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我过激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笑了会儿,顾湘才认真的看着她,“女人是会变的,就算三少你当初再对于馥儿好,她不照样在替别人做事?不照样跟你为敌?甚至她走之前,还跟你玩了缓兵之计,是不是告诉你可以做你的间谍,过去帮助聿峥脱险?”

“呵呵!”顾湘觉得好笑,“看来你对于馥儿的情很深呢,这么好骗?”

而她顾湘在他身边花了两年多,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换不来,甚至连最最简单的肢体接触都没有过。

相比起来,是挺失败的。

“要不,你也可以试一试,于馥儿给我的半张卡是不是真的?”顾湘道。

“她混迹娱乐圈这么多年,一定很聪明,就真的会把卡给我一半?”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的。

“你别这么看我。”顾湘见他一双鹰眸冷然盯着自己,只觉得浑身扎了刺似的,“不是我污蔑她,也不是我玩花样藏了真的卡,我知道你不会杀我,没必要藏起来,只是为了让你看清于馥儿的面目!”

彼此安静了会儿,顾湘认认真真的看着他,“你相信我一次,就算他为了拿到读取资料的机子而冒险入境,你就算抓到了他,也没有证据给他定罪,只要你把我留在身边,我就有办法让他自投罗网。”

立在一旁的男人终究薄唇微扯,嗓音冷淡,“女人可信?”

“爱你的女人呢?”顾湘几乎下一秒就把话接了过去,定定的看着他,好似那情义毫不掺假。

好一会儿,顾湘才道:“可以告诉你,我当初留学时一步踏错,被他利用走上今天的路,甚至我成为他的女人都是被强迫,我对他避之不及,所以我真的想留在你身边!”

对她来说,那个人就是恶魔,如果不是被强迫要做任务,她怎么可能任人摆布?

但现在不一样,她在宫池奕手里,那个人至少不会轻易把她抓回去,甚至只要她成为宫池奕的女人,就能摆脱那个人。

她渴求的看着他,极力争取,“请你留下我!我知道十月底荣京有三界汇议,你会参与,那时候我会和那边的人联络窃取机子、窃取你们探讨如何统收南岛,也是那时候,他一定会来接我,只有那时候你才能证据确凿的定他罪!”

听起来,她已经算是和盘托出、诚心向他了。

“你相信我,我喜欢你,可我不强求,但我想过平凡的日子,只有你能救我。”顾湘说了这么多,眼眶有些红。

先前,她没有动摇,但是过了这么久,她安然无恙。

只有两种可能,一、说明那个人碰不到她,碰不到宫池奕手里的她。

二、她已经废了,一旦出去,只会被那个人弄死,除非一直得到宫池奕庇护。

无论哪一种,她在他这里,都是最安全的。

男人依旧凉薄的眸子,淡淡的看着她,看不出任何波澜,她说了那么多都不为所动。

许久,他终于唇畔轻碰,“席桦怎么死的?”

顾湘愣了一下,知道那是他大嫂,他生命力为数不多比较重要的女人。

她抿唇,本就无力的手心紧了紧,“是,我让人做的。”

末了,又祈求着:“我没有别的办法!她知道了宫池集团利益外输的事。”

又缓了缓,仰脸看着他,“就算是我杀了她,可如果我不是冲动的走了这一步,你怎么会察觉整件事的严重性?”

男人薄唇轻扯,嗓音冷郁,“我该感激你?”

