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两年,一切都好/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愣了愣,柔眉蹙起,“转走了?”

她低眉扫了一眼递过来的调提文件,也看不进去,抬眼问:“什么时候的事?知道为什么提走么?”

她这两天的确忙,但距离上次东里探望余歌也没过去多久,当时也没提,怎么会这么快?

那人皱眉,摇了摇头一笑,“这我就不清楚了,上边也没义务跟咱交代是不是?咱们也是按命令办事。”

这么说,她不但见不到余歌,连想办法保她都不可能了?

出了门,吻安立刻给东里打了电话过去,“余歌的事你知道多少?”

东里最近忙项目,上次去过之后根本抽不出空。

一大早,声音里就透着疲惫,“我上次去就没见上,能知道什么?……怎么了?”

免得他担心,她只好抿了抿唇,“没什么,问问,你忙你的吧,最近可能会在应酬上见面。”

东里沉默了会儿,忽然问:“宫池奕秘密出国是不是真的?”

吻安一时没回应,专注看前方打着方向盘,片刻才语调落了落,“你怎么知道的?”

一听她的声音,东里也知道是真的。

“你别忘了,我忙这么大一个项目的利益都要给谁上缴,宫池奕那么大的主没了,我能不知道?”他微抿唇,斟酌了小片刻,“是……跟你有关?”

她开着的车慢了下来,柔眉蹙着。

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一定没什么事,但一提起,脑子里不自觉就浮现他满副森寒冲她低吼的样子。

胸口像被无形的手揪得透不过气,索性车子停在了路边,好一会儿才轻忽自嘲,“我把他气走的。”

东里没说话,只是眉头紧了紧。

吻安只低声,道:“有空见了再聊吧,我不太舒服。”

只道她说的不舒服并非身体原因,所以东里欲言又止,最后也没说什么,只“嗯”了一句,随后挂断。

好久,她才再次启动车子。

回到内阁,金秘书就在门口张望候着她,看起来有些焦急。

吻安刚走上台阶,金秘书快步上前,“顾小姐,行政总长往您办公室打过电话,这会儿应该跟威廉先生都等着,就差您了。”

她略微按着眉头往里走,语调无异,“知道要谈什么事么?”

金秘书摇头,“但是看起来很严肃,您还得赶紧过去。”

吻安点了点头。

但是她现在好像对什么事都很难提起力气,好在装也能装几分。

会议室里,总长和韦廉的确都在等了,窗户边还站了一人,气氛很是诡异,静得不寻常。

“久等了。”她走进去,随手拉了椅子,用着疑问的视线看向窗户边的人。

韦廉只是莫测的摇了摇头。

见她到位,那人终于转过身来,看了看她,神色谦和,声音没什么特色,但言行举止看得出身居高位,对着她,“顾小姐刚上位,听说身体不舒服,这两天都没在几个小聚露面?”

她点了点头,“还好,不耽误公事。”

那人点了点头,好像也不打算做自我介绍,只说:“司令让我过来一趟。”

那她大概就知道是关于项目和宫池奕那块地的问题了,柔眉轻轻蹙起。

这也是她担心的,她现在除了一个职位,手下可没什么实权,他却一怒之下,说消失就消失。

一张图纸递到吻安面前,听他道:“顾小姐应该看过这个?项目在进行中,接下来的事就是拿下这块地皮,但现在宫池奕没了踪影,这一步算是踏入死水了,你作为项目担保人,又是如今内阁暂代首辅,恐怕只有你去解决最合适?”

她心里没底,面上却只是淡淡的,眉眼略微弯起,明知故问的抬眸:“既然宫池奕没了,从其他方面下手拿过来不行么?”

