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她不见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天的时间,他非要带着她出去逛逛,买一身衣服,专门为北上荣京做准备,弄得还真是隆重。

他薄唇微勾,“当然是要隆重一些,你们母女俩对内阁的贡献可不是一般的大。”

吻安靠着座位,开着的窗户有风吹进来,她微微眯着眼,微仰的侧首过去看她,“我也不亏,帮了点忙,顺便把首辅先生睡了。”

表达真是粗暴,可他喜欢。

安静了好一会儿,吻安的视线大多在他脸上。

“看什么?”他微微转过脸,又继续开车,峻脸带着几分温和。

她想了会儿,问:“那车到底多少钱?”

宫池奕眉峰一蹙,“哪天把我卖了也不准卖我送你的礼物。”

语调十分严肃。

昨晚她开玩笑的说以后万一她拍戏不挣钱,穷得揭不开锅就先卖这些值钱的东西。

她笑着,“那我尽量多挣钱。”

他说过很多次把卡放她那儿,可她怎么说都不肯拿,头天给了,第二天照样放在床头。

知道她是个要强的人,如果不是当初走投无路也不会真嫁给他,所以宫池奕不勉强,总归人在他怀里。

车子停在商场门口,吻安对逛街没兴趣,所以微蹙眉坐着。

宫池奕下了车,到另一侧把她请下去,牵着往商场里走。

偶尔,她能听到几不可闻的议论声,起初会脸色变一变,但逛了会儿,就自动过滤。

其实她的衣服真的很多,完全没必要出来专门买,宫池奕不过是想让她出来散散心,女人应该都喜欢购物才是。

一边逛着,吻安一边想着刚刚提到挣钱时想起来的事,“余杨怎么样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他?”

余歌平时埋头苦挣钱,这次恐怕花的差不多了,既然余杨是他的人,她忽然也想给余歌买一套,再给晚晚准备一套。

对此宫池奕随口说了两句,没打算过去。

“这个怎么样?”吻安挑了一条素色的夏裙。

知道她能驾驭妖艳的红,也能衬起素雅的白,不过纯白色一半不是她的首选,所以他略微挑眉,“喜欢?”

吻安微微勾唇,“给余歌买的。”然后接着道:“给晚晚买个紫色,我买个红色,正好吧?”

宫池奕眉尾挑着,“谁的女人谁给买。”

她笑着,“正好,她们都单着呢!”

他低眉看了她淡淡的笑,略微颔首。

能笑就好,总比闷在家里强。

她刚进去试穿,宫池奕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看了一眼屏幕,眉梢微微沉下去,往店外走,站在门口不远处面对店铺接了电话。

“你忽然要她的字迹做什么?”聿峥冷冰冰的音调,没什么起伏。

宫池奕薄唇微抿,“拍个照片给我传过来,传手机上。”

聿峥也没多说,“两分钟给你传过去。”末了,才问:“你把她送哪了?”

问的当然是北云晚。

那头吻安已经穿好裙子走出来,他面对着她,摆手示意马上打完电话让她稍等。

嘴角是对着她的笑意,对着聿峥的语调却是沉稳的,“第一岛,如果你去就不让靳南去了,不过,北云晚似乎不太想回来。”

聿峥没听他的后一句,毕竟她的工作还在这里。

挂掉电话,聿峥在房间里待了会儿,下楼时明显觉得客厅的气氛不太一样。

他身上的伤还没好,但家里人都不知道,走下去的步伐如常,单手放在裤兜,银灰色的衬衫、黑色西裤,整个人越发显得冷漠。

走到一半已经停了下来,看着从厨房走向客厅的女人,目光里很明显在问:你来做什么?

