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似横生间隙/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好半天都没反应,皱着眉,显然被震惊之极。

“怎么会敢动荣京?”她觉得不可思议,这几年荣京把国际关系处理得极好,自身的发展也超乎预料的迅速。

“说得夸张一点,以荣京现在的发展速度,不出几年就能把英方赶超,不是么?”她仰脸。

宫池奕低眉,指尖缠在她发丝间,语调沉沉淡淡,“就因为荣京发展超速,很多人才会蠢蠢欲动,前几年是东边岛国,意欲从第一岛入手直捣荣京。”

吻安皱着眉,“所以呢,英方想借着争夺第一岛以南的地盘挑起矛盾?”

这胆子也实在太大了。

她挪了挪位置,眉心一直蹙着,“就算你一直坚持不把地皮让出去,他们也会相处别的办法?”

“权宜之计。”他低低的声音。

但除了拖着土地之外,他还没想到其他办法。

吻安好一会儿没说话。

内阁就是当初荣京和英方协议建立的,双方人员各半,但显然旧派一直想彻底把我主动权,宫池奕上位这么些年无论怎么努力他们都在想方设法的打压、弹劾。

这样的情况总不能一直持续下去。

“你说。”她微微抬眸,问:“有没有可能,整个内阁都是新宿力量?甚至把内阁设为荣京掌控英方的核心?”

宫池奕听完先是微微眯起眼,垂眸看着她。

随即指尖轻轻扫过她的眉眼,“你还没正式上位,野心这么大?”

现在的内阁,总体是英方占优势,否则总部不会放在这里,甚至他们几次想通过内阁来掌控荣京。

如今,她的想法正好跟旧派反过来,她想替荣京方面利用内阁,掌控英方,何其宏伟的设想?

如果真能达成,荣京的国际地位必然直线上升,内阁必然无可撼动,甚至让其余国际成员敬畏有加。

吻安笑了笑,“你信我么?”

清离的眸子里带着不可言明的光彩,就那么仰脸看着他,柔唇淡淡的问着。

那一刻,宫池奕有一种错觉,他捡来的宝确非池中之物,当初进入娱乐圈,真是埋没了她。

许久以后的事实证明,他所产生的不是错觉,真实无比。

顾家前身两代虽然是旧派,她的母亲,甚至外公,全都是在政界侵染的人物,她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甚至有人说她通过内阁铸起了荣京大半的国际地位,对她的认识,从娱乐圈清傲的导演名媛,到妖艳其外、精谋其内的政交名媛,甚至界内多次希望她能参与选举,成为荣京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

只是那时候的顾吻安只想拍戏,每每听到这些只是眉眼弯弯的浅笑,她说:“我体寒,坐不了那么高的位子。”

她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什么成就,从暂代首辅到替荣京稳固国际关系,坚持坐在那儿,只是为了守住位子等他回来,既然是从他手里接过来的,当然要完好的还给他,至少这件事上她不负他。

她想,出身便是名媛,就该端着酒杯穿梭于形形色色的人群,恐怕坐不住那么高的位子。

而每一次,她也都会很诚恳的推荐宫池奕,那个被她气得吐血的男人。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吻安转了个身,背部对着他,又往他怀里挪了挪。

迷糊时,听他问:“真没觉得委屈?”

她没有回话,阖眸安静着。

第二天早晨,吻安起来时,宫池奕不在卧室,下了楼倒是见了他不知道跟外公聊了什么,这会儿正从客厅走出来,见了她顺势上前来。

他将要伸手牵过来时,她把手缩了缩,看了一眼不苟言笑的薛老。

看着她往餐厅走,宫池奕才看了看薛老。

薛老顽固的表情,眉头轻挑,好像说着外孙女不让牵手这种事别赖他。

末了,也进了餐厅。

男人修长的身影在吻安身侧停住,挪了椅子坐下。

吻安侧首看了看他,倒是说话了:“今天不忙?”

还以为他会在天灰灰亮的时候就走,免得又被监察他的人发现。

宫池奕薄唇勾了一下,“不急,有大哥在公司。”

宫池枭么?

她差点忘了,内阁这么多事的同时,他在公司也并不轻松,一边要应付想尽办法要那块土地的人,还要主张集团内很多事。

可能是薛老在的缘故,早餐桌上的气氛显得很安静,是令人忍不住尽快吃完离席的那种安静。

事实也是这样的。

吻安步行走到堡楼外,宫池奕也从身后迈步而来。

“晚上什么安排?”他与她并肩之后,问。

她略微侧首,“既定的都是那些应酬,可能临时会加,这要问鲁旌了。”

而后,吻安才侧对朝阳略微眯起眼,“怎么了?有事约我?”