“其他方面?”韦廉眉头弄了弄,看了她,“具体的说。”

毕竟,他把顾吻安当做倚重来栽培,但凡她能提出任何好的建议,能立功,那都要记在他头上,距离他晋升总长又进一步。

吻安美眸略微眯了一下,看了对面的男人,“宫池奕消失了,但他曾经他身边的得力干将不都没带走么?最直接的,不是有一位余小姐在监狱里?没法找到突破口?余歌是他的人,余歌做了什么也应该有他的授意,找几个证据,延伸监察,强制冻结财产,包括那块地,不行?”

她很清楚,说起来简单,但真的执行起来,光是程序就要走很久,可她现在只想知道余歌到底被带去了哪,有没有危险?

吻安以为,她提了这么好的建议,他们不会防着她,至少会跟她说余歌的消息。

然,男子微蹙眉,“问题就在这里。”

她优雅交叠双腿,看过去,“什么意思?”

“余歌被人秘密提走,但直到目前,没人知道她到底被谁提走、提到哪里。文件、监控一概缺失,司令连夜申请越界调取信息,依旧没有线索。”

吻安坐在桌边,眉头渐渐皱起,连主司令都查不到线索,余歌就这样凭空被提走了?

而他,也是这样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多相似?

心里蓦然起了些激动,可吻安面上依旧是淡淡的,定坐原地,侧首不疼不痒的问:“实在不行,就转换目标,他身边不是还有人?”

那人冷笑了一下,“宫池奕消失了,留下的都是些保镖,没有一个可用人物,唯一一个私人医生余歌没了踪影。”

他在位时办事雷厉霸道,但要非说谁是他心腹,根本点不出名,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蛇之七寸,他藏得巧妙。

吻安握着的双手略微放松,幸好余歌消失了,至少从属下攻克这方面不必再担心。

而她也没提余杨,甚至她从进内阁开始就没见过余杨,干脆不表现跟他相识。

气氛僵了起来,韦廉看了看上边派过来的人,“要不,找宫池家长子,也就是前一任掌权者,这个时候关于企业的事务,必然只有他有话语权。”

刚松了一口气,吻安一下子又蹙了眉,因为这个办法,比什么都容易,为了拢权,宫池枭不会放弃这个靠拢政府的机会。

“不妨一试。”男子好一会儿才点头。

*

出了会议室,吻安神色凝着,可她不可能直接找宫池枭去,这个工作并没交给她,也许政府方面会亲自去。

她现在想找余杨,他一定知道余歌去了哪,也就知道宫池奕在哪。

和东里约见之前,她先去找了展北。

展北微蹙眉,“余少的号就这么一个,如果打不通,也许是换了,他本人似乎不在伦敦。”

吻安没空听他的,输入号码就拨了过去。

果不其然,空号。

听筒里机械式的女音让骤然升起的希望一下子归零,失落感狠狠铺开。

吻安靠在车上,拿着手机低眉安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头盯着展北,也不说话。

展北被她看得不自在,抿了抿唇,刻板的五官皱了皱,“太太,您不用这么看我,我真不知道三少去了哪。”

这件事上,失落无助的不止是她,展北比谁都严重,他可是一直跟着三少的人,主子居然就这样把他给扔这儿了。

吻安想到这里,落落的笑了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我是忤逆了他,欺骗了他,你呢?确实很冤,我连累你了。”

“不敢!”展北低了低眉。

她抿唇,看了远处恍恍惚惚的灯光,声音轻轻的,“他从来、从来,没跟我发过那么大的火。”

那一下狠狠甩开她,几乎把她整个甩了出去。

视线里的灯光分崩离析闪着花样,她才吸了吸鼻子,低眉闭了闭眼眨掉湿润,“我真的不知道他身体有事,如果我知道……”

转眸,她勉强笑了笑,“约了东里去喝酒,你去么?”

展北看了她,摇头,“不过我可以把太太送过去。”

吻安好像才意识到展北对她的称呼没变,没由来的看了他,道:“幸好当初没离,不然我现在算什么?……他那晚也没提离婚,至少没恨透我?”

