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打算这样一辈子?/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和宫池奕一下飞机,四少已经门口等着了,穿戴十分低调,因为一双眼红肿着,所以墨镜始终都没有摘掉。

四少嗓子有些哑,所以吻安看了他,“怎么弄的?”

他只是笑了笑,“跟大哥吵了几句。”

嗓子都成这样了,应该就是吵了几句的事,估计是一整晚都没睡。

宫池奕只抬手拍了拍他弟的肩,不浪费时间,转身往车上走。

车上,四少面对他们俩坐,双手交握放在膝盖指尖,总是略微低眉的沉痛。

“好端端的人,说走就走了。”四少抬头,墨镜下的嘴角带着讽刺和质疑,“三哥,你信大哥么?”

男人坐在位子上,神色沉着,嗓音很低,也很淡:“他在外做得再不好,这些年对大嫂宠得无可挑剔。”

呵!四少冷然一笑,“人被利益熏昏头脑时,还能顾得上人性么?”

吻安在一旁坐着,对这件事,除了对席桦的惋惜和对这件事的惊愕外,大概是因为她和他们家里人交集不算多,并非那么的悲痛,也因此,她脑子是清楚的。

看了四少,“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不是大嫂知道他和那个Sizal合谋夺权,如果不是大嫂劝他,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宫池彧嘶哑的声音里依旧满是愤怒。

言外之意,是老大宫池枭因为妻子的阻止,恼羞成怒把她杀了?

这的确惊到了吻安,她并不知道宫池枭合谋了什么。

“Sial?”她柔眉微蹙,虽然不习惯这么叫,但她知道那是席少。

可明明,她当初直言问过他,是不是和宫池枭有关系,这么问就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译名和大嫂席桦同姓。

看他当时否认了!

只听四少继续道:“这么多年,大哥对公司的掌权位置觊觎之重,却能在家里做出一副好儿子、好丈夫的完美形象!一边哄着大嫂会放弃谋权,一边安排让大嫂出车祸又有多难?”

虽说这话说得略有过分,但至少逻辑合理存在。

吻安看向身侧的男人,“你知道你大哥的事?”

宫池奕眉目低敛,这才侧首看了她,又略微靠回椅背,似是几分无奈,“大嫂先前找过我。”

吻安眉心紧了紧,所以,他不仅知道宫池枭的阴谋,还知道席桦劝过她丈夫?

良久,男人才低低的一句:“他做不出这种事。”

或者说,大嫂车祸去世,到现在也依旧定性为意外,这样缜密和谨慎,不像他做出来的事。

车子才到大院外,已经可以感受到阁楼里的悲恸,出来迎接的佣人更是几乎泣不成声,走路都腿脚发软。

席桦在宫池家就是女主人,深得佣人们喜爱的女主人。

如果说吻安在路上还怀疑宫池枭真有可能对妻子下手,但是进了屋里,看到那个将近五十的男人一夜憔悴成那样,她莫名的否掉了这个可能。

三号阁楼的管家上前给了吻安和宫池奕一人一套的白色调衣服,也是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那一整天,家里被一股子极度压抑和悲伤的气息笼罩着。

因为身份特殊,老爷子不想对外公布这件事,所以不对席桦进行公开悼念,只通知了她平时交好的贵妇名媛,悼词也就分成了宫池家和友人两份。

天气很阴,但没有下雨,哪怕那么多人悼念她,偶尔有风拂过,却越显冷寂。

吻安红着眼,但大多是因为她想到了过世的爷爷,好像她总是隔一段时间就要面对经历这种沉痛。

她身边的男人一直都抿着薄唇,看不出过分的痛苦,即便有也沉在眸子里,因为宫池枭几乎失声,悼词也就由宫池奕去读。

那些词都是佣人和家人们一句一句连在一起的,讲完了席桦的生平,和在宫池家的这些年。

作为儿媳,不和娘家一样视财如命、狭隘吝啬是她最为人称道的。

也许这也是宫池枭为什么愿意对她那么好的原因,哪怕没有孩子,夫妻俩的感情也一直不错。

后来在一号阁楼,吻安问宫池枭,“你觉得,大嫂真的是车祸?”

