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放我出去,行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片刻没见他回答,吻安微蹙眉,抬头看着他,“你没事吧?”

玄影抬手捏着眉间,摇了摇头,薄唇抿得有些紧。

吻安才问:“明天要去哪?”

他只说:“去个地方。”

这根没说一样,所以吻安也直到不用多问,只能听从安排。

伸手拿了杯子准备从他房间出去,她很少直接走进来,转头看了看他,“客人已经帮你送走了,不过她们的父亲应该是个不错的职位,可以用用。”

很显然,她在他身边,基本所有时间都在为他着想政圈里的事。

玄影站在那儿,眉头蹙着,放在浴袍里的手有些紧绷。

吻安权当他是喝多了点,说完话便笑了笑往门口走。

只是没走几步,敏感的觉得身后多了一股子气压。

将将蹙起柔眉,身体就被转了过去,这一次真切的感受着他掌心里滚烫的温度,比刚刚更甚。

“你……?”她仰起脸,毕竟自己用过那些东西,身边这种事件不少了,一下就明白过来。

“明天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你哥非得这么着急今晚把你拖住?”

她这么问,一来是真的好奇,二来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既然可以自己闷不吭声的上来去泡澡,至少说明他相信自己的自制力。

然,她说完话,玄影修长的指节捏了她的下巴,药力下的气息越发灼热。

吻安心头一紧,本能的立刻躲开,也握了他的手免得他乱来,道:“我去帮你找药吧?你继续泡凉水?”

只要能忍,药总有过劲儿的时候,她是这么想的,实在不行,她就把走了的两女孩请回来算了,一完事立刻送走,也耽误不了。

玄影低眉看着她,眉眼轻轻眯起,好似能洞察她此刻的想法。

终于,他沙哑的开腔,“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

她蹙眉,也没多说什么,拿着杯子尽快的离开他的视野。

到了客厅,吻安才松了一口气,但眉头一直皱着,如果国主都急不可耐,必然是有事了,可她没有获取消息的途径。

一时间也没上楼去,只是叫来管家,让一起想办法联系人看看能不能送什么药过来。

差不多四十分钟,的确有人送药来了,只是送药的人让她很意外。

“玄影叫你来的?”她惊讶的看着淡然立在门口的郁景庭。

郁景庭目光看了她,也点了一下头,问:“他人呢?”

吻安指了指楼上,自然也是让他送上去。

她就站在楼梯脚,不知道两人在上边都聊了什么,反正过了好几分钟郁景庭才踩着楼梯拾级而下,目光淡淡落在她脸上。

进了客厅,他才看了她,“你了解他么?”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吻安微蹙眉,看了他,然后才笑了笑,“还可以。”

但其实,她并不十分了解玄影,他看起来脾气还不错,但本性是阴狠的,根本猜不到他会什么时候变得暴戾。

“怎么这么问?”她看了郁景庭。

郁景庭看了她,眉间微动,并没说什么。

吻安理解为,他性子本就淡漠,哪怕知道什么也不会多嘴,但这一次,郁景庭是真的说不上来,只知道玄影这样的人物,不会只温温和和的养着她,再由着她实行所有计划。

玄影下来,已经是二十来分钟之后了,神色变得好了些。

就在他下来之前两分钟,郁景庭给吻安递了个东西,直接放进她手心里,薄唇就淡淡两个字:“收好。”

时间把控得太好,她根本来不及问那是什么。

玄影刚进客厅没几分钟,郁景庭很适时的告辞。

安静的客厅,玄影侧首,疲态之余嘴角略微勾起,“这么看我做什么?”

吻安窝在沙发角落,倚得有些慵懒,眉眼轻轻弯着看他,她不难猜出来玄影心里有事,否则郁景庭不会那副表情。

可她也不问,只是笑着,道:“没什么,忽然觉得这世间君子快绝迹了。”

玄影知道她说的什么,眼底故作邪恶的勾着嘴角,“觉得我刚刚应该再强硬些?”

她赶忙摆手,配合的往角落再挪了挪。

玄影笑着,“早点休息?”

吻安点头,在他的视线里上楼,走到楼梯口才转头看了他,捕捉到他若有所思的神色,又对着她勾唇一笑。

那一晚,吻安睡得不太安稳,下意识的让自己保持一定的清醒。

她以为玄影如果有事,宫池奕必然知道,如果跟她有关,他可能会找过来。

结果,一直到翌日早上她醒过来,窗户依旧开了一个缝隙,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只有早晨的阳光和微风轻巧钻进来。

吻安在床边坐了会儿,低眉看着手机,也没有展北的邮件,看来是没得念想了。

洗完脸,习惯的将长发撩到一侧下楼,玄影已经起来了,而且像是早就起来了的,手里握着电话,见到她才微勾唇:“醒了?”

