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小心走火/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黄家出来,宫池奕把车速放得很慢,身躯倚在座位上,目光在夜里显得略微悠远,满是思量。

等车子到了北云晚公寓的小区外,他才后知后觉的扯了嘴角,自己有那么大一处房产竟然回不去,他算不算可怜之人?

她住这里,他能来,她不在好像也就没了独自居住的道理,毕竟是北云晚的地盘。

车子掉了个头往公司走。

这么晚,公司再有人加班也早就走了,他停好车,捏着钥匙步伐沉稳,不疾不徐的往里走。

单手别在兜里,到了门口又缓缓立住,开始漫不经心的吸烟。

大半夜,一个人站在公司门口如此悠闲,着实很怪异,他却一点也没觉得,悠然自得。

余歌的电话打过来时,男人低头看了一眼,不急不慢的接起来,“嗯。”

“我明天到达伦敦,你都安排好了?”余歌问。

他薄唇微抿,“你可以先去看看她,别说漏嘴。”

余歌微蹙眉,“要给她做手术,她自己总要知道的,你能瞒到什么时候?最近听我哥提到内阁又搞了一次普查,是不是冲着你来的?”

宫池奕嘴角轻轻扯动,“无碍。”

随即转手弹掉烟灰,索性捻灭,沉声:“我还要两三天才过得去,办点事。”

她点了点头,“知道。”

打完电话,宫池奕依旧在原地站了会儿,低头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后转身往公司里走。

一路只有应急灯,进了电梯到达他的办公室,这才给展北拨了过去。

“汤乔还在香堤岸?”他问。

展北声音很低,大概是从梦里被叫醒的,“嗯,明天我再试试……”

要说这个汤乔确实不好对付,别看表面乖巧娇弱,却是连展北上手要把她扔出去她都有本事继续折回来的人。

先前展北还以为汤乔在娇弱的形象上跟北云馥很像,这么一看,她可比北云馥难搞。

而展北的话没说完,男人低低的打断:“不用,我一早过去。”

展北一时间并不明白三少要做什么,又不能多问,“是。”

一整晚,宫池奕大半时间都在自己办公桌边,翻来覆去思量了不少事。

早上八点多他才从公司出去。

汤乔厚脸皮的在香堤岸住了两晚,终于再次看到了宫池奕,从客厅里快步到了门口迎接。

男人步伐稳健,看起来丝毫没有为她的行为不满,却也没有半分和颜悦色,目光淡淡的从她身上扫过。

白嫂提他准备了换穿的鞋,“三少回来了?”

宫池奕“嗯”了一声,换了鞋往客厅走,看了一眼摆设,没什么变化。

可见白嫂工作做得还不错,虽然多了个人,但除了那个客房,哪也没让汤乔碰。

白嫂转身继续去准备早餐,也是在早餐桌上,听到三少低沉平坦的嗓音:“一个人待在这儿不闷?”

话当然是对汤乔说的。

汤乔立刻朝他看去,笑着带了点撒娇的意味:“是有点闷,但是我没地方去,要不三少带我出去转转吧?”

男人手里的动作慢条斯理,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在她满是期待的目光里,好一会儿才薄唇微动,“也不是不行,但上午必须去公司,最近很忙。”

汤乔点着头,“没关系!我去公司等你,随便给我一本杂志就可以了,不会打搅你的。”

白嫂从餐桌退下去,眉头皱了一下。

不知道太太是去哪了,这样下去怎么感觉要出事呢?

三少走的时候白嫂还特意送到了门外,看着汤乔上了他的车,看了老半天。

…。

SUK大厦是很多人借口都要去路过一下的地方,汤乔下了车显得有些激动,“我第一次来呢!”

习惯性的伸手就要挽上男人手臂。

可宫池奕挺拔,步子迈得大,巧的就错开了,走了几步似乎才想起来跟了个人,回头看了她一眼,“我得开会,秘书会招待你。”

汤乔努力笑了笑,“没关系!”