展北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会回答。

路上,吻安靠在后座,一整天好像也没做什么,但是整个人显得很疲惫,木讷的看着车窗外闪过的灯光。

许久,才听她问:“想过他不在的时间,去做什么吗?”

展北从后视镜看了看,摇头,“三少会回来的。”

吻安笑了笑,了无意味,“骨癌的治愈很难……”

她也想让他安然无恙,可是如果治愈有把握,他为什么非要用这种事方式抛开她?

闭了眼,不敢再想下去,只漫无焦距的看着窗外,自顾低喃:“他会没事的。”

只要他没事,只要他回来,要她怎么样都可以。

车子停在酒吧门口,展北给她开了车门,看了看她,“我等您结束?”

她想了会儿,摆手,“我的身份,不方便直接和宫池奕的人接触。”

末了,她又转了脚步看了展北,“我能麻烦去办一件事么?”

“您吩咐。”展北立刻严肃起来,他这会儿酒缺事做。

吻安看了看周围,低声,“韦廉,你认识么?”

展北点头。

她斟酌片刻,才道:“那个项目是经他手给我的,现在政府要以项目搭桥夺取宫池奕那块地,进而对南岛动作,只有项目出问题,政府才能被迫卡住脚。”

抬眸看了展北,“你明白我的意思么?项目要出问题不难,但我没那时间,也没机会去做,你的IT是长项,钻入内部改几个核心数据不太难。”

展北知道这个事,皱了皱眉,“投资人可是东里先生,项目出问题,他首当其冲是受害者,也没关系?”

她略微叹息,“我会跟他打招呼,大局前顾不了那么多。”

想了想,展北点头,“好。”

她刚要转身,想起来问:“有钱花么?”

展北笑了笑,“有的。”

也是,她微弯唇,宫池奕富可敌国,他手底下的左膀右臂怎么可能没钱?

吻安这才摆了摆手往酒吧走。

一边走一边给晚晚打了个简短的电话,“我可能晚点儿回去,你的聚会结束了?”

北云晚很久才露面,今天就接到了圈内名媛聚会邀请,不管别人是不是想旧事重提、像话她对聿峥干的事,她坦然去了,打发时间,顺便听听北云馥在这边怎么混的。

对着电话点了点头,“九点多结束吧。”顿了顿,喊了她:“吻安。”

“嗯?”她在酒吧门口停住。

北云晚问:“你跟谁喝酒啊?”

她现在什么心情,北云晚很清楚,她对酒又情有独钟,怕她喝太多。

吻安淡淡的笑了笑,“放心吧,我有分寸。”

“哦……”北云晚点头,看了对面的郁景庭。

挂了电话,她才挑眉耸了耸肩,“郁先生,你盯着我还不如去盯着吻安呢。”

顺手拿了一杯酒,又笑了笑,“不过,以吻安现在对宫池奕的感情,你是没希望了,趁早收心的好。”

郁景庭微微眯眼,挑远目光看了远处的灯塔,神色漠然,回转视线,才淡声:“感谢,作为回报……聿峥应该这几天就回来了。”

北云晚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微皱眉,又道:“不用谢我,你关心吻安,我比你更关心,顺口告诉你一些情况而已。”

至于聿峥,她听了也没什么反应,端着酒杯没入人群。

*

沸点酒吧。

吻安点了酒,满满品着,总觉得味道不如意又挑不出毛病,所以即便蹙着眉反倒喝得快。

东里到的时候,她点第二杯了。

“和她一样。”东里坐下来,钱包随手放在说面,皱眉看了她,“你几天没睡了?”

吻安看了他,又把目光转向人海,悠悠然,“我每天睡的时间比以往都长,可是睡着的时间很短,我有什么办法?”

其实她也不知道想聊什么,但是这种时候,除了晚晚,只有东里能陪她。

一阵下来,她没说几句话,倒是喝了不少。

东里终究是看不过去,压了她的杯子,“叫我过来,也不打算说什么情况?”