于馥儿朝他笑了笑,端着茶进去了,好像这个是她家一样的熟稔,跟他父母的相处比他还要热络。

“聿峥,你看看,馥儿就是讨人喜欢!”聿夫人端庄着,笑起来反而越是亲切的看着北云馥。

毕竟是大家夫人,说话得体,但潜台词已经很明显:真正的千金小姐,总是要比一个收养的野丫头会来事,被北云晚强太多了。

“姐姐做错了事到现在没吭过一声,馥儿专门过来顺顺我的气,多懂事?”聿夫人继续着。

聿峥跟没听见一样,走过去坐下,端了一杯茶默不作声的自顾抿着。

等聿夫人终于提到让他们俩抓紧谈谈正事的时候,聿峥才放下杯子,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我和馥儿没什么关系,只是朋友,您多想了。”

聿夫人微拧眉,因为这种非常挑明的话,他基本是从来不说的。

倒也瞪了他一眼,“感情这种事,现在没有,处一处不就有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儿了,聿峥看了一眼北云馥,又看了他母亲,没有表情的立体五官显得越发认真。

“妈,既然您急着想要个儿媳,那就准备着什么时候跟北云家提亲吧。”他薄唇淡淡的说完。

聿夫人已经顿时笑开来,握了北云馥的手,“看,别看他整天冷冰冰的板着脸,心里有你着呢!改天我和你叔叔正式去你们家一趟,给你提亲。”

可聿峥看了聿夫人,“不是她,我是说晚晚。”

客厅里气氛骤然就变了。

聿夫人陡然盯着他,“你再说一遍,是我没听清?”

再说几遍也是那个话,聿峥从沙发起身,“我还有事,得先走,这个月不回来住。”

“你给我站住!”聿夫人终究是动气了,顾不上边上的北云馥。

皱眉看着他,“你性子硬,以往怎么着我们都管不着,但是这件事,娶谁都不准是北云晚!”

聿峥微微侧身,“既然您也知道管不了我,那又何必费心思?我要么谁也不娶,您非要,那就只有北云晚。”

“你!”聿夫人气得咬牙,从沙发上抬头看着她,“北云晚是个什么为人你的难道不清楚?再怎么样的女孩子,今天能不择手段爬到你床上,明天指不定又是谁的榻!这样的儿媳娶进门,你丢的不是你自己的脸!”

聿峥没再说什么,迈步走向门口,穿了鞋,外套搭在臂弯就出了门。

坐在沙发上的北云馥几乎把杯子捏碎了,又死死压着心头的情绪。

他从来没有挑明过要谁,就像当初无论如何都不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

可今天,他竟然直言要娶北云晚?

因为那晚么?

真是讽刺。

“馥儿啊……”

客厅里,聿夫人的声音恢复了几分端庄,慈祥的对着她心里中意的儿媳,聿峥的车子已经离开。

坐在车上,他才想起来,应该让余歌过来一趟。

想着给宫池奕发了个短讯,但是那边一直没回复。

宫池奕这会儿是没空的,吻安刚把三件姐妹群都纳入囊中,手被占了一边,另一边要揽在她腰上。

可就那么不巧,转身竟然碰到了梁冰。

四月过了中旬的天了,梁冰依旧穿得很严实。

看那样子,倒更像跟了他们很久,猛一个不小心撞了个正着。

吻安本来打算视而不见的,倒是梁冰走到了她面前,“你是不是跟郁景庭谈了遗产转让的问题?”

她略微扬着精致的下巴看着梁冰显得苍白的脸。

看到她比自己狼狈,吻安心里挺舒服的,于是嘴角慷慨的给了个略带讥诮的弧度,“梁小姐如果害怕,你自己交出来给我也是一样的,免得我费心了。”

哼,梁冰冷然看了她一眼,“干爹给我留下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吻安的目光微微下移。

同样的痛,她是最懂的,可这会儿她却笑意深浓,“是么?连你肚子里的骨肉都被拿走了,身外之财岂不是更简单?”

梁冰听完盯着她,显然被戳到了痛处。

又强撑着扯出一丝笑,“好,看你有没有那能耐!”

说着,她看了旁边的宫池奕,又把目光回到顾吻安身上,“既然这样,不如坐下来谈谈?”