宫池枭悲痛的埋头,说不了话,只是摇头。

她给席少打过电话不通,因为家里正处在这种气氛里,她没法直接走开。

所以想问问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密谋了什么,想知道会不会和什么幕后者有关。

看这样是问不下去了。

吻安安慰了他几句,离开之前,宫池枭看了她,声音很哑,很是无力,断断续续的:“麻烦告诉老三,我不再争了,把职位,也给我撤了吧。”

他没办法一个人在这座城生活下去,只能出去走走。

她微抿唇,也点了点头,“好。”

“还有。”宫池枭重重的叹息,“关于中伤你们的话……”他摇了摇头。

吻安也看了他,“我知道跟你无关。”

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心思引到舆论,但这个城市,刺耳的舆论早已无缝隙遍布。

有人说:“这是两年归来的下马威,杀鸡儆猴,给宫池枭一个教训,好让他停止愚蠢的争权行为。”

甚至有人把话引到她身上。

“因为顾吻安想政治、经济双赢,对此前财产被原路转回表达不满。”

作为如今内阁里最心狠手辣的女人,听起来,她的确会做出这种事,尤其,她和席桦感情不深。

从一号阁楼往三号走,吻安看了看舆论,无奈一笑。

经历这么多,她也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回应,喧嚣过了这一段也就好了。

回到阁楼,家里很安静。

管家说宫池奕在书房。

吻安端了一杯温水推门进去。

男人立在窗边,听到响动回头看向她,双手依旧别在兜里,也迈步朝她走来,“累不累?”

这两天谁都没睡得好,她脸色看起来有些差。

她浅笑,自己先抿了一口温水,递给他。

外边的舆论越疯狂,他们反倒越镇定,镇定到习以为常,甚至思路越发清晰。

看着他沉着的五官,慢条斯理抿了一口,她仰眸,“刚刺激完顾湘,这边就出这么大的事,正好她有不在场证明,你觉得只是巧合么?”

男人动作微顿,放下水杯的同时,低眉看了她。

良久,才低低的道:“是与不是,看日后还有没有大事发生就清楚了。”

如果的确有人针对,那一定不会就这样停滞,而是一步步逼近他。

吻安靠在一旁,转了话:“你大哥说想离开这儿,卸掉职位出去走走。”

男人沉默,又似是微挑浓眉默许了。

也许就是舆论的原因,虽然人人都在谴责宫池奕的可怕,也因此被震慑而忌惮他的狠毒,生怕下一个厄运降到自己头上。

尤其企业里的一群老骨头,就算曾经倾向宫池枭的,在宫池奕踏进公司的那一刻,都变得俯首帖耳、说东不往西的模样。

对这样的恭敬,宫池奕并没有动容,一进公司,处事依旧果决。

“老大想卸任。”他淡然坐在主位,棱角之间没有多余的表情,只薄唇动了动,“都怎么想?”

一众人安静着,也不知道该不该附和。

等了会儿,他干脆点了几位:“每人让出一个点的股权收益,归到老大名下,供他在外周游,有意见么?”

正好他点的那几位都是从前拥护宫池枭,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是拥护么,那就护到底。

至于宫池枭原本的那份收益归到哪,他没有明说,也没人敢领头问。

*

吻安上午在内阁,看了于金秘书送过来的文案。

抬头看了她,“不知道谁出这个钱保她出去?”

金秘书摇摇头,“不清楚,联系方式是留了,但打不出去,倒是接到过一次,问您在不在。”

她柔眉蹙起,这么说,对方知道她。

于馥儿的案子,背后没什么可查的了,到底在怕什么,要这么快捞她出去?

又跟席桦的事有什么关联?

越是想这些,她越是坐不住。

午餐时间就直接出门,开车往席少的住所走,不知道他搬没搬走。

车子刚停住,吻安一侧首,正好看到一身黑衣,戴着帽子往外走的男人。

“席少?”她关上车门。

哪知道对方一听到她的声音,竟然仓皇转身,快步的就往回走。

吻安皱起眉,沿路追了过去,一直到他返回自己的房间,门还没打开,她就站在了他身后。

四少皱着眉,开不了门,也就转过身看了她,脸上有着焦急也有着真实的恳求:“放过我吧,早知道他玩不过你们,我当初不可能跟他做这些!”