黄淼看到汤乔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很难看。

但又本着秘书副室长的素养,把她引进了总裁办公室,“汤小姐,那边有杂志,你也可以看电影。”

随手把遥控器放在显眼的地方,问:“想喝咖啡,还是果汁?”

汤乔走到宫池奕的办公桌前,看起来很是好奇,伸手往码得整齐的文案架拂去。

黄淼皱了皱眉,“汤小姐,总裁的东西不可以乱动。”

汤乔见她还没出去,皱了皱眉,“我能住在香堤岸,还能被三少带过来,碰一下应该没什么吧?”

说完坐在了昂贵的办公椅上,道:“你帮我弄一杯果汁吧,能做成温的么?我不喜欢吃凉的。”

黄淼抿唇忍了忍脾气,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站门门口缓了一会儿,两次深呼吸才往茶水间走,正好接到了外公的电话。

“淼淼。”外公很少给她打电话,尤其上班时间,知道年轻人忙。

所以黄淼略微紧张,肯定是有事。

“外公?您有事?”她站在茶水间外的走廊,略微护着话筒。

黄老在那边安静了会儿,“……我问你,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

黄淼心里一愣,“没有啊。”

那为什么宫池奕会笃定淼淼以后要出事?

电话里又安静了会儿,黄淼试探着开口:“外公,您还有别的事吗?”

老人沉默着,片刻才道:“我看最近的新闻宫池奕和汤家走得近,有这个事?”

黄淼挑眉,可不是么,汤乔都到公司里来了。

不过……她略微抿唇:“外公,关于我老板的传闻很多,但我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他从来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昨晚找您,您还不清楚他会做什么?”

黄淼是不知道,但觉得外公应该知道了。

黄老背着手,他是知道宫池奕要干什么,可他不知道宫池奕搞这么多幺蛾子的意义在哪。

“老板要是请您做了什么,估计也不会亏待您的,他虽然年轻,但说话算数,不然SUK做不到这么大。”黄淼道。

黄老冷哼了一声,“你倒是挺忠心!”

黄淼笑了笑,挂断之际,她也没提汤乔在公司的事,她恨汤岸,但总不能在公司里欺负同父异母的汤乔。

不明智,难做的也是总裁。

但把果汁端进去时,宫池奕在办公室,听到他说了句:“不用拘谨,这里没有贵重物品。”

那意思就是她想碰什么都可以。

汤乔转眼看向黄淼,笑了笑,带了几分得意。

“你跟我去会议室。”男人沉声。

黄淼点头,跟了出去。

一整个上午,宫池奕几乎都在开会,回一趟办公室也是让黄淼过去拿文件。

他能看出来,黄淼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可他就是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

甚至中午十二点,带着汤乔出了公司,去逛商场。

逛商场,这种看似平常,但对他来说是极其高调的行为,尤其站在绯闻顶端之际,带着汤乔。

也因此,商场照立刻蹿遍头条。

吻安就是在新闻里看到他和汤乔的。

她还从来没有这么紧张的工作过,沐寒声太实诚,给她布置了那么多任务,大有揠苗助长的嫌疑。

鲁旌看她站在窗户边刷着手机,知道她可能累了。

“顾小姐,如果觉得累,我们下午再继续,不着急。”鲁旌道。

她的视线从屏幕抬起,浅淡一笑,“没关系,可以继续。”

鲁旌确实不得不佩服她,除了沐总的妻子外,他极少见一个女人对政治事件的适应能力这么强。

看来三少挑人也很独到。

好一会儿,鲁旌见她看完一份资料之后笑了笑。

“怎么了?”他问。

吻安抬眸,“当初苏总统和七嫂传这么大的丑闻都能被压下来?”

