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在他那儿,她的待遇极高/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什么时候把东西放进他兜里的?

男人眉峰越是发紧。

一旁,郁景庭拿了套外,擦了擦嘴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她舍了命都在帮你留下顾湘,难道你看不出来?”

宫池奕没有说话。

郁景庭已经缓步离开他的警戒范围,没人阻止他。

安静、昏暗的车厢内,易木荣身上几处皮外伤,但开车依旧很稳,略微侧首看了后座,“将军,顾湘该怎么处理?”

后座的人指尖依旧捻着那张细小的卡芯,良久才薄唇微动,“押着,等荣京方面过来提人。”

之后就没了下文。

易木荣皱了皱眉,“既然玄影什么好处都没捞到,隔不了多久一定会杀回来?顾湘是他绝不可能放弃的人物,如果他再拖时间,可就被他哥哥抢到先机了。”

男人靠回椅背,阖眸,“沐寒声还在伊斯境内,伊斯国主没法夺得先机。”

倒也是,易木荣点了点头,“要我说,如果玄影不这么蠢的冒犯荣京和您,说不定国际方面真会支持他,毕竟他和现任国主比起来,除了血统这个硬性条件外,其他任何方面,他都比兄长要强。”

这种话在平时是不能随便说的,但私底下无所谓,而且这是实话。

至于玄影明明需要荣京和宫池奕的势力,却这样冒犯,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原因了。

车厢里刚安静了会儿,宫池奕的私人电话铃声响起。

他低眉看了一眼,略微的顿了两秒才接通,“怎么了?”

电话那边是聿峥,宫池奕是不担心他的,救出米宝这种事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但聿峥语调略显凝重,“能不能派个人过来,最好带上医疗队,馥儿受伤了。”

宫池奕薄唇微抿,浓眉几不可闻的蹙起,“她没和玄影走?”

问完话,他已然反应过来,另外的办张卡本该在于馥儿手里,但辗转吻安、又到了他手上,此刻就在他兜里。

所以,于馥儿自然成了玄影的废棋,要么被带回去,要么在外边被处理掉,受重伤——在意料之内。

一边在电话里说着,他已经敲了一下易木荣的后座椅。

易木荣从后视镜看了看,车速稍微放慢,手边领悟的给手底下的人发了指令,定位对方的位置,然后派了直升机过去。

“北云晚跟你在一起?”宫池奕嗓音低沉,淡淡的调子。

北云晚是沐家之后,和聿峥的关系尚处于尴尬阶段,沐寒声和沐老又都无暇顾及,傅夜七这会儿必定致力于处理前任总统这个毒瘤。

所以,宫池奕只能接下安顿好北云晚母子的任务。

电话那端的聿峥却道:“我带她回去。”

宫池奕薄唇微抿,持怀疑态度:“你能稳住她?”

北云大小姐现在对他又抵触,他自己不知道?

聿峥那边气氛冷却,没有回应。

他才到:“我派人把她送回荣京吧,医疗队带馥儿去仓城,北云稷已经等着了,你要去荣京还是仓城,看你自己。”

说罢,宫池奕挂了电话。

他现在要做的事还很多,今晚大概是没时间睡觉了。

回到山水居时,已经是凌晨,万籁俱静,别墅外的警戒依旧森严。

卧室,她的电脑还没关闭,也许走的太急。

宫池奕走过去,一眼就能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代码,低眉看了一眼指尖的卡芯。

她的习惯,他多少了解一些,在电脑前忙活了一会儿,已经可以确定她读取了正确的数据信息。

所以这张卡没有问题。

也就是,她在玄影的价值又少了一层。

伸手,指尖捏着手机,播出去的号码很久都没有反应,在他快失去耐性时终于被接通。

“三少?”展北略微沙哑的嗓音。

男人眉峰微拢,“出事了?”

展北倒是咳了咳,恢复几分力气,“没,您放心,我能应付。”

他略微沉默,后低低的“嗯”了一声,才问:“顾湘还在手里,短期内,他不敢乱来,抓紧让沐寒声脱身,你必须抽出精力保护好安安,她在玄影手里不至于有生命安全,但……”

展北皱着眉,反应了那么一会儿,“太太被带到这里了?”

