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持证开车还有罪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头顶传来他冷然的一声低哼。

整个人周身的气息都压抑下来,笼罩着她。

她刚想抬眼看去,浓烈的气息已然压下来,薄唇含住她,吮吻的力道并不轻,带着不悦的惩戒。

吻安蹙起眉,她太了解他了,要是由着他,半小时之内她都别想从这儿出去。

但是佣人一定会找过来,这在佣人看来可是大逆不道,对他们公子严重的背叛。

“松开……”她抬手撑在他胸膛,的确用了力的推,语调模糊。

掌心重重推在他胸口的一瞬间,隐约觉得他唇齿间的纠缠顿了顿,几不可闻的吸气,下一秒却继续缠绵。

他穿了暗色T恤,吻安看不到自己的手心,却觉得推着他的地方有点湿黏。

唇齿间的纠缠更甚,略先粗蛮的将她按到了门板后,一手挑起她的下巴,龙舌狠狠的闯入勾缠。

她睁着眼,看他一张脸阴暗,大概是真的被气到了。

这反而让她心头软了软,奈何就是推不开,“宫池奕,你快放……唔!”

她手刚要翻转,却被他一把攥了手腕,劲儿不小,捏得她紧了眉心,吃痛低呼。

也是他稍微松了力道的一瞬间,她余光瞄到了自己张根的一抹暗红。

心底蓦地紧了。

玄影受了伤,他自己呢?

抬眸看了他,对上他阖眸映出的两片阴影,几个月没见,像积攒无数的浓情,莫名让人着迷。

但她这会儿没那心思。

柔唇模糊的语调:“你是不是,受伤了?”

宫池奕根本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只薄唇稍微停顿,深眸低垂,安静的看了她两秒,又一次想纠缠下来。

吻安气得撇过脸避开,抬手想看他身上是不是有伤。

虽然他身手比玄影好,但玄影几处伤口,他不可能一点事没有。

手腕已然被他捉住,吻安板起脸,抬眸:“松开,不然我真的生气了。”

男人犹豫了片刻,终于松了指尖的力道。

任由她把T恤撩起来,一直到撩到快肩上,露出他整个上身坚实的肌肉,盯着染了血的地方直拧眉。

“宫池奕你是脑子打铁么?!”她一看那模糊的血痕就知道伤口压根没处理过,他以为他是铜墙铁壁?

玄影的伤是她处理的,现在都好得差不多了,哪跟他一样?

他也不说话,只低眉望着她。

甚至她这么气,他倒反而是一种享受。

许久,他修长的指勾了她的下巴,迫使她视线上移,没再盯着那一片伤口周围的血迹看。

冷削的薄唇微动,“没人帮处理伤口,只能挨着。”

这话显然是说给她听的了。

吻安拧眉瞪着他,“你以为这样我就跟你回去了?玄影的事不处理完我是不会走的。”

他脸色暗下来,定定的凝着她。

而后嘴皮子一扯,“事情处理完,婚礼也办了吧?”

她扬起精致的下巴,“担心了?那就想好对策把我抢回去啊,反正我跟谁都一样,男人的功能在我眼里就那么一个!”

一句话就戳到重点了。

悬在她头顶的目光越是冷郁。

随即传来他低低的嗓音:“试过了?”

阴阳怪调的。

彼此之间的气氛充斥着道不明的犟

吻安仰脸,“想知道?”

宫池奕现在多一个字都不想跟她废话,深眸睨着她,好似她敢说出哪怕一句关于“玄影很厉害”,或者“技术不错”之类的话,他可能就地把她做到晕死过去。

见他那么盯着自己,吻安心里多少是有点怵的。

她这半辈子活得可以了,唯独对不上他这种要吃人的眼神。

略微低眉,转移话题,“所以,你告诉我,你是没看到我的邮件,还是故意跟我对着干,非要把玄影再惹恼了,等他不顾后果的冲锋陷阵、捣乱统取南岛计划,你就高兴了?”

他薄唇紧绷的抿着大半天,就那么死盯着她。

良久,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咽不下这口气不行么?”

带了点不该属于他的任性。

所以吻安愣了一下。

哪口气咽不下?

她被玄影带过来,而且还顺顺利利的即将订婚了?

她抿了抿唇,抬眼去看他森冷的脸,的确像是憋了不少气的,心里略微回暖,有些好想笑。

他也有这么憋屈的时候?着急了,紧张了?所以明明直接接走沐寒声就行了,还非得惹是生非的刺玄影一下,跟他打一架?

