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今晚自己睡/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看了时间,神色依旧很淡,“我当初不让他动你,现在同样也不想你找他,为你好。”

为他好?

郁景庭淡淡的抿了茶,“说为宫池奕好是不是更确切?”

放下茶盏,他看了她,目光波澜平平,却是笃定的,“他拿什么跟你道歉?爵位?还是一段婚姻来表明永远不会对你下手?”

“以你的性子,一个把顾家赶尽杀绝的男人,竟轻描淡写的就划过了这一笔?”男人淡淡的语调。

吻安抬头看着他。

一个冷漠、阴暗的斯文绅士是最难劝的。

“你挑准了他停职的时段,真以为能动他么?”她勾唇淡淡的扯动,“他是没了首辅之位,可他身后有整个宫池家,整个SUK,不用算上我算是沐先生,除非你想早早结束这一生。”

郁景庭似是动了动嘴角,只是看不出多大的弧度。

“你不知道他不是宫池家的人么?”他淡淡的道:“他父亲曾是宫池中渊最好的朋友,说好了兄弟俩一人占一个四姓之一,可你爸利用你妈率先让顾家跻身其一,宫池中渊只好对兄弟赶尽杀绝占了最后一姓,宫池奕是被他母亲拼死秘密保下来的,你当真以为宫池中渊会支持他?”

这一段渊源,吻安并不知晓。

她只听闻宫池奕不是亲生,连宫池老先生都没法逼他做鉴定,此事不了了之,他依旧做了家主。

但倘若他出事,宫池中渊不会支持,这是必然。

“再者。”郁景庭坐在位子上,语调不疾不徐,却看得出,他做了不少功课。

“他在停职,权力处于冻结期,任何一个行为都受着监视,当初解决了你爸却没有对我乘胜追击,可见他不愿在界内引起恐慌,否则捞不到半点好。”

吻安清楚这一点。

郁景庭虽然年轻,可他在界内的影响力的确深远,接触过那么多案子,更是没少结实大人物,他若出事,事件怎么可能轻易平息?

“当初除了不信任他,我更不希望他身边永远此起彼伏的危机,活着多累?”吻安笑了笑,“可我现在发现,早不该劝他的。”

郁景庭看了她一会儿。

淡漠徐缓的喝着茶,目光几乎一直都在她脸上。

片刻,才淡声:“不是每个人都善斗,我一向能文就不用武,毕竟打拼多年得来我如今的享誉也不易。”

所以呢?吻安微蹙眉盯着他。

可既然他不想找宫池奕冤冤相报,又这么急着跟她见面,现在浪费时间谈这么多又是为什么?

郁景庭深凉的眸子低垂着思量几分,再抬眼,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只听他道:“我不一定找他麻烦,取决于你怎么做?”

吻安即时拧了眉,“你是这么卑鄙的人?”

是又要逼着她离开宫池奕嫁给他?还是要她把当初耍了他的份还回去?

郁景庭像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薄唇动了动,“我说过,永远不会伤害你,感情也不会用强迫。”

末了,竟也只是一句:“目前没想好,但我一旦麻烦你帮忙,为了宫池奕空身无权之际得以平安,你都会答应的,对么?”

吻安抿唇不语。

郁景庭淡淡的道:“水凉了,你应该也时间很紧,下次见了,或许我会告诉你帮什么忙。”

是帮忙,谁的命也不要。

也不会逼她离婚,或者嫁给他。

不打算告别,吻安直接从桌边起身,走了两步又忽然停下,“你回了一趟华盛顿,知道这么多东西,都是道听途说,不怕都是假的么?”

不管是他的身世,还是宫池奕的身世,这世上大概早已没人清楚知晓了,他那个不能生育的母亲是一无所知的。

郁景庭微侧首,从座位上淡淡的望着她,“如果哪天你再见到你爸,会怎么样?”

她陡然蹙眉。

顾启东早死了,什么叫再见到?

看她的反应,估计宫池奕对她瞒了不少事,至少顾启东没死,还被人控制着的事,她一无所知。

郁景庭原本想知道谁在控制顾启东,可是看了她,大概是没法获取任何消息,也就不再多说。

吻安没挪动脚步。

“你是见过顾启东了,还是听了他的胡言乱语?”所以,他才会想到找宫池奕麻烦?