一个即将上任的总统,一个是沐寒声的妻子,这丑闻砸下来,重到可以把整个荣京政界抹黑,甚至两人的生涯从此断崖。

但是没有,他们如今依旧是政界屈指可数的人物。

鲁旌微挑眉,“不说还有沐总处理,沐夫人处理事情也是一把手。”

吻安笑了笑,“明白,但是你们希望我成为她那样的政界女流,恐怕高看我了。”

“未必。”鲁旌笑着,“肖先生跟我交流过,娱乐圈少有顾小姐这样才能的人物,选您和政界搭手一准没错。”

肖先生?

她柔眉轻蹙,“肖委员长?”

鲁旌点头,“肖家千金跟沐夫人是好朋友,我们不陌生,他这么做当然也是为了给影视界争光!”

看起来是挺大的圈子,其实仔细看来,上层人士就那么多,彼此相识正常,但是她还真没想肖委员长会替她说话。

吻安笑了笑,继续伏案。

连续几天,她的工作都是这个,有时候怀疑有没有意义,但不得不承认,她可以学到很多处事的手腕。

这在她以后不得不跨界身居高位时,成了她唯一的利器。

可能是整日闷在别墅书房,吻安都忘了是过了三天还是四天,得了一个下午的空闲。

无事可做,依旧待在书房,却不小心差点把自己给埋了。

宫池奕接到电话时还在局上,手边坐着汤岸父女,和其余他懒得去记名字的商人。

众人只是见他听了电话,几秒后脸色忽然一沉,从座位起身。

“抱歉,临时有事。”男人只这么一句,连椅子上的外套都没拿。

汤岸愣是没反应过来。

已经听到周围的人抱怨,“汤总,砸了吧?还说三少明儿就走,特意再确认一下入会的事,这下好了。”

他看向女儿,“你不是陪了他几天?”

汤乔蹙眉,“我怎么能知道他会有什么事?”

别说陪了几天,就算陪纪念,估计汤乔都碰不到他一根手指头,这人别说有传闻里的好色,根本半点风流星子都不见,明明人在跟前,你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主角走了,一桌人兴致缺缺,走得稀稀落落。

而黑色悍马已经与夜色融为一体,急速往荣京驶去。

吻安已经睡下了,听到门铃响纯属意外,她只是想起来窗户可能没关。

刚开了卧室门就听到了急促的门铃声。

皱了皱眉。

大门却忽然被打开,她怔了一下。

宫池奕竟立在门口,看起来很匆促,周身披着夜里的寒凉,一眼就看到了她。

卧室的门开了一半,客厅是黑的,玄关也是黑的,但她能看出来是他。

站在那儿没动,见着他掠着步子朝自己靠近,一阵凉意扑到脸上才微微蹙眉。

“你……”

“出什么事了?”他沉沉的嗓音把她盖了过去,握了她的肩。

五官俯低,棱角之间布着焦急,目光落在她光着的脚上,眉峰微捻。

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步入卧室。

吻安被轻柔放在床边,可他身上的沉重一点也没消,才抬头问了句:“你来做什么?”

她的语调温凉,清淡,几天前他从这儿出去两人就不那么愉快。

宫池奕已经看了她夏季睡裙下露出来一截白腿,和手臂上很显眼的擦伤。

薄唇抿了,“你说我来做什么。”

她低眉看了看自己,“小事,不小心把书架弄倒了而已。”

他坐在床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显然脸色不太好。

等坐了会儿,才终于沉着声,“让医生看过了。”

她点头,“皮外伤,没骨折,你用不着跑一趟。”说着,她想起来自己刚刚要去关窗户。

人刚从床边要起身,他将她掳了回去,正好抱坐在他腿上。

吻安皱起眉,略微的挣扎。

他却把手臂收紧,下巴抵在她肩头,耳际的嗓音醇浓厚重,“抱一会儿。”

随着他薄唇微动,温热的气息钻到她脖颈里。

不太自在。

所以身体没有放松,更不会有以往的契合,好一会儿问了句:“你怎么了?”

