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只问你爱不爱?/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到他跟前,吻安仰眸望着他,贪恋又悠远,但是许久也找不到可以说的话,就那么安静着。

男人一手撑着床头柜边缘,薄唇抿着,也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终究是吻安仰眸,“易木荣说,至少在短期内,你不方便跟我有交集。”

笑了笑,“所以,我知道你几次对我视而不见是为我好,也为了你这个身份不被人所知,对么?”

他依旧没有要接话的意思,也许是觉得昏暗的环境烦闷,想走过去把窗纱拉开一些。

吻安见了,挽了他的手臂止住,低声:“我来吧。”

没有全都拉开,只是放了几分光亮进来,是不那么闷了。

她看了看他,锋利的棱角越发清晰,但那份寡淡也更深刻,幸好,也许他每天这个时候要休息,现在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生人勿进。

“你躺着吧,我会待很久,等你醒了我们再聊也可以的!”吻安笑了笑,走过去想握他的手。

男人手臂微抬,顺势拿了一旁的水杯,递到薄唇畔抿了两口。

触碰被躲开,她并没有露出什么尴尬,只仰脸看了他,遇到温柔,“我找易木荣聊过了,我知道,你一直在关注这边的事。”

她尽可能忽略他们已经有两年多没见的事实,话语间浅淡的笑,不让彼此之间有任何陌生气息。

“那晚也是你救了我。”说着,吻安想起了易木荣的话,微蹙眉看向他一直立着的腿。

易木荣说他膝盖还会不规律的恶痛,仰眸,“你要不要坐下?”

吻安紧着眉心,想过去扶他。

宫池奕终于放下一直捏着的杯子,杯壁上都快捏出手印子,可一张峻脸毫无波澜。

只终于淡淡的看了她,“如果你说完了,出去帮忙把门带上。”

她蹙了眉,所以她出去他才坐下休息,如果她不走,他就站一天么?

紧了紧手心,吻安却抿唇后浅笑一句:“我今天没打算走,或者,如果你觉得我总过来影响不好,这段时间我都可以不去上班,一直住这儿照顾你!”

床头的男人眉峰暗了暗,错过身,目光定定落在她身上,薄唇已经有了绷紧的趋势。

吻安视而不见,以为避开视线就可以避免他发怒,把气氛弄僵。

他的确没有发怒,只盯着她,嗓音平稳,“我身边有照顾的人,你不是已经看到了?”

知道他说的是顾湘,甚至,吻安何尝不明白他话里更深一层的含义?

也只是扯了扯嘴角,平静的强词夺理,“顾湘只是医生,她是治病不是照顾你。”

说完吻安才缓了缓语调,看了他,“我们不吵架,好么?”

看着他倚在桌边,吻安走过去,眉头轻轻蹙着,看着他,“我都知道,如果不是担心我,赶到伦敦,不是那晚你去找我,现在你不用这么痛苦,你明明什么都为我做了,为什么非要这样的态度?就算隔了两年,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变,不是么?”

他低眉,低低的声音,毫无意味:“是么。”

听他这样的语气,吻安眉心微微收紧。

柔唇抿了许久,仰眸,“如果你还介意,我可以再道歉,两年前我和郁景庭什么都没有,两年后也没有!我跟任何男人都没关系。”

说着,她忽然停下来,强势的看着他,“你也不能。”

他也不能跟任何女人有关。

她话里所指顾湘已经十分明显,不准他对顾湘有任何想法。

顿了顿,才道:“你别忘了我们是夫妻。”

在他薄唇欲动前,吻安毫无停顿的继续:“别跟我说两年多的空白早不是夫妻关系,如果我想,下一秒就能让我们的照片满天飞,你敢让我做么?”

她捏准了他现在不会公开身份,更不会公开关系,所以不敢用这件事推开她。

宫池奕深眸低低的垂下看着她,看着她现在说话的气势,的确不再是以前的顾吻安了。

片刻,却也薄唇微动,低声:“有些事,你的误解太大。”

什么误解?

