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刻不容缓往回赶/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她没相机,只好举着手机在他脸上对焦。

男人有力的双臂撑在她身侧,倒也由着她胡闹,只薄削唇畔邪恶微勾,“艳照也让你拍了,是不是……”

餍足过后,嗓音醇浓,可惜不被人欣赏,吻安微眯眼,只顾一手握着手机。

“定住!”一手指尖点在他胸口,正好找着他鼻尖和下巴最美的角度,阳光折射而过,正好按了拍摄。

鼻梁以上、锁骨以下都没有出境,可整个棱角都一层汗湿,道不明的朦胧性感,着实魅惑。

这种照片,绝对只有她能拍到了。

手机被拿走,放回她包里,名为以防被雨淋湿。

她抬手勾了他脖颈,眉眼带笑,“以后若是闹不愉快了,我先把这照片公开拍卖,你说,值多少钱?”

他只眉峰微动,“早知道你这么缺钱就不把财产转回来。”

提到这个,她就想到了心思一直在掌家之位的宫池枭,蹙了蹙眉,半真半假:“还是尽快造人的好!”

很显然,他尤其当真。

身上被间或落下的雨滴打湿,他干脆把她抱起,往不远处的活水池走,也就不在乎雨下多大了。

溪水汇流成池,水质清澈碧绿,雨点落下时溅起的水花几乎都是透明。

另一个相反的方向,景色却不似这里的惬意迷人。

甚至就在刚刚,两人就差两步直接和这里的山林永久做伴了。

桑赫在滚落下去之际手臂被划了两道,倒是笑着看了顾湘,“小姑娘有两下子啊!”

还以为她需要他救,结果娇嫩嫩的顾湘居然身手不错,落在这道陡峭的崖下几米,硬是爬上来了。

他的话只是随口,顾湘却敏感的皱了一下眉,看了他,“你最好当什么都没看见。”

这语气让桑赫笑意加深,看来三少早知道这小姑娘不简单?

他没说什么,只是忽然问:“你好像不知道三少和顾小姐什么关系?”

来之前是不知道,但要拍什么订婚纪念照,还能不清楚么?

兜兜转转这么久,顾湘也不回答,只不耐烦的皱紧眉,“是不是走错方向了,不是悬崖就是峭壁,这哪是拍摄地?”

桑赫一路都漫不经心的,转头看了看她,又抬手看了腕表,笑了笑,“也许真的走错方向了。”

然后指了指来时的路,“要不咱们还是往回走吧?”

顾湘皱着眉,狐疑的盯着他。

看着他往回走,顾湘快步上前,“你知道我想干什么?”

桑赫笑着,“我好歹快四十的人了,你那点心思,还用猜?”

话刚到这里,顾湘的手机忽然响了。

这原本没什么,但桑赫明明听三少说为了充分体验亲近大自然的生活,这几天通讯有限制。

顾湘也看了他,一时间没有动静,反而露出一种很少有的表情盯着他,“闹钟而已,我每天要提醒他吃药。”

闹钟?

桑赫挑了挑眉,好像不打算多说什么。

顾湘松了一口气,跟在他后边,只是没走几步,去路就被人拦了。

完全看不清脸的一群人,打扮如同土著居民,手里什么工具都有,光是额头和眼睛就画得一副凶神恶煞。

桑赫怔着,没挪步,“你们是……护林员?还是抢劫……!”

他的话音才落下,有人朝他奋力投掷了东西,正中命门。

桑赫生长在仓城,常年在娱乐圈,可没什么底子,几乎是一下子就眼前一黑,跌坐在地。

转头看了六神无主的顾湘,说话很费力气,“愣着干什么,找人……”

顾湘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紧张的抓着刚刚响过的手机,她自己也很清楚这帮人多粗暴,比原始人还可怕。

“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给!”听起来声音都在颤抖。

领头的男子看了她一会儿,狠着脸示意旁边的人上前把她捉过来。

“你们认错人了!”也是在那会儿,顾湘骤然提高音量,“我不是来拍照的女主人,我没钱的……”

说着,她指向另一个方向,“她在另一边。”

桑赫费力的撑在地上,刚想站起来,又挨了一下,这回这地意识模糊,隐约还能听到顾湘刺喇耳膜的尖叫。

她被人架住双手,不断挣扎,“放开我,你们找错人了,蠢货!”

