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保不准就把野种打出来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确实是挺累,也就真的睡过去了。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总之醒来是他竟然依旧坐在床边,在她习惯性往被子里埋首的时候,他抬手将被子往下拉了拉。

“醒了?”他声音低低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吻安瞬时转过他的手腕看了时间,然后坐起来,低眉揉了揉眼,“你怎么还在?”

他低眉,声音淳沉,“不该第一时间给你个解释么?”

她顿了顿,然后浅笑,好像也没打算听,一边往床外挪。

语调淡淡:“第一时间都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

宫池奕止住了她下床的动作,臂膀微微用力就把她带到了面前,“如果那个时候告诉你,隔着半个地球,你脑子里该有多少剧情庸人自扰?”

她也不挣扎,安分坐着,淡笑,“庸人自扰总比被欺着、瞒着要好。”

他微微蹙眉,知道和她争辩只会让她更生气,更不拐弯抹角。

沉声道:“我进房间,到易木荣敲门不超过三分钟,我出门时房里什么样,进门时也便是那样。”

他连外套都没从指尖放下过。

吻安仰眸,看了他好一会儿,可他一双眼波澜平定,一点起伏都没有,更没有瞎编的成分。

片刻,她机械性的弯着唇角,眉眼亦是,“那汤乔是觉得好玩?”

“我也问过你,那时候是不是刚从床上下来。”

宫池奕眉峰沉定,坦然,他是刚从床上下来,被扯到床上刚立直身子下床,易木荣便敲门了。

她嘴角弯起的模样没变,就是看起来一片温凉,“房间里就你们两个人,谁知道真假?”

他适时的接了过去,嗓音很淡,“别人要的就是你这种心理,你能不懂么?”

吻安顿了一下,看着他没说话。

汤乔能第一时间眼巴巴的、又大着胆子直接冲到老爷子这儿找庇护,必然就是捏准了外人这种的心理。

那天房间里就只有两个人,孤男寡女,宫池奕还喝多了,他说的话几个人会信?尤其她怀孕才是铁铮铮的事实。

她还是没说话,表情好不到哪儿去。

许久才看了他,“如果易木荣没敲门,你敢说你们俩什么都不会发生?”

他低眉,嘴角弄了弄,“你这是胡搅蛮缠。”

没有的事假设这样的如果有什么意义?

吻安转了脸不说了,准备下床。

但心里还是闷着一层,尤其老爷子对着她说的那番话,三四年了她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有什么话语权?

可她总不能跟身体逐渐孱弱的老爷子争辩,一口气只能自己憋着,憋了一下午很是难受。

如果不是老爷子说动汤乔就是往他身上捅刀子,若不是怕他一激动就背过气去,吻安可能当场能给汤乔两巴掌。

可她不想招个害死宫池中渊的名头,她担不起。

所以走了两步,她转过身,脸色凉凉的看着他,“就算你没碰,总归她肚子里是你的种,我恶心。”

说完话,她忽然想起来余歌说的,仓城那边的医院已经把他的东西销毁了,汤乔哪来的种?

柔眉蹙得紧了紧,舒了一口气,懒得管,转身进去洗漱收拾。

国事、政事她可能站在他身边,但这种纠缠,吻安实在没那心思替他收拾,他若是真的爱,就自己把身边乱七八糟的野花给清理干净去。

所以用过晚餐,她那个还没打开过的行李箱直接搬到了门口。

宫池奕从楼上下来,眉头拧紧,“做什么去?”

她没看过去,自顾撕掉了箱子上张贴的托运条,语调略微自嘲,“老爷子看着我们离婚的,你今晚不回大宅,我总不能等着他过来赶我?”

他站在一旁没说话,但知道她留在这里是受委屈的,哪怕不和老头子面对面,那种情绪会压着她。

“去薛老那儿住?”他问。

吻安摇头,“去看他一眼就走。免得影响他老人家发病。”

外公的身体比宫池老爷子还差,稍不注意受了刺激就得叫医生,家里人都仔细着,她都怕自己受不住情绪影响到外公。

宫池奕没拦着她,只沉声:“过两天我去找你。”

她没说什么。

快出门的时候看他跟在身后,终于又停了一下,转过头,皱着眉。

“你说为什么你就总是这么招苍蝇呢!”很显然,她心里还是气,但是不知道该朝哪儿发,憋得慌。

宫池奕听完愣了一下。

长腿迈过快半人高的行李箱,立在她面前,手臂微拢把她拥过来,“知道你心里憋屈。”

瞬间又转了话音,“盯着你的也不少。”

从当初的柯锦严到郁景庭,又来个玄影,中途席少之类的都没算。

吻安一听,一秒钟凉了脸,语调也不由得拔高了,蹙眉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他们往我床上怕了么?”