她点了点头,“不出门?”

问完想起来他昨天说今天带她去什么地方。

吻安想问这个事,玄影先一步带她进了餐厅,陪着一起用餐,期间几乎没有交流,偶尔一句只是无关紧要的话题。

直到两个人从餐厅出来,吻安一眼看到了管家和佣人收拾好的行李箱。

她看了玄影,微蹙眉,“你出远门?”

这个时间?马上就开始统取南岛的接洽工作了不是么?

他冲管家颔首,示意她们可以下去了。

复又转向她,轻描淡写的一句:“出去走走。”

她根本摸不透他对时间的安排,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管家收拾的东西基本都是她的衣物和必需品,好像他只是陪着走一趟。

同样的时间,伦敦却一片昏暗。

易木荣谨慎的看了两遍,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你好?”

听筒里,郁景庭声音很淡,“宫池奕没法接电话?”

易木荣又看了一遍来电显示,而后点头,“将军在开会,恐怕一时半会没办法接电话,如果有急事,可以由我转达。”

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他就在开会,可见是真忙。

也只有易木荣知道他又多忙,前两天将军去了一趟伊斯,刚回来一个好觉都没睡就开始工作。

郁景庭沉默片刻,直接问:“伊斯派人过去了?”

易木荣皱了一下眉,这属于机密,所以没有回答,只还是那句话:“你有什么话话我可以转达。”

郁景庭并不在意易木荣的谨慎,也的确直截了当的道:“宫池奕这两天必然会被伊斯国主拖住脚,但他最好能派人到吻安身边,原因他自己最清楚。”

感觉郁景庭快要挂的时候,易木荣眉头一紧,急忙道:“先等会!”

很显然,易木荣的谨慎没太大必要,因为电话那边的人不是敌人。

声音略微压低,掌心稍稍捂着,道:“你是在顾小姐那儿?”

郁景庭淡淡的“嗯”了一句。

易木荣斟酌了会儿,最终做了决定,“先生,听你的话应该和顾小姐关系不错,麻烦你先顾好她?将军那边自有安排。”

荣京总理沐寒声那边直接传过来的意思,就是无论伊斯国主这次突然发力是想做什么,将军都必须想办法稳住的同时驳回,给玄影争取时间统取南岛。

郁景庭一时没说话。

易木荣看了看还在跳动的秒数,知道电话没挂。

但等他想再说什么,郁景庭就真的挂了。

而这个电话,易木荣还得考虑,在大局之下要不要给电话的主人汇报?

*

吻安还在路上就看了玄影,“你带我去南岛?”

她去过那个地方,有些直觉是很准确的。

玄影稍显意外的看了她,薄唇微抿,也点了头,道:“联合署方面已经下方了秘密文件,专门针对南岛的问题。只要短期内我能做出有效占据,这事很容易出结果。”

在他统取之后,亮出联合署的文件,国际上也不会再有任何异议。

她倒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就是办这件事的,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带着她。

末了,才问:“需要多久?”

玄影沉默着估算了会儿,“不会太久。”

等船停住,吻安往窗外看了一眼,只有茫茫然的海面,这让她皱起眉:“你难道要让船漂在海上做据点?”

关于这个问题,玄影用行动回答了她。

没一会儿,两个保镖推门进来,冲玄影点了一下头,玄影便起身,从她身边走过。

吻安觉得不对劲了,“你要去哪?”

似乎,他没打算带她。

玄影回头看了看她,还是直接出去了。

吻安就那么皱着眉,一脸不解,转头看了这里的房间,忽略自己在海上的事实,所有条件都是最好的。

过了会儿,她正打算也出去看看,可是一开门就有两个人立在门口伸手拦了她。

正好玄影就折了回来。

两人进屋,吻安柔眉微蹙,直接问:“你去处理南岛的事,打算把我软禁在这儿?做什么?俘虏排上用场做人质了?”

清晰的语调里带了几分讽刺。

如果他想在拿到南岛的时候就让荣京方面放弃整个岛,只有她这个人质最有分量,会让沐寒声和宫池奕考虑这个威胁。

玄影表情甚少,只低眉看了她,“带上你不方便,放你在这儿比让你在伊斯安全。”

说罢,抬手理了理她一侧的发丝,“别忘了咱们婚期都快定了,我怎么可能舍得把你当人质?”

