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没气就不能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顾湘这样热情的邀请,吻安自然是弯着浅笑往里走,也并不客气,坐下之后才看了顾湘,“实在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今天生日,没准备礼物不说,还不请自来了!”

顾湘只是笑着,“顾小姐,您和他关系不错,跟我也就不用见外了!”

说罢,又给吻安一边倒水,一边道:“今天我本来也不想过这个生日的,但是他坚持……”

边说,看向门外,笑着,“这边可以自己制作蛋糕,非给我做一个!”

虽然说的是随口,但易木荣都能感觉到哪炫耀快赶上龙卷风了。

转头看了一眼端然坐着的女人,易木荣也跟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不会随便插话。

吻安听完顾湘的话,略微低眉,笑了笑,自若抿着茶水,似乎是味道不太好,柔眉轻轻蹙了一下放回桌面。

看了顾湘,“他向来就这样,总喜欢自己动手。”

“给顾小姐也做过?”顾湘看起来一脸单纯笑意,可她刚刚还问过宫池奕这是不是第一次帮人做蛋糕,他说是。

吻安但笑不语,顾湘脸上的笑意深了深。

制作房内。

男人衬衫袖口微卷,却没在动手,只一手叉腰,一手捏着电话,不知道电话那端是谁,浓眉略微拢起,“消息属实?”

薛音跟了顾湘这么长时间,对她这样一个各方面单纯的小女孩,因为什么都查不到,反而狠下一番功夫。

今晚可能有人会跟顾湘见面,这已经算是很大的突破。

一边听着那头的人低声回报,宫池奕深暗的目光也打在一旁制作蛋糕的师傅身上。

好半天,挂了电话,倚在案台边单脚支地,转眼看着师傅开始做奶油图案,才薄唇微勾,好似做蛋糕确实是个享受的过程。

正巧师傅转过头来看他,“寿星叫什么名字?”

男人眉峰微动,薄唇淡淡一句:“写个”顾“就行。”

末了又把手机揣回西裤兜里,“我来吧。”

师傅终于笑了,因为进来之前他说的是自己动手做蛋糕,原来意思是最后提笔收尾?

等宫池奕端着蛋糕回包间时,还没进门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直觉。

果然,开了门,一眼看到了坐在里侧正抬眸朝他看来的女人,精致的眉尾弯着漂亮的弧度。

越是笑意荡漾,宫池奕越是蹙起眉。

只听吻安转着手里的杯子,侧首看他走到桌边,柔唇轻启:“宫先生不仅有心,这手艺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呢。”

“我也这么说的。”顾湘笑着接了一句。

只有两个男性脸色怪异,易木荣都不敢跟宫池奕对视,因为他知道今晚将军会和顾湘出来,但是没办法啊,顾小姐中途要找他的。

不好解释也不能多说,所以男人明智的没有接这个茬,只薄唇微勾,看了她,“怎么找过来了?”

吻安依旧弯着嘴角,似笑非笑,“打搅到您了?”

宫池奕暗自舒了一口气,这种时候,她若是直接大发雷霆确实不合适,但这么笑意盎然,反而越诡异。

易木荣把摆弄蛋糕,插蜡烛的活儿接了过去,他便利用腿长的优势在桌子底下勾了勾身侧她的脚腕。

她笑着,“善意”提醒:“您快踩到我了。”

面对两人这么一来二去的说话,倒是宫池奕开不开口都不是的模样,顾湘看过来,笑着,“他平时少言寡语,顾小姐别介意。”

说的好像她多么了解宫池奕,生怕宫池奕此刻这不接话的冷漠让她难堪似的。

吻安终究是笑着看了顾湘,“你了解他的太少了。”

顾湘这会儿表情还很自然,只是笑着,“是么?”

她好看的柔眉微动,点了一下头,继续道:“宫先生对他感兴趣的女人何止话多?全是流氓专用词。讨好起来可以让你十指不沾阳春水,病得分不清雌雄还能爬起来给你做饭呢,他厨艺很棒!”

抬头看向顾湘:“看来对你不一样?”

她说的这些,总之顾湘是一样都没见过,所以脸色逐渐尴尬着。

不过吻安也笑着道,意有所指:“当然了,他想把你抛开的时候,摔得你粉身碎骨都不带回眸一眼的!”

可顾湘好像听不懂她的话外音,只是终于勉强笑着插上一句:“是他的性子!”

