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心疼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听完微顿脚步,柔眉轻轻弯起,浅笑,似自言自语:“果然是情种!”

挺好的。

佣人还以为她会生气的,哪知道她只是笑了笑,信步往回走,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搞得佣人都不太明白了,这不是公子的新欢么?那应该是公子喜欢的,更是她喜欢公子才对,知道自己被当做了前太太的替身,她竟然不难受,反而很高兴?

管家说得没错,这位顾小姐真是奇怪。

回到别墅里,吻安坐在客厅,拿了玄影的平板看电影消遣时间。

看完一部电影到了八点多,她休息了会儿,还亲自跟玄影的奶奶打了个电话,没什么重心的随口闲聊。

“我考虑得差不多了,您抽空过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吻安略微笑着。

老太太似乎没想到她还能说这么直接,倒是笑起来,“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干脆利落,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花花肠子。”

这话让吻安笑了笑,她担不起这评价,因为她的弯弯绕绕可不少,只是藏得好。

挂了这一通电话,她窝在沙发上眯了会儿,外面依旧一片安静,玄影没有要回来的意思。

没办法,她只能再找了一部电影。

但是这一次,看到没十几分钟的地方,终于听到了窗外的车声,车灯略微晃过,而后车子停在院前。

不过吻安等了一会儿,却没见玄影进来。

微蹙眉往门口看了看,顺势起身往门口走,开了门。

停下的车灯已经熄灭,但是出门紧闭,她眉心紧了紧,干脆走了出去,走到车子便,抬手敲了车窗。

“笃笃!”

车里的人有反应了,车门推开。

玄影从座位上抬眼看了她,嘴角略微勾着,但是脸色不是很好。

天色模糊,吻安没多在意,只开了口:“怎么不进去,喝酒了?”

她也没闻到酒味。

玄影没说话,倒也一条腿伸出车外、落地、弯腰钻出车门。

他忽然一手握了她的腕,看起来还是勾着嘴角的,低眉看她,声音低低的,“借个力。”

吻安抬眸,看了他。

才发现他那极具代表性的紫色略微凌乱。

她眉心紧了紧,目光下移,放在他身上,但是没多问,心下也知道大概是自己的猜测成真了。

抬手扶着他进门,因为管家还在给他做饭,所以吻安直接把他带到楼上了,免得佣人们管不住嘴。

这一举动,正中玄影下怀,所以进了卧室,他侧首低眉看她,唇角再度勾起。

坐在床边,他道:“会照顾人么?”

这话不是问的没道理,因为她来了之后基本什么都不用做,每一步几乎都有人伺候着。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吻安下去拿药箱的时候才知道。

管家走出来,有些担心的皱着眉,“公子身体不舒服?”

吻安笑了笑,“可能喝多之余又着凉了,你把晚饭做好了放着吧,我下来端给他。”

管家还是皱着眉,又笑了笑,略有狐疑:“您……知道该怎么照顾公子么?”

她有些怪异的笑,这才多大的事?她以前照顾爷爷,也没少给宫池奕处理身上的伤。

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前太太十指不沾阳春水,哪怕是简单的收拾床褥都不会,更别说照顾生病的玄影,或者端饭菜上去给他,指不定楼梯上就打了。

“这样?”

吻安确实意外了。

她还以为玄影那么专情的女人,应该是很优秀很优秀的,这听起来倒像是空有皮囊的?

提着药箱上楼,想到不少人都说,越是能作的女人越有男人喜爱,否则太独立、太聪明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轻易凑上来?

对此,她兀自笑了笑。

推门进了卧室,玄影已经把上衣脱了,背对着他,反过手想碰到后肩的伤。

她略微加快脚步,“手没消毒,别乱动了。”

玄影很配合,就那么坐着由她弄。

后肩处大概是被刺了一刀,有点深,皮肉都翻开了,看得吻安只打冷颤,“叫个医生给你打破伤风针吧?估计还得缝两针。”

她是不会缝的,一想到针线穿扯皮肉,自己都忍不住皱眉。

玄影动了动间,眉头只是轻蹙了一下。

但她觉得应该很疼。

“我不经常受伤,你信么?”玄影这么问。

她笑了笑,“信,身上没见什么疤,再白一点就比我都完美了!”

