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换换男人换换口味/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门之前,吻安看了身侧的男人,“顾湘对你来说很重要?”

玄影略微勾起嘴角,“你其实是想知道,为什么宫池奕要留着她不放?”

吻安笑了笑,也很坦然,“就是好奇,怎么同样姓顾,人家命这么好,被诸多人看重?”

这话让玄影笑意加深,又略微眯起眼,“你不知道么,一个人价值越高、命越之前,活得就越短?”

她笑了笑,侧首看着他,“这么说,你这一次其实也非要把顾湘带回去不可?”

他挑眉,不言明。

看来今晚的僵局是不可避免了,因为他们谁都要顾湘。

“那我更好奇了,为什么你非要把我也捎上,把两个女人放一块儿上演争风吃醋给你看?”吻安似笑非笑的的语调,一边开了车门。

对此,玄影目光落在她脸上,“如果不是看到你本人,我不会冒出这个念头,你,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但,对他来说,绝对是个惊喜。

怎么会有不带回去的道理?

吻安听不明白,也懒得再猜。

她转头,扫了一圈这里的环境,“你没带人,不怕出不来?”

玄影似是觉得有些好笑,“从那边到这儿,一路开着车明目张胆的过来,你见谁拦我了?”

他能在这个城市秘密进出,还能摆出两个场地同时两面进行谈判,自然是有底气的。

也道:“我的身份虽然不光彩,好歹是伊斯皇室,不明不白的死了可是国际问题!”

所以,至少要找一条过得去的理由才行。

至少宫池奕目前可能没这时间。

同样是谈判的地方,只是这里见不到保镖,也没觉得气氛紧张,跟着玄影的两个保镖也停在了大门口、左右而立。

她走进去的那一瞬间,能明显的感觉到宫池奕阴沉下去的气息,视线极具压迫性的落在她身上。

下一瞬,吻安旁边的玄影都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宫池奕猿臂一收带了过去,“你来做什么!”

压得很低的嗓音满是阴郁。

吻安惊愣了一瞬,复又仰脸,甚至浅笑,“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除非你不要顾湘,否则我带郁景庭走。”

说着话的时间,谁也看不到她纤细的指尖探出去,在被他蛮力拉车的瞬间把东西别进他的黑色西裤兜里。

笑着,顺势抬起手撑在他胸口,“镇定些,谈判不是才开始么?”

宫池奕低眉睨着她此刻温凉的浅笑,薄唇似冰刀削过,“回家怎么闹都可以。”

玄影已经走上前,看起来很是斯文的抬手把宫池奕的手臂拿开,将她解救出来。

微微勾唇,道:“你们都多虑了,今晚所有人去留,我说了算!”

握着顾吻安的手,玄影往另一侧走,目光看向坐在旁边,看起来背带过来的路上受了些委屈的郁景庭,略微歉意:“抱歉,连累你了。”

郁景庭嘴角隐约的暗红血迹,可神色依旧那样的淡漠,目光淡淡的看向吻安。

对着玄影,“不要碰她。”

玄影微挑眉,看了吻安,又看向郁景庭,才勾唇一笑,“放心,她可是我此行最大的惊喜!原本,日后我换个方式好声好气的再请她一次也不错,但……”

他看向那头周身冷厉的宫池奕,道:“既然宫先生先动了手,那礼尚往来,我也只好加个筹码。”

说着,玄影做出简洁、直白的提议:“咱们打个平手,你让郁景庭回去。然后把顾湘放了,我便即刻让人将沐寒声送出境,如何?”

对面的男人抿唇不言,目光依旧在吻安脸上,思绪深浓,最终沉声:“郁景庭换一个沐寒声。”

他说:“顾湘,你带不走。”

嗓音低沉,笃定。

听到这样的话,吻安没有意外,还是看了他,又看向他身后的顾湘。

正好见到顾湘微微弯起的嘴角,好像这是一件分外自豪的事。

玄影笑起来,侧首看向吻安,“我很怀疑,你是不是他女人?”

吻安柔唇轻轻扯起,“暖床的也算的话,那他应该不少,你是不是少抓了几个?”

玄影“哈!”的一笑,越看她,越觉得有意思。

然后转头看向宫池奕,“宫先生,那这事就好办了,郁景庭换沐寒声,顾吻安换你手里的顾湘,如何呢?”