她笑了笑,一片温凉,“如果再见到,这一次我也许亲自送他一程。”

反正他顾启东这辈子除了害人害己还做过什么?不是他,宫池奕身后这些事早翻篇了!

说完话,他终于出了包间。

依旧走楼梯回去,还没到楼下,包里的手机震动着。

拿出来看了一眼,皱着眉,还是接了。

“去哪了?”宫池奕低低的嗓音。

吻安尽量平稳呼吸,脚下却没慢,“卫生间,马上回去……你结束了?”

他似乎是放了心,依旧低低的嗓音,“还有几分钟。”

“好。”她点头,声音柔了柔,“能不喝酒就别喝了,你背上的伤还没好呢。”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

吻安下了楼梯出了走廊,往自己餐桌的方向回去,不听他回应,才微蹙眉,“怎么了?”

宫池奕只薄唇微勾一下,声音里淡淡的笑意,“遵命。”

吻安听得莫名其妙,不过电话已经挂了。

收了电话,宫池奕回到桌边,有人斟了酒,他不乏客气却实实在在的拒绝了。

一圈人都以为他这是不给面子,也是间接拒绝了生意上的来往,好歹宫池家族在伦敦乃至国际上都是影响深远,怎么不着急?

他却只办玩笑的道:“今天顾小姐通行,严令不准碰酒,否则有脸色看了,就当各位给我讨好她了?”

一圈人听完骤然失笑,“看来三少这回事是上心了?”

宫池奕薄唇微勾,“一个汤乔的绯闻还未平息,可不是要安分些?否则顾小姐这儿没了奔头,指不定本少哪天就祸害在座董事的某个掌上明珠了不是?”

众人“哈哈”一笑解了气氛,愉快的让他以茶代酒。

也有人虚虚的笑意道:“求之不得呢,哪家女儿没幻想和三少艳遇?”

男人放下杯子,似是而非的的揶揄,挑眉:“长期不能理会内阁事务,倒也说不定哪天就能遇上我闲逛呢?”

谁都知道他现在停职,很危险,搞不好就没了这个位子,因此,提得这么敏感,聪明人都不会再往下接了,生怕真的接个烫手山芋。

倒是都和和气气的笑着把宫池奕送出门。

吻安坐在位置上,略微挑目就能看到他从拐弯处讲过,随即迈步走来。

她也从位置起身,掩了几分沉思和凝重。

他刚到跟前,长腿立住,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拦腰把她勾过去就吻下来。

“你干嘛?”吻安微蹙眉,有些无奈,微微后退,“有人!”

他听而不闻,含弄馨香唇肉,垂眸沉声:“上交作业,没喝酒。”

吻安顿了会儿,才明白过来他的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走吗?”

宫池奕点头,手臂依旧揽在她腰上。

从六楼窗户看下去,能看到一对男人相依上车的背影,郁景庭站在那个位置看了很久。

底下早没了两人身影,他依旧立在那儿,眉宇间透着淡淡的沉郁,思绪飘得很远。

安静的车里,吻安靠在宫池奕身边,目光没有焦距,指尖无意识的磨着脖子上的吊坠。

她不懂玉,可手感很好,在这样的夏季,一直透着令人喜爱的微凉。

“很远吗?”好一会儿,她终于低声问,没有抬头。

男人低眉,“不远不近,累的话可以睡会儿。”

吻安摇了摇头,还是仰脸看了他,“到底去哪?”

