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威胁跳楼/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神色平淡,目光冷毅,淡淡的看着屏幕,沉声:“还有谁找你做过鉴定么?”

电话那头的人压了压声音,“有,还不止一个,但不是找的我,是医院的其他人。我也是听人说,您也知道这种事私密性很强,我也不敢多加打听,只知道其中一方是汤岸。”

这个并不奇怪,汤乔要证明自己的孩子是宫池奕的,她自然会准备一份鉴定书,也许还会以此公布在大众面前,又一次替她拉了撑腰的后备力量。

到时候宫池奕必然只能被骂得狗血淋头,舆论也必然会逼着他对汤乔负责。

宫池奕听完缄默许久,终于低低的“嗯”了一句,“辛苦。”

他并没有为难对方,甚至让他继续打听打听还有谁做这个鉴定,这总是还是交给自己的人来得放心。

挂了电话,吻安见他把目光转过来盯着她许久,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看我做什么?”

宫池奕把手机放到一旁桌上,又一次坐在她身边,抬手理了理她的裙摆,“你也听到了,下周就能出结果。”

所以呢?

吻安柔眉微挑,要她跟着一起等着结果出来,然后再出去拍戏?

他眉头微蹙,目光深暗的看着她穿好衣服后理了理妆容,长发捋到一侧,伸手拿了围巾。

宫池奕把围巾接了过来,走到她面前,五官略微俯低,“知道你有自己的行事计划,但我更清楚你这次出去不是非今天不可。”

而是为了避开汤乔怀孕事件的高氵朝点,在她眼里或许是给他留一些尊严空间,但在他眼里,这只是逃避,因为他最清楚事实真相。

吻安低眉听完,抬头看了他,不接他的话,只看了围巾,“给我系上吧。”

男人眉峰轻捻,“有时候太固执并非好事。”

她看得出来,他这会儿有些不悦。

但吻安视而不见,语调淡淡,情绪也很平缓,不接他的话题,只道:“我快来不及了。”

宫池奕沉着声:“来不及就往后推。”

她微抿唇,“我已经推了一次了。”

他手里的围巾并没有系上来,只是低眉望着她,“下周出结果,也就这么几天的事,如果结果不如你意,你想如何都好……”

吻安见他是不想给她系围巾,只好转过去想再拿一条。

可刚转身,他语调沉了沉,“能不能先听我说完?”

显然,相比于刚刚情绪,他的不悦正在攀升。

吻安微蹙眉,“然后呢?等事情快收尾了你把我推出去,干脆把我们的事公布了?且不说你有没有从我这儿占便宜,你大哥和薛音的事你忘了?”

见她顿住动作仰眸皱着眉,宫池奕薄唇略微抿紧。

片刻,才启唇:“以为我尽力留你,是想着到时候把你推出去当挡箭牌,压制舆论?”

她语调挑起又明显了几分:“不然呢?”

他神色微暗,嗓音沉沉,“我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外出。”

她出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有时候,距离会让一个无比强大的人感到力不从心。

吻安没说话。

“我的身份,无法保证你一人外出的安全性。”他垂眸看着她,沉声,“缓一缓?”

难道她还得一辈子跟他绑在一起,那还怎么做事?

这么想着,嘴上也没遮拦,“那干脆了,总归你也不可能不坐这个位子,你大哥和薛音的关系也在那儿,你找个谁凑合下去?”

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一出来,他脸色转眼黑下去,“胡说八道。”

声音是掷地有声的低沉。

所以吻安愣愣的看了他一会儿,想说点什么,也没说出来。

其实她没参透他话里的意思,最近也没听说哪里会出事,何况她把能卸任都卸任了,顶多挂着一个荣京女爵的头衔。

再说下来,也就是成为国家影协的成员,根本算不得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

最终,他虽然一张脸阴沉着,也只能让她去机场。

吻安坐在车上,想着出门时他一脸郁色,是真的生气,连送都不送她,心里也不太舒服。

自顾舒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车窗外。

可能这就是别人说的女人矫情,她心里不舒爽非要把他也弄得满身压抑,还奢望着对方能捧着哄着。

可谁没个脾气?

好一会儿,她才淡淡的开口:“他让你跟我一起去了么?”

话自然是问开车的靳南。

靳南点了点头,“我跟您过去,这段时间负责您的安全。”

吻安沉默许久,目光依旧在窗外,看得有点头晕才闭上眼,又问:“最近有什么事么?”

还是他单纯的想让她第一时间知道真相,怕她因为这件事从此不信任他了、嫌他脏了?

