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空调几度?/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吻安出去了一趟,到点了也没回来,易木荣找了过来,她刚掉头就拦了车,直接换了位置,他开车。

面对他的疑惑,吻安也没说什么。

只抬头看来,问:“对了,宫池奕和顾湘在医院待到几点?”

易木荣微皱眉,“不太清楚。”

见她蹙眉,易木荣才道:“顾小姐,我和将军是上下级关系,至于他身边的人,我是不了解的,跟当初不了解您一样。”

呵!吻安动了动嘴角,“你在我身边做了那么久司机,不了解?”

易木荣只是呵呵一笑,明智的不多说。

把她送回内阁,看着她进了办公室,易木荣才打了个电话汇报,“您放心,她没事,晚上我负责送她回去。”

晚上也的确是易木荣负责送吻安回去的。

不过那晚宫池奕没过来,只是打了个电话说最近两天手头有点事走不开,特意说明也不去顾湘那儿。

正好,她这边要处理于馥儿的事,所有手续都已经妥当了,她打算亲自去一趟监管局,接于馥儿出来。

这也是北云稷的意思,他在仓城很忙,公司接到手里之后刚上轨道,一时半会走不开。

然,等她到的时候,监管局的局长一脸诧异,“顾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毕竟内阁在上,除了英政宫,别人很难见到她。

吻安只清淡弯了一下唇,“托家属口信,我来接于馥儿。”

局长听完又紧了紧眉心,“于馥儿?就是那个国际经济诈骗案的于馥儿?……她刚被人接走呀。”

接走了?

吻安蹙起眉,抬起纤细手腕看了腕表,“时间还没到,怎么提前放人?”

说起这个,局长也就为难了,“对方看起来来头不小,手续也都全了,不放不行啊。”

早、晚几分钟其实也不算大事的。

所以吻安略微抿唇,也没说什么,“知道了。”眼看局长微欠身想送,她淡淡抬手:“不用送。”

转身出了门。

易木荣看了她,“怎么没问问来人是谁?”

她柔唇微扯,“能给你留下来路?”

易木荣挑了挑眉,好像也对。

上了车,她把包一方,倚在后座,虽然有些草草收尾的意思,但总算是繁杂事务告一段落。

抬眸看了易木荣,“你主子到底什么时候露面,他几天没见人了?”

易木荣又是“呵呵”一笑,“您放心,顾湘那边他也没去!”

她笑了笑,可真会避重就轻。

不过这边刚谈到,电话也就过来了。

看着他的来电显示,刚刚弯起的嘴角没收,笑意越深,语调却是高高在上的,“宫先生,有何贵干?”

电话那头的男人低低的笑意,“问得正中下怀,晚上见?”

吻安柔眉微挑,“忙!”

男人依旧沉着声,笑意温柔,“花收到了?”

她侧过脸看了一眼这几天每天都会送到内阁的鲜花,傲娇的勾唇,“好像和上周三的重样了?”

言外之意就是说他没诚信。

“我的错,该罚!”他醇厚的嗓音,满是蛊惑:“早的话过去给你做饭,晚的话过去喂你?”

她不禁一笑,但是几乎习惯了他说这种话的调调。

末了,听他道:“让易木荣载你到世纪路旗舰店,给你订了套衣服。”

吻安蹙眉,“我衣服多的都放不下了,订什么衣服?”

男人勾唇,“就几块布料,占不了衣柜,回来前换好了等我。”

一听这话就不太对劲。

世纪路,最显眼的就是那个服装店了。

她很自然的走进去就有人上前,“您好!”

“我姓顾,取衣服。”吻安浅笑。

那人也不多问,似乎知道是她,笑了笑,转身去拿了。

出来时,袋子比她想象中的要小,所以纳闷的皱了一下眉,但也没直接打开。

易木荣站在一旁,道:“您要不要再逛逛?”

吻安几乎没考虑,摇头,“不了,回家休息比在外放松。”

易木荣抿唇,目光在商场里扫视了一圈,又看向商场门口停车的地方,“要不去对面喝个茶?”

她终于浅笑,看了易木荣,“你有约会?不行的话我自己开车回去,给你腾点时间。”

倒是弄得他尴尬了,摆摆手,“那还是回山水居吧。”

吻安已经点了一下头,往外走了。

上了车,她就拆着那个盒子,一打眼看到他给她的衣服,呆了呆,紧接着耳根泛红。

淫棍!她无奈的骂了一句,又有些好笑,几天不见而已,想出这种方式讨她欢心?