男人似是侧过首,唇畔索性吻着她脖颈上的细腻,“没见的时候没感觉,见了才知道几天不见是种折磨。”

他一边说话一边吻,脖子上微微的痒,越是暧昧。

吻安偏了身子,舒适拿掉他圈着的手臂,“我去关窗户。”

被她拿掉的手又圈了回去,“一会儿吧。”

后来,窗户是他去关的,做完又回了她房间,看起来今晚是不打算走了。

“客房好像没怎么收拾。”她这样说了一句。

宫池奕看了她,薄唇轻轻的弧度,行至床边,“我明天直接从这儿去伦敦,最后一晚也不让好好睡么?”

她没说话,柔眉略微蹙着,好像从他进来之后就没松开过。

蜷起膝盖坐在床头,“到底去多久?”

他坐在床边,“也许几个月。”

是挺久的,一天一天的数,几十天呢。

看了她一会儿,男人略微勾唇,“这么问,是有话想跟我说?”

吻安抬眸,摇头。

不大会儿,他抬手解了领带,顺手放在一旁。

她的视线这才留意他身上的衬衫。

新款,哪个商场买的她都能说出来,浅蓝色,他一般不会选的颜色。

宫池奕正抬手解开扣子,终于发现了她温冷的目光,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吻安倒是笑了笑,“新买的?……汤乔年轻,挑东西确实新鲜。”

男人薄唇略微抿着,他来得着急,没有换衣服,这衣服也的确是那天陪汤乔逛商场买下来的。

今晚的局正好是父女俩所谓的给他践行,他懒得跟汤乔啰嗦,她固执的要求,也就穿了这一件。

“看到那些照片了?”再次坐到床边,朝她伸手,示意她坐过来。

吻安没动,定定的看着他,找不出眼底是什么情绪。

只是听她启唇:“该不会是还是她给你穿上的吧?”

皱了皱眉,看着他坐着的位置,话也十分的直白,淡淡的,“我有点嫌脏,怎么办?”

想象一个女孩给他穿衣服的可能画面,就他这种人,小手随便一撩也够了。

“没有。”宫池奕沉眸望着她,抬手:“你过来。”

吻安笑了笑,自顾自的说话,语调看起来一点也没变,“以我对你的了解,是不是还发生了些别的?”

他修长的手臂伸过去,将她整个人揽了过来,声音沉沉,“如果真的了解我,就不会这样给我扣帽子。”

她又一次落进他臂弯里,这一次没急着挣扎,她只是看了他,“手拿开。”

宫池奕知道她介意,抬手理顺她的发,“我明天就走,今晚好好的。”

说着意欲吻她唇角,她侧了脸,落在脸颊。

她还抬手擦了一下,“去洗干净。”然后又道:“你还是睡沙发吧。”

他没说话,看了她一会儿,道:“我去洗澡。”

吻安坐在床上看着他,好一会儿也没打算躺下。

…。

他洗澡出来弄干头发便往床边走,压根没有要去沙发睡的意思。

可她坐在床边也没挪开。

他往床尾一些,还没坐下,她就伸出双腿占他即将坐下的床位,看着他,意思很明显,不想跟他同眠。

宫池奕很有耐心的握了她的双腿,想挪开。

她坚持着,但双腿被他握着抬起,整个人像不倒翁,手臂没撑住歪了身子。

眼看着她身子往床边歪,差点掉下去。

他眸子一紧,一把捞了过去,顺势将她往床里侧带,一手捞着她的身子,一手还在她腿上。

姿势很诡异,她曲膝叉开玉腿,他就在她身上。

略微的惊吓之余,她呆了呆,目光没能收回,瞳孔映着男人冷魅的五官倏然靠近。

“下去!”她歪过头,又一次躲过吻,语调有些硬。

男人浴后微凉的指尖挑了她的下巴,扳回去。

眸底很浓,薄唇畔是低哑的音调,“不闹了,你叫我洗干净也配合了,明天一早我就走,半点温存都不肯给?”