玩不过?

她把包带放在肩上,冲他颔首,“开门。”

席少拧着眉,但他清楚她的性子,硬起来谁也不放眼里。

只得闭了闭眼,转过身开门,让她往里走。

吻安依旧站着,示意他自己陷进去,免得把关到里边他自己跑了。

两人进了屋。

她站在沙发边看了看,屋子倒是很整洁,略微弯了嘴角,“这么好的房子不住,要去哪?”

席少坐了下去,埋首在双臂间。

吻安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他一定和席桦的死有关。

她也坐了下来,并不是逼问的语气,只淡淡的:“能说说么?”

席少看了她,“说什么,不都是你们安排好的么?”

她并不意外,因为舆论都这么说。

她笑了笑:“你以为,宫池奕知道你和宫池枭的阴谋,所以真把席桦杀了警告你们?”

“这么说,席桦出事的时候,你不在现场?”吻安接着问。

席少平时看起来风流倜傥,但这会儿像是受了几天的煎熬,很是狼狈。

终于看了她,“没错,我们全家都爱钱,但我还没到要害同父异母姐姐的地步,她对我不错……”

当初他和宫池枭的计划里,完全不涉及家人,在他看来,要拆开顾吻安两人也很简单。

可怎么会料到事情变成这样?

“当初为什么没跟我说真话呢?”她表情很淡,但没有愤怒,轻蹙眉看着席少,“我问过你和宫池枭有没有关系,如果你早告诉我,也许没有今天的事。”

席少看了她,自顾也笑了笑,“如果我知道会这样,当初还会心术不正?”

早知道会出人命,他直接跟着顾吻安反而前程似锦,毕竟现如今的她在这座城有着无尚地位。

吻安也给他打了预防针,“但凡宫池奕那边看出现场哪里不对劲,你就是嫌犯。”

他知道她这么说的意思,可还是皱着眉,“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眸光清润的看了他好一会儿。

终于拿了包,调出一张顾湘的照片递过去,“认识她么?”

席少看了会儿,“……不认识,但是?”

他左左右右的看着,不确定的拧眉,“似乎在哪里见过。”

在哪呢,怎么也想不起来。

“仔细想想。”吻安神色微变,“是她跟谁见过,还是在哪里碰到过?”

她这么一说,席少猛地抬头,“对!”

只听他笃定的道:“她和宫池枭见过面,我想过调查她,但席桦一出事我已经慌了神……”

顾湘竟然和宫池枭见过面?

吻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你确定,席桦出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席少拧眉,“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好,她点了点头,“最好别再跟我说谎了,否则这次小命不保的就是你。”

如果谁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把席桦弄死,一旦席少知道一星半点内幕,必然也会没命。

席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不知道这件事给了他多大的惊吓,总之这两天的煎熬之后,席少身上真是找不到半点他平时的帅气潇洒。

吻安笑了笑,“你不知情就没事,继续好好拍你的电影。”

出了他的住处,吻安给金秘书打了个电话,“能弄两个人手出来么,跟个人。”

万一有人找席少,她多少能顺藤摸瓜得到些蛛丝马迹,也算是帮宫池奕揪出幕后之人了。

坐在车上,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找顾南,顾湘和宫池枭接触过,这绝对不是好事。

而此刻,顾湘和顾南兄妹俩就在一起。

两兄妹很久不见,本该是温馨的画面,可顾南看着她带过来的照片,顿时脸色铁青,盯着她,“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顾湘对着他的态度依旧不太好,好像他还是那个因为进监狱而拖累了她的人。

“就帮我发个娱乐报而已,很难吗?”她很不在意的语调,好像只是说着今天的天气情况。

“你疯了!”顾南直接把照片扔在桌上。

手重重的敲在照片上,“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顾湘笑了笑,“当然知道,宫池奕,曾经的内阁首领,现在的家族继承人,甚至还有另一层不为人知的高位,否则我为什么要高攀?”