这一骂可还了得,直接被粗暴的扇了重重一巴掌。

也是这一巴掌激得顾湘狠命踹向抓着她的人,快速扫了一眼已经接近昏迷的桑赫,一下子从兜里把手机摸了出来,“都别动!”

她当然知道这群粗鲁的人不会轻易听她的,只是快速把刚刚打进来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几秒钟,领头身上的手机震动了。

那人顿了顿,狐疑的看了顾湘,拿出手机比照了一下。

顾湘看了一眼倒地的桑赫,恨不得把这群蠢货生撕了,手机直接砸到了几个人身上。

那人立刻捡了起来,想着恭敬的归还,但顾湘狠狠剜了他一眼,只好把手缩了回去。

彼此几个眼神交换之后,传来顾湘越发撕裂的尖叫声。

周围的气氛迅速紧张起来。

三个整齐劲装的男子闪出丛林,几乎没让人有反应的时间,把领头人拎了过去,另两人手里的精密冷器指着想冲上前的人。

易木荣来的时候,就是这副场景。

再看看顾湘,活像被蹂躏过似的,一身狼狈,战战兢兢的缩成一团。

他皱起眉,看了那一群打扮怪异的不速之客,转向顾湘,“怎么回事?”

顾湘只是摇头,语无伦次,“我,不知道……”

易木荣看向桑赫,走过去拍了拍他,好半天,桑赫才模糊的睁开眼,第一眼还是紧张看了顾湘的方向。

“他们什么人?”易木荣才不管他清不清醒,这里早就被禁止人员出入,怎么会出现不速之客?

桑赫闭了闭眼,“没见我晕了么?”

易木荣咬了咬牙,但也没得说的,反正回去有得训了,竟然还能发生这种事,要是发生在顾小姐身上那更不堪设想。

“把他们带回去!”易木荣发话,又看了一眼顾湘。

一路上,顾湘的状态慢慢好转,但已经是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只问过桑赫一句:“你没事吧?”

桑赫无力的笑了笑,“有那么会儿感觉已经死了。”

那就是没有知觉了。

所以顾湘没再问。

彼时,吻安和他已经回到酒店了。

意外的是,把一群人带了回去,宫池奕只看了一眼,手环在她腰上,对着易木荣,“带我这儿做什么?”

易木荣愣了愣,竟然没训话?

转头立刻将人带到自己的住处,正好顾湘已经简单洗了个澡,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

那群人被扔在房间露台外淋雨,脸上狰狞的画也被冲刷得差不多了,污渍一片。

宫池奕姗姗来迟,迈着步子往房间里走,想穿过客厅往露台走。

但刚进去,顾湘像个布娃娃一下子扑到了他面前,“我害怕……”

男人身子被冲撞得稍微后移了一步,手臂略微抬起,并没落下。

片刻才拍了拍她肩头,“没事了,去坐着。”

顾湘抬头看了他平和的峻脸,并没有过分的疏远,乖巧的点了点头,但是片刻不离他的手臂,着实一副被吓得不轻的可怜样。

易木荣跟在后边,皱了皱眉,这画面……幸好顾小姐没跟过来。

“我们回去吧?”坐到沙发上,顾湘已经泪水涟涟,可怜兮兮的看了他,“我害怕。”

男人侧首看了一眼露台外被绑在一团的人。

嗓音平缓,带着安抚,“说说,怎么回事?”

她吸了吸鼻子,揪着他的衬衫,“桑先生没说么?”

因为桑赫也没过来,她又确认了一遍。

得来易木荣答复:“桑赫当时都晕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顾湘这才抿唇,又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刚想把我……你的人就来了。”

易木荣随口说了句:“桑赫不是说,你电话响过?”

顾湘心神不急,依旧是欲哭欲啼的样子,因为手机已经被抢走了,这会儿雨淋得也该报废了。

宫池奕倒了一杯热水,但顾湘依旧抓着他的衬衫不松,不接杯子。

无奈,他把水放回桌面,听起来漫不经心,“一整周,整片林区戒严,却有人进得来,这事不小,你好好想想。”

顾湘看着他,还是摇头,“他们忽然冲出来的。”

易木荣还以为他会接着逼问。

哪知道,他竟然好脾气的冲顾湘勾了勾嘴角,“无碍,你先休息!”