最直接的选择题了,两个女人,他选谁?

“要不,给你们时间讨论讨论?”玄影步伐揶揄的语调。

吻安微蹙眉,要真这么看起来,玄影大动干戈这么久,什么都没捞到,只是把顾湘换了回去?

顾湘,真的就有那么大的作用?

先不管顾湘到底有什么作用,这应该也就是宫池奕非要把顾湘留下的原因,只要留着顾湘,就能掣肘玄影,对么?

她看向对面的男人,目光淡淡,沁凉依旧。

四目相对,也只是两秒,而后淡然移开,好像什么内容都没有。

“你还看不出来么?”吻安看向玄影,笑意里满是自嘲,“你的顾湘已经成了别人的心头宝,不如你也换一换口味?”

她弯起眉眼浅笑着,“好歹我手里还有个内阁,把我带回去也不算亏吧?”

“顾吻安。”男人低低的嗓音是从她身后传来的。

她知道那双眼正荆棘似的扎在她背后,只是转过头,勾唇,“她不是比我重要么?正好我不碍你的眼了,我也换换男人、换换口味,你有意见么?”

宫池奕已然紧了眉峰,垂在身侧手微微紧绷,深眸定着她。

不知他发了什么样的信号,屋子外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金属武器细微的“咔嚓”声传进耳朵里。

夜里,红外线准心格外清楚,只是玄影动作快,猛然移了一步就进了死角。

吻安低眉,看着胸口的红点,又抬头看向宫池奕,“怎么,为了让他手里少个筹码,要就地把我解决么?”

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她笑了笑,有点苦涩。

片刻,才听宫池奕薄唇冷然绷着命令她,“从这儿走出去,易木荣会带你离开。”

吻安顿了顿,看着他,又看向窗外,这会儿外边已经都是他的人了?

但这样于事无补的,他不可能射杀玄影,证据不足,杀了反而是个大麻烦。

所以,所以她不出现,宫池奕大概不会走这一步。

她却抬眸,坚定:“我不走,除非让郁景庭跟我一起出去,你们俩要怎么争顾湘,我不管。”

男人似是气得不轻,“你到底要为他做到哪一步?!”

相比而来,她那么淡然,“你为顾湘做到哪一步,我就为郁景庭做到哪一步。”

玄影在一旁微挑眉,这无疑是他很乐意看到的场景,否则今晚他就算能走也得受点伤。

这才勾了勾唇,看向吻安,“我若真带你回去,你愿意?”

她侧首,这个时候,竟然是问:“你床上技术如何?”

那一秒,宫池奕一张脸已经黑如锅底。

玄影却差点笑出来,这时候还有人问床技,挑眉,“还行!”

她道:“行就好,我要求不高。”

玄影这才看向黑着脸的男人,又看向窗外,道:“这么说,顾小姐我是必须带走了,客人的意愿我得满足。顾湘,我也必须带走。”

至于郁景庭,玄影皱了皱眉,“我这人没什么朋友,少一个郁景庭也无碍了,反正沐寒声自己也能走出来,是不是?”

玄影又何尝不清楚,宫池奕拉一个无关紧要的郁景庭充个筹码,不就是为了扣下顾湘?

但人,他必须带回去。

也是宫池奕的人就位时,跟着玄影来的两个保镖早已拉好了保险。

吻安很清楚,训练有素的保镖根本不用瞄准,抬手必然命中目标。

所以,玄影神色轻松,看向那边的顾湘,“即将回到我身边,不高兴?”

顾湘抿了抿紧张,勉强笑了一下,不说话。

只听玄影又问:“卡呢?”

顾湘点了一下头,“……备好了。”

这么说,他就知道卡在什么地方了。

末了,看向宫池奕,微勾唇,“你还不知道吧,顾小姐给我带来了另一张卡,所以这两个人我必须带走。”

带走一个也是莫大的收获了。

宫池奕眉峰轻捻,看向那头的她。

吻安弯唇,“于馥儿对着你也演戏么?她装了一路,带着玄影的路拦截聿峥和米宝,回过头来又假装和聿峥亲近,自愿换回米宝,可她压根就盼着米宝死。”

“讽刺么?你为了一个顾湘费尽心思,却几乎没有人心里向着你。”她微蹙眉,“现在也包括了我。”

吻安说着话,略微闭目深呼吸,安静的退了一步,退到了玄影这边的安全地带。

好像他们要怎么争顾湘,她真的会视而不见。

玄影实在是想不到她这么烈,一挑眉,看向对面,“文明一些?”