靳南想了想,还是摇头,“不太清楚,如果真有事,大概也是荣京那边。”

吻安没说什么,因为荣京是沐寒声的地盘,他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总归出不了什么事,也就没怎么上心。

登机之前,她思来想去的在门口好一会儿,还是给他发了个信息。

但是宫池奕没回,这让吻安有些气,伸手夺了靳南刚拿下来的箱子,道:“转告你的主子,这段时间别找我,找我也不理!”

然后迈步往前走。

靳南皱了皱眉,看了看空着的手,又去车上把她的包和外套都拿下来才迈着大步追上去。

*

几天之后,汤乔的胎儿鉴定结果已经出来,宫池奕接着电话,一边慢条斯理的穿戴整齐。

“找到人了?”他神色冷暗,语调淡淡的。

听那边的人回话之后才“嗯”了一句,伸手勾起外套,从容迈步出门。

汤乔是混娱乐圈的,对于媒体的运用,她可以说是炉火纯青,无论有名的无名的媒体都得知了今天会有一大出戏。

小道消息从大清早就开始传,网民更是活跃一场,好似一个个都不用按点上班似的。

“听说今天汤乔就要公布胎儿DNA鉴定结果,估计这是宫池奕被第一次被女人吃得死死的!”

听起来是有些同情他的。

但是不过半个来小时,画风逐渐变了。

有人说:“富家公子都爱吃干抹净、拍屁股走人,就该有几个这样厉害的女人收拾他们,清一清贵圈空气!”

有人回复:“重要的是,被贵公子玩剩下的破鞋,总要由老实人接盘,多冤?”

这些话自然进不了宫池奕耳朵。

但刚回来就听到这件事的余歌跟着咋舌,“汤乔有一手啊,脑子也不缺,先前知道立刻拿老爷子当护身符,这会儿知道利用免费资源给你压力。”

宫池奕再厉害、再权势滔天,他总不能去把匿名网民的嘴巴都堵上,只能任由舆论翻涌的淹没过来。

这种时候,他但凡发声反驳汤乔,那都是招网民臭鸡蛋的行径,只会适得其反。

她挑了挑眉,“那你到底是做没做亏心事?”

见他冷眼扫过来,余歌挑眉,“我看顾小姐气得连仓城都不想呆,所以随口问问!”

中途,余歌和他分道,他并没有去医院拿鉴定书,而是直接驱车去了另一个地方。

一个并不奢华的公寓楼,在汤乔只字不曾公布的前提下,依旧有数十家媒体蹲守在楼下等着看好戏。

在众人熙熙攘攘、引颈揣测之际,谁也没看到黑色迈巴赫停在楼后。

男人下了车,迈步从后门进了大楼。

公寓楼环境不错,只是电梯间稍微有些昏暗。

男人等了几秒,迈步进了电梯,随后又进来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压了压帽檐,根本没看和自己一同坐电梯的男人是谁。

只是抬手按楼层的时候发现已经按了,只好退回去等着。

一路直达。

男人双手闲适别在西裤兜里,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透着几分冷漠。

长腿不急不缓的迈着,跟在前头那个鸭舌帽身后,看着他敲门,也立在门口等。

汤乔开门,结过了男子送来的鉴定书,刚要说什么,一抬眼看到立在一侧的宫池奕,惊得瞳孔都放大了几分。

而他已然略微侧身迈步进入内室,目光扫过装潢上等的房间,薄唇淡漠的抿着。

汤乔握着鉴定书,随即才笑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男人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纸张,不猜也知道结果:和他有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物理亲子关系。

可他只是儒雅提了一下裤腿,在那张价值不菲的沙发落座。

目光落在汤乔身上,眼神坚毅而冷漠。

汤乔给他看了结果,一直都淡淡的笑着,自唱自话,“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你不信我,没关系,我们自己清楚就好,我不会跟你闹更不会狮子大开口。”

男人薄唇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

嘲讽意味明显,因为楼下那么多媒体可不是闹着玩,而她这会儿看起来温顺而无辜。

汤乔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的,但是他没有。

看着他坐了会儿,便从兜里摸了一支烟,“啪嗒!”的点了火,兀自低眉优雅的吸了一口,丝毫不考虑还有孕妇在场。

方才微眯眸,目光透过青烟朝她看来。

“戏该告一段落了。”他低哑的嗓音,没有温度,“说说背后还有谁?”

