宫池奕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将她的手握过来。

手背上依旧有着隐约泛红的痕迹,他只是将掌心覆上,温热的捂着。

吻安看了他,精致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悲痛,可笑容显得有些空洞,“四月天的,你手这么烫,想把我捂熟?”

男人薄唇略微弯了弯,她笑得不真实,对他的影响最大。

抬手将她散落的碎发别到耳后,“如果闲得慌,我让人给你找找资源?”

拍戏么?

她略微歪过脸,又摇了摇头,“不了,我之前就答应了人家,还欠了几节课没给上,剩下半学期就去给人讲座吧。”

娱乐圈是个是非之地,以前的顾吻安喜欢在纷乱中拔地而起,一副锋利而嚣张的清傲将他们都打压下去。

可是这一次,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变了。

之前的纪律片,到现在还保持着同类票房纪录,可她不喜欢乘胜追击,反倒是想急流勇退,再厚积薄发。

也许这是一种成长。

所以看着残余的话题,说她私生活如何不检点,公布的那些照片,都是她和郁景庭的不堪画面。

明知道是P出来的,她也没想跟人争得脸红去证明清白。

那些时间,她就已经给外公打了好几通电话,确保他老人家安好。

“我抽空会回去看您的,您多听小姨的话。”她握着电话,一手揪长了袖子玩弄着,淡淡的笑意,听起来很乖巧。

老爷子是个闷葫芦,不爱说话,吻安跟他也聊不久,但每次挂掉之后心情都不错。

宫池奕看她挂了电话依旧站在窗户边,若有所思,走过去从身后拥了她,“想什么?”

她原本很淡的笑意下弯了弯嘴角,“思考人生啊。”

是在思考人生,只不过不是她的,是梁冰的。

她们都没了孩子,都觉得欠了对方,想必梁冰也蠢蠢欲动呢,她又怎么能闲着?

也许真是恶人的默契。

当天下去,吻安喝着茶,漫不经心的浏览网页,一眼看到了跟自己有关的新料。

“名导新秀顾吻安不堪舆论秘密流产。”

她没有看内容,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又冷然笑了一笑,她当初被迫躲在香堤岸,没有做过只字片语的回应,反倒成了默认。

如今孩子没了,还真像是因为害怕被口水淹死,顺势打掉了。

梁冰玩舆论的确在行,每一件爆料的时间和力度都把控的很好,可都是她玩剩的了。

茶水碰到唇畔,她嫌凉,放到了一边。

白嫂已经看了她好一会儿,她刚放下茶就赶紧走了过去要给她添新的。

吻安转过头,正好看了白嫂小心翼翼的模样,巴掌脸略微扬起亲和,“白嫂,你最近好像很怕我?”

白嫂止住脚,“太太怎么会这么说?”

如果非要说,白嫂不是怕,是担心哪里做得不合适,她会大发雷霆。

同为女人,白嫂懂得没了孩子的那种痛苦,但是三少不让提,她也就从来不提。

可白嫂自己有眼睛,她是没看到太太哭天抢地,但是她变了很多,这样暖的天气,她笑起来,虽然漂亮,却总让人觉得悲凉。

那是掩饰不了的感觉。

吻安把茶盏递给白嫂,浅笑,道:“白嫂,我不喜欢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但我脑子真的没问题,更没有被刺激得神经失常,您放心。”

白嫂被说得有些战兢,但又只得笑,然后转身去添新的茶。

白嫂当然知道每个人都有表达悲痛的方式,不论哭,还是闹,总要发泄的,可太太没有啊,除了头几天早上起来眼睛会红,手背也红,平时就是安安静静的看书。

哪能不让人担心?

看着白嫂没了影,吻安笑意才淡下去,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微挑眉。

大概过去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紧随着她不看舆论引产的爆料之后,一则简单的娱乐专栏连线内容让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

“华盛顿籍神秘才子亲口澄清,与顾吻安的丑闻不实,女方更绝非怀有其子,并表示将采取法律手段,保留对爆料者的追究权。”

吻安把一整条新闻看完。

指甲已经陷进掌心里。

孩子没了,她这个妈妈有最大的责任,可如果不是梁冰的造势,如果不是郁景庭沉默,绝不会是这个结果!

他既然当初保持沉默,不帮她澄清,为什么孩子没了却不沉默了?!

就这么想让她流产?