都说男人为了女人打架都是幼稚!她头一次觉得这感觉还不错。

目光落在自己手上,才蹙起眉,“去把你伤口处理了。”

哪知道他竟然薄唇一凛,“不弄!死不了。”

吻安又愣了,抬头看着他一肚子气的模样,眉眼略略的弯了一下,眸底清亮,莫名显得很好看。

语调也缓了缓,对着他,“身体是基础。”

抬眸,略微娇媚的眉眼,“你也知道我喂不饱的,要是垮了,说不定我以后会嫌弃你?”

他依旧低眉冷凝着她。

吻安倒是笑了笑,“佣人和司机都在外边,你放我出去吧。”

他不说话。

她好声好气的说了两三遍,终于蹙起眉,“那你想怎样?”

他定定的看着她,“走不走?”

吻安点头,明知道是问她跟不跟他回去,却刻意歪曲他话里的意思,语调淡然,“走啊,佣人该等急了。”

换来的自然是他越发阴冷的视线,铁青着脸,极度不悦。

末了,又闭了闭目,“舍不得走了?”

吻安笑了笑,“玄影是很不错,但你不用曲解我的意思。”

在他开口之前,她接着道:“我知道你会说要解决这个问题不用我牺牲色相,可我偏就要做!”

“就像你总是自以为对我好而做了的那些事,我这么做对你好,对荣京好,化解冲突,在最小的输出下解决玄影这么大一个麻烦,有什么不好?”

她看了他一会儿,“你可以当我是跟你赌气,这事没商量,还有……别再找他麻烦了。”

吻安不知道他那边的具体情况,也没问顾湘现在什么样,于馥儿又是什么样。

转身到了门口,开门之际,又回头看了他。

见宫池奕整个人都很压抑,脸色依旧不见好转,显然对她的态度气得不轻。

她抿唇,心思是试探的,但遇到温温淡淡,下巴微抬:“玄影已经用不着顾湘了,她既然在你那儿,是不是回头你也想给我个重磅消息?比如依葫芦画瓢,也传个婚讯?”

他倒是扯了嘴角,希望值悄然涨高,“怕了?”

不待他说“怕了就跟我回去。”,吻安已经微弯嘴角开门出去了。

留下他一个人,刚升起来的优越感瞬间降到冰点。

吻安刚走出去没多远,佣人果然焦急的寻了过来,“可算找到您了!”

她笑了笑,“去了趟洗手间而已,不用这么紧张。”

佣人皱着眉,怎么可能不紧张?

“您要是出了点差错,回去让公子知道了,可有得我受的!”听起来满是担忧。

吻安微挑眉,半开玩笑,“有那么严重么?我看他平时脾气挺好。”

脾气好?

佣人讪讪的笑了一下,因为着实不敢苟同。

不过,从她来了之后,公子的脾气确实有所改善,至少有了点儿人气,若是以前,他整个人除了阴冷之外,不会给人任何他之为人的感觉。

“您过来之前,别墅里基本上见不到他活人的。”佣人忍不住说了句,然后才笑了笑,“您来之后他才像个人。”

见不到他活的时候?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以前玄影在家的时间极少,就算在,他上下楼的影子都极少能见,哪怕是吃个饭,他都要避开佣人和管家。

吻安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他该是极度怕寂寞的人。

车子掠过街景,她也不知道到了哪儿,目光略过一个店铺,微微眯起眼,忽然开口:“停一下。”

佣人纳闷的看了她,“您不舒服么?”

她笑了笑,摇头,“没有。”

看了看时间,对着佣人,“我打个车让你先回去?司机跟着我。”

佣人眉头更紧了,刚刚的紧张才下去,所以绞着手看了她,“不行的顾小姐,您要有什么事,咱们一块儿办好了再回去也行。”

吻安好笑,“你放心,我不会跑了的,这不还有司机么,让你先回去是怕玄影比我早回家,你到时候跟他说一声我稍后回。”

又道:“我也会给他打电话的,不至于责罚你,行么?”

司机也顺着吻安说了两句,佣人虽然显得为难,还是点了一下头,上车前一步三回头,还是走了。

吻安让司机把车往后倒了倒,下车时,看了他,“你记得给玄影打个电话,告诉他我晚些回去。”

司机点了头,“哎,好。”

她已经信步往前走,过了马路,径直往一个店铺而去。

司机在后边拿了手机,刚想着给公子那边知会一声,但是看着电池电量那个红红的感叹号就皱起眉。

抬头看去时,吻安已经进了店铺里,司机只能皱眉,想想佣人提前回去了,该是没事的。

*

一个半小时之后,天色灰蒙蒙的压下来。

吻安乘坐的车子停在别墅前,进门之前她不知道此刻大门里边的压抑。

站门口敲了会儿门,没人开。

她只好自己拿了钥匙开门。

刚把门推开,玄影立在门口,目光垂落下来,定在她脸上。

起初吻安没觉得哪里不妥,浅笑着,“回来了?”