她现在是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会见到谁,但是居然没有多少的好奇心,大概是被郁景庭破坏了。

他只是勾了一下嘴角,“一会儿就知道了。”

她只好不问了。

车子出了城区,都快出界了,所以吻安皱了眉,他是不能离开伦敦这座城的。

正欲说什么,车子停了下来,她已经看到有人上前来开车门。

宫池奕下了车便牵了她往里走。

她不熟悉伦敦,但不是个路痴,至少能分方向,可跟着他走了会儿却发现走过的路印不到脑子里,弯弯绕绕,大有曲径通幽的感觉。

之后便是一路下沉,空气里的温度都逐渐变凉,这让她想到了看的那些科幻片。

大多神秘的地方不是建在地下,便是海底。

电梯门一开,余歌双手放在白大褂里,略微笑着看着他们,“挺快的。”

吻安先前一直以为余歌只是他的私人医生,对他的隐私也许并不知晓,但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但其实,余歌除了知道宫池奕身边的人都是谁之外,从来不问他们的身份和正常做的事。

“她今天睡得比以往好,刚醒!”余歌略微笑着,在前边引路。

她?

吻安看了宫池,“谁?”

余歌看了看宫池奕,说实话,她还真不清楚为什么三少一定要带顾吻安过来看丑姐。

笑了笑,余歌也没多说。

一边往里走,宫池奕低低的道:“这段时间也差不多该查到你头上了。”

余歌点头,“知道,反正最近没什么可做的,乖乖配合调查,吃吃公家饭也好。”

吻安皱了皱眉,宫池奕因为药物被查,直接研制人肯定是余歌了,被查不奇怪。

只是……“东里知道你的事么?”

万一她真被限制自由接受调查,东里那边怎么交代?

余歌略微抿唇,浅笑,“他最近很忙,总之从来也不太关心我做什么,我消失一年半载他可能会觉得更轻松。”

话音刚落,余歌颔首,“到了。”

然后走过去给两人开门,看了宫池奕,“我在外边等着?”

余歌也略微挑眉,小声给他打预防针:“从她醒来开始,一直要见你,未经同意做手术的事到现在没消气。”

男人点头,神色显得凝重。

虽然他准备了足够大的惊喜,可他也猜不到她们见面会是哪种气氛。

门关上。

吻安被他揽在手边,脚步缓缓的停住,看着窗户边坐在轮椅上的人转过脸来。

背着光,脸上裹了纱布,看不出面容,双手搭在轮椅边,可冥冥中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病房装潢很精细,空间不大,阳光不知道怎么重重引射进来的,可那个人一双眼已经阴了下去。

目光盯着吻安脖子里的吊坠。

转而愠怒的盯着宫池奕,声音嘶哑而愠怒,“不但是忤逆我,我看你是疯了!”

沙哑的语调,却听得出她的愤怒和严厉。

吻安微微皱眉,她还没见过谁这么对宫池奕说话,也没见过他对着这样的责骂,竟也只是薄唇微勾,不气不恼。

牵了她的手继续往前走,拿起了旁边放着的脸部图像。

吻安只听他说:“这是她未来的长相。”

既然图像放在这里,想必她本人也知道了,这张脸应该是余歌选了又选中能恢复得最美的一张了。

吻安低眉看着图像,不过两秒,目光又落到轮椅上的人,眉尾淡淡,“好像……跟我没关系?”

“哼。”她好像听到了那人低哑的哼了一声,目光从她身上睇过。

吻安皱眉。

男人只略微勾唇,正式介绍,“原名薛音。”

他的声音很低,也很清晰,只是四个字,说“原名薛音”,然后低眉望着她。

吻安微仰脸,好半晌都不给任何反应,只是目光一瞬不移的看着他冷峻认真的眉眼。

眉尾终于弯起沁凉的弧度,“不好笑。”

宫池奕想过几种她的反应,好像没有这一种,便略微挑眉,握了她的肩,“我说过要给你送一份大礼,忘了?”

大礼?

她仰眸盯着他。

果然,他依旧没能猜到她的反应。

吻安拧了眉。

她不知道心里够不够惊喜,但这份惊喜一定没有胜过忽然得知真相时的愤怒。

他知不知道,他给她送一个礼哄她开心,外边多少人等着他下台要他的命?!

“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就是为了这个礼物,你被停职?就是为了这个,你跟汤乔玩暧昧瞒天过海?”不可抑制的红了眼。

气他不跟她打招呼,她都闹着离婚了,什么地方值得他这样轻率的扔掉首辅之位?

