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让人不省心/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过分沉冷的声音让彼此之间的气氛僵了好一会儿。

吻安本来也不想跟他吵的,说成这样也不再说了,一手拿了包。

可转手去开车门,男人禁锢的力道依旧扣着手腕,不让她解安全带也不让开车门。

“我要下车。”她回过头看了他阴郁的脸,语调淡然也坚定。

男人听而不闻,横过手臂关上车门就要启动引擎。

吻安气急,都谈成这样了,还要带她去哪儿,送回山水居锁着么?

电话响起第三遍,都知道是郁景庭。

她刚把手机拿出来,转眼就被他信手抽走,手腕一转,“哐!”一声,毫不客气的扔到了置物格里。

她皱起眉,反而来了脾气,倾身拿起来接通。

刚微微张口,感觉到刚启动的车子猛刹住,她身子惯性的往前冲了冲,侧首蹙眉去看罪魁祸首。

男人一张沉着的峻脸已经近在咫尺,一手勾了她的脑袋,薄唇便狠狠压了下来,彼此交错、急促起伏的气息在手机那头也许听得清清楚楚。

吻安模糊的哼了一声之后试图推开他。奈何一手还握着手机,力气撑在他胸口微不可闻。

她右手保持着接电话的高度,下一秒,手心里的电话被他抽走、挂断,一手依旧扣着她的后脑,低眉望着她。

薄唇间的力道减弱、停下来,嗓音很沉:“顾湘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让你失控成这样?”

局势是什么样她清楚的,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主。

吻安仰着脸,轻微喘息,“失控的是你。”

宫池奕抿了唇,就那么看了她好一会儿。

她以为都平息了,抬手撑在他胸口想让自己坐好,方便下车,可她刚有了推的动作,他的气息便纠缠下来。

她越是想躲他越不肯罢休,唇齿追逐、深入的攫取,好像要用这个结结实实的深吻让她妥协似的。

吻安终究是安静下来,任由自己跟着感觉一点点沦陷。

有时候她自己也很无奈,可能是有受虐倾向?很多时候明明有气,偏偏喜欢他这样霸道的征服,喜欢他身上强烈的男性气息,几乎能把她揉化了融进骨子里。

这招好久没对她用了,她都快忘了这人原本就是强势的。

终于安静下来,交错的呼吸一点点归位,她仰着脸,眸眼还带着朦胧,看着他低垂的棱角,“我可以走了?”

电话虽然没再响,但她确实有必要去见郁景庭。

男人抿着的薄唇紧了紧,视线就那么定着她,但好一会儿也没吐只言片语,只看着她转身下了车。

*

咖啡馆里,吻安对面坐着郁景庭,依旧永远不变的淡漠,只时而温和的看她一眼。

许久,才似是笑了笑,“你不像是有时间陪我干坐着的人。”

因为她来了这么一会儿,一直也没说过什么。

两个人坐着的这会儿,原本阴天,变成落雨,空气里多了几分寒凉。

吻安视线从窗外转回来,淡然看了他,“你打电话有事?”

郁景庭慢条斯理的搅着咖啡,看了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她微蹙眉看过去,才听他低低、淡淡的声音,道:“闹矛盾了?”

她依旧蹙眉,不明白他问这个做什么,也没打算回答。

低眉,抿着咖啡,语调温淡,“有什么要说的,你说就好了。”她道:“宫池奕找过你了?”

郁景庭眉头微挑,“目前没有。”

这有点出乎吻安意料,她抬头看了看他,听他那意思,之后宫池奕也会找,而且郁景庭自己心里清楚。

也因此,她眉心紧了紧,“你和伊斯那边到底什么关系?”

如果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朋友,控制他也没多大作用。

郁景庭唇角几不可闻的勾了勾,又没什么回应,只很认真的看了她,“这两天随时开机,我可能会找你。”

吻安清淡笑了笑,“郁少面子真大。”

“如果没必要,就别往明处凑了。”他模棱两可的道:“你如果现在出事,相比一国之首的沐寒声、相比稳固荣京边境南岛这样的大局,宫池奕没那闲暇顾及你。”

郁景庭看了她,不乏认真,“我对你不会用任何巧取豪夺,但不介意坐收渔翁之利。”

这样听起来,他似乎知道这两天会发生什么,甚至有能力保护她,偏偏这么能虏获美人心的时候,他还提醒她别给这个机会。

这算不算世纪第一君子?

她弯唇,笑意却没多少,“不好么?让你顺利获取我的好感。也免得你总是对我虎视眈眈。”

郁景庭看了她,似笑非笑,“然后?让你在感激我和抗拒之间煎熬?”

他抿唇,声音淡淡,“我不喜欢折磨人。”

吻安也没客气,随口接了句:“你也没少折磨我。”

从一开始接触,到后来的那些事,每次都想着跟他划清界限不欠他,却总能被扯上关系。

言归正传,她很认真的看着他,“或者你现在告诉我,你还知道什么?”

