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不打算去看它?/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只觉得再做下去她可能就奄奄一息了,也终于放下之前的架子求了个饶。

一张巴掌大的脸埋在他怀里的时候才闷闷的开口:“根本不考虑我的身体承受力。”

虽然声音模糊,但宫池奕听得依旧清楚。

将她脑袋从怀里撑起来,看她的确是委屈了才觉得自己毫无节制过了头。

浓眉轻捻,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多余的对白,只稳稳托着她,温热的掌心贴在她腰上轻抚。

薄唇抿了良久,终于听他低哑、徐缓的道:“关于冻精,是当初薛女士的建议。”

吻安闭着眼,没动静,但她确实听到了。

“我要做的那些事,你深有体会,不知道哪天在哪件事上就丢了命。”

所以,当初薛音说让他做个准备,如果他真的出事,说不定她还能帮忙找个女孩,替他办妥后代事宜,孩子自然是薛音帮忙带。

薛音想的没那么复杂,宫池奕父母早亡,她好容易把他带大,总不能在自己手里让他断后?

很久不见她有动静,宫池奕低眉,声音温和:“下次注意!”

又稍微严肃,想说让她不准再明知故犯的惹他,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柔唇紧紧抿着,委屈还没散去的模样。

他微微勾唇,抬手理了理长发,指腹磨着泛起玫红的侧颊,不应该继续听关于那枚戒指的事再睡着?

看来是真的被折腾坏了。

吻安确实是累极了,她身体一直都还不错的,但是第二天起来整个人都不对劲。

低眉看了看自己,身上皮肤依旧白皙细腻,却扫了一眼躺在身侧的男人,费力的起身,一句:“宫先生真是长进得很!”

可以不在她身上弄得青一块紫一块,却让她整个人比以往还痛苦,不是长进是什么?

某人自知理亏,伸手握了她,“再躺会儿,我去做早餐?”

吻安只傲然瞥了他一眼,费劲的从床的另一边下去,道:“我出去吃。”

宫池奕靠在床头,只当她是撒气胡说的。

哪知道她收拾完毕,穿了一身诱惑裙装真的准备出门。

就算马上阳春三月,早上的时间穿成这样出去看着就冷,做什么去?

他从餐厅出来,长腿不消几步就先她到玄关了,“早餐不能不吃,吃完再出去?”

倒也不问她是出去干什么,因为她没提前说,必然是有原因的。

吻安现在看见他就觉得哪都疼,越过他拿了鞋子,结果转眼就被他顺走了。

她刚想张口说话,他忽然弯下腰来将她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给她穿上鞋让她如愿以偿。

才道:“各退一步,先吃早餐?”

嗯,他顺着她穿上鞋,她就顺着他吃完早饭,很在理的样子。

吻安皱起眉,这算哪门子各退一步?

但已经被他抱到餐厅,穿着鞋子用完早餐,他再负责把她抱到门口,一点也踩脏她别墅的地板,无可挑剔。

吻安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但也只看了他一眼,不打算打招呼。

倒是他叹了口气跟到门口,勾过她吻了吻,“需要司机么?”

她微扬下巴看着他这副讨好的模样,纤细的指尖点在他胸口,让他别再靠过来了。

“代驾?”他又问。

所以,最后还是他送她过去的,听了一上午讲座。

一位终身成就奖的老导演做的世界巡回演讲,宫池奕是门外汉,但看得出她听得很认真,还仔细做了笔记。

“真想把内阁的职位辞了?”回去的路上,他看了她。

吻安微挑眉,“你当我说笑呢?”

所以这样一来,两人得分居两地,虽说距离不是问题,但终究是不方便。

她倒是勾着眉尾,“异地恋多好,听说新鲜感持久。”

而后又瞥了他一眼,“免得夜夜受人折腾。”

男人听完,嘴角微勾,“相隔两地见了面才叫干柴烈火折磨人不是?”

吻安瞪了他,“你在外吃饱点不就行了?”

话自然是气话,但一定是昨晚真的让她难受了。

他弯着嘴角不继续恼她,腾出一臂伸过去握了握她摆在身前的手,指腹在她手背抚了抚才收回来。

进而摆正话题,“打算让谁接棒?”

吻安皱起眉,“你没打算?”

位子当然是给他还回去了,还能给谁?给谁都不放心,必经现在的内阁是一把利剑,用不好连荣京都会别人被削弱。

他沉吟片刻,竟然只一句:“再看。”

吻安很认真的强调:“我必须要退下来!”

男人微勾嘴角,“遵命,你还得为下一代养好精神不是?”

这事也就没有多说。

他们在荣京住了不止一个半月,玄影来荣京做访问的时间提前,那时候他们还没走。

但是会面现场吻安没打算去,因为她那天她正好也有事。

而不仅她不去,看起来宫池奕也没打算去。

对此,他挑眉:“访问荣京自然是沐寒声接待,我凑什么热闹?”

不过他们这么想,别人可并非如此。

吻安和影协的肖委员虽然两三年没见,但也没显得多生疏,地点还是她定的。

她既然决定了要重操旧业,各方面也必须要跟上,她想进入影协也已经是很久以来的想法。

因为吻安对荣京也并不是十分熟悉,所以直接挑了上次去过的酒店,听说还是沐寒声和傅夜七结婚时燥热一时的地方,因为沐寒声好像挺喜欢那个酒店。

肖委员晚到了一步,客客气气的走过去跟吻安握了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耽误了,让顾小姐久等!”

