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不会让你糟心的/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懒得跟他说话,转身外走平时桑赫陪她一起吃饭,今天人家早就跑没影了。

她最近虽然心里有事堵着,情绪也不高,但行程特别紧,每天都很疲惫,的的确确没天都是睡得好、吃得香。

对面坐了人,她直接当空气,低眉自己吃自己的。

从餐厅出来,宫池奕不让她回片场,带到了他车上逼着她休息会儿,也好说说话。

上了车,她就安心闭上眼靠在一边。

但旁边那双眼跟箭矢一般刺在身上,挪都不挪动一下。

吻安着实被看得难受了,阖眸吐了一口气,转过头对上他的视线。

看着他略深沉的脸,理所当然的一句:“不是让我上来休息的么?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宫池奕薄唇抿了抿,眉头一簇,没接上话。

待她要转过去继续闭目养神的时候,他终于长臂微揽,拉近了距离,嗓音沉沉:“这个时候你到处跑,我放心不下。”

她还是闭了眼,不搭话。

“要么搭个场景,要么把国外的戏份留在以后?”不见她回答,他也自顾往下说。

略低眉征询的看她。

吻安依旧没动静,被看了半天,在他略微沉了脸色时才淡淡的一句:“拍电影也要看心情,我不想把自己的牌子砸了。”

对吻安来说,这段时间无论在哪儿,心情都要比在仓城或者伦敦来得舒服,因为听不到这些嘈杂声。

但宫池奕听完眉头更紧了,显然她是不会同意搭场景的。

“那就索性把行程往后推,也不是赶时赶点的事,你也能休息一段时间。”他几乎是用一种一锤定音的口吻说的。

表情严肃,嗓音微沉。

所以吻安睁眼看了他两秒,“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之所以这么赶,是为了备孕。”

柔唇微微勾起,“那你是不是侧面的告诉我,这事也搁置了?”

本来也不可能再跟之前的计划那样积极备孕,但她还是这么问了。

宫池奕刚要说话,兜里的手机响起,正好桑赫在车窗外敲了敲。

她看了一眼时间,没多想直接去开车门。

他把电话接通,捂在手心里,薄唇一碰,状死回答她最后一个问题,当然,不能搁置,所以,“晚上早点回。”

他说话的同时,吻安已经开车门下去了。

桑赫在外边退了一小步,尴尬的笑了笑,“没打扰你们吧?”

吻安淡淡的一眼,“你该早两个小时来。”

言下之意,拍完戏就不该独自流掉。

桑赫一时语塞,只能讪讪的笑着跟在她身后往回走。

汤乔自然早就走了,过来晃一圈,无非是彰显一下传言非虚,她的确就快攀上豪门了,好不动声色的加剧舆论猜测、推进事情进展。

但吻安坐在汤乔坐过的椅子上,怎么都不得劲儿。

最后桑赫那把椅子被她抢了,而本该导演的宝座落到了桑赫那儿,一下午让他如坐针毡。

原本她是定着本周六就飞华盛顿,这次带的演员比上次多,要准备的比较仔细,可能去得也久一些,所以要更周到。

结果她确实把行程推后了半个月,但没有打算搭景棚,只是把后边的戏份提前拍了。

大乔、小乔回了一趟伊斯,这两天又回来了,每天都是笑意盈盈跟在她身后,一口一个“二公子说了,拍戏挣不挣钱无所谓,一定要把顾小姐照顾好!”

吻安向来都是笑一笑,不说什么。

来的那天小乔也神秘笑着看她,“二公子说最近如果有空,会秘密入境过来看您!”

她这才微蹙眉,“他刚坐上去才多久,不好好表现看我做什么?”

小乔笑着,“这您就不知道了!现在老夫人比公子都着急皇室子嗣的问题,她每天巴不得公子忙里抽闲都跟您联系联系。”

老太太可能是固执了大半辈子,这回没有太坚持着给玄影安排一批批的美女,玄影惦记着吻安,那老太太也跟着惦记,而且比玄影有过之而无不及,时常想着,该怎么才能帮孙子把人抢回去。

吻安笑得有些无奈,老太太现在的确变了脾性。

也是大乔、小乔来了的第二天,吻安中午在自己车上小憩了会儿,隐约听到略急的敲击声。

不悦的蹙起眉,眯着眼看着凑在车窗外的脸。

抬手降下车窗,看着桑赫一脸焦急,语调淡淡的问他,“怎么了?”