她一手翻过白皙掌心,撑着下巴,看了看他。

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那天很乱,乱到她心里缓不过来的疼。

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酒杯,一边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说着经过。

说完顿了好久,再抬头看东里时,他能看到她眼圈明显红着,柔唇又努力弯起。

“他以前从来不会用那种语气说我和柯锦严的旧情。”吻安笑了笑,很酸涩,“看起来他当时厌恶透了女人的纠缠,说我当初是不是也对柯锦严那样低三下四的祈求……”

胸口很闷,她吐了一口气,又看了东里,微侧首,以往风情的眉尾,透着单纯的疑惑,“男人真的不吃这一套么?犯了一个错,就不可饶恕了?”

说到这个,吻安好似想起什么,看了东里,“余歌从来不缺钱,可她也一副爱财如命、攀附权贵的样子靠近了你,骗着伯母跟你领了证,你到现在也没原谅么?”

东里仰脖子干了一杯,又点了一杯,没说话。

半晌才扯了扯嘴角,“不相干的两个人,原不原谅有意义?”

吻安蹙眉,什么叫不相干?

笃定的看了他,“她进去时你们一定没时间离婚,你这段时间也没空回仓城办理手续。”

“以后更是不可能了。”她低低的一句,“你找不到余歌的。”

东里微蹙眉,顺口问了句,吻安已经不经意把余歌消失的事说出来,说完才意识到,看了看他。

“什么叫没了?”东里拧眉。

吻安张了张口,“不是你以为的没了,没有被暗害,只是没人找得到……也许跟宫池奕在一起?”

他身体有恙,最需要的就是余歌,也是这一点,让她放了不少心,有余歌在,他会没事吧。

可东里依旧拧眉,“我妈一直在问她的情况,保不齐哪天就过来了。”

怎么交代?

对此,吻安爱莫能助,“她跟的人是宫池奕,你就得做好宫池奕会做任何非常理事儿的心理准备。”

两人碰了杯,默契的干了。

藏身嘈杂的酒吧,两人一直断续聊着,酒杯一直没空过。

东里从卫生间回来后,她也起了身。

走廊很暗,可不知为什么,她醉眼眯着,就一眼盯到了即将从另一头上楼的人,忽然皱起眉。

余杨猛然被扯了手臂,惊、怒一类的都来不及,一下子被她扯到了墙边。

“你不是不在伦敦么?”吻安眉心紧着,酒都醒了大半,盯着她。

余杨挑了眉,又叹了口气,试图把她紧紧抓着衣服的手拿掉。

她反而紧了紧,他只能垂手,看了她,又看了周围,“你跟谁来的?”

吻安不答反问:“你知道他去了哪,对不对?”

余杨反应了两秒,看着她焦急而紧张的神态,抿了抿唇,“不知道。”

“不可能!”她不可抑制的扬起音调,“余歌没了,他没了,你不知道谁知道?”

他蹙了蹙眉,“顾小姐……”

“你别随口糊弄。”吻安打断了他,仰脸,语调又软下去,“我没有要为难你,也没有想做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他去了哪,他身体怎样……”

柔眉拧着,“你告诉我吧。”

余杨舔了舔唇角,很无奈,“我真的不知道。”

吻安看着他,忽然笑了,“他交代你的么?让你什么都别跟我说?”

“没……”

“他就真的这么狠心。”她松了手,依旧仰脸看着余杨,眸底迷雾氤氲着,抿唇,“我没有要伤害他,我以为,他对我那么好,只要事后我解释,他会理解的。”

低了低眉,随手抹过眼角,“你告诉他,我会等他回来的,不管他什么癌,不管什么结果,等他回来把首辅位置拿回去,要怎么跟我决断都可以,但我必须见到他。”

这让余杨眉头紧了紧。

片刻,才不乏劝慰,道:“顾小姐,三少身体什么状况,事先没人知道,所以我没瞒你任何事,但我也想告诉你,你不用浪费精力找他,一定找不到。”

她抬头,讽刺的笑,“我坐在他曾经坐的位置,就算找不到,打探个消息很难?”