自然是玩笑的,抬头看了他,又转到他面前,胸口划破了一道,左臂弯也有血迹。

吻安皱起眉,倒是没说什么,专心清理血迹,动作轻重事宜,偶尔会看看他,怕他太疼。

“看起来下手挺狠,被围攻了?”她低眉,一边用棉球擦过他的皮肤,一边淡声问。

玄影略略的勾唇,略带自嘲:“下手能不狠么,你都在我这儿住这么久了,外人看来该发生什么事都发生了,就差喜讯外传了。”

这让她动作微顿,“好端端的你跑去招惹宫池奕?”

他略微闭目,道:“沐寒声今晚离境,你说谁招惹谁?”

吻安抬眸,定眼看了他一会儿。

这么说,沐寒声已经回了荣京,而且是宫池奕亲自过来接的么?

但是他没给她传信息,貌似也没打算过来看她。

嗯,公事为重,吻安微挑眉。

他手臂上的划伤不重,擦点药就行,但是家里没要,清理完血迹就收尾了。

“失望了?”玄影低眉,忽然的问。

吻安抬头,神色淡淡,语调淡淡,“失望什么?”

眉眼略微弯起笑意,“周末你奶奶过来,我跟她好好谈谈!”

玄影当然知道她要和老太太谈什么,所以薄唇微抿的安静了会儿,目光就那么落在她脸上没动静。

吻安已经开始处理他胸口的划伤,微蹙眉,“创可贴也没有么?”

面前的人没有回答。

所以她蹙着眉抬头,正好撞进玄影盯着她的眼底,微顿。

他开口,说:“我可能不会放你走了。”

她浅笑,“也没人来抢我啊,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吻安想到的是,他的前妻什么都不会,相比来说,她是不是会的太多,显得特别了点?

早知道不给他弄伤口、这么近距离接触了。

想着,也把棉签和碘酒收了起来,“我让管家给你叫医生过来?”

玄影抬头,答非所问,“有点饿。”

她抿唇,点了点头,“我去端,你坐着吧。”

他看着她从卧室出去,没有关门,所以也能看到她下楼,身影一截一截的矮下去,直到消失。

不到五分钟,吻安端着饭菜上来了,身后跟着端汤的管家。

不过她放下托盘,转身又到门口接过汤,对着管家,“你去休息吧,我来就行了。”

管家试探的看了看那头的男人。

玄影示意性的点了头,管家才退了下去。

等吻安反应过来还没让管家叫医生,管家早回去休息了。

饭后,玄影微勾唇看着她,“你来吧!”

叫她帮忙缝针。

她皱着眉,“我不敢,缝坏了也担不起。”

他说:“不用你担,我自己扛着。”

总不能让他就那么反着皮肉过一晚上,她只好硬着头皮上。

但更紧张的恐怕是他自己,也因为这样,她在他身侧跪坐缝针,他趴在床上,手臂返回来握着她的半截腰,力道也不算小。

这个过程可能花了将近二十分钟,却像过了两个小时。

吻安有些好笑的无奈,她腰疼。

被捏的。

玄影跟她说了两句话,没得来她的回应,转头发现她揉了揉腰,也才反应过来。

坐起来,看了她,“坐这儿。”

她收了东西,浅笑,“收拾完该睡了。”

他继续:“我看看。”

倒是吻安看了她,好不忸怩的弯了眉眼,笑,“你我可还没到脱衣服的环节呢,别一步步诓我,套路我都懂!”

原本玄影的想法很单纯,但是因为她这一句话,他忽而不自禁的笑。

没哪个女人会这么直白。

她出去了,他嘴角还勾着。

但事实的确如此,宫池奕今晚直接闯进来带走了沐寒声,却没有要看她的意思。

某种意义来说,玄影很高兴,哪怕放走了一个沐寒声,今晚甚至以后一直都能让她待在这里,值了。

反正老太太能支持他,变革就会兴起,至于借力统收南岛……他可以另想办法。

吻安没有再去他的卧室,自己回去睡了。

但是那两天,他伤口的事基本都是她负责。

到周六早上,她起来时玄影已经在楼下了,没打电话也没看报纸,好像专门等着她下去吃早餐。

她进了客厅,习惯的倒了一杯水。

刚端起杯子,听到他问:“昨天去木槿园了?”