阔别两年多,顾南没有看到高学历、高素质的妹妹,气得胸口猛烈起伏。

只听顾湘继续说着,“我必须成为他的女人,得到一些我想要的东西,你也必须帮我,否则只能等着失去我这个妹妹!”

“如果你要走这条路,我从现在起就没你这个妹!”顾南丝毫没有余地的强硬。

顾湘看了他,看着他右眼上横着的那道疤。

他以前脾气就不好,品行也不怎么样,总之在她眼里没什么好,否则也不会进监狱,可现在竟然改良了么?

好一会儿,顾湘笑了笑,把另一份照片拿出来,那是她专门剪辑的,全是顾吻安这些年鲜艳绯闻时的香艳照。

“挑几张吧。”她说:“然后跟这个人的P到一起。”

她说的那个人,是席少。

也就是说,她要顾南制造她自己和宫池奕的艳照绯闻,以及吻安和席少的绯闻,双管齐下。

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他们产生隔阂,她也还有办法,反正席桦死了,不还有个宫池枭么?

可下一秒,照片骤然“唰”的被顾南迎面扔过来,顾湘没来得及躲开,脸上被照片的边缘划得火辣辣的疼。

气急,几乎是冲着顾南吼:“你有病啊?”

毫无对待兄长的礼仪。

这样的态度一下子让顾南热血冲闹,手腕抬起又落下。

“啪”一声就扇到她脸上,“我今天非得让你知道什么是病!”

他是男人,又在监狱待过,力道可不小。

那一瞬间,顾湘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有耳朵里嗡嗡作响,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人,“你打我?”

顾南最了解她的脾气,看起来柔柔弱弱,一旦意识进了歧途,非得狠狠拉才回得来。

曾经她也同样的不学无术,甚至也被管教过,硬是被他揍得改了性,可后来他自己却进监狱了,对她的教导自然显得越发讽刺。

这也是他为什么这几年极度有愧于她的原因,也是她为什么对他毫无兄长之礼的缘故。

他一直担心去外边留学她会跟着学坏,花天酒地、攀附权贵,甚至出卖肉体,但他也以为,顾小姐把最好的条件给了她,她不可能做这些。

看来是错了。

“我告诉你她是谁。”顾南指着照片上的顾吻安,“没有她,你今天在哪个酒吧坐台、甚至辍学进监狱都不一定!”

“她送你出国深造、给你衣食住行,你倒好?回来要跟她抢什么?”

抢男人?

顾南是真的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顾湘一手捂着侧脸,冷然一笑,她从来不知道什么顾吻安资助,资助她的是老板。

此刻,她看起来也根本不再是平时那个干净单纯的爱笑样,“我管她是谁?宫池奕这个男人必须是我的!”

顾南还不待说什么,只听她讽刺的一笑,“听你这么说,内阁首辅的顾吻安为什么会资助我?总听她喜欢睡男人,总不会你已经服侍过她了?”

“啪!”

“顾湘!”顾南气得又是一巴掌甩出去,“你的书都白读了,你知不知道”恩“字怎么写?!”

难听不说,侮辱他不说,她张口就这样说顾吻安。

别人对顾吻安怎么评价不管,顾南对她的认识和所有传闻都真实。

如果不是他妹妹,这就不会是巴掌,而是拳头。

顾湘一侧脸挨了两次巴掌,转瞬就泛红微肿,终于自嘲的看着顾南,“我还以为你坐过牢,知道是非了,看来咱们这辈子就不该是兄妹!我来找你做什么?”

如果不是看上他现在是个有影响力的媒体人,她还真是懒得来!

上次简单联系,说恋爱、要钱,试探了他的态度,一副愧疚、对她有求必应的样子还真是蒙了她?

顾南狠狠咬牙,打过之后看着她这样,没有心疼是假的,可她从来就是不狠不听话。

也缓了缓气息,“只要你扭正心思,好好工作,我……”

“没必要。”顾湘看了他,“我们这样从小就是渣子的人,没必要谈什么兄妹情。”

她也没有要拿那些照片的意思,只笑了笑,“你不做,有的是人做。……对了,上次要了你的银行卡号,我会给你汇一笔钱,从此别再跟我来往!”

