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怎么说话的?/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这样的沉默让吻安蹙了眉,在他迈步离开之前从榻榻米起身,快了两步到他跟前。

仰脸看着他,“你不会听我的意见,是不是?”

宫池奕握了她的手,顺势解开她扣着手腕的力度,嗓音听起来依旧低平温和,“不是不听你的意见,除了这一点,其余都可以。”

“在我看来,顾湘没那么大的价值。”她蹙起眉,语调有些强硬。

男人只象征性的动了动嘴角,抬手抚了抚她的肩,“把解读数据的痕迹抹了,你先睡。”

吻安反手又握了他的手腕,眉心越是紧了紧。

仰着视线,“你去哪?”

既然大体情况都跟她说了,宫池奕也没打算瞒着她,“聿峥那边情况不明,必须联络上。”

沐寒声已经入境,至少伊斯方面不敢这么快直接动他,再怎么都需要时间想好交换条件。

所以,最要紧的是聿峥不能掉链子,否则对方想开什么条件都肆无忌惮了。

她听完问了句:“于馥儿到底谁的人?”

吻安一直觉得于馥儿不会被搅这么深,她的脑子也是够用的,至少知道明哲保身,不该涉及的不涉及,但现实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他薄唇微动,“未定。”

未定?

吻安有些好笑,“你不是很了解她么?”

说完又觉得这个时候不该探讨这个,也就没再说下去,只道:“所以,如果聿峥出事,于馥儿就有问题,对么?”

他抿唇,予以默认。

吻安眉眼弯了弯,略微温凉,“如果于馥儿有问题,你是不是更确定顾湘对你的忠诚,更是非保她不可?”

不待他说话,吻安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很冷静,略微退后一步,看了他,甚至带着清淡到不在意的浅笑,“你去忙吧。”

她越是不在意,男人越有眉有郁色。

但他还没说什么,吻安已经转身走回榻榻米,做好自己的收尾工作,虽然和沐寒声很熟,但这是国家机密,谁较真起来要按程序查她也是麻烦。

进入初冬的夜晚安安静静。

整个大宅还余留席桦突然离世的低抑,加之各个阁楼的主人几乎都不在,也只有三号阁楼亮着灯。

吻安在窗口坐了很久。

如果不是他说,处在这样的夜色里,根本不知道外头的局势紧张。

她特意没问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只是一晚辗转难眠之后,早上起来叫了易木荣。

易木荣到阁楼时,她正坐在餐桌边,优雅、安静的用餐,看起来没什么异样。

但易木荣直觉没有好事。

“顾小姐,您找我?”他到了桌边。

吻安转头看了他,似是浅笑了一下,而后示意保姆先下去。

片刻,果然听她毫不拐弯的问:“你知道顾湘在哪儿?”

易木荣蹙眉,一时间没说话,因为她这么问,很显然宫先生没跟她说。

没听到回答,吻安似乎也不在意,优雅的吃完最后一口,擦了擦唇角,姣好的浅笑转过来,“介意带我去一趟么?”

他是回答什么都说不过去,一脸为难。

吻安已经站起身,漂亮的脸上一点谢意都没有,反而透着强硬,却简单一句:“谢了,不用跟他说。”

易木荣看着她上楼换衣服,站在那儿犯难。

不到五分钟,吻安已经穿戴整齐下来,抬手理顺长发,“走吧。”

一路上,易木荣几次想说什么,但后座的人都侧首安静的看着窗外,以至于他都没问出来。

顾湘所在的楼房出现在视野里时,吻安坐了起来,显然是准备下车的姿态。

易木荣都没来得及给她开车门,她自己下车往前走,他只得快步上前引路。

楼房里很阴暗,顾湘所在的房间倒是灯光不错。

吻安站在不远处看了一眼里边的顾湘,那样的罩子让她想起那些搞非人实验的影片。

“你先出去吧。”她淡淡的道。

易木荣犹豫了会儿,还是出去了。

放下包,吻安缓步走过去,表情淡淡,“你好像不意外我会过来?”

顾湘在里边,隔着透明的一层障碍,笑了笑,“顾小姐会过来,是不是说明我比你想象中的顽强?”

吻安淡然扯了嘴角,“顽强是用来形容蟑螂的。”

不过,吻安的确没想到顾湘哪一点不一样,竟然让宫池奕非得留着?

