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走之前吃一顿饱饭/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往病房里看了一眼,看着玄影已经都快走到床边,自己只好唇角弯了弯,转头看向宫池鸢:“来了?”

太久不见,台词匮乏。

宫池鸢倒也随性一笑,“过来看看郁总什么情况,他妈妈给我打了两个电话了。”

吻安点了一下头,都往里走。

两秒后她才反应过来宫池鸢和郁景庭关系不一般啊。

玄影坐在床边,话不多,可能身世相似、脾性相投,有些话也就一定要说出来。

但他脸上的确有着歉意。

郁景庭看了他,神色照旧淡淡的,“这个时候还不回去主持大局?”

玄影眉峰几不可闻的动了一下,没多说。

但郁景庭既然提了这么一句,那就是希望他这么做。

一旁的宫池鸢已经把食盒打开了,自顾挑眉,“厨艺不怎么样,你凑合凑合吧!”

现在的时间,吃完饭是晚了,所以吻安没忍住揶揄了一句。

宫池鸢一副无奈,“我也没办法啊,他妈妈非要让我做,做完了不送过来又浪费,是不是?……就当夜宵咯?”

吻安只是笑,是不是谁逼着宫池鸢做的不知道,反正看得出,她挺乐意做的。

所以她也没多打搅,尽管走之前接到了郁景庭不动声色的眼色,她还是把空间留给他们俩,跟玄影一起离开。

“现在走么?”吻安问玄影。

玄影走在她身后一步,路过稍微昏暗的地方,他那一身玄衣,不仔细看都快看不真切他的身影了。

只得在光亮处停了下来,微仰脸看了他,“伊斯能顶过一天,就会迎来更难的一天,你没必要浪费时间,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只有这么一条路。”

见他好一会儿只是沉沉、静静地看着自己,她眉尾微勾,“还是等我赏你一巴掌骂你一顿才觉得这个选择不那么亏?”

他依旧是那样的神色,片刻,薄唇微动,“你知道来时,我在想什么么?”

她蹙起眉,“这都不重要。”

他只看着她,自顾接着自己的话:“我是真的不希望你出事,你该最能理解,我多需要你陪着。”

吻安略微低眉,柔唇微抿,眉心依旧是蹙着的,“我知道,否则我为什么一开始就希望你走这条路,到现在也顶着压力劝你,只要你放下南岛,接替你哥的位子,我们以后多的是交流机会……”

“不一样。”他打断她的话,“我要的是陪伴。”

她无奈,又有些生气,说话也就起了顾吻安式的调子:“坐上那个位子还怕缺人陪么?”

顿了会儿,语气也冷了不少,“再看看郁景庭为了你都做到哪一步了?别以为他那刀是为我挡的,追根结底是为了你!”

“你总说自己一辈子独来独往、没有朋友,郁景庭不是么?我不是么?只要你按照宫池奕的计划走,还会有更多,不好么?”

说罢,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看了他,想到他那句,也就道:“身在高位,还怕没女人陪?”

玄影目光定着她,安静的等她说完,才开腔:“我不缺女人,只要就这么一个而已。”

“要哪一个?”吻安刚想接话,男人低低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尾音微微挑起。

随即一条手臂已经环在她腰上。

宫池奕是一路赶过来的,从医院门口快步进来,稍微有些喘,但混着他浓厚的气息,反而透着性感。

低沉的嗓音继续道:“伊斯千万个女人随你玄影挑,这个已然有主。”

末了,男人剑眉略微一挑,侧首睨着她:“不好好待在病房,出来作什么妖?”

吻安看了他邪肆的眸底,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她刚要接话,他已经温和的接过去:“嫌我接得迟了?”