保护一个人自然是没问题,毕竟他都已经在伊斯埋伏两年多了。

随即,展北又转了话音,道:“沐先生这些时间做了不少考量,他似乎有转换扶持对象的意思。”

顿了顿,没听对方搭腔,才继续:“玄影无论谋划和领导方面,的确比他兄长要精明,当然,精明之人也有不受掌控的危险。”

但沐寒声的意思,如果扶持了现在的国主,那这个玄影永远都不会善罢甘休,永远会制造数不尽的麻烦。

倘若换了扶持对象,玄影上位之后要安抚现在的国主并不难,国际方面的舆论当然由联合署去摆平。

“但是现在差一个契机,如若这个当口遂了玄影的愿,倒是显得荣京和三少怕了他而表友好,日后会更难掌控这个人。”展北道。

至于这个契机……宫池奕抬手按了按眉头,“余歌准备得怎么样了?”

展北微蹙眉,“不太清楚。”

所以,挂了电话之后,展北第一件事,自然是和余歌通个气儿。

山水居,一楼。

东里看着宫池奕一进门就直接上楼,倒也不去打搅,自己挑了个客房,而后倒了一杯热水坐在客厅。

这会儿终于见他从楼上下来,侧头看过去。

宫池奕好似这会儿才看到家里有客人,眉峰微动,迈步进了客厅。

“她呢?”东里问。

吻安走得很急,具体的事东里一概不知,只知道都这个时候了,宫池奕回来了,她却没有。

宫池奕看了他,沉默,又在沙发落座。

之后东里说到了自己带过来的那支笔,和从里边抖落的一张小卡。

自然也提到了于馥儿。

宫池奕这才抬头,道:“馥儿受了伤,连夜送回仓城,担心的话可以回去看看。”

东里知道他这么说是因为听了一些他和于馥儿之间的绯闻。

没表现出什么介意,只看了他,问:“近期都见不到吻安是什么意思?”

东里脸上略微不满,“说实话,她跟着你之前,就是个很普通的名媛,顶多比别人傲气、恶劣一些,但你看看自从她跟了你,成了什么样?”

宫池奕给自己添了一杯水,神色微沉,却也只自如的端了杯子。

问:“你专程过来找她?”

东里看了他,“说是专门来找你可能更合适。”

余歌是他的人,两年多,音讯全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去了哪?

东里家族的业务遍布各地,他这两年也去了不少地方,但根本没有半点消息。

一旁的男人侧首看了他,“不是离了么?”

东里抿唇,显然不愿意多提这件事。

才道:“要么告诉我她去哪了,至少告诉我她现在怎么样。”

宫池奕神色没有多大的起伏,甚至明明跟东里正说着话,思绪却好像飘得很远了。

直到东里看了他一会儿,他才薄唇微动,“她很好。”

就这么三个字,没有任何具体的地址和描述。

东里就那么坐着,很显然对他的答案不满。

良久,冷不丁的开口,“你弟弟还在仓城,北云稷和简小姐的事差不多都能定下来了,不打算把他请回来办正事?”

听起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但意思其实很明显。

北云家和东里家希望联姻,要是四少顶着两个家族的力量去插一脚,确实挺丢宫池家的脸。

可宫池奕只略微勾唇,“感情自由。”

末了,又看了看东里,“我倒是有另一件事想麻烦你。”

东里略微挑眉,“好说,我有什么条件,你都知道了?”

宫池奕略微沉默,直截了当的道:“我大哥最近外出旅游,走之前惹了点麻烦,怕有人盯着不放,墨尔本那边,无论是餐饮还是酒店,你们家产业完备,帮我罩一罩?”

现在家族企业一片乱,老爷子的暗中手脚弄得利益外输漏洞很大,董事之间分歧频现,老大那边要平安一些,才不至于老爷子再趁势在他背后扰乱人心。

东里笑起来,直接问:“余歌去哪了?”

宫池奕薄唇略微勾了一下,嗓音沉沉,“会告诉你的。”

东里挑眉,安静了会儿。

其实宫池枭外出和落脚的事,东里都知道,道:“我看你多虑了,你大哥不是一个人,他身边不是带了个身手不错的女人?”

身手不错的女人?

老大从来没有带保镖的习惯,还是女人?