她看了看宫池奕,每周两节课,今天下午还有一节,而且这会儿也不合适,因为他刚刚接过电话,大概也有事。

“抽时间我会带律师过去跟你认真谈。”吻安一边说着,挽了宫池奕的胳膊。

两人走之前,梁冰接到了宫池奕深冷的视线,却只是笑了笑。

坐到车上,吻安显得有些沉默。

好久没提起的事,忽然就被梁冰引出来了,终究不太舒服。

他给她系好安全带,又在她额头吻了吻,“累就休息会儿,别胡思乱想。”

她只是勉强一笑,闭上眼。

开车前,宫池奕扫了一眼聿峥的短讯,没有回复,转手启动引擎。

吻安不高兴,但她不允许这样的情绪持续太久,回去之后就端了本书,看起来就忘了时间,也忘了送宫池奕出门。

刚到SUK的男人放下公文包,褪去外套后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几分斟酌后给聿峥回了个电话,“她哪不舒服么?”

否则为什么会忽然要让余歌过去。

聿峥略微顿了会儿,“也不是,你每年不都让余歌过来看她一趟么?做个检查总归安心一些。”

宫池奕薄唇微抿,目光挑远,嗓音也显得幽幽沉沉,“余歌今年走不开……我安排其他人……”说到一半又觉得不放心,“算了,等余歌有空再说。”

聿峥“嗯”了一句:“我今晚就走,有事电话联系。”

因为宫池奕这两天来公司来得勤,所以秘书瞅着时间,尽量把堆积下来的东西都送进来。

之前那个子公司已经通过,新地址也装修完毕,不过……“总裁,目前跟Visa联系了两次,都失败了。”

意料之中的,宫池奕浓眉微挑,走过去拉开椅子优雅落座,“让底下的人多努力,要尽快。”

秘书笑了笑,“明白!”

还没听过要尽快把大奖发出去的呢!不过看起来是等不及把顾小姐娶了。

果然是非凡品类啊,之前顾小姐跟那个神秘才子的丑闻传的那么烈,总裁反倒急着赶着要婚纱。

“那我先出去,您忙!”秘书笑着。

宫池奕只摆了摆手,电话在桌角又一次响起。

展北的号在他屏幕上是没有备注的,扫了一眼,随手按了免提,“说。”

展北那边应该是晚上,周遭很安静,声音一如既往的尊敬、谨慎,“三少,古瑛手底下早已不剩多少势力,上一次几乎全部出动,正好都摸清了,九成已经转往华盛顿,剩下的我可能直接处理了。”

男人低低的“嗯”了一声。

接着,展北才蹙了蹙眉,“顾启东的尸首只有照片……”

他却沉声,“不用找了。”

展北顿了会儿,规矩的不再多问,只道“我今晚回仓城?”

宫池奕说:“直接去荣京。”

收了线,宫池奕心情变得很不错,薄唇略微勾着。

最后一步,也总是要走的,虽然会是最艰难的,但他做过准备,反而有些迫不及待。

秘书通知他开会时,他从座位起身,随手捻起文件,长腿迈得不疾不徐,又步步稳沉。

因为他要去荣京几天,这个会议显得有些长。

宫池奕无论在内阁,还是在公司开会大多时候喜欢倾听,略微倚靠着让他们发言。

看起来剑眉微敛,会显得漫不经心,但最后总会做出一字千金的点评,再给出要求。

当然,这会儿他不是显得漫不经心,是真的心不在焉,因为某人在跟他发短讯。

市场部老总讲完后没听到他点评,所以看了看他,又不能直接问,只得轻轻咳了两下。

宫池奕微抬眼,扫了一眼PPT,薄唇轻启,“完了?”