她本能的就觉得他接下来的话必定不好听,所以还没等他开口,吻安略微深呼吸,“你还是先休息吧。”

他单腿支地倚着桌面,另一腿彻底放松着,神态也便好了许多。

目光落在她脸上,“我是为了这两桩案子,急着赶回来了,也去救了你,但这都出于公心,不是为了你,让你误会了?”

果然吧。

吻安嗤然笑起来,微侧脸,眉眼可笑的弯起,看着他,“为了南岛不出差错、为了荣京不吃亏?为了内阁能安然下去?”

说完,她走到他面前,“这些理由如果放在两年前也许我会信,我现在坐在跟你一样的位置!你骗三岁小孩吗?”

可她心里也是慌的,否则怎么连语气都这么急促?

柔唇抿了起来,不示弱的盯着他,“不要再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不会听的。”

他整个人显得从容沉稳,无论她什么情绪,他都那样平缓、低沉的语调。

“接受现实,没那么难。”

接受现实?

吻安仰脸,笑意跟刻上去的一样,说话之间亦不深一分也不浅一分,“接受什么现实,你治疗了两年我都能等,就算再修养两年我照样等!还是……你爱上顾湘了?”

这个问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她就那么盯着他,沉默越久,心房越是被撕开一道口子,最后弯了唇笑。

道:“宫池奕,你真幼稚,就找不到像样点的理由了,是么?”

他薄唇抿着,视线淡然从卧室转向窗外。

许久,才转头回来,“我很累。”

她仰脸,“我说了让你先休息。”

可他说的不是这个累,依旧低眉定定的望着她,嗓音温稳,“从父辈的家族争夺开始,我的身体被拖成这样,到现在身兼数职,尤其政界旋涡伤精费神。”

男人薄唇略微扯了一下,消瘦后的喉结越发明显,随着低笑轻轻滚动:“我开始厌政界了,既然有机会,自然要选择尽量清闲,找一个能让自己轻松的,新鲜的女孩。”

吻安终于深了笑意,“你是在说,腻了我了?”

“精于谋略的人,竟然跟我说不喜政界,腻了一个被他逼着上位、也学会了谋算的女人?”她仰脸,眉眼弯的很好看,“这是不是今年最好听的笑话?”

她不会忽略这句话,因为顾湘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干净、简单,也爱笑,看着那么爱笑的女孩,的确是一种轻快享受。

“你觉得我信么?”她语调凉下来。

但是笑着笑着,眼眶还是模糊了。

也许,被劈腿过的人,总是最美安全感,她甚至一想到他可能真的爱上别人,就有种窒息的疼痛。

他了解她的心里,他最了解,那双深邃鹰眸看透一个人何其轻易?却还要这样对她说话?

宫池奕淡淡的挪开视线,不再触及她泛红的眸子,只淡淡一句:“我最艰难的时间,是她陪过来的。”

吻安终究拉了他的手臂,迫使他看着她,带着可笑,“你在指责我么?”

她嗤然,“你最艰难的时刻是她陪过来?可又是谁在尔虞我诈中替你守着江山!谁把我放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地方?谁替你撑到今天!”

她终究难忍痛心,“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可以,她也想像其他小女人一样简单,只是拍拍电影,讨好讨好难忍,可她跟了他,就注定了不能活得没头没脑,甚至身不由己。

两年来什么样的惊险她都经历过,从来没有后悔。

可他都说了什么?

静默几秒,宫池奕深暗的神色已然不见起伏,竟也只陈述的低声:“不是我要把你逼上去,那本就该是你的,你母亲没跟你讲过这些么?”