吻安看过去,他神色无异,气色差了点,眼神算是温和的。

不过她还是微蹙眉,“我不知道寓意,如果擅闯了……”

“不会。”他把话接了过去,起身,“用早餐吧,一会儿老太太可能救过来了。”

哦对,她想起来是自己约好的。

走进客厅,吻安看了他,“你不出门,专门听我和你奶奶聊什么?”

玄影勾唇,拨了一下额前紫发,“没什么事要忙,又是病号,出门做什么?”

她无言。

*

老太太果然如约来了。

下了车,从门口见到她就露出了一点笑意。

当然,吻安始终觉得老太太看她的目光悠远,大概还是能想起很多年前的薛音。

她上前几步迎了老太太,眉眼弯着笑意,任谁看了都觉得乖巧讨喜。

玄影立在及不远处,薄唇始终弯着,目光大多在她身上。

也恭敬的微低眉,对着老太太:“奶奶。”

老太太点了点头,“进去吧!”

所有随行的人都候在了别墅外,只有老太太进了屋里。

三个人就坐在客厅,和平时闲聊没什么两样。

吻安不喜欢拐弯抹角,老太太同样是个开门见山的主。

聊了会儿便转过头看着她,不乏认真的问:“你确定自己的心意,能我孙子结连理了?”

她笑着,“这不是得看您的意思么?”

“我自然是求之不得,越快越好的。”老太太把话接过去。

玄影就在一旁听着,偶尔抿一口温水,偶尔看她。

后来吻安点头,“我可以,但是您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太太微蹙眉,这还有条件?

倒也点了头,“你说吧。”

她浅笑,不乏真诚,“您别觉得我冒犯,关于您的身体,我问过玄影,也和认识的医生交流过,都认为您该尽快就医。”

老太太蹙起眉,第一反应就是:“除非你把当年的人给我找回来!”

吻安略微无奈,薛音就算能过来,也不再是那张脸了,而她虽然是相似的脸,但不会医术。

所以笑着,“我找了个很不错的医生,她很有把握,要不您见见?”

老太太轻哼,“国内什么医生我都见过,他们都什么水准我也最清楚。”

她摇头,“她不是本国人,籍贯我倒是不清楚,您要是不放心,让她用卡车把生平奖杯拉过来?”

老太太被她说笑了,故作嗔怪的斜眼看了她,“你是不是连人都给我约好了?”

吻安笑着,点头。

余歌差不多半小时也就到了。

都已经这样了,老太太不好说什么,只道:“我倒是掉进你个丫头的坑里了?”

吻安笑着,“我也是为了玄影好。”

这话说到老太太心坎里了,看了她,悠悠的、几不可闻叹了口气。

好一会儿,才道:“他没亲人,没朋友,能再碰到你,是福分,我放心。”

说实话,这样的语调让吻安觉得沉重,毕竟她终究得离开,不可能真陪着玄影太久。

但她也只是笑了笑。

老太太看向玄影,“身体不适么?”

想来是看出了玄影因为受伤的缘故,气色不太好。

玄影这才勾了勾嘴角,“不碍事。”

才听老太太道:“荣京那边的三界汇议就快到了,沐寒声是不是也回去了?……我听你大哥的意思,三界汇议一结束,他就再请沐寒声过来商议。”

然后看了玄影,“你捅了什么篓子么?看起来你哥胸有成竹,能把荣京的支持拿下。”

玄影依旧微勾嘴角,冒犯了沐家,应该算个篓子了。

吻安看了他,又看了老太太,道:“还有几天才到三界汇议,玄影会想到办法的,您放心,只管安心准备接受治疗。”

这话玄影没说过,但是她有把握。

所以玄影看了她,若有所思,并未多问。

老太太知道他有能耐,也只是叹了口气,没再多说。

余歌过来的时候,被外边老太太的人盘问了会儿才放行。

她倒是一点没介意,一身白衣,长发高高竖起,精精神神的笑着,首先从打扮的精神气儿上就赢得了老太太的认可。

加上吻安打过招呼,后边的交流并没什么不愉快。

老太太和余歌定了身体检查的时间。

而老太太最惦念的莫过于一件事,也在离开之际转头问了吻安,“日子我给你们定下?对外宣布的事就交给你了?”

