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情况不乐观/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他这么说,吻安只能抿唇闭了嘴,总不能等到他真的在大庭广众下采取“行动”。

两人到家,白嫂自然准备好了晚餐,很明显能看出关系缓和多了,笑着:“太太也回来了?”

吻安点了一下头,只听白嫂又添了一句:“太太不在的时候三少吃饭都吃不好!”

是么?她看向宫池奕。

他目光扫向白嫂,“您去休息吧。”

知道他是不好意思,白嫂笑呵呵的下去了。

不知道吻安是不是生过孩子,还是在伊斯生活过一段时间,现在口味有些变化。

宫池奕看出来了,峻脸微侧,“不合胃口?”

她笑了笑,摇头,“没有。”

吻安现在不能提伊斯,不单单是他会不高兴,她也会想起云厉,一想起来就念得停不住。

大半年,她也就和玄影视频过几次,估计时间久了,她就能适应“云厉只是玄影的继承者”这个事实了。

才这么想着呢,玄影竟然就打了电话过来。

吻安看了一眼屏幕,又看向宫池奕,才接起。

“用过晚餐了么?”玄影也不走客套寒暄那一路,语调间似是淡淡的笑意。

她也笑了笑,“正在进行。”

本来这么说,玄影可能要自觉的挂断,但是没有,吻安也听到了旁边的云厉闹脾气,哭得又干又裂。

“怎么了?”她眉头也紧了,心底揪着。

玄影抬手捏了捏眉间,“估计是想你了,佣人哄了半天也哄不好。”

只能让云厉看看她,说几句话。

但是云厉以前是不找她的,都喜欢找玄影。

可没想到,这次真的、虽然隔着屏幕,看到她,听到声音,居然逐渐平复下去了。

小手戳着手机摄像头要抱抱的模样,一下子让吻安心都软了。

那个电话持续挺长时间的,她原本在餐厅,最后到了客厅,连宫池奕都跟了出去,一直在旁边坐着。

云厉对他应该是没印象了,反应不大。

吻安挂断的时候,云厉已经快睡着了。

转头发现他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吻安笑意略微勉强,“怎么了?”

宫池奕已经给她倒了一杯水,这会儿温度差不多了,端起来递给她。

吻安接了过去,往他旁边挪了挪,低眉抿着温水,也听他道:“没有任何感触么?”

她侧首,他低眉,相视沉默小片刻。

孩子还没到一周岁,但已经要找她了,这样的状况,她不觉得不舍?

略微低眉,吻安道:“我已经没去想了,定了的事情,再改动真的很麻烦。”

麻烦的还不只是一两个人。

笑了笑,仰眸,“这不是还要再生么?你不用嫉妒玄影。”

男人薄唇扯了一下,这世上还没有值得他嫉妒的人。

第二天用过早餐,吻安想着今天没什么事不出门,但又想起了昨晚的事,还没看看东里,总得去看一眼。

她也是这么跟宫池奕说的。

他却还是淡淡的一句:“没什么可看的。”

吻安更是笃定,东里肯定惹到他了,要不是因为东里跟她是好朋友,估计昨晚真揍人了。

看他要出门,她不经意的吻:“去公司么?”

他今天倒是拿了领带,走到她跟前借手。

吻安笑了笑,把领带搭到他衬衫领子下,动作没有进一步,只是仰脸,“真没有要跟我说的?”

他低眉,示意她赶紧把领带系好,顺势吻了吻额头,“晚上我回来吃饭,天气不好别乱跑。”

她柔唇撇了撇。

等宫池奕走了,吻安的确想出门的。

不过东里的电话先打过来了。

她关了电脑上的影片,专心窝在椅子上,“你们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东里音量不高,语调淡淡的,“宫池奕没跟你说么?”

吻安摇头,“你脸上怎么样了?……你说你们都是二十几快三十的人,幼稚不幼稚?”

哦不对,宫池奕早就不如三十而立了。

话说完,她忽然觉得时间真的过得很快,随之而来的,又是那个念头:她真的该为他生个孩子。

思绪间,听到东里在那头道:“我借你的口给他道个歉算不算诚意?”

吻安听完微蹙眉,“你道歉做什么?”

再说了,显然没诚意。

原来,昨晚东里极力反对东里简继续跟着四少的同时,不小心映射了宫池奕和吻安。

“东里简进了你们家的门,吻安还有什么地位?你还有什么地位,能养活她么?”东里气在头上。

四少本就不想负责,他总不能让家姐厚着脸皮嫁过去,他东里家不掉这个价。

宫池奕当时就黑了脸,“这种话当着我无所谓,最好别让她听见。”

这会儿,东里在电话那头抿了抿唇,“宫池奕一直没告诉你我姐有孕的事吧?”