顾湘摇头,他那双锋利的眸子扫过,让她不由自主的发颤,“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可他依旧没有表态,留或者不留她,好像一点也不重要似的。

“有件事,我想应该提醒你。”虽然他没有表态,但顾湘看着他,十分虔诚。

反正这么长时间都是她在说,已经不介意了,继续道:“那个人没什么朋友,但他和一个叫郁景庭的交情不错,如果你能控制好郁景庭,也许控制他不是问题。”

男人神色不变,可目光投向了她。

只见顾湘笑了笑,道:“顾小姐跟姓郁的见过面,不止一次吧?说不定她更能控制郁景庭?”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女人控制男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无非付出感情、或者身体。

可她的一席话说完,立在一旁的男人依旧薄唇冷抿,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直到出了楼房,指尖捻着那半张卡,眉峰微郁。

如果卡真的有问题,或者聿峥那边因为于馥儿而出事,那顾湘的所有话都是真。

相反,于馥儿不再可信。

聿峥联系不上……他必须想办法辨别卡的真伪。

这种事,也只有她做得到了。

*

吻安到家时,他的车已经停在家门口。

进了阁楼,保姆在门口笑着等候,接过她的外套,道:“三少也刚回来没多久,在楼上呢!”

她微弯唇点了一下头,拾步往楼上走,一手按了按太阳穴,可能因为经期近了,加上今晚喝了点酒,脑袋不太舒服。

推开卧室门,正好男人裹着袍子走出来,看起来刚洗完澡,一手擦着头发的动作顿住。

闻到了她身上的酒味,深眸眯了眯,“喝多了?”

吻安笑了笑,凑到他跟前,仰起脸,“就喝了两口,哪那么容易醉?”

他抬手捋了捋她脸颊边的发丝,嗓音温厚,“去洗个澡?”

看他这副神色,吻安美眸轻轻弯起盯了他一会儿,双手环了他的腰,“有事?”

女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只见他略微颔首,“先去洗澡,出来再说。”

说完也不嫌弃她身上的酒味,俯首吻了吻,“我去书房等你?”

吻安眯了眯眼,猜不透他什么事,只好收起娇态,环着他的手也收了回来,点头,“好,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后,虽然她说只喝了一点,看起来也没醉,但保姆还是煮了一碗醒酒汤给她备着,温度刚好。

吻安进书房,男人便把汤碗端起来,颔首示意她:“坐过来。”

她笑了笑,灵巧的钻到他怀里的位置,两个人共用一张椅子。

看他给自己舀汤,吻安还是伸手接了过来,笑意浅淡,“总觉得让你伺候没什么好事,还是自己来吧。”

男人薄唇弯了弯,没说什么,等着她喝完。

吻安顺口问了句:“去看过老爷子了么?”

大嫂走了这么些天,老爷子心情不知道恢复怎么样,这两天吻安没见他。

她也不知道早上父子俩之间的冲突。

只听他低低的一句:“挺好。”

她也就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直到放下碗,看了他,颇有几分英勇就义的情态:“好了,说吧什么事?”

宫池奕薄唇勾了勾,伸手不知从哪摸出了一个小小的卡片,放在她面前。

吻安蹙眉看了一眼,当然知道是什么,但还是看了他,“做什么?”

他依旧低低的、醇厚的嗓音,听起来猜不出整件事的重要性,道:“试着读取数据,看看什么结果。”

她安静片刻,白皙指尖捻起小小卡片,左右翻着看了一遍,才侧首看向她,很认真:“这是沐煌旗下的公司监制发行的东西,你确定不犯法?”

沐寒声的公司研发的东西,那就多少和国家机密有关,怎么忽然让她读取这样的数据?

又看了他,“等我办完,能告诉我其中原委?”

宫池奕薄唇微抿,回视她,片刻,终究薄唇沉声:“好。”

她工作时就喜欢坐在榻榻米上,电脑摆在面前,倒不显得肃穆,只是很安静,不喜欢人打搅。

男人便在一旁站着。

过去大概十几分钟,他放在书桌上的电话响起。

吻安本能的抬头看了一眼打断安静的东西,见他拿起手机,也就低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宫池奕低眉看了来电,微蹙眉,嗓音平稳:“嫂子。”

傅夜七一贯清冷的语调里带着几分凝重,“这边追踪有人读取数据,你知道这个情况?”

他捏着手机,目光看向榻榻米上的女人,知道她成功了。

这才薄唇沉声:“是安安,测试卡片真假。”

傅夜七蹙起眉,“顾吻安?”