然后自顾换鞋,发现他依旧定定的立在远处,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她才再次抬头看去,略微蹙眉。

“怎么了?”

目光往周围扫了一眼,看到了客厅里低头候着的管家,稍微抬头扫过来一眼,带着小心和怯懦。

吻安来了这么久,还没见过管家这个样子。

皱了眉,视线回转看了玄影,终于发现他整个人都是阴森的,目光很暗,“你做什么了?”

玄影没说话,只是转身要往回走。

吻安不明所以,跟过去看了管家,直觉的问:“今天跟我一起出去的佣人呢?”

她这么一问,管家脑袋更低了,一句话都没敢说。

她意识到问题了,抓了玄影手臂抬头看着他,“她人呢?”

“你把人怎么了?”吻安有些急了,“是我让她先回来的,还让司机给你打招呼了,你不知道么?”

她还记得管家说以前因为惹玄影不高兴,他一个面无表情的命令下去,差点出了人命。

所以,他狠起来,基本不会把人命放在眼里,这相对于他阴狠的性格并不奇怪。

但今天没这个理由。

“去把晚餐备好。”玄影开了口,话却是对着管家说的。

管家小心翼翼的点了一下头,依旧低着脑袋,从客厅走向厨房。

很显然,他训人应该不短的时间了。

她放下包,看着他,“你把那个佣人叫出来,否则我今天不吃饭,说不定明天也没胃口。”

玄影脸色显然的冷了下去。

吻安以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般他的脾气都不错,虽然偶尔有些邪气,但整个人很正常。

今天却不同以往。

更甚,他竟然森然看着她,一句:“是不是觉得你如今分量够重?”

她微愣,抬头看了他,忍不住讽刺,“没错,我首先是你的俘虏,但从来没觉得私自逛了一个多小时是多大的罪!”

“就算是,你冲我来就行了,对佣人下什么手?”

总算,如她的愿,那个佣人被从后院带了进来。

只是,中午还好好的人,这会儿奄奄一息,得由两个人架着,略显狼狈的衣着一看就是受过折磨的。

架着她的人手里还拿着刺鞭,看样子真是不出人命不罢休。

她确确实实的震惊,就算是宫池奕,也没有这么残暴的一面。

那个时候,吻安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了今天她和宫池奕见面的事?

或者,是猜到了她埋在他身边的目的?

否则为什么忽然就这么没有人性?

她不可置信的看了他,眼见当着她的面就要动手下鞭子,吻安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只是鞭子几乎碰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被玄影的蛮力拽了回去。

然后听到他对着那边的人冷声,“拖下去。”

吻安头一次见玄影这么野蛮,直接被扔到了沙发上,手腕疼得拧眉。

下午刚被宫池奕捏得生疼,但他对她从来都有分寸,不会真的伤到,这会儿玄影再加一把,彻底青了一圈。

她坐起来,抬头看了他,拧着眉,“总算知道你为什么没法走近别人,你是孤寂久了连人性都快忘了。”

这种话放谁身上都不会乐意,玄影一张脸已经十分难看。

却是冷声自嘲:“私生的身份,连父母面貌都忘了的人,你期望我有多少人性?”

她一时接不上话。

客厅里安静下来,在厨房忙碌的管家和佣人也开始上晚餐了。

管家可能是才看到大门没关,走了出来,然后愣住,赶忙往后看了一眼。

对着门外:“你这是不要命了?”

司机还站在门外,就是因为要命,所以才一直没敢进去。

但也不得不进去,因为他手上的东西可是这个顾小姐挑了一个小时才来的。

吻安也听到管家说话了,抬眼朝门口看去,本来是挺好的一件事,现在满肚子气,冲门口道:“扔了吧!”

说罢她起身打算上楼。

手腕又被玄影握住,但是他始终不说话。

吻安拧眉看了他,“要不干脆捏断算了?”

他手里的力道轻了,但是带着她一起往门口走。

而他带着吻安越靠近门口,管家就越紧张,甚至可以说是手足无措,生怕玄影一看到门口那条狗就大发雷霆。

等吻安过去,管家和司机都齐齐的低着头,一副等待被训的样子。

而她转头看了玄影,才发现他此刻的神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薄唇紧紧抿在一起。

她不知道这又哪里不对劲了。

片刻,才听玄影冷森森的语调:“愣着干什么?”

