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不要拆散他们/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一会儿,吻安找不到合适的台词,只得弯了弯嘴角,“是好看多了!”

玄影嘴角的弧度这才透着满意。

吻安提醒他出来不好,玄影也顺势点头,道:“她们姐妹先随你走,司机在外头候着。”

意思就是让她现在就跟司机去他住的地方看狗狗。

她微皱眉。

大概是见她想拒绝,玄影一句:“我有使命在身。”堵了她。

吻安到了他住的地方才知道所谓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算他也想见她,但不只是他,竟然连老太太都跟到这儿来了,如果没记错,新闻里半个词都没提及。

也许是怕伊斯皇宫知道两位大人物都不在而出事?

大乔、小乔一路心情十分之好,一人一句的说了挺多最近的状况,姐妹俩在伊斯女人堆里是话题最多的,因为她们可以贴身待在玄影身边。

虽然别人理解的贴身和她们的工作有所出入,但伊斯普通女性能跟在国主身边,绝对是荣耀。

吻安只是浅笑,“不用感激我,你们做的好,玄影才会决定永久留用,跟我关系不大!”

对此,车子停在荣京给玄影准备的别墅外,几个人往里走时,小乔神还秘兮兮的笑着:“这话不对!二公子随身携带顾小姐的照片又怎么说?”

“狗狗,我们姐妹俩,加上您的照片。”大乔在一旁淡笑补充。

说起照片,吻安反而放心了,因为玄影没她的照片,她们说的应该是木槿。

不过她没多说,笑着往里走。

老太太已经知道她会过来,笑眯眯的出来迎。

可吻安脚步刚要动,看到客厅里的薛音时愣了一下,她也在?

她并没有很热情的打招呼,连进门时的笑意都有那么点僵硬了,因为吻安心里清楚,无论薛音在大事上怎么帮宫池奕和她,对她这个女儿,还是没那么喜爱。

薛音脸上的确没多大表情,倒也看了她,然后把老太太扶了回去。

老太太很高兴能跟她们母女聚在一起,当然这里边不单纯是因为重逢,她心里也有着打算呢。

吻安进来了就不能一个人出去,要么玄影让人送,或者宫池奕过来接。

所以短时间内,她只能待在这里,自然是去看了她当初买的宠物狗。

大乔、小乔很喜欢这条奶声奶气的小狗,几个月过去也没见怎么长,可能是这两天身体不适,小短腿走个路都还能跌,越让人觉得可爱!

“平时玄影会亲自照看么?”吻安蹲在地上。

但是没得来两姐妹回答。

转头才发现老太太把姐妹俩屏退了,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吻安微怔,赶忙起身以示敬重。

老太太看起来脾性变了不少,不像以前那样板着一脸的古怪。

也许是因为做了手术,加上薛音陪伴的功劳。

老太天笑着握了她的手,依旧看着她,由衷的感叹了一句:“确实是越看越漂亮!”

她笑了笑,“您年轻时候必然也是美人!”

老太太嗔着她,“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我孙子说的。”

就是玄影对着老太太说的这话。

“可见他这些日子尽念着你了,原本该先去其他地方,也先来了这儿。”老太太笑意更甚:“你有没有念着他呀?”

额……吻安斟酌着措辞,她知道老太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知道她的私人状况,此前她也没说明过。

“夫人……”她稍微回握老人的手,客套的没有跟着玄影喊:“奶奶。”

老太太这把年纪,对什么不敏感,看了她,但是表情变化不大。

只在吻安还没把后话说下去的时候,自顾接着道:“你知道我现在最期盼的是什么吗?”