她知道,他觉得顾启东是他斗跨的,顾家败落是因为他;薛音毁了一生起源于旧派。所以这些成果,他都当做偿还一样塞到她手里。

“你说过的,只是为了让我妈活下来,所以暂时把首辅给我,你只是避避风头,别再给我编其他理由说你根本不贪恋这里的任何东西,不要首辅、也不把财产收回去的鬼话!”她不想听他说别的。

宫池奕似是笑了笑,冷硬的五官几不可闻的牵动,稍瞬即逝。

看着她,“我现在什么身份,你已经清楚了,如果不是薛音,我当初已经身在联合署,还犯得着做这个首辅?……就只为了替她讨公道而已。”

“可你就是做了。”她冷着声打断。

男人继续低低的道:“起初,只是为了替她讨回公道,替我父亲讨个公道,事情结束,我便不会要首辅这个位子,只是后来知道了你是她女儿,正好是很好的偿还,她奠基的内阁,最后给你,不是很圆满?”

她越听,脸色越是沁冷,盯着他。

“你说完了么?”她启唇,平静下来:“我给你总结?你进了联合署才知道薛音培养你的目的,所以回过来进入内阁、身居高位,想有朝一日替她出气,解决当初害了她的人,彻底除掉旧派?一片天晴后退回联合署不再理会这些纷乱,偏偏中途知道我是她女儿,你一并帮我解决了仕途?给了我一大笔财产,就打算离开不管我了?”

吻安说完了,好清晰的故事主线,她就是被用来踢进结局里平定、接受一切的人。

可她反而笑了,“论阴谋诡谲,真的没人比得了你。”

她摇了摇头,“我不否认你和她布局的这二十几年如此庞大。”笑了笑,“可我一样清清楚楚的知道,我的十八岁是你的劫,就那么巧,我是她女儿,所以我一次一次的乱了你的计划!你要否认么?”

因为她,他曾经放过了顾启东,也放过了郁景庭,甚至为了她们母女团圆,他帮薛音整容,费心思的安顿好她。

如果不是她早就领教过他巧舌如簧、他阴谋周密,她一定就信了这密密麻麻没有漏洞的网。

谈了这么多,他说的全是阴谋、政论,一句都不敢提及感情,不是么?

她就那么近的看着他,仰眸,“你敢否认,我十八岁起就闯进你眼里了么?你要否认,曾经不惜用苦肉计让我动心是假的么?还是你要否认,我们结婚是假的?你对我那么好是假的?”

说到这里,她忽然红了眼,他们之间竟然已经经历了那么多。

仰眸,语调变得有些小心,“我曾经为你怀孕也是假的么?你曾经那么想让我怀孕……”

宫池奕薄唇微动,似是想阻止她。

可吻安强势的盯着他,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该不是想说,当初想方设法让我动心,只是为了让我乖乖接下首辅的位子,好让你脱身?”

也许是经历过一次这样的状况,她把他可能说出来的话都堵了,看着他,“还有别的么?”

的确,他能说的,都被她说完了。

“既然你都清楚了,省了我口舌。”他竟然还能做到波澜不动。

她甚至真的要怀疑,他是的确爱上顾湘了,毕竟,所有道理说得通,可感情的悸动没任何理由。

就像她到现在都明白当初柯锦严为什么不再喜欢她,而是喜欢梁冰,没有理由才可怕。

“你看着我。”她仰脸,盯着他,“只要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你就是爱上别人了,我……”

字句哽在喉咙,眼角彻底湿润,眼泪滚落瞬间,她低了头。

闭眼,又睁开,目光扫过他紧握的拳。

“这又是什么?”她忽然就狠狠拉起他的手腕,盯着他无名指里的婚戒。

“你从结婚第一天起就不舍得摘下的婚戒,都这样了,你还要跟我编什么理由?!”

她一字一句的对着他:“你爱我吗?”

男人指节动了动,转而一下子被她十指扣紧,生怕他就地摘下,双眸紧紧盯着他,“我就要这个答案,爱不爱?……你敢说不么?”

目光不断在他逐渐沉暗的棱角徘徊,透着紧张。

男人薄唇微动:“你……”

“宫池奕。”她倏然打断了他,“你最好想清楚,如果你说不,就是能承受我哪怕明天就跟别人结婚、躺在别人床上?还是可以接受我活成传言里的朝三暮四、水性杨花?”

缓了口气,“如果不能,你没资格说不!”

