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开启她的另一番生涯/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了楼,白嫂敲了敲门。

宫池奕开门很快,生怕敲门声响太久把她吵醒,开了门,眉峰轻蹙,“怎么了?”

白嫂往后小退了一步,“汤小姐说想找一件浴袍,或者……您的衬衫之类的。”

说后一句时,白嫂已然是很留意三少的神色,可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男人只薄唇抿了抿,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人,低低的嗓音:“拿她没穿过的。”

白嫂点了点头,还是没忍住,因为上一句没换来他的反应,这才继续道:“三少,这女孩子看着是单纯,可就这么着,太太她……”

宫池奕明白她想说什么,却回身进了卧室。

白嫂拿了太太一件没穿过的浴袍,出来正好见三少把太太抱着出了卧室,跟她说话几乎靠唇语,“明天让展北送汤小姐离开。”

白嫂点了点头,看着他稳步下楼,赶忙上前帮着换鞋、开门。

之后白嫂把准备的浴袍放在汤乔的浴室门口。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汤乔终于洗浴完毕。

脸上的防水淡妆还在,长发打了个丸子,摘掉浴帽时几缕发丝落下来,搭在细白的鹅颈上,下边只裹着浴巾,领口很低,可见发育略显生涩。

但这副模样出浴,是个女人看了也有几分慌神:生涩有生涩的吸引力。

白嫂同时却皱起眉。

汤乔看了一眼放着的浴袍,没打算穿的样子,反而看了她,“三少呢?”

白嫂也不隐瞒,直直的话语,也留了对客人的尊重,道:“三少是个大忙人,经常不能宿在家里的,今晚也出去了,估摸着不会回来,汤小姐早点休息吧。”

出去了?

汤乔素雅的眉毛皱起,“这么晚还出去?”随即想到什么,问:“楼上的顾小姐就这么住这儿了?”

白嫂抿了抿唇,又不能说三少已婚,只道:“三少送顾小姐回去的。”

汤乔这才明白了自己这是实至名归的鸠占鹊巢,偌大的别墅就剩她了。

显然是不太高兴的,但白嫂无暇顾及这么多,转身作势出去了。

身后的小女孩却又问了句:“三少经常这样让其他女孩住进来么?”

这也是白嫂纳闷的地方,这别墅里除了北云家二小姐来过一次,就只有太太一个女性进得来。

这位汤小姐看起来是有用处,不然三少不会这样。

虽然觉得这女娃子心术不正,可白嫂还记得三少说过好生招待,也不能坏了三少什么事把女孩子惹急了。

话语里该平铺的平铺,该下坑的下坑,道:“那倒不是,汤小姐还是第一个例外住在三少客房的外人,这个客房也就那位于影后用过。”

这话也是没错的,太太又不是外人,那汤乔就是第一个入住的。

果然汤乔听完笑起来:她是第一个例外!

还说没了爸能找出汤岸替他办事?原来都是表面话!

白嫂见她这样,欠了欠身,“汤小姐早点休息。”

汤乔点了头,转身看着所在的房间,于馥儿用过?

看来他们的关系真是亲密呢!不过没关系,那都是过去式。

抬手把头发散下来,看了看发梢的颜色,是和于馥儿一模一样的浅棕色,连波浪卷都是复制过来,她花了好些力气的。

现在看来,也没必要。

…。

宫池奕亲自开车,车走得很稳,身旁是正酣睡的吻安。

大概是累极了,座椅放平了睡和床上没感觉哪里有差,甚至把她从香堤岸抱出来到现在她都没醒过。

尤记得刚认识时,她就算喝醉了也不会安心在他身边睡着,一定会保持着最后一线的警惕。

这算不算一种进步?好歹她对他的戒心没那么强了。

等红灯,男人略微侧首目光落在她身上,薄唇淡然抿着,又似乎带了些温和。

车子驶进北云晚居住的小区,上一次撞了小区公物,这一次他哪怕是闭着眼都能把路摸熟,找了近路停在公寓前。

凌晨的夜十分寂静。

宫池奕坐在车里,没有立即下去,一手还搭在方向盘上,身躯略微侧过去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眉宇间深深浅浅的思绪。