她是长者,所以吻安没办法强行插话,只得勉强笑着摇头。

老太太道:“玄影的兄长刚下台,家里本就不旺盛的子嗣,仅剩的俩个好容易长大十来岁,已经下病危通知书了。”

皇室子嗣单薄而且质量总是不高是事实,玄影是私生,各方面也都例外。

她接着道:“我想啊,他自己那么中意你,老太太我也很稀罕你,何不早点把事办了?也许有生之年,我还能看到伊斯有后。”

说着话,老太太语调都变得哀伤了。

叹了口气,然后看了吻安,那眼神里带着的恳求让她心里很难受。

“玄影绝不肯找其他女孩,奶奶只能求你了,你能懂我的焦急么?”她握着吻安的手,“否则我这次也不用大老远特意跟过来。”

老了,身体吃不消,可玄影很固执,怎么都不肯接受她安排的女孩,除了她。

这样下去,伊斯可就完了。

吻安终于皱起眉,“您别这么说,我担不起的。”

一整个国家的未来问题,她怎么可能担得起?

看来是该好好给玄影做个心理疏导,他总不能一辈子形单影只的?

老太太笑了笑,“这事也不应该只跟你谈,你妈妈能做你主么?”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老太太是个明白人,薛音容貌都变了,母女俩见面也并不亲热。

吻安抿唇,按照薛音跟她的关系,和跟老太太的关系,偏向心疼老太太也不无可能,所以她竟然没敢点头。

老太太笑了笑,“明白了!”

也不知道她明白了什么,反正之后没特意聊这个话题,跟吻安逗弄狗狗没一会儿才被薛音带回去午休。

午间,别墅里里外外都很安静。

吻安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等着宫池奕回电话过来。

薛音从老太太房间放轻动作出来,走到客厅,落座便道:“这事我做不了你的主,也不会做主的。”

她显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的是请求自己的事儿。

吻安合上杂志,在沙发上坐好,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母女俩之间的气氛的确不太自然。

后来吻安才问:“外公常念叨您,最近回去么?”

薛音点了一下头,“回。”

顿了会儿,继续道:“正好,我考虑一件事很久了,回去处理好。”

吻安抬眼看她,什么事能让她考虑很久?

薛音从将近二十岁就过着痛苦而压抑的生活,她并不喜欢跟人交流谈心。

所以吻安知道这次是个例外,尤其她直接说:“感情的事。”

吻安浅笑,“我很支持你!”

她的青春、乃至正常的生活权力都被前夫剥夺了,如今看来也只像三十来岁,重来一次无可厚非。

薛音动了动嘴角,笑意并不明显。

吻安知道她一定挣扎过,估计就是因为需要时间仔细考虑,所以当初才跑到伊斯陪伴老太太去了?

薛音说:“就算余歌给了我一张年轻的脸,但年纪摆在那儿,我不想这一生过得一点色彩都没有。”

而她既然考虑了这么久,就算以后有困难,她也会继续走下去,反正也活不了多少年了不是么?

吻安点头,然后浅笑,稍微透漏自己的打算:“我想拍一部关于您的事迹方面的电影。”

薛音却皱起眉,显然,她觉得自己一生除了黑暗就是残忍,“有什么好拍的?”

神色不太好,看了她,“你给你爷爷不也拍了一部?”

吻安抿唇,知道她不喜欢顾家的人,也还是说了句:“爷爷和顾启东不一样。”

薛音只是挑眉,没有发表言论,毕竟是已逝长者。

宫池奕好像没看到她的未接,一直没回电话,倒是玄影在晚饭前竟然回来了。

大、小乔分候两边,标准的伊斯皇室接待礼仪。

吻安并没那么多规矩,从客厅出去,看了他皱起眉:“你不用跟沐寒声共进晚餐?”

大人物真正谈事情都喜欢晚上,他这么早就回来了?

玄影说:“傍晚再出去。”

能公布在媒体面前的访问行程都在白天,晚上就是高层领导人之间的私密会面了。

很短的时间,她和玄影独处。

吻安看了他,“老太太特意跟你过来是找我的?”

玄影点头。

她微蹙眉,“你明知道不可能的,还让她老人家压我?”

就是捏准了她不忍心让老太太失望?