抬手随意抹了眼角,“还有,当初是你惯用的苦肉计,如果你非要这样跟我编,我现在是不是也该对你试试?”

他沉默这么久,平静了这么久,眉峰终于沉了沉,冷眸,“你想干什么?”

吻安仰着脸,看着他突变的神色,轻轻笑了笑。

长发拨到一侧,缓缓褪去外套,全程,目光不曾从他脸上离开。

终于浅笑,指尖点在她脖子一侧,“这儿,如果我撕了医用贴,我这么长的指甲不必用力扣,也能碰到动脉了……”

“顾吻安!”他下颚绷着。

她仰脸看着他,随着他上前的步子微微后退,“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么?”

男人薄唇紧紧抿在一起。

片刻,他盯着她,“把衣服穿上。”

吻安没动,看着他这样的避开正题,几乎是一咬牙就把医用胶撕了。

那一下就像撕在他心上,眼角陡然一紧,冲前两步扣死了她手腕,“你疯了!”

很疼,她也皱了眉,那晚的惊险恐惧也袭上心来。

手动不了,只微仰着脸,“你是不是怕拖累我?两年前,你走之前就在怕拖累我,所以当初才对我那么狠的话,是不是?”

宫池奕注意力都在她脖子上,眉峰发紧,手又不能直接往她伤口按,怕感染,以至于不知敢放哪儿。

转手才抓起床头的电话拨到客厅:“立刻上来!”

吻安反而跟没事一样看着他的紧张,“你身世波折才导致身体状况百出,这不是你的错,你怕拖累我,可是你问过我介不介意么?”

“别再说话。”他低眉,嗓音很沉,一股子冷肃。

她没有顺着他的力道坐到床上,反而不管不顾的勾了他脖子,阖眸轻轻凑上去,吻他紧绷的薄唇。

声音很轻:“早知道,我宁愿当初惹你生气也不要这个首辅,宁愿一直陪着你的是我,不是别的女人。”

还是她资助出来的顾湘。

楼下的顾湘和易木荣一接到他掷地有声的焦急,转身就匆忙往楼上走,也来不及敲门,直接就推了进去,担心他是被顾吻安怎么了。

“咔哒”的推门声之后,门口的两个人都生生愣在那儿,盯着那边接吻的两人。

顾湘脸色很差,好一会儿都没反应,也许是从来没见过他身边有女性,更别说是这样的画面。

吻安把时间拿捏得很好,知道他不会粗鲁的推开她。

柔唇轻轻退开,眸底映着他冷峻的五官。

“愣着干什么?”宫池奕终于薄唇一碰,看了门口的顾湘。

吻安转过头,只是笑了笑,抬手抹了一下暴露在空气里的血液,转眼又被一旁的男人扣住手腕纹丝不动。

见着顾湘过来,她转眼眨了眨微红的眼,对着他的那副姿态已然没了。

只眉眼略微弯起,语调清雅、随性,“没什么事,就是动作幅度太大流了点血!”

接过顾湘递过来的纸巾,还没擦,东西已经被宫池奕冷着脸夺走,对着易木荣,“下去拿药箱。”

顾湘抿了抿唇,纸巾擦伤口确实不妥,她疏忽了。

易木荣下去了,卧室里就剩三个人。

吻安虽然眼底略微泛红,可绝美的脸上始终都是大方、浅淡的笑意,语调毫无异样,好似刚刚跟他的漫长纠缠都没发生过。

道:“顾湘,你照顾阿奕两年多?他一直这么大惊小怪的么?”

说着侧首看了一眼流下的一丝血迹,蹭到指尖还抹了抹,轻描淡写到好像那伤口不是她的、血也不是她流的,就是宫池奕大惊小怪的担心她一样。

顾湘勉强笑了笑。

而一旁的宫池奕听到她嘴里喊出来的那个称呼时,眉峰蹙了蹙,目光正钉在她脸上。

顾湘这才看了宫池奕,又看了他膝盖,微蹙眉,“你站多久了?”