“他们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算计我么?”

“说到底就是你自身的问题,我被真爱所以不被算计,你那是被觊觎,你本身不够完美才被别人钻了空!”

虽然逻辑有些怪异,但他只是低眉让她说了个够。

随即薄唇微动,嗓音低平,“骂出来心里舒服些了?”

吻安盯了他一会儿,一手拉过行李箱。

上车之际,她板着脸,“他们若若怕我的床,我照单全收!”

宫池奕跟上去的脸色沉了沉,在她之后一步钻进车里,冷声:“送你过去,也很久没去看薛老了。”

一路上她本是不打算说话的。

奈何汤乔的这个事就像梗在喉咙里的刺,上下不得,让人恶心。

吻安脸色,“再来这么几个我也受不住,身不累心累,要么你就从了她吧?人家一来就能给生个孩子,多完满?也许你爸的病就全好了。”

宫池奕侧首,沉眸睇了她一眼。

她转了过去,语调淡下来,“如果肚子里不是你的种,她没那个胆子,至于无缘无故冒这么大的险么?”

宫池奕微倚靠背,嗓音淡淡的,“别忘了汤岸曾经栽多大的跟头。”

虽然过去两三年了,但对他汤家来说,那的确是结结实实的无妄之灾,先前汤岸也没得罪宫池奕,结果就被设计了那么大一个陷阱,谁不冤?

本就被老丈人黄老邪压制着,那之后更是在仓城抬不起头,很多时候被人恨不得吐口水的感受,一般人是无法体会的。

所以,回过头阴他一回不奇怪。

就怕这背后还被谁利用着。

“与我无关。”吻安气哼哼的目光转向窗外。

关于什么阴谋权术,全是他的布局,她一度以为解决内阁的事之后可以平静的拍戏,生活滋润一些。

忽然插出来这种事,心里就是不爽快。

哪怕宫池奕说了“我会解决。”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宫池奕把她送到薛老的堡楼,又将她送到机场,看着她进了安检口才回家。

吻安是的确不想去管这件事,因为但凡想到她就已经很火大,只得专心的拍戏。

回到香堤岸,想到汤乔还曾经进来住过,虽然都翻新过,但第二天依旧请了几个家长把别墅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

后边的半个月,她不知道汤乔在伦敦的大宅怎么被老爷子保护着的,也不想知道。

但是半个月之后,听说汤乔身后跟着老爷子的人浩浩荡荡的回仓城养胎了。

这简直是倒她的胃口,但她自顾做自己的事。

这件事不胫而走的时候,偶尔能听到那么一些议论,说她在宫池奕那儿已经过气,汤乔成了新宠。

这自然是汤乔乐见其成的结果。

对消息走漏这件事,宫池枭也很无奈,皱眉看着老三,“你也知道老头子的性格,他把他半生成果的毁烂、把你的一切变化都怪罪到顾吻安头上了,这样的机会,当然要把她彻底隔绝在你的世界之外。”

“我理解你百口莫辩的心情,要说汤乔这女孩也的确能抓重点,她挺着个肚子,全世界都不可能信你,又把老爷子拉到她身后撑腰……”

顿了顿,继续道:“但爸身体不行,你还是按捺一些,别真把他气出个好歹,你后半辈子要背阴暗的名声。”

宫池奕单手别在兜里,另一手指尖燃着徐徐烟雾,漫不经心的吸了一口,目光也很淡。

“多久出检测结果?”他沉声问。

宫池枭道:“薛音说差不多三个月才能检测。”

宫池奕没再多问。

当晚,他从伦敦飞仓城,这已经是半个月的第二次过去了,上一次去的时候吃了闭门羹,没见到她。

她现在是谁都不见,拍戏的行程都不外泄,剧组小场务给人透漏消息,第二天就会被立刻换掉。

但这一次他过去,直接去了她的片场。

衣服没换,虽说秋末冬初,中午的太阳很明媚,但温度并没多高。可他外套搭在肩上,简单的白衬衫、西裤,长腿简单迈步都透着迷人气息,一股子悠逸,又神色沉淡老远微眯眼看着她。

吻安一见他,转头瞪了桑赫,必然是他告诉宫池奕地址的。

桑赫摸了摸鼻尖,以最快的速度下去了,“午休,我先去吃饭了!”