玄影晦暗的五官转向她,嘴角勾了一下,“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事在人为。”

这话什么意思?她眉心更紧了,生怕因为她而引发一些不乐观的事。

然后她说:“我没忍心直接告诉你奶奶,我和宫池奕是夫妻,早就结婚了,而不是你想的,我只是他的暖床工具。”

间接说明这事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玄影显然愣了一下,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

吻安抬眸,其实他一点也不知道很正常,只要宫池奕不想被泄露的事,别人多半没什么办法查到。

才道:“你不是最怕身边没人陪么,现在应该不用,老太太给你介绍的,必然是最好的。”

玄影依旧看着她,沉默。

她准备再说什么时,他问:“晚上想吃什么?”

吻安皱眉看他,哪有心思点菜?

正好外头传来车子驶近、停下的声音,隐约能听到男人低低的嗓音。

宫池奕已经到门口了,玄影只能放行。

他走过来,熟稔的揽了吻安的腰,“你倒是跑得挺快!”

厚重的语调微挑,小责备里更多的应该是宠溺。

吻安知道他故意演给别人看,要是只有他们俩,这些天他肯定不敢这么跟她亲昵调侃了,之前那晚的委怨还没完呢。

本来她想把他那不正经的手臂拿下去,但是想了想,没那么做。

所以别墅里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两人的姿态了。

不问也大概明白是什么关系,也因此,晚餐的气氛显得略沉闷,都是各有所思的模样。

只有宫池奕一人神色泰然,不忘时时刻刻照顾到她。

玄影偶尔会往她那儿看一眼,对这一切的反应似乎并不大,只有她说已婚时稍微愣了片刻。

但他心里一定触动很大,因为很反常。

反常得连以往挂在脸上,周身环绕的阴暗气息都收起来了,过分淡然,连她离开的时候都没说几句话。

车上,宫池奕把她揽在身侧,薄唇沉声:“什么想法?”

她阖眸:“有想法能实施么?”

语调清淡,带点儿唬人的冷傲,也终于瞥了他一眼,“你去哪了?”

都快一整天了才知道过来接人。

他低眉,看了她顾着气的眼,薄唇勾起,“果真女人口是心非?嚷着要离我远点,一天不见念得慌?”

吻安冷嗤了一下,“看于馥儿去了吧?”

她还真不会多想,因为于馥儿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勾引人,现在他也不是围着于馥儿转的宫池奕了,没什么可担心。

男人嘴角的弧度深了深,看着她一副满不在意的模样。

勾着她的脑袋吻了吻,沉声:“是去医院了,了解了一下你好朋友的病情。”

她不解。

然后皱眉,“晚晚病了?”

吻安第一反应,是晚晚是不是肝病复发了,一下子紧张了。

可宫池奕道:“中度抑郁,应该问题不大。”

她可一点都不这么认为,就晚晚那种性感还能抑郁?

“是不是因为之前米宝被绑的事?”她一猜就中。

米宝就是她的命,结果出了那么令人胆寒的事,而且还是聿峥犯的错,晚晚本就胆小,是不是这些日子依旧担惊受怕。

长此以往的高度紧张,不抑郁都难。

吻安第二天一大早直接就去找了晚晚,可惜她上班。

午餐一起吃的,吻安丝毫不敢多提抑郁症,尤其晚晚看起来一点异样都没有,一颦一笑还能那么清傲,也就提到米宝才一脸幸福。

她转头的时候看到了聿峥的车停在不远处。

也反应过来聿峥还在荣京呢,不会让晚晚出事的,宫池奕也说了已经找了医生,会慢慢帮她治疗。

“你什么时候走?”临别时,晚晚淡笑看了她。

吻安想了想,“看情况。”

因为她又想多留一久了,怕晚晚出什么问题。

北云晚漂亮的眉头扬起,“老毛总跟我抱怨最近没人陪他玩,想着也拉个人生个孩子跟我比肩,我正想着让他过来带米宝。”

吻安笑着,“好啊,也可以多陪陪你……等我也搬回仓城就热闹多了!”