回过神,她似乎又觉得,这个时间只是指责他并不合适,未免让另一个人心寒。

不说喜极而泣,至少她应该对多年没见的妈妈表现出该有的情绪。

可显然,轮椅上的人也不需要她的惊喜。

纱布缠住的面孔,只有一双眼睛透着冰冷的讽刺,“看到了?我生出来的好女儿,说不定比顾启东那禽兽还冷血。”

对。

吻安怔怔的看着她,她在日记里,曾经这样叫顾启东,叫他为“禽兽”,是那种冰冷而讽刺的口吻。

吻安没了声,心里一团乱麻。

她是应该惊喜的,至少她还有家人,可她看过日记,知道面前的人对自己的厌恶。

以至于,那个称呼始终都没敢启唇喊出来。

宫池奕看了轮椅上的人,以往提到安安,她的情绪并不会太激烈,顶多沉默。

显然,今天这么大脾气,一来是气他擅自做主张给她做手术,二来就是因为安安第一反应不是惊喜。

安静中,薛音抬手,声音冷而哑,“把你脖子上的东西还给我。”

吻安看着她的手,眉心越是皱起。

在吻安以为脖子上的东西真是她的时候,却看到了她手腕里还戴着一块。

宫池奕揽了她,看着轮椅上的人,“您别闹了,这种气氛该是团聚的喜悦,关于手术的事,我跟您道歉。晚上我做菜?”

薛音没说话,又瞥了吻安一眼,很淡很哑的语调,“你最好别喊我,也别跟我说话,我没结过婚,我给禽兽生过孩子。”

话这么说着,倒听不出多大的愤怒,把轮椅转了过去。

吻安咬唇看着她的背影,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看她的背影是多久之前了。

她出事之前,吻安只觉得她很忙,早出晚归,甚至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宫池奕侧首把她揽到怀里,“她这是被我惹生气了,不是针对你。”

吻安看了他,没有表情。

他有些无奈,这场团聚远比想象的糟糕呢。

没关系,等她恢复容貌,过了这一段心情该是不错的,慢慢来,缺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连上两个字那么简单。

*

余歌陪着薛音时,宫池奕去做饭,吻安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总之她高兴不起来。

如果他的境况没这么糟糕,她或许会很开心。

站在门口,看着余歌和里边的人说话,尽量逗她,但是也一直只有余歌自己笑着,薛音全程几乎不搭腔。

余歌笑了笑,“顾小姐那么漂亮,我倒觉得失职了,早知道再把容貌恢复得更美一些!”

薛音瞥了她一眼。

过了会儿才抿了抿唇,语调凉凉,内容则不然,“我年轻时候比安安美多了。”

余歌知道她的性子,对着宫池奕和聿峥说正事才会严厉,跟她在一块儿整个人好相处很多。

所以没觉得惊讶,笑着,“三少大概会安排把你接出去住,以后能每天见到顾小姐,心里高兴么?”

薛音盯着她,“你哪看出我高兴了?”

余歌笑着不答。

真有不那么不喜欢,时隔这么多年还能亲切喊“安安”?

看了看她,余歌靠在一边是,双手习惯的揣进白大褂,道:“我从来没想过您是顾小姐的妈妈……挺好!”

然后笑着,“顾小姐身边已经没有亲人了,倒应该快点生个孩子让您带带,不小心流了一个,大概是惊着了,到现在……”

余歌的话忽然停下来,因为薛音正盯着她。

片刻,没有任何起伏的沙哑,问:“什么流了?”

余歌闭了闭眼,心底自顾责备了一句,说漏嘴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流产。

但是宫池奕压根没跟她提起过!

余歌看着她忽然转动轮椅出去了,张了张嘴,只能皱眉阻止不了。

宫池奕正在做菜,猛然觉得身后一道目光锋利时,略微蹙眉,转过身就见她阴森森的盯着他。

“您饿了?”他薄唇略微勾了一下,“很快就好。”

薛音不说话,但是抓着轮椅的手紧了紧,很显然的愠怒。

宫池奕眉头微挑,他照顾她二十几年,是最了解她的,莫名的就从那股子愠怒里读到了“护犊”的味道。

眉峰轻捻,“怎么了?”