“太太。”白嫂换了一杯茶上来,看到她一脸灰白死盯着早已暗下去的屏幕。

吻安忽然起身,待白嫂反应过来,她已经到门口了。

白嫂吓了一跳,“太太!您这是去哪啊?”

她随手拎了一双鞋就换上,那种气势,好像下一刻就要见到郁景庭,要他说说为什么要这么狠?

他事先沉默,现在却开口澄清行为,对她的伤害比任何人都要猛烈。

可是换好鞋,她又忽然停下来,握着门把几度闭目。

她有什么权利找人质问?

他欠你,你欠他,一巴掌还一巴掌,多迁就她的价值观?

清离的眸睁开,语调很淡,对身后的白嫂:“我出去走走。”

她真的只是出去走走,没有冲动的去找谁。

香堤岸,地如其名,绿肥红瘦的季节,风一来依旧能闻到隐隐约约的清香。

并不冷,可她还是抱了抱自己,站在几十厘米的小道,放眼却能见一大片风景,入园处的拱桥环绕了一片绿,池子里反而显得凄凉了一些。

人何尝不是这样?

所以她不急、不冲,等下一阵风再来,也不迟。

宫池奕找到她时,她还在那个地方,站着转为蹲着,手上不知道在拨弄什么。

他怕吓到她,人没到先唤了她“安安?”

声音醇澈温和,但她还是顿了顿,没有立刻转头。

宫池奕站住脚,等着她偷偷把眼泪抹掉的动作,然后回过头来对着他笑颜清雅,“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他没说话,只是走过去,薄唇间似笑非笑,“因为知道你会无聊。”

吻安笑了笑。

他却认认真真的盯着她,薄唇压下来,在柔唇间攫取,又一点点转向她娇俏的鼻,轻颤的眼睑。

睫毛还带着咸味。

男人却是喉结深沉,爱意呢喃,“你往脸上抹了蜜了?”

她微微睁眼,又被他吻得闭上,听着他薄唇一张一翕,嗓音哝哝,一字一句:“香软馨甜。”

吻安几不可闻的笑出声,勾着他的脖子,身体却调皮的极度后仰不让他吻,一副故作的狐疑:“老实交代,是不是偷抹谁的蜜桃唇膏了?”

不然哪来的甜味?

他弯着唇角,把她捞回来,“你帮我尝尝,不就知道了?”

那时候的天气真的不冷,但越来越缠绵亲吻,密不可分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反手脱了外套裹在了她身上。

刚想着说不冷,他已然把她推到结实的树干上,深眸垂下来,“我们再要一个吧。”

这个话题,这些天是禁忌,他从没提过。

可这样一句,还是让吻安皱了眉。

仰眸看了他,略微抿唇,“……我不太想。”

宫池奕脸色略微的变化,很微妙,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为什么?”他问。

吻安想了想,她也说不上来,是怕还是单纯的不想?

她的沉默,让男人的吻来得猛了许多,一手扣着她的脑袋,强势的男性气息长驱直入。

“宫……”吻安想说话,被他一手按进怀里,唇畔吮咬着她,粗重的呼吸缓和几分。

薄唇不离,望着她,“不着急。”

这前后的表现有些怪,所以吻安皱了皱眉,“你……”

他已然略微弯唇,轻轻啄着她唇畔的香甜,“知道,要老老实实把你追到才可以?”

她笑了笑,倒也不是。

但没否认。

仰脸看了他,“你的外套又废了一件。”

男人佯装不悦,“幸灾乐祸!”却又一副财大气粗,“你要是喜欢这样,一天废一件也是供得起的。”

他抱着她往回走,淡淡的风里隐约还能听到她的轻笑,“然后让人说我败家,再没人敢去,最后还是只能便宜你?……”

晚餐后,吻安又去看书。

电话是宫池奕帮忙接的,然后才递给她,天衢第一学府来电。

听着她把电话讲完,宫池奕给她倒了温水递过去,“月底就开始上课,吃得消么?”

吻安放下手机,“到月底我都等不及了。”

但白嫂坚持让她调养一个月,跟坐月子没什么两样,她也没争。

“我最近不拍电影,但是除了讲座,圈里能出席的一些活动,想去的都要去。”然后看他,“可以么?”

