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都在惦记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退一步?

吻安有些好笑,“这一步退多大?一步十万八千里也是一步呢。”

桑赫讪讪的笑了笑,知道她的脾性,但是现在仓城的时常确实挺复杂,在不疼不痒的角色上,只能稍微宽松一些。

“要么就给个路人甲的配角也行啊,我看汤乔也并没有要求一定是主角。”桑赫商量的看了她。

吻安虽然离开这一行很久,但也知道其中的道道。

安静了一会儿,不那么乐意也点了一下头,“看情况吧,但角色一定是无足轻重的。”

她可不想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尤其是这是她给薛音的礼物。

桑赫听她松了口,终于笑得真了,“放心!下边的工作都有我去办,你只管准备开机就行。”

但是,那句话怎么说呢,时过境迁,一方自有一方的主。

还真有不看顾吻安面子的人。

这两年宫池奕不在仓城,SUK面向影视界的投资没那么积极了,制片方面也被“古德传媒”霸占,几乎是垄断式,其余公司只能拿到不好不坏的影片。

偏偏这家传媒集团的老总似乎很捧汤乔。

吻安在家里最后一次修改剧本的时候接到了桑赫的电话。

“戴总说想跟你吃个饭,你看?”桑赫声音不大,听起来要求他打电话的人就在边上。

吻安指尖是剧本,精致的脸庞透着漫不经心,又略微不耐烦,“哪个戴总?”

她不认识。

桑赫皱了皱眉,有些尴尬,“上次不是跟你提了一回?就是古德传媒的老总。”

吻安想了会儿,手里的动作也停了。

随即微挑眉,“目的?”

桑赫看了看旁边站着的人,汗颜,继续道:“还是汤乔的事。”

她忍不住笑,眸眼间温温凉凉,“汤乔是不是好女色啊?就盯上我了怎么的?”

戴总站在桑赫旁边都能感觉到顾吻安的高傲,好似这个娱乐市场依旧是她一个人主导似的。

最后听桑赫对着电话道:“那我这边就把时间地点定下了,到时候给你短信?”

看着他挂了电话,戴总笑了笑,“这个顾小姐,好像不太好对付?”

桑赫态度拿捏得十分恰当,不阿谀的跟着损吻安,也没表现对戴总的不敬,只笑着:“有能力的人脾气都不似常人,否则怎么叫佼佼者呢,是吧戴总?”

关于吃饭的时间、地点,两天后桑赫给吻安发了过去。

吻安也没怎么打扮,手里捏了个包就出了门。

她简单查过古德传媒的资料,两三年内快速攫取的公司,估计老总也的确不是一般人,否则没这能力。

就是这品位不怎么样,看他捧汤乔就知道了。

到了地方,她把车给了门童,自己往里走。

桑赫在进门的地方等着她,脸上挂着笑,被吻安瞪了一眼,笑得更是好看,“我也是迫不得已,你上去了稍微压制点大小姐脾气,三少不在仓城,我可不知道今晚能不能把你完好的送回去。”

吻安挑眉,“知道你还叫我来?”

虽然这么说着,但她还是往前迈步,然后进了电梯。

见到的那位戴总,并没有吻安想象的那么老,四十多的人吧,身材保持得还不错,汤乔坐在他身边还真不会让人觉得老牛啃嫩草。

“这位就是顾小姐了吧?”戴总先站了起来,冲她伸手,“久仰大名啊!”

吻安礼节性的握了一下,“不好意思,来得有点晚。”

戴总倒是不拘小节,大手一挥,都不在意,只让她坐下来,“简单吃个饭而已,交个朋友的事,不用那么正式!”

可话虽这么说,该谈的问题还是要谈到的。

戴总先是亲自站起来冲着吻安举杯。

她只好也起来跟着碰了一下。

喝了那一杯,戴总道:“先前没见过顾小姐本人,可是没少看您电影,着实有深度!”

顿了顿,笑着,“所以啊,这次难得一个机会合作,无论您这边什么要求,戴某一定全力以赴!”

态度放得这么低,只说为她做什么都行,一点都不急着提汤乔。

吻安比他小了不知多少岁,被称“您”还真是担不起,这点谦虚她还是有的。

而对于他的话,她只是笑了笑,“过奖了,都是些小众影片,我这人比较固执,一向不爱跟风,走到今天也就是走运而已!”

