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舍小取大/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即将离开前,吻安才想把玄影的手从被子拉出来,想着握着说几句话,却摸了一会儿也没摸着。

柔眉蹙了蹙,指尖放在被子下空荡荡的位置,再往里就是他的身体了。

……胸口一阵阵的收紧,盯着他毫无生机的侧脸看了好久。

指尖从他肩膀往下寻,只往下了不到一掌的距离。

手臂没了……那一刻,她的手都抖了抖,怔怔的盯着他。

从医院离开,她脑子里依旧有些空白,心里沉甸甸的难受。

也是直到玄影被截肢的那一刻,她终于清楚老夫人为什么会跟她提出那样的要求。

医生说如果不是幸运,玄影失去的不仅仅是一条手臂和躺大半年这么简单。

她真的不敢想自己一夜之间让伊斯失去一个国主的罪责。

救她于危难,事后都不想让她知道他的伤情,只让佣人仔细伺候着,老夫人从始至终对她像一家人,跟她要一个孩子似乎一点都不过分。

吻安心里是可以理通的,可毕竟是自己的骨头,她不舍。

同时更是生气,气这么长时间都不跟她联系的人,哪怕放在平时,这么久不联系,他真不担心?

于是当晚回去,吻安坐在床上赌气的打了很多电话,尽管每次都是同样机械的语音,但她依旧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一次一次的数清楚,心里一次一次的狠下来,“再打一次,不通绝不再打!”

结果每一次,她都能如愿。

第二天早上,小乔上楼想伺候她起来,顺便问问想什么时间吃早餐,看到的场景让她略微惊讶。

顾小姐一大早已经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手机摔在地上,床上的被子没有仔细整理过。

小乔也看得出来她还没洗漱,气色很不好。

皱起眉,小乔走过去,目光看着吻安,“您身体不舒服?”

吻安转回头来,目光从疲惫到清明,一点点坚定下来,然后简单的摇头。

起身,道:“我去洗脸,早餐没什么特别要求,一会儿下去吃,吃完过去看看老夫人。”

大乔、小乔知道老夫人跟她提的事,私底下其实她们和管家是知道这事的,只是从不会乱嚼舌根。

小乔点了点头,“好,这就去准备!”

管家听小乔低声交代了几句,大概也知道了顾小姐心里的决定,先和那边的老太太打了个招呼,好让她老人家别那么焦心。

老夫人确实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真真实实的高兴,至少皇室有后了,她走也会走得安心!

这边吻安从楼上下来时已经穿戴整齐,一席春夏新款的裙装,依旧钟爱红色的她虽然裙子素了些,但胸针和系带都是红色,添了一抹惊艳。

小乔每次看她出门穿衣服都要感慨,走哪儿,她都是焦点,肤白貌美,衣服更是随手一选、永远出众。

她现在肚子逐渐大起来,习惯自己左手轻托着,转头看了一眼客厅,“郁景庭不在?”

大乔从餐厅出来,文静的淡笑:“郁先生好像说有点事,昨晚就出去了,今天不一定回得来。”

吻安轻轻蹙眉,郁景庭没跟她说,应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那就只可能是私事了。

她也没多想,自己进餐厅用过早餐,让司机带着她和小乔去往老夫人那儿。

一路上,小乔也不像平时那么热闹了,安静的陪着她,偶尔说说话也只会聊关于之前拍的那部电影。

小乔笑着,“等您生产完,我还是会继续随在身边伺候的!……继续跟着进剧组,也免得那位汤小姐三天两头来添堵,我欺负人很在行!”

吻安笑了笑,并没有多少闲聊的欲望。

小乔接着道:“我父亲官升了两级,老夫人也亲自见过,他说等什么时间一定要拜见顾小姐!”

她看了小乔,浅笑,也道:“这样不好,你爸支持玄影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你们姐妹俩能跟着玄影也是你们自己的努力,和我关系不大!”