这要放在以前追求于馥儿的劲儿上,他孩子都打酱油了吧?

草草把衣服收好,抬眼习惯的看了车窗外,皱了一下眉,“你是不是走错路了易木荣?”

易木荣笑了笑,临时胡谗:“没有,之前那条道今天好像在维修,所以绕个路,也不远。”

她狐疑了两秒,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没再问。

而原本该她回家的路上,就在几分钟前出了一起车祸事故。

监控显示,一辆货车不受控制的漂移过机动车道,又直接往绿化带跃,猛打方向盘之后直冲冲的逆行,接连几辆车被碾压。

车主几乎都弃车而逃,现场一片混乱,货车上的烧焦味更是刺鼻难忍,浓烟一阵比一阵呛人。

可即便已经如此混乱,货车已经停不下来的弯弯扭扭,刺耳的摩擦声下夹杂着纷乱的尖叫。

宫池枭本身心情沉重,对这样的突发事故反应更是迟钝,只是拧了眉。

又慌忙去开车门。

也是这会儿,眼看着货车竟然一个甩尾,冒着浓烟的几吨货物直直的朝他命门而来。

就算不被砸死,也会被烧死、呛死。

“嘭!”“刺喇!”的接连声响。

宫池枭只觉得脸上又丝纱拂过,眼前晃了晃,身体已经没一股子力道拽了出去。

从他被拽出来,到塞进另一辆车,到车子风驰电掣的离开,整个行云流水的时间都不够他反应发生了什么。

“你是不是要去找顾吻安?”开车的女人问。

宫池枭转头看了她,但是看不到脸,只有一面黑纱。

那打扮,还以为是古代哪个侠女穿过来的,说话很冷淡,但声音本身是柔和的。

他没点头,谨慎的抿着唇。

薛音看了他一眼,不变应万变?

“要找她说什么直接跟我说,否则等你真见到她,你这条老命也差不多了。”薛音道。

宫池枭皱起眉,“什么意思,她要杀我灭口?”

薛音继续开着车,自顾一句:“脑子是个好东西。”

“你是谁?”宫池枭皱起眉。

薛音抿了抿唇,很随意的回了句:“死人。”

也没什么不对,她就是已经死了的人。

倒是让宫池枭半天没说话。

好久,才道:“我和姓顾的小姑娘见过两次,没别的,直觉她不是好人,让顾吻安小心点。”

尤其今天顾湘还约了他,没有说什么事。

他要出国去,没别的可以说,之前只告诉了他们,自己和席少合谋,没提过他也见了顾湘,总觉得有必要把这事给顾吻安说说。

这实在不用他说,所以薛音只淡淡的挑眉,直接往机场开。

彼时,顾湘可没闲着。

于馥儿出来了这么几天,她终于见到了人。

“于小姐好!”顾湘在对面坐下,“不愧是连届影后,很漂亮!”

于馥儿看了她一眼,“影后不是用皮囊评出来的。”

顾湘顿了一下,笑着,“那倒也是,不过要说演技,你好像也没多好,否则还能把事办成这样?”

于馥儿气色不太好,倒也讽刺的扯了嘴角,“半斤八两,彼此彼此。”

很显然,顾湘不喜欢她的性格。

可能是错觉,总觉得跟顾吻安身上的某种感觉很像——让人讨厌。

也许是大家名媛的那股子气息?顾湘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是真正的千金又怎么样,不还是跟她一个命运?

顾湘也不打算废话,直接道:“你应该知道了上边的意思,东西给我吧。”

于馥儿却不紧不慢的看了她,也不打哈哈,笑着,“你觉得我会给你么?”

这出乎顾湘的意料,皱起眉,“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

于馥儿缓缓的搅着咖啡,看了一眼时间,算着宫池枭登机的时间,如果登机时间之前都没人来找顾湘,那多半是出车祸了。

幸好。

刚十几分钟过去,有人略微焦急的打断她们的约会,对着顾湘低语。

顾湘微皱眉,没说什么。

于馥儿放心下来,抿着咖啡。

“你确定不把东西给我,是么?”顾湘看了她。

于馥儿放下杯子,“东西给了你,我就没了价值,明天开始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你觉得我会那么蠢?”

“不给我,你也好不到哪儿去!”顾湘急着走。

于馥儿只是淡笑,“我好不好,你怎么这么上心?”

顾湘一手拿了包,又看了她,“你出狱前,顾吻安本该亲自过去看你,是不是你不让她去的?”

