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酣畅淋漓/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见他这么防备玄影,眸底笑意荡漾,“还真有,想来想去只有我去做最合适。”

无论是他还是聿峥都不合适替于馥儿要东西。

两人上了车,她的手被握着,所以两个人坐得很紧。

她看了他,“我妈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男人眉峰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嗓音淡淡的,“不清楚。”

吻安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们关系肯定很好,真的不轻?

但又看不出什么来,只好当自己看错了。

她今天也连续到处跑,有些累,一路靠在他肩上闭目养神。

果然刚回到香樟树就接到了晚晚的电子邀请函,说给米宝过一个最正式的生日,把亲近的朋友都邀过来,正好想聚的人都距离荣京不远。

外界不知道米宝的存在,以前的生日都在岛上由沐老夫妇陪着。

吻安放下手机,发现宫池奕正站在两步开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看什么?”她低眉也扫了自己的一眼,又抬头朝他看去,见他的视线已经落在她腹部了。

而后听他颇为认真的道:“我们步调是不是太慢了?没结婚的都都给儿子过生日了。”

……她抿了抿唇,虽然也有这种感觉,但她对生儿育女其实带有本能的恐惧,不仅仅是怕疼。

所以笑了笑,“年轻着呢,顺其自然。”

他从倚靠直起身走过来,薄唇低声:“年轻?”

嗯,她的确是年轻,可他大她好几岁呢,几不可闻的低声叹息,道:“已经是而立之年了。”

吻安微仰脸看他离得这么近,确实能看出他是真的在考虑这件事。

她平时几乎不会考虑年龄的问题,但是他们已经走过了三年,她今年居然都二十五了。

一半的夫妻极少三年都不要孩子的吧?

只好点了点头,又想到一件事:“首先减轻我的负担,把首辅的位子要回去吧,总长也马上退休了,你得安排好人。”

她这么周到的开始安排倒是让宫池奕无端勾了一下嘴角,“要紧的不该是抓紧时间办正事?”

他刚想俯身落吻,吻安抬手撑着他冷硬的下巴,“你得先答应我!”

政界的事真的是太累了,她必须撂挑子走人不然哪有精力给他怀宝宝?

宫池奕薄唇勾起,模糊的“嗯”了一声。

*

米宝生日是一周之后,去之前吻安就知道该来的人都到了。

晚晚牵着米宝,一看就知道母子俩很亲昵,至于那位本该是宝爸的聿峥并没在一块儿,看上去他就是个来参加生日宴的客人,一席墨衣,整个人都是冷调子。

看来晚晚治他还是有一套的,居然这么久没有闹出半点米宝身世的问题。

沐寒声一家六口排排坐,长辈尊贵,小辈养眼,不爱闹的米宝也被带得活泼不少,估计很少玩得这么嗨。

因为都是认识的人,气氛很舒适,想聊什么聊什么。

余歌坐到吻安旁边的时候,她跟余歌碰了一杯,不过余歌笑了笑,“”不敢喝。

吻安忽然好笑,看向不远处跟男人们闲聊的东里,正好看到东里扫过来的视线,眉眼越是弯的好看:“出乎意料的发展?”

余歌略显无奈,“是挺出乎意料,他说先绑着折磨我两年,咽下这口气再说。”

她笑意满满,“所以东里不让你喝酒?”

余歌摇头,“要是他说的,我还可以忽略。”然后才略微叹息,继续道:“是东里夫人的指令,让我们赶紧生个孩子。”

所以,余歌最近要是外出喝酒,回去之后被长辈闻出来,必然会惹东里夫人生气。

她的宗旨就是无论和东里怎么糟糕,也不能让老一辈担心,她没机会孝敬自己的父母,就好好对待目前的公公婆婆。

吻安笑着,“我看东里也没那么简单,男人有时候也擅长口是心非!”

因为死要面子。

余歌并不觉得,但也没多说,过了会儿却问:“听说于馥儿在这儿住院?”

嗯……吻安想起来,东里和于馥儿闹过绯闻。

如果东里不想让余歌舒服,那……她微挑眉:“东里去看过她?”

余歌点头,也只是随性的一笑:“抵达的第一天,没回家就直接去医院看她了。”

这让吻安略微惊愕,东里可不是那么稀罕人情世故的人,只有别人凑上前的份儿,他从来不主动。

所以她笑了笑,“也许只是做给你看的!”

余歌依旧笑了笑,抿了果汁:“你最近是不是要搬回仓城住了?”

