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我不希望你出事/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眉峰微挑,点头,“没说错。”

既然他都赞同,吻安微蹙眉,看着他,“你是真的安心把这件事交给我了,没错?”

而后微抿唇,“我知道你和聿峥,跟于馥儿感情不错,但我不希望中途你又插手。”

他勾了勾嘴角,走到她身后,抚了抚她皱着的眉,“吃吧,吃完休息会儿该睡了。”

吻安就当他是默认了,笑了笑。

过了会儿,见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抬头看了他,“你今晚真住这儿?”

男人薄唇微弄,“不欢迎?”

她眉眼弯弯,“反正两庄案子也差不多了,随你,被抓到了我又不用出面解决!”

话刚落下,宫池奕放在厨房里的电话响了。

吻安看着他走进去之后才抬头看了时钟,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还有公事?

还是顾湘又来催人了?

想着,她笑得颇有意味。

厨房里,男人没有转身出去,而是就地站在床边,单手撑着窗口,嗓音很低:“喂?”

“我。”薛音语调如常,这么晚也听不出半点困顿。

当然,她这样常年独居的女人是不会跟女儿顾吻安一样喜欢去酒吧的,此刻,她在郊外。

秋夜寒凉,这儿的教堂更是一片寂静,一阵风吹来只让人打寒颤,她却衣衫单薄也没觉得冷。

习惯网纱的脸上丝纱飘动,淡淡的眯起眼躲风,问:“你从外边捡来的小女孩,信教?”

她说的只有顾湘了。

宫池奕目光挑向窗外的黑夜,“您跟踪她?”

薛音靠回身后的树干,“直觉和敏锐这种事,你不用怀疑我,我说她有问题就有问题。”

他才略微挑眉,“师父说的是!”

“别跟我打哈哈,我在问你话。”薛音目光看向教堂门口,微皱眉。

才听他低低的道:“信不信教不清楚,但平日里很多细节看起来倒是虔诚。”

薛音笑起来,“你当她那是做医生的好生之德?”

说罢准备收线了,又问了句:“安安呢?”

语调听起来很随意,但既然是特意想起来问的,那就不是随便的关心。

宫池奕唇畔微微弯起,“我把电话给她?”

倒是他这么一说,薛音不耐烦的一句:“不用,我就是听说会所门口出车祸了,随口一问,挂了。”

男人依旧弯着唇角,也让她放心,“安安很好,您放心。”

之后电话已经被她挂掉了。

走出去时吻安正抬头看着他,侧着脸,狐疑又怪异的浅笑,语调优雅,“又是哪位红颜呀?”

他走过去,正好吃掉她准备送进嘴里的食物,看起来心情愉悦。

看着空了的勺子,吻安剜了他一眼,嫌弃的把勺子放下了,低眉不咸不淡的自言自语:“刚和小白莲说过话的嘴就是不感觉,影响食欲。”

头顶传来男人低低的笑意,“你妈妈。”

吻安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歪过脑袋看他。

他只是唇角弯着,正好俯首在她唇畔吻了吻,“问你有没有因为车祸受伤……她很关心你。”

她没说话,就是有些意外,和……酸楚。

她知道妈妈什么性格,能虐待顾启东和梁冰眼都不眨,心当然是硬的,所以,对着她这个女儿应该很矛盾,不看她、也不联系很正常。

可她是关心的,这就够了。

“吃饱了么?”安静了一会儿,他低声问,嗓音里带了几分缱绻。

吻安抬眸,撞上一双幽深的眸子,铺着浓厚的情欲几乎能将人吸进去。

沉沉的凝着她,“不是说考虑考虑奖励我一次?”

吻安这才眨了眨眼回神,讪笑,“没吃完呢唔……”

他已经覆下薄唇,指尖微微挑着她精致的下巴,迫不及待的索取理由很充分:“晚上吃太多不好!”

她只能仰着身体抵在椅背上,承受他逐渐深入而热切的攫取。

手刚环上他脖子就被抱了起来,转身出餐厅、上楼。

楼梯的微微颠簸,她睁了眼,仰眸,“你受得了么?”

她到现在都没仔细问过他的身体状况,只知道他还在护理期,还在吃药,但是他什么感觉,也不会跟她说。

刚进卧室,他低眉,雕凿的棱角透着邪肆,“满足你绰绰有余!”

吻安笑了笑,“当初说把你当解决需求的工作,你倒是尽责!”

可她就算这么说,他也没打算作罢,将她抵入床褥,覆唇,“做完正好洗个澡,一夜好眠,比什么药都好!”