给薛音做个手术都必须瞒天过海,不透风声,她面世必然是一场轩然大波,他知道是一个不太明智的决定。

可他想给她这份礼物,让她知道这世上并非她孤身一人。

下了车,他甚至都没关车门,以免惊到她。

转到另一边开门,俯身半个身子躺进去,手刚伸过去,她吴侬软语的转了个身,正好对上他。

一双眸子迷糊的睁了两秒望着他。

宫池奕居然可笑的紧张了,自顾笑了笑,见她又睡过去了成才把她从车上抱下来。

好久没能抱她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瘦了轻了,但走到公寓门口的小短路他很是享受,步伐沉稳而徐缓。

总算走到门口,他正考虑着该怎样把门打开,一低头发现怀里的人真静静半阖眸的状态望着他。

宫池奕低眉,索性问:“站会儿,我开门?”

吻安没动静,又闭上眼,浅声道:“密码我生日。”

为了避免上次忘记钥匙的事再发生,她换了电子锁,原本该是晚晚密码,顺口设了自己的。

幸好,他知道她的生日。

进了她的卧室,她似乎又睡得沉了。

男人放轻了动作帮她把衣服都褪掉,没再折腾着给她穿睡衣。

在床边站了会儿,他去了客厅,在沙发落座。

修长双腿交叠,透着夜里不一样的性感,拿了烟灰缸,看起来只是很专注、很认真的抽一支烟。

许久,伴随着烟头闪闪灭灭的光圈,男人终于将手机握在掌心里。

知道墨尔本时什么时间,所以没有打电话,只是给余歌发了短讯。

可发过去每两秒,那边却拨了回来。

他倚回沙发,夹着烟的手臂搭在沙发沿,薄唇幽淡,“这么晚不睡?”

余歌似是笑了笑,“你不也没睡么?”而后问:“顾小姐已经回去了,你怎么还有空大晚上找我?”

宫池奕曲起手臂吸了一口烟,听到了她那头的动静,眉头微动,“在喝酒?”

“没有啊。”余歌否认,“医者不碰酒,你不知道?”

他只扯了扯嘴角,转了话题,“准备把你哥交给别人,或者他既然情况稳定了,就转回来,我需要你一周之后回敦伦。”

余歌安静了会儿,“这么快?各方面人员都安排好了?”

男人只“嗯”了一声,“一周后看情况。”

余歌很是担忧,“她一直以来不同意手术,就算把界内顶尖人手都聚集了,丑姐也不一定点头,她虽然眼睛看不见,可警惕性比谁都高,医术也不比谁差,能让她配合?”

宫池奕身体略微前倾,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走到窗户边。

一手开了窗户散着风,薄唇语调低沉,“没打算征得她意见。”

这事从头到尾,他就没跟她提过,因为知道她不会点头,甚至保不齐会发火。

余歌张了张嘴,学着丑姐说了句:“果然你还是翅膀硬了。”

宫池奕薄唇弯了弯,随口问了句:“跟东里怎么样了?”

她抿唇,“没怎么样。”

男人轻轻扯动嘴角,“想做什么抓紧的,过段时间公里大概是没时间闲着,除了自己家的事务,一定会为安安奔波。”

世人都知道,只要顾吻安有事,鞍前马后的人里边,少不了他东里智子。

余歌终于皱起眉,“顾小姐会出什么事?”

宫池奕侧身倚在窗户边,“不是你给我发的照片,自己不清楚用意?”

她把擦好的酒杯放回去,笑了笑,“我给你发照片就是为了让你心里不舒服,你们不是在吵架么?好让你哄哄顾小姐而已,你以为?”

他深眸垂落,浅色衬衫袖口一抹暗红色的东西让他眉头蹙了蹙,又以为是抱她时沾了口红。

“哄?”男人薄唇微动。

他倒是想哄,浑身解数、不计付出怎么哄都行,那也得有人愿意被哄着,不是么?

余歌想了会儿,神情定了定,“别告诉我,跟你大哥有关。”

他们宫池家虽说看起来每个儿子都糟点不少,可个个也都外宽内深,哪有简单的人物?

