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无形的依赖/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二楼的确不高,所以汤乔从窗户边一米一的落下,一帧一帧无比清晰的记录在蹲守的记者摄影机中。

汤乔身材娇小,虽然怀胎三月,但整个人看起来也消瘦、轻飘。

眼看着摔落至四五楼,不知从哪儿飞速闪出来的人,并不是警方的人,犹如电影里的蝙蝠侠,缓住汤乔的重力惯性,又往下缓冲了一两楼后停住。

但此刻的汤乔已经昏迷,中途磕到了住户的几个飘窗,身上多处见血。

楼下此起彼伏的尖叫逐渐转为唏嘘,只觉得宫池奕简直冷漠得令人发指,他竟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孕妇往下跳!

而宫池奕此刻的确平静的立在窗户边,目光深冷的往下扫过,随即淡然转身,迈步出了房间。

可一上午的闹剧并不算告一段落,毕竟媒体要知道的是胎儿到底是不是宫池家的种。

对于此事,有人自然比媒体还着急。

汤岸是匆匆赶来,眼看着女儿飞速落下,又被稳稳接住的,五十多的人,一颗心也跟着高高悬起,又猛然落下,过大的起落已经让他整个人都瘫软,毫无血色。

一手抓着绿化带的灌木爬起来,眼前多了一双黑皮鞋。

汤岸只觉得头皮一麻,抬头看去。

“先生要见你。”来人戴了墨镜,板正着身,一脸冷血,可见是训练有素的保镖。

在汤岸还没反应的时候,一手轻易就把一个大老爷子架上车。

汤岸被扔上加长豪车,膝盖重重的磕在车底板,刚要抬头就被人按了脑袋。

“怎么回事?”上座的人非常不悦的开口。

他只能看到男人随性摆放的腿,皮鞋锃亮,再往上也隐约能看到大腹便便的模样。

汤岸声音几乎有些抖了,“这一切都是宫池奕做的!他必然知道背后就是你,特意针对与你!”

那人似是冷哼了一下,笑得让人很不舒服,“我的事只有四个人清楚,你倒是跟我说说,怎么我的种扯到宫池奕头上了?”

“啪!”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到了汤岸头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父女打的什么算盘!”

又道:“找不找宫池奕算账是我的事,但敢拿我做算珠,你们父女的帐必然逃不过!”

说罢,男人似是略微抬头,问:“死了么?”

问的当然是汤乔的情况。

板直坐在一旁的保镖摇头,“已经被宫池奕的人送往医院。”

男人点了点头,满是冷血,道:“她想死也得把我儿子生下来再死。”

皱着眉长舒一口气,指了指汤岸,“扔下去吧。”

就这样,汤岸从始至终都没能把头抬起来,一如他这几年在仓城的地位,可对于这样人不如狗的状况,他毫无转圜之力。

这都是拜宫池奕所赐!

轿车已经启动,保镖和男人依旧对立而坐,好一会儿,才斟酌着、忠诚建议:“宫池奕不是一般人,我不建议正面硬碰硬,何况,这私事引出来的事件,一旦您把注意力放在这里,对付荣京的沐寒声会更难。”

男人眉头紧皱。

他何尝不知道面对两个强势的对手,他根本不可能左右兼顾,而如今,他的首要是攻政。

保镖眉头动了动,“当初您找她就是冲着她身在娱乐圈,自身隐瞒事实、保住名誉比任何人都上心,看来还是选错了。”

作为女艺人,是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怀孕的,这也可以减轻先生的保密负担。

谁知道这父女俩不省心?

仓城的媒体像受了刺激的蜜蜂,处处寻寻觅觅,终于在黄昏时分蹲守在医院门,得到事实真相。

“根本不是宫池奕的种!”被误导后白忙活一场,又一次沸腾。

但,汤乔到底怀了谁的种,媒体根本挖不到。

也并不奇怪,因为让汤乔代孕的不是仓城人。

三小时后,荣京议事厅。

宫池奕从仓城过来,依旧是那身衣服,依旧是那个神态,略微倚着桌台。

目光淡淡侧过去,看着奢贵实木桌后的沐寒声,冷魅的眉眼微微挑起,“你竟然不清楚?”

沐寒声抬眸,神色沉稳。

他这才微勾唇,“这么说来,我倒是替你破了个口子,好歹让你有了个抽丝剥茧、攻击对方的道道?”

一旁的沐寒声神思沉重,许久才看了他,“你最近赋闲?”