后一句是对玄影说的。

玄影勾唇以示回应。

老太太走了的后一步,余歌才纳闷的看了吻安,“给你们定什么日子?”

吻安也不瞒着,总归过了今晚,玄影估计就把消息洒满皇室了。

所以淡然道:“婚期。”

“啊?”余歌本能的张口,惊愕。

然后反应过来旁边还站着玄影,莞尔勾唇,告别:“我先走了?”

她浅笑,“不送!”

转过背,余歌已经皱了眉,婚期?

吻安可是结过婚的,跨国重婚,阿奕这个联合署大将军兼丈夫还管不管了?

昨晚就让他留下,让沐寒声先回去,他过来看看吻安的,非不听,这下好了,三界汇议之后也不一定立刻走得开,估计到时候得急得打转!

别墅客厅。

“怎么这么看着我?”吻安知道玄影从回来就一直看她。

笑了笑,侧首看了他。

他勾唇,声音平稳,“如果不情愿,就算诓老太太就医,也不用这么大的招,我可以想办法。”

吻安笑着,“简单快捷,就不用你花那么多心思了,多好?我也没觉得勉强。”

他定定的看着她,许久,自顾勾了唇。

*

第二天一早,吻安也没刻意看新闻,但是能猜到玄影把消息放出去了,不是给媒体做宣传,而是政圈内的隐晦方式。

这种东西,越是隐晦越有人信,也越有影响力。

这样一来,伊斯皇室肯定知道她了,也知道了玄影寻到了讨老太太欢心的敲门,估计不少人合计着换阵营了。

她洗完脸下楼,玄影并不在,但是佣人和管家个个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说明她都猜中了。

甚至她刚坐到早餐桌上,管家已经笑着对着她:“顾小姐,要不要现在开始准备买些喜庆的东西?我看公子总喜欢深冷色调的东西,要不换些红色调的?”

吻安浅笑,语调略显慵懒,“不怕你们公子不高兴?窗帘之类的都是定制的吧?包括上头的花色。”

额,管家倒也点了点头,没有明说。

她想了会儿,抬眸,“把我那个卧室的换一换。”

正好,她素来喜欢红色。

“好嘞!”管家笑呵呵的,转身就给佣人吩咐下去。

吻安依旧淡淡笑着,慢条斯理的用餐。

关于她和玄影可能马上订婚的消息不胫而走,私底下散得很快。

因为沐寒声被困伊斯而推迟的三界汇议刚结束的第一天。

荣京也迎来了第一场雪,这个消息也到达荣京,尤其,还有个亲耳听吻安说这个事的余歌从旁卖力。

但凡知道那个女人是吻安的,没有一个不皱眉,都狐疑她和宫池奕是不是真的走到了头?

但被扣下的顾湘可没面世过,当晚就不知道被押到什么地方了,有人觉得宫池奕金屋藏娇了,更多人却觉得已经到傅夜七手里了。

若真如此,沐寒声和傅夜七夫妻俩怎么个狠劲儿,圈内人都是知道的,必然好不到哪儿去。

但是,因为这个消息而头一个到伊斯的,却是郁景庭。

当时吻安还在医院。

余歌给老太太做第二次检查而初步诊疗,好让老太太自己感受感受,决定是否接着治疗。

她的电话响了一下,不是短讯也不是电话,所以吻安特意看了她一下。

到了这边,她的号码自然是换了,能联系她的除了余歌就是玄影,但是用这种特殊代码联系的,不是展北,那就是郁景庭。

原本她以为是前者,没想到是后者。

看了会儿,微蹙眉。

直接用自己的号码回拨过去,“你在伊斯?”

郁景庭没回答她的问话,只问:“怎么回事?”

她柔眉微挑,明知道郁景庭在问什么,也只是语调淡雅,“什么怎么回事?”

那头沉默了小片刻,直截道:“我过去找你。”

吻安还记得她被玄影带走那晚郁景庭说有空了就过来看她,看来是真的来去自由?

不过,她走到走廊的窗户边,往外看了看,“玄影的奶奶在医院,我跟着过来了,周围都是警戒,你还是别来了。”

说完没听到他回应,她皱了皱眉,“喂?”