余歌正好到厨房门口,对着他笔画了一下,也没能说明白,被薛音一个眼神吓得笑了笑,讪讪的退回到餐厅。

等了会儿,没听到里头有什么动静。

过了会儿才听到什么炊具落地的声音,惊得余歌皱了皱眉,不会是挨打了吧?

吻安听到声音快步到了厨房门口。

看着里边的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混乱的场景,只是各占一半。

薛音冷着眼,宫池奕浓眉蹙着,那股子愧疚和心疼毫不违和,可他在外人面前除了城府便是凌冷,哪这样过?

“你……们没事吧?”吻安柔唇轻轻的声音,没再走进去。

男人看过来,目光柔了柔,嗓音温和,“没事!油烟大,你去看电影,马上就好。”

她抿唇看了轮椅上不愿多看自己两眼的人,还是退了出去。

余歌跟了出去,在她坐在沙发上时,道:“其实,她很喜欢你的。”

吻安知道余歌在说什么,只象征性的笑了笑,低眉看着不知所云的电影。

余歌坐下来,道:“我刚刚,不小心跟她说漏你之前滑胎的事,她已经气成那样了,怎么可能讨厌你?”

吻安目光怔怔的,可是始终没再给出多大的反应。

越是这样,她欠他的越多。

厨房里。

薛音气得恨不得眼里冒火,尤其她脸上做不出任何表情。

“梁冰就是顾启东饲养的贱货?”她的语调、用词都极致的粗鲁。

宫池奕知道她说话锋利,有些性子跟安安像,但还没见过她这么说话。

挑了挑眉,“嗯。”

得到肯定,薛音冷笑的瞥了他,“二十几年,你也没少做大事,就被一个这样的女人弄掉孩子,怎么没过去喊她奶奶?”

嗯……骂他是孙子。

宫池奕薄唇微抿,居然也不顶嘴。

直到她骂的差不多了,他才好脾气的看了她,语调有些沉,“账自然要算的,但首要,是不能让安安跟我离不是?”

薛音不说话。

忽然想到了什么,冷眼盯着他,“你把顾启东弄哪了?”

男人微挑眉,“您藏的人,我哪能动?”

薛音眯了眯眼,“你没去找过他?”随即似是做了个皱眉的动作,“还是给我动了手术才知道他在我手里?”

知道自己猜对了,语调顿时严厉起来,“就这样,你竟敢擅作主张把我扔到手术台?万一他再出来作乱,我看你怎么收场!”

宫池奕略微蹙眉,到目前还没听到聿峥那边传来好消息。

至少说明顾启东没能出来。

吻安在沙发上,轮椅出来时,本能的看过去了一眼,正好对上她看过来的视线。

薛音也没说话,依旧是之前的态度。

餐桌上,气氛很安静,只有宫池奕和余歌偶尔打破过分的静谧。

他特意将母女俩安排在一块儿,结果薛音毫不客气的挪到了对面。

吻安抿了抿唇,看起来没什么反应。

中途宫池奕终究提到了要把她接出去住。

“黄老给了您一个新身份,可以住到市里,或者您想回仓城也行,要么这段时间跟我们住一起?”他态度诚恳的冲她征询。

薛音就跟没听到一样。

过了会儿才说:“人生本就不如意,还要跟不如意的人住一起?我还没活够,住舒坦能长寿,一个人最好。”

宫池奕无奈的挑眉。

仔细的给吻安夹了菜,薄唇微微的弧度,“她说话跟你一个性子,刀子嘴,不用往心里去。”

吻安抬眸,清淡的看着他,“我性子很刻薄?”

男人咳了咳,得,两头不讨好。

余歌只在一旁笑,给薛音夹菜,道:“我会好久都抽不开身呢,要不您住我那儿去?”

薛音不搭理,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晚餐马上结束的时候,她终于看了宫池奕,又看了吻安脖子里的吊坠,“自己收场,我有事离开这儿。”

知道她说的就是他停职的事。

宫池奕点头,“小事。”

但是直到回大院的路上,宫池奕似乎才在想,她气成那样,竟然没问梁冰这会儿在哪?不符合她的性子。

除非她压根就知道梁冰的下落,可梁冰明明应该是被沐老扣住了。

“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耳边,忽然传来她温凉的声音。

吻安正仰眸淡淡的看着他,拿起脖子里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宫池奕薄唇略微勾了一下,从停职之后,他一直是这种温和而轻描淡写的态度,似乎是真的享受他这段赋闲的时光。

五官俯低,“回家再说?”

