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心事重重/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在想,顾启东是不是以为梁冰怀的是他的孩子?否则,怎么会做出这个举动?

如果是,那这样的行为,岂不是让薛音更加愤怒?

可薛音一点起伏都没有,别说愤怒,反而是笑了笑,看着那个男人,“你知道我当初的痛苦了?”

“你践踏我的感情,出卖我,利用我!”薛音略微咬了牙,终究没说下去,缓了一口气。

随即摆手。

男子一声命令,狼嘶吼着停了下来,对着梁冰虎视眈眈,梁冰缩在一角,不管有没有被咬伤,仅仅是惊吓也足够她瘫软,痛苦呻吟还在继续。

薛音根本没打算管她,只似乎对着吻安说:“永远不要小看女人的潜能,她死不了。”

就像当年的薛音,重大意外没死,落到旧派手里,无数个日夜的严刑拷问、折磨,面目全非,皮都掉了一层,照样活到现在。

笑了笑,嘶哑的声音,对吻安说:“走吧,我有话跟你说。”

吻安只觉得站得脚麻,骨头打软,看了看她泰然转了方向的轮椅,没见人跟上,又侧首看回来。

“这样你就手脚发软,以后进了内阁有得你扛的,知道么?”她低低的声音,倒没有丢下她。

转头看了黑皮肤的男子,让他把狼带走。

吻安耳边还有梁冰的呻吟,她握了握手心,脑子里却总是自己流产时的那种痛。

这里,一多半是自己的罪,因为梁冰现在怀的,肯定是那晚被轮后的孩子。

“怕遭报应?”薛音忽然嘶哑的笑着,“放心吧,报应也到不了你身上,留着她的种才真是你的麻烦,本来想随手解决了,可你刚好过来了,就想了这么个法子。”

吻安知道,当初是她让人收拾梁冰,如果梁冰生下来,一做鉴定就能找到罪魁祸首,要查到她估计也不难。

但是这件事,她没告诉过薛音,也没给宫池奕说过怎么收拾梁冰的,她却知道,并为她善后。

有一瞬间,她好像知道宫池奕的那种深谋远虑从哪学的,真是青出于蓝。

“不舒服就走吧。”薛音嘶哑的声音,再次看了她,知道她受不了这种暴力场面。

吻安点了点头,没说话。

距离那地方远了,薛音终于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留着他们么?”

吻安闭了闭目,摇头。

梁冰也说过宫池奕不会动她,但一直没认真追究过原因。

薛音停了下来,面前的风景还不错,背靠密林,面对大海,咸涩的海风此刻似乎比平时让人感觉良好。

她道:“因为以后你会用得到,有时候办完事总需要替罪羔羊的,总不能都靠沐先生的人。”

也不等吻安说什么,她自顾继续着:“还有,当初那么多人为什么争破头也要挤入四个家族行列?”

薛音看了吻安,道:“每个家族在各自领域都是龙头,组合利用起来办事会省力得多,正好,你和东里家的儿子,还有北云晚,关系不是都很好?”

吻安终于微蹙眉,“我不想利用友情。”

薛音笑了笑。

吻安还以为她刚刚那样的冷血,应该会说友情什么都不是,可她竟然点了点头,“理解,但有时候,利用不等于伤害。”

吻安愕然,好一会儿没说什么。

好像,她要说的话也就这样结束了,好一会儿,吻安站在她身边,甚至感觉不到她的气息。

“您……”许久,吻安终于开口:“一直住这儿?”

薛音没有回答,只是问:“有人来接你回沐先生那儿吗?”

吻安点头。

然后她就那么走了,轮椅转过去之前,留了一句:“卫星探测的日期很近了,探到我,沐先生那儿也就快了,你抓紧时间。”

就算沐钧年再厉害,被探测到之后也少不了一番麻烦,他们一定很乐意用沐钧年牵扯到荣京,这种国际矛盾,谁是被动谁就输了。

回沐先生那儿,吻安一路沉默,来接她的许冠只是在她上船时说了句:“都安排好了,顾小姐什么时候走都行,但我跟沐先生的人和顾小姐不同路,到了伦敦没什么事也不会跟顾小姐见面。”

吻安点了点头,“好,我知道。”

*

墨尔本,夜色正浓,屋顶的人完全暴露在寒凉的夜风里,倒不觉得冷。

“所以,顾吻安是去找沐老了?”聿峥冷冷的调子,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了宫池奕。

一旁的男人接了过去,修长指节捏着酒杯漫不经心的摇曳,并没有回答问题。

“你倒是真放心把这些事交给她。”聿峥又道,依旧没有温度的声音,抿了一口上好的酒液。

男人手肘抵在护栏上倚着,薄唇微动,“只有她能见到沐老,你、我,沐寒声,都不行。”

而阻止英方觊觎南岛的事,交给查无踪迹的沐老是最好办的。也幸好,她所做的一切,正好他所想。

聿峥浓眉淡淡,一并靠在护栏边,“你又怎么知道她一定有所收获?还有顾启东,如果活着,一定在那边?”