这一说,她越是觉得必须赶紧把事情都办顺,尽快回来开始着手复出,正好和晚晚住得近,有个照应。

所以,宫池奕说周末就回伦敦时,她干脆的点了头。

回去的飞机上,吻安很想谈内阁职务的事,但空间不够私密,只好作罢,倒是问了他:“怎么把回程提前了?”

他靠在座位上,把她的手牵过去放在腿上,一直保持这个姿势。

这会儿空姐上了饮品,他又腾出一手摆到她面前,足够周到,还在为他无节制惹恼她的事赎罪似的。

也勾了勾嘴角,“大哥生日在周一,他亲自挨个打的电话,想让家里人都回去。”

所以不只是他们,其他人也会回去。

“他回来了?”席桦去世之后,宫池枭对什么都不上心了,干脆出去环游,出去一共没到一年,看来调整得不错。

“从前他不过生日,估计是有事要宣布。”他如是道。

嗯,吻安略有了解,宫池枭体贴妻子,那些琐碎的节日一般都只过跟席桦有关的,已经成了习惯。

吻安抿了饮品,有些凉,便放回去了。

转头:“你不知道什么事?”

宫池奕摇头,而且看起来也不好奇。

吻安却在想,是不是他状态调整好了,野心也回来了?正好老爷子最近跟宫池奕闹得这么僵,他回来接过家族企业的棒应该比以前容易得多。

想到这里,她低眉看了看自己的腹部。

“你们父子几人的那个协议还有效?”

如果她一直生不出孩子,宫池奕不就要无理由的让出掌权之位?

宫池奕知道她在想什么,拍了拍她手背,“不用给自己压力。”

上次老爷子搅局之后,家族企业现在的状况,连他私有的SUK都不如,如果不是为了延续家族,他倒是乐意有人把担子接过去,总比让老爷子再乱来的强。

吻安却小叹了一下,“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能生育。”

在荣京住了那么久,还是没动静。

转头看了他,“回去看看医生?”

她想起来之前因为吃避孕药,身体起了严重敏感,医生的态度也十分凝重,会不会真的出问题了?

一旁的人抬手抚了抚她的眉角,嗓音温沉之余满是抚慰,“不会,倒有可能是我的问题?大哥这么些年不也不孕不育么?”

吻安嗤了一句,道:“你们俩又不是亲生。”

“慢慢来!”他这会儿看起来反而不急了。

其实不是不急,是怕她压力大,否则能在她复出、到处游走拍戏之前怀上,然后安安稳稳跟他住在一起,多好?

两人抵达伦敦机场后直接回了大宅。

虽然老爷子和宫池奕之间气氛差得很,但每一顿饭几乎都一起用,因为老大从中调和着。

周一,宫池枭的生日,大宅上下确实比平时热闹一些,宫池枭这个寿星还打算亲自下厨。

这应该是席桦走之后,这座宅子最热闹的一次。

午饭过后宫池枭几乎就没闲着的张罗食材,看起来心情不错,略带神秘。

蛋糕放在了晚上吃,不过晚餐比平时稍微晚一些。

宫池枭看了两次手机,都是对着家人淡笑:“再稍微等一会儿就该到了。”

这会儿他才道:“特意借生日的机会介绍一个人。”

说话的同事时,他依旧带了点笑意。

这让吻安笑了笑,看来宫池奕说的没错,他能一年之内调节好状态多半是感情的缘故。

尤其他今天亲自下厨,看起来很用心,这种状态吻安在席桦在世时是没见过的。

也许有人会觉得宫池枭在一年内便有了喜爱的人显得薄情,起码连前妻的第一个忌日都等不到。

但吻安不这么认为,中午她就这么跟宫池奕说的,“你大哥已经这个年纪了,如果是真心,又有何不可?难道还要再耗几年老到动不了,让自己后悔遗憾去?”

