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这两人不简单!/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人加上宫池奕的医疗队,直接往伊斯皇家医院走。

不出意外,这边也看不出云厉是对什么过敏,只是从下了飞机之后,云厉哪怕醒过来也不再哭闹了。

玄影一直在床边陪着,袖子成了他的玩具。

医生又过来了一趟,还是不清楚原因,只说明天早上再看看情况。

那一晚,吻安想在云厉的病房守着,宫池奕皱了一下眉,最终也没有反对。

玄影吩咐医生在病房里加了床,因为她守夜,宫池奕当然也会陪着,所以玄影办完事打了个招呼离开医院。

他离开时,吻安看了他几次,知道他舍不得走,又怕他耽误公事,最终没出声。

小乔晚上也在隔壁的房间,方便云厉出什么情况好搭把手。

夜里特别的安静,吻安在云厉的床边睡过去的,迷迷糊糊间被抱到旁边的床上。

这么一动,她也就醒了不少,往云厉那边看了看,小孩没醒,看起来睡得很好,这和前一天相比的确让人安心。

枕在他胳膊上,她声音很低,“我也不问你和玄影做了什么交易,还是强制他让你把云厉带回去。”

顿了顿,抬头看着他,“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这种事,你应该跟我商量的。”

他听完倒是勾了勾唇,“哪还用得着商量?”

必然是不同意了。

吻安抿唇,说的倒是。

但愿云厉没事,想来他以后也彻底断了念头,算是一件好事吧。

其实,她是很想问,是不是他太着急想要个孩子,又怕他觉得自己揪着带云厉回去的事不放,只好没问。

第二天一早,吻安睡得有些沉,隐约听到嘈杂才皱着眉睁眼。

玄影已经在病房里了,桌上放着早餐。

她愣了一下,不免愧疚,非要留下照顾云厉的,她自己竟然睡得这么香!

玄影倒只是勾了一下嘴角,“洗洗漱吃早餐吧。”

宫池奕已经朝她走过来,扶着她坐起来,低声:“云厉好多了,刚被医生带过去。”

好多了?

吻安蹙起眉,“查出来是怎么回事?”

他摇了摇头,神色微淡。

她只好朝玄影看过去。

倒是小乔道:“小公子睡一觉醒来基本就好了,医生也说不准是什么情况,只说可能是环境的缘故。”

也就是说,生在伊斯,也一直在伊斯生活的云厉,去了仓城竟然是对环境过敏?

吻安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但至少知道,带云厉回去是没希望了,也许这就是注定的。

也挺好,不是么?

玄影以后也不必担心宫池奕跟他抢了,想必宫池奕也断了尝试的念头。

这就意味着,她的怀孕大计一点也不能再耽误了。

走之前,和玄影用了一餐,显得很正式,可能是两个男人都在场的缘故。

她只得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云厉身上,没吃多少就接了小乔的活儿,给云厉冲奶、喂奶。

哄着云厉睡觉时,两个男人已经用餐结束,看起来很默契的迈向后院,不知道去谈什么。

她把视线收回来,看了小乔,淡笑间看起来很不经意,“玄影最近也没什么动静么?”

小乔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什么动静?”

吻安有些无奈,只好直接道:“伊斯总不能一直没有女主人。”

说起这个,小乔还真可以相当笃定的摇头。

“不找就不找吧,说不定找到攀附权贵又虚伪的女人,国主现在不分日夜,脑子里全是公务,来个这样的女人,皇室可就大乱了!”

小乔笑了笑,“再说了,有小公子了呀,怕什么?”

看了她,半开玩笑,“除非是您回来,否则我们姐妹都不答应给小王子找后妈。”

姐妹俩不答应倒真是大事,现在玄影的事,除了国政之外,姐妹俩说话的权威性很强。

所以,小乔抿了抿唇,道:“您放心吧,小王子以后肯定非常优秀!如果哪里教导不好,我们会跟您请教的。”

吻安忍不住笑,请教什么,她连带孩子都不太会。

要说培养云厉的处事能力,玄影也很不错了,再不够,只能交给宫池奕,或者培养过他的薛音。

她挑了挑眉,想得远了。

*

他们在伊斯呆了三天就返回了仓城。

那两天宫池奕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云厉。

吻安装作不知道,更不会直接的拆穿他,只是晚上靠在他怀里,淡笑试探的开口:“如果你很着急,我们想想别的办法生一个?”