*

也是这样的夜晚,席少刚抵达机场,接他的人已经在机场口眯了一觉,见他出来才迎上去。

上了车,席少才淡淡的看了一眼接他的人,“最近都什么情况?”

那人笑了笑,“没多大事儿!韦廉那茬儿早过去了牵涉不到你,现在整个旧派都垮了,内阁是顾吻安掌权,你更不用怕了,你跟她……嗯?”

笑意里意思已经很明显。

但席少挑了挑眉,他还真没被顾吻安当做性伴侣,更没有上心,也就借他的手做了几件事,前因后果都不跟他说清的那种。

“人一太平,心思就安逸了,不都说饱暖思淫欲么?算起来你认识顾吻安也两年多快三年,怎么接近她你不最清楚?”那人又道。

席少却笑了笑,微扯嘴角,“真当顾吻安是报纸上写的那种浪女名媛?他就算哪天真的把我上了,也不可能动一点心,那两年她怎么等宫池奕,别人不清楚,我最清楚。”

那时候,顾吻安跟他喝酒,泪眼婆娑的盯了他很久,又伸手扯他的衣襟,看到他胸口一片空白才自顾哽咽说认错人了。

第二天,他问了这事,她却一反醉态,把情绪藏得很好,眉眼弯弯的跟他讲宫池奕如何痴情的往胸口弄刺青。

就这种情侣,要拆散谈何容易?

开车的人却笑了笑,“就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才让你去啊,跪在你席少裆下的女人可数不胜数!”

席少扯唇,“不用给我拍马屁,让姐夫先给我打点钱。”

“明白,我回去就转告!”

劳顿一路安静下来,席少靠回椅背闭了眼。

*

清晨起床,吻安看了正在系领带的人,“谁来接你?你司机都被我占用了。”

他只略微侧首,嗓音温和,“有的是人手。”

她笑了笑,走过去给了个早安吻,浅笑:“这周应该就结案了,改天搬回来住?我养你!”

男人勾唇,“口气不小。”

吻安柳眉微扬,“那自然,好歹是内阁首辅,养一群不说,养你一个还是轻松的!”

养一群?宫池奕侧首,深眸轻轻眯起,“凑一圈还缺两,要不帮你凑凑?”

她吊在他脖颈上,仰眸,“好呀!不是雏的没关系,猛一点就行……啊!”

话音刚落,脑门就被他弹了一下,薄唇肃穆,“胆敢出去染指大好青年,把你腿废了。”

话是这么说着,可一见她听完噘唇就不自禁的吻下去了。

吻安笑着望着他,也幸好他永远难过她的美人关,否则这次回来不知道还要跟她僵多久呢。

“早餐一定要吃。”他留恋着柔唇,嗓音低低。

她点头,“我送你出去?”

“再睡会儿。”他抚了抚她的脸,总算舍得放开她,另一手勾了外套。

他出门之际,吻安又想起什么,跟到了门口。

“怎么了?”男人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伸手要开门,又收了回来,嘴角淡淡的弧度。

吻安很认真的替他理了理衣领,抬眸,“我呢,也不小气,但是你和小白莲住一个屋檐下,万一哪天晚上钻到你被子里,算谁的?”

男人低眉,嘴角的弧度深了深,“我的被子那么好钻?”

她挑眉,“有多难?我勾勾手指你就天天往这儿跑。”

他勾着唇角,“你住我那儿去?”

吻安立刻摇头,“我可不住别人住过的地方!要住也是你过来,听上去好听!”

以前都说她总是潜男星,这回潜个身份不低的商人!

他还真点了一下头,“这两天案子结了就过来。”

至于他怎么安顿顾湘,她不多问。

离开她的山水居,宫池奕在路上看了两次手机,神色淡淡,“顾湘昨晚没回去住?”

司机点头,“没有,也许是知道您不回来住,她也就没回,但凌晨五点前回去了。”

男人没说话,只略微点了一下头。

确实,这会儿顾湘在寨子里,虽然五点多才回来,但已经起床,也看不出疲倦。

车子刚停下,她已经开了门迎接。

很自然的接过他褪下外套,依旧是一张十分爱笑的脸,“忙了一晚么?”

宫池奕只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作为回应,进去换鞋。

“早餐用过了?”顾湘又问。

男人依旧是点了一下头,顺势上楼,“帮我沏杯茶。”

顾湘挂好衣服,蹙眉,“不休息会儿么?”见他看来,才笑着,“忘了你不适合喝茶?”

他略微挑眉,没再说什么,“我去洗个澡。”

顾湘只笑着点头,“我再给你做点吃的?”

