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我不碰你,睡沙发/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他的话,吻安仰眸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

也不说什么,脱了鞋直接往客厅外走。

她今天已经是累得不行了,实在没什么多余的力气跟他折腾,不给就不给吧,总不能在他这儿睡。

宫池奕见她扭头就走,眉峰拧了起来,但客厅里还站了在他眼里只是个未成年的汤乔,不能像从前那么把她掳回来肆意作为。

有力的扣了她手腕,冷郁的嗓音带着命令,“上楼。”

吻安想把手抽回来,换来的是他户口力道几度收紧,另一手揽着她强制性往楼梯走。

男女力气悬殊,她只能跟着走,心里千百个不愿意也没用。

他的脸是阴郁的,掌心却滚烫而干燥,扯着她进了卧室后反手将门关上。

低眉扫了一眼她光着的脚,几乎没想,又弯腰将她抱起来就扔到了床上。

一旦碰到床褥,吻安心里本能的开始紧张,她太清楚他会做什么,所以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他,也不说话。

宫池奕跟她对视许久,喉结几度上下滚动,终究是从床上直起身,抬手开始扯掉束缚呼吸的领带。

反手又脱了外套。

吻安就在床上,从躺着到坐起来,目光几乎没从他身上离开,生怕他转头就乱来。

甚至为了避开他,在他愠怒即将压抑不住的时候开口:“我想吐。”

他知道她喝了酒,虽然不知道喝了多少,但身上的酒味已经很明显了。

冷毅的五官侧过来,目光睇在她脸上。

在她即将自己走的时候,他把她抱起来往卫生间走。

其实卧室里到处都是地毯,他没必要这样,可他习惯了。

进了卫生间,总不能再抱着让她吐,他把自己的拖鞋让出来,似乎是还没能把被她跳起来的情绪压平,只沉着声:“五分钟。”

而后,转身出了卧室。

从二楼到一楼,说短不短的距离,但男人已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除却略显深沉的五官,找不到其他期许。

汤乔见他上去了一会儿又下来,笑着看了他。

他比杂志上好看,也没有传言里风流浪荡的模样,相反,那种稳重根本无法复制,说不出的迷人。

男人笔直的长腿在茶几停住,捻起那儿的信封,薄唇轻启,“你爸让你过来的?”

汤乔点头,“嗯!爸爸说你急需要这个东西,让我务必送到你手里。”

宫池奕没有拆开看,毕竟他现在看不进去,只捏在手里,看了汤乔,嘴角给出了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弧度,“替我谢谢汤总。”

而后看了时间,道:“一会儿吃完饭,让司机送你回去,不早了。”

汤乔却皱起眉,“可是我爸妈都不在,家里的保姆最近请假。”

那副乖巧娇弱的样子,不得不让人心生怜爱。

男人却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爸倒是挺放心。”

汤乔抿了抿唇,她也觉得她爸爸心很大,就这么把她扔给宫池奕,拿准了宫池奕会负责似的。

“……三少。”汤乔走了两步过去,看着眉宇沉敛的男人,“外边都在说,我是我爸给你送的礼物,虽然你没碰过我,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想,但其实……我并不介意的。”

男人眉峰轻轻捻起,朝她看过去,也许是有些意外她的直白。

转手把信封放回茶几,薄唇微抿着看了小姑娘一会儿,也许是想了很多种说辞。

最终是颔首指了指楼上,道:“我对这方面没心思,你这个年纪该好好上学,我的心思都在顾小姐身上。”

汤乔皱了一下眉,却也道:“我知道,三少以前很喜欢于馥儿,整个娱乐圈几乎都知道,后来追不到她,又说喜欢上顾吻安的。我看顾小姐对你也没意思,所以你还会喜欢上别人的。”

这样的逻辑,让宫池奕都勾了勾嘴角。

汤乔看着他,“你们大人的事我不太懂,但是你用得到我爸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所以我们会有好多时间相处,你会喜欢上我的。”

小孩子都有不一样的执拧,大概就和他当初执拧与只见过一面的顾吻安一样,所以宫池奕不打算与她争辩下去

他颔首:“去吃饭吧。”

白嫂已经在餐厅门口等着了。

汤乔见他没再赶人,笑了笑,“你不吃吗?”然后想起来什么,看了楼上,“顾小姐是不是喝多了?”