于馥儿挑眉,“我出狱前连人身自由都没有,我怎么知道?”

说着,她从包里拿了个小小的卡,递过去,正好打断了顾湘问话的思路。

顾湘诧异,不是不给么?

于馥儿常年在娱乐圈,那么复杂的环境,她如鱼得水、人脉平衡,怎么可能这么没脑子?

果然,等两人都离开了,顾湘才接到她的电话,说:“我给了你一半的卡,因为你没说全要,这样我们俩都好交差!”

电话挂了,顾湘皱起眉,这算什么事?

上了车,顾湘才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快五十的老头还能飞吗?……什么?”

“没错,这个时候,宫池枭已经登机出国了。”那头的人道。

顾湘气得把手机扔到一边。

好半天才自嘲的一笑,她怎么会走到这一步、走到今天?

如果只是完成任务,只是拿到图纸,没有沾上人命事情就没复杂。

这就像说谎,一个谎要十个谎话来圆,那么人命呢?

可她还有别的办法么?要爬到顶端,就得用非常手段,否则只能被踩成肉泥!

深呼吸,她又把手机捡了起来,调出宫池奕的号码。

那边的人似乎有事在忙,好久都没接,顾湘也一直耐心的等着,过了十几分钟才打了第二次。

这回宫池奕接了,声音跟这两年来一样的冷漠:“喂?”

顾湘习惯了一转身就笑着跟他说话,道:“我今天新学了两道菜,能赶回来吗?还是我送晚餐过去?”

电话那端的男人沉默片刻,才道:“还在公司,完了回去一趟。”

顾湘依旧笑着,“没关系,我送过去也可以,药也没带吧,一并送过去给你?”

最终,他低低的“嗯”了一声,挂掉电话。

顾湘也放下手机,临时转弯去买菜。

她这么体贴的坚持送饭过去当然不只是送饭,宫池奕现在是集团掌权人,公司里跟他谈事的人都是高层,她能露脸是对身份最大的肯定。

果然,顾湘过去时,他们立即停下了会议,都在看她,满是揣测。

推开门,秘书才想起来转头看她,目光里带着询问。

顾湘笑着:“叫我顾小姐就好!”

顾小姐?

这个称呼,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顾吻安。

也有人暧昧的笑起来,“看来传闻里的顾小姐,非彼顾小姐啊?”

顾湘笑着,走了进去,“不好意思各位,这个点,大家都该用餐了,他身体不好,吃完还得吃药,要不你们先暂停?”

众人虽笑着附和,但也都在看那个男人脸色。

宫池奕已经收起钢笔,薄唇轻启,“先停下。”

原本很简单的事,却让人揣度成了顾湘地位斐然,否则他怎么说停就停?被打断会议也并无不悦。

办公室里。

菜色确实丰富,顾湘一样一样的给他摆好,“你尝尝我新研究的菜!”

那头的男人自顾褪去外套,随性的解了衬衫袖扣,但没有要解开领带的意思。

长腿迈过去,提了一下裤腿、落座,和往常一样,慢条斯理的用餐,不说厨艺好,也没说过味道差。

顾湘在一旁陪着,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刚端着走过去,听男人随口一句:“你今天去过世纪路?”

她脚步顿了一下,下一秒才把笑意拾回脸上,“没有啊,怎么了?”

可惜装得有点过头,男人幽暗的眸子抬起,视线即便是淡淡的也颇有压力。

顾湘这才恍然似的,继续笑着,“你是说,今天在世纪路南段发生的车祸么?”

人员没有伤亡,但对周边路段的破坏很大,损失车辆不少,也有不少司机和路人受伤,所以被放到了晚间新闻,但凡开车的也都能从即时广播里听到。

所以她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听来也挺严重的。”她继续着,微蹙眉,“现在很多大货车司机都有超载的情况,一不小心就……”

顾湘说着话,手里的杯子被他主动拿了过去,所以语调顿了顿。

因为他平时基本不从她手里直接拿东西。

他甚至颔首:“坐。”

下一秒,她才欣然一笑,坐到了他旁边的沙发上。

她以为,他不会说什么,却听他低低的道:“吻安今天正好去世纪路。”

顾湘脸上的笑意僵了僵,因为他这话就是说给她听的。

顾吻安去了世纪路,宫池枭要去世纪路找她,顾湘当然知道。

但她皱起眉,“你想说什么?”