郁景庭弯了一下嘴角,又自顾抿着咖啡,不经意的低眉、抬眼间淡淡的道:“别人的事我不插手,也不会泄露。”

她蹙了蹙眉,没说话。

这的确是郁景庭的性格,所以多问没有用。

“你不怕宫池奕动你么?”她问。

这让对面的男人淡笑一瞬,一副了然:“你不是为了阻止他才闹不愉快的么?”

吻安视线顿了顿,而后恢复自然,不探究他怎么知道的。

只见他忽然倚回座位,目光淡然平视过来,打在她脸上,没有避讳直直的看着她。

片刻,才听他问:“从前我觉得,是因为你父亲,所以你讨厌我,越来越觉得,你怕我?”

她听完忽然好笑,“怕?”

“你见我怕过谁么?”她明媚的眸子微抬。

郁景庭依旧不疾不徐的音调,“不是惧怕,是害怕。”

听起来像是饶舌,压根没什么区别。

“至少我身上有吸引你的地方,害怕接触太多,哪天真的沦陷?”他双手互扣闲适放着,看她,“是么?”

吻安看着他,笑着,眉眼弯得很漂亮,“郁先生,自恋应该不是绅士的必修品格。”

说完,她看了一眼时间,顺手拿了包,“我还有点事,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说点有价值的再说吧。”

郁景庭坐在原位,没有留她,只象征性的点了一下头,看着她离开咖啡厅。

透过窗户,雨幕里还能看到她款款而去的背影。

这也许才是他喜欢阴凉、喜欢雨天的原因。

*

宫池奕忙完出来才知道外头下了雨,淅淅沥沥,一时间没有要停的趋势。

冒雨走了几步上车,本想问问她回去没有,手伸出去又转了方向、启动引擎。

一路有些堵,车子停在大宅外时快九点了。

保姆带着伞快步出来,等一起走到门口接过他的外套,才试探的问:“怎么太太没回来?”

男人换鞋的动作微顿,沉声:“没说什么时候回?”

保姆摇头,而后笑了笑,“去给您放水么?”

他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稳步迈往客厅,一边抬手解着领带,一手捻了手机给她拨过去。

“嘟……嘟……”的声音响过许久也没人接听。

眉峰略微收紧,薄唇抿着,以为她还在情绪当中,只好挂了,指尖快速打了几个字:

【带伞了么?】

他淋过雨,短发潮湿,立在窗户边等着她回短讯。

但是几分钟过去,那边没有任何动静,他才想起来给易木荣打了过去,“她和你在一起?”

嗓音除了低沉没多大差别。

易木荣也皱眉,“……没啊,顾小姐已经回住处了,没跟您说?”

电话挂了。

保姆从楼上下来时,正好见刚回来没多会儿的人又要出门。

只听他在门口回头低低的嘱咐一句:“今晚不回来,明早让老爷子不用等我们吃饭。”

保姆点着头,还想问点什么,但门口的人几乎没影了。

从大宅去山水居并不顺路,尤其雨夜路况不好,时间用的比平时长,够他在路上打两通电话。

一直联系不上的聿峥终于跟他取得联络。

但话很简短,“我最快清晨到,还有,据馥儿的意思,那个人应该就在市里。”

这些天交通都被宫池奕封锁了,没有查到出入境记录,连特殊路径都没有察觉,可见对方的确有所准备。

其他情况宫池奕也没有问,等聿峥到了也就一清二楚。

但易木荣今晚是睡不了好觉了。

一接到他的电话,易木荣就直皱眉,“对方在市里?为什么这么多天没任何动静?他在等什么?”

见那边没有声音,易木荣才停止连串疑问,要紧的是把顾湘看好。

那之后的一路,宫池奕的电话没再响过。

车子停在山水居外,雨还没停,透过雨幕能看到从她窗户透出来的光。

也没再打电话,直接下车按了门铃。

好一会儿没人应,男人眉头微蹙,改用徒手敲门,刚要敲下去,她已经开了门。

吻安开了门几乎没看他,转身又往回走。

门口被晾着的人浓眉因此紧了紧,终于迈步进去。

她喝水的时候看了他,发尖潮湿,外套没穿、领带没系,脸色深沉。

宫池奕抬手解着衬衫扣子,目光顺势扫过去,四目相对。

吻安本想躲开视线,顿了顿,坦然的继续看着他,看着他一边解扣子走近,目光从她脸上挪到她光着的脚。

眉峰似是皱了一下,薄唇沉声:“见到郁景庭了?”