对此,男人薄唇略微勾了一下,“直觉,你信?”

呵呵,聿峥不置可否。

安静的待了会儿,聿峥才想起来他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是复检。

便看了他的腿,随口问:“检查什么结果?”

宫池奕刚递到唇边的酒杯顿了顿,一秒后继续,抿了一口,嗓音沉沉淡淡,“还好。”

末了,看了聿峥,“余歌不能一直被关着,你想想办法。”

聿峥千年不带表情的脸转过去,看了他,“目前最重要的是守住你那块地,阻止他们启动卫星探测南岛,余歌次要。”

宫池奕放下握着酒杯走到桌边坐下,道:“余歌和东里智子领过证了。”

聿峥听完顿了会儿,然后才嘴角略微扯动,“你动作倒是快。”

男人眉峰微挑,他是想凝结四个姓氏,但这是功劳不在他,大多在安安身上,也是碰巧。因为原本他是安排四弟宫池彧和简小姐的。

看着他放下酒杯,聿峥目光淡淡的扫过去,“还剩个北云家,你在指望我?”

要让他和北云馥弄出关联?

宫池奕嘴角淡淡的勾了一下,“不是很急,你慢慢考虑。”

聿峥眉峰冷漠,没什么好考虑的,他和北云馥连演戏都不可能。

“我差不多该走了。”男人从桌边起身,“安安给我打过电话,我再拨回去一直不通,有些担心。”

语毕,人也转身进了楼梯间。

订机票到登机,宫池奕把时间把握得很好。

登机之前又给她打了个电话,意外的,居然通了。

“喂?”很多天不通话,他低低的嗓音了带了几分热切。

但是那边很安静,好一会儿才传来她睡得迷糊的哝语,“怎么了?”

男人略微勾了唇角,脑子里已经是她睡眼朦胧的模样,“没事,听说你这几天不在伦敦,出去都不跟打个招呼?”

吻安闭了闭目,翻了个身,车窗外是伦敦雾蒙蒙的傍晚,随口一句:“宫先生走的时候,好像也没跟谁打招呼吧?”

他听完,嘴角的弧度深了深,“生气了?”

吻安回神,散去困意坐起来,片刻,才回答他的上一个问题:“嗯,出去了一趟,马上到家了。”

回来了?宫池奕微挑眉峰,真巧,他也返回。

只是他没告诉她,听出来她在车上,嗓音变得温醇,“醒了就坚持会儿,到家再睡,车上容易着凉。”

吻安靠着座椅,眉眼微微弯起,笑笑的,“宫先生探望故人完了,身体检查也结束了?”

他只是低低的笑,知道她多少会有些担心,声音已经柔得不能再柔,“乖,回家继续睡,马上就是人上人,吃醋这种戏文先省省?”

她一笑,“人上人还得不食人间烟火?那我选择下地狱,可以使劲儿作。”

男人笑着,看着她挂掉的电话,半晌才关机。

吻安在堡楼外下车,步行一段进去,还没到高墙,远远就见了几辆车排列在外。

柔眉皱了皱,平常外公这儿是没有访客的。

一股子紧张涌上来,脚步也随之加快,到了近前看了排列的两个车牌号,眉心越是收紧。

没有立即进去,绕着围墙往前走了一段,给管家打电话。

管家在客厅,客厅里也坐了两个客人,但主要人物应该是和老先生在书房谈话的那几位。

一眼看到小姐的来电,管家手抖了一下,又稳下来,对着客人笑了笑,转身出了客厅往后院走。

“小姐?”

吻安已经绕到堡楼后,抬眼能看到外公的书房,但窗帘拉得严实,只有隐约灯光。

“家里来客人了?”她问。

管家点头,“对,老先生脸色很凝重,上去谈话很久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闭了闭目,“来多久了?有没有问起我?”

就那么不巧,管家说:“进来就说要找小姐,我说小姐去朋友家里了。”

呼,吻安输出一口气,幸好巧了,“我马上回来。”

啊?管家倒是愣了一下,电话已经挂了。

快步往堡楼走,她知道,政府找过来,要么是她几天不露面对她产生怀疑,要么就是干脆借助外公好歹还是皇族的身份,希望对南岛时间起积极作用?