一时间想不到太多,他只看了东里,“劳烦帮我留意着。”

在东里开口之前,又道:“余歌会回来。”

说着,他从沙发起身,“我还有事,你随意,出差期间一直住这里也无碍。”

凌晨三四点,本该休息的时间,他拿了外套,信步出了门。

*

吻安醒过来的时候,就如玄影所说,她已经到地方了。

当然,也不排除中途他给她喂了安眠药的可能,否则不可能一路睡得那么安稳,一点点对外界的感知都没有。

她之所以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异地,是因为睁开眼,天花板的吊灯后那一片别具特色的雕纹。

阳光很好,透过深蓝色的窗纱射进屋子里,但屋里温度刚好,以至于吻安不知道准确时间,卧室里也没有钟表。

坐在床边下片刻,起身走到窗户边,挑目望向窗外,非常宽阔的视野,不远处竟然还有一条蜿蜒的河流,河水平静。

刚把视线收回来,余光里出现了玄影的身影,目光正好抬头朝她看来。

他冲她勾了勾唇,脚步略有加快,往屋里走。

吻安去简单洗漱,出来时低头看了身上的衣服。

睡衣,但是里里外外穿得很整齐,不知道谁给她换的。

微蹙眉,并不是十分在意,缓步往卧室门口走,但是刚走了两步又顿住,目光转回去,看着床头柜上的相框。

眨了眨眼让视线变得清晰,但是柔眉更紧了。

脚步返回去,在柜子边立定,诧异的拿起相框。

“怎么会有我的照片?”几不可闻的自言自语,还抬手摸了摸照片表面,但是被裱得很细致,只接触到一层光滑。

翻过来看了看,并没有任何关于日期和留影地的信息。

“醒了?”身后传来男人低低的声音,听得出勾着嘴角。

吻安放下相框,转身看了走进来的玄影。

他看到她放下了相框,却没有要多问,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嘴角勾着一点弧度,“饿了吧?”

她微抬眸,“这是你家?”

玄影眉眼微挑,“当然。”

随即道:“下楼吃点东西,佣人都给你准备好了,不知道你的口吻,特地备了不少,从早上准备到现在,你的待遇可不低!”

一边说着,抬手虚揽着她。

吻安只好主动往卧室门口走,免得被他揽腰。

下了楼,吻安也终于知道玄影为什么说她在在他家待遇不低的意思。

佣人见了她便恭恭敬敬的前身候着,从楼梯口一直到餐厅都是佣人,尤其的礼貌。

偶尔会有人偷眼瞧她,然后又快速低下去,恭敬的脸上多少会有些笑意。

吻安进了餐厅,看着那一大桌子和长街宴差不多的饭菜,蹙眉看向玄影,“伊斯不是战事吃紧,你就这么浪费粮食?”

这话玄影还没怎么反应,倒是一旁的管家笑着,“小姐放心,公子底下养着不少人,您用过后都会成为佣人们的赏赐,不浪费!”

她张了张口,还想说点什么,最终作罢。

吻安的心思一直在那张照片上,但饭桌上显然不好多问。

玄影这人五官棱角分明,不够惊天的英峻,却越看越有味道,唯独让人觉得阴森了些。

还有侧歇着的额前一缕紫发,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邪气。

可陪着她吃饭的时间,他所表现出来的,除了温和就是体贴。

吻安终于看了他,“我不喜欢别人布菜。”

玄影手里的动作微顿,神色也变了变,下一秒便十分配合的放下筷子,“自己来?那你得多吃。”

她略微蹙眉,优雅从容的自顾用餐。

期间佣人和管家一直在边上候着,一直到她用餐结束,谁都没有多言,只有一双眼睛活着。

终于吃完饭,进了客厅,晚安没有坐在沙发上,只靠在沙发后背,看了他,“来的车上你说的,告诉我两件事。”

玄影点了一下头,“想先听哪一个?”

她想起了楼上卧室里的照片。

启唇:“你就告诉我,把我掳过来做什么?这待遇,并不像俘虏,你也没跟我要卡。”

玄影食指尖拨了一下额前的发,微勾唇看她,“这事,可能等我奶奶来了跟你说最合适?”

吻安柔眉蹙起,“敷衍我?”

他嘴角弧度深了深,“我对你什么态度,这一路过来你还不清楚?”

清楚,很清楚。

正因为清楚,她反而心里不安。

片刻,听他到:“要不,先听听别的事?”

吻安没说话,抿唇看着他。

玄影道:“顾湘对我很重要,没有她,我的变革成功几率太小,因为有了她,我才能得到奶奶支持,伊斯皇室这个大家庭里,国主权力无上,可他终究是后辈,我父母已逝,但奶奶还在,老人家的话指向谁,基本是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就靠势力了。”

她眉心微紧,“顾湘和老人家关系很好?”

玄影笑了笑,摇头,“这个家里,老太太六亲不认,所以皇室里的事,她还未开口过。”

只有这一次,玄影会让老太太发挥最好的作用。

“顾湘学医,进修了两年,你出钱却不知道她学了什么,但我清楚,因为她的秘密进修课程,由我决定。”玄影勾魂,“顾湘唯一进修的价值便要用在老太太身上。”

“明白了?”他侧首看向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