弄得她张了张嘴也没能说出什么,只好看了玄影,“有些事就无缘就是无缘,你也看到了,我不可能分个身出来,你只是怀念旧人而已,过了这段就好了。”

以前吻安觉得玄影不说话时总让人感觉一股子阴暗,但是现在看来,那不是阴暗,更多的反而是孤独和封闭。

但这种事她救不了他。

也不知道他想了些什么,终于低低的开口:“我跟你谈谈。”

吻安抬头,发现玄影是看着宫池奕说的,没什么表情,哪怕是这种处境了,他身上也的确有着伊斯皇室的气派。

宫池奕倒是看了她,“再等会儿?”

她无所谓,“你们谈吧。”又道:“你三姐在,要不我跟她一起回去?”

男人略微思量,薄唇温和:“等我几分钟。”

看来这次她忽然出事让他紧张了,干什么都不放心。

吻安只得笑了笑,好吧。

她刚从宫池奕怀里出来,紧接着就被玄影拥了一下,她能清楚的感觉这是分别的拥抱。

玄影什么也没说,但是抱她的力道有些紧,直到她推了推,他才几不可闻的沉声:“早知道,从一开始就多抱抱。”

管那么多伊斯俗礼干什么?

吻安依旧是笑了笑,从他这边看向阴着脸、倒也不插话的宫池奕,笑意更甚,然后被他削了一眼。

玄影放开她后,和宫池奕往另一头走,吻安就折回郁景庭的病房去。

与此同时,身在伊斯的展北、余歌谁也没闲着,这么久以来,这两天是最忙、最紧张的。

天色渐暗,余歌从就职的诊所离开,一会儿还要赶去老太太那儿。

但是还没上车就被两个女孩拦了车。

她要下车窗,探出半个头:“有事?”

两女孩略紧张,表达还算可以:“我爸需要帮助,你可以帮我们的对么?”

余歌微皱眉。

却见两人从兜里掏了什么出来,小心上前给她看。

余歌眉头一皱,“这不是顾小姐的东西么?”

两女孩立刻点头。

这下余歌反应过来了,三少之前说利用在皇宫就职的一个人来打击伊斯国主的政治腐败,只说过那人有两个女儿,也没明确说保护对方。

既然找上来了,她也就让对上上了车。

没有立即启动,侧首看了她们:“你爸被国主控制了还是……?”

两女孩显然没什么主心骨,满脸焦急,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是她们见过余歌和皇宫那个权威老太太见面,肯定能帮上忙!

两人忙不迭的点头。

余歌想了会儿,她清楚这父女三人只有投靠玄影这一条路,现在老太太又支持玄影,所以顺路带她们过去,尤其他们一家三人也算扳倒国主的功臣。

老太太见到两个女孩的时候多看了两眼,问余歌:“你的助理?”

余歌笑了笑,“估计要麻烦您老人家收留了!”

老太太微蹙眉,她最不喜欢收留人了,所以想了会儿,说了句:“等玄影回来送他那儿吧,他那儿缺人。”

两姑娘听完还小小的紧张了一下,因为那个男人很难伺候,不过上次的顾小姐还在的话,还是很不错的!

余歌和老太太聊了聊病情,并没打算急着做手术,因为不知道玄影会不会“听话”的按照计划来,老太太是个筹码。

从房间出来,两个小女孩纷纷从沙发上站起来。

余歌可受不了这么大阵仗,笑了笑,“不用这么紧张,坐吧,今晚你们住这儿,我一会儿该走了,你们的二公子回来会有人送你们去他那儿。”

末了,她才问了句:“你们叫什么?”

她们说叫大乔、小乔的时候,余歌没忍住笑了一下,“谁给你们取的名字,很有历史意义!”

大乔笑起来,“我们也不懂,不过是顾小姐这么叫我们的。”

伊斯的女孩子十八岁之前没有姓氏,只有名字,要等婚配之后随夫家姓。也因此,十八岁之前的女孩一般不会做这方面的自我介绍。

倒是小乔接了一句:“顾小姐还在二公子那儿么?”