管家身子都抖了抖,赶忙点头,“是!这、这就去扔了。”

反倒是吻安笑了,弯起嘴角,慢悠悠的道:“扔什么?这是我买的东西,我喜欢!跟他有什么关系?”

弄得管家和司机左右为难。

她把手挣出来,指挥着,“后院不是有的是空地么?把车上的东西都拿下来,今晚先把它放后院吧,明天我让人弄个狗舍。”

管家低着头,又偷眼看了看旁边站着的男人。

玄影终究是没开口。

而司机趁机赶忙去往后院安置那条狗,玄影也迈着大步直接出了门,没一会儿便绝尘而去。

吻安根本摸不着头脑,又在气头上,坐在客厅,抬头看了管家,“他真的没病?”

管家皱着眉,刚刚明明是战战兢兢,这会儿却带了几分同情,这同情当然是对着玄影的。

只听管家道:“您不知道,公子决不允许养狗,这个……也和前太太有关的。”

只是,刚刚她坚持把狗留下的时候,玄影并没有强硬的反对。

所以,管家心里有数,知道公子对这位顾小姐其实还是极好,诸多破例。

吻安却笑了笑,难怪质问她是不是觉得自己分量够重了?

一会儿把他喜欢的木槿窗帘换了,家里很多东西随之更换,这会儿又带回了他禁忌的东西,岂不是跳到他头上去了?

显得自视甚高,没有自知之明。

闭了闭目,略微叹了口气,也没什么胃口了。

她干脆也没吃晚餐,时间倒是过得快,转眼天色就黑尽了。

这会儿吻安依旧抱着平板刷电影,只是显得心不在焉,来这里这么久,这种心境还是头一次。

玄影还没回来,估计气得不轻,可她也一肚子火,就是想到那条狗,才稍微有的歉意,也被中和的快没了。

隐约听到后窗“咚!”的响了一声。

她蹙了蹙眉,转头看了一眼,没怎么在意。

等又传来动静,她才从床上下去,站在窗户边看了会儿,以为是今天新买回来的狗弄出的动静。

下一秒却猛地惊呼“啊!”

短促的声音被遏制住,眼前的黑影一下子跃入她刚打开的窗户,宽厚的掌心捂在她嘴边。

男人低低的嗓音,“女人果然没良心。”把丈夫当敌人。

卧室里的大灯被他关掉,只留下台灯,光线晕黄。

但是吻安已经没了紧张,只拧眉看了他,“你不要命了?”

玄影的别墅,他竟然说闯就闯?

宫池奕随手摘掉黑色口罩,扔在她床头柜上,侧首看了她,冷魅的眉眼微微眯起,“他不是不在么?”

搞的好像他是贼一样,见自己妻子还犯法了?

吻安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他不在?”

估计连玄影去哪了都知道吧?

下一秒,她忽然盯着他,“你今天是不是拿什么刺激他了?”

否则玄影不会忽然暴露那样的性情。

他薄唇勾了一下,沉默着。

吻安眉头更紧,“我都说了让你别再找他麻烦!”

男人坐到了她床边,棱角沉暗,又微挑眼角,听起来漫不经心,还是那么一句:“咽不下这口气,不行么?”

噎得吻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他已然脱掉T恤,抬眸朝她看来,意思很明显了:让她帮忙处理伤口。

留了这么久不处理,非得带到伊斯、闯到这里,就为了让她处理伤口,他脑子还正常么?

吻安狠舒了一口气。

避开管家下午拿了点药箱里的东西,再上楼。

跪在床边的递上把他处理,不悦的抬头看了他,“你这样刺激他,只会增进他的情感,到时候我走不了,你自己看着办。”

宫池奕低眉,“你不是要这样的效果?否则他怎么肯听你的?”

她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这人根本就比她还懂得怎么握住玄影的心,知道后期怎么让他归顺。

可下午,他还一脸不乐意,非要带她走,不是么?

只听他低低的嗓音在头顶响起:“你不肯走,我能怎么着?”

自然是顺着她,打旁攻辅助。

条件是,“有空我就会过来。”而后冷邪勾唇,“最好别让我撞见,哪天你在被窝里留人。”

她嘴角抽了抽,可能哪天她被窝里会留狗,今天买的那条。

转手扔掉棉签,又觉得不该被管家看到,只好从垃圾桶又捡回来单独放好。

眉眼傲然抬起,轻讽,“当这儿是你行宫?想来就来,你这是偷情知不知道?”

