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为什么是老太太理政?/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晚华盛顿的交锋极少有人知晓,对方本就属于间谍体系,自知见不得人,在封锁消息方面十分下功夫。

而靳南从被控制开始就被扔进了不到十平米的暗房,四面全是粗糙的水泥墙,没有半点多余的东西,简直暗无天日,更别说往外传递消息、往荣京送通知。

靳南被人放出来已经是四五天之后。

开门的人纳闷的看着他,“你怎么在我房子里?”

很显然,这是真正的房东,压根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靳南没心思跟她废话,但他回到酒店时,丝毫没有关于她的消息,桑赫早已经急得报警。

看到靳南,一把拉住他,“你把顾导弄哪儿去了?”

四五天拍不了戏是小事,但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

听到桑赫说报了警,靳南淡淡的一句:“报警也没用。”

她的身份特殊又尴尬,有人想管,又会不敢管,即便敢也没那个能力,连靳南都知道那帮人是谁,这只有聿峥最清楚了。

桑赫拧眉,“这是什么意思,那我们剧组还继续驻扎在这里烧她的钱?”

靳南看了看他,“你不是副导么?自己拿主意,太太不会怪你。”

桑赫可能是真的急糊涂了,这种问题,他竟然问一个只会打架斗武的保镖,随即抿了唇。

靳南马不停蹄的搜集一切有用迹象,但那帮人处理得很干净,好似那晚的事根本没发生过。

那晚的打斗地点有着炸燃的迹象,也有斑驳血迹,可见状况惨烈,却无声无息,没有任何方面的新闻信息报道。

在城市每个角落转遍、收获甚微时,靳南给伦敦那边打了电话。

易木荣接的,语调平稳,也微蹙眉,“将军不在伦敦,早过去了,没告诉你?”

没有多余的废话,靳南转手继续往仓城打,又被告知三少多天都住在荣京。

这让他皱起眉,荣京若是没有政圈波动,三少过去的时间极少,除非太太住在那儿。

难道出事了?

靳南拧眉,后他往荣京方面打电话,先是联系的展北,电话没有接通。

他只能直接打到三少私人手机上。

“嘟、嘟”的声音长久响着,这让靳南心里一度压抑,必然是正在处理事件。

但他必须把太太找到,前提是要知晓聿峥的行踪。

可三少的势力都埋在聿峥保镖公司名下,要秘密寻人,以往都是找聿峥公司里的关系网。

现在要找的就是聿峥,靳南还一下子没准头了。

所以,第二天易木荣再次接到靳南的电话,此前南岛和玄影事件中,易木荣是和展北通过话、稍微合作过的,因而和靳南也不陌生。

靳南捏着电话,“内阁底下栓系着各个国际关系,麻烦你去问问四少,能不能把聿先生最近的行踪给帮调出来?”

四少虽然刚坐上首辅位子没多久,但他和三少也跟了不短的时间,这些事应该更清楚。

易木荣蹙眉,“你要这个做什么?”

正好,靳南想了想,道:“太太这边出了状况,目前只有找到聿先生才能摸到头绪、找到她。”

靳南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和郁景庭、玄影有关的。

而这话一下子惊了易木荣,“你这意思,顾小姐失踪了?”

眉头一下更紧了,满脸凝重,对靳南也没什么隐瞒的,道:“荣京有人起势内乱,消息全面封闭,连我都不清楚具体情况,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易木荣皱起眉,“外面几乎不知道荣京内乱一事,不太可能是一伙人。”

所以整件事处理起来应该要容易一些了,没有里应外合、敌人在暗的担忧。

靳南沉默了会儿,带着几分惊愕,关于荣京内乱,他并不知道,只知道前段时间就已经有暗潮涌动。

至少,汤岸和汤乔父女应该是事件核心人物有关。

看来这就是汤乔被秘密转院的原因:她是可以威胁对方的人质。

片刻,靳南才缓缓道:“也就是说,荣京内乱事宜结束前,三少不可能抽得出时间?”