多年相交,宫池奕几乎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思虑些什么,即刻竖了食指,“你别想把我立进去,我最近很忙,安安不在仓城,我心里定不了。”

沐寒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沉稳的五官起了几分肃穆,“那没办法,除了你,谁也压不下这些事。”

男人眉峰蹙起,她离开时就在赌气,薄唇微扯,“安安不回来,你赔我一个?”

沐寒声笑了一下,“仓城美人众多……”

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宫池奕瞥了一眼,只好笑着止了话。

宫池奕这才轻轻嗤鼻,“我看你这些年就是妻儿太圆满,少了戒心,才让人一朝起势,竟然还不自知。”

沐寒声微微挑眉,“对方既然敢气势觊觎我这个位子,如此狠角色,就算在那个汤乔身上动手笔,对方也未必也真就惋惜她。”

宫池奕薄唇轻抿,沉吟片刻,淡淡的沉声,“倒不一定。”

从这么久消息都压得严严实实,可见那人绝不想汤乔怀孕的事曝光,再者……

“他那个年纪,必然迫切需要一个子嗣,否则跟你争了地位有什么用?”宫池奕看了一眼时间。

本想着傍晚订了机票,现在看来是走不开了。

只好接着道:“据我的线索,他一把年纪无数次代孕失败,对这个孩子,是十二万分的在意。”

沐寒声看了他,微微眯眼,“你让我拿胎儿做利剑?”

沐寒声是有了四个孩子的人,对小孩的感情要比他深刻,所以微微蹙眉,“你不爱孩子,体会不了。”

宫池奕勾了一下嘴角,“我只会采取最简单高效的方式解决问题,如何保持你总理的仁爱,那是你自己的方针形式了。”

听完,沐寒声淡笑,“从来你都比我潇洒,娶妻了还是如此。”

大概也正因如此,他能从十几岁开始,一路雷厉风行,影响力贯穿国际政道。

说到这个,宫池奕没忘了给聿峥说个好话,道:“聿峥至今不提迎娶你妹妹,也不认回米宝,就是为了能保持那份”潇洒“,避免被人抓住弱点,你应该很能理解?”

沐寒声抬头看他。

聿峥开始入行是跟着宫池奕的,后期再发展,也脱不了宫池奕的行事风格,他们相似的潇洒,其实比别人冷血、冷漠。

但这关乎自己妹妹的事,沐寒声并不想糅杂政务多说。

*

吻安已经抵达华盛顿,关于仓城的新闻,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去了解,也许是担心出乎意料。

头两天让演员们休息,倒倒时差,把状态调整好。

她除了看片子、剪片子,偶尔就是想想出门时宫池奕极度不悦、冷脸的模样。

到现在,他也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个短讯。

晚餐送到她房间时,靳南随在身侧,极度谨慎。

她站在一旁,半抱手臂的姿态,微微侧首,看着他像怕人下毒似的检查餐点。

柔唇轻轻勾起,眉眼也弯了弯,她又不是古代的皇宫贵族,还要人检查食物?

浅笑,“宫池奕是把你往特工方向培养么?”

靳南从专注中回神,看了她,然后恭敬立在一旁,“您可以用餐了。”

吻安笑了笑,颔首,“一起吧,我点了两个人的份儿。”

虽然别别扭扭,但靳南还是坐下了。

吻安再一次问起最近是不是有别的事,可他还是摇头,说不清楚。

她只好挑眉,不再多问,转了话题,“我的话给他转告了么?”

靳南愣了一下,想起她在机场的脾气,摇头,“三少有些忙。”

吻安轻扯嘴角,眸色温凉,“他是挺忙的,都快凭空忙出个富二代了。”

靳南:“……”

用过晚餐,吻安刚打开电脑,接到了玄影的电话。

“在华盛顿?”玄影来了就直接问。

她弯弯唇角,“嗯,要待一久,镜头不少……狗狗还好么?”

玄影倚在靠背,目光挑远,偌大的办公室十分空寂,却也卸去疲惫,勾唇,“狗比我这个主人受人挂念?”

吻安有些好笑,“你跟狗狗争什么宠?”

玄影倒是不笑了,阴暗的五官略微沉下去,语调认真起来,“那边的事我听闻了不少,她们说你状态不好。”

大小乔俨然是他放在吻安身边的感情间谍了。

对此,吻安没法说什么,因为她最近心情真的不好。

才听玄影接着道:“奶奶十分想见你,顺道么?”

她微蹙眉,说顺道也顺,说不顺也不顺,最主要是,她真的不敢去,甚至玄影底下、皇室里那群人的力量。

有可能她去了就别想回来,为了伊斯皇室的未来,她会被直接按上国后的座椅。

所以,她只能含糊其辞,“我安排安排吧!”