电话已经挂了,吻安只得随他去。

其实她不该用自己的手机随意跟人联系,但是想到郁景庭和玄影关系不差,也就没多想,太过于谨慎反而让玄影起疑。

然,她们还没从医院离开,郁景庭竟然过来了。

老太太这边刚完事,余歌把她送了出来,对着吻安叮嘱了几句。

老太太笑着看了余歌,估计见过两三次,印象很不错了。

“等结果出来了我给您送过去?”余歌一手略微挽着老太太,虚扶着。

老太太点了头。

吻安刚想说句什么,余光里见了一抹从走廊那边迈步过来的身影。

淡漠如竹,也只能是郁景庭了。

还不等吻安说话,老太太也转过头去,见到郁景庭便和蔼的笑起来,“……都忘了多久没见了,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

郁景庭脸上有着该有的尊重,略微的勾唇,“一直忙,是很久没来看您了!”

“知道就好!”老太太目光打量了他一遍,“瘦了呢怎么?”

他一贯话不多,“工作有些忙。”

吻安在一旁看着,确实意外于郁景庭竟然还能跟老太太这么亲近?

这看起来要比玄影还好了,老太太平时冷冷淡淡、性格怪癖,这个时候看起来也没那个古怪老太婆的影子。

她正寻思着,老太太朝她看来,问郁景庭,“来找小安的?”

郁景庭也坦然点头,“这不是喜讯都传出来了?过来看看。”

老太太笑,“是很久没有喜事了!”

末了,她拍了拍郁景庭的手,“你们年轻人聊聊,我还得早些回去。”转头向郁景庭,“离开前到我那儿走走?”

郁景庭倒也点了头。

医院周围的警戒自然也随着老太太撤走。

余歌看了吻安,略微揶揄的笑,“看来某人的确是该检讨了,这种事还能比别人慢半拍?”

竟然是郁景庭都赶过来了,他居然没动静,当初她可是刚从吻安那儿离开,就把消息传回去了。

吻安听完只是一笑。

这样也好,她按照计划继续往下走,也少了个障碍。

“你们去聊,我工作!”余歌也走了。

吻安身边自然是有佣人和司机跟着。

所以两人只是到医院旁边的咖啡馆坐了会儿。

她并不先开口,轻轻搅着咖啡。

郁景庭看着她,“什么打算?”

吻安抬眸,“怎么这么问?”

他神色淡漠,“你若是能如此轻易的跟了谁,我还用等?”

他的机会并不少,但凡他舍得用强,哪怕强迫那么一两次,也早把她绑在身边了,但他不屑走那一套。

吻安笑了笑,“你知道他前妻吗?”

郁景庭当然知道,却也略微蹙眉。

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似乎是猜测到了什么,目光多了几分锋利,“你在往火坑里跳,又了解玄影多少,想过怎么出来么?”

她神色轻松,“总有人比我着急怎么拉出去,若真没有,那干脆一路走下去,也是不错的选择?”

很显然没得来郁景庭的赞同,眉头蹙得更紧的看着他。

吻安知道,以他的聪明,多半是猜到了她留在玄影身边,也不过是想帮荣京和宫池奕把玄影收服,减少一个争南岛的威胁。

看了他,“你会告诉他么?”

起初玄影被她的容貌迷了眼,相处了这么久多少是有些动念的,他更不知道余歌的来历,所以不会猜到她的用意。

只以为她是真的在讨好老太太,帮助他的变革铺路。

所以她必须成为他的功臣,以后说话才有力度。

郁景庭看着她,没有回话。

正好他电话响起,吻安随意扫了一眼,大概是敏感宫池奕的名字,所以一眼就看到了宫池鸢。

她确实是无意的,怪自己视力太好。

下一秒便淡然低眉,抿了开啡,顺势看了腕表,道:“时间差不多了,今天玄影不太忙,可能回来得早,我得回去了。”

郁景庭一时间没接电话,看了她。

所以,吻安接着问:“还是你也要过去,毕竟算得上是友人?”

他终于淡声:“不了,有事在身,来不及过去。”

她微挑眉,点了点头。

依旧是看着她从咖啡馆走出去,郁景庭错过了第一个人电话,等他出了咖啡馆上车才把电话拨回去。

吻安已经坐在车上,佣人在副驾驶,偶尔会往后瞄一眼。

她笑了笑,玄影身边的人倒是个个都很忠心,估计已经猜测她和郁景庭的关系不下十种?