三个来月,他把注意力都放在证实胎儿身份的事情上,临了才觉得没那么简单。

汤乔紧了紧手心,依旧笑着,“三少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

宫池奕略微点头,看了她,似是勾了勾嘴角,反而让人觉得阴谲。

他看了时间,起身在房间里走了几步,而后掀了传真机上的锦布,开机。

没一会儿,余歌那边的鉴定书传真过来。

男人低眉扫了一眼结果,不意外。

指尖捻着洁白的纸张,毫不吝啬的递到汤乔面前让她看。

汤乔皱着眉,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等看到那个鉴定结果的时候脸色白了白,拧眉盯着他。

然后几秒内,她想起了自己是个演员,拿出包装出来的、惨不忍睹的演技,“三少,你这不是在侮辱我,是侮辱了我们的孩子!”

这句话让宫池奕眉峰蹙了一下,显示着他的排斥。

末了,听汤乔满腔委屈又理直气壮的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也知道你不想负责,对你来说伪造一份鉴定太简单了!”

“可我没说要你负责,只是希望孩子生下来可以不背负骂名,我贪心吗?”

他薄唇微扯,冷声,“楼下的媒体,十二点之前至少有五十家?……汤岸号召力不错。”

汤乔抿唇,红了眼,“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

然而她还是小看了宫池奕这个男人。

他最近关于她一点点的蛛丝马迹都罗列起来,一一陈列给她听。

“四个月前你刚打了一胎,得了不少养身费用。”

“往前数七个月,也流过一个?”

“第一次怀上又流掉是三年前,也就是汤岸的事业一落千丈没多久,也是从那时起,你一步步在仓城娱乐圈站稳脚跟。”

“左医生醒了,且不论你们父女是否有故意杀人罪,你应该清楚,我的东西早已销毁,你哪来的第二份?”

他说得很慢,但每一句都让人颤抖,甚至与此同时,汤乔的手机会收到相应的证据,有照片,有医院的单子。

她终于一点点的白了脸,最后硬着口气,抖着胆不怕跟他撕破脸。

“就算你知道这些又如何?就算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又怎么样?你已经体会到了被全世界否认的感觉,没人信你,包括你爸!”

汤乔站在他的对面,嘲讽的笑了笑,“是你害我们一家摔落,我再借你爬起来天经地义不是么?”

她笑了笑,“就算你现在拿着鉴定书出去也没人信你……你没办法自证清白的,当事人只有你和我,而孩子在我肚子里。”

男人目光平视,淡漠的看着她,那种淡漠承载着人和人之间的地位差距,让汤乔越是拧眉。

他抽完一支烟,熟稔的捻灭烟蒂,目光再次抬起。

也不理会她那一段话,只道:“你今天只用说一句话,当着楼下媒体的面,讲清楚真相。”

她笑了一下,“你觉得我会么?”

他略微挑眉,右手把玩着打火机,左手习惯的放进兜里,“我能让汤家败落一次,就能再来一次,甚至让你们搭上命。”

说着,颔首指了她的手机,“要么给你父亲打个电话问问安好与否?”

他这么做,确实有些浪费时间。

可汤乔在这一点上做得十分完美,他除了让她自己说出真相,没有任何办法比这个更有效,搞不好老爷子明天就让他奔丧。

他还不想把事情闹这么大,不值。

汤乔打了电话,不通,眼神慌了慌。

“你最好别动我爸妈!”她看着宫池奕。

男人只是淡淡的点头,“照我说的做。”

汤乔又怎么可能答应?

僵持几番,她一下子起了脾气,红着眼,忽然几步朝窗户边走,“如果你逼我,我就跳下去!你想清楚后果。”

那么多媒体,亲眼所见,必然说他宫池奕为保名声蓄意杀人。

总之,他今天就只能认了这个孩子,甚至娶了她,扶起汤家!

然。

汤乔拧了眉,看着他迈着长腿,一步步走过来。

宫池奕神色没有半分变化,淡漠的走过去,抬手开了窗户,甚至略微颔首,示意她可以跳了。

她震惊的站在原地,看着他这样视人命如草芥的模样。

而他那张冷峻的脸没有半点变化,冷削的薄唇动了动,“还需要我推一把么?”

片刻,又道:“十二层,有勇气跳,没勇气戳破你一路编过来的谎?”

在他看来,如果她真敢跳,就不只是因为她可能无法再孕、必须抓住这一胎实现最大价值那么简单。

她连胎儿正主、背后是谁都不敢说。

而他行走政界数年,果然直觉无差。

五分钟后。

“啊!”楼下的媒体爆发惊天喊声,纷纷仰头看着坠落的女人。

------题外话------

肯定有人说我卡得销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