所以找到她的担子,他就必须担起来,如果处理不妥当,以后三少追究起来后果极其严重。

易木荣就是这个意思,也道:“我会和四少提你的要求,尽快给你反馈。”

人手方面,靳南只能直接找聿峥底下的公司。

*

伊斯进入寒冬,已经下过几场雪,外头银装素裹,一片静谧。

玄影的别墅周围还有四季松挺拔的立着,原本种过木槿的那块地翻种了其他绿植,可这会儿也只剩被雪裹漫的小枝杈。

“慢点,慢!”不远处传来小乔轻快、活力的指挥,看着佣人把姐妹俩刚采集回来的食材仔细搬到别墅里。

玄影的地方极少让外人进出,所以姐妹俩把大多跑腿的活儿都包了,保证了住在这里的私密性。

已经过去一周了,郁景庭一直在这里,而她几天来一直处于昏睡状态。

姐妹俩进了门,抖了抖身上的雪,对他浅笑打招呼,“郁先生。”

郁景庭只淡然点了一下头,又往楼上走了。

很显然是去看顾小姐了,小乔现在是知道了,这个郁先生比他们的二公子还要痴情,就是方式不太一样,郁景庭对顾小姐完全没有占有欲的样子。

说起她,小乔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佣人,“医生今天来过了么?”

现在这个别墅里没有主人,大乔、小乔作为贴身伺候玄影的人,地位不说,支配权上要比别人高一些。

佣人点头,道:“刚走没多久,说顾小姐情况已经稳定多了,差不多就该醒了。”

大乔文静的微蹙眉,“那就赶紧做饭吧。”

虽然这些天吻安一直没醒,但是每顿饭都有她的份儿,因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过来。

这么多天过去,每一餐都十分仔细、又十分讲究,一点都不吝啬,都是孕妇的顶级营养餐。

这自然也是老太太的亲口嘱咐,这些天老太太顶着皇室里的一些事,所以能过来的时间很少,却每天都过问情况。

这一餐果然是没白做的。

佣人眼看营养餐正好到了可以食用的温度,叹了口气的空隙,听到小乔惊喜的从楼上快步下来,叫她赶紧把东西端上去!

吻安平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盯着熟悉的吊顶灯,又挪了目光,看到了当初自己换的窗帘。

果然是在玄影这儿。

但她一双眸底已经倒映着郁景庭的脸,以往的淡漠下多了几分不动声色的欣喜,又好像松了一口气,“醒了?”

吻安抿了抿干涩的唇,小乔立刻把温水递了过来。

郁景庭把她扶起来,喂她喝水,很慢,一口一口的。

她脑子正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润了嗓子,看了郁景庭,“都没事吧?”

郁景庭点了一下头,道:“饿了吧?”然后招了佣人过来,“老太太亲自嘱咐,专门给你准备的。”

吻安看了一眼,看起来清淡又养人的汤就有两罐。

下一秒,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抬手摸向自己的小腹,眸底升起了小心和狐疑,看向郁景庭。

小乔率先笑着,“您放心,宝宝没事!老夫人每天都会派人过来给您看,胎像已经安稳多了。”

不过,他们刚回来那天,以及之前,她的情况真的很不乐观。

那个被二公子挡下又反手退出去的人手炸弹威力不小,吻安身上都被震得出了淤血,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甚至,她还得感激那帮人将她绑在了椅子上,否则玄影将她扔出去的一瞬间,如果不是摔碎椅子起了缓冲,她怎么也会把孩子摔出个好歹。

好半天,吻安才自顾笑了一笑。

他们当初辛辛苦苦备孕,却一直没有半点消息,怎么现在就这么会“赶巧”呢?

她看了郁景庭,自顾勾唇,“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跟宫池奕一样,以后还得在国际间闯天入地?”

虽然这么说着,但吻安的笑意很好看,甚至胸口有些酸,不是酸涩,是感动。

这一次,她无论如何也得把他生下来,就算他以后得上天入地的闯,那也说明是真正的男子汉一条。

何况,宫池老爷子如今渴望孙子至极,还能稍微改观她的地位。

郁景庭并没说什么,他的那种心情,连自己都很难说清楚。

他希望她没事,包括肚子里的孩子安然无恙,但这对他来说,也并非多么喜悦的事。

吻安知道这一点,所以之后她的话不多,只是低眉,安静的用餐。

期间佣人和小乔都一直在旁边伺候着。

她刚醒,身上没什么力气,喝汤的速度都很忙。

等她用得差不多,隐约听到了外头有车子靠近,然后停下。

没几分钟,就听到了楼下佣人齐齐的给老夫人见礼的声音,小乔已经快步到了门口,恭敬的候着。

不过老夫人一进来,谁也不看,只随意朝小乔摆摆手,快步往吻安床边走,“终于醒了?”

