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是不是有事瞒着我?/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他垂眸,低低的嗓音,带了几分不解。

吻安抿了抿唇,“你,怎么知道我去吃宵夜?”

他去接的时候,她已经出来了,一直在对面等的。

男人似是无奈的弯了嘴角,“不是在老地方应酬?你等我的地方不是吃夜宵还能做什么?”

她眨了眨眼,就因为这个?

那时候并没留意周围全是餐厅,夜宵出了名。

见她这个反应,宫池奕略微眯起眼,“怎么?是打算背着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吻安微仰脸,笑起来,“天知道呢?”

正好韦廉今晚给她介绍了陪床的。

抬手勾在他脖子上,微微踮起脚尖凑上前,声音里轻轻柔柔的笑意,“你说,这边的男模是不是尺寸销魂?”

柔柔的声音传入男人耳廓,低垂的眸子微微眯起,“皮痒了?”

她弯着眉眼笑,“不能怪我的,韦廉什么人你又不是不清楚,跟他混,这种福利必须来者不拒的消受。”

他低哼了一声,抬手捏了她纤柔的腰肢,“老实的去洗干净,吃完夜宵在探讨尺寸问题?”

吻安被他掐得反射性松开手,笑着靠在门边看着他进厨房,好一会儿才上楼洗澡。

厨房里,男人背对门口,单手叉在腰间,一手按着眉间闭了闭目。

棱角之间已经没了和她说笑的神色,只剩无边的深沉,又缓缓深呼吸,继而,着手夜宵。

二十几分钟之后,吻安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听到了手机短讯声。

移步过去随手按亮屏幕,是席少的短讯。

只是她在解锁时忽然顿住手,柔眉慢慢蹙了起来,转身快步下楼。

如果不是手机的解锁密码,她真的忘了今天是结婚纪念日,整整一年了。

宫池奕还在厨房,看起来是在收尾了。

她动作很轻,侧过脸,湿湿的头发在他后背贴了一片印记,发尖的水滴滴到了他的衬衣衣摆。

男人眉峰微捻,嘴角勾了勾,声音温稳,手里的动作没听,“怎么了?”

“我忘了。”她声音很轻,带了歉意。

他只笑了笑,“没指望你记着。”

说着话,转过身来看了她,湿漉漉的头发让他皱了皱眉,反手将她圈着腰的手臂拿开,“先吹头发?”

吻安笑着点了点头,“你帮我?”

沙发上,她悠然躺在他腿上,抬眼就能看到他的五官,笑了笑,“我今晚也住这儿?”

明天肯定是要去内阁的,不过不用一大早,就不知道他是怎么安排的了。

男人低眉,神色温和,拨散她的长发,眉峰微微挑了一下,看起来是给了她肯定答案。

吻安笑着闭了眼。

可能因为太舒服,这一闭眼差点睡过去,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关了吹风机。

没有打扰她,保持着让她枕在腿上的动作,目光低垂,指尖若即若离的拂过她的发鬓。

吻安睁眼时,正好见到他俯身在她额头亲吻。

许是没睡醒,过分静谧的深夜,她竟然从他微凉薄唇间感受到了别离的味道,很莫名。

心里捉摸不定的跟着空了一下。

朦胧的眯着眼,柔眉跟着轻轻蹙起,抬手去触碰他逐渐远去的五官。

被他宽厚的掌心握住,嗓音温醇的从头顶传来,“夜宵该凉了。”

听到他的声音,证明她没睡着,眉眼弯了弯,“还以为我做梦了。”

男人薄唇略微勾了一下,拇指来回摩挲了她的脸,见她懒洋洋的,干脆将她抱起来进了餐厅。

其实吻安也不算饿,只是不想打破今晚的这种情调。

她吃着,宫池奕整个宽阔的胸膛从身后圈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冷不丁的就问了句:“如果不是碰巧需要你顶替位置,今晚这纪念日你来么?”

