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仗着她喜欢/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从卧室出来时看到他还在餐桌边,吃得慢条斯理,并没有要回香堤岸的意思。

她走过去,神情淡然,“如果今晚来不及,明天我去荣京之前把打包好的衣服送过来。”

宫池奕从桌边看过来,见她换了一身衣服,眉峰轻蹙,“要出去?”

吻安似是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转身去拿了自己的包,的确是要出去的样子。

但她走过来时,男人已经在门口立着,“去哪,我送。”

她只笑了笑,“不用,麻烦你回去弄好我要的衣服就可以。”

宫池奕伸出手臂,横过去占了门把手。

吻安没处下手,只得抬头看了他。

“是打算以后都不再跟我踏进香堤岸了?”她几次说要衣服,都说让他打包了送出来。

她只抬手看了时间。

男人眸眼低垂,几分思量,“因为汤乔?”

吻安试图让他让开,“我很赶,临时约的局,现在必须出门。”

他听而不闻,并不关心她的局有多着急,“这么说,以后也不会再住进去了?”

她终究是没办法越过去,笑了笑,“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跟你住回去?”

男人薄唇笃定,“我说过了,娶你的人,只能是我。”

只是现在事情太多,他也不想强人所难,更不想在纷纷乱乱中让她不安心。

但结局一定只会有那么一个。

吻安略微抬眸,眉眼带着极其浅淡的笑意,一定要听回答了?

从她看到那个女孩的第一眼就不喜欢,这是事实,但她没想怎么介意,因为或许这些跟她没多大关系了,他的私生活而已。

听不到她的回答,他伸手勾了她的脸,好清楚看到她的所有表情。

吻安不喜欢这个动作,像是他掌控了一切。

可侧首之际又被他握了下巴,不能避开他俯瞰的视线。

终于恢复她该有的语调,“也许我无所谓,可宫先生动不动就要吻,别人吃过的东西我还咽下去,你不嫌吻着恶心么?”

本来是很简单的一句拒绝,她却结结实实的一个打比方,达到了极其恶心的程度。

宫池奕知道她一向这么说话,倒也怔了怔。

抚着她的下巴的指腹磨了磨,薄唇微动,“那就把整套房送给她了?”

恶心的不止她一个人,他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所以昨晚那么晚也带着她回到这个小公寓了。

吻安看着他,“随你便。”

语调也显得很随便。

但谁都知道香堤岸是宫池奕当初花了很多心思给自己建造的堡垒,他没有其他地方的私人住宅,就那么一处极致完美的住所。

见她这样满不在意的态度,男人眉峰微微捻起,沉声不疾不徐,“给汤乔送一座住宅这么大的事,媒体总要报道的,你帮我挑个理由?”

她就那么看着他,柔眉越来越紧。

却听他继续着,沉缓的语调都是散漫,“包养?或者新欢?似乎手笔都太大了……”

吻安觉得可笑,眸子里都是温凉。

却道:“觉得手笔太大亏了,不妨现在抓紧时间回去睡回来,那么年轻的女孩,一晚也不亏了?”

宫池奕垂眸,望着她,捏着她下巴的指尖不自觉的收紧,脸上却一派风平浪静。

安静着,又唇畔轻启,沉声:“好主意。”

“你能别恶心我么?”吻安终于从他手里解脱自己的下巴。

被他捏得有些红,柔唇抿得紧了紧,反手要去开门。

男人的五指很有力,纹丝不动的霸着地方。

在她转过身干脆把所有力气都用在开门时,下一瞬就被他翻转回来,五官俯低。

“你吃醋?”低低的嗓音很笃定,目光落在她温冷的脸上。

她第一趟去了看到汤乔就不舒服了,撑到现在没提过半个字,一副风轻云淡。

吻安现在不想跟他探讨这个问题,语调变得有些硬,“我要出去。”

握了她费力扳弄的手,男人低眉,神色微凝,会显得沉重,也让人有深情的错觉。

她看不得这样的神情。

撇开脸,想从他面前离开。

他不准,恍惚间已经压下薄唇吻了她,她再挣扎也如数禁锢,反剪双手将她压在门边。

激烈的纠缠间,也能听到他低低的的嗓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吻你么?”