之后走到露台处,长身玉立,看了会儿被雨淋得差不多的一群人,双手更是闲适的别进兜里。

“交给当地部门处理。”良久,他只这么简单一句。

易木荣一愣,就这么简单?

男人眸色淡淡,“连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你看他们像是来做掉我的?”

确实不像,但是……

易木荣走上前,压低声音,“顾湘身上伤和几乎被糟蹋看起来也不假。”

他唇角碰了一下,几不可闻的嗓音,“假了有人信么?”

说完这一句,他已经折回去坐在了顾湘对面,看起来的确是对待贴身护理的关怀样儿。

“别担心,安保疏漏而已,不会再发生!”轻缓、还算耐心的语调。

顾湘看着他,眼圈红着,“都说南方贫富差距大,也不乏野蛮人,我以为都是传言。”

男人只抚慰的勾了勾嘴角。

他都这样的语气了,顾湘识趣,看了他,微微噘嘴也勉强点了头,“晚饭我可以不做么?”

然后看了他,“我想吃你做的。”

挺会趁机捞福利,易木荣心道。

“好。”男人竟也轻易应下了。

*

此时,桑赫坐在吻安跟前,狼狈样儿已经洗刷干净,握着热水。

看了她,“你说三少唱的哪一出?”

让他带顾湘耍一圈,他们去拍照,拍完还可能让顾湘欣赏一番,这不是明摆着刺激小姑娘?

吻安笑了笑,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她既不知道,也没打算问,他做什么都有他的道理。

桑赫抬手按了按脑门,“这个时代,怎么也没有野蛮人了吧?……不过啊,顾湘学什么的,身手确实有两下子。”

吻安坐在沙发上,略微蹙眉,“是么?”

她并不清楚顾湘除了是个医生以外,还会别的什么,也许作为孤儿长大,没少被欺负的话,底子应该练也练出来了。

两人聊了会儿,天色也不早了。

桑赫看了一眼手机,微挑眉,“今晚你得发挥本职技能了——演戏。”

她凑过去看了一眼易木荣发过来的照片。

宫池奕在那边的房间做饭,顾湘窝在沙发上,痴情的望着厨房的方向。

有那么一会儿,她想到了自己,也喜欢这样看他做饭。

自顾笑了笑,果然到哪都魅力不减,也更说明,顾湘对他很认真是么?

过了个大半小时,易木荣来接人了,去顾湘的那儿吃晚饭。

路上,桑赫走她旁边,“你不会冲动吧?”

吻安笑了笑,“总要给宫池奕面子的。”

但她确实低估了顾湘的能力。

房间布局没什么差别,窗帘没有放下,透过玻璃墙就能看到顾湘窝在沙发上侧头看着男人的影子。

画面是唯美的,就是不太赏心悦目。

几个人刚进去,顾湘依旧是被惊吓后的可怜样,却也极其明理又规矩的态度,“你们来了,快坐!”

一副女主人接待客人的样儿,只是声音有些弱,笑得不那么好看。

吻安浅笑,“受了惊吓就好好休息,不用招呼。”

正好男人从厨房出来,声音平和,“你坐着。”

对顾湘说的。

吻安抬头,正好他已经走到跟前,薄唇几不可闻的弧度,“进来帮我?”

明知道她不会做饭……不过她还是笑着跟了进去。

刚进厨房没几步,走前头的男人停步、转身,俯首吻了她,沉着声:“演戏会不会?”

她笑着,“有报酬么?”

男人薄唇啄了啄,“身家性命要不要?”

吻安无趣的嗤了一下,转身去看他熬的汤,香味扑鼻,立刻起了食欲。

说是让她帮忙,也只是倚在一旁围观。

许久,才勾了勾嘴角,“带顾湘过来,就为了让我演戏?”

怎么觉得她又被带坑里了?

厨房里有烹饪的响动,两人说话又小声,不担心外边人听到。

他冲她招手,可吻安就是不过去,厨房这地儿不安全,一不小心就走火,她太清楚了。

男人唇角噙笑,迈了两步,勾了她的腰,力道不轻的嘬了她的唇才松开,“不想和她浪费时间,总要给人机会推进故事情节,嗯?”

嗯,听明白了,故意让顾湘往怀里钻,越深越好,才好早点结束?

可顾湘无非就是想做他的女人,钻怀里还怎么结束?