见她无动于衷的盯着自己,男人薄唇略微的弧度,“吃醋了?”

气息微微靠近,“我和汤乔什么都没有,几个月后你会知道的。”

她抬起来的手腕被他握住锢在头顶,嗓音极致的缱绻,“我一走几个月,真的忍心?……明知道我跟别人不会有什么,偏要借题发挥,不把你哄好我是走不了了?”

吻安唇角微扯,“你可以不走。”

男人嗓音低哑,“你说的?”

好像她敢点头,他真敢不走似的。

但她不敢点头。

只是盯着他。

吻落下来,像夏末蜻蜓撩了一池涟漪,不深不浅,心痒难耐。

就那么不巧,他的电话响个没完。

吻安回过神,推得很用力。

但他没从身上下去,修长的手臂抓过一旁的外套拿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就要按掉。

她接了过去,听到那边的声音时开了免提。

“三少?”汤乔终于打通电话,窃喜,“没打扰你吧?你的外套忘了呢,要我送回别墅吗?”

宫池奕没说话。

吻安看了他,外套都能落在汤乔那儿,是去别处过夜了还是怎么着?

手机扔到他手边,本就没兴致,这会儿已经冷了脸。

倒是没出声,只伸手推了他,反而被她捉了手腕,连之前的姿势都没变。

旁边的枕头朝他砸过去。

汤乔还没挂电话,她不能出声,否则可能骂人了。

但她想骂也骂不出来,唇被封住,仅自由的一只手对他没有威胁。

吻很强势,彼此交织的气息几乎能被汤乔听到,下一秒,手机被宫池奕抓起来直接往远处扔,汤乔的声音终于小了。

薄唇深切沉底的纠缠,掌心扣着她纤柔腰肢,嗓音很沉,“你再这样我真做了!”

远处的电话挂断之后又一次响起。

吻安皱着眉,“松开。”

他没动静,目光落在她挣扎而蹂躏得樱红的唇瓣。

她已经不挣扎了,结果反而着了他的道,吻来得越是热烈而缠绵,她再抗拒,只换来风卷云残般的攫取。

远处地毯上的电话铃声在此起彼伏的纠缠声中成了伴奏。

夜已经很深了,他终于放过她。

“最近都学了什么?”他把她拥在怀里,问。

她不可能回答,闭着眼,一点动静都没有。

吻断断续续的落在她后颈,“别气了。”

“我不在的时候别回仓城了,听到什么也不用管,好好跟着鲁旌做事。”

她动了动,觉得很吵。

圈着她的臂膀似乎是一整晚都没松开过。

但是第二天醒来,床上已经没有他的影子,床头放了一张纸条。

“荣京和仓城离得不远,但口味差别不小,我让人过来做饭,每天定时给你送,不准叫外卖了。”

这是事实,她这些天都是叫的外卖,叫过很多家,都不是特别喜欢。

…。

一周后,傍晚时分。

伦敦郊外农场背面的生态林,金黄色的夕阳投射到屋里,一点点暗下去,天也黑下来。

宫池奕到的时候,那人依旧坐在那儿。

余歌站在一旁,还真是没见过她发脾气,所以不敢离开,生怕出点什么意外。

男人脚步进了屋,那人才侧脸“看”过来,面纱下的脸没有表情,可她周身透着不悦。

他冲余歌看了一眼,“你先走。”

余歌想了想,皱了一下眉,用口型问着他,“出事怎么办?”

男人薄唇略微弯了一下,颔首示意她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

那人嘶哑得分不清性别的声音确确实实透着不悦,“你知不知道在做什么?”

宫池奕薄唇抿着,走到她面前,“您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这样会害死她的,你不懂么!”那人起了脾气,侧过脸盯着他的方向。

他站在木窗前,目光挑得有些远,许久才看了她,“她需要家人,不同于我能给她的家。”

呵!