余歌想起来她们拿着顾吻安的东西找来的,想必打过交道,估计还挺敬重吻安,等半天就是想问问她还在不在玄影那儿。

她想了会儿,略微遗憾,“吻安以后可能回来,不过最近应该是没空了,她在伦敦。”

说到她是伦敦内阁的现任首辅时,两女孩惊得瞪着眼,“她就是?”

很显然,她们听过当初伦敦女首辅的上位史,那都是国际热闻了,只是她们没见过本人,更不知道竟然同坐说过话!

余歌想了会儿,干脆继续树立吻安的无尚高大形象。

然后才切入重点,“她现在支持的就是你们的二公子,你们二公子能把位子接替下来,都是她的功劳,所以日后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和她多讲讲,没坏处。”

小乔点头,“顾小姐说过,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找她,俗称双面间谍,不过这两天打不通她的号码。”

额,余歌怔了一下,原来吻安都安排好了?

然后笑了笑,这俩女孩除了胆子小点儿,倒是挺有意思!

“可惜伊斯很少允许女性从政,更坐不了高位,以后跟顾小姐可能说不上话了。”又听大乔如是道,语调带着遗憾。

余歌也只能抿唇浅笑,说不定玄影上位后,在宫池奕支持下伊斯,会和国际快速接轨,这种状况也会有所改变,那姐妹俩见吻安也容易多了!

从老太太那儿出来时两姐妹送到门口。

在路上,余歌给展北通了个气儿,说了说老太太这边的情况,只要玄影简单做个选择,这事就很顺利。

末了,又给宫池奕拨过去,“姐妹俩我送到老太太那儿了,你得让人保护她父亲。”

宫池奕低低的“嗯”了一声。

在快挂断的时候,他才道:“老太太手术不急的话,你先回来?”

余歌一边开车,眉头微皱:“好好的,我回去做什么?”

他在听筒里道:“老四说东里最近生病。”

说完这句就安静了会儿,等着她选择似的。

可余歌也同样沉默着没吭声,半天才忍不住自顾笑了笑,“我看国外文化挺宽容,还想着找个偏中性的女生凑合凑合算了!”

宫池奕眉间一蹙,这话倒是像顾吻安或者北云晚这种人会说的调子,什么时候她竟然也会了?

伤得不轻?

片刻,他薄唇沉声:“老爷子最近身体也不行,正好让你回来看看,别人没办法。”

实则,老爷子是谁也不见,但凡医生、护士一律黑脸,完全不配合治疗。

余歌想了会儿,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想想吧。”

又道:“不过,最近和老太太关系不错,离开不了几天就得回来,稳不住她,你给玄影铺的路就会出差错的。”

倒也是这个理。

但按照刚刚和玄影谈话,他会选什么宫池奕基本清楚了,所以只“嗯”了一声,让她自己把控时间。

结果,余歌确实没能回来,因为玄影第二天就回了伊斯。

伊斯在经济、金融、政治方面同时陷入水深火热之后,终于有人站出来主持大局。

而余歌自然得赶紧把老太太的病治好,至少再扶持玄影几年。

伊斯的这场浩劫来得快,被压制的也很见效。

玄影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力挽狂澜,伊斯的每个角落几乎都能了解到关于他的正面形象,连小孩都知道这个人物的存在。

而此前,他只是皇室的一个笑柄、被嘲讽的存在。

数个国际媒体进驻伊斯,想要第一时间报道伊斯在一场稀有的浩劫之后,如何变得比先前更积极乐观,甚至快速和国际接轨。

所有事情都解决得差不多,就差老太太金口玉言,让皇室一众老臣直接允他上位。

彼时,余歌第一次见到玄影,只觉得这人很阴很冷,马上夏天了,坐旁边她却觉得阴森森的冷。

“你有多大把握?”玄影问她,视线没在她脸上,语调没什么温度,也没什么表情。

余歌微挑眉,“百分之八十,毕竟老太太年纪大了,但手术不出差错的话,再扶持你几年是没问题的。”

“不出差错的话?”玄影略微拧眉。

没办法,她耸了耸肩,“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敢打包票。”

玄影眉眼冷暗的低垂着,指腹看似不经意的磨着杯沿,片刻,道:“却有一个人确实跟我打了包票。”

这让余歌皱眉,“你又要变卦?”