薄唇作势落下,她已经偏头侧过来,眸子里透着坚持。

男人薄唇微抿,依旧勾着她的额头吻了吻,无奈妥协。

“当初无际之城背后的势力瓦解了,那些人这几年都为你母亲所用,瓦解的事不假,但也有忠心耿耿的人,你带的吊坠世上就这么两块,算是个信物,虽然势力圈瓦解,只要你开口,他们会考虑帮你。”

她仰脸盯着他。

每个字都能听懂,又听不懂。

“我不过是个导演,走运了被封女爵,做什么才会用得到这么深政治力量?”她脑子很清楚,语调也就越凉。

宫池奕低眉望着她的质问。

几不可闻的叹息,把她圈过来,“我做过那么多事,没有亏欠任何人,除了你。”

他说:“安安,我不能欠你,更不能让你因为被利用一直对我耿耿于怀,甚至每天都用不信任的目光看我。”

男人低低的,变得很沉,很认真,拇指略微抚过她的脸颊,看进她眼里,“所以,该还的还给你,要你彻底放弃离婚,以后也不准再生这样的念头。”

她蹙着眉,躲过他指尖的碰触,胸口的紧张越来越真实。

“所以呢?怎么还?一个吊坠,一个人,还有呢?”她连眼都没眨盯着他。

他薄唇抿着,倒也坦然,“巧合,正好遇到危机,又正好碰上你封爵,这个位置你坐上去,也很合适。”

合适?

吻安忽然推开了他,紧张转为愠怒。

“我封爵是你早就计划好的!你停职也是你计划好的!到现在,根本早就计划着让我去代替你的位置,你告诉我,这叫什么巧合?”

他依旧那样的不疾不徐,伸手握了她,想把她揽回来。

吻安抽走手腕,盯着他,“我说过要你还了么?你考没考虑过我想不想卷到这些事里?”

关于这件事,宫池奕知道她会不高兴,却没想到情绪这样剧烈。

语调尽量温和着,“权宜之计而已,沐寒声说你够格,我放心。如果哪天你累了,我再要回来就是了,换了别人,还不一定要得回来呢,是不是?”

何况,这个位子,最早是薛音的牺牲换来的,传给她女儿怎么都说得过去。

她怒极反笑。

那可是首辅,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东西,他竟然说得跟动动嘴皮子一眼简单。

“你把偌大的职位当哄我的工具,你知不知道停职数月,甚至失掉这个首辅,多少人会要了你的命?”她不可思议,真的不知道他怎么能做到这样轻率。

她不过是个女人,不过是闹了一场离婚,他是真的疯了么?

宫池奕终究伸开手臂把她揽了过去,脾气很好,嗓音里带着安抚。

“你就是我的命,你坐在那个位置,谁还能跟我要命?”他低低的说完,不让她纠缠,强势吻了吻,“好了,不生气,也不一定真要人顶替我。”

过了会儿,才半真半假的看着她,“家里兄长都不太安分,我最近分不了心,就当你帮我了,嗯?”

薄唇略微勾起,“真有人想动我,就仰仗你护着了?”

吻安跟他开不起玩笑,“你先松开。”

她语调很淡,上午和下午,脑子里两个状态,她现在不知道想做什么,总之不想跟他靠得太近。

男人见她坚决,也不勉强,放开她,让她坐在一旁。

吻安转头看向窗外。

车子从下午去过的酒店经过,她才皱了眉。

郁景庭那样笃定,她原本存了侥幸,现在看来,不出事是绝不可能。

他已经只剩一个商人的身份,哪怕身边有聿峥的人,有展北、有靳南,又怎么能抵得过预谋的黑暗。

所以,注定了郁景庭无论找她帮什么忙,她都只有点头答应这一个选择。

如果帮助郁景庭可以为他免去再难,让做什么她都点头,懒得划清她欠不欠宫池奕,只是他为了把妈妈送到她面前做了这么多,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

车子停在大院外,宫池奕已经下车为她开了车门,她没什么反应。

直到他握了她的手将她抱下去,才眉心皱起。

他把外套给了她,抱着她的步伐和以往一样的沉稳,甚至要比从前欢喜。

和她的压抑鲜成对比。

有那么一瞬间,她差一点就问了“顾启东是不是还在?”