吻安侧首。

顾湘已经快步过去,扶他到床边,非让他坐下。

她插不上手,只微微蹙眉把视线收了回来。

正好易木荣提着药箱折回来了,顾湘原本看看他膝盖的肿块会不会又出来。

但男人抬手阻了她的动作,沉声:“去给她弄好。”

顾湘似乎是有了点脾气,可终究什么都没说,转身开始给吻安处理伤口。

子弹烧过的伤口,本就比较特殊,这么一扯,痂带肉都被撕走了,看起来血流的慢,但应该很痛,可顾湘见她一直都淡笑着,眉头都没皱。

清完血,顾湘听她浅笑,语调温淡的道:“我跟阿奕聊了一些比较深刻的问题,他说男人对很多东西的新鲜感保质期并不长,很容易腻,不论对处境,还是对人。”

的确是他说的,腻了政圈,和她。

说罢微侧脸对着顾湘,“我不赞同,否则怎么说情人还是老的好?你觉得呢?”

顾湘根本不知道她问话的含义,只抿唇一笑。

吻安接着道:“女孩子学医都很累,以后行医更累,会不会你哪天也腻了这工作,嫁入豪门当少奶奶去?”

这回顾湘还没说话,一旁的男人冷声打断:“你哪来那么多话?”

她眉眼弯弯,刻意曲解:“我真的没事,不疼,你不用这么紧张!”

易木荣在旁边听了会儿早就听明白了,裹拳凑到嘴边轻咳了一下,借故从卧室退出去了。

顾湘也终于勉强笑了一下,“好了,顾小姐以后还是小心些,否则伤口容易发炎。”

吻安配合的点头,却一句:“这话你应该跟他交代,男人不免毛手毛脚。”

顾湘放棉签的手在药箱边缘顿了顿,转过来也还是那张爱笑的脸,“他平时很温柔的,可能今天太累了!”

温柔……

吻安咀嚼着这评价,浅笑看他,点头。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会扔一句“在床上可没温柔可言”,然,她没说,毕竟一直端着女首辅的气质。

安静了会儿,顾湘看了床边的男人,“要休息会儿么?”

宫池奕薄唇抿着,还没说话,易木荣去而复返,神色略微焦急,“元相的车已经进来了。”

然后看了那头的吻安,这个时候让英方的人见到她也在这儿,显然十分不合适。

宫池奕眉目微敛,沉声:“接到书房。”

接着从床边起身,看了她,又对着易木荣,“处理好。”

易木荣点了点头,“明白。”

顾湘来回看了看三人,怎么看出了顾吻安跟他关系斐然,可他又不想让外人知道的样子。

只笑了笑:“我去泡茶!”

元相的车从前边进了院子,易木荣送她从后门离开。

走的时候,吻安笑了笑,笑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

来的时候坐易木荣的车,这会儿他走不开,所以她是步行出去的。

意外的是,到了街口,顾湘竟然开车出来,在她身边停下来,一张年轻爱笑的脸探出来,“顾小姐,我送你吧?”

吻安意外的微挑眉,继而上车。

她眸底还有可疑的血丝,但是顾湘一句都没有问及两人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故事,好像就真的只是送她一程。

最终是吻安先打破沉默,“他的病情,到底怎么样?”

顾湘看了看她,没什么犹豫,道:“最糟糕的时期已经熬过去了,现在是护理期,好在他之前身体素质不错,否则早不成人型了。”

“他是瘦了不少。”吻安道:“出生时情况危急,小时候又在孤儿院煎熬,他身体会出毛病也不奇怪,会好起来的,七嫂当初身体那么差,现在也很好!”

顾湘微一笑,没法接话,但听她说了这么多,只传达了一个讯息:她很了解他。

后半段偶尔会聊两句,但吻安没有提及对顾湘或者顾南的了解,也没多问任何关于他的事。

*

顾湘返回的时候,宫池奕已经会客结束,让易木荣送客。

“你没事吧?”她上前,见他抬手轻轻按着眉头。

男人抬头,薄唇几不可闻的动了一下,摆手。

旋即又起身,看起来是要回卧室,顾湘刚想做点什么,他只低低的一句:“你去忙吧。”

她也就在卧室门口笑着点头,“好,晚餐好了我叫你!”