吻安的确有这个打算,如果把内阁的职务辞了,她就回来拍电影,宫池奕依旧住在伦敦,她可以周末飞过去,或者他过来,反正也方便。

余歌这才用果汁跟她碰了一下,“刚好有个伴儿,我暂时也不回墨尔本了,三少那边的事告一段落,我回来陪陪他父母。”

吻安淡笑,最主要是东里接受了家族企业,大多时间必须在仓城吧?

“还有件事估计也一起!”她笑着,稍微放低声音:“有怀孕妙招么?”

余歌愣了一下,“……我可没想真怀!”

吻安笑着,“你也真小看伯母!”

以她的了解,东里的妈妈有的是办法。

片刻,余歌才笑着:“你们俩的确该要了。”

两人聊起来就没停下,余歌更是话题不少,到后来直接问:“三少的那个弟弟人品怎么样?”

余歌跟着宫池奕做事,但对他的家人还真不了解。

吻安微侧首:“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余歌微挑眉,“随口问的,跟姑姐有关系,听说他们俩关系有点……?前段时间好像吵架了,把东里夫人都惊动了。”

还有这事?

吻安自然是不知道的。

只听余歌道:“在长辈眼里,四少身上只有风流浪荡四个字,哪有长辈放心他?在他们眼里,宁愿选家世较差的北云稷,也不选自身问题太大的四少。”

这么听起来,怎么他们那段姐弟恋还没开始就不被看好了?

余歌叹了口气,自顾的笑,“我现在一看到东里夫人皱眉,也跟着她操心,是不是太自觉了,跟真儿媳似的?”

吻安说:“本就是真的。”也道:“我倒是觉得四少不错。”

稷哥哥当然好,但她了解他,跟简小姐不是不般配,也不是性格太相似而容易腻,总之,相比之下,她看好四少。

聊了好久,另一边几个男人已经坐下来打牌了,押的注还挺大。

过了会儿又觉得没意思,反正一群最有钱的男人坐在一起,谁还怕输钱?

要说比酒量,伤身体还意义不大。

吻安听他们说谁输得多,依次排下去,有空了就依次到谁那儿聚一聚,并且指定一个特色菜,女主人必须拿出来迎招待客人的东西。

她忍不住笑:“你们一群男人在赌,让一群不会厨艺也没什么特长的女人背锅?”

就这么巧,除了余歌,其他女性谁也不会做饭。

就这么轮了一圈,最后成了一群男人幼稚玩游戏,说一件别人都没做过的事就算赢,赢了早回家暖床,剩下的今晚打地铺。

起初吻安觉得也没多大意义。

但这样一个个把赢家送走还挺有意思,走的一脸得意,剩下的一脸斗志。

别人都还好,因为交集不多,过去两三轮后搬出来的事必然是独特与别人的。

可宫池奕和聿峥就不一样了,他们俩在一起混的时间太久,聿峥做过的基本宫池奕都能跟上,宫池做过的,聿峥都不缺。

吻安坐在一旁,越看越看出了门道。

输的最后一个要留下打地铺,别人都不愿意,可聿峥必然求之不得,否则他怎么跟晚晚住一晚?

这就要求宫池奕绞尽脑汁也必须想出一个隐私了。

他的目光看过来时,吻安一个激灵,视线也瞥了过去:敢说纹身你就死定了!

聿峥眉头蹙起,调子冷冷的,“你行不行?”

宫池奕抬手摸了摸鼻尖,他自然有聿峥一定没做过的事,但说出来后果很严重。

在吻安看来,她却挺想知道他的私密事,因为好几件关于他的事情,她到现在都没清楚。

好一会儿,听宫池奕道:“在医院做冻精储藏。”

聿峥沉默着。

一旁的吻安倒是笑起来,“不算吧,聿峥当初不是陪你去了?”

聿峥拧眉,好似在问“你怎么知道?”

她笑着:“再想一个吧。”

吻安的确不知道他冻精到底是为什么,反正他否认了是因为跟于馥儿告白失败、对感情死心一类的原因。

宫池奕看着自己的女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剑眉微捻。

又看了聿峥一眼。

他终于嘴皮动了动,没什么起伏的一句:“初吻在水下。”

聿峥眉头跳了一下,下意识的往顾吻安的方向看,也清了清嗓子,“这个我没有。”

为自证清白,还看向北云晚。

北云晚冷着眼没跟他对视,但也看了吻安,道:“他初吻在国旗杆下。”

因为那是她北云大小姐的杰作,当年缠着聿峥的疯狂中最得意之作。

所以,聿峥成了最后一个,只能留下打地铺,如愿以偿。

*

回香樟墅的车上,车厢很安静。

吻安看起来神态没什么异样,唇角微微弯着,侧首看了宫池奕。

“在水下?”她问。

男人眉峰微捻,“信口胡谗。”