那人笑着点头。

不过宫池奕眉峰微挑,刚要说话,吻安没等到他的短讯,干脆打了过来。

他对着众人压了压掌心,一边接通电话,一边从座位起身,刚要说话,听筒里已经传来吻安的声音。

“你真的把我所有C杯文胸都扔了?那我岂不是要现在出去买?”她显得心情不太好了。

原本还以为她的胸型不需要特别买胸垫,回来才发现,她怀孕的时候罩杯增了,原来的文胸基本没了。

难怪最近总觉得每天文胸都在变松。

“喂?”吻安听不到他说话,狐疑的唤了句。

就是那么不巧,宫池奕刚才和展北电话时是直接免提,这会儿也是。

他还没来得及关,她一句话已经说完了。

会场里鸦雀无声,都惊愕的看着宫池奕手里的电话,以及……平时那样一个宫池奕,居然会和一个女人讨论这样的问题?

他起身的动作只是顿了顿,依旧儒雅,几不可闻的咳了一下,手机关掉免提,“我在开会。”

虽然只有四个字,但是吻安听出来他似笑非笑的意味。

转瞬才怔了怔。

开会?

嘟!她已经利索的挂了。

宫池奕看了手机,原本的好心情下,薄唇弧度越是明显,看了众人,“你们继续。”

就这样,会议只到半场,他就离席了。

吻安刚想在商场客户端直接买两件,让极速达送过来,他倒是把电话回过来了。

“全世界都知道你身材有多好了。”他略显恶劣的语调,尾音淡淡的笑意。

吻安闭了闭目,她已经猜到了,所以就是不给反应,就淡淡的“是么?”然后又把电话给扣了。

宫池奕回到香堤岸,走过拱桥,一路嫩青色,衬着嘴角的笑意染得更深。

进了门,没看到她在客厅,也没脱外套直接上楼。

吻安在卧室,把衣柜理了理,真是没找见自己以前的文胸。

转身看到他走进来,瞥了一眼他手里的袋子,眉梢挑的犹如女王,“不是在开会么?”

他弯着唇角,褪去外套往她身边靠,“不生气,文胸要每两个月一换,以前那些早该扔了,没来得及买新的!”

她接过他递来的袋子,看了自己尺码的衣服,还算满意,又看了他,“以后你上班再也不打电话。”

宫池奕依旧笑着,他是不怎么在意的,反倒让别人知道她跟他这样亲密,也不是坏事。

吻安看起来是一点不在意的,可他厚着脸皮说要帮她试新文胸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直接把衣服扔他身上了,“晚上吃饭不准坐我边上。”

他很配合,没坐她边上,但是桌子被他缩到最小模式,白嫂做了好几个菜有的都摆不下,他坐在她对面,伸手就能帮她擦掉嘴角的油渍。

白嫂看这两人离得远就吃不了的模样直笑,“三少,要不要换一桌菜?”

宫池奕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安安吃饱了就不用了。”

她是吃得差不多了,但是他没怎么吃,因为已经习惯了先让她吃饱,他才开始装自己的胃,男人吃得快,她喝个汤的时间,他能解决得差不多。

偏偏她今天不喝汤,所以他吃了个小饱。

和以往一样,陪着去拱桥散步一小圈,回来又陪着她看了会儿,到了该洗澡的时间。

“一起?”宫池奕拿走她手里的书本。

吻安确实是看得认真,所以文字忽然从眼前消失,还皱了一下眉。

没等她说话,他继续凑过来,嗓音低低,“我没吃饱。”

她微挑眉,要去洗澡和没吃饱有什么关系么?

然后看着他,顺口接了句:“没吃饱,所以让我接洗澡水给你喝?”

好好的事,被她说得瞬间落了情致,宫池奕却不禁笑。

转而将她抱进浴室,“没吃好,指望你喂饱我!”

起初吻安是不信的,所以任由他折腾,懒洋洋的靠在浴缸边上,直到他的吻不太对劲,呼吸越来越重,她才皱了皱眉。

双手撑在他胸口,感觉到某处强烈的欲望,“你……”

来真的?

唇被封住,就着水的浮力把她托了起来,怕不稳,她本能的环了他,微蹙眉,声音被他的缠绵打得断断续续,“你,吃药了么?”

