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你退一步,我尽量/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么晚,吻安当然不可能真的和肖委员有约,只是驾车回了香樟墅。

很快进入夏季,夜晚虽然偏凉快,但也能嗅到夏季的气息了,她还是比较喜欢仓城的天气,不管冷雨还是炎夏都让她觉得更舒适一些。

回到别墅,吻安倒了杯水,宫池奕已经打电话过来了。

她笑了笑,“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装电子眼了嗯?”

怎么她一旦有空,他都一清二楚的。

“还不睡?”他低低的嗓音经过听筒,还是那么好听。

吻安就势窝到沙发里,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有点早,刚从晚晚那儿回来,一会儿看个电影就睡。”

抿了一口水,才微蹙眉,“你在哪呢?”

从背景音里边什么都听不出来。

宫池奕薄唇微微勾起,“担心出去鬼混?”

她嗤了一下,语调可以散漫随意,“宫先生慢慢玩,我去看电影了,过两天忙着进影协的事呢,忙完就回仓城开工了。”

投资方还没找,剧本还没正式整理出来,演员也要筛选,她的事还很多,但又想加快进度。

她可不想万一什么时候真的怀孕了,电影就不知道得搁置到什么时候了,所以都要尽快。

吻安在荣京待了一周的时间,几乎隔一天就会去晚晚那儿一趟,和米宝也见了很多次。

她没带过孩子,但是一看到小看总觉得心里就会跟着一片柔软,尤其米宝奶生生的喊她“姨姨”,她毫无抵抗力,跟她要什么都肯给了。

晚晚能看出她对小孩的温柔,也知道她失去过,总会让她也抓紧要一个,“最好是小公主,好匹配!”

吻安只是笑,这事也不是她说了算的。

回荣京前一晚,她也去了晚晚那儿,九点多才走,听起来聿峥似乎也最近得离开。

聿峥忙些什么,北云晚从来不知道,也从来不问。

吻安刚走,米宝也不在,北云晚备了水果,然后主动吃了药就开始狂吃水果,皱着眉。

聿峥看了一眼她的模样,脚步往她旁边的沙发走。

她抬头的时候,他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张卡,已经递到她眼前了。

北云晚皱起眉,表情纳闷又略微不屑,“给我钱是什么意思,我跟你乞讨了还是打算包养我?”

好像哪一样她都不屑于做,她是不富裕,但绝对不缺钱。

聿峥把卡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顺势在她身边坐下,“不是非得加夜班挣钱么?”

又道:“不是给你的,留给我儿子,你帮着花。”

声音依旧是冷调子,不仔细辨认根本听不出里边的温和。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谁是你儿子了?”

聿峥微侧首,冷峻的眉眼轻挑,“你一个人能生?”

北云晚张了张口,瞪着他也说不上话了。

要不是他真的一直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想把米宝抢走,或者用这个逼着她结婚之类行为,她肯定毫不客气的把他撵出去。

挪了挪位置,北云晚继续优雅的把水果往嘴里送,“不是说走么?什么时候?”

聿峥看着她,薄唇碰了碰,“不舍得?”

她抬眼一瞥,“我迫不及待,最好别再回来了。”

他好似勾了勾嘴角,“我要是哪天真的没了踪影,一辈子不出现在你面前,你真会开心?”

北云晚被他问得愣了一下,什么叫一辈子不出现了?

听着倒也不错,她漫不经心的拿了遥控,“你最好别出现了,我和米宝过得很好,不过你找谁都行,要是最后找了于馥儿,麻烦滚远点儿。”

聿峥确实笑了笑,看了她,“我要么要你,要么孤独终老。”

在他说完的时候,她看了他一眼,那张脸虽然冷冰冰的,但话语很认真。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这样的,是她说要放弃他的时候?还是她怀着米宝消失之后?