吻安手里的动作顿了顿。

如果不是遇上这件事,如果不是担心失了权势的他被郁景庭算计,她应该会坚持离婚?

但是过了这么久,她好像已经没有太多怨怒,本来也对顾启东没多少感情,只不过当初不习惯他那样的算计。

现在呢,她身处跟他一样的环境,切身体会,没有谋算不成政交。

她笑了笑,侧首看了他,也没说话,只是凑上前想吻一下。

结果被男人嫌弃的避开了,薄唇微动,嗓音沉沉,“吃你的。”

她一蹙眉,来劲了,反身干脆勾了他的脖子往回拉,结结实实的对唇。

动作幅度太大,她快掉到椅子下了,男人伸手把她捞回怀里,低垂的眸光带了几分宠溺,“说了一年要给我的婚纱照还没兑现。”

当初她说摄影师方面她负责的。

听到这里,吻安眯起眼,浅笑,“明年?”

反正现在他情况特殊,她上位前后都会很忙,这事又不能公开,否则韦廉那边就穿帮了,所以,最早也是明年。

宫池奕唇角微勾,“但愿真能等到那天。”

吻安笑着,说的好像她会诓他一辈子似的。

面前的盘子忽然被他挪开,她才皱着眉回头,整个人已经被抱了起来。

听着他不大愉悦的指责:“不想吃就不浪费时间了,做点要紧事。”

从坐下来之后她一共也没吃进去多大点。

她窝在他怀里,装傻充愣:“什么要紧事?”

他低眉,看了眉尾弯着坏笑的模样,指尖已经挑了一粒他的衬衫扣子,不安分的探进去,在他胸口纹身处柔软作乱。

能感觉男人身子敏感的紧绷,步伐顿了顿。

吻安只是笑着,“纪念日呢,是不是过得也太朴素了?”

他舒出一口气,嗓音沉了沉,“怎么的就不朴素了?”

她刚要说话,随着他的步子,一步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一句的问:“皮鞭?蜡烛?眼罩还是……”

吻安瞪了他一眼,脸上是笑着的。

她被放在床上,随之而来的是他的吻,若即若离的撩拨着,“我去洗个澡?”

她故作不悦的蹙起眉,“事多!”

“等不及?”男人薄唇微动,勾着笑意,但已经没有下一步动作。

吻安侧躺着,看着他往浴室走,目光在卧室里转了一圈,若有所思,片刻干脆自己动手到处翻找。

他既然记得今天的日子,不可能什么都没给她准备才对,肯定藏哪儿了。

只不过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倒是她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来。

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微蹙眉,因为是一串陌生号。

迟疑片刻,还是接了起来,“喂?”

“顾小姐……”对方的声音略微断续,但是吻安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柔眉紧了紧。

是顾南。

“你在哪?”她站在柜子边,顺手将抽屉按回去,转瞬已然换了一副冷静和谨慎。

“我刚刚无意碰到的人,应该就是您要找。”顾南说着话,忍痛吸了一口气。

上次收到照片,知道她和宫池奕的秘密交往被偷拍,一定会被跟拍,果然没料错。

吻安抬头看了一眼时间,“你跟他正面冲突了?”

“他没看到我,但人还在胡同外没走,我恐怕走不了了。”

她闭目想了会儿,“没冲突就好,别让任何人看到你的脸,等我电话。”

说完,她挂掉电话,看了看浴室的方向,没有多少犹豫,走过去敲了门。

男人从里边开门。

吻安抬眸,微抿唇,“我可能……得出去一趟。”

宫池奕剑眉轻蹙,只问:“几点了。”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声音里带了几分柔软,“快十点半了……我很快回来!”

男人反手把水关掉,一手撑在门边,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看不出情绪。

吻安有些不安的看了他。

终于听他薄唇微动,“什么事一定要去?”

她刚要说话,电话再一次响起,吻安低头看了一眼,按了静音,抬眸看了他,“韦廉给我介绍的人出了点事,我必须出面,否则不好交代。”

宫池奕站在门口,略微闭目,撑着门框的手臂把门打开,“韦廉介绍的?陪床的?”