老大这些年拖着病体着实也没少笼络人心,到现在就算大局已定,也依旧有着他的计划。

“他想干什么?”余歌皱着眉,“再怎样也不至于手段低劣得让人勾引顾吻安?”

顾吻安对三少多重要,宫池家上下都知道,但宫池枭应该还没俗到如此地步吧?动一个女人来让三少阵脚大乱?

他只说了句:“和族内协议有关”,之后有片刻没搭腔,低眉继续看着袖子上的印迹,眉头一点点皱得紧了。

蓦地,余歌听他问了句:“她在那边还遇到什么事了,身上有伤?”

余歌不明所以,“没有啊,一共就过来了几天,出去游玩时间也不算多,偶遇的就那么一个摄影师跟她兴致相投……”

话说到这里,男人忽而沉沉一句:“挂了。”

之后便是一片盲音,留下余歌一脸莫名。

卧室里。

宫池奕怕惊到她,又显得神色交集,倾身撑在床边,伸手慢慢掀了被子一角,在她身上查看了个遍。

又将她翻了个身。

终究还是把他弄醒了。

吻安这一觉睡得真是煎熬,困极了,又没过会儿总觉得有动静。

这会儿面色不善的盯着悬在身上的人,不得不误会他的意图,尤其在某些方面,他确实是挺禽兽的。

男人薄唇微抿,手臂已经撑在她身侧,试探着抬手抚了抚她的脸,“你身上是不是有伤?”

她没答话,也许是眼睛醒了脑子没醒,茫然的看了他一会儿。

“嗯?”喉咙里的问声很沉,宫池奕眉心紧了紧,俯首吻了吻她,不让她再睡过去,“说话,哪不舒服?”

吻安想躲掉他的吻,但是心里想着,面上没使出力气,也就只看着他,过了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柔眉微微蹙着。

回来之前她身上来事了。

宫池奕听她咕哝着说完了,一张峻脸没了反应。

就那么盯着她看了会儿,似乎是有那么点尴尬的,可薄唇抿着,五官冷硬,也看不出什么。

半晌,才见他薄唇动了动,“你睡。”

话是说着,也把她抱了起来,去卫生间。

她身上已经被他脱得只剩一套内衣裤,淡粉色的小裤裤早就染了深红。

这种事,谁也不可能毫无异色的让人帮忙,吻安虽然没醒,伸手软软的力道挡了他,不想让他帮忙。

可男人一个幽冷的眼神落下来,把她的手拿开了。

那晚他折腾了很久,因为从未遇到过这种事。

给她找合适的新内裤,又找卫生棉,又帮她清理干净。

吻安不知道他会不会恶心,反正没见他有什么表情,从头到尾也没说过一句话,也许是怕她尴尬。

后来她干脆睡过去了,这样一来,谁也不用难为情。

不知道怎么回到床上的,此后终于一路好眠,没再被打搅。

…。

清晨醒来,有一点点阳光从窗帘外透进来,空气里有着清新的味道。

她闭着眼挪了挪位置,身旁很温暖。

指尖动了动,终于启开双眸。

男人躺在身侧,似乎睡得很沉,眉宇对着她,没有表情显得几分凉薄,也染着一点点疲惫。

她没动,只是看了会儿。

但他也醒了,星眸缓缓睁开,眸底映着她的样子。

“再睡会儿。”片刻,他沉声,但自己却坐了起来,把她那边的被子压了压。

没有像从前一样的晨间吻,也没有早上的运动,只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就干脆下床洗漱去了。

吻安侧躺着看着他进了洗漱室,然后出来又出了卧室。

好一会儿,她才似乎动了动嘴角,是怕他缱绻一些她就缠着他闹么?

她已经睡不着了,又习惯躺着刷会儿手机。

有目的性的逛了一圈,没看到关于她的坏新闻,也没有收到电影方面的坏消息。

稍微安了心。

她从卧室出去时,脸上是清淡的。

正好宫池奕从厨房出来,把早餐放在桌上,看了她,“过来坐下。”

吻安不会推辞,因为她饿了。

四十来分钟,他倒是做得挺丰盛,厨房里似乎还有,因为他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先咬了一口煎蛋,她略微低眉,不评价味道也不说谢,只自顾优雅的吃着。

余光里见他一直站在桌边。

这才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的,“怎么了?”