宫池奕双手习惯的别进兜里,五官微垂,视线落在她脸上。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过几天,可能要去墨尔本一趟。”

吻安听完脚步蓦地顿了一下。

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而后笑了笑,依旧没看他,“去看于馥儿?”

要不然,余歌在接受调查被拘在这里,他还去墨尔本做什么?

宫池奕并没有给她太多时间乱想,握了她的手,并肩往前走着,脚步徐缓,道:“不是,做例行检查,每年都要去的。”

检查?

她终于仰脸看了他,“做什么检查?”

然后看向他如今比任何人都完美的一双长腿,“你不是好好的么?”

男人薄唇微微弯了个弧度,“表面是康复了,但毕竟重伤过,近几年内最好每年都做检查。”

这样啊,吻安松了一口气,闭了闭目,继续往前走。

当然不会啰嗦的问他做完检查是不是要顺道去探望北云馥。

不知觉已经快走出堡楼的区域了,吻安抬眼都能看到鲁旌的车了。

他却在身侧沉声道:“我送你过去。”

她蹙起眉,“不方便,我能找你,你最好别找我。”

男人低低的笑意,牵着她的手没松,隔空对鲁旌摆了摆手指就拉着她上了他的车。

刚坐进去,她就皱了皱眉。

“怎么了?”男人侧首,把她洗胃的表情尽收眼底。

吻安也坦然的伸手去开窗户,道:“都隔了一晚,昨晚的香水味还这么刺鼻。”

香水味……女人蹭在他身上的香水味。

有一会儿,宫池奕没什么反应,片刻才略微勾唇,宽肩倚在座位上,一手搭于窗户,侧首看她。

“昨晚的香水味,昨晚没闻到,这会儿闻到了?”他微微挑着的尾音。

她开了窗户,觉得舒服多了,也没打算搭他的话,只是笑了笑,想眯一会儿。

哪知道他一伸手臂,自己岿然不动,只将她掳了过去,眉宇低垂,就那么好以整暇盯着她。

吻安看了他两秒后不自然的挪了视线,倒也没挣扎,知道逃不了,干脆靠在他身上阖眸。

视觉刚关上,精致的下巴被挑起,线条清晰的薄唇压下来。

“你说我是不是有受虐症?”唇畔厮磨间,他低低的嗓音溢出,深眸静静的凝着她。

“每次见你吃味总是我比你心疼,又偏偏喜欢看你酸到牙的模样。”他说着话,嗓音里有着点点笑意。

吻安抬手,连打带推的放在他肩上,温凉一眼,“宫先生最喜欢的不是受虐,而是受虐后顺理应当的强吻、强要。”

他嘴角的弧度加深,薄唇继续攫取,舌尖轻扫涟漪,嗓音陈淳,“你说的是。”

她还能说什么?

直到车子离开静谧的郊区,吻安才伸手想把窗户关上。

但他修长的手臂越过她完成了这个动作,而后继续拥着她,道:“不会去很久,就走个程序做个检查。”

吻安半眯着眼,点了点头。

宫池奕还以为她心里有事,可过了会儿,她问了句:“你大哥在家里的时候,看起来挺和善的一个人,身体又不好,那么卖力的跟你争做什么,反正你现在也没亏待了他不是?”

他略微挑眉。

沉默了会儿,才道:“怎怎么样,我的身份在家里就是一颗刺,人心善变,谁知道我哪天就变了?”

吻安皱了皱眉,抬头看了他,这么看起来,宫池枭跟他争,他居然也没有一点生气,反而挺理解?

“你大哥现在的状况,是争过去给儿子继承?”不然他都上了年纪,身体又是一年有半年在吃药,争了给谁?

身侧的男人沉默笑片刻,转头看了她,忽然道:“大哥和大嫂不能生育。”

这回是吻安怔了怔。

不能生育?

看起来两人的感情是还不错的,居然这么大年纪了都没有孩子?

“现在医术这么成熟,试管虽然麻烦一些,应该也不是很难。”她道。

宫池奕挑眉,“都试过,还是怀不了,两人干脆放弃了,一直想着领养,耽搁到现在也不太合适了。”

吻安眉心紧了紧,试探的看了他,“是不是因为这个,你大哥觉得你从中做了手脚,现在才会跟你争?”

当初的传言说宫池家几个儿子明争暗斗,宫池奕重伤和家里有关,老大一直无后也是争斗的缘故。

他勾了一下嘴角,略显无奈,算是默认。

“看来老爷子催着你三姐和四少赶紧找另一半也是有原因的。”吻安悠悠道了一句。

说完又皱了皱眉,“怎么就不催你二哥呢?”