语调确实不太好,而且很重的用了“又”,说他之前关于南岛的事就变卦了。

“你想清楚,如果不是我,你恐怕得不到宫池奕支持。”余歌提醒他。

玄影面色很冷,也终于看了一眼余歌,道:“我身边没人,老太太是唯一对我还不错的,我不希望她出事,尤其是意外,希望你、和宫先生都能理解。”

余歌看了他一会儿,之前不都说玄影这人很冷情的么?怎么忽然这么珍惜身边人,想要老太太多陪他了?

她点了一下头,“我理解你,但我做不了主,甚至,换了我,你就觉得能信任别人,万一是你哥的人呢?”

余歌话音落下,玄影也在考虑,然后颔首让人把客人请进来。

原本,余歌对来人是带有敌意的。

但是余光瞟到来人的时候,她立刻从沙发上起来了。

除了尊重之外更多的震惊,“丑……”

她想喊“丑姐”来着,又改了口:“师父……”压低声音:“您凑什么热闹啊?”

薛音今天没戴面纱,姣好的面容挂着一丝笑,在沙发上坐下,看了余歌:“宫池奕没告诉你让你回去么,我来接你的班!”

这哪是接班?余歌一脸无奈,不知道她唱哪一出。

然后立刻想起来之前玄影对顾吻安和郁景庭下手,师父这该不会是替女儿撒气来了吧?

如果是,那老太太别想在她刀口下存活。

所以余歌立刻摇头,看了玄影,“她的医术确实没问题,但……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和三少通个消息。”

薛音扫了余歌一眼。

也不多说,直接让玄影把老太太请过来。

所以,直到余歌从玄影那儿离开,脑子里还是老太太和师父激动的抱在一起的画面。

弄得她一脸懵,一个四十多的女人和一个八十多的老太太竟然是旧识,她还是老太太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人。

师父她年轻的时候到底都跑过什么地方?

所以,她是注定必须回伦敦了,不回都找不到理由。

余歌从伊斯回到伦敦,下了飞机就已经能看到那边传来的手术情况。

手术异常成功,老太太只需精心养护。

也是当天傍晚,伊斯方面已经有小道消息传出来:玄影必能上位无疑!

所以在伊斯经历空前震动,又半个多月的力压之后,一个没有身份、连名字都没有的皇室私生子名正言顺的上位成了最大的新闻。

彼时,余歌和宫池奕夫妻俩坐在一起。

吻安看了她,“东里在仓城呢,你不回去?”

余歌理由充分:“宫池老爷子身体不好,我回来是给老爷子看病的。”

但是吻安一皱眉,转头看向宫池奕,“你不是说老爷子不配合治疗,最近反而病情还好转了不少?”

男人眉峰微动,沉默。

余歌反应过来了,瞪了宫池奕一眼:“你刻意诓我回来?”

某人却也理由相当充分,“你也知道我太久不回仓城,但SUK还在那儿呢,东里作为最近仓城年轻企业家黑马,我总不能得罪他?”

戚!余歌没好气:“你有不敢得罪的?”

男人薄唇一碰,迸出一个字:“钱。”

吻安在一旁略微笑着,的确谁也不敢得罪钱呢。

东里这两年也把事业做得很大,相对于因为某些原因而受压制的北云家,东里家已经是鳌头了。

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巧,吻安电话响了。

她看了会儿,接通,直接贴到余歌耳边:“东里,肯定找你的!”

余歌咬了咬牙,一脸嗔怒:“你们夫妻俩就没一个好东西!”