她抿唇。

电话响完一次,又继续响,她只能接通,“喂?”

听筒里传来很重的一声响,她也随之拧了眉。

抬眸看了看宫池奕,来不及说什么,转身仓促的换了一身衣服,又回到浴室门口亲了一下他的下巴,“借你的车。”

而后匆忙出了门。

宫池奕站在浴室门口,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好一会儿,目光很沉,下颚微微绷着。

吻安开车时给席少打了电话。

第一个他没接,她眉头越是收紧,车速却一点没慢,终于接通时没让对方有说话的时间,“你在哪,完事没有?”

席少还没穿衣服,坐在浴缸边低着头,面前让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糜欲,“怎么了?”

吻安的车子快速略过城市边缘往顾南的地址开去,语调也跟着多几分坚硬,给了地址,道:“打车或者自己开过去,立刻。”

席少不明所以,但只能照办,因为她是他老板,至少今晚是。

城市一脚的仿古街,最多的便是浪漫又古典的小巷。

吻安在路边等了会儿,终于看到席少开着她的车出现。

车子一听,她便走了过去,什么都没说,直接挽了他的手臂,手机贴在耳边,低声,“地址,具体点。”

席少低头看了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却能从她的言语举止之间感受到气氛的紧张,以及,她身上的某种从容魅力。

不自觉的甩了甩头,估计是被今晚的药弄得!

就那么被她挽着手臂兜兜转转的在胡同间走了几分钟,她终于放缓了脚步,直冲着昏暗处两三个男人的身影走去。

恍惚间,席少听她低低的一句:“会打架么?”

席少愣了一下,“What?”

吻安没再说话,脚步已经停在那几个男子旁边,一副嫌弃别人挡了路的样子。

甚至,席少才发现她这会儿正勾着自己的脖颈。

却见她转头对着几个男子中的一人,“怎么看这位先生有点面熟?”

实则,她根本不知道孙重暗中安排偷拍她的人长什么样。

对方皱了眉,目光在她和席少身上来回几番,下意识的压了压帽檐,“你认错人了吧?”

“哦。”吻安看起来也不纠缠,只是跟席少的距离越是暧昧,又侧首,“情欲不控,几位回避一下?”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好似做惯了野战的顾吻安,咬了咬牙,转身往远处走。

当然隐入暗处后,也不忘给她和席少拍两张。

周围安静下来,席少脖子上的手臂也早已收走。

他低头不明,“做什么?”

吻安往巷子里扫了一眼,看了席少,“你进去,把里边的人带出来。”

里边的人?

席少指了指自己,刚要说话,已经被她推了一把往巷子里走。

她等在巷子口,往那几个人离开的方向看了看。

过了不到五分钟,席少搀着顾南走出来,自己却完全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吻安抬手拿掉顾南的帽子扣在席少头上,“两分钟后再走,今晚的事不准跟人提起,报酬明天找我要。”

说着话,她已经扶着顾南往车上走。

没有开车里的灯,所以吻安看不清后座的人什么状况,“流血了么?”

顾南摇头,说话有些吃力,“可能骨折了。”

她没再问,直接往医院开。

巷子口,席少摘了帽子捏在手里,站了会儿,刚准备走,转头就见了两个男子又折回来,快步到了他面前又愣了一下。

显然他们要找的不是他。

席少看了一眼对方,事不关己的上了吻安的车,开走。

二十分钟后。

昏暗的包厢门被推开,为首的男子快步进去在孙重耳边说了几句。

孙重微挑眉,“东西呢?”

男子把刚刚拍的照片放到他手上。

孙重抬眼看了对面的韦廉,略微的笑着,把照片推到韦廉面前,道:“顾吻安和宫池奕暗度陈仓,被利用的恐怕反而是您,不仅如此,她的作风一向就有问题,您确定要扶这样的人上位?”