“你先别睡了,赶紧去救你的左右护法吧。”桑赫示意她把车门锁打开,然后一把拉开车门,让她赶紧下去。

吻安刚眯了会儿,身体懒洋洋的,没多大动静,“姐妹俩干什么了?”

平时两姐妹在剧组里混得挺好的,没出过什么事,她并不以为然。

只听桑赫拧着眉,道:“小乔脾气躁,惹到汤乔了。”

汤乔?

她柔眉一紧,“她又来干什么?谁告诉她地点了?”

桑赫摊手,表示真的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又道:“人家是预备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人,能不多做点铺垫,多露露脸引领八卦么?”

吻安也终于拿过外套下车。

老远就能看到姐妹俩被汤乔身边嚣张的保镖控制着,双手被反剪回去,疼得两人一脸扭曲。

“放开她们。”吻安脸色很淡,或者说透着和这初冬气息一样的清冷。

保镖看了看汤乔,见主人不发话,也就无动于衷。

吻安眉头微蹙,“没听见我说话?”

汤乔眉头蹙着,显得很不乐意,“顾小姐,你好歹应该问问自己的人都干了什么,我的要求不高,让她们跪下来跟我道歉。”

她听完顿了顿,然后突兀的笑了一下,盯着她的肚子:“你若怀得货真价实,用得着三天两头跑出来打广告、恶心我么?”

吻安说完冷眼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保镖,“这地方我租了一年,你最好赶紧放人,否则我不保证连你一块儿,只能从这儿爬着出去。”

汤乔想说什么的。

吻安已经淡淡的继续:“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一个盗窃来的野种我还赔不起?”

汤乔手心紧了紧,她现在真的是一肚子火,因为刚刚真的被小乔弄的摔了一下。

可她也急着宫池中渊告诫她的话,“没事少惹顾吻安,那个女人没什么不敢的。”

也就是因为老头子都要这样顾忌她,汤乔才会按捺不住的找存在感,但真正迎面碰上,她还是明智些好。

咬了咬牙,她还是让保镖放人了。

小乔疼得扭着眉毛,但是一缓过来就不带消停的,指着汤乔的肚子,“你怀孕?是不是真的啊?我见过母狗怀孕都比你肚子大!”

这种讽刺气得汤乔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你立刻给我道歉!”

吻安没说话。

汤乔也就扬了扬下巴。

大乔扯了扯她妹妹的衣角,公子说了还是少惹事,稍微守着顾小姐就好,万一给顾小姐惹麻烦就不好了。

桑赫在一旁让人都散了,又嘱咐场务准时开始清场,把汤乔一队人马当空气。

吻安淡淡的看了一眼汤乔,“我的人普遍视力不好,不想被扫出去,就自己迈腿离开。”

“还有,要打广告烦请找别的地方,片场很乱,保不齐下次走进来就被哪个道具砸到了,出了事道具负责?”她淡淡的、讽刺的语调。

大概是真把她的话听进去了,那之后汤乔还真没来片场晃眼睛了。

但其他地方必然是没少下功夫,没那么明目张胆,却不断的散播小道消息。

圈内走哪儿都能听到汤乔很可能就快嫁入宫池家的消息。

都说:“果然,女人有了孩子就是最大的资本。”

“顾吻安就算再迷人,到最后不也败给高傲了?”男人也就过个新鲜劲儿,说以前到一万的追求,也只是过眼云烟。

平时都是私底下流传。

那天一早起来,吻安看到了被放到明面上的娱乐八卦,屏幕上的主持人说得有血有肉,活生生一部豪门上位史。

而她顾吻安成了悲哀的被挤掉的那一个。

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傍晚吻安接到了玄影的越洋电话。

看起来他一直都在留意她的新闻,这边八卦刚冒头,他就知道了。

“怎么回事?”不知道他在哪打的电话,像是忙里偷闲,连问候和寒暄都省了,直接问。

吻安笑了笑,“没多大的事。”

玄影冷眉皱起,“这还叫没多大事?”

她依旧笑着,“你要是因为小乔被人欺负了来打抱不平的,我倒是可以跟你聊聊。”

意思是她不想聊关于汤小姐的事。

玄影抿唇沉默片刻,他也没有直接提汤乔。

好一会儿才道:“小狗都已经长大了,你不打算回来看看么?”

话题转得挺快,吻安愣了愣,弯了唇,“我要是过去了,还能回得来么?”

不说他,老太太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把她留住,本着敬重长辈的原则,吻安又不能惹老人家生气。

所以,就算她现在真的很不想待在仓城,但去哪儿也不能去伊斯。

玄影似是冷哼了一下,问:“也不给狗儿取名,就一直这么叫?”