有时候着实不必太在意所谓的流言,否则活得太累。

听她说完,宫池奕勾了勾嘴。

片刻才道:“大哥大嫂的那个年代的婚姻是媒妁之言,与其说有多深厚的感情,不如说是亲人之间的体贴、关爱。”

她笑了笑,“养出爱情之前已经养成了习惯的意思?”

吻安那时候想到了薛音跟自己说她想开始一段新感情的事了,她是十分支持的,甚至带着欣慰。

爱情的到来就是一种感觉,并不代表因为再爱了谁,这个人就薄情。

深厚的感情、亲情也可以放在心里,尤其大嫂已逝。

“很多年大嫂都鼓励大哥离婚,再找一个为他生儿育女,只是大哥从来当听不见。”宫池奕道。

这也是大嫂越是感激丈夫的原因,把各方面都做得极好。

吻安笑着:“所以你大哥不是薄情之人,虽然他在某些方面野心使然做得不妥,但情义方面没问题,越是这样,我越支持他,至少他不会被太多东西束缚。”

那时候是中午,吻安坐在客厅沙发上,抬头看到公尺哟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片刻,听他略微勾唇,“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她浅笑,“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我不太迎合当下群体的活法?”

男人微挑眉,摇头,并没多说。

直到这会儿,宫池枭终于在听到车声时笑着起身去迎接,再看到走在他身边的女人时,吻安怔了怔。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宫池枭带着她走进客厅。

后来宫池枭的介绍她不用听,看着薛音同样的怔愣,吻安不至于到震惊,但确实觉得很惊愕。

转头看了宫池奕,眉心轻蹙,声音很低:“你早就知道?”

这是不是她之前提到薛音时宫池奕总是欲言又止的原因?

宫池奕只薄唇微抿,神态变化不大,不似她一样的惊愕。

吻安必须承认,她支持薛音重新活一次,也支持宫池枭把余生活得精彩生动一些。

但着实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走到一起?

她在心底自顾笑了一下,并不是害怕,但兄弟俩分别和母女俩在一起,是不是不合伦常?

另一边的薛音也皱眉看了宫池枭,脸色显得有些严肃,“你叫什么?”

宫池枭笑着,“不是说真正的爱情并不用在意对方的出身、姓氏,过往、未来?”

薛音尽可能平复心情,眉头依旧皱着,“你没告诉我你的身份。”

宫池枭觉得并不重要,反正他不会继承家产。

薛音表情很淡,看了吻安,直接道:“我是她妈妈。”

在场的人蓦地沉寂。

随之而来的是宫池老爷子震怒,“你们是不把我气死不得安生?!”

他早就不想让顾吻安进门,现在好了,竟然把人家妈都带进来了,这对宫池中渊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他能接受儿媳刚死不到一年宫池枭就续弦,但绝不可能让两个儿子娶母子俩,这叫什么事?

毋庸置疑,这个生日过得并不愉快,甚至可以说是搞砸了。

好在这些人一个个都有极好的修养,饶是老爷子病了这么久,整个人几乎被愤怒点燃,照样黑着脸用完了晚餐,但没有参与吹蜡烛、切蛋糕。

那时候夜已经深了,但吻安知道老爷子肯定在书房。

“笃笃!”她站在书房门口,抬手敲门。

“进!”宫池中渊的沧桑低音依旧是饱含穿透力。

吻安走进来,换来他并不友好的一眼。

“我想跟您谈谈。”她也不啰嗦,语调清雅,走到跟老爷子两步远的窗户边停下。

宫池中渊看了她,一晚上的气直接撒了出来,“谈谈?你们多有能耐,你霸占我儿子把我一生的基业搅得一团糟还不够,又来一个薛音?!”

他自觉上半辈子是顺风顺水、荣耀无上,可到了晚年竟然这么失败?

吻安柔唇微抿,“他们在这个年纪,还有这份勇气去弥补半辈子都未谋面的爱情,我希望您不要拆散他们,条件随您跟我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