男人目光低敛,冷峻的五官看不出神色,片刻才抬眸看了她,“我对你要求极少,但别动到她头上。”

顾湘原本笑着的脸,笑意终究是没保持住。

她张了张嘴,本能回了句:“我没有……”

男人已经把脸转过去,自顾用餐。

也是那时候,顾湘好像才反应过来,他怎么会以为这种事是她做的?她一直只是个照顾他的医生,其他事情从未表露过。

他先是主动拿了水,又让她坐下,让她毫不设防,又突然提起这件事。

如果普通人,不会去接他的话,不论肯定还是否认,一旦接了,就意味着她承认了某些事。

男人用完晚餐,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看了她,“你先回去?”

顾湘摇头,“我等你一起!”

见他点了一下头,顾湘微皱眉看着他往外走,根本摸不透他,既然点到了,又没有再继续是什么意思?

宫池奕的确不介意表露这些,甚至盼着她继续往下动作。

顾湘也的确这么想,既然他已经有所察觉,她必须做些事了。

*

两个人从公司出来时是八点左右。

和往常一样,只要她不说话,他不会主动开口。

顾湘主动提起,淡笑着:“我真的没想对顾小姐怎么样,就算我喜欢你,但这么久来你知道我不可能乱来,哪怕你只是在我生日那样的特殊日子才会对我温柔一点,我都很满足!”

那样子看起来,的确是个很安分的爱慕者。

他低眉看了她,语调淡淡的,“只是看你跟了我两年……”

她笑着打断,“我知道,只是看我跟了你两年的份上,特意给我过了个不一样的生日?”

点头,重复:“我知道的,也知道你和顾小姐关系特别,所以我怎么可能得罪她?得罪她,岂不是让你对她更上心?”

就这样,本该对她身份的质疑,谈起来好像只是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了。

所以,回到住处,顾湘依旧笑着,给他倒水,“要去书房么?还是先洗个澡?”

男人褪去外套,领带规整,很自然的接了水。

顾湘看着他抿了一口,才笑了笑,“我去个你放水。”

她在浴室待了大概五分钟,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出来时,男人端着水杯已经在卧室里了。

顾湘特意看了一眼,水下去了小半杯。

她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笑着,“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

看着她掩上门,宫池奕目光低垂,落在手里的杯子上。

长腿闲适的迈过去,转手,水尽数倒在盆栽上,又把杯子稳稳放回床头柜,转身进了浴室。

半小时后。

顾湘站在自己的卧室里,身上穿了设计简单的睡衣,也正因为简单的设计,更显得勾人,长发放了下来。

坐在镜子前,端详许久,才拿起眼线笔,侧过脸,在眉尾点上细细的、风情的黑痣。

她从来不会去模仿顾吻安,除了同样姓顾,的确没什么相似,但她在让自己看起来乖巧之前,跟顾吻安的恶劣真是相似的。

站在镜子前,笑了笑。

顾湘脑子里正好是那副场景,就在餐厅前,顾吻安捧着花儿,仰脸,眉眼弯弯,连同那颗黑痣也风情无比。

有特色的女人,确实挺好模拟的。

走到他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没有回应,顾湘直接推了进去。

目光相对时,她没说话。

男人立在床头旁边的位置,一手直接撑在柜子边缘。

微微用力的骨节越显性感。

顾湘表情淡淡的走了过去,在几不远处停下,感觉到了他眯起眼想看清她的动作。

而她只是看了那杯被他喝空了的水。

这才淡淡一笑,抬眼,“洗完了?”

带着刻意的成分,声音很柔,柔到飘忽。

“什么时候过来的?”男人低低的嗓音,黑眸微微眯起。

这一句,让顾湘放了心,她本来就在这儿,他这么问,问的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她走了过去,伸手拿了那个杯子,正好侧脸对着他。

侧脸,眉尾那颗黑痣对着他。

宫池奕眸眼再次眯了眯。

“咚!”水杯忽然从她手里落到地上。

因为手腕被她握住了。

顾湘心里猛地紧了一下,没敢正脸,任由他扣着手腕,“怎么了?”

她孤注一掷,却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手腕上的力道猛地收紧,下一秒,她已然被大力拽到他面前,迫使抬脸看了他。

片刻,听到男人沙哑的问:“空调几度?”

她僵硬的笑了笑,顾着勇气去看他不受控制、变得深暗的眸子,“正常温度。”

“热?”她问。

身体微微凑向他,抬手轻轻放在他胸膛的位置。

只要一个简单的动作,她就可以得到很多,不仅仅是看到她想探究的纹身。

------题外话------

有人在作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