但她一直没开口,阖眸安静了一路,佣人自然不敢随便乱问。

到了家里,玄影竟然已经回来了,比平时早了很多。

她在玄关换鞋,远远的看过去,他背光站着,看不清神色。

“见到郁景庭了。”她走过去,率先道,“说不过来看你了,忙着办事。”

他低低的声音,“知道。”

不过,放在她身上的视线还是没收回,若有所思,看得人不太自在。

“怎么了?”吻安淡淡的笑意,问。

佣人和管家都不在客厅,他才走过来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冷不丁问了句:“怎么把卧室窗帘换了?”

吻安愣了一下,没想到来就问这个。

她看了他,有那么点担心,毕竟见识过他对前期的深情。

略微小心,“你……不高兴?”

他看了她一会儿,却是略微勾唇,“这话好像该我问你?”

看了他,道:“到处都是深蓝色,你很喜欢这么压抑?而且到处都是木槿,好看是好看,但是很单调,你不会审美疲劳?”

玄影一直看着她,微微勾唇,“你介意?”

介意他家里太多地方都是别人的影子,尤其但凡能有花色的地方都是木槿。

她略微张嘴,一时间没找到要说的话。

才听他接着道:“如果你不喜欢,把家里上下都换一下?”

这反而把吻安弄愣了,看着他。

他担心她吃前妻的醋?

吻安皱起眉,她是要留在他身边博取信任,答应老太太的指婚,但并没想要这个结果。

超出了预期,就像郁景庭说的,到时候她会很难跳出火坑。

面上倒是淡然笑着,“不用,我只是比较喜欢红色,所以卧室里换了一下……”

可她还没说完,他已经很自然的把话接了过去,“这两天就让人去办,挑你喜欢的来。”

她摆手。

但是玄影只跟她说,不是商量。

吻安也多少了解他的性子,既然这么说了,她要是多说,估计会是一脸阴暗。

也是从那天起,她越是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变化,而她就越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该有的距离,控制好整件事的走向。

幸好,关于他们会订婚的消息放出去之后,玄影比较忙,忙着在皇室走动。

这也证明他开始走进政要们的视野了。

所以他们能在家见面的时间要比之前少,但是家里的东西的确换了一批,没换一件,管家也总是仔仔细细的问她的意见,她不说都不行的那种。

玄影连续几天回来得晚了些,她也就习惯了晚睡。

多数时候回了卧室,抱着平板看看仓城有没有新出的电影,闲下来就琢磨着当下的趋势,看看哪天复出拍戏便可以选什么题材。

但是这一晚她心里不太安稳,不为别的,只因为中午碰见了不该碰到的人。

她很少外出,出去也是去余歌所在的医院,顺路逛一逛旁边的商场就会返回。

中午去了一趟商场。

别说佣人和司机,连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握了手腕,快速隐进了商场的卫生间。

男人随手翻了维修的牌子,“嘭!”的将门关上。

吻安一抬头,皱着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怔怔的盯着那张脸。

他只是略微垂眸,神色冷暗,目光微睇着她。

片刻才冷冷的扯了一下薄唇,“不认识,还是不想看见?”

她抿了抿唇,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佣人一直跟着我,我该出去了。”

进来还没到一分钟。

宫池奕扣着她手腕的力道依旧,略微将她扯到跟前,薄唇一碰:“好玩么?”

吻安吃痛,扭了扭手腕,越挣越疼,只好不动了,只看了他,“我什么用意你心里一清二楚,你要多想,那我没办法。”

他眸子暗了暗,“我还非得你来办事?”

她这才笑起来,“我乐意,不行?就算你把我绑回去,我也会过来。”

男人低眉。

很显然,她还在生气,气他当初没有如实相告,气他严丝合缝的护着顾湘。

说到这里,吻安也想起来,抬头看了他,“你明知道我在往积极方向带玄影,你还伤他?”

他自然知道说的是他来接沐寒声那晚。

唇片扯了扯,“心疼了?”

吻安不喜欢他这个调调,扬起下巴,“不行?他的伤都是我处理的,我知道多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