宫池奕没说什么,颔首让她继续吃。

片刻才沉声道:“今天去医院,下午过去。”

吻安眉头轻蹙,起先没说什么。

宫池奕以为她这是同意了,转身往厨房去把他的那份端出来。

可桌边的她放下餐具,语调依旧淡淡的,“不用,我没怀。”

男人步伐顿了顿,侧过身,目光隔着距离落在她身上。

见她抿了一口温牛奶,又抬头看了时间,道:“我下午就走,电影的事很急。”

他依旧立在原地,眉峰几不可闻的拢起,沉声:“已经约好了医生。”

吻安放下牛奶,看了他,语调里透着几分不在意,“推掉就好了,我说了我没怀,没什么好查的。”

宫池奕没言语。

吻安把视线收回来,又端了牛奶。

正好听他没有起伏的低沉,“没人要查你怀没怀,我很清楚。”

她脑子里不期然映入几幅昨晚的画面,显然她起来这么久,已经把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猛然想起来,尴尬随之而起,喝着牛奶的手动作幅度失了控制,倾倒过猛,几乎浸了她整个上唇。

呛了一口,急忙局促的放下杯子。

期间他不容商量的命令了一句:“必须去,出差推后。”

彼时她已经呛到了,也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

呛得不是很厉害,她换了一杯水猛喝了两口,缓下来,转头发现他疾步走来,见她缓了才顿住。

吻安看了他,目光就正好看到了他微卷的袖子也没能遮盖的某个暗红色印记。

目光闪了闪,大概是猜到了那是什么,脸色越见彤红。

侧过脸没再看他,也尽量淡着语调,“我出差回来再说也一样。”

宫池奕站在那儿,剑眉轻蹙,却不见得心情多糟糕。

今天天气很好,一早醒来就有阳光,北云晚很会挑公寓,餐厅里洒着一缕缕的明媚。

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彤红几乎蔓延到耳根,映在朝阳下娇艳欲滴。

他从不觉得顾吻安脸皮薄,甚至总戴着一层面具,更不曾见过她这么真实羞赧。

吻安见他不说话,看不清他的情绪,只是立在那儿盯着她。

只放下餐具,“我吃完了。”

堪堪从桌边起身,隐约觉得他的气息靠近。

不是隐约,她转过脸,男人一步一步迈着步子朝她走过来,步调似乎有着越来越急的趋势。

目的性很强,可她不清楚他要做什么。

总不至于因为她不去医院而大发雷霆,他们现在的关系应该不会让他这样。

她退了退。

而宫池奕最后两步虽然迈得大,也缓了缓,长腿稳稳立在她面前。

在她恍惚间,男人干燥的掌心已经握了她的脸,拇指朝她唇畔拂来。

吻安几乎是保持着后退的趋势,没有看他。

只是低眉,抬手要自己擦掉可能刚刚沾了不少的牛奶,曲到一半的手臂却被她截住,扣握。

总能感觉他看她的目光带着温度,不断不断在她脸上徘徊,最终牢牢锁在她柔唇畔。

吻安只将将抬眸想说点什么打断,他已然俯首吻下来。

吻得密密实实,悱恻又隐忍,勾吻缠绵夺走许久没碰的甜美,连带着她不小心沾染的牛奶一并攫取得干干净净。

跟戒不掉她一样,宫池奕这辈子怕是戒不掉吻她这件事了。

呼吸变得滚烫之前,薄唇微动,低哑而模糊,“必须去医院。”

好像她不答应就逃不开他了,吻安说不了话,勉强点了一下头,他才稍微有了退出的趋势。

正好展北来敲门,打破了她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的气氛。

淡然从他臂弯退出来,转身走过去抽了餐巾纸,又想起来,她沾了再多牛奶也被他吻干净了。

吻安走出餐厅时,脸上早没了异样。见展北把一套新衣服递到宫池奕手上。

男人问了句:“汤乔送走了?”