卧室里,宫池奕刚进去,聿峥的电话就过来了,“结束了?”

男人倚在床头,阖上眼,随口“嗯”了一声。

电话里,聿峥惯常冷冰冰的调子,似是笑了笑,“何苦呢?搬出那么多理由,又一个病躯,你就不怕,她真的薄情,怕被拖累转头走了?”

听完话,宫池奕眉峰蹙起。

聿峥才想起来,挑眉,“我没偷听,是你自己一直没挂电话。”

所以,他们俩轰轰烈烈的交流,聿峥听了个完整。

“有事说事。”宫池奕嗓音沉了沉,显然不悦。

聿峥这才蹙了蹙眉,道:“韦廉被处理两年了,他是解决了,但跟他相关的几个案子不是一直没法结?最近又牵扯出几样。”

韦廉当初被做得利索,但这人身上事多,涉及面广,要跟他讨钱债、情债的人可不少,有些事也就被扯出来了。

宫池奕抬手捏着眉间,“具体点。”

“馥儿跟他接触过的,都做了些什么,可能顾吻安比较清楚。”聿峥说。

男人眉峰蹙了蹙,“她出什么事了?”

“目前还不确定,直觉。”聿峥道。

更主要是,他们最近都各自太忙,脱离曾经的联系之后,于馥儿的交际有所改变。

以前他和宫池奕好歹时不时照顾着,但很久没过问,她在交际场再自如,也不免让人担心。

末了,又传来聿峥冷淡淡的语调:“看你们俩现在的状况,这是也不可能叫你去跟顾吻安谈了,等我弄清楚再说。”

挂了电话,聿峥从公寓小院往回,看了一眼紧密的门,浓眉皱了起来。

转手按了她的号码,抬手叉腰站在门口,声音冷了冷,颇有气急没出发的压抑,“最好告诉我你只是出去买菜!”

他刚刚还看着她开了门,打个电话转个身,门就锁了,显然她偷偷出门了。

北云晚笑了笑,“我没义务接待你,行你就找我哥要人。”

电话被他狠狠摁掉,转身还真开车往沐寒声的御阁园而去。

只可惜,她根本没去御阁园。

沐寒声见到聿峥,好脸色是不可能有了,一张深沉的脸只公事腔:“宫池奕让你来的?”

一路烦躁的聿峥手里还夹着烟,这会儿才眉峰蹙了蹙,摁灭烟蒂,顺着点头,“英方暂时停止了对南岛的觊觎,但主权趁热打铁捏在手里要保险。”

这种暂时不能拿到明面来谈的事,派人摸清情况一类事宜,的确聿峥的保镖公司去办最合适。

而此时,晚晚已经快到机场了。

聿峥在电话里听了宫池奕和吻安的交流,她在旁边也没少听,想来想去也没坐得住。

尤其,她还真不知道宫池奕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什么顾湘?

难怪吻安之前表现得那么不安,破天荒的不自信,想看看什么飞天仙女,顺便过去给吻安解解闷。

不过,她似乎把问题想得太悲观。

晚晚到的时候,吻安车上放了不少水果,心情似乎也不错。

她笑起来,凑到吻安跟前,“给我准备的?”

吻安看了她,浅笑,“我要去看宫池奕,想把你送回去。”

北云晚一听,挑眉,“这么殷勤可不像你,还是……真担心他爱上别的女人?”

吻安略微不解的看了她,“你从哪听了传言了?”

嗯哼,北云晚抿唇,坐回座位,“聿峥那儿。”

吻安刚想问她和聿峥什么情况,晚晚摆摆手,“我不去你那儿,正好跟你一起去看看宫池奕。”

按说,她不该这么频繁的去找他,被人留意到了,的确影响不好。

但这么点小事,对他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全是压她的理由罢了。

路上北云晚问了问顾湘这人,淡笑,“听着没什么毛病可以挑的,要么很单纯,要么藏太深。”

当然,北云晚觉得是后者,宫池奕那类的人,简单的小女孩能近身么?