“还有哪不舒服么?”老夫人已经握了她的手。

一旁的佣人把汤菜都端走了,小心的把门掩上,只有小乔微低眉候在一侧。

吻安也笑了笑,“我很好,让您担心了。”

老夫人一看她这么客气,嗔了她一眼,“可不能跟我这么客气,你是玄影的心头肉,也是我老太婆得宝贝着的人儿。”

她也只是笑了笑,一手略微抚着腹部。

老夫人看见了,也跟着笑,“得好好养,我得第一个抱他!”

那语调里已经是十二分的疼爱。

当时吻安也只是听听便过了,可没细想为什么老人非得第一个抱,还能抱到,万一她到时候回仓城生产呢,她这把年纪,出了伊斯皇宫,总归叫人担忧的。

中途,老夫人看了旁边的小乔,“留意着,我让医生再过来一趟,到了让她直接上来。”

吻安听完浅笑,“我挺好的,您不用太担心!”

老夫人挑眉,“不担心哪行?出了半点岔子,玄影都一定要跟我算账的!”

她笑意深了深,没说什么了。

但也是好一会儿之后,吻安才微蹙眉。

好像,她醒了这么久,该见的人都见了,怎么没看到玄影呢?

这样的意识,让她略微狐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乔,然后看向了老太太。

片刻,她才试探的、又随口似的问:“玄影没在家里么?”

老夫人抚握她的手几不可闻的顿了一下,然后笑容再次拾起来,很淡,“那孩子得过些时间再见你,他还有事。”

吻安定定的看着老夫人,她脑子里不短的回旋着玄影当时置身于火光中的影子。

爆炸足够严重的话,他会被吞没,周围还有人和他搏斗,情况并不乐观。

她微抿唇,接着问:“我们回来几天了?”

老夫人倒是淡笑,“一周了。”

吻安看了时间,这么算来的话,她在伦敦顶多过了一个夜晚,如果玄影没回来,不可能这么快把她和郁景庭都送到这儿,郁景庭应该更倾向于把她留在华盛顿。

这么想,她稍微安心了一些,或许他是要把这件事收尾。

看了老夫人,“那伙人的身份都查出来了?我这样住在这里,会不会对伊斯有影响?”

毕竟,那帮人身份特别,聿峥被怀疑的事也不简单,伊斯刚稳定起来,很多国际关系要比比人小心翼翼的去处。

倒是老夫人笑了笑,“你现在就只管安安心心的养身子,其他政事让男人们去想、去做,你可不是当初那个职位上的人了!”

说的也是,吻安笑了笑。

后来医生过来了,仔仔细细的给她检查了一番,确定不会有大碍,也道:“您这体质怀孕应该不容易,还是要仔细养着。”

吻安一下子认真起来,的确,她怀孕太不容易了,每一次都是,所以认真的点了头。

老夫人陪了她挺长时间,而后有人上来对着她低声说了几句,看起来她很忙,忙政务。

吻安靠在床上,笑着目送老夫人出去。

等郁景庭进来时,她脸上表情温淡,略肃穆的看着他,“能不能直接告诉我,玄影在哪,什么情况?”

郁景庭微愣。

她柔唇轻启,“如果玄影没事,为什么是老夫人理政?”

这着实让郁景庭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没想到她会观察这么自信,直接朝他开口。

吻安看着他,“没什么不能说的,我承受的事不少了。”

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

但其实,她心里真的有些紧张,有些担忧,她真的最不希望玄影出事,他若出事,她绝对心底不安。

郁景庭看了她,道:“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没人清楚状况。”

又道:“那晚他让人护送你回来,自己并没有返回,因为身后的尾巴必须解决。”

吻安定定的看着她,“你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郁景庭只得点了一下头,知道。

“在医院,国外的医院。”郁景庭补充,“当晚他没回来,但消息说他连夜被送到医院,期间转院两次,具体情况外人不知晓。”

毕竟,玄影可是国主,他就算真的出事,也只能有老夫人清楚。

吻安回想着老太太刚刚的每一个表情。

老夫人这么大年纪了,经历过太多,她如果想把情绪收拾好,别人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所以她再回想也是徒劳。

微蹙眉,看着郁景庭,“他受没受伤你总该知道?”

他点头,“不轻,但他也经历过很多战事,没那么容易出事的。”

再怎么经历,那也是肉体之躯。

吻安甚至一下子想到了老太太对她极度疼爱的模样,莫名的压力和愧疚笼罩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