展北回:“白嫂说还没起床。”

宫池奕没再问,颔首让他出去了。

吻安又一次看了他身上的衬衫,除了袖子上的污渍,也看不出是昨天穿的,倒也能显出他的疲惫。

以及疲惫之下的迷人。

走过去,她道:“洗干净了我给你送回去。”

宫池奕倒也配合,直接在玄关就抬手解了衬衫纽扣,利落的褪下来递到她手上,转手换上新的。

见他毫无避讳的又要换长裤,吻安总算皱了一下眉,看了他。

男人一脸泰然,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皮带扣的声响从他性感的指尖传出,吻安神色微僵,终于转身回了卧室。

他可以忍着穿沾了污渍的衬衫给她做饭,但却忍不了半秒钟穿着昨天的衣服吃今天的早餐。

换完衣服,用完早餐,整个人才显出该有的神采。

一整套衣服送到她面前,沉声:“洗完送回来,我不在就打电话。”

等她回来,也许他还在出差。

吻安没说什么。

去放了衣服,听到他在身后说:“汤乔是汤岸的女儿,我最近要用到汤岸。”

所以任着某些绯闻,也不会太为难那个小女孩。

这是很直接的解释了。

她转身走回来,笑意清浅到归于无,“好像跟我无关。”

他一手系着袖口,薄唇淡然,“不是你提醒我跟别人保持距离,免得被你分家产?”

吻安抿了唇。

下午三点刚过,宫池奕载着她去医院。

他对她也比以前冷静了很多,估计真是怕激得她又闹离?她已经开始习惯彼此之间的这种气氛,一路安静的看着窗外。

直到电话响起。

从她改用英文交流,以及谈话的内容,宫池奕也能猜个大概。

“国外认识的新朋友?”他薄唇微动,听不出什么意味。

吻安坦然点头,“嗯。”

之后没了下文。

她以为,宫池奕会说离这种偶遇远一点,结果他没有。

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从后座看了他,好一会儿,问了句:“如果我跟别人发展,你是不是也不会阻拦?”

男人从后视镜看过来,薄唇一碰,“不会。”

见她柔眉蹙起,一直蹙着。

好久才出声:“那为什么还拖着?”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他解了安全带,转过身,冷魅的五官一片阴暗,“不阻拦你,可你会永远失去那个男性朋友。”

语毕,他转身下车,给她开门。

方才的阴暗只剩淡淡的深沉,牵着她稳步往医院里走。

这个时间,医院人流很大,可约好的医生在专门等着他们过去,见到宫池奕时恭敬的笑着,又看了顾吻安。

“是最近又吃过药?”进去之后,医生这么问。

吻安自己都不知道宫池奕到底要她检查什么。

但是医生这么问,她也就微蹙眉,“避孕药么?”

然后点头。

医生看她这么满不在意的,也就皱了一下眉,“顾小姐,上一次就特别叮嘱的,不能再吃那个药了。”

吻安笑了笑,“没什么,就是吐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好了。”

医生眉头没松,又笃定的看着她,“月经时间紊乱了吧?”

她点了点头,“推后了很多。”

意料之内的。

后来医生给她查了好几个项目,她不懂,也不问,因为觉得自己的身体并没有问题。

整个流程下来,差不多五点半了。

医生是当着她和宫池奕的面做的嘱咐,“这药对顾小姐身体伤害很大,绝对不能再碰了,严重起来影响日后生育的……当然,目前看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月例可能需要几次才能调整过来,如果还没正常,之后一定要再来检查,尤其以后备孕之前要勤来,我随时都能给顾小姐看诊。”

病例和检查结果,都给了宫池奕。

出了医院,吻安没说话。

但她脑子里还是医生的话。

会影响生育?

走到车子边看了他,倒也略微的笑意,“难怪急着让我做检查,是怕以后我嫁给被人不能生育,你会一辈子背负毁了我的愧疚?”

以后嫁人?

男人薄唇淡淡的抿着,把病例和检查结果都放好。

目光深暗的看向她,“我宫池奕要过的女人,恐怕没人敢要了。”

吻安笑了笑,“那也还是你毁了我,你要没碰过我,总有人要的。”

说罢,她抬手撩了长发,温温凉凉,“要不,我折回去顺便把膜也补上吧?”