吻安还没机会问,被快到门口的脚步声吓得往后退,退出他的范围。

易木荣拿着她的手机,尴尬的咳了咳,对着正专心做菜的男人,“将军,内阁专线。”

男人眉峰微挑,“找我?”

哦不对,易木荣这才木讷的看了看吻安,“找顾小姐。”

但是这会儿她被吓得一张脸酡红,不自在。

手机递到吻安手里,易木荣就快步退了出去。

金秘书的电话,吻安听了会儿,没大意外,“于馥儿本也关不久,有人捞很正常。”

但金秘书皱着眉,“可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不像是北云家想把她捞出去。”

她抿了抿唇,想到了郁景庭的话,微皱眉,“你先盯着,等我回去再决定。”

对于她的疑问,一旁的宫池奕不咸不淡的一句:“问问你稷哥哥不就知道了?”

吻安瞥了他一眼,“信号都被你切了怎么找?”

也就内阁那边能找到她。

他依旧沉声,“回去再说不迟。”

这事也就没再继续。

晚饭菜色自不必说,吻安坐在宫池奕和顾湘的对面,全程平静,无论顾湘照顾他端茶递水,还是他体谅顾湘受了惊吓不让劳累,都没什么起伏。

差不多的时间,顾湘起了身,“我去盛汤。”

吻安抿了抿唇,“我去吧。”

结果就是两人一起进了厨房,对此,易木荣和桑赫面露异色,只有一个男人波澜不动。

厨房里。

要盛五碗汤,需要几分钟。

吻安看似不经意的开口:“你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逼问那群人么?”

顾湘盛汤的动作顿了一下,又笑起来,“不知道,他说不重要,让我缓一缓惊吓。”

很显然,意思是宫池奕以她为重。

末了,顾湘又看似单纯的笑着看向吻安,听起来很是礼貌的语调,话却是:“对了,我受惊吓太重,今晚可能睡不好,他今晚住这里,顾小姐不会觉得我跟你抢吧?”

吻安忽然笑起来,明知道她来这里拍的是婚前纪念照,还能这么问,心里素质也真是不错!

她看了顾湘,很直接,道:“本就是在跟我抢,不过你换个方式直截了当的说,我会更喜欢。”

顾湘根本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直接,怔怔的看了她会儿。

吻安只是笑着,“我知道你对他的心思,但是苦肉计、装可怜这一套,他是始祖!谁也比不过他,就看他想不想揭穿而已,明白?”

“哦对了!”吻安也没给她反应的机会,一句接一句,演戏卖力,台词也是她的风格。

眉眼间笑意弯弯,眉尾黑痣风情四溢,“忘了告诉你,阿奕不喜欢你这一款,妖冶娇媚才合他口味,尤其在床上浪到可以的,你这身材……”

她把顾湘上下都扫了一遍,毫不掩饰的嫌弃放在她胸前的小青枣上,以为寒碜的笑了笑,一句:“盛汤吧。”

顾湘握着碗和汤勺的手在她一句又一句的话语下越来越紧,没了平时的爱笑。

吻安看了她一眼,就算她平时再怎么乖巧、单纯、贤惠,这样的打击、揭穿也得原形毕露,若还承受得住,不直接挑明目的,确实有点能耐!

然,下一瞬,顾湘舀了一次汤,终于看了她,是那种带着怨恨的目光,“你只是跟他拍个照片,我跟他住在一起,从一间房到一张床是迟早的事!”

她也不多说,只勾唇,“你拆不散的……倒是可以邀请你,等我和他的洞房,让你趴床底下听听……”

“啊!”

吻安还没说完,顾湘爆出一声尖叫。

她都没反应过来,顾湘手里端着的碗已经落到了地上,看起来是手忙脚乱要去捡,其实只是带把她手里的也打落了。

看来刺激得不轻。

刺耳的碎裂和顾湘惊呼一下子让人神经紧绷,吻安却淡然朝门口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的功夫,顾湘已经歪过身子撞到旁边台子,知道的是站不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顾吻安推的。

吻安眨了眼,微讽刺的笑,“你不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这一句落下,顾湘已经垂泪欲滴,委屈的看着吻安,“您怎么会这么说呢?”