已经看得出完全不是一路人。

顾湘刚要拾步,门被人敲响。

助理直接推了进来,“顾……?”

称呼没说出来,被里边散乱的照片愣了一下。

顾南脸色依旧很差,“什么事?”

“我来吧!”吻安清雅浅笑的声音已经出现在门口,既然顾南在,就想直接进去。

但是一进去,看到站在那儿的顾湘,又看了她红肿厉害的半边脸,怔了怔。

片刻才蹙眉,“怎么了这是?”

说着,她在包里摸了摸,又转头看了刚要走的助理:“麻烦去买个膏药。”

她走了过去,目光早已从散落的照片扫过,嘴里只是清淡的说着,“女孩子脸皮娇贵,有话好好说。”

顾湘看着她这样,讽刺的笑着,“宫池奕也喜欢这样的虚伪?”

“顾湘你够了!”顾南冷冷的盯着她。

吻安却只是略微弯唇,“看对谁,喜欢的女人,怎么作死他都爱!”

原本,吻安是不想在顾南面前对她怎么样,谁知道她自己毫无顾忌。

那没办法,她一直也不是个客气的人。

那一句之后,顾湘抓着包,狠狠砸上门走了。

“对不起,顾小姐。”许久,顾南沉重的道歉,夹杂着满满的无奈。

她倒是微挑眉,看了他,“没什么,看起来不是你的错。”

而后颔首指了照片,“配对传艳照闹绯闻么?”

她毕竟经验丰富,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没想到平时顾湘虽有心思,但也还算规矩,竟然会想到这办法。

跟她玩就过时了。

顾南点了点头。

两个人把房间里的照片处理了一下。

后来顾南才悠悠的说起他们兄妹的事。

“从小没父母的人,各方面都不如人,自卑之余脾气越是差。”

他们就是连孤儿院工作人员都讨厌的那种孩子,可是没办法,如果他不打架,所有人都能欺他,欺顾湘,那个时候的孤儿院,别说吃好的,能喝汤都不错了。

“也是这样的环境,造成了她的死性子,我揍过,也好过,直到我犯事被抓,她又开始变坏。”

说到这里,顾南看了她,“对不起顾小姐,我当时没有说明情况,没说她的恶劣。”

以为深造能让她变好,哪知道只是个高学历的恶人?

吻安笑了笑,“可她当初成绩好是事实……再者,听你这么说,她想往高处爬倒是能理解。”

哪个苦惯了的人不想往上爬?

只是有一点……

她看了顾南:“你能知道她都和谁交际、做什么事么?”

顾南无奈摇头,“从来,她都不喜欢我问这些,但她成了这样,我有最大的责任,就算今天闹到这个地步,我也不可能不管他。”

再怎么,也是他妹妹。

反正这么僵也不是第一次。

既然顾南都不知道,吻安也就不再问了。

“对了,顾小姐。”她走之前,顾南皱着眉,“她可能还会找别人做绯闻。”

她浅笑,“没事。”

现在的宫池奕和她把政坛、商界都霸占了,要灭个绯闻也简单。

回去的路上,吻安在想,顾湘对宫池奕有意思,可之前都是无私的付出,安静的守着,一直没动见不得人的手段。

最近是越来越没顾忌了,只单单是被她刺激的么?

正想着,她的电话响起。

“金秘书?”吻安戴上耳机,依旧开着车。

“顾小姐,又收到申请信函了,想保于馥儿的意思很直白,甚至表示赔偿那些企业的损失都可以掏腰包。”

说完,金秘书才挑了挑眉,“您说这人是太富有,闲的?还是于馥儿对他太重要?”

吻安没说话,柔眉轻轻蹙着。

因为愿意掏腰包负责赔偿这样的话,郁景庭跟她说过的。

脑子里一瞬间闪过宫池奕的话,郁景庭是幕后之人?