她紧紧阖眸,根本不理会。

“因为总是说不过你。”男人薄唇若即若离,低眉,“或者留不住你。”

男人总归力气是优势,只好用上了,效果最直接。

吻安自嘲的笑了笑,“宫先生巧舌如簧,怎么会说不过?甚至做什么事都早已布局好,有什么可说的?”

没什么可说的。

所以他也不打算说什么,继续那个吻,在她终于一口咬下来时退了出来,“只有吻你时,我巧舌如簧。”

所以他把这个评价进行到底,在她依旧不放弃的挣扎中举高她的手压在门板,越是深入的纠缠。

一个吻从门口回到了卧室。

她终于找到一点空隙,死死抓住他的手。

男人似乎猛然想起了她现在身体不方便。

没有再强势,只低眉盯着她。

“放心。”他道:“你好歹是我从柯锦严手里硬抢来的,不会再复制出轨这类的行径伤你。”

薄唇扯了扯,“包括身体。”

所以,他也不会去碰别人,更别说汤乔那样,他压根不当女人看的对象。

翻身从她上面下来,坐在床边,嗓音很低,“明天送你去荣京,衣服让白嫂送出来。”

她在床上侧过身,往另一边下床,没说话就出了卧室。

宫池奕没去送她赴局,在床边坐了会儿,给桑赫打了电话,“她是不是去见你了?”

桑赫点头,笑着,“三少料事如神啊?”

然后才道:“我负责接送顾导,您放心吧!”

一边挂掉电话,宫池奕已经出了公寓,走到车子边顿了脚步,斟酌小片刻后才把电话重新捏在手里。

“汤总。”他已经倚在驾驶位,语调听起来只有淡淡的笃沉,“方便见个面?”

汤岸在那头呵呵一笑,“三少有需要,必然赴汤蹈火,可汤某最近不在国内啊。”

男人薄唇略微扯了一下,只一句:“帝享堂,来了报我的名。”

好像笃定了对方一定会来。

汤岸皱着眉,看着挂掉的电话皱了眉,又给自己的女儿打过去,“不是让你告诉宫池奕说我不在仓城么?”

汤乔正拧眉坐在空荡荡的香堤岸,“我本来就这么说的!”

末了,又不无气愤,没了平日里的乖巧,“爸爸,你确定宫池奕是个正常男人么?”

从她进来开始,就见了一面,到现在没再见人。

只要是个男人,这种便宜为什么不占?何况占得理所应当,应为他必定会帮百捷跻身荣京商会的。

汤岸想了会儿也不觉得自己哪里露馅,拧眉叹了口气,“你先别管那么多,继续做你的就行了!能靠多近就多近,吃准了他,汤家一辈子富贵不愁!”

挂掉电话,汤岸在原地走了个来回。

想了想,只能赴约,别管宫池奕到底怎么知道他本人就在仓城。

匆匆到了帝享堂外,到前台问了句:“三少在哪个房间?”

前台都不用查房号,直接带着他往前走。

吻安亲自来换酒,目光扫过,见了侍者带着往前走的汤岸。

柔眉微蹙。

汤岸和宫池奕的暧昧交易穿得沸沸扬扬,她不可能不认识这号人物,既然他出现在这里,宫池奕也在?

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吻安扯唇嘲讽一笑,倒真是积极。

到了前台,吻安看了侍者,“麻烦看看我在这里存的酒单。”

她记不清,也懒得想,但今晚临时约了国影委员长,总不能怠慢。

侍者看了看单子,又看她,在帝享堂上班,什么人都能见到,不过很少近距离接触,毕竟大人物不会亲自跑到前台来。

所以难免多了几分经验,甭管平时顾吻安的绯闻多五花八门,至少她人是真的很美,服务态度也越是好,“顾小姐,您这单子里没有您要的酒,会所里现在没有库存,要不,您看看哪个朋友存没存?”

吻安抿唇,“看看宫池奕的。”

服务员略微为难,才道:“他今晚也在这里,我一会儿私下打个招呼就好,你办你的事。”

侍者犹豫了会儿,试着给宫池奕先打个电话,或者让人过去打个招呼,但是没有回应,只好先把事情办好。

吻安回了自己的包厢,桑赫看到那瓶酒时眼睛都亮了,“你真有啊?”