她和那位什么伊斯的二公子关系很特殊?

还是她手上还有什么价值颇高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淡淡看向顾湘,“卡是你交出来的?”

顾湘笑着,“你是不是以为,卡是我给他的,所以他才愿意留着我?”

“怎么可能仅仅是因为这个?”顾湘继续道:“我照顾了他两年多,有些习惯是戒不掉的,更重要的是……”

顾湘刻意顿了顿,看着她。

吻安就那么看着她,脸上一点表情都不流露,但她着实不喜欢别人在自己跟前耀武扬威的模样。

“你不知道么?”顾湘问:“那晚他身上药性还没过就走了,是不是回去又跟你疯狂了一番?”

听得出来,她想表达的是,宫池奕跟她是第二顿。

吻安温淡的勾唇,“不用想刺激我,这个时候说这些对我没用。”

“是么?”顾湘声音不大,“那你还来找我?总不会要和我讨论他药后有多厉害多持久?”

吻安不得不说顾湘学东西很快,比如,她喜欢用这样的语调和话题刺激人,这会儿顾湘就反过来对着她用上了,还仿得惟妙惟肖。

“这就走了?”顾湘见她转身,笑着道。

吻安是不想在这儿浪费时间,来时想问的东西直接问易木荣吧。

身后继续传来顾湘的声音,“打赌,他无论如何都会让我待在他身边,哪怕舍弃你,信不信?”

吻安脚步顿了顿,最终转了身,看着顾湘,“做人还是给自己留点后路的好,以后我没了理智,你还能捡一条命。”

“我无所谓。”顾湘笑着,“从来没觉得活着有奔头,现在好容易心里有个人,当然是用尽所有去拼、去得到,是不是顾小姐?”

话说,顾湘看着她,“你是不是没看我给你发的邮件?我觉得是很不错的照片呢!”

吻安几不可闻的蹙了眉。

顾湘知道她是这个反应,因为她的邮件没能发出去,接着道:“是那晚我给他拍的照片,我最喜欢他胸口的纹身,拍得很清晰,就在我手机里,你不打算看看?”

吻安立在原地。

*

易木荣在外边站了会儿,正好听到顾湘痛苦的几声,然后安静下来。

他进去时,吻安站得距离顾湘很近,他刚想提醒,见她指尖骤然吃痛的缩了回来。

容器里的顾湘弱弱的一笑,“忘了告诉你,五分钟内都有余电。”

吻安一手微微握着,掌心已经被电击得红了,有些麻。

可她恍若无感,淡然的转了身,连表情也没怎么变,顺手拿了包往外走。

易木荣左右看了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知道顾湘肯定被开过电闸了,挑了挑眉。

刚走出楼房没几步,吻安脚步停了下来,看着正好迎面迈步而来的男人。

双方显然都没料到会在这儿遇到。

男人眉峰微捻,目光扫过易木荣,最后停在她脸上,嗓音沉稳:“怎么到这儿来了?”

吻安情绪不好,但没有正面抵触,只想擦肩而过,“了解情况。”

宫池奕剑眉紧了紧,“除了坐在内阁了解进展,其余的事不需要你去做。”

亲身涉险是他绝不可能让她做的。

她只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本来想说什么,但想到易木荣还在,把话咽了回去,正好包里的手机震动。

看了一眼来电,吻安微蹙眉。

不知道郁景庭能有什么事,她也没打算接,但在她做出决定前,手机忽然被拿走了。

她一蹙眉,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

男人目光低垂,眸眼有些暗,“手怎么了?”

嗓音很沉,有着质问的意味。

吻安抬手看了一眼电击后发红的整个手掌,不以为意,“没什么。”

抬手要去拿自己的手机,被他躲过去了,转手塞进她包里,也一手扣了她的手腕作势查看。

看就看吧,她也没再动。

先前情绪作怪,只觉得麻木,怕疼的她这时候才觉得掌心火辣辣的。

宫池奕二话不说把她带上车,但是这个季节车里没有备用冰块给她冰敷,只得开车离开那儿。

遇到店铺时,他下了车,没一会儿带着冰块回来。

“握着。”处理过的冰块放进她手心里。

他看起来神色沉敛,不怒不扬,但一双眸子已经深深暗暗。

吻安只当看不见,握着冰块,“你去找过郁景庭?”

宫池奕看了她一眼,薄唇微冷,“默契到电话都没接就开始为他不平了?”