那人扯了扯嘴角,“她本就不该出生,别以为我没让你对她下手是心疼她。”

宫池奕眉峰蹙了蹙。

那人继续着,“这个手术我不会做,也绝不会在世人眼里出现,我还有事要离开这儿,把你外边的人给我撤了。”

他沉默片刻,倒也坦然,“医疗队已经就位,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你要忤逆我吗?”她转过脸,听起来没多大起伏,可带着从未有过的冷。

没想到的是,他点头,一个字:“是。”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过去的,更不会知道怎样被带到手术室。

地方很隐秘,消息自然不会传出去,但风声早已飘得远了。

半个月的时间,内阁从蠢蠢欲动到直接出手。

顾吻安的电影充满争议,内阁直接涉入调查,但电话打不到她那儿。

鲁旌从书房出来,在院前草坪接的电话。

“顾小姐的影视作品传达了消极政治立场,这是对旧派的极端恶意,这是她为顾南林、顾启东维权的黑暗手段……”

鲁旌抬手按了按眉间,后边的一概没听,等人停了下来,才淡淡的开口:“顾小姐已经封爵,她和内阁没有直接关联,你越级了。”

吻安在书房,其实她能感觉最近的形势紧张,只是刻意回避着。

起身,习惯的拿过手机扫了一眼。

猛地看到桑赫时怔了一下。

桑赫的丑闻,铺天盖地,很厉害。

对象就是那位蜂腰肥臀、胸前有料的女人。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面熟了,黄淼,宫池奕的秘书,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但新闻写得明明白白。

她皱了皱眉,试着给桑赫打电话,没通。

她在想,桑赫时宫池奕的人,可是宫池奕不在……

而此时的仓城一点也不安宁。

丑闻被传了两天,硬是没人做出回应,黄淼连班都上不了,甚至房间门都不敢出,因为外公一个眼神,她可以死几百次。

黄老握着茶盏坐在书房,盯着那些照片,他这个年纪,没有不能忍的。

可那是他最疼爱的外孙女,他黄家几年前的丑闻已经够了,他外孙女又怎么能是夜店不三不四的人?

电话“嘟噜噜”的响起,男人的声音隔着听筒,依旧那样的深沉和笃定,“黄老,两天了,还要考虑?”

黄老握着电话的手很紧。

听他说:“我希望手术中,这些事就能解决好。”

电话挂了,黄老重重的摔下茶盏,可他不得不做。

…。

因为顾吻安不出面,内阁没办法,画风一转,两张照片,将整件事推上高氵朝。

“这是当年薛音遇害现场照,这是匿名信件寄来的证据,有人亲眼见到薛音当年佩戴的贴身物,而它是内阁所属。”

“顾家有辱内阁重用,私吞典藏,此物至今没能归位。”

他们要求不过几点。

其一,顾家就是奸臣嘴脸,当初封了所以资产都是仁慈,现在必须让顾吻安交出东西。

其二,顾家本该由旧派处置,可本该去世的薛音还在,这是有人在背后暗中动了手脚,这是对旧派的挑衅。要么薛音出来,要么那人出面给旧派一个说法。

很显然,宫池奕成了被攻击的第二个目标。

并非正式开庭,但气氛很凝重。

终究有人开了口:“薛音佩戴一物尚不清楚是否存在,照片不能成为直接证据。”

内阁人员态度强势。

有人建议:“黄老在位四十多年,有些事不妨请他给个说法。”

黄老远在仓城,但也在两天后被内阁强势登门。

但没人能请动他,倒是给了答案。

一周之后,法务官把黄老提供的东西摆在旧派面前。

“你们所说的薛音佩戴物,黄老那儿有记录,这会儿就在国藏馆,不知这照片怎么来的?”

那人皱起眉,“不可能!”