主要是,他们这样,容易让伊斯皇室对她的身份产生误解,她真的不是玄影的另一半,更是绝不能干涉政事。

小乔倒是笑着,“皇室里聪明的人谁都知道顾小姐是二公子心头的人,没有顾小姐,我爸没今天,我们姐妹俩也肯定和其他女孩一样,没有自主权没有充分自由,甚至接触不到伊斯之外那么多新鲜的事物。”

吻安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模样,只好笑着,不多说。

她们到的时候老夫人看起来心情很好,热天里穿得比别人厚实,还是站在门口等她。

吻安扶着她往客厅走,没一会儿,周围的人都已经退了出去,只是候在客厅门口,不去刻意听她们谈话。

而那天之后,一切都按部就班了。

吻安试过联系仓城那边,却没人接自己回去,她身上什么都没有,走不出伊斯,索性陪着老夫人安安心心住下来。

大乔、小乔知道她和老夫人签过一份隐秘的协议,自然是关于即将出生的孩子,至于内容,除了她们俩,谁也不知道。

夏天逐渐接近尾声,八月末进去,吻安几乎不太敢走动了。

老夫人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断断续续的生病、吃药,心力有限的缘故,政务很多时候会落到吻安头上,同一份文件,很可能老夫人只是扫一眼,其实是吻安在处理。

九月初,老夫人仔细叮嘱让医疗队随时准备着接生,每天几乎都要过问一遍准备的情况。

吻安在老太太那儿给郁景庭打的电话,语调温淡、轻缓,“不打算过来了?名字还取不取?”

上次郁景庭走了之后又来过一回,除此之后就只是电话联系,至于他出去办什么事,吻安也不清楚,并没有仔细问过,只隐约觉得和宫池鸢有关,她更没多问了。

电话那边的郁景庭短暂沉默,开口的语调倒是略微轻快,“差不多这段时间会过去。”

“忙完了?”她随口问着。

郁景庭算是模糊的“嗯”了一声,之后转了话题,问到了关于孩子出生之后的问题。

吻安简单几句:“我能做的选择和努力都做过,只能是这个结果,算不上十二分完满,也是十分的两全其美吧。”

她一直都觉得得到与失去是并存的,没有谁该为你无条件付出。

和郁景庭又聊了几句,说了医生通知的预产期之后才挂了电话。

*

秋天的傍晚,散步让人神清气爽,吻安却也是那时候,肚子疼得脸色发白,只几分钟就已经冷汗涔涔。

佣人一个招呼之后,医疗队紧入工作,紧张而有序的围着她转,吻安整个感官、知觉除了疼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她从小就怕疼,十分怕,就算这几年娱乐圈、政界的摸爬滚打,对“疼痛”的胆小丝毫没变,甚至需要一个护士专门负责舒缓她的情绪,不让她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疼痛上。

原本她是被安排在郊外的医院生产,起初她是隐约知道情况,能听到周围人的言语。

只是后来,脑子里逐渐变得混沌。

医生不建议她剖腹产,偏偏胎儿出不来,她在昏睡过去之前,只记得医生一双手狠狠积压她涨得像气球的腹部,从上往下的擀压,几乎让人生不如死的痛!

那么大的力度,她都害怕肚子被挤爆,可是过分残酷的疼痛席卷过后,她的意识里一片空白了。

她当然也不知道自己从郊外的永远被转到了市中心,医护人员加了一倍。

更不会知道她后来出现中度血栓的状况,医院经过了一场输血、送血的接力。

老太太一直在外头陪着,大乔一直握着老夫人的手,能感觉她的紧张,甚至有着亏欠。

这么辛苦生下来的孩子,以后就必须留在伊斯了。如果可以,老太太真的愿意立刻把她封为玄影的国后,一点都不过分,别人也绝不会有异议。

可惜,吻安在先前谈话里就表示过自己的立场。

那晚九点多,一切才逐渐安稳下来,老夫人却不敢离开医院。

直到有人急匆匆的赶来,通知老夫人说郊外医院的玄影醒过了,老太太转眼已经喜极而泣。

孩子出生的这天,玄影醒了,多值得高兴?