“怕你有压力。”他道。

备孕这么久的没动静,那边不情不愿的倒是怀上了,所谓的地位根本就谈不上了。

听完这些,吻安只是笑了笑,“我有压力,别人怎么样都有,也没那么严重。”

至少还没严重到夜不能寐的地步。

不过,她想,宫池奕都这么生气,东里肯定还说别的了,只是她也没多问。

的确,东里当时还有后文,“别说地位,你们俩连婚姻都保不住,要看着她换夫么?”

对这种事,宫池奕是很敏感的,因为云厉的事,他对玄影敏感,对整个伊斯都敏感。

两人断断续续聊了会儿,差不多该挂了的时候,吻安才试着问:“四少也不是不负责任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只听到东里低哼了一句。

她只好抿唇,“那你打算怎么办,伯父伯母知道么?”

东里拧着眉,“能让二老知道就不用大打出手了。”

至于怎么办,他道:“看着办。”

结果,这个看着办让吻安着实吃了一惊,倒是东里这直剌剌的性子会做的事,直接戳到四少的命脉了。

就只是半个月的时间,仓城传出了东里简和北云稷可能要订婚的消息。

从私下流言,一夜之间越传越勇,十分逼真。

四少这段时间就是在两个城市之间不断来回,身心俱惫的状态,一听到这样的消息,整个人变得很烦躁。

偏偏,他想见东里简根本见不到。

那段时间吻安把一半注意力放在了电影上,宫池奕好像也不太忙,每天都有时间陪着她,但也总有不见人影的时候。

傍晚,她靠在阳台,略揶揄的看了他,“简小姐和稷哥哥婚期马上就到了,你弟弟急不急?”

他休闲的走过来,手里的杯子放到了桌上,凑过来从身后拥着,“中午去医院了?”

她点了点头,没转过身,但是表情微落。

还是没怀,不过医生依旧说没问题。

他下巴轻轻落在她肩头,“不着急。”

吻安勉强笑了笑,还是在他怀里转了个身,抬手摸了摸他坚毅的下巴,目光微抬,“真的不急么?”

他只宠溺一笑,“不急。”

她看着他,“是不是咱俩作孽太多了?都不愿意来投胎。”

宫池奕低眉,“是你宫殿级别高,一般小鬼不接收。”

原本是挺让人压抑的话题,说着说着倒是轻快了,吻安看了他,“你最近都操心什么了?”

虽然他神态自然,但总觉得带着疲惫。

他只是摇了摇头。

吻安只好不问了,握起他的右手,习惯的按摩着,自顾浅笑:“以前给你按摩腿,现在又是手,你真是多灾多难。”

可他的角度却在她身上,“辛苦……想要什么奖励么?”

她一听就嗔了他一眼,“不需要!”

然后又明智的岔开话题,“对了,简小姐的订婚礼如果真的如期举行,四少真就这么放手了?”

宫池奕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件事上,事不关己的淡然,随口一句:“北云稷都不介意嫁一送一,老四急什么?”

这思维,她除了瞪一眼,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天才想起什么,道:“可以让你弟弟学学当初的沐先生,直接去婚礼上抢人就行了。”

不知道是吻安一语中的,还是东里姐弟俩本就想用这样的方式逼四少一把。

预定婚那天的前一晚,吻安就知道四少从伦敦飞过来了。

这场订婚,当然是换了主角,而东里家的二老也是才知道女儿居然要嫁人?还怀孕了?

听到前一半是有些生气,这么大的事不说,听到怀孕,东里夫人立刻喜笑颜开,她已经盼孙儿很久了,女儿、儿子的都一样!

订婚宴自然没有结婚仪式那么隆重,但是该出席的一个都没落。

吻安看着东里简穿婚纱,羡慕之余满是赞叹,素来喜欢黑色系的女强人,穿上纯白的婚纱,真的很惊艳。

回家的路上,两人各怀心事。

她笑了笑,点了宫池奕的侧脸,“我真的没想办婚礼,现在只想生个小的,跟上四少的脚步。”

否则,他真的该着急了。

周围一个一个可都开始有了孩子,他不可能不着急的,虽说不介意那些不好听的流言,但连吻安都着急了,何况是他?