“烫了么?”男人从门口大步掠过去,眉宇间布着焦急。

顾湘眼看着男人大步进来,却没看她一眼,有几秒忘了反应。

“嗯?”宫池奕见面前的女人没回,沉着声。

吻安的手被握着,这才笑了笑,“没事。”

又冲他弯了弯眼角:戏演完了。

接下来顾湘想干什么,她可管不了了,刺激成这样,不知道干出什么来。

顾湘皱了眉,已经抓了男人的手臂,一双眼彤红,带着哽咽,“顾小姐说我安排了今天的意外,说我假装被害博取你的同情,好靠近你,我怎么会……?”

抛开下午的那场意外不说,顾湘这会儿的样子,也真真够让男人怜香惜玉。

若这样吸引他注意、靠近他是从下午的意外开始的,那她确实也没那么简单。

至少,不走出这里的情况下,安排那一群人就没那么容易。

只见顾湘满脸委屈的抹着泪,极其讨人怜爱的角度望着他,“你也这么想的吗?”

男人目光低垂,扫过吻安无所谓的面孔,有些无奈,这戏力道过重,还以为女人争风吃醋这种把戏,她不会屑于。

他嗓音没什么起伏,言辞也再简单不过,“不会。”

那顿饭吻安吃得太艰难,尤其演了一场戏,演得自己全身不自在。

回到她的房间,闭目吐了一口气,摄影师那边已经把今天的片子送过来让挑第二遍。

桑赫今儿手臂被划了两道也不在意,饭后最喜欢在林间悠哉,晃着晃着又到她房间外了。

吻安抬头,冲他笑了笑。

桑赫走进去看到了她正在挑的照片,顿时来了精神,“请的哪的摄影师啊?”

构图、采光简直无可挑剔!

末了,又不服气的挑眉,“人美、景美,技术次要。”

她笑着,不搭腔。

好一会儿发现桑赫一直盯着她,吻安继续看照片,没抬眼,但话问着:“看我做什么?小心你们三少扣你眼珠!”

桑赫立刻皱眉,还有真有可能似的,又低了低声音,道:“我回来前听那意思,三少今晚陪那位?”

顾湘跟她说了,吻安没怎么当真,看来是真的?

她挑了一张不错的照片,答非所问的岔开话题:“对了,我和你说过的席少,回去后去认识认识,探讨探讨摄影技巧。”

桑赫微蹙眉,“什么目的你就直说吧,别把我当枪使,好歹也让我知道要打哪!”

夫妻俩一个样!上次三少耍得他蒙圈,谁知道她又想干什么?

吻安这才抬眸,浅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不是好事。”

哼,桑赫低哼一声。

只听她满不在意的说着,“不确定什么事,就是不放心,让你探探为人。”

墨尔本忽然遇上、伦敦以牛郎身份陪了她一段,却消失两年又出现,总归不正常。

可别说桑赫回去探探,还没回去,只两天一过那边已然不平静了。

那晚,吻安睡得晚,有一面的窗帘没拉,随时能看到他什么时候回来,除非他今晚真的陪顾湘。

嗯,还有个易木荣和顾湘一起住,只不过是双拼式房间,估计也看不到两人在干什么。

睡不着,披了件他的外套出了门。

南方夜晚,林间的空气给人湿润、清洁的舒适感,踩在被雨水冲刷干净的鹅卵石小道上是种享受。

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隐约听到了男人低低的嗓音,下意识的就停下了,以为打破了他和顾湘散心。

不过宫池奕身侧跟着的是易木荣,也感觉到前边有人了,低声:“要不我先回去?”

男人略微点头,步伐继续往前迈去。

小道昏暗,但他迈了几步,长臂一伸,照样精准把她捞了过来,“盯梢来了?”

他没把她转过身去,只从背后拥她在怀后继续往前走,很慢的速度。

吻安笑了一下,“我给你制造的机会,有什么好盯梢的?”

要不是她刺激,顾湘能那副哭哭啼啼的委屈样博他留宿?

“不是留宿么?”她想起来,也侧过脑袋仰脸看他。

他只勾了一下嘴角,“大事要顾,也不能冷落了顾小姐不是?”

听起来是挺抬举她!她只是撇嘴,“刺激顾湘加快速度靠近你,然后呢?结婚生子、儿孙绕膝?”

男人不自禁的低笑,粘在一起似的身体一摇一摆如企鹅一样往前走着,下巴压在她脑袋上。

“到现在没确定幕后的人是谁、想做什么,但顾湘在我身边,就那么一个目的,不成全这一个,怎么露出下一个?”他低低的道。

听起来很有道理。

吻安思绪流转,已经问了出去,“郁景庭提醒我,于馥儿背后也有人,会是同一个么?”