她知道说的是刚刚郁景庭打过来的电话。

没错,她确实那么想的,郁景庭这个时候找她,只可能是宫池奕来这里之前正好找过他。

正好电话又响起。

吻安本能就要放到冰块去接。

但被一旁伸过来的手阻止了,宽厚的掌心直接握了她整个手不让松开冰块。

“你干什么?”她蹙起眉,挣了挣手腕。

奈何挣不过他,只好放弃了,任由电话响着也不去接。

两个人就那么安静了会儿。

还是他先开了口:“回山水居,这些事不用你来处理。”

吻安笑了笑,“你当初把首辅位置塞给我的时候不是为了让我管事?”

他倒也沉声,“不是。”

她跟没听见似的,“在其位谋其政,免得别人说我尸位素餐,不正好给你减轻负担么?”

听出来她是非要对着来,男人嗓音沉了沉,“不需要。”

她弯了弯唇,“是不需要,还是怕我打乱你保护别人的计划?”

他低眉,定定的看了她好几秒,看着她清淡的眸眼里铺着倔强和固执。

吻安也不躲避,干脆说清楚。

道:“我一会儿会和郁景庭见面,但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要保顾湘,我就不让你碰郁景庭。”

之后两人之间安静着。

很显然,她这样保郁景庭让他眉宇沉了一个度。

片刻,才薄唇微动,“顾湘和你说了什么?”

否则她不至于这样不顾大局、不分公私的顶着他来。

“她说了什么重要么?”吻安笑了笑,也很坦白,“我就是不想再看到她晃来晃去。”

这着实算不上什么理由,甚至满是女人的无理取闹。

“你就当我不讲理好了。”她浅笑,道:“我这人忍不了让自己受委屈,就算她顾湘再有价值,我还不信找不到代替处理的方式了?没了她就成不了事?”

宫池奕没说话,只低眉看着她。

那眼神,在吻安解读来,就像在说: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可理喻、胡搅蛮缠、不看局势等等。

他薄唇抿着,开口之际,略压抑的嗓音缓了几分,“好,你倒是说说,保郁景庭意义在哪?”

“你保顾湘意义又在哪?”吻安看着他,几乎没有间隙的反问,“还没说那是害死席桦的凶手呢。”

宫池奕唇畔紧了紧,“大嫂的事你比谁都急?”

他那低冷的质问让吻安愣了一下,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略微自嘲,“也对,你的大嫂,你都不急我急什么?我才做了几天的家人?”

在他开口前,吻安抬手,闭了闭目,“这么看来这件事是谈不拢了,那就不谈了,你做你的,也别管我。”

说完话,她放掉了手里的冰块,转手要开门下车。

但男人修长的手臂横过来,魏用力又把车门关上了,沉眸略有压迫的定着她。

她看了他一眼,又去开门,依旧被他关上。

这样来回几次,吻安有些气,抬眸盯着他,“你有完没完?”

闭了闭眼,又看了他,“你既然有了顾湘,还动什么郁景庭?你是在床上被顾湘灌迷魂汤了么?!”

郁景庭能和被伊斯皇族看重,在国际交际圈的地位可见一斑,把他卷进来,顾湘安的什么心?到最后让郁景庭也搅和进来,让她和宫池奕彻底完蛋,她顾湘飞上枝头变凤凰么?

这样的话一度让他脸色黑下去,嗓音很冷:“怎么说话的?”

------题外话------

我的状态:吃完药就饱了,一日三餐都能省略……

*

推荐《至尊豪门:霍少斗娇妻》/荷子

她,江城第一名媛,男人们心中的女神!婚礼当天,公司破产,父亲自杀,而这一切源于她的人渣未婚夫——莫北晨。

两年后,骆于薇低调回国,父亲临终前希望她不要复仇,希望她好好的活下去。

然而,昔日的姐妹公然羞辱她,曾疼爱她的叔叔伯伯们怕她重振骆氏,处处打压她。

既然如此,她何需再忍?羞辱她的姐妹她还回去,骆氏——她当然更要夺回。

霍翟傲伸手挑着女人尖细的下巴,嘲弄的问,“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要你?”

女人强忍着痛说道,“因为我是骆于薇,江城第一名媛。”

“那就先让我试试你如何的‘贤妻良母’。”男人说完就将女人推向在身后的大床。

女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