宫池奕神色淡淡,看起来没怎么把她的话听进去。

喉结微动,随口“嗯”了一句,又道:“不急……等你拍完电影再说。”

她蹙了蹙眉,指尖在他胸口无意识的拨弄着,好一会儿,又撑起身,半趴在他胸前。

“你爸……见过简小姐了么?”她略微的试探。

宫池奕往上挪了挪,倚着床头,微挑眉,“自然。”

马上就要过门的媳妇了,没见过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唇畔略微的弧度,似是无奈的好笑,“老爷子满意的儿媳永远是个迷。”

对东里简,他也不满意,并没有宫池奕想象中的欢喜。

这让吻安不解,“为什么?”

老爷子脾气是怪,但也不至于对谁都不顺眼?他也那把年纪了,那么想抱孙子,应该很高兴才是?

对此,宫池奕似乎心情好了些,低眉看着她,薄唇微勾的同时,指腹描着她的眉眼游走,最后落在她唇畔。

“想知道老爷子最近说过什么话么?”

吻安叠着双手垫在下巴上,抬起视线看着他,“说过什么?”

男人低眉,眸底的笑意确实很真,只是那背后也有着考量。

好一会儿,他才低低的道:“说如果要抱孙子,还不如抱顾吻安生的。”

啊?

吻安愣了一下。

想当初老爷子怎么都不喜欢她,从顾启东那儿就开始讨厌,更别说后来薛音又和老大在一起了。

怎么到现在,竟然她还比简小姐受待见?

不应该呢,她仰着脸,求知欲之下挡掉了他的手,“什么原因?”

宫池奕低眉看她,环着的手臂微微一用力,把她整个人往上托了一段,低低的嗓音带着诱惑,“想知道?”

吻安点头,自然想!

可他薄唇一碰,“看表现。”

瞪了他一眼,吻安直接起身下床,“我正好有点工作……”

话音未落,他顺势跟着起身,长臂捞过来。

吻安快速而本能的一躲,扒掉他缠上来的手,笑着回头嗔他,“别跟过来!”

纠缠间她身体失了准心,迎面就往前面窜倒。

幸好他动作快,步子迈大了一步,右手捞过去,勉勉强强够到她,又双双往床头柜的方向崴去。

“哐当”一声,吻安退步撞在柜子边上,但柜子和她的腿之间挡着的,是他的手。

撞得很响,她一下子皱起了眉,撑着柜子边,背着身又转过头看了他,“没事吧?”

他捏了捏拳,莫名的看着她,从背后抱着她,把她勾过来,整个人又抵着她往床头柜边靠,薄唇凑到耳畔,“这个姿势也不错?”

吻安听完一愣,又反脚想踹。

她正担心他的手,他竟然满脑子想的这个,是多想让她立刻怀孕?

他可一点也没开玩笑,竟然真的就在那儿做了两次。

对着她,有时候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姿势,就能撩得他满身燥热。

不是他能控制的。

她差点腿软落到地上时,被他及时捞住,反手放进床褥里,高大的身躯也跟着覆下,嗓音低低,“手感恢复多了!”

吻安正迷糊着,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的手。

可惜她也来不及欣喜,他就以“庆祝”的名义毫无节制。

直到夜色彻底寂静了,呼吸终于平复下来,她疲惫的撑着眼看着他要答案。

男人勾唇笑了笑,微挑眉,“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老爷子为什么看不上东里简,宁愿要顾吻安生孙子,宫池奕只记得老头子说过家族之间联姻哪那么简单?

想必是有什么渊源纠葛,只是宫池奕对这些没兴趣,更没空去打听。

薄唇几乎咬着她的耳垂,“知道什么意思么?”

吻安眯着眼眨了眨,“……意思就是我有机会了,说不定真的只要我生个孙儿给他,薛音和你大哥或者他对我的偏见,都不是大事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蹙眉。

这难道就是他忽然想把云厉接回来的原因?

都是为了她能够被光明正大的接受?

可见,他真的很在意这件事,随着年龄增长,也的确该着急了。

这么想着,吻安心里的压力忽然就沉沉的了。

既然都有这样的机会了,她若是继续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办?

他低眉,拍了拍她的肩,“睡觉,并非多十万火急,至少还有八个来月呢。”

东里简生下来之前怀上就行。

吻安虽然点了头,可她心里并不这么轻松。

第二天一早,吻安醒来时卧室里安安静静,很显然,她竟然又睡过头了。

含蓄的打着哈欠去洗漱完下楼,一楼很安静,看起来宫池奕不在家,白嫂倒是从餐厅走出来。

笑着,“太太醒了?”

吻安点了一下头,“他呢?”