国藏馆里有没有那东西,他们最清楚,不可能记错。

法务官笑了笑,“黄老说有,那就是有,各位要是不信,倒可以去问问他老人家。”

反正一般人是不敢找他去。

“拍照时间显示得清清楚楚!”。

法务官挑眉,这不是正式开庭,不然这些莫须有的证据怕是没人理会。

“这样。”法务官开口,“各位不妨多提供几张照片,我们可以让人鉴定。”

密谈不欢而散。

黑色林肯上,内阁次辅拧着眉,“宫池奕在做什么?”

“已经派人盯着。”

车里安静了会儿,那人才开口:“周五开会,必须让他到场。”

只要他出现了,跟着他也没有多难。

宫池奕很多天没有去过内阁,站在手术室外眯眼看着来电。

“黄老。”他声音淡淡的。

黄老的声音看起来很是不愉快,“面部基础照什么时候能出来?”

宫池奕先是蹙了一下眉,而后才笑了笑,看来是事情进行还算顺利。

“很快。”他沉声。

所谓的很快,确实快。

就在周围的内阁会议空隙,黄老已经拿到了余歌那儿传过去的图像信息。

会议持续时间并不是很长,宫池奕看了两次时间,后借口离开。

展北已经在等他,车子启动后往后视镜看了一眼,“三少,尾巴甩不甩?”

男人眉目微挑,往身后瞧了一眼,气定神闲,“不用理会。”

车子继续走,身后的尾巴一路跟着既定路线,到了郊外。

宫池奕下车,面前就是医疗团队奋战了快半个月的秘密手术室。

他算是被捉了个现行。

余歌一身白大褂,带着口罩从里边出来,猛然看到宫池奕身后齐刷刷的黑色武器,显然被吓得不轻,眉头皱起,所有动作停住。

她毕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照片不知道被拍了多少张。

“进去搜!”有人一声令下。

宫池奕就那么立着,也幽幽然开口:“想清楚后果。”

身后的人只是冷哼一声,已经有人快速窜入手术室内。

不大会儿便拧眉出来,摇头:里边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些看起来正在研制新药的瓶瓶罐罐。

那人眯了眯眼,走到宫池奕面前,“首辅先生,我也是听令办事,您恐怕要跟我们走一趟了。”

宫池奕眉峰微挑,颔首看了他手里的武器,“东西放下,小心走火。”

已经被捉了现行,他看起来,是真的半点都不着急。

刚刚从会议离开,不到两小时又见面,宫池奕看着面前的次辅,薄唇微微勾起,“你在找什么?”

毕竟是共事,有些东西不能撕破脸。

次辅坐在对面,把照片递过去,“这个人,在你手里,是不是?”

宫池奕低眉。

又抬起,语调很沉,慢条斯理,却透着几分凌冷,“一张照片,一个没头没脸的人物,我恐怕很难认出来。”

但他们掌握的照片,的的确确就是她,只能说,内阁没有废物,他们的消息也很灵通。

次辅指了指那人手腕里的东西,“这个人是薛音……首辅先生,私藏旧派的重犯,这一项,极有可能将您拉下这个位置。”

宫池奕笑了笑,“我建议你,至少先把人脸弄出来,也许我会记得什么时候见过她。”

薛音常年戴面纱,根本没有面貌。

“您最近和汤岸私交不错,是请他过手什么,我想您很清楚。”次辅站起来,“汤岸那种人,要他张口太容易了,我劝您还是自己说了好,免得这事人尽皆知,您的位置,我想帮您都保不了。”

男人黑眸轻轻眯起,只是低眉,漫不经心的看了时间。

这个时间,她应该安全出境了。

薄唇微动:“汤岸?有那么点印象……你浪费了我二十二分钟。”

次辅低头看了他,看着他的一派泰然,明明他和汤乔的绯闻沸沸扬扬,铁定和汤岸脱不开关系,他竟然还能如此淡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