宫池奕凑过去要了一个吻,然后才勉为其难的“嗯”了一声,“只能我负责接送。”

她只笑,“好。”

去学院做第一节讲座的时候是下午的课程。

宫池奕原本在公司,特意回来把她送过去,车子停在门口,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送你进去?”他略微透着担忧。

她像被服装施了法术,穿了一身玫红和梨白主打的职业装,蹬着精致的高跟鞋,连身上那股子的气势也是变了的。

很应景,抬手撩了长发,眉眼微微弯着,“怕我受不了学生们的白眼?还是受不了他们谩骂?”

网络上那些仗着不实名而疯狂咬了她一通的人,她都能忍,又怎么会害怕坐在下边的一群学生?

然后看了他,很认真,“我是顾吻安,不是那个顾家千金了。”

就如她也没有曾经人们嘴里那么乖巧,她也真的不娇弱。

宫池奕勉强弯了嘴角,眸底淡淡的心疼,“傍晚我来接你。”

习惯了要亲,她躲了,“校门口!”然后冲他摆摆手,已经进去了。

学府占地很广,她走过去也要十几分钟,一路上收了不少注目礼,一概不曾理会,不论是欣赏的,还是好奇的。

这不是她第一次做讲座,但一定是讲过当中最艰难的一次。

可她依旧是自信、坦然,偶尔给予一抹浅笑。

不知是讲到了哪个衬托要素,要学生们自由提问和发挥想象力去补充。

课堂里总有那么几个胆子大的,叛逆的,跋扈的,口无遮拦的,就像当年喜欢飙车的顾吻安那样的放肆。

有人问她:“顾老师,我们见过你抽烟的视频和照片,而且还是当初你考试的片段,烟圈能衬托人物的妖娆?还是风尘呢,我们不太明白,你讲讲呗。”

妖娆么?

有人说过妖娆的顾吻安是世间尤物,让她从事演员,而不是导演,一定会红得发紫。

风尘么?

是不是从这次的风波看出来的,她和郁景庭厮混?她随便堕胎?

对此,吻安淡淡的笑着。

看到再有人举手,她也让人起来了。

“顾老师,是不是姿势也很重要?但是你在这方面应该没做好,因为现在距离你当初大学考试的视频应该很久了,可是姿势好像没怎么变呀。”

她忘了当年考试的姿势,但还记得梁冰让人爆出来的,哦不对,让人P出来的,她和郁景庭的缠绵照的姿势。

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甚至捂嘴偷笑。

带着淡淡的讥讽,也许觉得问得好,也许是等着看她愤而离场。

吻安从讲台中央,挪了两步离开讲桌,整个人都让学生看得清楚。

眼尾风情的痣带着淡淡的笑意,“问的挺好。”

她说,“你们知道,一个影视圈的人,在什么地方能最快成长么?”

她精致漂亮的脸上依旧挂着淡笑,“一部又一部的作品练手?还是潜规则里?饭局上?”

吻安挑眉,“都不是。”她说:“是镜头和千万张嘴。”

然后她笑了笑,“但是不能否认,我的开头没走好,所以你们不用去学习和研究……”

她的话没说完,已经有人举手站起来问:“那意思就是你成长足够了?”

“都老了,谈什么成长啊,没劲!”

有人不大不小的声音,不满于她没有正面回答丑闻里的尴尬和年少的恣意。

吻安看着他们,忽然问:“这里,二十二岁以上的,举个手。”

整场安静了会儿。

然后几乎都举手了。

吻安这才淡淡的道:“我今年实岁二十一。”问:“老么?”

……学生有人翻了翻白眼,嘴皮子动了动。

她又问:“你们有人在二十一岁站在国内排行第一的影视学府做讲座么?”

……没人吭声。

然后她笑了笑,“还好,我忘了最优秀新人导演的奖杯长什么样,不然还得忍不住说下去。”

有人不禁笑了她的黑幽默。

而她已经正了脸色,“我只是想说,你们跟别人的不同,在于你们做的是学问,不只是摆弄镜头和舆论,真人站在这里,也要听从虚无的舆论来和她谈,是不是多此一举?”

他们都以为,顾吻安既然怂了,偷偷引产,人也就那样。就算被攻击了,也不可能丢下她好容易站在讲台上的尊严。

但她没有,该回击的没留情,也一直挂着笑。

后来的学生问:“听说您大一第一次考试,用了独创的的新拍摄构图……”

从你,到您,又何尝不是一种成功。

…。

下课时没有人主动热情的跟她告别,但也没有任何人不善的鄙夷,她淡笑着率先走出教室,还能隐约听到里边的学生夸张的吐出一口气:“好酷!”