吻安淡笑,“不会,我刚到没多大会儿。”

两人落座后吻安把话题控制得很好,大多只是无关紧要的话,之后才提到她会回仓城继续拍电影。

肖委员一听就眼睛带了光,“这不是好事么?”

现在的年轻一代中肖委员能看上的导演基本没有,这也是影协前久特意把著名导演请来做演讲的原因。

而他这两年一直就盼着顾吻安能回来的,虽然先前关于她的私人绯闻方面的确五花八门,但专业方面来说,她一定是新一代导演中最具潜力和实力的。

也因此,吻安只提到要重操旧业,肖委员便开门见山的抛了橄榄枝,“我知道顾小姐眼界和实力同样高,不过以后要进国际影协,第一步可也得进荣京电影协会最好,是不是?”

她浅笑,客套的应这着话。

肖委员直接问:“我听你现在可还在内阁任职,什么时间回来?”

对她的渴望已经十分直接了。

吻安想了想,“这还真不太确定,不过上半年一定能回来。”

肖委员笑意很深,“这就好!下半年有一个国际性比赛,我手里正缺人手。”

这算是把老底都托出来了。

所以吻安也笑了笑,“挺巧,我已经想好了复出的第一部题材,可能到时还需要您多支持……”

因为题材性质和当初关于爷爷的纪录片类似。

她还想说什么,目光扫过窗外时愣了一下,嘴上的话也就停顿了。

肖委员看出去,略微惊讶,“这儿是国际出访点?”

但是生意照做,也没有警戒,不像啊。

吻安却大概知道了,因为沐寒声喜欢这个酒店,玄影出访的午餐选在这里也无可厚非。

而她看出去的时候,正好玄影目光投过来,在快要收回去的时候稳稳的定住了她。

肖委员已经站了起来,知道回避为好。

吻安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可玄影跟身边的沐寒声说了句什么,几个人竟然往这边走过来,身后跟着的一众保镖,和不远处的媒体一秒不落的抓拍着。

她皱了皱眉,这种场面被拍下,不太好?

尤其玄影看着她的视线丝毫都没有掩饰。

虽然那张脸依旧带着阴冷的味道,目光沉沉的锁着她,但在吻安看来他这会儿就差勾起嘴角。

在肖委员不明所以之下,玄影已经伸手冲向吻安。

她脸上稍勉强的笑着,伸手跟他握了握。

玄影一会儿没松手,低眉看着她,“又见面了。”

她回以笑意,点了一下头,当着媒体的面,她并没有过多对白。

之后媒体被留在外头,吻安被邀请共进午餐,附带了肖委员长,但上楼时她沐寒声和玄影单独的电梯。

吻安和双方随从一起上楼。

也是进电梯之际,她被人暗地里拍了拍手臂,她一回头,看到了小乔笑着的脸,旁边站着的就是大乔。

她微愣,刚刚没看见,这才压低声音:“你们随行?”

姐妹俩刚刚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很激动,这会儿满是笑意的点头,“狗狗儿也随行了,不过今天没带过来,它身体不太舒服。”

吻安在电视上看到过玄影带着宠物狗登上国主位置,出访竟然也随身带着?

餐桌上,大小乔一左一右就在吻安旁边,玄影跟她隔了两个人,几乎不转头就能看到。

席间小乔压低声音,“顾小姐,你真的不回伊斯了?”

她们并不知道吻安的私人情况,眼里满是希冀。

然后才听小乔压低声音:“没发现二公子带着出行的宠物和随从全是您选的么?”

大乔看了看周围气氛,小声补充,“国主虽然上任,但依旧住在您住过的别墅,一般人根本进不去,皇室那边的房子都空着。”

吻安终于笑了笑,“你们俩是被委以重任了么?”

姐妹俩很含蓄的笑着,不影响桌上的气氛。

小乔道:“不是我们说的,是老太太说的,伊斯的女性地位有待提升,就需要一个很特别的女人陪坐在二公子身边^”

然后一双眼颇有意味的看着她。

吻安挑了挑眉,她觉得今天选的地方是真不对,不知道这顿饭吃完该怎么办?

宫池奕也不知道去哪了,送她过来就走了,说午餐过来接她的。

这么想着,她中途离席去了一趟卫生间,看了看手机,以为他会打电话或者发短讯问有没有结束。

结果没有。

只好收了手机从洗手间出来,刚走了两步,身形微顿。

玄影身边一个人都没跟着,正往她的方向来。

吻安只得收拾好情绪,淡淡一笑,打算错身而过,但对方显然没这么想,甚至他出来是专门来找她的。

玄影带着她往前走了几步,在拐角处松开她的手腕。

“你养的狗生病了。”玄影低眉看着她,这么说了一句。

吻安抬眼,两三秒之后才微皱眉,“病了?”

然后道:“大乔小乔应该会照顾的。”

玄影颇有意味的看着她,“不打算去看看它?严格来说,你才是它主人。”

吻安有些无奈,“……你现在的身份,会不会不太方便?”

又道:“改天吧,等你出访结束?”

否则到处都是媒体,她并不想太高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