这么听来,反倒松了一口气,“看来你没糊涂,该让她知道的必须让她知道,该她做的也得去做,还有……”

顿了顿,只听她接着道:“最初拿走卡片或者碰过这个东西的人,最后都必须交到荣京处理。”

他低低的“嗯”了一声,“等我用完就移交过去。”

用?

傅夜七问:“是不是有一个叫顾湘在你手里?”

他沉默,傅夜七才接着道:“既然是这样,就保好顾湘,伊斯二公子生性狡诈,对所有国际法都颇有研究,就算你有强硬的武力把他控制住,照样没办法名正言顺的治罪,最好的办法,就是引他自己入套。”

末了,她才顿了顿,“只要卡在,顾湘在,寒声在那边就安全,他也迟早会找过来,是不是?”

理想态势是这样,但不排除对方变卦。

“无论如何,必须让着顾湘活着。”傅夜七最后道。

不单是诱饵,数据泄露的事,最后也必须由她认罪,要入案的。

电话挂断,宫池奕自然也清楚了顾湘今天所说基本属实,别的不定,保她是必定了。

吻安也从那边转头过来,为了反追踪,网已经切断了,抬眸看他,“你好像有很多事瞒着我?”

数据读出来了,她也就大概知道了严重性。

男人迈步到了她身边,侧身坐下,长腿放在榻榻米下。

着实不打算再瞒着她。

等他几句话把最近的所用情况都说完,吻安依旧安静的看着他,好像情况太多,一下子没消化。

许久,她才蹙起眉,“所以你把你父亲软禁了?”

又道:“席桦是顾湘的手笔,你还留着她做什么?”

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都显得荒唐,席桦有什么错要被顾湘这样眼都不眨就夺取一条命?

也许是自己供出来的人,又见过顾湘耍手段的样子,吻安情绪很明显。

他了解她的心情,却也低眉,“她还有用,必须留着。”

必须留着?

吻安笑了笑,抬头看了他,“还能有什么用?用她引诱背后的大鳄,她像是有那么大价值?”

见他只是低眉定定的望着自己,吻安自顾闭了闭目,摆手,“可能是女人的直觉,我过激了?”

他抬手抚了抚她的肩。

良久,才将目光落在她脸上,“问你一件事。”

她柔唇抿着,等着他问。

只听他沉声:“你和郁景庭见过几次面,他提过背后的人?”

这让吻安微愣,抬眼看着他。

而后,坚定:“没有,就算有,我都不希望你涉及到郁景庭。”

“原因。”男人嗓音平稳。

吻安微蹙眉,大概是没想到他真的会忽然反问。

但她说不上原因,只是很清楚,郁景庭虽然阴,可这个人本质不爱搅和身外之事,她很清楚没必要牵扯郁景庭,而郁景庭那种人,碰了就很麻烦,她一点都不想交集,无论自己还是宫池奕。

转念,她想着,郁景庭跟她见面,话里隐含过不要太掺和这件事,让她自保安全,但从未明言提及背后什么人,可他既然这么问……

“谁告诉你的?顾湘?”吻安看了他,莫名的笑了笑。

想着他刚刚几乎没有停顿的反问自己要原因,弯了唇,“你该不会以为,我极力想把顾湘处理掉,是为了保郁景庭不被你扯出来?”

男人侧首低眉望着她,不言。

这样的沉默让吻安脸色淡了下去。

有时候沉默比什么都可怕,这让她想起两年前,因为她帮郁景庭母亲而被他怪罪的事,是不是这一次,他也以为,她向着郁景庭?

抿了唇,吻安合上电脑,索性直直的看着他,“好,我明说,如果你非要留着顾湘,那我就坚持不让你找郁景庭,本就没必要把他卷进来,以后只会是麻烦,你明白的!”

不就是因为知道郁景庭这人有阴暗面,所以之前的家族旧仇都没碰他么?这一次又何必?少了他又不是办不了事。

他薄唇微抿,从榻榻米起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