这个生日,吻安自然不可能从头到尾的陪着,毕竟人还得识趣一些才可爱。

何况,他既然瞒着她出来给顾湘过生日,应该有他的安排,免得时候说她搅乱计划。

所以她接了个电话,先行离开。

往腿上的包塞手机时,他长臂从桌下伸过来忽然握了她,目光深暗转过来落在她脸上,不知道是想阻止她走,还是让她别乱想。

吻安笑了笑,顺势起身。

走之前又看了刚要起身跟出来的易木荣,“你留下吧,我朋友正好也在这儿,一会儿你送两位回去,我让金秘书来接我就可以!”

这下易木荣再傻也知道她把自己留下的原因,只好点了点头,“那您慢走!”

出了房间,吻安确实没立刻离开酒店,因为惜命,这种形势下避免一个人出行。

等金秘书过来的时间,她给晚晚打了个电话。

“查到谁给你寄的照片了么?”她站在走廊,侧身对着偶有行人经过的路口。

和她一样,从那次莫名其妙车祸被误砸了一下,之后就什么事没有了,晚晚也是,她甚至怀疑,那就是聿峥干的,只是坚决不承认罢了。

吻安放心了,随后笑了笑,“和好了么?”

北云晚嗤笑一下,“什么和好?什么时候能用这个词了?我顶多需要个暖床的。”

她笑着,能理解,晚晚当初对聿峥用情之深,却几年换不来回应,说什么也不可能三言两语便宜了他的。

正想说什么,吻安目光扫过走廊口经过的行人,目光微顿,柔唇轻轻蹙了蹙。

待要仔细看时,人已经走过去了。

她对郁景庭不算熟悉,所以一眼是不太确定的,但他那一身淡漠的气息,大概不会有第二人。

“怎么了?”晚晚在电话那头也皱眉。

吻安这才收回视线,“没什么。”

但她的心思还没收回,甚至金秘书过来之后,她上了车,好一会儿都没走,看了看时间,只说:“再等会儿。”

郁景庭那个人不喜欢浪费时间,就算谈再重要的事,说完就走,这会儿也差不多了。

酒店某个包间里。

郁景庭不喝酒,也没打算抽烟。

对面坐了个男人,不论身材、五官都只让人觉得锋利又阴暗,偏偏左额前斜着一小缕发丝是暗紫色,显得很诡异。

男人吐了眼圈,看了郁景庭,声音里似乎笑着,但没什么笑意,“我念郁先生的情分,已经让底下的人大半月不做任何动作,但事实,似乎没郁先生说的那么美好?”

郁景庭当然知道事实是怎样。

听他继续道:“案子下周如期开庭,顾吻安手里到底掌握了多少资料,我还真不清楚。”

言下之意,如果她知道的太多,那就不一定对她做什么了。

郁景庭淡然坐着,交叠的双腿,放在膝盖上的手都没有任何不安的本能。

但他的确看了对面的男人,“就保她一次。”

语调依旧淡淡的,也带了笃定,因为今晚他既然找了这个人,对方就该知道他的诚心。

那人没说话,只是勾唇笑了笑,“郁先生倒是个情痴。”

然后站了起来,道:“幸好你没说连那个刚认祖归宗的北云大小姐也管了。”说罢,男人点了点头,“我信你。”

所以出了包厢,男人直接离开酒店,没见任何人。

吻安一直等在酒店门口的车上,终于见到郁景庭从里边出来,拍了拍金秘书的座位:“开车,出路口到对面走五百米。”

金秘书一脸不解,“为什么?”

“照办。”吻安利索的一句,目光看了去提车的郁景庭。

“哦。”金秘书确实照办了,五百米之后停了下来。

只听后座的人道:“你别下来,熄火等着,等我电话再跟,别被发现了。”

金秘书眨了眨眼,不太放心,但是也照办了,看着她下车之后往前走了几步,放慢脚步。

郁景庭的车从后方开过来,车速并不慢,从吻安身边掠了过去。

可下一秒,倚在后座的男人略微挪动目光,看向后视镜,已然低低、淡声对着司机:“停车!倒回去。”

随后,车子停在吻安身侧。

郁景庭侧首看了她两秒,开了车门,大概是觉得她不会上车,直接走了下去,“你在这儿干什么?”

吻安看了他,一副刚回神的样子,笑了笑,指了指对面的咖啡吧,“刚出来,等司机过来接。”

郁景庭看了她没任何安全意识的样子,眉头略微蹙了一下,薄唇微抿。

走过去开了车门,侧身对着她:“上车吧。”

吻安笑了笑,“我司机差不多该到了……”又自顾抿唇,“我打电话让她折回去吧。”

金秘书捂着亮起的手机屏幕,几乎钻到座位下才接通,听她说了两句挂断。

直起身,看着她上了前面那辆车才缓缓跟着。

郁景庭的车上。

对于吻安的问题,郁景庭终是看了她,随后又似乎淡淡的笑了一下。

道:“我是和法律打交道,这种问题,你怎么能问我?”