对此,吻安笑了笑,“很多男人的确喜欢清纯年轻的女孩,不是么?尤其,我跟他的开始就不正常,中间除了阴谋就是波折,不腻也烦了。”

腻烦?

北云晚笑着,“腻不腻烦不是嘴上说的,所以我让你去老毛拿东西,他若真能克制住,我就信!”

吻安皱了皱眉,“他现在还在康复护理期,身体容易受伤。”

晚晚想都没想就摆了一句:“又没让他动!”

说完意识到什么,咳了咳,“我什么也没说……”见吻安笑着转头,不悦的蹙眉,“你开你的车!”

吻安知道,当初梁冰给她下药了,聿峥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受害者,估计那晚也全是晚晚主动。

*

对于吻安的到来,易木荣反应不大,好像知道她隔天就会来。

顾湘在门口浅笑着迎她们。

宫池奕在客厅,知道她来,目光看过去,神色不见起伏。

北云晚已经笑着跟顾湘握手,“你好,北云晚,吻安的朋友!”

顾湘笑容纯净,“我叫顾湘。”

北云晚面上友好得很,也不吝啬笑着的夸奖:“很诗意的名字!”

开场的整体气氛是很不错的。

只是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顾湘对沙发上的宫池奕表现得很小心、仔细。

吻安剥了橘子给他递过去,被顾湘接了过去,看似歉意的对着她一笑,“不好意思顾小姐,他最近不能吃这个。”

吻安愣了一下,眸底真真实实的歉意,看了他,“不可以么?”

男人薄唇略微抿着,伸手端了一旁的水杯。

抿了一口,浓眉蹙了一下。

吻安知道是水凉了,伸手把他的杯子接了过来。

可刚要给他热水,顾湘抿了抿唇,站起来,很不好意思的看了吻安手里的水壶:“那个,他不能喝这个水。”

说着笑了笑,“没关系,我去给他拿就好,你坐!”

导致她做什么都显得束手束脚,最终是坐了下来,略微低眉,把水倒给了自己才放下热壶。

北云晚看了看走开了去拿水的顾湘,看了宫池奕,没什么善意的笑,“你是存心让吻安不好受是吧?养个小白莲是什么意思?”

晚晚还真是没见过吻安这么委屈、这么甘愿受气的样子。

嗯,这估计就是当初吻安看不得她为了聿峥受各种委屈的心情,所以她更是不能忍了。

等顾湘拿着不知道什么矜贵牌子的水出来时,北云晚直接起身拿了热壶给宫池奕杯子加水。

“诶!”顾湘略微焦急的想阻止。

北云晚已经放下热壶,看了顾湘。

顾湘刚想把杯子拿走,北云晚已经笑眯眯的道:“小时候,宫池奕跟我在孤儿院都是啃泥巴长大的,他没那么娇贵,他骨癌我知道,现在需要好好护理,还不信他喝跟我一样的水,下一秒还死过去了?”

顾湘被她这高傲火辣的态度弄得愣着,典型小百花不知所措的反应。

等她看了看宫池奕要说什么,北云晚又清楚的笑着补充了一句:“我也是医生。”

言外之意,对病人要怎么样,她也很清楚,不用在这儿大惊小怪的让吻安糟心。

“你去准备药吧。”宫池奕终于低低的发话。

北云晚也对着顾湘笑着道:“不好意思,我这人性子直!”

顾湘脸上的笑意好像没怎么变,“没事,也许是因为昨晚的事,我太紧张他的状况。”

等顾湘走了,北云晚才看了吻安,拍了拍她的背。

吻安笑了笑,语调清淡,“不糟心,人家就差跟我直接说爱上她了,这算什么?”

北云晚明明知道这事,还一唱一和的蹙着眉看吻安:“那你还舔着脸来这儿凑什么热闹,我不是给你介绍男人了么?欧美size你还挑什么?”