很相似的场景,只是这一次宫池奕没有带饭盒过来。

更相似的是,有人如法炮制的在宫池奕的脚后跟到了片场,身后跟了四五个大块头的保镖。

大太阳的天,全都是黑衣黑裤,一副墨镜,派头十足,只让人想到“大张旗鼓”,不知道的以为来捉奸了,剧组的人都在引颈张望。

吻安却蹙着眉,沁冷的扫过面前的男人,“晦气!”

说罢,从座位起身,打算自己去用午餐。

汤乔已经到跟前了,一手扶着腰,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怎么回事。

吻安闭了闭目,干脆不走了。

她很不喜欢女人之间争来争去的戏码,她的电影里也几乎不会出现这么幼稚的桥段。

今天她自己却要演一段了。

片场那么多人,还有过来送餐的指定人员,都在朝这里张望。

似乎都在等着看好戏。

汤乔坐在了吻安刚起来的那个位子。

很明显的表达着她成功代替她上位的意思。

周围细细的议论:“看来是真的啊……这汤乔也挺有一手,闷不吭声的就上位了!”

“没见顾导这么尴尬过。”

尴尬么?

吻安没觉得自己尴尬,她低眉睨了汤乔一眼,“这么冷的天,筹码还是要握紧些,小心冻出个好歹来。”

又清傲的扯了扯嘴角,“总归你来了也无济于事,这身子能守得住、满足他?”

她说话时表情都懒得调配,面向宫池奕却媚妖的弯了眼角。

抬手便熟稔的勾了男人冷硬的下巴,大热的天,贴过去轻吐幽兰:“你来找我吃饭?”

话音微转,“干脆吃我得了?”

只有宫池奕看得到她高傲的眉角,一双眸子清离的睨着他逼着演戏。

他只穿了白衬衫,没系领带,她轻挑魅惑的指尖微凉,撩拨着、几乎穿过皮肤钻到了他心里。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他长臂一揽,多说一句都觉得浪费时间似的,几乎是裹挟着她往片场外走。

经过一个楼,一把将她掳进了楼道里,按在墙角,低眉微眯眸。

吻安已经冷淡淡的抬手,刚刚勾他下巴魅惑的手转而撑着力道,一点没客气的傲然,“戏演完,你可以滚了。”

男人也不恼,只是这段时间没见着她,心头痒着。

略俯首,嗓音微微低哑,“顾导经常这样勾引其他男星吗?”

没有哪个男人受得了她那副魅娆的样子勾起自己的下巴。

她柔唇轻扯,“经常,屡试不爽!”

知道她胡谗,宫池奕只是低眉看着她,能让她撒撒气也是好事。

手臂在她腰上紧了紧,“是不是又要出差去外头拍?……我若不问,走前不打算打个招呼?”

吻安没点头,但的确是这样。

他抬手抚了抚她刚刚耍冷傲迷乱了的发,自顾说着:“不忤逆老头子的情况下让事情曝光,只能拖在时间上,左医生转院了,这事没疏漏,就看看汤岸又勾结了谁而已。”

她抬手看了腕表,还是那句话,“你的事,跟我没关系。”

又看了他,“让你爸别太过分,想保护汤乔就别让她在我跟前晃,我手劲儿大,保不准就把野种打出来了。”

这话让宫池奕听了有些想笑。

嘴角也的确勾了勾,“去吃饭?”

------题外话------

你们的脑补和评论有毒,暂时就不一一回复了,反正没那么复杂

推荐《空间重生之萌妻影后》/萝鲤玥

她是艺校的高三学生,因出境一部青春电影走红,却被誉为没演技的“花瓶”,处处被人议论欺凌。

当千年前的灵魂穿越到她的身上,巫蛊,修真,演戏,赌石……且看一代妖后化身21世纪少女,如何发家致富,创造的高能影后的传奇人生!

傅影帝:“茵茵,如果有一天我淹没在人群里,你能一眼认出我吗?”

乔若茵:“不能,我脸盲。”

傅影帝闻言脸色一沉,扯开被子,欺身而上。

“那这样呢,能牢牢记住我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