吻安笑了笑,“不能么?”

看了他,“你打交道的人物多,见过的事杂,黑与白之类的身份,你这儿必然最好打听了。”

郁景庭的确是想笑的,她竟然会猜测,他是于馥儿身后的人?

因为她住的地方偏,之前海湾崖上还发生事故,九点之后基本不让私人车进出了。

“停这儿吧。”她出声,笑了笑,但还是看了他。

郁景庭也认真的回答,“我和你父亲不是一种人,也没有能驾驭女人为自己办事的能力,更没那个兴趣。”

当初的梁冰和于馥儿身份相似,她能这么猜测也在理。

说罢,他看了时间,“太晚了,我送你到家。”

吻安笑了笑,“就是因为太晚了,所以送我再折回去太麻烦,我司机估计快到了。”

下车前,吻安看了他,“我并不是希望你好,但的确不希望你跟这些事有关,所以你今晚最好没骗我。”

她最不想处理的,就是跟郁景庭有关的事,因为一旦碰上了,总是让她担心郁景庭报复宫池奕,斗不斗得过不说,她不喜欢混乱不堪的情况。

金秘书没一会儿就把车停在了一旁。

郁景庭把她送到车上,替她关上门。

不到二十分钟,吻安的车停在山水居前,刚下车就看到了自己门口站着的男人。

皱了一下眉,他怎么比自己还快?

走过去,包包优雅的拿在手里,高跟鞋从他面前踩过,精致面容微仰。

笑意盎然,“怎么,宫先生这么忙,竟然还来这里?小心寿星有意见。”

他好像喝过一点酒,靠近了她,她就蹙起眉,“不错呀,拖着康复中的身体,舍命陪白莲?喝的什么牌子?”

“不闹。”他低低的嗓音,手臂略带强势的从她腰上环过,薄唇微动,“果酒。”

她倒也点了点头,“幸好她这个医生没失职,挺体谅你。”

话是这么说,但怎么都觉得意味不明。

宫池奕唇角略微勾起,冷魅的眸眼低垂,“今晚去那儿是有事。”

吻安点头,“知道,过生日。”

“正事。”他启唇补充,见她只是仰脸,才眉峰微捻,“怎么不问?”

她眉眼弯弯,笑意又很淡,“等你说下去呢。”

男人这才弯了弯嘴角,“没生气?”

吻安一手摸了钥匙,挑眉,“哪那么多气。”

说着,转过身去开门,他从身后拥上来,气息就在她耳边,导致她躲了躲,“今晚睡客房,还有……”

戳了戳他的手背,半真不假的调子,“给别人做蛋糕的殷勤双手,我可受不起的,拿开。”

他不但没拿开,反而把她翻转过来,低低的看了她一会儿,着实看不出生气的迹象,很平静。

女人大方明理也是一种可爱,可偶尔,吃个飞醋更能撩人,所以男人盯了她好一会儿。

可惜,她在内阁打滚过一圈,真的很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这样,宫池奕胸口越有异样,她能这样波澜不惊的平静,哪怕会装,是被他逼出来的。

吻安见他垂眸沉默,几秒后转身推门进去,总不能一直站那儿。

可一进去,刚要弯腰换鞋,整个身体都被他带了过去,下巴被高高挑起,薄唇也压了下来。

很突然,但不粗暴,将她抵到门边,已然转手扣了她后脑勺倾注专心的攫取。

她眉心轻蹙,双手撑在他胸口,语调模糊:“我真没生气……”

男人垂眸,嗓音很沉,“没气就不能吻?”

……她没话可说。

逐渐深入彻底的勾吻,腰肢被整个带进他胸膛深处,意识也逐渐沦陷。

直到手里的包落到她脚面上,吻安才迷离的抽回思绪,极度仰脸,看着他睫毛下两片浓密的阴影。

忽然想,这么好看的眉宇,放在幽深又迷人的密林,有阳光从树梢间射进来,那画面应该很迷人,是不错的身影题材。

这么想着,也推了他,冷不丁就问了句:“婚纱照去南方拍吧?山水林涧……”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低眉,薄唇不悦:“是我退步了?”

吻安回神,“什么?”

要是以往,她这会儿早软得一滩柔水了,这会儿竟然还能问这么清晰的问题,只能说明他吻技退步了。

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刚想说点什么,柔唇微张,唇齿间的空隙去被他霸道占领。

------题外话------

我发现写得少是轻松,问题是情节写得不爽,万更那种情节自己写着也舒坦!过了五一继续奋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