没个契机也胡谗不来,她依旧笑着,只是那笑意怎么看都让他觉得满是沁凉。

“是于馥儿么?”吻安随口的问。

也不是一定要他交代,只是略微吸气:“焦头烂额的忙政务两三年,忽然单纯的留意起感情……”

她一时间也说不上来了,彼此之间也不算有问题。

只是两三年很少谈这种感情事,真谈起来发现完全和处理政界事务不是一种感觉,连心胸都跟着变。

“对了,于馥儿病情好转不少,你不打算去看看?”她以很自然的语调提起。

毕竟是因公受伤,他又是整件事的领头人,去看看也没什么。

可他只是在昏暗中凝着她好几秒,沉声:“我不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

吻安看了他,笑了笑,“我并没说你什么。”

而后微挑眉,“要么你干脆告诉我当初冻精真正的原因?还有我之前在你办公室看到的戒指,你总不能心里还藏着一个?”

男人低眉,轻轻拧着眉尖,“能不提这些么?”

她想了会儿,淡笑,也点头,“可以,纯属好奇而已。”

不过,吻安也眉尾轻轻扬着,“不想还没事,可是一想总觉得亏,我的一切你都知道,但你的很多事我都不清楚。”

“要不我告诉你,我和柯锦严所谓的初吻什么时候,换你一个秘密?”她道,眸底的笑意不明。

哪有夫妻是这样的方式交流的?

主要是吻安和柯锦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初吻,牵手、擦过嘴皮子而已,她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

但一旁的男人显然十分不想谈这些,薄唇微冷的抿着。

在她说完最后一句之后,终究是眸子微暗:“亏了?柯锦严这两天在荣京,要不要过去再补一回?”

吻安看了他,微愣,之后笑起来,“好啊,喜欢娱乐圈女星的男人,吻技应该都不错?你和于馥儿没成,他可是跟梁冰练了好久呢。”

车子马上到香樟墅了,车厢里的气氛说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但是相比于去的时候,确实没法比。

正好吻安的电话震动了。

她以为刚刚宫池奕只是瞎说,哪知道短讯就是柯锦严发过来的,他真的在荣京。

略微惊讶,她倒是没看宫池奕,正想着委婉拒绝邀约的措辞。

但是她还没开始打字,手机就被他精准的从掌心抽了出去,暗灭屏幕。

吻安抬眼看了他没多大表情的脸,也算不上冷。

她倒也没去抢手机,反正不一定现在回复,不回复也没多大事儿。

结果好像是她越是这样冷静,被他理解为冷淡,脸色很不好看。

车子到了香樟墅,她才伸手去要手机,结果他只是低眉看着她,没动静。

吻安只好点了点头,语调淡淡:“你拿着吧。”

然后从另一侧下车。

刚绕过车头,他的力道经过手腕,将她带了回去。

“能不能别这样?”他低低的嗓音。

很不喜欢跟她说不开话的感觉,一两句话就能让人锥着心的酸疼。

吻安一脸莫名,“我好像真的没说你什么?”

可他就是觉得压抑,薄唇生生抿在一起盯着她。

在她打算脱开束缚回去开门时,身体猛被压在了车身上,脑袋被稳稳托住。

唇齿间纠缠很狠,除了略微的不适让她蹙眉之外,并没有多大的抗拒反应。

“备孕的夫妻之间这样的状态正常么?”他低沉的嗓音自薄唇溢出。

吻安想说话也说不上,只得睁着眼仰脸看了他,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什么状况都经历过,所以她能看出他此刻吻她没有欲望。

正好她的电话响了。

在他兜里。

她想去拿,手腕被他握住了,“不是不要么?”

吻安蹙起眉,这就有点幼稚了,只得柔唇微弯,“万一是柯锦严打过来的呢?”

这一句说完,他的吻席卷下来,力道弄得吻安唇肉生疼,终于抬手撑在胸口推他。

她力气也不小,更是气得打了他一下,终于松开。

略微喘息,吻安拧眉瞪着他,一把从他兜里拿了手机。

电话是晚晚打过来的,语调带了几分担心:“你们俩没事吧?”

她稳了稳气息,眉眼微低,“没,能有什么事?已经到了,准备睡呢……你也早睡!”

北云晚当然清楚宫池奕那点事,所以担心两人闹别扭,听吻安这么说也就点了点头。

吻安说完话目光也没缓和,招来他信手捻过手机,整个人也被他按进怀里,压下薄唇。

她想挣扎,但哪儿都是死路,只得承受他的一路纠缠,深入攫取。

从家门口,一路缠进客厅。

后来宫池奕总结出来一点,他不喜欢跟她吵,却喜欢每一次不愉快后的比平时更酣畅淋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