呵!宫池奕嘴角冷然一勾,“持证开车还犯法了?你跟他合情合理?”

持证开车……吻安眉头跳了跳。

转而收起了东西,把他的T恤拿到他跟前,“弄完了,穿上,走人。”

别真的被抓到了。

男人没接,若有所思的睨着她。

正好,吻安想起什么,看了他,“你让展北和靳南埋了这么久,要做什么?”

余歌放在这里两年多,估计他也早有让余歌代替顾湘靠近老太太的计划,那另外两人呢?

他卖着关子,“以后不就知道了?”

看来是不打算提前跟她说。

这也算保险,毕竟她和玄影天天生活在一起,万一哪里演得不好露馅了,玄影那个人很敏锐。

她手里递着的T恤总算被接了过去。

只是一转手,他又扔到了床边,接着一下子将她扯到腿上坐着。

吻安蓦地蹙眉,心跳猛了两下,手又不敢推,只拧眉,“你干什么?”

某人只回了一个字:“你。”

她愣了一下,抬手就朝他肩上招呼,却被他握住手腕。

“嘶!”吻安略微吸气。

宫池奕目光微转,下一秒眉眼眯了眯,看着她的手腕,没让她缩回去,冷声:“怎么弄的?”

下午还好好,这就青了一圈。

她瞥了他一眼,“不是你的功劳么?”

他似是有些惊愕,“他朝你动手?”

吻安抽回手,“你再用点力也能青,玄影对我倒是连句重话都很少说。”

耳边传来他的讽刺:“他对你倒是好?”

她无奈,想从他腿上下来,又被他按回怀里,只得仰脸看着他,“下午不是很凶么?怎么没趁早回去也弄个婚讯出来?”

把她窝在怀里,他低低的嗓音,不接她的茬儿,只道:“你扒着手指头算算,我多久没女人了?”

吻安都是挑眉,“手里不是有现成的?勾勾手指必然就主动坐上来满足你的那种。”

不知道是不是她这股酸劲儿让他高兴,显然情绪好转,唇角勾了一下,低眉看着她,“除了你,谁敢骑我身上撒野?”

嗓音醇厚,极其好听。

她无言,只很认真的看了他,“你赶紧走吧,已经很晚了……唔!”

话音还没落,一下子被他翻身压进床褥里。

高悬着峻脸,居高临下的睨着她,薄薄的嘴皮子碰了一碰,沉声:“男人很久不做容易脾气暴躁,你要是不配合,我……强来?”

吻安只觉得脑子里“嗡”了一下,感觉今天的人都不正常。

“有空了我去找你行不行?”她试图先把他劝走,可别再发生今晚的事情。

但她还没开口,薄唇已然压下来,延续着中午的勾缠,长驱直入的攫取。

确实脾气也没好到哪儿去,大概是觉得她略微的挣扎碍手碍脚,手腕禁锢着她的脑袋,长腿略微用力便把她曲起的双膝分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纠缠。

吻安终究是闭了眼,随他去了,只提醒了一句:“晚上没吃饭,别太折腾,受不了。”

他似是低低的笑了一声,“负责的就是喂饱你。”

显然是把她的话当做玩笑了。

吻安没了说话的机会。

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几次,她才解脱。

那时候,好像他也才意识到什么,将她裹在怀里,根本没顾着自己身上有伤。

低眉,“真的没吃晚饭?”

她懒洋洋的撑开眼皮,懒得跟他多说,只道:“窗户在那儿,不送。”

一会儿她可能还得把房间收拾收拾,别被人看出什么来。

却见他蹙着浓眉,“在这儿受虐还乐意待着?”

吻安瞥了他,“我为了谁?”

也不对,是她赌气,非得用这个方式自己办事的,所以说完之后闭了嘴。

宫池奕倒是没顶嘴,只俯首吻了吻她,知道她是劝不动的,“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她扯了扯嘴角,“当真觉得在偷情……你走不走?”

走。

他翻身起来,不舍的回头又吻了一阵,这才套上扔在一旁的T恤。

顺手把她之前扔的棉签等垃圾带走。

而他刚走到窗口,吻安卧室的门被敲响。

“笃笃!”两声,一下子,她就僵在了床边。

转头看向窗户边的人,低声:“还不走!”

门外传来玄影低沉的问话:“睡了么?”

吻安没有回应,忍着身上的疲惫把衣服穿上,然后把床整理了一下,看起来没什么异样才松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