余杨挑眉,“你别忘了我也是内阁的人,内阁的情况我也清楚,你权力不够,何况……”

他顿了顿,才继续:“从竞选到现在,再之后,你一定诸事缠身,他既然想走就选好了时间,不可能让你抽得开身。”

安静着,吻安终于笑了笑。

事实就是如此,他把什么都算好了。

“所以安心做事就好。”余杨想了想,道:“我养病也差不多了,最近会回去。”

她却抬头看了他,淡淡的,“我不会说认识你。”

余杨微挑眉,然后点了点头,略微笑意,“以前,我和三少的相处方式也差不多这样。”

内阁里基本没人知道他是三少的人,他就是个不大中用又不能缺的书记。

看着顾吻安扶着墙往另一头走,余杨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他并不知道三少怎么被顾吻安惹了,但知道他这次脾气很大。

怒到身边这么多人,竟然无一知晓就那么消失了。

进了卫生间,吻安直接坐在马桶盖上,安静的埋头窝成一团。

东里等了半个多小时都不见人,皱眉看了昏暗的走廊。

刚想起身去寻她,她倒是从那头走回来了,步伐没多大一样,抱着半臂略微低眉。

刚到桌边,只低低的一句:“走吧,不喝了。”

东里看了她,很显然,她在卫生间宣泄过了,鼻尖、眼眸全是痕迹。

没说什么,起身拿了钱夹,一个手臂借给了她并肩走出酒吧。

谁都没有司机,只好叫代驾,同乘一辆。

于是那晚,吻安、晚晚和东里三个都喝了不少的人住在一起,住宫池奕新买的别墅。

“房子是他的?”北云晚听到吻安说出的事实,笑起来,“搞半天,你所有东西全是他的。”

晚晚笑着,“那他这样撇了你还真是厚道!”

吻安靠在床边,动了动嘴角。

对,她的所有,全是他的。

他说的,因为利用了她得来的东西都给她了,顾家什么都没了,她什么都没了,现在又都有了,扯平了,回到原点了。

东里头疼得不断按压太阳穴,淡淡的一句:“这么与众不同的赠与,数量庞大,背后也不定随了什么样的责任。”

原本吻安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

但几天之后,果然被东里说中。

政府方面的人找了宫池枭交涉,谈了对那块地的意向,既然宫池奕不在,老爷子准许宫池枭出面。

然而,宫池枭在公司内部交涉一番,只发现一个事实:他的三弟宫池奕掌权这段时间之后,他有说话权,却没了支配权。

律师在会议上表达得很清楚:“大少爷,就算全部股东同意您的支配,只要三少不开口,您依旧没那个权力。”

宫池枭脸色很差,就差拍着桌子,质问:“他现在无影无踪,怎么开口?”

律师看了看会议室内的群人,走到宫池枭身边,弯腰,低声:“三少手里的权力目前暂时转移在三少奶奶手里。”

当初三少就是放着大少爷才做了这一步,所以律师没必要瞒着他。

宫池枭一拧眉,“你说什么?”

顾吻安?

就在当天,宫池枭直接到内阁要见她。

吻安最近经常晚睡,晚上必喝酒,早上精神不太好,坐在办公桌边揉了揉眉头。

金秘书敲了门谨慎的看了她,“顾小姐?……客人等了一会儿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又低眉看了时间。

“你先出去吧。”还是没有给予答复。

金秘书为难的皱眉,但又不敢多说,只好退了出去,继续让宫池枭等着。

吻安随身带着当初签的合同,看了好一会儿,皱着眉。

宫池中渊现在偏向政府,如果宫池枭也是,韦廉压下来,她怎么答复?权力就在手里,她必须点头。

可那块地绝不能让出去。

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合同,翻了过去,又忽然翻回来,蹙起眉。

也是这会儿,门外传来略微的嘈杂,大门已经被推开,金秘书不安的看了她,“顾小姐……”