她只是笑了笑。

看了对面坐着的肖委员长,“不好意思,之前不知道您不喝那个牌子。”

肖委员长笑了笑,“酒不重要,何况……今晚这事,我还真不一定帮得上忙,顾小姐不必这么麻烦。”

吻安已经替他斟酒,语调清雅,“礼数自然还是要的!”

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主动敬酒。

她今晚知道肖委员长过来也是桑赫说的,约得很急,也知道对方还有别的事要忙,所以不打算浪费时间拐弯抹角。

“您还要忙,所以我就长话短说,开门见山了。”她放下酒杯。

桑赫只负责把人约过来,一向知道她平时看起来再怎么不正经,一旦真的专注于一件事,哪怕仅是只言片语,也透着说不清的迷人。

只听她道:“我的电影摄政这件事可大可小,但既然有人针对,大概没这么容易结束,您也知道能做出国门参与国际评比的影视本就很少,我是希望您能帮我力排众议,这不单单是我自己的荣誉。”

话是这么说,肖委员长比谁都希望国内的影片走向国际,最近国内影视萎靡,这样的机会极少极少了。

可……“顾小姐,政界里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十分清楚,但内阁的纠纷似乎一直没停过,顾家牵扯了政治立场背景,我听说你爷爷和父亲都属于旧派,后事叛变?……这很严重,弄不好,保了你一部影片,却会让内阁质疑荣京方面的立场问题。”

谁都知道沐寒声对旧派持有保留和压制态度,和整个旧派为敌,那就是把英方放在对立面,这可就上升到国际外交问题了。

吻安知道会这样,旧派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

可她真的就是躺着中枪之人。

“国内影评之初,没有这些质疑,我的奖杯还在家里,说明什么?”她并不急,言语有条不紊,“他们想从我身上找茬而已,您认识的国际影评委员应该不少,只要在影评时直接避免探讨这方面问题,不是很简单?”

只有旧派才会抓着顾家的历时不放,刻意在影评时牵扯出政治问题,别人如果不理也不至于多严重,不是么?

“你说的,倒也不是没道理。”肖委员长皱了皱眉。

吻安又敬了一杯,“这事只能麻烦您了!我原本也要出国一趟,现在临时有事必须去荣京。”

肖委员长本身就是荣京人,听到这里才笑了笑,喝了她敬的酒,道:“说来,荣京可没有和顾小姐一样优秀的导演,前一段还听顾小姐升了爵,恭喜了!”

吻安笑了笑,“比起封爵,我倒是更愿意进入您底下的国影协会。”

这事她在之前就留意过了,可是很难。

没想到肖委员长挑眉,“欢迎啊!顾小姐现在是娱乐圈领头人了,政界也有地位,入会可没那么难了,顺便帮我培养一帮年轻导演也不错,让我在国际上长长脸?”

这话多少是玩笑的,可吻安陪着笑,“您抬举我了!”

其实她有些后悔了,早该努力入会,这会儿自己的电影评选上还能出几分力。

一来二去,吻安敬了好几杯,一瓶酒已经差不多见底了。

但说实话,她还没想好怎么跟宫池奕说,毕竟他们关系尴尬,她也没什么可给他的。

送肖委员长出会所时,吻安同他握了握手,“等日后您回了荣京,我再登门谢您!”

他摆摆手,“为国争光的事,成了也不算我的功劳。”肖委员长笑了笑,又道:“不过,我女儿肖筱和你一般年纪,拿过几个奖杯,劝她转幕后很久了没有用!”

肖委员长显得很无奈,“说不定你去了,她能听你的,顾小姐收了她当徒弟也不错!”

吻安礼节性的笑着,“肖小姐好歹是影后了,可不能在我这儿委屈了!”

说着话,吻安亲自把他送走,看车子走了,才略微松了一口气。

笑意却没那么轻松。

桑赫站在身后,道:“你放心吧,这个肖委员长为人很不错,不是那些个尸位素餐的流派!”