所以她应该不下来吃饭吧。

汤乔想,她上学时就听过好多传言,眼前这两人的最多。

但宫池奕本人和传言里大相径庭,反倒是顾吻安确实和传言太吻合了,中午和晚上两次见面,跟人说话都是温温凉凉,带着骨子里浸透的傲气,这回又看到她这么个时间段喝得一身酒味,果然不是什么正经名媛。

宫池奕没说什么,陪她进了餐厅,等她坐下开始用餐,他才起身离开。

卫生间里一片安静。

男人迈步过去,只能看到她一个衣角,进去才发现她竟然就冰凉的地板上睡过去了。

吻安真是没这么困过。

从墨尔本一路回来,惦记着晚晚的情况也没怎么合眼,到了仓城还往荣京跑了一趟,加上酒精麻醉,眼皮早和神经抗议上了。

他将她抱出来,结果是刚放到床上没几分钟,她又警惕的转醒,瞳孔情轻醉,茫然的看了他一会儿。

坐起来靠在床头,继续盯着他。

男人已经走到窗户边,开了窗户,半个手臂搭到外头,侧过身来目光能够看到她。

吻安开了口:“既然你不给我晚晚的信,那你总该告诉我她的情况。”

他漫不经心的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到指尖的香烟,薄唇轻碰:“你自己的情况都顾不过来,有空管别人?”

她看着他,“无论旧派想干什么,也就那点旧账,翻不出新花,我没什么好担心。”

那是因为她不知道,旧派之所以蠢蠢欲动是因为闻到了薛音的味儿。

到时候他真的帮她昨晚手术面世,一大帮人会坐不住,就算她改名换姓,旧派暗地里的手段也少不了。

宫池奕站在窗口,眸眼深邃,许久不言语。

终于把香烟撤到窗外,看了她,道:“北云晚找到她父母了,目前重病,但既然找到了父母,这些酒都不会成为问题。”

真的找到了?

吻安有些惊喜和意外,“是沐寒声的妹妹?”

宫池奕点头,薄唇微动,“俗一点讲,哪怕不冠沐姓,她好歹是如假包换的公主了,比你好命。”

所以,她还是顾好自己就行了,北云晚的事压根不用她操心。

可吻安微微蹙眉,“孩子呢?”

晚晚跟聿峥说打了,但是她不信,晚晚那么爱聿峥,就算真的怨他做了什么,她就不是那种狠得下心的女人。

宫池奕微挑眉,“不清楚。”

说到关于孩子的问题,他看着她的视线变得很暗,变得悠远。

她似乎没有觉察他的变化,看了他,蹙眉,“你难道没看信么?晚晚没提及?”

宫池奕薄唇微抿,她就是为了这个什么信跟他闹不愉快,但他还真没见过拿东西。

“饿吗?”他答非所问。

吻安也抿唇看着他。

他接着道:“饿了去给你做一份上来。”

她终究是笑了笑,“怕我下去把小女孩吓到?”

宫池奕转手捻灭烟蒂,他现在没法跟她解释要用汤岸来做什么,只走了过去,“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我还没禽兽到扼杀花蕾的地步。”

“人家仰慕就够了,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吻安笑了笑,“你当初追求北云馥时,她也不过十几岁吧。”

显然是谈到了并不能让人愉快的话题。

她从床边下来,踩在名贵的地毯上,很柔软。

那头的男人已然蹙眉,沉声:“做什么。”

她看了他,脸上有着顾吻安式的温凉浅笑,“我想有必要提醒你,如果打算跟北云馥复合,或者找一个娇嫩的小女孩,先把跟我的关系处理了比较好,免得到时候判你过错,又非要给我分家产,我不想拿走你的任何资产。”

宫池奕立在两步远的地方,冷郁的眸子映着她,“没有过的事也能用复合?”

又道:“你一分不剩都拿走,我净身也无所谓。”

可话说完,男人眉峰紧了紧,大概是意识到进了她的圈套,棱角之间起了一层不悦,“说过不会离!”

吻安笑了笑,好似她什么都没说。

微微转了话题,很认真的看着他,“既然你知道我电影出了问题,就应该知道顾家但凡有个人在,就会是别人的眼中钉,你不动我,不代表别人不会,所以对你来说,我永远都是个麻烦,怎么都会有人通过我去威胁你的地位,因为我而让你每天不得安宁,你不累么?”

这话拐个弯就是想跟他撇清关系。

宫池奕神色沉了沉,“就算你跟我分开,麻烦照样少不了。”

她只是浅笑,“那也好过我要两头对付,苦恼于应付你,还要防着别人什么时候给我一棒子,不是更累?”

男人薄唇略微冷了,“我让你很苦恼?”

“可不是么?”吻安柔唇清浅,淡淡的语调。

卧室里彼此安静了会儿,吻安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转身之际,听到男人沉到幽远的嗓音:“所以你又打算搬哪套逼着我离?”