无形中,也透漏着跟她合作很可能亏本。

也说明了她很固执,不想用的人可能无论如何都不用。

可对方只当听不懂,把重点通通过率,好一顿和她聊着。

吻安已经两三杯下肚,说实话,她挺久没有这样应酬了,喝得不太舒服。

期间戴总侃侃而谈,听起来没什么重心,但吻安知道他的意思。

无不透露着一个信息:现在仓城的娱乐圈主脉络他都清楚,甚至能一手牵动。

为了给汤乔弄一个角色,哪怕不是主角,戴总这么卖力,看来她今晚是必须点头的。

后来戴总笑着看了汤乔,“你可必须给顾小姐敬两杯,以后得多和顾小姐学习,必然能走得长久!”

汤乔很是听话的站起来,举杯。

吻安来之前就做过准备,所以这杯酒不喝也得喝。

吻安看了看戴总,柔眉之间浅淡的笑,“戴总千万别带坏小孩,汤乔现在可是身价数一数二的女艺人,多少导演争着合作的对象?”

但是她喝酒之前,也说了句:“不过,戴总可能不知道,我这个电影不但小众,阵容方面也不和普通影片一个模式,所以主角恐怕是下不到汤小姐这儿,最多只能在二线配角之外。”

汤乔稍微愣了一下,二线配角以后?那不就是几个镜头领盒饭么?

戴总也没想到顾吻安会这么狠,一晚上下来竟然这么一句话。

可不过几秒,戴总笑起来,“角色大小,一定程度上是要靠这个演员去诠释的,十八线配角也有名垂千史的,是不是?”

汤乔勉强笑了笑,依旧举了杯。

人家都退到这一步了,吻安也不能继续压制,只好喝了那杯酒。

这算是给汤乔留了个位置,不确定角色的位置。

临别时,戴总找了自己的人,让做吻安的司机送她回去。

她自然是要拒绝的,但是一时间居然找不出推辞,因为她喝了酒,也必须叫代驾的。

正是这会儿,她身侧响起靳南的声音:“顾小姐,现在走么?”

吻安侧首,愣了愣,看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靳南,也不知道怎么猜到她在这里的。

也顺势对着戴总笑了笑,“那就不用麻烦戴总了!”

上了车,吻安靠在后座暂时不想说话,所以也没多问靳南什么。

闭目养神了一路,快到香堤岸时吻安才眯着眼看了靳南,“刚到的么?”

靳南点了一下头,道:“有一会儿了。”

还真是刚过来,她笑了笑,“赶得很是时候!”

靳南没说什么,专心开自己的车,过了好一会儿,好像是犹豫了又犹豫的看了后视镜,“您要是喝多了,需不需要买点药?”

吻安转头,正好经过医院,难怪这么问。

她摇了摇头,“没事,不算多,直接回去吧。”

靠回座位,吻安抬手按了按眉头,把自己剧本里的配角都想了一圈,说实话,她的配角可都是自己的心血,最差的给汤乔都觉得不舍。

想半天没个结果,目光又落在了靳南身上。

她在玄影身边的时候,展北、靳南就在暗处不断周旋、推进事件进度,见过展北几次,但是没见过靳南。

在她看来,宫池奕虽然经常带着展北,但是身在暗处的靳南作用力可能更大。

想着,也就随口问了句:“你一个人过来的?”

靳南点了一下头,“嗯,南岛的事收尾了,暂时用不着我。”

她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不过靳南感觉说是他一个人也不太确切,因为他来的时候看到了两个不太陌生的面孔。

这事,吻安还是在角色基本都定了,开机的第一周才知道的。

那时候吻安看到大乔、小乔跟着东里从他车上下来,她愣了愣,看了老半天,还以为两姐妹被撞脸了。

但是姐妹俩笑着上前齐齐的喊她:“顾小姐!不认识我们了?”

吻安把纳闷的视线投向东里,“怎么回事?”

东里神态自然,一手插在西裤兜里,“你给了我一个前所未闻的男主,他不是有一个怪异的特点么,正好,自带女人。”

没错,东里的原型,一定程度上是顾启东,不算一个好男人,结局也很凄惨。

顾启东最大的特点就是养女人、利用女人,东里还真自带?

吻安好笑,“你怎么不直接把余歌带上?”

东里声线平稳,淡淡的一句:“是想的。”

小乔笑着把话接了过去,“但是于小姐我和姐姐介绍给他了!”

吻安看了看姐妹俩,皱起眉,“你们来干什么?”

人家回答得很官方:“出道呀!”

“……”吻安抚了抚额,眉头更紧了,“玄影给你们出的主意?”