她放下水杯,拿了一旁的薯片,默认。

“谈了什么?”他继续问,嗓音低低,意味不明。

“没什么。”吻安道。

听起来像敷衍,但已经实话实说,的确什么都没谈。

继续走回沙发那头嚼着薯片,清脆的“咔擦!”声在两个人的静谧中显得有些吵。

片刻没见他有动静,只觉得头顶的气压微变,吻安抬头,他依然立在沙发边,弯腰下来。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深凉,带着夜里的潮湿。

“如果不想谈私事,就当公事来谈。”他低眉凝着她,沉声:“郁景庭知道些什么、私底下藏了谁,也就你能问出来。”

吻安嚼薯片的动作顿了顿,好一会儿,忍不住笑了一下,“郁景庭谨言慎行,嘴巴又严,我要怎么问出来?”

仰脸看他,眉眼微微弯着,笑意沁凉,“如果你不介意,我明天试试换一种方式撬开他的嘴?可我吻技不行,舌尖不灵活,撬不撬得开……”

面前的人脸色已然沉了。

她抿了抿唇,没再说下去。

“扔了!”头顶忽然传来他低冷的语调,显然带着不悦。

吻安一时没反应过来,抬眸看了他,才发现他看着自己手里的薯片,好像薯片惹了他似的。

她收回视线,就剩最后两片了,指尖又伸了进去,“咔擦!”嚼得清脆。

下一秒,薯片包装被塞进了垃圾桶。

有人受不了别人吹口哨,有人受不得金属划拉的声音,而他已经被这种“咔擦!”的清脆声弄得莫名火大。

吻安不解的看了他,“要不我把嘴里的也吐了?”

他没说话,就着俯身的姿势伸手握了她,查看中午被电击的手掌。

并不严重,红过一阵、麻木了一阵,这会儿没太大异样。

“明天待在家里。”他一边查看她的手,沉声说了一句。

一定程度来说,这句话和郁景庭劝她的相差无几。

她蹙起眉,“做什么?”

“不告诉我什么事,你觉得我真的坐得住?”

男人坐了下来。

“聿峥明天到这里。”他这样说了一句之后没了后文,不知道是没想好,还是真的没了。

吻安转身看着他,“于馥儿呢?不是说只要聿峥那边出事,于馥儿就有问题?”

然后笑了笑,“于馥儿有问题,也就说明你的顾湘很忠诚。”

那几个字眼让他浓眉蹙了蹙,终究是不打算纠缠这个问题,只道:“她和聿峥一起过来。”

她点头,微仰脸,“听起来热闹得很,于馥儿和顾湘都凑齐了,换以前你一定保护于馥儿……男人真是多变。”

宫池奕低眉,别看她话里话外不轻不重的都是女人的心眼,可他知道她想做什么。

薄唇低沉,“顾湘,留她有留她的必要,她对那个人,也许比你对我还重要。”

吻安看着他,他很认真,但她还以为会说出什么具体的价值,结果还是没有。

从沙发起身,她看了时间,“有点困……”

话没说完,他坐在沙发上抬手扣了她的手腕,抬眼看着她。

她只好转过身,站在沙发边,低眉和他对视,等着他说话。

但是一秒、两秒的过去,他也只是那么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微微用力把她拉到腿上坐着。

吻安微蹙眉,这个姿势太暧昧。

可他没给拒绝的时间,宽阔的臂膀往回收就把她圈在怀里,低眉,“有什么不高兴的,等公事过了我们专门谈私事,行么?”

她仰着视线,“怕我添乱?”

笑了笑,“我有那么不懂分寸?”

“你今天的情绪……”他指尖几不可闻的抚过她的唇畔,“让人不省心。”

干燥的指腹划过唇肉,有些痒,她躲了一下,却被他勾着下巴扳了回去,随即俯首吻下来。

就知道会这样,她想保持清醒说点什么,被他翻身压到了沙发深处,唇齿纠缠。

吻安知道他半夜出过门,可她睁不开眼,更别说探究到底有什么事。

似乎上一次就这样,把她折磨得下不来床,他就能出门安心办事?

但是第二天一早,吻安被电话吵醒,而且很意外的看着来电显示:“晚晚?”

电话里,北云晚语调有些沉,却没急躁,只问:“吻安,能不能找辆车来机场接我?”

机场?吻安第一反应是宫池奕说聿峥今天一早抵达这儿,这么巧?难道聿峥受伤了?

------题外话------

明天开始,尽量满血复活!

*

推荐友文《枭妻袭人:风先生在上》作者寒灯依旧

风浔,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是贵城的风云人物受无数人民的瞻仰,不计其数的女人为他疯狂躺在他的鞋底下,他冷漠狠辣腹黑,在遇到她之后继续腹黑到极致,魔爪越伸越长。

莫韵一,在金字塔底端苦苦挣扎的劳动人民,是贵城中鲜有的女流氓,男人见之飞奔逃离。她有句自创忠言:饿可忍,屎尿可忍,但如果被人欺负到头上,她就把屎尿撒在他家门口。遇到他之后她仗着他的溺宠消灭全世界的渣男。

她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他说,世间有千万种好,但不如你好。

他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她说,你双腿残疾半身不遂,不怕你出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