他脸色沉了沉,“上车。”

她没有要跟他走的意思,只看了时间,“我要去机场,不顺路。”

男人绕过车头来到她跟前,低眉看着她眸底染着的沁冷,知道她这会儿阴阳怪调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我没告诉你吃药有多严重,是不想让你有心理负担。”他沉沉的语调。

吻安笑着,“所以你那晚为什么碰我?”

笑意逐渐落下去,“明知道你没吃药你还碰我!”

而且还是她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趁人之危。

如果他说现在就想要个孩子,她会是什么反应?

宫池奕还没开口,吻安退了一步,“算了。”

这种事也不是谁一个人的错。

略微深呼吸,她已经淡去情绪,“今天大概是来不及了,你去家里帮我拿几件衣服,我回公寓等着。”

男人看了她片刻,还是那一句:“上车。”

结果他把她送回了公寓,让她收拾东西,然后去香堤岸,拿了衣服直接去机场。

车子停在门口,吻安进去时目光扫了一眼信箱。

皱了皱眉,忽然想到了什么,转了脚步。

果然,信箱里有信件,虽然没有对方的地址,她却笃定那是晚晚寄给她的。

居然寄到这里了,而她还跟宫池奕要了数遍。

身后跟着的男人眸色淡淡,双手别在兜里看着她匆匆进屋就开始拆信件。

等她读完,今天大概是真的不用去机场了。

吻安坐在沙发上,每个字都读得很仔细,读到一半似乎才发觉哪里不一样。

因为那显然不是晚晚的自己,连口吻也属于第三者的。

信的最后说:“她重病,能不能挺过去不清楚,听闻和你关系最好,若日后有需要,将会派人去接你来陪晚晚。”

很显然,晚晚是真的找到父母了!

那语调,轻轻松松的说会派人来接她去陪晚晚,直接忽略了她的身份,以及接她可能触碰到的所有人:宫池奕、旧派等等。

所以,必然是传闻里早就去世的沐老先生了。

宫池奕站在窗户边都能感觉到看完信的女人掩不住的激动。

“说什么了?”男人低低的启唇,问了一句。

实则也没指望她回答。

但人逢喜事精神爽,吻安看过去,眸子微微弯着,“晚晚找到沐老先生了!所以她不会有事的。”

宫池奕低眉看着她这会儿的神采。

总觉得嫉妒。

倒也喉结冷声“嗯”了一句。

只听她继续道:“老先生说以后可能接我过去陪晚晚,晚晚病了,康复期找我陪着是最好的。”

这话终于让宫池奕眉头轻轻蹙起。

接她过去?

“时间。”他薄唇冷然。

吻安摇头,“不清楚。”又认真起来,“所以我现在要尽快把自己的事处理完。”

宫池奕站在那儿看了她好一会儿。

“你的电影出事,也不过是旧派挑事的小把戏,理不理会都是一个结果。”

她仔仔细细收着信件,神色变得很认真,透着对待事业的严肃,“电影是我拍的,但是全剧组的心血,我可以不理会,一帮人却会要受牵连。”

他眉峰略微蹙着,“推后再说也不行?等我抽空陪你过去处理。”

她笑了笑,“我没理由靠你。”略微转过角度,“我现在一共能做的事,就两件,电影、和跟你离婚,总要有事做的,你不让我理会电影,难道让我做另一件?”

宫池奕冷眼抿唇。

吻安索性整个人从沙发转过去,看着他,很认真,“我们或许是真的不适合,至少身份冲突,因为我,你会不断受到旧派的打击,何苦呢?”

他脸色沉了沉,“别再跟我谈这件事,除非你想我做点什么。”

她抿了抿唇,“……”

巧在每次气氛不太好,总有人敲门。

只是这次不是展北。

“是顾小姐么?”来人一身板正的工作服,脸色略微肃穆,等着她的答复。

宫池奕从身后缓步迈过来,看到门外站的人是鲁旌就已经知道什么事了,浓眉轻挑,不打算理会。

吻安却见门口的人对着她身后恭敬的欠了欠身。

她皱起眉,转过头,男人已经转了脚步往回走。

她看了来人,“我是顾吻安,有事?”