以前她飙车也有人这么说她,好酷。

但吻安笑了笑,本来还想为人师表老老实实,结果还是没忍住,笑意却真实了许多。

然,校门口,她看到了并不想见的人。

刚刚好起来一些的心情直线坠崖。

想起了上一次类似的场景,但那时候,她对郁景庭,除了不喜欢,并没有真真实实的讨厌。

“我跟郁先生,应该没什么好谈的。”她被拦住路,也没有看他,只低头看了时间。

郁景庭还记得第一次在仓城跟她见面。

在酒店门口,她一席妖娆红裙,那时候的顾吻安全身都是刺,说话锋利不留余地。

而现在,她依旧带刺,只是这刺不是锋利,更是清冷。

“我来,是跟你谈谈他遗产的问题。”郁景庭淡淡的语调,目光低落在她脸上。

好像她从来不喜欢化妆,皮肤极好,只是一个月不见,显得有些憔悴,不是她的淡笑和清冷能掩饰的憔悴。

吻安看了他,柔唇轻扯,“郁先生如果不识字,回去好好翻字典,我不想重复,他的东西我不稀罕!”

面对这样的她,郁景庭不急不躁,“梁冰当初因为身孕才继承了财产,现在情况不一样。……只有你能做主,就算我不找你,律师团一样会找你。”

所以被一群人缠着,不如被一个他缠着?

吻安讽刺的笑着,“非要把他肮脏的财产塞给我是么?然后呢,再趁机找着我贪财还是什么继续造势?”

郁景庭薄唇微抿,眉头几不可闻的薄郁,“关于绯闻造势,并非我本意……”

“可你任人为之!”她终究是蹙了眉。

“郁景庭,你可以对我当初的请求置之不理,可是为什么事后还要装好人!”她对他行为是极度愤怒。

说不清的理由,就像她说不清为什么不想靠近他身上的那种阴郁。

“梁冰的手笔和所有人的口诛笔伐都比不过你的沉默来得残忍!”她死死握住手里的包。

“我有私心。”郁景庭也很坦诚,定定的看着她,“就像我不会伤害你一样,也不会在乎跟你无关的东西。”

包括别人的孩子,哪怕孩子在她肚子里。

如果她能保护下来,他可以接受,可事情发生了,注定保不住。

吻安觉得可笑。

他不会伤害她?

是不是亲手剜走一个胎儿才算伤害?

“做你们这一行,是不是要比任何人都阴,都狠?”她眼底微微泛红。

移开视线,略微闭目,“别再来找我,我不想考虑任何遗产。”

她更怕下一次也许就一巴掌招呼他脸上了。

吻安大概知道了,为什么他的行为让她如此愤怒?

因为他有权保持沉默,她连追究的理由都没有。因为有权澄清与她没有发生关系,她连恨的理由都没了!

“吻安。”错身之际,他挪了一步,握了她的手腕。

她终究崩掉了最后一丝忍耐,挣掉他的手打在了他脸上。

像她此刻心里愤懑,手上的力道一点也不小。

郁景庭淡漠的五官微微偏过去,脸颊紧了紧。

片刻又面对着她,没有半分责备也不追究,“你心里能舒服就好。”而后问:“现在能谈谈遗产的事了?”

吻安几乎咬了牙,“你当初开的律所也是他的入股才能成立,非要逼着我把你们赶尽杀绝,是么?”

她可以争,争到他们分文不剩,可她没那个闲情逸致,她不想陪会让自己不开心的人玩。

“你可以考虑。”他很平静的道。

她包里的手机响起,情绪还没能平息,所以接的很慢。

“怎么了?”宫池奕在电话那头沉沉的低声,带着担忧,“上课不顺利?”

吻安缓了缓,“没有。”然后努力笑了笑,“你来接我么?”

“马上,两分钟。”男人低低的嗓音,“别挂。”

她笑着,“好。”

从郁景庭身边走过,听到他说“我还会再找你。”她没有理会。

刚到马路边,宫池奕的车稳稳的停在她面前。

像是怕她等不及,解安全的下车之前,先把车窗讲下去让她看到他英峻的脸,侧过首,薄唇微勾。

“等久了?”他走到她身边,自然的揽了她俯首亲了一下。

吻安摇头,“我刚出来……有点饿。”

宫池奕环了一圈的手剔了剔她的侧脸,知道她想在外边吃,“在外边吃一顿至少以后一整月不准吃零嘴。”

她皱眉,“不是一周么?”