反正好像挺长时间了。

好一会儿,她随意笑了笑,“担不起,我只要米宝。”

电视看到一半,北云晚觉得他的气息越来越清晰,终于迷糊的睁开眼。

不是聿峥靠近了,而是她快睡着了在往他怀里倒。

聿峥已经顺势揽住她的身子,另一手把电视关了,毫不费力的把她抱起往卧室走。

进门的时候她隐约听到他问了句:“今晚我睡床。”

不是征询,是通知。

因为这几天就算他们怎么纠缠,他都不被允许在她床上过夜。

聿峥也不是贪恋温柔乡的人,只是挺久没好好抱着她睡一觉,说不出什么原因,就是想那样了。

把她放到床上,吻不自控,他们做了一次。

北云晚半睡半醒,睡眼惺忪的轻吟,加上她半梦半醒都不忘骂他的状态下,没忍住又要了一回。

而后就是抱着她结结实实输了一觉,第二天一早他已经没影了,只留了字条,和那张银行卡。

*

吻安回到自己的香樟墅,差不多十点,也不晚。

她原本打算继续看个电影,做一些笔记的,但是某人的电话准时过来了,听起来心情还不错。

吻安微挑眉,“有什么喜事么?”

宫池奕几不可闻地轻哼,尾音微挑,“算是。”

确实算一件喜事吧,至少打消了隐约令他担心的事。

片刻,才听他道:“检查结果出来了。”

在伦敦的时候,两个人都去了医院做了相关检查,吻安还是头一次做妇科那方面的检查。

说实话,他们一直也没接节制,但是一直没怀上,这让她怀疑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可宫池奕微勾嘴角,道:“都好,没有问题,只是运气问题,医生建议你铺床勤快些。”

跟着手机,吻安也忍不住瞪了一眼,她还不够勤快么?

再勤快就把自己都牺牲了。

不过她还是弯着嘴角,“没问题就好!”

总算放下一块石头,她也可以更放松的忙电影的事了。

末了,又想起来问:“不是月底过来一趟么,好事过期了呢?”

电话那头似是传来低低的笑意,又沉着声,认真道:“累计下来就好。”

“……”吻安抿着唇,一会儿篡改她的原话,一会儿还有累计?

好吧,她今天心情不错。

只道:“我明天回仓城,切断和外界的联系两三天把剧本弄出来,别太想我!”

回到仓城之后,她先和桑赫见了一面。

桑赫是越来越有味道了,难怪人家说男人的魅力和年龄是正比。

只是他看到她时那股激动劲儿就给他减分了。

吻安笑着半环手臂躲开了他大大的拥抱,略微揶揄:“男女授受不亲,留给黄小姐吧!我来跟你谈正事的。”

桑赫“戚”的一句,转眼就笑着落座了。

她最近改掉了双腿交叠的习惯,只是勾并脚腕优雅的坐着,看了桑赫,“不了解仓城的资源流了,制片方、投资人和发行方面的事你能帮我解决么?”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最好能是你做监制。”

桑赫忍不住笑,“你要不要这么精?”

吻安挑眉,“我亲自制作剧本,拍摄每个环节我都会把关,我很看重这次的电影,不想出一点差错,也不想浪费时间。”

“所以,目前市场上那些,为了迎合奇怪的潮流而盛产烂片的制片方就可以略过去了。”她道。

桑赫笑着点头,“知道,顾大小姐一向只自己创造和引领潮流,给别人跟风的份儿!”

不过话说回来,桑赫也跟她打了预防针,“你要知道市场因素,你看得上和可能财力跟不上,到最后可能多多少少会有那么几个不太如意的地方。”

她抿了咖啡,“别影响整个团队就行。”

“对了,不用找辅助摄影,我带了。”吻安补充了一句。

桑赫挑眉,“谁又被你俘获了?”

“见了就知道了。”她说的是顾南。

顾南在那边也做得很好,但他知道吻安要回仓城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吻安就建议他担任这个工作了。

谈过正事之后,两人也没急着道别,有一句没一句的先聊着。

吻安淡笑着看了桑赫,“听说黄老先生很厉害,能娶到人家外孙女么?”

说起这个,桑赫就皱了皱眉,“让三少帮着照拂照拂也许还有希望?”