话是这么说,可吻安仰脸看着他,她不算了解玄影,但这样的语调,稳重里透着说不出的邪气。

她眉心紧了紧,“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我想做什么?”

他收回手,轻拨额前暗紫色的发,嘴唇微动:“不重要。你安心待着,等我回来接你。”

可他刚转眼,吻安一下抓了他的手臂,到现在,她已经完全确定他的野心了。

诚挚的看着他,“你这样是自掘坟墓知不知道?用一个南岛表达对荣京的友好划不来么?”

玄影表情很淡,“你知道南岛埋藏了多少资源?拥有一个南岛比得上半个荣京,你说我我为什么要放弃?”

“可你有没有想过,联合署可以向着你秘密下达文件,它一样能让你落空!”

玄影笑了笑,“联合署这样的机构还玩出尔反尔,怎么在国际上立足?”

原来他是切中这一点了,难怪其他都准备妥当了,他就是不准备取岛。

他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安心待着,“船上有足够的供给,你可以在船上自由出入,但不让去的地方别乱闯。”

很显然,他是不会让她离开这艘船的。

就算晚安能下了船,估计也会淹死在海里。

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门口站着一个人,但凡吻安要出门,就准备随时跟着。

所以她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转头看着面庞僵硬的保镖,“我们的地理位置能在地图上看到么?”

保镖跟哑巴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闭了闭目,索性走了出去,好容易找到船长室,却发现里边根本没人!

转过身,吻安有些气,“如果遇到海浪或者鲨鱼一类的攻击,船就这么死停着?”

保镖终于回了句:“不会。”

吻安不再问了,她想着找到自己所处的位置。

可玄影找的地方很好,南岛目前不属于任何国家,甚至上一次英政宫想通过卫星探测了解这一片区域,也被她阻挠了,导致这一片压根没人找得到。

她总不能就这样等着,等着玄影拿下南岛,然后去威胁宫池奕?

可这茫茫然一片海,她能怎么办?

船上留了七八个人,可以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却没有一个可以利用来离开这里的,玄影真是安排得无比周到!

从上去之后,她就开始记时间。

一转眼大半月匆匆过去,她每天什么事都没有,可依旧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这么长时间,如果沐寒声和宫池奕那边力量支持,玄影拿下南岛完全不成问题。

顶多再有半个月,他肯定至少会回来一次。

但是玄影回来的时间要比她预想的早。

只是,情绪不和她预想的一样,没有自得和稳操胜券,反而一上了船就阴着视线盯着她。

这么长时间终于露个面,吻安倒是靠在沙发里,仰脸看他,眉眼微弯,“怎么了?”

玄影几乎是一瞬间到了她坐着的沙发跟前,一下子将她整个人都快提了起来。

吻安狠狠皱了眉,手臂在他钳制下几乎碎了。

他一张脸压抑着,这样的粗暴让她一下子想到了上一次差点把人弄死的阴狠。

她却努力弯了嘴角:“怎么,打算把我抛尸海底?”然后柔眉微动,“那你得掐脖子。”

这样的语调和那双清离的眸子让玄影定定的看着她。

相反,他钳制的力道在不自禁的放松,那双阴狠的眸子逐渐回转温度。

疼痛缓解,吻安缓了呼吸,看他,“是取岛失败了,还是伊斯那边出了纰漏?”

切中了事实,他声音都压得很沉,“你早就清楚?”

她只是抿了抿唇,“我不是清楚这些事,而是清楚宫池奕的行事作风,你有野心,他能没有控制力么?”

顿了会儿,她尽量缓着语调,“你听我的吧,没必要跟荣京和联合署闹僵,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他们可以扶持你名称言顺的取岛,就可以弃了你再找一个。”

荣京这几年势头太霸道,直接取下南岛不免给人过野的感觉,通过伊斯是最好的,一来显得斯文,二来这样被人主动示好,也算显示了国际魅力。

所以,工具定谁,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

吻安以为他听进去了,可玄影好一会儿看了她。

眉眼轻轻眯起,“他以为能控制我,是忘了你还在我手里么?”

“没人找得到你,如果我说你会丧命,他还能无动于衷?”

她轻轻摇头,“我是为你好,从一开始就在引导你往友好的途径走,玄影……”

吻安已经极其诚恳,“你放我出去,行么?”

------题外话------

又开始事多了,肿么办?最近有个事,暂时不告诉你们,如果顺利、结果好的话,老书粉丝会很开心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