吻安把合同收好,起身,对着金秘书,亲和的弯了弯嘴角,“你先出去吧,记得给客人上茶。”

金秘书愣了愣,赶紧点头退了出去。

宫池枭脸色铁青着,但毕竟是内阁,她的地盘,没说什么难听的,过去坐了下来。

直接奔入主题,“老三把身家都转移在你这儿,有这回事么?”

吻安跟他也算是见过几次,大概了解他的脾气,也不着急,浅笑点头,“是有这回事,我们是夫妻,说得过去,之所以没公开,您也知道原因。”

因为谁也不知道宫池奕娶了她。

宫池枭还知道她和韦廉的关系,所以笑了笑,“内阁里都以为你是韦廉的人,老三的东西却都在你这儿,你怎么解释?顾家可是出了名的背叛家族。”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顾吻安也会被这件事儿定性为背叛韦廉、进入内阁时图谋不轨,隐瞒了跟宫池奕的关系。

吻安并不急,“我若完了,你们家就全完了。”

宫池枭蓦地拧眉,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

她抿了抿唇,在旁边来回走了几步,习惯的抱了半臂,片刻才道:“关于这块地,这件事,我希望大哥想办法推掉,我会处理的。”

宫池枭冷哼一声,“你以为这是什么事,怎么好推?”

吻安挑眉,“你手里没有实权,就是没办法,这也不算推脱。”

很显然,这次谈话不顺利,宫池枭徒劳一趟。

金秘书端茶进来时,他已经板着脸走了。

吻安笑了笑,“留着吧,一会儿还有客人。”

果然,韦廉几乎下一刻就到了,皱着眉满是不解,“顾吻安,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宫池奕会给你转这么多财产?你们之间没有关系?”

吻安把茶水端过去,略微抿唇。

才道:“也并非没关系,但没那么复杂,您也知道我的办事能力,我的计划不止于此,只是刚到一半,他消失了。”

“你的计划?”韦廉拧眉,并没发现她已经悄无声息的转移重点。

吻安点了点头,“不是那块地很难拿么?我想把尽可能多的掌控他的财产,哪怕是暂时的,可惜只到一半。”

韦廉看着她想了会儿,显然信了一半。

“这么说,你很早就想把那块地解决了?”他问。

她不解的看了韦廉,“这难道不是当务之急么?项目的事我解决了,再解决这一件,您的宏图也差不多完成了?”

但,在韦廉诧异和惊喜之际,吻安也皱了皱眉。

“但是,宫池奕做了一步,财产转移,所有相关的、具备法律效应的印章却一个也没处理,他已经消失了。”她也皱着眉,神色遗憾而无奈。

韦廉端着茶杯沉默了好半晌,“没有别的办法让你对财产行使支配权?”

吻安摇头。

财产都在她名下,也只是暂时转移,没有支配权。

也许,这就是宫池奕可以留下的口子,甚至,他一开始说让她抽空跟律师做详细确认,是打算跟她说明的。

可是她太忙,时间一缩再缩,省了一大段。

这已经是个僵局,但韦廉临走时,吻安几番考虑,道:“我会想尽办法让人找到他。”

可要找宫池奕谈何容易?

就算能找到,估计一两年都拖过去了。但,没有别的办法,强制执行引起民愤是不可行的。

这个消息,余杨知道了,皱眉看了她,“你真打算找他?”

吻安坐在对面,轻轻搅着开啡,“你不告诉我,我只能自己找。”

余杨皱起眉,“我是真的不知道。”

她轻轻抿了咖啡,“不要紧。”

*

果然,这一拖,吻安把这件事拖了整整半年,每一次上报都是找不到宫池奕。

也许没人发现,内阁这片天在半年里慢慢变化着。

东里负责的项目已经进行到中期,利润抽了两次。

吻安放下手里的报表,看了东里,“你确定两笔款都还在韦廉那儿?”