吻安依旧笑着。

余歌这才从座位起身,自己出去接电话,里边的人也听不到声音。

夜色也深了。

吻安想着最近要开始去内阁上班了,不知道为什么,想想就觉得累。

刚皱眉,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

她浅笑,也看了他:“又干嘛?”

得来男人惜字如金的回答:“你。”

屡试不爽的回答,每一次她肯定都会乖乖闭嘴,一脸汗颜。

进了卧室,才听他把薄唇压下来,一路寻觅,嗓音低低的:“玄影上位,我得过去出席,走前吃顿饱饭。”

吻安躲了躲,“敢不敢把我带过去?大乔、小乔说挺想我的。”

男人低低的冷哼:“想你是她们主子!”

嗯,她们现在伺候的主子是玄影。

所以她越是眉眼弯弯,下巴微微扬着高傲,“是不是忽然发现没我就不行了?”

他很配合的“嗯”着,指尖的暧昧撩拨毫不含糊,成功夺走了她分散的思维,转为唯一身体的愉悦。

不过吻安着实皱了眉,本能的推了他一下,也不知道是她身体机能太好还是他真的太强,隔一段时间不做就会疼。

所以,餍足过后,他勾了她柔顺的长发,“所以日后要频繁些,免得你受罪,嗯?”

吻安无力的翻了一下眼皮,理由真是充分,都是替她着想的了?

排掉他又不安分的手,吻安闭着眼:“哪天走?”

他沉默小片刻,才道:“看玄影的情况。”

她这才睁开眼,“你会记仇么?事后打压玄影?”

不见他说话,她接着道:“伊斯需要快速发展,快速和国际接轨,这都得靠你扶持,也只有伊斯快速发展,他们才会更拥戴玄影,相应的,玄影会更感激你,伊斯和荣京的关系就会更友好,联合署不就更权威了?伊斯、荣京都是精将。”

见他微微勾唇看着她。

吻安受不起的微挑眉,又靠在床头,凉凉的道:“不用这么抬举的看我,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懒得淌这些浑水,宁愿安安心心、简简单单的拍几部电影。”

本来该是说完了,不过她漂亮的眉尾一弯,接着道:“顺便每年潜几个听话的男星,那滋味,逍遥得很!”

反正以前她的绯闻都是这样,今年潜了谁,明年又潜了谁,都是当年红起来的颜值小生,说的跟真的一样。

意外的,竟然没见他发飙,也没黑脸。

吻安没收到想要的效果,转头看了他若有所思的模样,“想什么呢?”

他说:“斟酌斟酌以后都安排谁让你潜。”

有意思了,她忍不住笑,“想出来了么?”

男人点头,很正经的沉声道:“复出第一年,可以让你潜商贾第一少宫池奕,第二年就风流邪肆的三少,第三年……”

吻安已经一个枕头扔过去了。

*

宫池奕去伊斯,吻安也在内阁上班了,关于伊斯的新闻,她自然也一直关注。

玄影还没上位就声望极高,上位那天,通过新闻画面都能看出伊斯整个在沸腾。

摄影机扫过位列的各国友人,宫池奕就在首位,沐寒声在一旁的位置上。

仅仅是两个人路面,就足以证明伊斯未来的地位。也许有人想嚼舌根说玄影没出息,拥有无数资源的南岛拱手给了荣京,可沐寒声也来了,可见友好关系下不分彼此。

玄影发言时,手里没稿子,他的话依旧不多,言简意赅,除了诚恳的向国民保证之外特地谢了几位国际友人。

别人都还好,偏偏吻安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怀疑的看了一眼屏幕。

一旁金秘书笑着:“这个新国主挺不错,内阁国际地位也不低,提您才显得周到。”

正好见到一条白色狗狗儿从屏幕画面前路过,她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

最近没打听过玄影,不知道他是生活状态,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随身带着自己当初深恶痛绝的宠物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