“老爷子最近还好么?”她问。

他漫不经心的点头,“听到东里简怀孕,他自然是高兴的。”

老四坐镇内阁,马上要娶的媳妇又怀了孕,他老人家算是圆满了,但这不代表他对顾吻安没偏见。

宫池奕微勾唇,“大哥说时常问起我是不是又和你缠在一起了?”

吻安有些好笑,他们俩一开始就瞒着婚讯,现在老爷子眼里,连亲近点儿都得捂着。

安静了会儿,他拍了拍她的背,“不必有压力。”

东里说了,宫池奕不让她知道简小姐怀孕,就是怕她有压力。

没有是假的,她也笑了笑。

“我明天去仓城,可能待一段时间,你忙么?”她靠在他怀里。

宫池奕想了会儿,指尖在她发尖流转,“看北云晚去?”

吻安点了一下头,“也不光去看晚晚,电影马上就拍完了,我稍微赶一赶。”

他说:“一周之后上去看你。”

那就是这一周都会比较忙,吻安看了他,微蹙眉,“聿峥的事,还是没消息?”

按说不应该呢,小半年了,他办事什么时候效率这么低的?

见她这质疑的目光,宫池奕抬手轻捏她的下巴,“少想这些烧脑的,多想想正事。”

显然是不想让她跟着操心。

吻安挑了挑眉,也乐得清闲,反正她现在不沾政事。

*

她一个人去的荣京,主要演员都带去了,收尾工作说起来容易,不过没个一两周还真不好说。

吻安到了的第一天去看了晚晚,原定第二天下午拍戏。

但是女主角缺席。

荣京有些热,她最近的心情就算不上好,等了几个小时,脾气也就上来了,看了桑赫:“她那边怎么回事?没通知么?”

主演容颜,是个很低调的女孩,出道几年并没有花边新闻,看起来成就也不高,典型的不愿意被潜的那一类。

但她表演功夫很扎实,吻安亲自挑的人,还是她去主讲过的学校毕业生。

一直合作都挺顺利。

桑赫也无奈的抹了抹汗,“容颜之前也只说家里有点事,好像她母亲身体不好,所以一有空就接公告。”

白白净净,很显瘦的女孩,马不停蹄的到处跑,应该也是个很孝顺的人。

吻安没听过这事不知道容颜母亲病重,她没再问,那个下午没拍戏。

晚上她亲自给容颜打了电话。

不知道容颜是不是看到她亲自打电话,声音里已经带了哽咽,“顾导?”

吻安严厉起来是很吓人的,语调温凉,不疾不徐,却也让人直心跳,“容颜,你是家里有事,还是私自跑通告去了?”

容颜握着电话,抿唇,“我……顾导。”好半天才一句:“对不起!”

被自己猜到了,吻安无奈的抚了抚长发,但也丝毫没客气,“虽然电影基本拍完了,但我若想换个女主,也不是难事,你懂么?”

容颜终于哭出来,“顾导,求求您!千万别换掉我,我知道错了,您别把我换掉!我只是……”

“我真的没办法,我妈需要钱!没钱医院就停止治疗……”声音听起来很无助。

但是容颜也很明白,虽然关于顾吻安的传言很多,但是跟着她一定是有出头之日的,哪怕她已经拿了大部分酬劳,她也不想被换掉。

何况,女导演不多,这个圈子太负责,能跟到像她这样单纯拍电影的真的太少。

而想到桑赫的话,吻安也不是一点没信。

半晌,她才开腔:“你把地址给我,明天一早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你妈妈吧。”

容颜并不知道吻安是想了解事实,只以为她体恤自己,满腔感激。

浴室第二天一大早,容颜就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可能是没睡好,严重有些肿。

吻安的车子刚停下,容颜已经赶紧上前,乖乖巧巧的喊了她:“顾导。”

她看了容颜的脸色,“没睡觉么?”

容颜尴尬的摸了摸脸,没说什么。

进医院的时候,吻安有一种错觉,她在别人眼里,不知不觉成了前辈在敬重。

而她还没察觉自己再过几载就到三十了。

哪能不急着生子?

嗯,又绕到这个问题上了,她心底无奈的叹了一下。

到了容颜母亲的病房外,吻安愣了一下,很巧,爷爷曾经住这里。

很高级的病房了,但是桑赫说容颜家里没钱,她到处跑通告。

她进去之后陪着容颜和她母亲待了会儿,说去洗手间就出了病房,找了主治医师。

医生皱着眉叹气,“这女孩是挺孝顺的,看得出来家里也真的没钱,但她坚持给病人最好的病房,好几次见她在楼道吃馒头……”

说着,医生都觉得心酸。

吻安微抿唇,想到她当时的走投无路,如果不是宫池奕伸手拉了一把,她也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

微微的心酸。

问:“病人预存的医疗费还有多少?”