韦廉把照片拿起来看了看,夜视相机,照片里的人脸十分清晰,尤其席少一张英俊的五官。

看完韦廉却笑起来,喝了一口酒,看了孙重,“我看人一向不会错,一个女人而已,我还控制不了?你多虑了。”

说着把照片递回去给他,道:“这人是我给顾吻安介绍的,跟宫池奕没半点关系。”

什么?孙重听完拧眉,“您介绍的?”

韦廉笑着挑眉,“都说顾吻安私生活糜烂,只是投其所好,要让她替我办事,没那么难。”

然后指了指照片上的席少,“他也是我的人。”

韦廉喝了最后一口酒,起身拍了拍孙重的肩,“以后别再因为这种莫须有的事浪费我时间。”

孙重起身相送,韦廉只是摆了摆手往外走。

包厢里安静下来,一个杯子差点砸到刚进来的男子脚上。

孙重火气不小,尤其顾吻安拿下了项目,推进了竞选进程,她现在可是内阁红人,要把她压下去更是难。

转头扫了一眼男子,“继续盯着她和宫池奕。”

男子欠身,“是。”

*

吻安把顾南送到医院,从门口到医院电梯一直扶着他,顾南想躲开她的手自己站立时,她看了他一眼,“不用那么见外。”

顾南低了低眉,没敢直视她的眼。

她直接把顾南送到骨科,让检查是不是骨折,医生把他带走的时候,吻安才蹙了蹙眉。

隐约听到里头一阵低哼,估计是直接正骨了。

没一会儿,果然见顾南走出来。

医生看了她,“有几处皮外伤,擦擦药,轻微骨折,没什么事。”完了又看了看顾南,“你是不是经常骨折?”

检查了几处都感觉很容易骨折,估计都是惯性骨折了。

顾南长期待在监狱,习惯了总是低头,医生问话也是埋头点了点。

吻安浅笑一下,对着医生,“谢谢您,缴费拿药就行了是么?”

医生点头,指了指,“直走右拐会有人带你缴费。”

她点了点头,一手去勾顾南,见他小退一步,干脆把他拉了过来,去了缴费窗口,让他坐在休息区椅子上,“等着。”

顾南坐在那儿,依旧是低头的状态,但他能看到她脚上昂贵的高跟鞋,目光堪堪扫过剪裁精致的裙裾,不敢在她白皙细腻的脚踝甚至纤瘦的腿部停留,好似多看一眼都是侵犯。

吻安走到他面前递了药,“回去记得擦。”

顾南抬手接过来,“谢谢。”

她看了看他,看他身上的衣服,还是他自己的破旧衣服,并没穿她送的,柔眉微蹙,“你把衣服卖了?”

顾南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下。

吻安目光扫过去就知道猜对了,倒也没说什么,带着他出了医院。

在车上,她没立刻启动引擎,斟酌了会儿,才开口:“今晚的人你尽量避着,但平时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工作,充分展现自己,你跟所有人都一样,不是另类,甚至,不如你的人比比皆是。”

顾南捏着药膏,不语。

“你是缺钱么?”吻安微侧身,看了他,声音是轻缓的。

顾南终于看了她,“我不知道顾小姐为什么帮我,但既然您帮了我,我一定会好好做事,其他的,就不麻烦您了。”

这估计是顾南跟她说过最长的话了。

她微挑眉,说起话来不也挺好么?完全不用自卑。

吻安看了他一会儿,还是没开车,“今晚让你受了惊吓,也许后边还会有,作为补偿,你可以跟我提一件事,不然我这车今晚可能一直停这儿了。”

所以,他不说,她就一直不开车。

僵持了好一会儿。

顾南终于看了她,“我有个妹妹,成绩很不错,但,受了我的影响,同学都知道我坐过牢,她被孤立,现在也不肯见我……马上开学,她肯定没学费。”

听到这里,吻安已经明白了。

点了点头,“我会替你办的。”想了想,又看了他,“让她出国留学可以么?国外没人知道她的背景,不会被嘲笑、也不会被孤立。”

被孤立的感觉,吻安很清楚,因为她曾尝过。

顾南赶忙摆手。

她却淡淡的道:“你妹妹送走了,你也没后顾之忧,才好施展帮我办事,就这么定了。”

顾南沉默。

吻安当然不会直接给他卡,沉默了会儿,道:“你一定要努力改变现在的状态,最长半个月,要在你们报社做出成绩,利用你和我钦点的记者搭档过的事,或者你自己努力,这样才能帮上我,明白么?”