彻底拉了老毛当垫背的。

宫池奕抿了杯里的水,指节几不可闻的紧了紧。

放下杯子,薄唇抿着,没说什么。

北云晚知道,宫池奕小时候非常不爱说话,尤其孤儿院那会儿,后来成了宫池家三少还算好多了,还能传写风流绯闻。

但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是步入三十岁的男人,身上不论沉稳、城府,都不可同日而语了。

后来他去了书房,吻安坐了会儿,也上去了。

北云晚就一个人在客厅坐着,没觉得无聊,反倒觉得要时刻放着顾湘跑上去坏事。

书房里。

吻安推门,见他站在窗户边,一手撑着窗棱,略微弯腰,大概情绪不太好。

她走了过去,看了一眼他夹在指尖的眼,皱起眉。

其实他没点着,但吻安还是把烟拿走了,仔细的放回烟盒里。

好一会儿才靠在书桌边,转头看了他,“晚晚说的话让你不舒服?”

其实她也不知道问的哪句,都有吧,他应该会觉得顾湘受欺负了。

也会觉得,在他身体不行的这段时间,作为她顾吻安——那个叱咤仓城名媛圈的女人,本性难改,跟臭味相投的晚晚找男人调解寂寞是很可能的事。

偏偏,他现在身体就这样,他无权要求她什么,所以他会情绪波动?

抬头却见他只定定的看过来,从容无波,“你高兴就好。”

吻安蹙了一下眉,柔唇抿着看了他,走过去两步,环了他的要,又慢步退后,直到腰肢抵在书桌边。

仰眸望着他,“是么?……我高兴就好?”

他薄唇抿着,任由她带着移步,深眸低垂,不言。

“觉得你身体总是不能人事,所以自卑?自愤?所以才觉得不想拖累我?”她仰脸,笑着,“你真当我是守不了寂寞的潘金莲?你那个清纯可人的顾湘才能心无杂质的陪着你?”

见着男人浓眉微捻,她轻轻笑着,抵着桌边,往前凑着气息,启唇轻声,“不赞同?”

她今天没有化妆,皮肤越见细腻;没有上口红,干净的唇肉透着樱红。

也许是来之后没喝水,唇畔有些干,粉嫩的舌尖轻轻舔过,目光仰视着一片安然,几不可闻的踮起脚,靠近他的气息。

她今天洒了淡香水,气息交汇间越是迷人,尤其那一双眸子清清静静的映着他英峻的棱角。

甚至能见他喉结微微滚动,低眉凝着她的目光一度暗了暗。

可吻安几乎碰到他线条清晰的薄唇,他却抬手握了她的侧脸,阻止了她的靠近。

吻安柔眉轻轻蹙起,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主动被制止,已经够丢人了。

可她什么都没说,只勉强掩藏委屈的仰眸看着他,“一定要这样么?”

男人薄唇紧了紧。

在她几乎要放弃,松了踮着的脚尖、靠回桌沿时,他忽然转手捏着她的下巴、挑起,薄唇压了下来。

粗沉的呼吸,唇齿间带着被她撩起、又不得不压的隐忍,不肯深入攫取。

吻安忽然被松开时,手臂被他从脖子上解下来,闭了闭眼,低哑的嗓音,“回去吧。”

是不是还想说最近别来了?她仰脸看着他。

也看不出什么不高兴的情绪,只是抿唇深呼吸,点了点头。

欲转身之际,吻安才好似想起了什么,明明无关紧要,还是道:“晚晚过来玩,明天她带我去爱丁堡找朋友玩。”

看似随性的弯唇,补充:“男性朋友。”

宫池奕在听到爱丁堡的时候就已然紧了紧薄唇,看着她。

吻安说完话没再看他,转身往门口走,在门边停了会儿。

没转身,只道:“我替晚晚给顾湘道个歉,你转达,她应该会接受得更舒服些。晚晚性子说话就那样,你的顾湘太单纯,怕她心脆,觉得委屈。”

也没打算听他回答,伸手开了门下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