她走了两步,略微顿了一下,又继续往门口走。

恍惚间只觉得一阵风袭来,带着清淡的烟草味。

还以为是幻觉,但不是。

她已经落进他臂弯的控制范围,就差几步到门口,他反向托着她压到了门板。

嗓音很沉,“你知道为了不离婚最有效的是什么?”

吻安仰眸,柔眉轻蹙。

他说过,不介意隔三差五睡她,永远也别想达成什么分居两年的条件。

说实话,这次她没打算,知道拧不过他,没必要缠着他要签字浪费时间。

望着他,也显得很镇定,“你如果现在强迫我,这辈子都别想再碰我,我很累。”

她这会儿站立的力道全是借着他的,真是累。

宫池奕低眉,眸子深深凝着她,终究没有下一步动作。

他怕她真的生气。

吻安松了一口气,“你送我回去么?我真的很累了,时差没倒过来。”

墨尔本这时候早已在夜里酣睡了,她却还得跟他折腾。

男人放在她腰上的力道本就不强势,这会儿反而紧了紧,他忽略了这个问题。

一直以为她眼底泛着微红是因为跟他闹脾气。

绕指的心疼在胸口蔓延着,“睡这儿。”他沉声,“我不碰你,睡沙发。”

这已经是很迁就她了,她知道。

吻安也懒得矫情,“好,再帮我找找晚晚的信,也许白嫂找漏了。”

然后她被他抱回床上躺下。

“不吃饭?”宫池奕反应过来,她已经阖眸不再回应。

宫池奕下了楼,汤乔磨磨蹭蹭的还在餐桌上等他,见他下去才笑起来。

说起来,白嫂真是觉得这女孩不知道是心大还是缺根筋,太太和三少什么样她都看到了,居然跟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又或者说,她大概是心里什么都明白的。

可能是看她也喜欢穿红色,白嫂怎么看也觉得别扭,难道就她觉得这女娃跟太太有那么点模仿的气息?

女娃子心思太重了挺让人不放心的。

宫池奕在桌边坐下,实则也没什么胃口,倒也动了筷,慢条斯理。

半晌,见汤乔看着他。

他沉声:“带身份证了么?”

汤乔不明所以,“带了。”

男人点了点头,把展北叫了过来。

那时,展北来到香堤岸,进了客厅,一眼看到汤乔还蹙了一下眉,这汤岸可真是下得去血本,绯闻打出去了,实际行动真是一刻不落的跟上。

立在窗前的男人回过神,看了沙发上的汤乔,“带她去开个房间。”

汤乔这才反应过来,他问带没带身份证居然是这个原因?

她从沙发站起来,“我不去酒店住,多危险,三少就不怕我出个什么事吗?”

男人嘴角冷魅,似笑非笑,“你亲爹都不怕,我怕什么?”

“……”汤乔抿唇,“我出事了我爸会责怪你,不会再替你办事的,你不担心?”

看起来,小女孩真是把事情来去摸个清楚了。

宫池奕有条不紊的关窗户,又迈步走回来,语调很淡,“担心?没了你爸,我能找十个汤岸出来。”

黄淼就在他手底下办事,黄老邪就是她外公,他找汤岸也是为了加一层保险而已。

汤乔毕竟年纪小,架不住男人这样漫不经心的句句驳回。

她就算是使出最后一招了,“我不走,我这个年纪去开房间,让我同学怎么想?”

展北摸了摸鼻尖,“汤小姐,你住三少这儿,你同学想的应该也不少。”

“那至少三少有权有势有钱!”汤乔气急之下一连串说完,大概是发觉了什么,咬唇不说了。

平时她那乖巧样是不会这么说话的。

两个男人都没吭声了,因为不知道说什么。

宫池奕似是叹了口气,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又看向门口的白嫂,道:“给汤小姐备个客房。”

继而回过头,对展北道:“明天你负责把她送回去。”

“是。”

汤乔总算阴转晴。

不过宫池奕已经上楼了。

客房里,汤乔准备沐浴,香水摆在梳妆台上,看了白嫂,“有我可以穿的浴袍么?”

白嫂皱眉,自然是没有的。

汤乔想了想,“三少的T恤,衬衫都行。”

白嫂张了张口,“姑娘,这些事我做不了主,倒可以替你去问问三少给不给。”

汤乔点着头去了浴室,“跟三少问完您就去忙吧。”

那谁给她送衣服?白嫂挑眉。

只能是三少了。

顿时明白了什么,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女娃子是真仰慕,还是被父亲逼得,亦或是真的不懂矜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