他上次最后说了句什么吻安记不太清了,反正听他的意思,总之还会有机会交集。

这就是?

那她还挺佩服,一国之主了,竟然还有这些小心思。

大乔道:“这次没带狗狗过来,二公子说有空了带它过来看您!”

东里在一旁挑了挑眉,玄影看起来盯得很紧,“宫池奕不着急么?”

吻安瞥了他一眼。

她不可能正给两姐妹安排什么角色,但是人家心态极好,就算是在片场打打扫都无所谓,只要跟在她身边就好。

当晚,吻安就去了余歌的公寓,她今天正好没住在东里夫人那儿。

余歌一开门,先一眼看到的是外套反勾在肩上的东里,愣了一下。

才听到吻安笑着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不欢迎东里么?”

余歌这才转过视线,笑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吻安微挑眉,颔首询问能不能进去。

进了门,她才转过头看了余歌,“早该来一趟了,没抽出空,今天是不能不来。”

余歌已经大概知道她来的原因了,笑起来。

坐在沙发上,余歌看了她,一脸自己也是情非得已的模样,“你也知道她们姐妹俩在伊斯的时候跟我聊过一两回,她们找我的时候,我也没料到!”

但是两人非常坚持,就差求她了,说什么“如果留不下来,回去肯定被二公子打死的!”

余歌无奈的摊手:“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们俩找不到吻安,余歌只好通过东里了。

东里在一旁漫不经心的听着,自顾喝茶。

吻安却狐疑的看了他,他可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居然余歌扔了两个人他就接了,还非让她接下?

后来余歌去接电话,她审读的看了东里,“我脑门上是不是刻了”棋子“两个字?”

不用想,东里非不离婚的要帮着余歌两年,为的是折磨她还是别的,他自己最清楚。

余歌请他帮忙,他必然对余歌提了什么要求,所以如果她不答应让姐妹俩入剧组,还成了他们夫妻感情破坏者了?

东里冲着她象征性的扯了一下嘴角笑,“怎么会?”

吻安舒了一口气,果然男人越上年纪越让人看不懂,以前的东里可不是这样!

她瞥了他一眼,“我若是答应下来,就是给玄影留了机会,你这是把我往火坑推,知道么?”

所以他之前问“宫池奕不着急么?”的时候才会是那种语气。

东里眉头挑起,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模样,“所以,当初你要是选了我,可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吻安往客厅看了一眼,怕被余歌听到。

毕竟都是过去的事,免得余歌乱想。

东里倒是一点不在意。

吻安回去之后想了挺久,确实给不出什么角色,只能把她们放在常务组里了。

自顾笑了笑,她这个人脉,当初就不该找什么演员,把身边的人拉一圈就够够的了不是?

回到香堤岸,洗了澡,把剧本也收了起来准备休息。

宫池奕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嗓音沉沉,尾音轻挑,倒是直接:“有人给我告状了。”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趴着,不自禁的一笑,“告什么状了?”

宫池奕指尖一下一下点着膝盖,看起来心情是不错的,刻意将声音越是压得沉:“自己交代赎罪会容易些。”

吻安眉眼微弯,“挺晚了呢,说了你也够不着我,要不先睡?”

那头的人沉默了会儿。

片刻,低低的嗓音从听筒传来:“开门吧。”

“嗯?”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的。

下一脚快速从床上下去,先是从窗户扫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并没有听到车声,也没见车灯亮。

吻安狐疑,但是人已经卧室门口了,“你唬我呢?”

然,开门的时候,他就悠然立在那儿,外套随意的搭在臂弯里,另一手别进裤兜里。

吻安眨了眨眼,“你怎么没告诉我呢?”

男人略微勾唇,一步迈进门里,将她勾了过去,唇畔压下来,低低的笑意模糊,“捉奸来的!”

她笑着附和:“那你等会儿,我先上去把被窝里那位处理了?”

话音刚落,身体顺势被他托了起来,不客气的捏在她翘臀,一蹙眉,“又不穿鞋!”

吻安顺势挂在他脖子上,“这不是有一双腿了么?”

刚刚还在电话里说有人给他告状,结果进了门就一个字都想不起来提,直奔目的地:床。

“你刚下飞机,还没洗澡呢!”吻安提醒道,作势推他。

他根本听而不闻,指尖探向身后的一口,隔着夏季薄薄的睡衣,指尖灵活、轻易让她胸前没了束缚。

------题外话------

大姨妈降临,忍一忍不多的更新哈……(姐妹俩虽然打酱油,但还是很有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