“我说了算!”他一点也没客气。

吻安只得笑,她也不是特别喜欢吃零食,就是那段时间在家闲不住。

这段时间正好下班高峰,所以车子开了没多久找了一家不错的酒店,那时候才五点半,不过她确实饿了。

后来吻安才知道他半推半、就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她在外吃饭的要求是为什么。

刚出酒店,七点不到,天还没黑。

“带你去个地方?”宫池奕握了她的手,似笑非笑。

吻安想了会儿,挑眉,“知道池公子想追求我,但是看电影,逛商场那种事可糊弄不了我。”

他只是笑而不语。

车子一路开到了他的SUK外。

公司大厦侧面是一块小广场,该下班的已经走了,该加班还在奋战,所以几乎没有人迹。

下了车,吻安看他,“做什么?”

宫池奕略微颔首,示意她往前走。

她一步三回头,笑着看他,不知道玩什么把戏,再走就撞到别人的车了,她才停下来,回头看他。

他只是迈着长腿缓缓走过去,“喜欢么?”

吻安一头雾水,喜欢什么?

然后她才反应过来什么,忽然转头再去看马上撞上去的车子,略微惊愕,看着他,“我的?”

她已经好久没车了,需要的时候都是用他停在香堤岸闲置的车子。

不因为别的,真的是买不起,但从来没想跟他张口要。

以前那一辆是正红色的法拉利,他给她的这一辆也是红色,只颜色不是正红,玫红偏深一些。

一看就知道是特意定做,也许连调色都为难了人家不少次。

“眼熟么?”他从身后拥着她,薄唇略微邪恶的勾起。

吻安想了想,有点,又不那么眼熟。

“先说喜不喜欢。”他把一张一翕的薄唇很坏的抵在她耳际。

吻安侧首避开了他的碰触,嫌痒,又笑了笑,挑着眉,“别以为花大价钱追求就显得很卖力!你当初还让人砸我的车呢!”

所以给她赔一辆也是应该。

听不到她回答喜不喜欢,他就不依不饶,半啃半吻得折磨她的脖颈。

吻安只得转过来环了他的脖子,“你公司员工看到了!……喜欢、喜欢。”她被迫的。

男人薄唇弧度加深,吻在她唇角,“喜欢就好……你纹身的颜色!”

听完这话,吻安“腾!”的看了他,皱起眉,没一会儿实在没忍住笑了,又努力板着脸,“宫池奕,你好变态。”

某人已经没脸没皮,认真的看着她,嗓音悦耳:“对你变态有何不妥?”

她弯起眉眼,“你不变态还显得我高攀了呢。”

这夸人的方式除了她找不出第二个了。

回去的路上,原本宫池奕要帮她开,但她一定要自己开新车,因为今天讲课顺利、心情好。

侧过脸,她问:“一个破纹身,你怎么那么喜欢?”

男人一手横在车窗上,眉峰微挑,“没有纹身,我上哪找到你?”

这就是注定。

也因为她,本该的注定,也没让他成为十足的恶人。

新车上手,吻安开得不快,所以到家有点晚,不过白嫂还在,见了两人也就笑着开了门,“三少,太太,回来了?”

宫池奕只是“嗯”了一声,手还黏在她腰上。

直到白嫂说:“下午收到了一封邀请函,好像是荣京那边来的。”

宫池奕这才腾出手接了信函,然后几不可闻的挑眉看了她,表情说不上好坏。

因为那是她不听话的冲到华盛顿冒险后换来的东西。

苏曜上任后的第一次全会,邀请了她。

大概就是沐寒声要给她封爵的事。

“便宜你了。”他拥过她,看起来不情不愿的话,却认认真真的吻了她。

吻安看了一眼,对政界的事没兴趣,看了他,“不去应该也可以?”