也是第二天,伊斯皇室放了一天的假,至于原因,老夫人并未明说,但少数人心里是明白的。

知道顾吻安先前就和玄影穿过订婚,现在的事也在意料之内。

一周之后,吻安被转到郊外的医院,和玄影隔壁的房间。

只是玄影醒了,但她每天大多数时间都是断断续续的昏睡,周围人并没机会和她说这些话题。

小孩被抱到玄影的房间。

床上的人转过头,看到那张过分稚嫩、看不出底子的脸,老半天没有什么反应。

许久才想招手,却发现自己失去了手臂的事实,只低低的、略沙哑的开口:“放近些。”

玄影声音里有着哽咽,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个小人儿。

小乔偷偷抹了一把眼泪,笑着,“老夫人已经给您做主了,这是咱们未来的小王子!”

玄影似是愣了愣。

许久,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问:“她呢?”

小乔指了隔壁,说吻安这些天都是昏睡,但情况是乐观的。

看出了他的意思,小乔微蹙眉,“您稍微忍耐些日子,老夫人不让您随意挪动,等养得差不多了会见到顾小姐的,她都把小王子放这儿了,总不会离开的!”

说的在理,玄影没了动静,良久,自顾动了动嘴角,笑意不明显,但他确实是笑的。

值了。

*

彼时,荣京内乱被压下来,还未完全收尾,在外界丝毫没有察觉之际,荣京政统早已经历了一次换血。

因为这样的变动,各方人力十分紧张,专人负责的吸收岗位看上去像旧时招兵买马准备打仗,那种紧张气氛笼罩整个荣京。

依旧宽敞、凝重的办公室,沐寒声背对着站在办公桌后,背影显得很沉。

“顾吻安挺过生产那一关了?”他低低的问。

国务卿鲁旌站在几步远处,点了头,“据说已经有惊无险,安稳下来了,还在伊斯皇室医院,估计要养些日子。”

沐寒声略微点头。

“我欠他们夫妻的更多了。”沐寒声自顾道。

鲁旌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国事、政务,三少必然能理解您的,至于顾小姐,也是明事理的人,放在谁身上,那个时候也不能为了小家舍了国务,如果当时让三少走了,荣京这个内乱能波及日后至少五年有余。”

身为一个总理,舍小取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何况……”鲁旌微抿唇,“不让顾小姐知道这边的一切情况,也是为她好。”

宫池奕和顾吻安曾经就失去过一个孩子,总不能再次出事,如果顾吻安跑回来,必然不能安然无恙。

以鲁旌了解的宫池奕,万一妻儿再出事一次,等他醒来能把沐先生的国委会砸了都算轻的。

“现在顾小姐只是暂居伊斯,以后必然要回来的。”但万一孩子没了,那就回不来了。

这么想着,鲁旌才问:“这边的情况,什么时候能告知她?”

沐寒声抬手捏了捏眉间,“……待她的情况好转吧,否则,我怕她接受不了。”

鲁旌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沐寒声已经累得整个人都萎了一圈似的,气质越是沉重。

转头才问:“还是没找到聿峥的消息?”

鲁旌眉头紧了,“没有。”

这么久了,聿峥就像消失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谁也不知道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但要感谢他及时把那个子弹头送到北云晚手里,把消息传了回来,不至于这场内乱拉锯得太久、损耗太重。

其实鲁旌一直都不敢说,一个活生生的人没有“消失”的说法,必然是出事了。

只是聿峥和北云晚小姐关系不一般,这种话他也不敢说,更不敢和北云晚提。

从另一方面讲,荣京受到越多觊觎,一个个的得力干将出事,更说明他的国际势力让人惧怕了,只要撑过这些坎儿,再遭受的,不会是暗中迫害,而是阿谀相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