东里挑眉。

她抿唇,展北那边还没妥当。

而此时,韦廉面前坐的是孙重,不乏忠心的告诫,“威廉先生,你就真的没怀疑过顾吻安?不说她上任之初,这半年,就找宫池奕一件事,她数次的应付说辞都一样;再者,我暗中查了这么久她和宫池奕到底有没有关系,每次都有人暗中阻挠,荣京方面的消息根本无法渗透,她会简单得了?”

韦廉是皱了眉,却也还是那句话,“再不简单也是一个女人。”

孙重笑了笑,“您别忘了两个月前她把那个人捞出来不费吹灰之力。”

韦廉沉默,又叹了口气,“她好歹是首辅……”

“可她的权力都是要通过您的,您知道那件事么?”

不知道。

好半天,韦廉转过头,“你说的那个人?”

孙重这才笑,摊手:“没了!”

顾吻安把人捞出来,那人消失了。

孙重趁热打铁:“还有,上一次是司令亲自找她谈的话,您都没能出席。”

韦廉摆摆手,“他们谈的内容,我事先都知道,这没什么。”

说到底,他并不认为顾吻安有多大的本事,又或者,就算她有问题,也得再等等才能处理,毕竟项目和那块地不能缺了她。

可就是这个“等等”,一把火烧到了韦廉身上时,已经晚了。

宫池奕消失后八个月,项目出了问题,政、商两界一片哗然,涛声涌起。

可作为项目担保、和中间人的顾吻安只是淡然坐在屏幕前,接受隔空现时访问。

她依旧喜欢穿红色系裙装,长发束起,露出白皙优雅的鹅颈,端然政气坐在办公桌边,四五度角侧对屏幕。

几分肃穆,“我必须承认当初作为项目保证人不够谨慎,导致如今项目出现重大问题,我有责任。”

“且,作为暂代首辅。”她语调清雅,目光定然,“威廉先生对项目隐患的隐瞒、对后期违规涉入、违规抽取资金的不察,更是我的责任。”

每一句都是自责,可指责的却都是韦廉,舆论百分之八十的重点都不在她身上。

而此刻的韦廉已经被禁足,态度依旧强硬,越是听到她的发言越是愤怒,“一派胡言!”

“我要见顾吻安,让她马上来见我!”韦廉气得从位子起身,旁边的人又把他压了回去。

行政总长亲自陪在这里,也只是叹了口气。

“韦廉,证据确凿,我也帮不了你,这可是上边最重视的项目,关乎后续南岛一系列的问题,你……”总长叹了口气。

又道:“上边发话了,没有任何余地。”

韦廉拧眉,这才几天,对他的审理时间如此之短?

“不可能!”他激动起来,“我要见主司令,他不可能不管!这都是顾吻安安给我的子虚乌有!”

总长摇了摇头,“顾吻安是谁?你心里最清楚,她有多大能力弄你?”末了,又道:“发话处理你的,不是主司令一方,连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人,但命令一路下达,一字不差,没有半点余地。”

韦廉摇头,“不可能,主司令在整个政圈没有行不通的路,他发话就一定能……”

总长摆摆手,“我去见过主司令,对这个命令,他讳莫如深,一个字都没吐。”

说完,他拍了拍韦廉,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门,“按命令执行吧。”

*

结束现时访问,吻安走过去看了一眼窗外,她只知道韦廉已经被控制,并不知道进展。

给余杨打了个电话,“行政总长对韦廉什么态度?”

余杨语调起伏不大,“轮不到总长说话,这事已经定了。”然后笑了笑,“你赢了。”

吻安愣了愣,“定了?”