对此,宫池奕只是讳莫如深的弯了弯嘴角,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马上就到了,不能直接送你到门口。”

话题就这么被岔过去了,她也点了一下头。

一下车,吻安习惯了换个状态,脑子里绷着一根玄,尤其今天是几个备选人聚在一起,行政总长主持会议。

现在界内关于顾吻安的消息并不少了,大多人见到她已经能预感到这个位子只能是她的了。

所以会议上她就是关注点,可惜每每在这种正式场合,她都不怎么喜欢说话,倒是下午从内阁大楼出来,说是会所里有应酬,她倒是积极得很。

吻安跟众人简单道别后上了车,靠在后座上。

她不是不喜欢说话,只是言多必失,尤其对着不熟悉的人,她总是喜欢言辞锋利。

鲁旌看了看她,“估计韦廉也在。”

她笑了笑,肯定的,昨晚她去找了宫池奕,韦廉至少要知道结果。

然而,吻安到了地方,先看到的不是韦廉,而是坐在女人堆里的四少,宫池彧。

他不是在和东里简在做什么项目么?上一次找过宫池奕之后明明说清楚了不插手的。

四少就是一直活在传言里的风流公子,对着左拥右抱的女人毫不吝啬,一会儿喂酒,一会儿挥手就一张支票。

吻安闭了闭目,还是没忍住要跟他单独谈谈。

楼道里光线昏暗,也有霓虹偶尔闪射出来。

她看着宫池彧眯着醉眼倚在墙边,“四少是在想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韦廉是什么人?”

宫池彧始终带着不羁的淡笑,眯起眼看着她,“怎么,怕你争不过我?”

她退了一步靠在楼梯扶手上,并没有笑意,很严肃的看着他,“以我是你嫂子的身份说话,四少估计也不爱听,我直说吧,这个位置只能是我,也只会是我,你要是染上韦廉,到时候进退维谷的是你自己。”

四少没说话,依旧勾着嘴角。

“韦廉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了,就算他帮你,这个位子我要定了,到时候你就是他砧板上的肉,你只会给你三哥添麻烦你知不知道?”

宫池彧这才扯了扯嘴角,“我这还没做什么,新嫂子倒是怕我成累赘了?”

他闭上眼,仰脸输出一口气,才朝她看来,熏着眼看她,道:“我们兄弟二十几年,我还不值得他伸手帮忙解决麻烦了?”

这话让吻安皱起眉。

知道忽然自己的三哥成了假的,心里会难受,但,他现在这么胡闹,只是为了测试宫池奕有没有把他当兄弟看?

“你还真不像这么幼稚的人。”吻安柔唇淡淡。

宫池彧只挑了挑眉。

*

两人在楼道说话的同时,韦廉把门口的男子叫进去问了几句话。

而后眯起眼笑着,问:“宫池奕今晚也来这里么?”

男子想了会儿,“应该是,但这会儿还没见人。等他来了,我让人通知您?”

韦廉点了点头,摆手让他出去了。

倒不觉得是巧合,或者追随顾吻安来的,毕竟政府那边咬着宫池奕不放,非要那块地,最近估计每晚都会换着法子跟他聊一聊。

大概是九点十几分,宫池奕的车子停在会所外。

会所门口一个男人已经转身快步往楼上去了。

另一侧等候多时的人笑着迎上前,“三少总算是到了!”

为了让他看到实实在在的利益,政府方面是想尽了办法,今晚就直接约了几个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直接给宫池奕送上的好处,相当于将未来几年的收益翻倍又翻倍的给他送上。

几个人在门口寒暄了一番,做了简单介绍,才要入内。

宫池奕薄唇勾了一下,还不待挪步,他内侧兜里的电话响起。

“抱歉。”他低低的一句,修长的指尖探入口袋。

手机贴在耳边,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张五官越来越沉,随即薄唇冷冷,“几楼?”

两秒后,干脆的挂掉电话。

“抱歉,有点私事要先处理。”宫池奕低低的嗓音之后快步往会所里走。

而他刚踏进会所大门,里边略微的骚动,四少已然拧眉焦急的抱着半昏迷的顾吻安大步往外闯。

猛一眼看到走进来的男人,宫池彧脚步顿了顿,眼底的醉意被略微的慌张和无措替代,薄唇微微动了一下,“三哥……”

男人脸色阴沉,一句话都没说,径直把人接了过来转身变往外疾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