医生笑了一下,“哪有预存?开了个特例,都是临时催着容小姐交的,不过她每次也还算准时。”

吻安柔眉轻蹙。

没多说,低眉在包里翻了翻,幸好她要在荣京住一段时间,带了两张卡。

递给医生,“去给她刷一年的吧,如果不够就先半年。”

她也不知道自己卡里有多少,总归她没觉得自己是有钱人,不够也是有可能的。

医生有些惊讶,但是没敢问“您真是顾小姐?”这种话,只道:“那麻烦您过来签个字。”

吻安点了点头。

签完字,她回了病房留了会儿才离开。

开车没多远,接到了容颜的电话,气息一抽一抽的,“顾导……谢谢您,我妈说……”

吻安笑了笑,她没听清容颜说什么,只道:“你先照顾伯母吧,状态差不多了就通知我拍戏,还有,钱可不是白给的,从报酬里口,如果还不够抵,以后你就是我御用的女演员。”

容颜却知道,这压根是给她的恩赐,谁不想成为顾吻安的御用演员,连当初的于馥儿,宁可演配角都要凑热闹。

挂了电话,吻安笑了笑,看来她真的变成前辈了,这种事,第一次是对顾南,现在做起来,很顺手。

心里更是舒坦。

就当是积德,她的要求不高,先怀个宝宝而已。

去了晚晚那儿,给她说了说这件事。

北云晚淡笑,看了她一会儿,虽然挑着眉,却很认真,“我发现,很多人敬重你是有原因的。”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十八岁那个顾吻安了。

至少,北云晚觉得她比自己高了很多个台阶,品性还是修养就很难说清楚了。

吻安自嘲笑了笑,“有什么用,我就想再怀一个!”

这话让被北云晚忍不住笑,“这个我帮不了你,只能建议你要么换个男人,要么换个女人。”

她一听,只蹙眉,“让他和别的女人生?除非我不叫顾吻安。”

北云晚把榨好的果汁递给她一杯,“最近医院做试管的很多,身体条件允许的话,也可以试试,实在不行借个肚子?”

反正是他们两个的结合。

吻安听完好半天没动静,看似在认真思考。

倒是北云晚一愣,拍了她一下,“你还当真了?我开玩笑的!”

无奈的看着她,“这可就不像你了,这种事享受过程,奔着怀孕去,做起来也没劲儿。”

话是这么说,不过吻安微叹,“你不懂,我们结婚都挺久了,加上云厉留在外面,心理上的感受就不一样。”

北云晚没说什么了,没法接话。

一会儿才转了话题:“那个四少和简小姐真订婚了?”

她当时没去成,医院工作忙,加上一个人带米宝,根本走不开。

吻安点了点头,“老大和薛音在一起,老四又快娶简小姐了,可想而知,我多么的岌岌可危。”

北云晚安慰的冲她笑,“你赶紧拍完电影,尽快首映,冲冲喜说不定就怀上了!”

听起来也就是玩笑话。

不过吻安的确是想着赶紧拍完,专心备孕。

在荣京一周之后,吻安还没接到容颜的消息,只好待在香樟墅。

才想起宫池奕说一周之后来找她的。

顺手拿了电话,第一次是关机。

她愣了一下,等了会儿又打了过去。

接通了。

她故作狐疑,“这个时间关机?……有猫腻。”

电话那头的人似是低低的笑,“让人过去接你?”

吻安一蹙眉,从仰趟改为趴在榻榻米上,“不是说你过来找我么?”

不过她现在也没拍,自己开车回去的。

到了香堤岸外,看着停着的两辆车,她皱起眉。

进了门,往客厅的方向看了一眼,没发觉什么异常,等换了鞋走进去,才看到坐在客厅里的大乔。

吻安愣愣的。

“你怎么……?”大乔见了她亲热的笑着。

还没问完,她一转头看到小乔和宫池奕从楼上下来,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到了什么。

小乔带云厉带的最多、最顺手,如果小乔都过来了那……

果然,云厉睡得很香,估计是旅途累坏了。

吻安坐在床边半天没动。

家里没有专门的婴儿房,所以就在他们的卧室。

她不激动是假的,但是怕哪天云厉要走,她会不舍。

对此,宫池奕只低低的道:“不舍得就让走了,没多大的事。”

当时吻安没说什么,只是心里惊了一下。

晚餐之后,沉姐妹俩都去给云厉洗澡了,她略严肃的看着他,“你最近忙的,难道就是想方设法把云厉带回来?”