她笑了。

看来每个人的爱情故事都很精彩。

那天谈完,吻安就要弄剧本了,基本不和别人联系。

也是足不出户的第二天下午,白嫂上楼敲了她的门。

“怎么了?”吻安过去开了门,见白嫂皱着眉,有些焦急。

这才指了指外头,“不知道哪来的人,说是要取景还是怎么的,就在院子外头一直盯着呢。”

吻安蹙眉,道:“我去看看吧。”

转身回去拿了手机,她才下楼,白嫂之所以紧张,是因为其中那个男人真是一脸横肉,说话像全天下欠他似的大嗓门,也不知道会不会动手。

吻安倒没觉得这事严重,换了鞋往外走。

今天太阳有些烫,中午的热气儿还遗留着。

庄园内他们是进不来的,吻安走了几分钟才看到外边停着的车子。

“你就是户主啊?”其中一个打伞的男子看到吻安出去,似乎是脾气上来了,冲着吻安的语调一点也不客气。

吻安看了他一眼,只是浅笑,“我是。”

“知不知道我们在这儿等多久了?我们老板之前就打过电话说取景的事儿。”男子皱着眉,一边拿了电话。

看样子是老板在旁边那儿休息呢,给对方打电话。

一边看着她说着:“真是给脸不要脸。”

吻安依旧好脾气的笑着,等着他打电话把老板叫过来。

没一会儿,另一辆车开过来,车上下来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绕到另一边又给车上的人开门。

看到下来的人时,吻安笑意更甚。

汤乔现在就像受众人伺候的老佛爷,确实是当红小花的至高待遇,真是被怪异风气抬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而汤乔拖着胖子的手抬头,看到吻安的时候愣了一下。

她从成名到现在北城大满贯,一直都没见过顾吻安,突然看到,难免惊讶。

吻安明媚的弯着双眸,“汤小姐好啊!”

汤乔和吻安也算是有过交集,她多少知道这个女人的厉害之处,尤其,一个娱乐圈靠潜男星扬名的女人,听说在伦敦也让一众政客闻之喟叹。

愣神之后,汤乔才笑起来,“顾小姐好!”

一旁的胖男人这会儿才觉得顾吻安的声音熟悉,看了又看。

然后看到了吻安眉尾那一粒风情迷人的痣,又看了汤乔那一粒描摹的,顿时明白了。

这就是顾吻安本尊?

吻安这两天都是家居服,长发随意披散,还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确实和平时形象有出入。

受着那个男人目光,吻安也没觉得不自在,只看了一眼那个撑伞的小弟。

对着汤乔一笑,“你养的狗吠起来挺有劲儿,看来汤小姐确实是不缺钱的主儿。”

这么明显的讽刺谁还听出来?

但是汤乔皱了皱眉,忍下了,所以旁边的人都没敢吭声。

嗯,吻安看出来了,汤乔好歹是有点手段的,不是空有皮囊,至少这些人听她的,她不吱声就知道该保持安静。

汤乔甚至替那个小弟道了个歉,然后才岛:“最近有个戏需要外景,顾小姐这儿如入仙境,团队考虑再三,就算价格略高也可以接受,所以想跟顾小姐谈谈。”

这么听起来,好像不是汤乔本人的戏。

吻安微挑眉,“汤小姐不缺钱,花钱出去找个不错的地方也不难。”

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汤乔看了看旁边的男人,转眼就问了吻安一句:“顾小姐回来,是准备拍新戏么?”

问的好像她要加盟似的。

吻安只是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只说:“这两天太忙,休息休息。”

送走了几个人,吻安转身往回走,也没打算把这件事跟宫池奕说,免不得他又瞎操心跑过来。

她还需要安安静静的创作剧本呢。

而另一边,汤乔和胖男人同坐一辆车。

男人拧着眉,“我说上次电话里跟我说话的女人为什么口气那么冲,原来她就是顾吻安?”

有眼不识泰山了。

汤乔瞥了他一眼,虽然不悦,但也正常,仓城的顾吻安就是娱乐圈不能复制的存在,比影后于馥儿还要让人印象深刻。

就算几年过去,她重新回来,但凡看到她的人,都肯定想上前拉个关系。

而她只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威胁。

这份威胁,也许更多的是因为汤乔的父亲,当初就是被宫池奕和顾吻安弄得彻底趴下,之后也连大气都不敢喘,因为SUK在仓城就是一片天。

这也就意味着,顾吻安如果回归,汤乔必定受压制。

“她回来做什么?”汤乔自顾琢磨着,“休息?哪儿不能休息?”