挂电话时,玄影依旧话不多,却嘱咐她:“一人在外,一定注意安全。”

她笑了笑,“我带了保镖。”

玄影点了一下头,可眉头是皱着的。

挂掉电话,吻安也微微蹙眉,目光从窗外转回来,总觉得他最后一句不是随口说的。

但愿是她多想了,毕竟他一直这样。

但是在华盛顿的第二天,她中午从外边回来,刚要到酒店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许久不曾来电的郁景庭。

他受伤之后一直在伦敦养伤,最近都没什么联系,他们之间一直这样,不亲近也不疏远。

但郁景庭的行事,她已经大体了解,没事不联络她、不打搅她,但凡有事,他一定会第一个想到她。

“喂?”她稍微放慢步伐。

郁景庭的语调依旧平平淡淡,声线好听,“你在哪?”

她道:“华盛顿,出差,怎么了。”

“我是问地址,不问城市。”郁景庭紧接着道。

听起来,他是知道她在国外的,只是问她住在哪,哪个酒店、哪条街。

吻安蹙起眉,看了一眼自己周围,“街道不清楚。”不过她说了酒店的名称。

之所以住这里,是因为这属于宫池奕的生意范畴,旁边就是东里家的连锁餐厅,她觉得这个位置极好。

郁景庭听完稍微沉默,道:“你先回房间吧。”

嗯?

她轻轻挑眉,“你有话跟我说?”

他又沉默了会儿,“既然去拍戏,就好好拍戏,别管也别听别的事。”

说实话,经历了这么多年,虽然和郁景庭闹僵过,但吻安对他有一种依赖感。

这大概是从上次玄影的事开始的。

郁景庭这个人,看似简单的文人墨客,只和法律打交道,可他知悉一些事的速度远远比普通人早。

可他又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不去侵犯他人,也就不会张嘴到处散播信息,大概这也是他在国际行走无阻、一路平安的原因。

所以,她本想问“什么事?”还是忍了,点了点头,“行,我听你的。”

可吻安知道,一定是有事了。

如果出国前,宫池奕紧张让她觉得无中生有,令她恼怒。

如果在酒店,靳南的极度谨慎让她觉得多此一举。

如果玄影嘱咐她注意安全,只是出于关怀。

那郁景庭给她打这个电话,她就能够断定了,郁景庭就像是预言家,给她的信息没有一次误差。

挂了电话,她快步进了酒店,餐点依旧让人送到房间。

她信郁景庭,所以也打算这些天只进出酒店、只拍戏,什么也不打听,也不去管。

那是开始拍戏的第二周,吻安巧遇了肖委员长。

“正好,我和几个同行聊一聊,顾小姐一起?”肖委员已经不把她当外人。

她现在是国家影协成员,但希望她继续往上走,不但位居影协高位,更能走向国际。

桑赫碰了喷他手臂,“戏可以放,这种机会很少!”

她当然知道,但也想了想,“饭局是晚上?……我下午给您答复行么?”

肖委员点了头。

吻安觉得她现在的确有些胆小了,毕竟不再是首辅,手里没有内阁的人力啊。

还没收工,她给郁景庭打了电话,那种感觉,就像把他当导师了。

如实相告,“都是影协的人,我想应该没问题?”

郁景庭依旧是沉默。

而且是长长的沉默。

许久才听他问:“能等我过去么?”

吻安微愣,“你过来做什么?”略微玩笑:“你还是好好养病吧,我可不想三姐怪我拖累你。”

对此,郁景庭似乎有了一些不悦,但他没说什么。

只道:“两天我就回去。”

他说回去,吻安才反应过来,郁景庭可是在华盛顿长大的,他母亲还在这里,难怪他对她报上去的地址那么熟悉。

也因此,如果华盛顿会发生什么事,绝对没人比他郁景庭更清楚了!

她抿了抿唇,“饭局在今晚,等你回来就没意义了。”

郁景庭又一次沉默,又问:“谁邀的你?”

她说:“肖委员长,你可能不认识……”

可他淡淡的接了一句:“认识,我问问都有谁会去,没等到我电话就不要回复他了。”

吻安有些为难,“我现在拍戏这么卖力,如果影协那边处理不好,也是徒劳的,你能理解么?”

他声音淡淡,“要命还是要荣誉?”

……她一时间接不上话,只得挑眉。

幸好,吻安瞪了很久,总算等到他的一个短讯,但他也说了,会让朋友接她。

吻安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谨慎,但他是东道主,听一听总没错。

可到了时间,她联系那个“他的朋友”对方一度无法接听,没办法,时间到了。

靳南跟着她,而且她走的是郁景庭说的路线,不会有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