顾南皱了皱眉,还是点了一下头。

开车时,吻安道:“改天我会让人给你老板打个招呼,多给你空间。”

顾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能感谢。

回到他住的小区,抹黑进了楼道,开门时从兜里摸出了一把钞票,皱了眉。

急忙往回,兜里的电话就响了。

“去买两件不错的衣服吧,过两天换个地方租房,别让今晚的人找到你。”吻安说着话,车子掉了头,“我先挂了。”

车速提了提,都十二点了,这个结婚纪念日算是被她搞砸了。

舒了口气,略微叹息,想给宫池奕打个电话,想了想又顿住了,他要是没睡,估计也有些生气,当面回去说话比打电话好。

但开了会儿,她还是没忍住打了。

放在耳边停了会儿,柔眉蹙起,“你不在家里么?”

他的车还在她手里,那他怎么回去?

“我去接你?”吻安蹙着眉,转念又想起他们俩出现在一起,又一块儿回去不安全。

偏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距离他的新住宅不算远的酒吧,灯光绚烂交错。

男人手里捏着酒杯倚在舞厅一角,目光微挑就能看到整个舞池。

展北站在他旁边,好一会儿才听见他沉声,“是上次那个男的?”

展北点头,“就是他,应该是大少爷的人,但却是韦廉介绍给太太的。也许是拿双重报酬,或者只是大少爷借了韦廉的手靠近太太而已。”

男人摆摆手,什么也没说。

展北看了看他,“不用送您回去?”

宫池奕依旧没说什么,干了杯子里的酒,把杯子递给他。

双手别进兜里,迈着长腿出了酒吧。

吻安开着车,目光已经看到了那个酒吧的牌子,但余光在路边一个人影扫过,忽然急刹车,眯起眼确认了一下,果然是他。

开了车门,快步朝他走去。

“来得挺快。”男人立住脚,醉眼眯起,低眉看了她。

吻安抿了抿唇,知道他心里有气,伸手挽了他,“上车吧,都凌晨了。”

他略微换了个角度就很好的避开了她的手,冲她摆了摆手,“我缓一缓。”

她皱起眉,“喝了多少?”

男人冷眉微微弯着,“事办完了?”

她点了一下头,再一次挽了他的手臂,“上车吧,外边冷,喝酒不能受凉。”

他低眉看了她挽上来的手臂,目光微抬又落在了她脸上,薄唇微微抿着,没说话。

吻安主动把他往车子上带,他也算配合的上了车。

只是一路上,他始终都没有开过口。

她几次从后视镜看他,但是每一次看到的都是他阖眸冷漠的模样。

终于在无数次观望之后,车子进了住宅区,也听到了后座的人冷沉的嗓音,“你有事瞒着我?”

吻安下意识的握方向盘紧了点。

又下意识的摇头,“没有啊。”

她脑子里跳出来的,只有郁景庭,但是这事她不会跟他说。

他倚在座位上,薄唇似是扯了一下,没有后文。

车子停了下来,吻安看了看他,微抿唇,先下了车,刚想着去给他开门,他却自己下来了。

正好面对他站着,又侧身让了让,他却没有要迈步的意思,目光低垂下来,定在她脸上,似乎还是要问那个问题。

吻安蹙了蹙眉,去拉他的手臂,“进去吧。”

蓦然的,他却反手扣了她的手腕,力道往回一收,转身一下子将她抵在车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