胖男人跟着皱眉,摇头。

“那这地儿还要不要了?”他又问。

汤乔靠在座位上,白了他一眼,“要什么?你能要过来?她要是还缺钱,全天下都饿死了。”

额,胖男人摸了摸额头,说的也是。

而汤乔现在最关心的根本不是什么外景的事了。

*

吻安被打断了思路,当天下午正好放松放松。

接到东里的电话时,她正在后院,面前一杯清茶。

“什么时候回来的?”东里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就是能想象出他此刻俊雅的脸上没什么柔情。

她笑了笑,“快半个月了,没敢打搅你!”

东里从公司出来,脚步埋下阶梯的速度并不慢,扯了扯嘴角,“没敢打搅?”

吻安吹了吹漂浮的茶尖儿,依旧淡淡的笑着,“余歌不是也在这儿么,你不忙啊?”

只听东里没多大起伏的道:“她在家里陪老头老太,我在自己在外边住。”

接着问:“出来吃饭么?我请。”

吻安微挑眉,抬手看了看腕表,有点犯懒,“太晚了吧?你晚上没应酬?”

东里什么都变了,就是对着她没变,一点也没客气,道:“我过去找你,香堤岸?”

额……吻安只好点了点头,“好。”

反正白嫂做的饭她也吃不完。

顺便起身进去换一套不那么随便的衣服,又嘱咐白嫂多做两个菜。

*

不到一个小时,东里就到了,还客气带了上门礼。

白嫂笑着接过去,把他招呼到里边。

吻安还以为他是来许久的,哪知道这人来了就直接问:“你要拍戏?”

她楞了一下,浅笑着亲自给他一杯清茶,“我刚喝了,很不错。”

然后才在旁边坐下,也点了点头,“嗯,有打算,怎么,要给我指点?”

东里目光淡淡的扫过她的笑脸,一点也不拐弯,吹了吹茶雾,吸品一口,点了点头。

吻安以为他是真的来指点的,愣了一下。

却听他说:“是挺不错。”

她瞥了他一眼。

东里看向她,“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怕我抢主演,还是怕我做投资人?”

“你想?”吻安看着他。

东里只淡淡一句:“否则我跑过来做什么?我很忙。”

其实,吻安也不是没想到让东里给自己投资,或者找他主演,反正他们俩绝对是最佳拍档。

但,毕竟他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伯父伯母那边吻安能对付,就是不知道余歌怎么想,所以干脆没打招呼。

更重要的,他现在身居要职,他演电影去了,公司怎么办?

然而,东里似乎铁定了要她点头,不答应还不走了似的。

吻安没办法,最后看了他,“有可能有吻戏,你和余歌打招呼了没有?”

东里悠然的倚进了沙发里,道:“目前盛行床戏。”

“……”她一脸惊讶,又狐疑起来,“我说,你和余歌不会是吵架了?……你要是想用演戏的绯闻之类的刺激余歌,可别找我,我不背锅。”

东里瞥了她一眼,“要你背。”

本来她也建议既然出资了,男主的位子就给别人,但是东里一句“舍不得钱”就把她驳回来了。

因为舍不得钱,投资进去的钱,他作为男主再捞回来。

她还能说什么?

所以就在当晚,吻安给桑赫打了个招呼,资金和男主都到位了,让他处理其他事就行。

桑赫办事也很有效率,在她第一遍整理完剧本的时候,他基本把工作都做到位了,就等着她选人,把剧本下发。

一切都很顺利,唯独一件。

桑赫跟她说发行方那边大老板提了个条件,就是让汤乔加入。

吻安拧眉,“不是人低调办事么?她怎么知道?”

桑赫很无辜的摊手,“我都是秘密进行,但你也知道汤乔现在风生水起,她真想打听也很简单。”

她态度坚决,“我拍的是薛音纪录片,一个内阁的奠基领袖,你觉得用花瓶合适么?她长到八十也没有薛音二十的气场!”

桑赫也很无奈啊,“有些时候市场因素不是一时间能左右的,不行就改个配角,我尽量!你也退一步?”

------题外话------

咳咳,没够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