吻安回身,浅笑,“很难才见到,今晚应该谢你。”

桑赫笑着搓搓手,蠢蠢欲动:“怎么谢?”

她往回走,似是而非的挑衅,“陪你一晚?”

桑赫立马摆手加摇头:“别别别!碰谁也不能碰你啊,三少一个眼神杀下来那可是寸草不生。”

说着笑着凑上去,“刚刚那酒,再来一瓶?”

说到酒,吻安皱眉,回头,“原瓶,灌满开水给你,算不算一瓶?”

“别介!”桑赫一脸无奈,“我很认真的,最近遇着一个不错的品酒师,一日不见心里闷得慌,又没什么借口找过去。”

吻安笑了,一手推了包厢的门,“不是不婚么?”

四十来岁了,一点都不着急,改主意了?

桑赫把照片拿出来。

吻安瞥了一眼,蜂腰肥臀,胸前够料,穿着COS服装,不过真真吸引人,却笑了笑,“碰过了?”

桑赫略微邪恶的一笑,点头,“夜店,吧台边就做了。”

那画面,想想都让人暴血,难怪让他惦记。

可是为什么仔细看看,吻安觉得有些眼熟呢?也说不上哪里熟。

坐回沙发,只一句:“酒是没有了,自己想办法。”

她拿了手机,试着给宫池奕打了个电话,打完招呼她就回去了,顺便提醒他把衣服给她打包了送过来。

但是电话没接通。

彼时,宫池奕倚在包厢里,伟岸的身体大刀阔斧的坐在沙发正中间,手臂搭在沙发沿,身边坐了几个女子。

笑笑闹闹的场面,谈正事看起来不好谈,却也好,因为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什么。

汤岸就是喜欢用女人办事,这是界内人尽皆知的了。

包厢里很热闹,宫池奕漫不经心的抿了酒,有侍者进来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他只眉峰微弄,没说什么,那人出去了。

抬手,宫池奕朝汤岸示意。

汤岸笑着坐了过去。

男人给汤岸倒了酒,在嘈杂的包厢里,简单的动作能让人觉得他整个人都是沉静的。

“汤总和黄老先生提过我说的事了?”他一边递酒过去,一边沉声淡淡的问。

汤岸一笑,“那是自然!百捷要进商会权靠三少,我办事自然也得跟上不是?”

说完也皱了皱眉,“不过,黄老邪虽然是我岳父,可那性子三少也知道,提是提了,他办不办就不清楚了,我尽量再逼他两把!”

宫池奕唇角弯了弯,没说话。

举杯碰了碰,看起来很真诚,“有劳汤总。”

喝了那一杯,宫池奕放下了杯子,“入会名单大概八月出,汤总不必太担心”

汤岸笑得合不拢嘴,自己的公司入会看来是板上钉钉了,“哪里哪里!”

事情到这里,谈得差不多了,男人抬手,看起来心情不错,双臂抬起就有女人直接凑到了他两侧。

他先是眉头挑了挑,问:“汤总请你们花了不少力气?”

女子笑着,“可不是,不过汤总可没给报酬啊,指着三少呢!可三少这一整晚都没动静,别是让姐妹们白来一趟吧?”

宫池奕手臂放下,虚搭着女人的肩,看了汤岸,“看表现!我点个节目?你们配合汤总,你们玩得高兴,我的酬劳少不了。”

一群人起起伏伏的迎合着,音乐里混杂着的满是娇笑声。

吻安打不通电话,在楼下等了会儿才让人带她去了宫池奕所在包厢。

只到门口,被守着的侍者拦住了。

“三少吩咐今晚不得有人打扰,您有事?”

她皱了皱眉,“他通宵么?”

那人挑眉,“不清楚,不过……看情况,距离结束还早,才刚到高氵朝的样子。”

吻安看了看时间,“我就打断两分钟……一分钟也行,或者你进去帮我带个话?”