吻安蹙了蹙眉,“你给取一个不就好了?”

又道:“干脆叫狗狗儿也不错?”

玄影抿唇,这名字够敷衍的。

好一会儿才沉沉的道:“我说认真的,累了就过来走走,就当度假,我抽空陪你。”

吻安只好点头,半敷衍,“好,知道了,抽空一定过去,有一段是要去伊斯拍的。”

电话还没挂,她看到了宫池奕打进来的提示,没去理会,又和玄影聊了会儿。

等断了线,她就开始收拾行李,没打算给宫池奕回电话过去。

行李收拾差不多,他才又一次打过来。

语气不太好,嗓音低低的,“在干什么?”

她看了看自己收拾行李,道:“没什么。”

这两天他都没过来,有可能不在仓城,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总之最近她不会主动联系他,也没问过。

估计就是这一点让他有些恼火。

声音显得压抑,“要出门?”

她楞了一下,看了看周围。

有一种被监视的错觉,否则他怎么知道她在收拾行李?

宫池奕那边沉默片刻,声音一度压低,“非不听我的,至少等我回去再去机场?”

吻安抬手看了腕表,柔唇淡声,“可能来不及……”

“等着!”他不乏脾气的一句,然后自顾把电话扣了。

她站在原地微挑眉,放下手机继续收拾东西。

宫池奕的车从荣京往仓城走,这个时间段并不堵车,但也不可能一眨眼就回到香堤岸。

等他回去的时候整个别墅一片昏暗,只有几盏壁灯亮着。

男人脸色沉了下去,下了车迈着长腿往里走。

给她打电话没人接。

到了楼上才发现她裹着毯子歪在阳台榻榻米上。

吻安抬起眼,迷糊的看了他大步走进,步伐飞起的凌风似乎都在脸上扫过。

伟岸的身躯靠近,气息瞬间压迫,她微微仰脸,不待说什么就被他抱走了放回床上,而他折回去把打开的窗户关上。

她坐在床边,看了看时间,没睡过头。

航班是凌晨的,所以她算着时间可以睡一觉的。

宫池奕折回去,目光扫过她的大行李箱,脾气稍微缓了缓,但脸色并不好看,“一两天也等不了?”

她柔唇微抿,清醒多了,仰眸看她,“你没见汤乔这些天多卖力么?”

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我不想她的检测结果出来那天被媒体围攻,也不想第一时间知道检测结果。”

宫池奕知道她是怕结果出来。

“就那么没信心?”他站在床边,深眸低垂。

吻安笑了笑,“信心?对你有信心?……我还真没有。”

至于她自己,笑意深了深,“到现在也没动静,着实也没有自信。”

说完话,她从床边下来的功夫,床边的男人顺势褪了外套,往床角一扔。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俯身下来,双臂撑在她两侧。

吻安愣了愣,看着他并不太好的脸色,“你干什么?……我该收拾准备走了。”

“不是凌晨走么?”他薄唇一碰,沉声。

冷峻的五官往前凑了凑,而她往后躲了躲,他只好定定的看着她,“如果不想留下来跟我看结果,至少别什么都不做就走。”

神色沉了沉,“你知道自己冷落我多久了么?”

听起来很不悦。

她抿唇,“怪我?”

他没说话,抬手半握她的脸,又勾了下巴,薄唇落下,气息沉淳,“我保证。”

唇畔微里,咫尺间低眉看着她,嗓音低哑,“不会让你糟心。”

唇畔相触,舌尖细腻的描摹着她的唇线又往里缱绻,嗓音模糊,“去多久?”

吻安“唔”的一声,发现说不出话,只好摇了摇头,不清楚具体时间。

宫池奕低眉间眉峰轻蹙,“敷衍我?”

语调间,他手臂一用力,把她整个人托到了大床中间,吻安惊得小嘴微张,他已经趁势钻了进来。

他最清楚她的敏感点,娴熟勾人分分钟能让她沦陷,哪怕心里惦记着航班时间也没有用。

只有中途喘息间,不乏警告的看了他,“你最好别耽误我登机!”

他俯身,声音沙哑迷人,“迟到了干脆不走……我送你去过去也不错。”

说得倒是轻巧,那么多演员,他都用私人飞机送?

纠缠缭绕的气息间,吻安的电话响了好几次,她每次相接都被他打掉手臂。

而他的电话也响过,只是他压根和没听见似的,连手都没伸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