因为他已经上楼,就当是默认了,顾湘转身往厨房走。

早餐做得简单,所以顾湘完事之后,他没下来,只好上去敲了门。

推门进去,浴室里的水声一直响着,她皱了皱眉,没有直接过去叫人,走到床头柜上简单整理一番。

顺手拿了他之前带上来的药,转身之际动作顿了顿。

转头看了一眼浴室,手上已经拉开了抽屉,看着她并不陌生的药物,却皱起眉。

她是医生,对什么药都是一眼便知效用,却从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还吃男性避孕性质的药物了?

有什么闪过脑海,手里的力道紧了紧。

他吃药,说明他跟别人发生关系了,只是,他这样的人,不想出事也只会让女人服药,他竟然自己吃药?

只能说明,他对那个人的呵护之重。

还能有谁,顾湘只能想到一个人,虽然不明确他们的关系,可他对顾吻安就是不一样的。

爱笑的脸上没有表情,伸手把拿起来。

却发现还没开封。

半晌,她又笑了笑,没开封就是没吃、没发生咯?

东西又放了回去,理了理情绪,她才走到浴室门口,“别洗太久了,空腹洗澡不好!”

里边的水声的确停了,但是没有回应。

“我先下去了。”顾湘道。

浴室里的男人抬手把手机拿过来,切掉卧室里的监控,随手放回去转而勾了浴巾慢条斯理的裹在身上。

下楼时,他已经穿戴整齐,连领带都打了。

顾湘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就算是住在一起,也着实没见过他穿其他衣服,更别说睡袍,永远都是矜贵的西装,衬衫领带搭配完美。

也永远都看不到多余的表情,顶多勾一勾嘴角。

当然,他就算只是一个深邃的眼神,也的确是无可譬拟的迷人。

“温度刚好!”顾湘笑着把粥放在他面前。

不待他说什么,她自己开口道:“我昨晚也没回来,以前在这儿一起念书的同学生日,玩过头了,幸好五点前逃脱了!”

依旧是笑着的,特意把时间都说清楚了。

男人只看了看她,没有意外,也没有惊讶,只淡淡的问:“喝多了?”

顾湘笑着,“没有~同学都知道我酒量不好,不灌我。”

他没再说什么。

“我去把药给你准备好。”顾湘中途起身。

男人点了一下头。

另一边,吻安一大早到了内阁,本想试着让国际检那边传讯于馥儿,倒是别人先找上来了。

而且还是她并不是十分喜闻乐见的人。

去了咖啡馆,优雅落座,也没有寒暄,语调温淡,“于馥儿请你做代理律师?”

郁景庭跟她很久不见,却一点不见生,帮她咖啡里加了方糖,绅士的推过去。

目光落在她脸上,儒雅淡声:“工作可以留后再谈。”

吻安笑了笑,“如果不谈工作,我就不会来了,很忙。”

她跟他说得借口永远都是忙,郁景庭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低眉搅着咖啡。

吻安看了他,“于馥儿人脉广,不找你还会找别人,你没必要掺和这件事。”

这是她的真实想法,这些事,她并不希望郁景庭卷进来,因为他不喜欢碰这些纠葛,包括不跟宫池奕视如仇敌而动手动脚,她感激他的,也就这么一点了。

他抿了一口咖啡,靠回座位,看着她,目光很真诚,“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我就算想要你,也不会用任何巧取豪夺的手段。”

的确是他母亲紧急状况,他不得不提前过去,就撞上了到医院的宫池奕,才造成了她和宫池奕情断两年。

吻安只是淡淡的一句:“过去的事我不想谈。”

他们之间就是这样一来一往的交易,过了就没瓜葛了。

郁景庭淡漠的脸上略微温和,“我应该谢谢他,我母亲恢复得很不错。”

她倒是笑了笑,“不用,你们俩八字不合,不交集最好。”

宫池奕每次见他都没好脸色是一定的。

这会儿才说到正题,郁景庭看了她,“于馥儿的案子,我没打算接。”

她柔眉蹙起,“那你找我做什么?”

他放下咖啡,目光依旧在她脸上,好一会儿才转眼看向窗外,略微往前坐了坐。

“这事一定要你办?”他淡漠的声音低了低。

吻安不明所以的看了他,“很多方面都接触过,解决不了,就到我手里了,于馥儿是仓城的人,受害集团也有国内的,我总不能不管?”

郁景庭微蹙眉,“如果我劝你,你会听么?”

吻安笑起来,“你觉得呢?”

他十指交扣,神色淡漠着,眼底却是不一样的神态,“我不希望你出事,如果能,就避开这件事。”

她不言。

“于馥儿只是个女人,可她身上的事牵扯之深,背后的人和事都不简单,你不明白么?”郁景庭淡如青竹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缓,只是微蹙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