侍者有些为难,也不确定顾吻安跟宫池奕的关系到底是哪一层,外边那些谣传毕竟有可信,也有不可信。

正说着,门开了。

女孩从里头出来,脸上红彤彤的,衣服也没穿整齐,不知道玩的什么,显然是一脸羞赧逃出来的。

一眼看到门口站着三个人,愣了一下,然后才转身快步往卫生间走。

吻安收回视线,目光自然往里看。

宫池奕手边呈现着左拥右抱,宽阔的臂膀完全敞开,嘴角有着几不可闻的弧度,看起来玩得正好。

她柔唇微抿,“不用了。”

沙发上的男人深眸扫过,正好见了门口的她,眼底暗了暗,蹙眉的时间,已经从沙发起身,“你们继续。”

后迈步往门口,尽量避着疯闹的女孩们。

吻安看了侍者,勉强笑了笑,语调听起来依旧是平静的,“确实才玩到高氵朝,就不打扰他了。”

她刚到电梯门口,宫池奕已经疾步追过来,止住她不断按楼层的手。

目光低垂,薄唇略微抿着,并没有太多表情。

吻安淡然,往旁边挪了一步,只能等着电梯到。

“等我两分钟。”他在身侧开了口,“我去拿外套,送你回去。”

她笑了笑,很淡,“不用,我打车,宫先生继续玩。”

宫池奕伸手去牵她,被避开了。

转手扣了她的手腕转过来了,垂眸:“需要解释么?”

吻安只是浅淡的笑着,“不用啊,知道你在办事,不是有事需要汤岸去做么?”

事实就是这样。

但宫池奕看她这样,不说欠妥,说却不知道说什么。

也没去拿外套,直接跟她一起进了电梯。

只有两个人的空间,吻安站在一侧,道:“我借了你一瓶酒,有机会的话以后还你,找不来就给你钱。”

他侧首,“侍者告诉我了。”又道:“跟我不必分这么清。”

吻安笑了笑,“还是清楚点好。”

电梯到了,她率先出去,没有理会他是什么样的表情,径直去了前台结账。

面前多了一张卡,男人沉声,“刷我的。”

她固执的把钱递过去,很清冷的看着服务员,“把卡还给他。”

见他也沉了脸,吻安看了他,淡淡的,“请了那么多女孩,你确定卡里的够结账?别一会儿自己尴尬,我也不喜欢刷别人的卡。”

很显然,满满的讽刺。

可宫池奕知道她情绪不爽,只薄唇微抿,不言。

服务员有些为难,还是把卡放在了宫池奕面前,然后用她的现金。

吻安拿了发票,“不用找零。”

转身往外走。

中途被身后的男人握了手,听他朝不远处的人沉声:“把车开过来。”

而后回过来低眉对着她:“很晚了,我送你。”

又想了想,“我今晚还睡你那儿。”

吻安笑了笑,“放着那么大一个香堤岸干什么?”

他抿唇看着她,“你希望我回去住?家里还有一位没请出去的情况下?”

她也只是浅笑,“要我家里有一位等着被睡的,我一定很乐意回去占便宜。”

宫池奕喉结微微滚动,平缓着略微的不悦,知道她现在没法理解他的作为,只看着她挣脱手要往马路边打车,再一次将她掳了回来。

沉声:“别闹了,明天上午送你去荣京,住一起也方便。”

她拧不过他,连手都抽不出来,“逼我去酒吧住?”笑了笑,“但是我那个房间最近被柯锦严占了,我问问今晚空不空。”

看起来,她真的要拿手机打酒吧的电话问问。

可手机刚拿出来,被男人劈手夺了过去。

车子刚好停在他们跟前,宫池奕扬手将她的手机扔到了车里,俯低视线,满是命令,“上车。”

吻安没动,只仰脸看了他。

男人闭了闭目,握着她的手腕将她塞进车里。

车子从会所门口离开,转眼消失在夜色里。

走出去一段,吻安竟也没说过一句话,一直安静的靠着后座,好一会儿才把车窗尽数打开。

夜风猛然往车子里灌,就算是这个季节也觉得冷了。

男人从后视镜看了她,薄唇微碰,“窗户关上。”

她听而不闻,侧脸迎着灌进来的风,“我鼻子娇贵,这样空气才新鲜,闻不到劣质香水味。”