她走进玄关时,客厅里的几个司机和下属朝她看过来。

吻安一脸莫名的蹙了蹙眉,看向管家,“这几位是?”

管家笑了笑,不待介绍,已经有人站起来,“顾小姐。”

她走过去,大方的伸手握了握,听着对方道:“国安部长和韦廉先生听闻您身体抱恙,特意来探望您。”

吻安略微的诧异和惊喜恰到好处,“这可不敢当……两位先生呢?”

管家插了一句:“在先生书房。”

这边话音才落,楼上的人已经下来了。

国安部长的目光在她身上几个来回,面上倒是笑着,“听说顾小姐病了,怎么这个时候还去朋友家?小心着凉。”

吻安笑着,过去握了手,“让您挂心了,真是惶恐,实在是闷坏了也就出去走了一圈。”

韦廉站在部长微侧后方,地位高低,一眼明了。

看了吻安,笑着,“顾小姐刚回来?”

吻安点头,眉眼弯弯,“会友总是容易忘了时间!要不是管家催我,我今晚恐怕都不回来呢。”

韦廉笑了笑,看了一圈客厅,没见行李箱,看似随口的道:“顾小姐出门好像不喜欢带东西?”

她依旧眉眼弯弯的浅笑,“我是个懒人,再者,去朋友家总不能带行李是不是?”

吻安庆幸,她去找沐老,真的是一个手包就去了,否则这会儿客厅一定有个行李箱。

寒暄几句之后,客厅里的司机“尽职尽责”的过来提醒两位人物,说晚上还有应酬。

吻安笑着将人送出门。

围墙外,韦廉恭敬的站在部长车子边上。

刚从还略微笑意的部长眉眼锋利起来,侧首看着他,“你不是说她出去秘密交涉?”

韦廉拧眉,“隐秘消息是这样,但确实查不到她的出境记录。”

部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最好能确保她是你的人,别扶上位了却倒向别人,无影响还好,影响到南岛事宜进展,别说保你上总之位子,脑袋是否在肩上安着还是未知数!”

韦廉连连点头,“是、是!”

一直等着部长的车队离开,他才直起身,拧眉看了一眼堡楼。

堡楼客厅里,吻安坐在薛老身边,“外公,您放心,没别的事。”

薛老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政事我已经不过问了,但多少能猜到你在做什么,没有上位那么简单吧?”

吻安笑了笑,“就是上位这一件事。”

上了位,她再继续做别的,所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这一件事。

薛老抿了唇,摆摆手,也不多说,“我身份在那儿,他们轻易也不会动,不用顾及我。”

她点头,满是歉意,“让您受惊吓了。”

当晚,吻安一直睡不着,韦廉肯定会让人去查她所谓的“朋友家”,可在这里,她压根就没朋友。

总不能事情还没开始,就暴露她找过沐老的事,那别说保住南岛、顺利上位把内阁交给荣京,恐怕整个荣京都被她拖累了。

实在睡不着,起身在房间里来回几次,还是给宫池奕拨了过来,可那边提示“关机”。

办什么事还要关机?她眉心紧了紧。

只好走过去打开邮箱,发了一封邮件后一直等着。

十几分钟,窗外灯光闪了两次,她便急忙穿了外套,放轻动作下楼,疾步到了大门外。

依旧是高高的围墙下。

许冠年逾五十,可单单是不喜多言一点就让人觉得办事稳重利落,他带了黑帽站在那儿,“顾小姐有事?”

她理了理思绪,一手埋进长发捏着颈部,才道:“最近闹得很厉害、反对我顺利上位的人里边,除了宫池老先生,还有一位姓孙,我想要几件他不为人知的事做筹码,明天六点之前我去见他,所以,六点之前您能想办法办好这件事么?”

许冠微蹙眉,“有点赶。”

“我知道。”吻安吸了一口气,“没别的办法。”

沉默片刻,许冠提醒,“顾小姐,就算我查到事件,你就这样去见他,很危险。”

吻安笑了笑,“危险也不止一次了,放心,只要有他的把柄,他至少目前不敢动我,除非他想声张自己的秘密,不要现在的位置了。”

许冠看了看她,一个女人做这些,确实为难,但没办法沐老就选了她,压了压帽檐,“那你多小心。”

她浅笑,拉了拉外套转身往回走。

回到卧室,依旧睡不着,因为不知道许冠那边的事能不能办成。

也因此,第二天从早上起床到中午吃饭,再到下午三点多,她一直都皱着眉,心事重重。

将近五点,她必须出门了,许冠那边还没来消息,可她不能再等,否则韦廉就该查到了。

------题外话------

标题取不出来了……大姨妈拜访,写不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