问完她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提了谁,懊恼的闭了闭目。

只好交代:“于馥儿的案子开庭前,他找过我一次。”

身后的男人没说话,继续悠然的拥着她迈着步子。

许久才淡淡一句:“未知。”

末了,又薄唇微扯,“也许他就是那个躲着的人也不定!”

带了几分酸溜溜的不爽。

吻安却皱眉,停下来转头看了他,“他不喜欢掺和这些事的。”

男人薄唇微勾,俯低五官,不轻不重的咬了她鼻尖,“胳膊肘往哪儿?”

她被咬得微皱眉,也只能笑着,“向着你~”

快到房间了,灯光透过玻璃墙射出来,几缕昏黄。

吻安才想起问:“所以,既然你的人分布在丛林里,今天顾湘的意外都目睹了?”

不然他不会轻易放过那群人。

他薄唇微抿,沉默。

那就是默认了。

感觉他脚步停了下来,下一秒,身体被他翻转过去,对上一双深暗的眸子。

“……怎么了?”吻安微仰脸,语调很轻,看着他忽然深沉下来的气息。

他抬手,微微摩着她脸颊,“如果,哪天我的事对你的安全构成威胁,能理解我放弃守着你么?”

吻安原本弯着的笑意慢慢落下,认真的看着他,“就像上一次,你觉得骨癌难治、甚至会死,所以擅自把我扔下一样?”

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他还知道事先跟她打个招呼。

“你以为对我好,其实对我不公,我不知道你忍受疼痛的样子,不知道你手术时惊险与否,也不知道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是怎么康复过来的。”她缓了口气。

说了这么多,还是笑了笑,“当然,如果我确实妨碍你,你做什么选择,我都能理解。”

并非妨碍……

“下午的意外,本是针对你的。”他低眉,低低的道。

吻安愣了一下,抬眸看着她,“针对,我?”

转瞬,她觉得可笑,“顾湘有这本事?……是我的资金供她出国深造,她什么身份我很清楚,有这能耐?”

“所以说她背后有人。”他提醒。

好一会儿,吻安不再说话,只是仰眸看着他,“让你忌惮的人?”

否则刚刚怎么会那么问,除非他没有自信保她平安。

宫池奕略微勾了一下嘴角,“至今不清楚身份,起势很突然。”

也许对方准备了很久,所以知道两年多前内阁的不少事,知道余歌出事,就那么巧,顾湘出现了。

许久,她才笑着,“如果在你身边还不安全,那就没有安全之地了。”

这也算回答了他。

换来男人无奈又宠溺的一吻,“明白了。”

进了房间,落下窗帘。

吻安走到床边,“顾湘没像在伦敦那么收敛,干脆制造意外,今天把她刺激成这样,接下来她估计不让你清闲了?”

他是乐见其成的。

然,等这边顾湘的大动静,等来的却是伦敦那边的噩耗。

电话打到了宫池奕仅留的一条专线,是老四打过来的。

当时他正准备给她做饭,吻安在卧室闭着替他眼接了。

传来四少低哑沉痛的声音,几乎哽咽,“三哥,大嫂去世了……”

吻安先是懵了一下,下一秒猛地坐起来,抓起电话便光着脚跑出房间,直接闯进厨房。

太惊愕,以至于说不出话,撞到他怀里。

男人略低眉,吻了吻她额头,“冒冒失失,怎么了?”

她抬眸,“大嫂,四少说,你大嫂去世了。”

宫池奕放在她腰上的力道骤然僵了,一下子又拿了手机,“什么时候的事?”

四少说话很艰难,“就在昨天,昨晚,车祸,抢救到今天。”

他脑子里骤然闪过的都是大嫂前些天找他说过的事,五官已然绷得生冷,“让人封住所有资料,包括现场、监控,我要原封不动的资料!”

四少压着声音:“我知道……”

挂掉电话,他们便刻不容缓的收拾东西往回赶,易木荣等人只能留后。

一路上,宫池奕几乎不说话,她能感觉到他的沉重。

席桦在这个家,就是半个母亲,她的分量如何,吻安是清楚的。

她也席桦的为人,甚至吻安自己也喜欢这个大嫂,她和宫池枭似乎不算一路人。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走得如此突然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