宫池奕抿唇,沉默。

而屋外那些备好的攻击已然收了气势。

男人之间的搏斗,吻安着实没有兴趣。

只是几个回合下来,玄影明显处于劣势,终于被重重的一击之后后退几步伸手堪堪扶住桌沿。

一看这情势,一旁的两个保镖一声不响的齐齐冲上前护主。

“哐!”一声,易木荣直接从窗户进来的。

两个人变成了五个人,本就不大的房间,局势一下变得紧张而混乱。

玄影的目标很清楚,要拖住宫池奕,还要把顾湘带过来。

易木荣的身手不错,但似乎先前就受了伤,偶尔拧眉喘息,二对三显出了劣势。

玄影手里锋利的匕首闪着冷光,宫池奕却是徒手,吻安甚至几次能听到匕首破空刺向皮肉的凌厉。

也是玄影拖住宫池奕之后,其中一个保镖直接奔向顾湘。

场面本就混乱,灯光晃得刺眼。

玄影并不知道吻安有身手,只知道顾湘自保没有问题,所以,他的手下掠向顾湘、吻安的身影也从他眸底略过时,玄影心底一紧,“小心!”

话是对他属下说的,他怕属下误伤了吻安。

吻安的确是冲着顾湘那边去的,可这会儿却丝毫没露出目的,反而已经停在玄影旁边。

那一瞬,因为玄影分神,手中的匕首不到一秒就被宫池奕劈手夺了过去,凌厉的刺向他。

吻安却猛然抬手,半个身子横插在玄影面前。

“你!”玄影一惊。

宫池奕的匕首但凡受不住力道,就一定会刺到她身上。

宫池奕握着匕首的手一颤,深眸倏然收紧,“你疯了!”

她只是笑了笑,竟然不要命的冲他撞过去。

他心下一紧,握着匕首的手只能往身后收,不敢碰到她一分一毫。

而也是那一秒,吻安眼眸冷然眯了一下,看准了刚好顾湘擒住返回来的那个保镖。

手腕插到宫池奕手臂和身体之间,微微转了他手腕的角度,顺势而意外性质的刺向那个保镖。

而她的身体已经推开宫池奕要接住她的力道,像失了平衡一般跌撞着摔了过去,一手在暗处狠扯了顾湘,将她脱离了保镖的庇护,拽向另一个方向。

正好易木荣一转身,把顾湘接了过去,动作之间配合得完全没有缝隙,抓住顾湘顶了一下保镖攻击。

“啊!”顾湘低低痛呼了一声。

引来了宫池奕的目光。

他似乎没有想到局势变得这么快,只以为她会手上,顾湘会被玄影的保镖得手。

下一秒,那一双深眸似有意味的看向她。

吻安撞到了桌角,有一瞬间痛得喘不上气,脸色苍白的弯着腰。

郁景庭已经拥了她的身子,拧眉,“怎么了?”

她想说话,但是发不出声,真的很痛,不知道肋骨断了没有。

另一边回过神的玄影早已攻上来,郁景庭看了一眼心系着她的宫池奕,又看向被围攻的易木荣,淡漠的声音不大:“你保顾湘,我会照顾她。”

那时候吻安还是没忍住在心底笑了笑,这是不是算渔翁得利?

眼看着郁景庭在混乱中依着墙壁带她到了另一边,宫池奕身上的气势越发凌厉,玄影都觉得应付吃力。

易木荣顶着两个人的攻击,极力把顾湘带到了窗户边,在身上受了很重攻击之际,拼了力气把顾湘扔到了窗外。

窗外早已候着的人立刻将她接走。

顾湘是被宫池奕扣定了,所以玄影再不甘也不能恋战。

他的手扼住顾吻安的脖子,看了宫池奕,“这也算平手了,我没得到另半张卡,也没要回顾湘,那就带你的女人走,想让她活命,最好让你手下的子弹长长眼!”