宫池奕愣了会儿,然后有些好笑,“沐寒声会很没面子。”

人家还亲手签名要她过去的。

她才“哦”了一句,“好吧。”

邀请函上的时间也就是几天后,没什么可以准备的,不过稍微有那么点紧张,毕竟不是一个圈子。

晚上洗完澡,头发还没干,吻安习惯的拿了一本书,等宫池奕洗完出来。

外公电话过来时,她趴在榻榻米上,又觉得不习惯,毕竟好几个月都只能小心的侧躺和平躺。

不待自己多想,就过去接了电话。

外公一向话少,这次居然主动找她了,也果然是那个性子,来就谈事。

“你妈妈的那个日记本,你留这么?”薛老问。

吻安点头,“怎么了?……您要看吗?”

之前让外公看过的,怎么忽然问起来了。

薛老先生安静了会儿,才道:“我让你小姨给你打视频,你再让我看看?”

吻安不解,不过还是同意了。

她打着视频,想着一排一排让外公看,他却说:“我就看看字,不用那么近。”

吻安照做,让他看整篇。

彼时,宫池奕扭开浴室的门,一手擦着头发,刚要过去跟她亲一亲,她转过头来不让他靠近。

免得外公给脸色。

宫池奕笑了笑,自顾在一旁擦头发。

直到那头的薛老说:“小安呐,你成年后见过你妈妈的字么?”

擦着头发的宫池奕动作几不可闻的顿住,目光望向她放在腿上的记事本。

吻安摇头,“没有啊。”

这本日记的日期也很早了,其实她也没看,是想着等什么时候彻底闲了,有心思了,再像读故事一样去读一遍。

薛老先生没说什么了,“晚了,早些睡吧,把头发弄干。”

吻安笑,“知道,外公,您也早睡!”

她挂掉电话,宫池奕也走了过去,目光淡淡的落在那本古旧的笔记本上,“你妈妈的?”

吻安看了他,“嗯,我还没敢看。”

她知道妈妈当年嫁过来,大多是被骗婚了,很虐的感情,所以还没敢。

男人落低的视线放在那些陈旧的字迹上,几不可闻的蹙眉,又淡淡的挪开,薄唇略微勾起,“给你吹头发?”

吻安合上笔记本放在一旁,已经坐在他面前等着。

卧室里只剩吹风机“嗡嗡”的声音,很是催眠,但帮她吹头发的男人目光却透着几分沉重,扫过那本旧旧的笔记本,思虑略微飘散。

想让她也帮他吹,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脑袋歪在他腿上。

宫池奕低眉,目光停在她精致的脸上,许久,薄唇才略微现出弧度,抱着她放在床上,每天不落的吻。

出了卧室,他没去书房,站在门口的走廊,找了聿峥。

“你去找北云晚么?”他问。

聿峥那边一时没回答,只问:“想说什么?”

宫池奕抽出别在睡衣兜里的手,按在走廊扶手上,眉宇轻轻拢起,“你帮我弄个东西,不着急,但也尽快。”

……挂了电话,他又在门口站了会儿。

回到卧室时,吻安坐在床边。

宫池奕脚步紧了紧,“怎么了?”

吻安皱着眉,看了他,又笑了笑,“原来是做梦了。”看了他,“梦到你把本小姐踹了。”

他有些好笑,“追求还来不及,我吃饱了撑的?”

“就是说呢。”她最近老做梦,奇奇怪怪的,没有半点关系的都能在梦里冒出来,已经习惯了。

看着他放下手机躺到床上,吻安忽然盯着他,“我忘了你纹身什么颜色。”

宫池奕忽然邪恶的笑,“想脱我衣服,你连嘴都不用张。”

何必找这么拙劣的借口?

吻安蹙眉,瞥了他一眼,自顾趟回去了,只是身子还没沾到床上,就被他一把捞了过去放在身下,“不打算礼尚往来么?”

她装着不懂,眯着眼,“……困,什么礼尚往来。”

他已然不安分了,指尖轻轻探进去,“一辆车换一次,我已经很吃亏了。”

吻安捉了他左右,他就用右手,逃也逃不了,只能骂他“变态”,他却听得乐此不疲。

大概也是折腾了太久,早上起来迟了,幸好她早上没课,也没别的事。

宫池奕这个甩手掌柜自然也不急着去公司。

早餐桌上,他依旧喜欢挨着她做,各自吃着吃着,就成了他非要喂她。

郁景庭的电话进来时,宫池奕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

吻安微抿唇,知道那人是为了什么事,但还是略微蹙眉。

“接吧。”他颔首,眉毛轻轻挑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