他并没有说是或者不是,抬手抚了抚她的肩,“累不累?先去洗个澡?”

吻安微蹙眉,看着他,“你这样真的……”

怎么说呢,不合适,欺负玄影?

她找不出合适的词语,但是心里并不是滋味,她以为只是临时接回来住。

“你到底对玄影做什么了?”那边得多乱?

玄影没了继承人,他也不肯找人,皇室那帮人要是知道云厉被接走还不得闹事?

抿了抿唇,她站着没动,“你是怕我真的不能给你生了?”

宫池奕并没什么脾气,“先不讨论这些。”

没办法,她担心再说下去就吵架了,上去洗了澡,他去了书房。

但吻安真担心玄影出事,一洗完澡就打了电话。

玄影脸上的笑并不好看,倒是问着:“看到了云厉了?”

她点头,问:“你跟他到底做什么交易了?这事没那么简单你知道的,除非你现在就立个国后。”

玄影勾了勾嘴角,“哪有心力?”

他现在埋头理政,就差不吃不睡了,对于感情,是真的断了念头。

只听他道:“我是想,哪怕他以后必须继承这个位子,在那之前,不必太限制他的身份,他喜欢哪儿就多呆哪儿。”

笑了笑,“再者,你不想他么?”

吻安知道,根本没这么轻易,她最知道玄影多喜欢云厉,云厉也那么喜欢他,大晚上两个人都能黏在一起不睡觉。

可玄影依旧淡笑,“不碍事,替我带一久吧。”

挂了电话,她心里还是有些沉重,但没表现得那么明显。

接下来的两三天,她就天天在家里带云厉,不知道是不是少了佣人的缘故,虽然大、小乔都在,但是两三天折腾下来,吻安严重吃不消。

睡眠不足,全身不规则的酸痛,以至于差不多和云厉睡得一样多,甚至更多。

可她即便这么卖力,四天之后,云厉哭闹不止。

连经验丰富的小乔都没辙,吻安给玄影打了视频,玄影直接扔下公务跟云厉视频。

然,小家伙竟然一点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哭声撕扯着空气,响彻整个香堤岸,云厉哭得整个人脸、整个脖子都是红彤彤的,看得吻安心里一抽一抽的跟着疼。

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焦急的跟着抹泪。

哭了快二十分钟,大乔惊了一声,“小公子好像起疹子了!”

可不是么,一开始还以为是哭的缘故,这才发现他全身不正常的发红,还起了一层层细细的疙瘩。

吻安吓得不知所措,立刻让人送着去医院。

大乔还算镇定,小乔平时就带云厉,这会儿看孩子这样,一路上也跟着哭。

到了医院,几个人急急忙忙往里走。

医生看了看,“过敏了。”

至少看出了原因,吻安稍微松了一口气。

宫池奕原本去了一趟公司,听到她的电话,急忙赶了过来,一脸焦急,眉峰微捻,“怎么了?”

她勉强平复了,“医生说过敏了。”

但是几个人仔细想了想,也没给云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果然,医生说是过敏,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出原因,过敏可大可小,但也要对症下药。

只知道过敏,测不出什么东西过敏根本无从下手。

这可吓坏了姐妹俩,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要带云厉回伊斯,因为在伊斯,云厉从来没生病。

吻安很焦急,不过她也记得宫池奕挤兑伊斯的医疗水平,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谁知道,玄影和他通了一个电话,他竟然同意了。

拥了拥她,“不着急,我让医生都跟着过去。”

算是各退一步,因为他也知道玄影紧张。

就这样,还没到一周,云厉就原路返回了,登机之前还出现了小插曲,航空公司不敢随意载乘“情况不乐观”的云厉。

听到“情况不乐观”这种模棱的词,宫池奕脸色很差,一副不准任何人说任何悲观之词的凌冷。

最后他直接用的私人,航空公司一看明显得罪人了,进退不得,派了人领航。

玄影等的很着急,车子停在机场外,旁边全是烟头。

当然,他没抽,因为云厉还小,他就是一支烟一支烟的点着熬时间。

总算看到他们抵达,几个健步就上来了,单臂也很熟稔,放轻动作把孩子抱了过去,看着他红彤彤的脸直皱眉。

宫池奕站在一旁,薄唇进门,什么都没说。

但至少抱孩子这一点,他真的不如玄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