如果没有顾吻安,他就算在屋里能抢回顾湘,出了这个屋子,再出了这个城市境内,宫池奕的人一定会射杀他。

但现在,他可以放心了。

吻安喘息困难,目光模糊的看着冷然立在那儿的男人,眸色阴暗,眼底似乎有着淡淡的赤红色。

她却笑了笑,闭了眼。

直到屋外,来时还无比寂静的地方,凭空冒出了一层层的兵线,但男人一个手势,谁都没有异动,安静至极。

说起来,她还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几千兵力目送着她和劫持他的人安全上车。

关上车门之前,郁景庭站前几步开外,一个文人落到这种境况里,依旧是淡然的,“放心,我不会有事。”

又道:“有机会我过去看你。”

那样子,听起来好像伊斯是他随便想去就去的地方,随便就能去看她这个被掳走的人质。

对此,玄影竟然也没说什么。

车子开得很快,路上有拦截,却都冲了过去。

玄影手臂上中了两刀,血流的有点多,他却只随意裹了一下。

转头看了她,那目光,意味很深,又略微的笑意,“知道么,如果不是你胆大包天的想帮我挡那一刀,我只会以为你在跟宫池奕唱戏,以此蒙骗我放松我的警惕。”

吻安腰上还很疼,也无力的笑了笑,“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我可以跟他睡,但也可以因为他的抛弃而捅他一刀,不过……”

她笑意深了深,“你就这么容易相信人?你可没要到顾湘,怎么就不认为我故意的了?”

玄影勾唇,“女人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吻安笑着,不言。

不过,她都快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把自己定义成了特殊的女人。

也许是被沐寒声安置在荣京香樟墅训练的时候。

也许是被宫池奕的计划一步步推上内阁首辅位置的时候。

也许更早,爷爷去世,独身一人的时候?

“受伤了么?”身侧的男人又低低的问。

吻安回神,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复又看了他,若有所思,“我到底哪里引起你的注意了?带我回去有什么用么?”

她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价值,别说内阁的势力,那都是她随口一说,内阁背后真正的大boss,不还是宫池奕么?

这一点,他怎么也能猜到一些。

男人只费力的勾了勾唇,“到了你就知道了。”

“顾湘呢,你费尽心思培养,放出来利用,又一定要带回去,到底多大作用?”她很是好奇。

对此,他依旧是那一句:“到了告诉你?”

吻安只好不再问,但他这样的回答足以证明顾湘确实重要,宫池奕非要留下顾湘的决定也不算昏庸。

只是,他该早一点告诉她,或者是……宫池奕也还没完全确定顾湘对玄影的作用?只是知道她很重要?

不想了,吻安心底微叹,抬手略微按了按侧腰的位置,还是疼得厉害。

她刚拧眉,玄影已经发现了,低眉看向她侧腰的位置,眉头紧了紧,“刀锋划到你了?”

她挡刀的那个当口,宫池奕就算收刀回去,看起来也是从她身侧划过去的。

吻安勉强笑了笑,“没有,留点力气吧,有点累……什么时候到?”

男人都没看时间,只道:“你可以睡一觉,也许醒来就到了。”

她一点也不像被掳走的人,弯唇,“一闭眼一睁眼,就出国旅游一趟,也挺好,进内阁之后都没有放松过神经。”

对这种心态,玄影无话可说。

之后,吻安真的闭了眼养神,逐渐也就真的睡了过去,因为她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做了什么,为了什么,他应该都懂的,虽然可能不需要她做这些,可这样做她也算撒撒气。

想起她被带出屋子时他那双深邃压抑的眸子,胸口微疼,情绪上又变态的舒服了几分。

*

激烈打斗过的屋子里一片狼藉,男人深沉的身躯在门口立了会儿,走过去,在地上拾起她在混乱中掉落的发卡。

顾湘已经被带到隐秘地方,她能发挥的作用就是永久禁着,直到玄影按捺不住。

他握着发卡的手放进兜里。

指尖碰到兜里一个东西,眉峰轻捻。

探出手,指尖多了一个细微的卡心,比顾湘手里那张小了一圈。

男人眸底蓦地一紧,只有她靠近他。

------题外话------

话不多,就一句,不要担心,都在掌握中……好久不见的余歌什么的都在安排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