来人这才把东西都拿出来。

吻安只得一一接着,“这什么?”

那人才一脸严肃的交待:“这是您的待遇,封爵之后赐荣京房产,相关证件都在里头了。”

说着,那人将钥匙递上去,道:“沐先生亲自交待要送到您手里,因为本儿刚下来,错过了您去荣京的时间,不过您大概还得跑一趟去复命。”

吻安皱了眉,“我有事得出差。”

那人笑着,不无揶揄,“什么事还能上荣京见沐先生重要?这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待遇,您好歹得回个谢的。”

她就不是那个圈子的人,跟政界的人打交道实在压力不小。

轻蹙眉,也点了点头,勉强一笑,“好。”

鲁旌倒也提前给她打了预防针,“目前国内您和沐夫人同样特殊,御编翻译只有沐夫人,女爵只有您一个,所以,估计沐先生会有些事务下发到您手里。”

吻安彻底拧了眉,回头看了宫池奕。

她一个娱乐圈导演,不过一个功绩,一跃上了政治榜单,享受福利待遇她可以,可她并不懂得怎么去操作政务。

鲁旌也不打算进去,办完事欠身离开。

宫池奕倚在窗户边,看着鲁旌的车走了,回头见她皱眉进屋。

他嗓音淡淡,“娱乐圈很多事也和政务挂钩,没多难。”

不会真让她看什么政治文件,两个圈子交集的事务而已,她自然是最懂得如何处理的。

没多难?

吻安放下那些东西,柔唇轻扯,“嘴皮子动一动谁不会?”

他只略微挑眉,知道第一步总会很难,可他不后悔这么安排。

从上一次她撑着胆子替他做事开始,他就想过让她不单单只是一个导演,至少手里有些权力,不至于轻易被人所伤。

只是这转换会来得有些困难,好在她有那份聪慧,也够那份胆量。

靠在沙发上,吻安皱着眉,“旧派一旦知道我要干政,恐怕坐不住了。”

男人依旧漫不经心的目光,语调淡淡,“你去的是荣京,授权给你的是沐寒声。”

旧派总要忌惮沐寒声的。

这也是宫池奕将开启她政治生涯的事,假借沐寒声之手的原因。

“什么时候上去?”他又问。

吻安摇头。

她是真的不想去,但又不得不去,总不能驳了沐寒声的面子。

宫池奕没逼她,也不急着离开,甚至晚餐也给她做好。

桌上,她看了他,“你应该可以帮我适当婉拒?”

她是做什么的料,他最清楚。

可男人深眸微抬,“我和沐寒声感情再好,可这并非私事。”

帮不了。

吻安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没什么胃口了。

宫池奕个人做坐在餐桌边,看着她进了卧室。

转手拿了手机,电话拨通,他的目光悠淡看向窗外,“想办法帮我把她留在荣京,她现在出去,只会喂到别人嘴里。”

沐寒声略微挑眉,“还不够帮?准备了厚厚一摞文件,总不能帮你把她绑了?”

宫池奕薄唇微抿,“她若真倔起来,绑都不定绑得住。”

当初都能当着他的面跟郁景庭跑华盛顿去。

挂掉电话,他依旧有条不紊的继续着一个人的晚餐。

靳南那边终于有消息传来。

“人回来了?”男人捏着手机,从桌边起身。

靳南低低的声音,“出来了,不过,听那边的人说是看在太太的份上,我们的人出岛了,梁冰被扣下了。”

太太从小长在顾家,这几年顾家出事越是落魄,南岸荒岛的人却的的确确说看到顾吻安的份上才放了三少的人离开。

梁冰已经没了人样,依旧没放了她。

宫池奕沉稳的步子顿了顿。

沐老果然在那儿?

想到了沐老的信件,说以后会把安安接过去,他这是爱女心切,连同北云晚的密友也当女儿了?

他继续往外走,沉吟许久,道:“别再去打扰岛上的人。”

又道:“把聿峥请回来,我需要人手。”

薛音一旦手术,他走不开,外头却会是一场风雨,幸好,他已经把安安做好安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