男人低低的哼了一声,但是吻安听出来了,他说的“没有。”

柔眉越是收紧,手上的力道重了些,真的把他推开了。

甚至推得有点急,他身后应该磕到浴缸边上了,倒是没说话,只是低眉盯着她看了会儿。

吻安不知道他这么安静盯着在想什么,抿了抿唇,“你……没事吧?”

她伸手想去看看后背,虽然是个大男人,疼不到哪儿去,但她的态度挺伤人,她知道。

男人握了她的手,嘴角略微扯了弧度,低低的嗓音:“没事。”

然后起身去淋浴。

吻安想起了之前在华盛顿,那晚虽然浑浑噩噩,但还记得郁景庭淋雨,她在浴缸里。

所以,总觉得两个人一起洗,又用这种模式,确实显得生分。

后来她的所有步骤,都是他做的,连身上的水都是他帮忙擦干,但吻安还是看着他。

出了浴室,双手环了他,微微仰脸,“你生气了?”

宫池奕薄唇弯了弯,俯首吻了一下,“没有。”

她还是觉得不对劲,看着他,柔唇微抿,道:“我知道你心里会不舒服,但是我担心……”

担心怀孕。

算了,还是没往下说。

宫池奕给她吹头发,“嗡嗡”的持续了很久,也算是解决了那份尴尬。

但是头发总要干的,卧室里终究是静谧起来。

吻安刚想说什么,他已然从身后拥着她,嗓音很低,带着某种说不出的怅然,“上一次如果不是意外,你是不是也不愿给我生?”

也许是吻安错觉。

她总觉得,如果说一开始,他对她的情节是因为那个纹身,因为年少时的期盼,可是在一起之后他的感情似乎更重。

尤其,越是这段时间,似乎越害怕失去她,可明明纷纷乱乱才刚刚过去。

“不是不愿意。”她轻声开口,“只是时间不合适,我还有几件事没做。”

说到底,他一定是觉得她对他没什么感情。

他指尖略微摩挲着她的侧脸,沉声:“明白。”

把她转了过去面对着,“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尽快过这一步。”

吻安这才笑了笑,“有那么等不及?”

他薄唇微勾,婚纱设计师都在张罗了,自然等不及。

那次的拒绝之后,也不知道他第二天有没有去吃药,总之那两天比较忙,之后便直接去了荣京。

吻安不是第一次到荣京,但是没逛过,多少觉得陌生,宫池奕带着她先到御阁园做客。

很巧,两个男人会做饭,女人就在客厅闲聊。

因为不熟,女主人虽然亲和,但看得出不是火热的性子,聊的话题也并不多,好在不显得冷场,也正好彼此都有朋友在影视圈,也就聊一块儿去了。

当然,也不免谈到她这次来的正事。

“听寒声说,你还不太愿意接这个爵位呢。”傅夜七清婉的看了眼前的美人。

吻安笑了笑,自然不能说是因为觉得这东西没用,只说:“怕自己担不起,也没做什么。”

傅夜七微微的笑,略微揶揄,“给了就接着,女人趁年轻能有这殊荣不容易,等成家,有了孩子,可就没这项能力了,你看我现在,出门认路基本都带不了脑子,也就在办公室那会儿不犯糊涂。”

吻安没忍住笑,“被宠的!”

这是实话,吻安总觉得宫池奕跟她在一块儿已经够腻歪的了,但是眼前这一对按理说应该十分稳重不会调情的人腻歪起来也让人齁得慌。

再加上四个大小不一的小家伙,吻安真是觉得结结实实感受了什么叫幸福。

尤其那些孩子,让她不期然想到自己,又想到了之前拒绝宫池奕的事。

所以,离开御阁园时,她看了看他,尽量把语调放得很轻松,“将来,你希望要几个孩子?”

大概是因为她自己主动提起的这个话题,宫池奕看了她一会儿,“依你。”

吻安觉得要两个挺好,不会很吵,也不会太无聊,一男一女最好了。

“两个女孩不好么?”宫池奕微挑眉,“像你和北云晚,以后做什么都有个伴。”

她笑了笑,“有个哥哥不是最好?”