宫池奕眉峰蹙了蹙。

他那个包厢那么一群女孩,香水味的确够刺鼻。

薄唇紧了紧,按下按钮把窗户关上了,只是没一会儿她又开了一面,道:“没开你的,不想让我换车就让我开着。”

他犟不过她,只能作罢,只是一路绷着五官。

不知道她身上干净了没有,今晚又是喝酒又是吹风。

回到公寓,她先下车,被他扔过的手机捏在手里,站在门口输了密码往里走,脱了鞋后习惯的又没穿鞋。

北云晚的这个小公寓除了卧室外都没有铺地毯。

宫池奕眉头蹙了蹙,在她身后压着声:“把鞋换上。”

她跟没听见似的,只背着他说了句:“沙发客厅随你挑,我回去休息,别打扰我。”

往卧室走。

在门口她被截住,抬眼就能看到男人沉着的脸,“怎么了?”

宫池奕低眉,答不上来。

片刻,才沉声,“能别跟我这么不冷不热的?有脾气就发,不生气就别阴阳怪调。”

吻安似是笑了笑,“我脾气一直都很好,说话不也一直这样?你要是听不惯,我没办法。”

他没机会开口,她已经转身回屋。

吻安洗了个澡,不知道他是怎么睡的,第二天她起来的很早,见他已经在客厅打电话了。

没一会儿展北把她的一部分衣服打包送了过来。

“不吃早餐了,现在就走。”她穿戴整齐,道。

男人盯着她看了会儿,终是没说什么,就这么顺着她。

一路北上荣京,车速开得比平时快一些,途中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话,几乎保持着昨晚的气氛。

吻安一到就有人等着了,引着她去了新住宅。

香樟墅,不错的地方,她喜欢空气里飘着的清香,属于大自然的味道。

一切安顿妥当的时间,宫池奕一直在旁边,只是薄唇一直抿着,从头到尾没开过口。

“我需要去哪儿办事,或者跟谁做交接么?”她问了先前来送房子钥匙的鲁旌。

鲁旌笑了笑,指了给她送过来的东西,“顾小姐就在您的别墅里办事,偶尔需要外出的话,会有人负责接送,包括出席一些会议,第一个月都会有人过来带您。”

她点了点头,听起来很轻松,还有人手把手教。

别墅里一切装饰都妥当,如果不是沐寒声赐下来,她会以为,这根本就是专门为她建造的。

连门口园子外侧的莲花池都是她喜欢的风格,倒跟香堤岸异曲同工。

所以她不需要担心这里缺什么,一切完备,厨房里的食材似乎都是有人新送来的,可惜她不会做饭。

从厨房走出来,见了宫池奕站在客厅入口的方向,目光落在她身上。

这一路,加上到现在,她一直对他视而不见,现在只剩两个人了,看不见也不行。

看了他,略微的笑意,很敷衍,“你可以回去了,也听到了,我最近只能在这里办事,没空理会别的了。”

她听到他之前就接了几个电话,想来也没空在她这儿耗。

“有什么事打给我。”听到他沉声道。

她随意点了一下头,往客厅里走,却被他扣了手腕,迫使她看着他。

“你一个人在荣京,有事打给我。”他又重复了一遍。

吻安终于笑了笑,“就算在仓城,好像我也是孤身一人?不一样么?”

她说的是事实,顾家只剩她了,她的朋友们也都不在仓城。

宫池奕低眉看了她一会儿,松了她的手腕,“我回仓城两天,有事要办,之后出差,会很久。”

会很久。

可她也只是点了头,没有看他。

看着她只点了个头往客厅走,宫池奕目光暗了暗。

吻安觉得他靠近时,几乎在转身之际,他已经到了身前,不由分说的吻。

看起来是从昨晚忍到今天的欲望和脾气,吮噬的吻纠缠着,声音低哑:“不喜你对我冷冰冰的模样。”

她退后不得,站立不稳,纠缠着的吻落进沙发里,依旧逃不开他密密麻麻的吻,一路狠吻拆开她的衣襟,滚烫的薄唇落在她胸口才终于停下来。

她被压进沙发里,眸眼望着他,“不是仗着我喜欢你,你早就半身不遂了。”

他低眉,唇畔很烫,语调却很沉,“仗着你喜欢,所以知道你狠不下心离婚,所以闹着离婚也忍不了想强吻、强要,我有什么办法?”