可她没开口,现在问他什么,都是给他增加压力,且是徒然担心外,或许也做不了什么,不知道被监察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

更不想让他揣度她见过郁景庭。他那么聪明,若忍不住去动郁景庭,大概就中了郁景庭的圈套,监察期还敢动作,未来是彻底毁了。

“看什么?”他低垂视线,略微笑意的沉声。

因为她思绪间目光一直在他脸上。

话音落下,吻安倒也淡淡的挪开了视线。

进了门,他没打算放她下来,她直接松了手往下落地。

男人正在换鞋,怀里蓦地轻了,一张峻脸也陡然沉了沉,显然是怕她摔了。

可她只脱了鞋,穿上拖鞋,淡然往客厅走,背对他,“我有邮件要看,你先洗澡吧。”

男人立在玄关,眸色微暗的看了她一会儿,没说话,只换了鞋走过去。

看着她真拿了平板打开邮箱,确实好几封标红邮件。

俯首,指尖抚了抚她的脸,“我先去洗,一会儿叫你。”

她“嗯”了一声。

但是宫池奕洗完澡下来,她依旧是那个姿势。

男人眉峰蹙了蹙,走过去伸手拿了她面前的平板,声调微沉,“先去洗澡。”

吻安正专注,忽然被夺走东西,柔眉轻蹙,“还给我。”

他只是转手把平板放到了茶几上,回头要对她说点什么。

吻安已经倾身去拿平板。

手臂已然被他截了,脸色不太好,薄唇沉了沉,“别把本该是高兴的事闹得不可开交。”

她终究是看了他,没有气恼,眸色温凉,语调清清淡淡,“要让我觉得是高兴的事,就回去做你的位子,你能么?”

男人深眸低垂,凝着她,薄唇抿在一起,无言。

她说:“我护不了你,不想遭受你那些心腹的谴责,我受不起骂更受不起那个位子。”

他嗓音也冷了冷,“没有要你多有建树,担个职位,方便我日后再次要回,跟你要,总比别人容易,哪里不理解?”

是,多好理解,他却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明明可以不这样。

只为了所谓还她一份歉疚。

就那么僵持,良久,宫池奕终是眉峰微拧,“如果实在不情愿,我去物色别人上位。”

低眉盯着她,薄唇一碰,“满意么?”

吻安皱眉,仰脸看着他,“你是威胁我,还是逼我?”

“你觉得呢。”他低低的嗓音,带着冷郁。

“明明可以不这样!”她实在是看不懂他到底还藏了什么样的想法。

甚至害怕,就因为一次都没猜到他脑子里的构架,她才害怕他到底要做什么?

这一路走来,除了主动找他结婚,没有任何一件事她的思路能跟上的。

宫池奕冷了唇,“我命令,你去洗澡。”

她不动,他便要弯腰把她抱走。

吻安猛然后退,一手扶着沙发,“我今晚自己睡一楼。”

她想清静的想一想,到底哪里漏了什么,也许能想出来他这么抽疯的缘故。

可男人薄唇抿着,长腿迈了一步,精准扣了她的手腕往客厅门口走。

她试图挣扎,他虎口钳着的力道却纹丝不动,越是用力,她连脚下的步伐都乱了。

拖鞋在杂乱间不规则的遗落在茶几边,又被踢到了客厅门口。

“宫池奕……!”她被捏得生疼,刚开了口,整个身体陡然被甩了半圈,随着他手腕间的力道,一下子被扔到了墙边。

后背狠狠撞在墙上,他已经欺身抵住她,“心情消磨所剩无几,还要继续闹么?”

嗓音低郁,深眸锁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