可他一本正经的不乐意,“男孩抢母爱,你只能有一个情人。”

吻安好笑,“不担心你偌大的家业没人继承么?”

关于这个问题,回到酒店之后,他很认真的看着她。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哪怕女儿随你姓,我都愿意给。”

吻安愣了愣,她从来没提过如果是女儿就可以不要父姓的要求。

他却薄唇微勾,“宫池家子嗣多,不缺传宗接代的,顾家只有你一个。”

那时候吻安真的以为他只是开玩笑。

只是这玩笑背后,也有着她要不起的沉重。

男人顺势拥了她,“洗不洗澡?”

她点头,然后抿唇看了他,“一起么?”

宫池奕顿了会儿,低眉望着她,一下子看穿了她,薄唇一碰,冷不丁的就说了句:“不喜欢戴T。”

果然,她调皮的笑,“那还是我自己洗吧。”

“晚了!”他低浓的宣判。

浴室门一关,她小小的抗议都被他霸道的吞入腹中。

这种事上,他向来都是随性,从来不会刻意的节制。

倒是吻安害怕第二天迟到,那丢人就丢大了。

“不要了……”很少这么乖乖的求饶,扒着他的手臂当靠枕不让动。

吻不安分的落在她脖颈、鼻尖、手臂,没有一点规律,就是没有结束。

她闭着眼淡淡的笑,想起下午的聊天,道:“七嫂说,她现在出门都不用带脑子的,沐寒声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会宠人的样子。”

他那种人,别说深沉下来,就是不说话都让人觉得很有压力。

宫池奕薄唇微勾,“不宠哪来的四个孩子?”

不过,四个孩子宫池奕真嫌多,眼睛都看不过来,不知道司暔和三胞胎怎么长大的。

末了,又啄了啄她的唇,嗓音低哑好听,“你出门在家都不用带腿,也没差哪儿去?”

她笑,好像也是。

…。

第二天就是受表彰,说实话,虽然头一天在沐寒声那儿也听了个大概,吻安还是紧张的。

场面过于庄重,加之她在仓城的丑闻刚过去不久,那种压力是无形的。

她要做简单的发言,但是实在不觉得自己能说什么,打好的草稿基本没什么用。

到最后还是宫池奕救的场,站在她身边,从容不迫,也一直牵着她。

这么一来,就像那晚的告白,又一大半人知道了她是他的人。

真是有心机。

回到座位上,她笑着看他,“你偷看我的发言稿。”

宫池奕微挑眉,仗着这里人多,她无比规矩,微微凑过去,“人都是我的,还用偷看?”

吻安安分的坐着,往旁边躲了躲,怕别人说他们不检点,毕竟这地方她以后是不会来了,但是他应该还要常来。

也是这一躲的侧首,她的视线一下子看到了那边的宫池中渊,愣了一下。

略微僵硬的跟老爷子淡淡的笑了一下示意。

然后杵了杵宫池奕,“你爸怎么也在?”

宫池奕显然事先不知道老爷子也来了,眉峰几不可闻的弄了一下,朝着她说的方向看过去。

老爷子神色很凝重,也看了他,但是没什么表情。

宫池奕略微点头,除了那一下浓眉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毕竟,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古瑛的人马都被解决了,顾启东的后事也料理得差不多,中间每隔多久,老爷子能联想到什么,也是应该的。

果然,会议刚结束,宫池奕揽着她从人少的侧门出去,轻轻拍了她的腰,“你先上车去?”

吻安微皱眉,看了他,“你要去见你爸?”

他点了点头,想了会儿,又道:“或者你先回酒店?”

很显然,他会谈不短的时间。

吻安有点担心,仰脸看着他,“是很重要的事么?……是不是,跟我有关?”

他吻了吻她唇角,“胡思乱想什么,家里的事而已,先回去,嗯?”