说的是足够理直气壮的。

她闭了闭目,往沙发另一边挪了挪,“把衣服我给弄好。”

他很配合,指尖不紧不慢,把自己扯开的衣襟整理好,甚至帮她调整好里边的文胸。

片刻,拨开她略微凌乱的发,“我走了。”

她没说话。

终于在他从沙发起身,转身之际,听到她几乎埋进沙发里的声音,问:“旧派最近在我身上挑事,除了我的电影,是不是跟你有关?”

男人脚步微顿,喉结微动,“嗯。”

转过来,看了她,“不是你而牵连的我,也不会威胁我在内阁的地位。”末了才道:“你在这里做你的事,不用管。”

她依旧窝在沙发里,听着他关门的声音,半晌才闭上眼。

应该很久才能见面了?应该高兴才对。

宫池奕在车上坐了会儿才缓缓掉头离开,一路回到仓城,几乎没有闲着,当晚便登门拜访了人称黄老邪的黄先生。

黄淼看到他突然到来,愣了一下,“……总裁?”

宫池奕把礼盒递给她,周身只有淡淡的深沉,“你外公在书房?”

黄淼愣神之余点了点头,“约好的。”

不约好的话外公可能不见人的。

宫池奕只沉声:“带我上去吧。”

黄淼习惯了在公司言听计从,直接点了头,然后放下礼盒把他带去了书房。

黄老见了宫池奕似乎也没惊讶。

等佣人上完茶,黄老才看了他,并没有任何积极的态度,“汤岸跟我提过,甚至淼淼也替你说了不少好话,你倒是把我家里人摸的清楚。”

宫池奕只薄唇微勾了一下,“这么大费周章,足以见得您不好请。”

老人冷哼了一声,不接受这抬举。

好一会儿,才看了他,“抹除一个人的平生痕迹,甚至要给她捏个身份这种事,我不做的。”

话已经说得十分直接。

宫池奕也不急,只笑了笑,“我早前接触过黄部长,就是在国藏馆待了五年的那位,如果不想麻烦,完全可以找他,但想了想,找您最合适,才能确保事后黄家不受牵连。”

黄老笑了,“薛音是什么人?你我都很清楚,连你自己都不去碰,何况是我?我不会碰她的事,也就没有事后牵连一说了。”

他倒是聪明,安安稳稳的身居首辅,绝不碰触旧派和新宿不能碰的界限,却要他黄老邪去弄?

宫池奕淡淡的抿了茶,放下茶盏,目光看过去,“我既然来找您,必定是有把握的。”

“您家丁稀落,唯一疼宠的应该就是黄淼了,她跟您说过在我手底下做事么?”

黄老眼神变了变,看着他,“你想对她做什么?”

他只略微勾唇,“做事一向磊落,不会做什么,但可以为她解决不少麻烦,麻烦这种事,现在没被挑出来不代表没发生,是不是?”

说罢,宫池奕起身,“我希望黄老好好考虑,等事情起了风声,我恐怕没时间再次拜访,事后为了让您不受牵连,也不会过来道谢,今晚就此谢过,您可以当我没来过。”

宫池奕下楼,黄淼略微皱眉的看着他,“这么快?”

男人只勾唇,“你外公喜欢言简意赅。”

黄淼笑了笑,“倒也是……我送您出去?”

宫池奕出了门,冷不丁的问了句:“我上次是不是说错了,汤岸是你姨父,不是舅舅?”

黄淼愣了一下,“……我不是有意瞒着您。”

男人摆摆手,“无碍。”

汤岸娶了黄淼母亲后抛弃,又娶了黄老小女儿,黄老当初几乎把女儿打死也没能阻止这件事,最后竟然放出汤岸是儿子,却逐出家门不让姓黄的幌子,完美保住了他黄老邪的脸面,界内也无人质疑,可见他对扭曲事实的功力。

这么爱面子又下得了手的人,宫池奕不找他还能找谁?

------题外话------

我只能说老宫的阴谋布局从来不会差,安安处理事情起来也是可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