她又自顾扯唇,不像。

可是这个愿意自掏腰包赔偿的点子太像,所以,她忽然打转方向盘,挂掉金秘书的电话后给郁景庭拨了过去。

他的声音依旧是不缓不急,淡淡的,“喂?”

“方便见面么?”她启唇。

*

不知道他要去哪,就地定了个咖啡馆碰头。

吻安到的时候,郁景庭已经到了,替她点好了咖啡,温度刚好。

依旧是他帮她放糖,而她只是落座、看着他。

郁景庭知道她在看,并没觉得不自在,目光淡淡的落在她咖啡杯上,没抬眼,只清淡如竹的音调:“这么看我,是有事?”

吻安也泰然,开门见山:“你老实告诉我,到底和于馥儿有没有关系?”

这问题终于让他抬眼,微蹙眉,“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和人纠缠,尤其女人。”

这一点正好和他继父顾启东相反,顾启东会利用女人做事,可他不屑那一套。

也除了自己的案子,都净身事外,更习惯案子一结,便整理好和代理人的关系。

她依旧看着他,“宫池奕的大嫂死了你知不知道?”

郁景庭表情无异,点头,“知道。”

他是从宫池鸢那儿知道的,只是没多说。

吻安看着他,“如果不放了于馥儿,也会有人死么?”

郁景庭看了她,“你不用套我话,这两件事有没有关联我不知道,会有谁死我也不关心,于馥儿会怎样我更无所谓。”

他淡淡的说着,看了她,低声:“我只是不希望你出事。”

末了,他才道:“于馥儿身上的案子也结了,没任何问题,只要钱到位,怎么就不能宽限?”

她唇角微扯,“有人费力的想捞她本身就有问题!”

郁景庭放下杯子,看了她,表情很淡,可目光很深,“一个珠宝设计师出手的戒指,她设计完就好了,难道还会干涉顾客戴在哪个手指、用作哪个意义,你会觉得正常么?”

吻安抿唇,撇开了视线,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继续淡淡的道:“你现在就是这样,已经完成了你该做的,案子判了,补偿在执行,之后于馥儿对谁有用、要被谁带走,不是你该管的了,明白么?”

吻安闭了闭目。

好一会儿,郁景庭看了她,“你这些天去哪了?”

他打过电话,但是一概不通,去过内阁对面的咖啡馆,只说首辅好几天没来上班了。

她抿了咖啡,倒也实话实说:“去南方雨林,拍婚纱照。”

婚纱照?

知道她早领证了,还以为多事之秋不会有什么,倒也不放下情事?

也是他的这一问,让吻安否定了猜测,如果他是幕后者,既然能安排弄死席桦,必然知道他们不在这座城市。

对于郁景庭问:“打算这样一辈子?”的话,吻安笑了笑,“都结了,为什么要离?”

郁景庭唇角动了动,没说什么。

*

吻安回了自己的山水居,不知道宫池奕过不过来,总归公司里的事应该很多,够忙到很晚。

她做了个面膜,白皙长腿搭在沙发边缘,安静的躺着。

隐约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她已经迷迷糊糊,快睡过去。

眼睑上方的灯光出现一片阴影,身侧的沙发也无声的陷了下去,头顶传来他好听的低沉:“睡着了?”

她闭着眼,面膜下的柔唇微微玩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眯起眼看他。

见他俯身下来,吻即将落下,吻安才抬手撑住他胸口,柔唇小心的动了动:“贴着面膜呢!”

男人淡淡勾唇,“最近唇干,补补水。”

吻安忍不住笑,“你烦人!”

一边抬手揭掉面膜,在他真的压下薄唇时歪过头。

薄唇轻轻落在她耳后。“去洗脸?”

低沉的嗓音洒在耳后敏感的那一片,一阵酥麻。

她眉眼微弯,点了点头,又伸出胳膊,等着他的脖颈把她拉起来。

看得出来,他这些天因为大嫂的事儿情绪有些沉,也或许是生老病死之类的事让他感触了,说话、举止总透出骨子里的温柔。

把她勾起来,转而顺势将她整个抱到怀里,送到浴室,嗓音浑厚:“洗过澡了?”