她还记得上一次老爷子对她的不满,若不是她打断,估计直接说会把她和古瑛直接解决掉。

没办法,她还是点了一下头。

但坐在车上,她也一直皱着眉。

婚姻这件事,双方长辈的态度虽说不是最主要,但也很重要,她如果要跟他过一辈子,总不能一直跟老爷子这么不和睦吧?

可老先生显然从一开始就不太喜欢她,她又不是那种会讨人喜欢的,着实不知道能做什么,所以这么久一次也没提这事。

手机“嗡嗡!”震了两声,是他的短讯。

“回去先吃点东西垫垫,我很快回来。”

她笑了笑。

宫池奕收了手机,上了老爷子的车。

老爷子等了他有一会儿了,他上来也就让司机开了车。

“您什么时候过来的?”宫池奕先开口,态度是尊重的。

宫池老爷子拄着手杖,声音稳实,“中午刚到,明天一早还得回去。”

宫池奕只点了点头,略微笑意,“舟车劳顿,您不过来也行的。”

老爷子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还是看了他,“古瑛的事,都解决完了?”

他点头,“我办事,您放心。”

是放心啊,老爷子花白的眉毛挑了挑,就是太放心了。

父子俩安静了那么一会儿,老爷子才继续道:“我好像从来没跟你讲过当初这四大家族是怎么来的,我们家又为什么会到国外?”

宫池奕也点了头,“是没说过。”

“想听么?”老爷子问。

宫池奕目光略微放到窗外,薄唇淡淡的抿着,道:“爸,我知道您大概是想直接问我,为什么古瑛和顾启东接连都出事了?”

宫池老爷子笑了笑,“你是我养出来的儿子,但有些事,我必须承认自己老了。”

关于古瑛,老爷子很笃定,他从未跟儿子提过,连当初顾启东被挖出来,都是他一个人的力量。

当时他想,既然顾启东被挖出来了,最好是他连同那个女儿一起解决了。

可谁知道,他却先一步娶了顾吻安?

如此想着,他看了宫池奕,“你知道我这些天都在想什么吗?”

宫池奕双手交叠,优雅的放在膝盖上。

他大概是知道的,但也略微淡笑,“您不必想那么多,我是您儿子,不会做出什么让您不安的事。”

可事实是,宫池中渊这半个月,的确很不安。

老爷子笑了笑,看不出什么意味,“是么?”

宫池奕看了时间,“过段时间,我会回家一趟,该做处理的事,也会处理好,您不用担心。”

老爷子叹了口气,“我等着。”

然后又看了他,“顾吻安和那个郁景庭,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此,宫池奕只笑了笑,“他们之间的事,只是媒体胡谗,她就是我认定的妻子。”

宫池中渊挑了眉,连顾家女儿他都能认定,那至少说明,他的确不会把整件事做得太绝。

父子俩平时谈话也大多是这个样子,但是这么沉重的话题其实是头一次。

而这么沉重的话题,却是这样的语调和气氛,外人看起来也是不可理解。

“安安还在等我,我先在这儿下了。”宫池奕看过时间,沉声敬重。

老爷子点了点头,“去吧。”

车子停在路边,老爷子一直看着他往前走,在对面打车。

倚靠在座位上,他笑了笑,“我这辈子,也就这一件事没想明白,可他竟然就在我眼皮子底下长了这么大,长到这么强。”

强到一转眼就快能彻底取代他了。

宫池奕打了车往酒店走,刚回到房间门口,皱了一下眉,房门没关。

进去两步,眉头越是紧了紧,“安安?”

里边没人回答,胸口越是紧了。

“顾吻安。”他的声音略微升高,连语调也变了。

快步走到卧室看了一眼,没有她,厨房也没有。

急促的伸手去拿手机,从裤兜掏出来居然没拿稳,一下子落到了地上。

弯腰捡起来,打眼看到了旁边散落的东西,她今天穿的东西上没有类似的东西,那就只能是别人的。

电话一边拨着,人已经快步出了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