怎么会这么快?她以为,至少还有一段难路要走。

“韦廉头上还有个主司令你应该不知道……”她微蹙眉。

可余杨还是那句话,“也轮不到什么司令说话。”末了道:“我手边有事,先关了,最近别联系了,你在旋风中央,我还是远离为妙。”

电话挂了,吻安还略微愣着,蹙眉。

好一会儿,才给许冠打过去,“辛苦了许老先生。”

许冠倒是简单一句:“彼此,顾小姐还是要继续稳一些。”

她点了点头,抬手抚着脖子里的吊坠,“我知道。”

这个吊坠在她上位之后就收回了,因而,她现在使用的所有人力,都来自于许冠。

可是他只是简单两个字,总让她有某种错觉。

处理完通话记录,她转身出了办公室,她身上还有责任的,项目出了问题,东里那边一团糟,资金窟窿必须有人补上。

“这是我的责任,我来想办法吧。”她站在总长面前。

总长皱了皱眉,“你怎么想办法?”

身单影只,工资就那个数,怎么弄那么多资金?

其实,吻安也不知道怎么办,但这一步必须这么走。

转而,她看了总长,“我能问您个问题么?”

他抿了茶,颔首,“问吧。”

吻安定定的看着他,“我想知道,这次负责处置韦廉的是什么人?就韦廉的职位来说,底下的人都无权处理,但上边的分布,我不太清楚。”

总长挑了挑眉,“我还真说不上来,但既然司令都保持沉默,很显然,上边很重视。”

吻安没说话,只听总长叹息着对韦廉的遗憾。

她也便是惋惜的附和,没有久留。

从那天起,都知道内阁大半边天在顾吻安这个女人手里,都说她推掉老主人自己掌权。

从一个捧导演新人奖的女人,到内阁政圈核心位置,她只用了两年。

都以为她至少是项目担保人,那么大的问题,资金窟窿惊人,她至少要接受政治调查,少不了一段时间的禁令。

然而,只是一周之后,她就在屏幕前清楚的宣布:“所有资金全部到位,感谢大家监督。”

对于这笔资金,有人说她顾吻安哪怕卖弄个姿色,筹集起来也很轻易。

有人透露,反而是英方政府自掏腰包,全程自始至终没有半句怨言,她就是有那个能耐。

传言很短,可时间很久,越传越动听,越传越伟大。

从他消失算起,两年来,已经不少人瞅准时机和顾吻安交好,因为内阁融汇着诸多国际关系,就为了能走进核心,多为政府效力,在政圈扬名。

她俨然是内阁的代表性人物,更是英方倚重的存在。

两年。

一切都是好的,可吻安始终没有宫池奕半点消息。

车子路过中央巨屏,是关于她的一个短暂访谈。

吻安从车窗看出去,神色淡淡,看着屏幕上举止谈吐满是政交气息的女人,笑了笑,有时候真的想问问许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了扶持她,沐先生一定费了不少心思。

但每次许冠也只有三两个字的回复。

正想着,她放在一旁的私人电话响起。

微蹙眉,拿过来接通时,司机很有眼力劲的把车速调慢了几分,很稳,又恭敬的把前后隔屏打开,因为那是她的私人手机。

“喂?”吻安清雅开口,片刻才微微弯了眉尾,“你怎么又换号了?”

晚晚无奈而略微焦急的声音,“吻安,你来救我吧,我刚到机场。”

救?

吻安略微靠着椅背,长腿优雅交叠,眉头轻轻挑了一下,“怎么了?爱慕者拦路?”

“我没跟你开玩笑。”北云晚皱着眉,越是肯定,“我看到聿峥的车了,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今天来看你,只有你能救我!或者派你的护卫过来也行,反正现在伦敦只有你的人能横行无阻。”

吻安笑了笑,抬手打开隔屏,敲了敲司机座椅,“去机场。”

但对着晚晚,只是浅笑,“公权私用,我会摔成肉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