吻安点头,“等着你回来谈点事呢。”

男人站在一旁看着她洗脸,过会儿递了毛巾,又躲开她过来接的手,干脆替她擦脸。

薄唇微动:“谈什么事?”

她微仰脸,清爽的脸蹭了蹭他手背,没有半点在内阁办公的强势样儿。

道:“今天见了顾湘,和他哥哥,场面有些……不可描述。”

男人薄唇微勾,“我见过了。”

嗯?她柔眉微动,见过顾湘了?

想想也是,他现在康复期,顾湘一天三顿监督他吃药。

“看到她的脸了?”她问。

宫池奕点头,倾身弯腰抱了她,薄唇不安分的落吻。

吻安有些无奈,又努力后仰,躲开他,看着他,“不想问问?”

男人这才不痛不痒的一句:“她说摔了一跤。”

这倒是出乎吻安的预料,还以为顾湘又要说被她顾吻安打了呢!

如此看来,顾湘还算有分寸,很多事,她都不牵涉顾南,甚至直接当今天的事没发生?

“今天去过咖啡馆?”拥着她的男人忽而低低的问。

她笑起来,自己洗过澡,肯定闻不出来,倒也配合着:“狗鼻子?”

他勾唇,“忠犬。”

吻安眉眼弯起漂亮弧度,这个比喻虽然低端了点,但也是抬举他自己。

亲了他下巴:“是挺忠,小白莲放家里都不动。”而后才交代:“见了郁景庭,谈了谈于馥儿。”

男人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被她打断:“要不要洗澡?”

他说:“继续。”

她只好抿了抿唇,勾着他脖子的手环到他有力的窄腰,“如果于馥儿有问题,也许我能帮找找你想找的人。”

“不行。”她的话刚落,被他否决。

吻安愣了一下,仰眸看他。

宫池奕低眉,嗓音很沉,眸底是温和的:“也许是我错觉,你好好在内阁,其他事不用担心,嗯?”

她没说话。

他才继续道:“上一次要阻止引入航母,要阻止南岛被探测这么大的事都让你主导了,若真有事,我能瞒着你?”

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

“好吧。”她点了点头。

又看他,“对了,余歌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她和东里要真成不了,我真撮合四少和简小姐了,正好他最近心情极差,学你用用苦肉计、美男计,没准能打动东里简。”

男人眉峰微动,“不定。”

吻安有些无奈。

如果不让她插手这些事,只一个内阁,她的精力肯定有余,想着撮合撮合谁,不行的话,就回堡楼陪陪外公和薛音吧。

“照片出来了,往阁楼松了几张,这儿是不是也放两张?”他问着。

说起照片,吻安想起的是下午顾南那儿看到的照片。

所以,把事情简单跟他说了说。

他听完了,片刻后,只一个字:“无碍。”

看起来也不会对顾湘谴责什么。

她刚想说什么,身体忽然被他托起,放到了洗手台上,蛊惑的嗓音撩着耳际:“凉么?”

洗手台是凉,可他勾缠吮吻几下,她已然热血上涌,朦胧的摇头。

他一旦碰了她,一定没节制,不知道顾湘会不会有来电催?吻安想着,却直到沦陷也没机会问出来。

而此刻,顾湘没什么时间催别人。

教堂周围很寂静,风里透着身量。

顾湘半边脸依旧红着,但头发遮得很好。

她刚弄好头发,一抬头,猛被窜到眼前的黑影吓了一跳,两秒后才镇定下来。

黑暗里的男子看了她一会儿,等他开口,顾湘才知道不是本尊,只是派了个人过来见她。

“你们办事不力,上边很不高兴。”男人听起来没什么起伏的声音,“让你搞定一个宫池奕这么难,姓于的就更不用说了,把自己送进去,还得费力捞!”

“再没用,估计也就真的用不着你们了,明白?”真用不着,就不用存在世上了。

顾湘拧了眉,摇头:“不会的,我一定会得到他!”

男人挑了挑眉,“跟我说没用,你自己琢磨吧。”

她紧了紧手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