白嫂张罗着给她摆好早餐,道:“三少已经走了一会儿,大概是有公务要处理。”

她点了点头,既然是公务,就不会和白嫂说,跟她都不聊了,所以没多问。

不过,不仅仅是那天,那一周宫池奕都很忙,连晚餐都很少能赶回来。

前一天,容颜总算空出了时间,所以吻安去了荣京,只在短讯里跟他打了个招呼。

再有个小半月,她的电影就彻底收尾了。

刚去了的那晚,宫池奕状似不悦的给她打了电话,“过去怎么不说一声?”

她刚洗完澡,挑眉,“你自己忙得都不转面,没看到我的短讯么?”

电话那边沉默了会儿,大概是现在翻看短讯,然后没话说了,声音沉了沉,“呆多久?”

嗯……吻安想了想,“也不是很久,要是等不了,你过来找我?”

她原本只是随口提议,没想到宫池奕沉声“嗯”了一句。

末了,吻安微抿唇,问:“你最近忙什么?关于聿峥的事么?”

他沉默了会儿,她就已经默契的笑了笑,“知道了。”

聿峥背后的事肯定不简单,她问了就会忍不住跟着操心,还是不清楚的好。

不吻安给晚晚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不用太担心,“宫池奕那边应该是已经有消息了,只是不方便公布,你也知道聿峥做的事一向隐秘……”

“你没哄我么?”晚晚蹙着眉。

吻安微顿,“我当然不会骗你……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么?”

北云晚摇了摇头,“没。”

那就好,吻安点了点头,“我还要住几天,有空就会去你那儿的,别胡思乱想。”

挂了电话,吻安本来想再熬一会儿工作,但玩手机玩了会儿就睡着了。

桑赫在第二天早上就被她叫了过去,在香樟墅把片子整理一下,因为容颜下午才有空。

桑赫在她别墅里熟稔的找了咖啡豆出来,看了她,“容颜跟你请假了?”

她点了点头,窝在客厅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脑屏幕。

听着桑赫在那边说了几句话,她也没怎么回应。

好一会儿,她忽然皱了一下眉,转头看过去,“你刚刚说什么?”

放下笔,索性专注于这个问题,“容颜给谁代孕?”

桑赫挑眉,微微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私底下听来的,她到底是不是为了钱做代孕的活儿都不确定,就这么一说,不是怕她耽误拍戏么?”

吻安好半天没说话。

桑赫磨完咖啡豆,准备煮咖啡的时候,忽然看向客厅里的人。

一皱眉,“我说,你想什么呢?”

不愧是相处过挺久的人,一下就看出了她心里的小九九。

桑赫一脸严肃的建议,“我可告诉你啊,三少要是知道你脑子里有找女人给他代孕的想法,保不齐把你扔出去站个三天三夜。”

吻安听完了,却淡淡的挑眉,“试试也不行?”

如果天公不作美,她一直不会有,那总得想办法,这无疑算是好办法了,她对容颜也放心。

不过……

她微微蹙眉,若有所思。

好一会儿,忽然拿了手机走到窗户边给容颜打过去。

桑赫走近客厅,听了会儿她打电话,着实有些惊愕,她还就直接问容颜了。

电话那边的容颜听她问这么私密的问题,愣了好久。

半晌,才吞吞吐吐道:“我……确实有在联系。”

吻安抿唇,“你来我这儿一趟吧,完了再一起过去开拍就行。”

看着她挂了电话,桑赫一脸担忧,“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笑了笑,“就想带容颜去见见宫池奕,怎么了?”

桑赫一扶额,“你真是……”

她倒是神态淡然,“这种事我能想到,也许他也能想到,总不能等他找我商量?”

如果真的让宫池奕找她商量,那多半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何不她先去试一试,能或者不能,她都会很安心的。

一个多小时之后,容颜过来了。

听完吻安的话,容颜紧张得直摆手,“不行吧顾导……”

说实话,容颜很早以前在饭局上接触过宫池奕,但是太冷了,根本不是能靠近的主。

吻安笑了笑,“没让你做什么,跟着我去就行,也不用多说话,喝咖啡总会吧?”

桑赫冲容颜耸耸肩,因为他也管不了人家顾大导演。

*

宫池奕说好要过来的,的确是过来了,不过看起来还有事的走。

吻安和容颜先到了咖啡馆等着。

看到他的车停下来,见他下车迈着大步进来,眉宇间看不出情绪,只觉得依旧和当初在凯撒酒店一样迷人。

吻安浅笑,看着他到了桌边。

宫池奕眼里自然都是她,也薄唇微动,“好端端的,约这种地方做什么?”

他们俩还没有约到咖啡馆谈话的,家里、车上都比这儿好,这种地方私密性差。

吻安让他先坐,半真不假的看着他,“我想了几天,想跟你谈谈。”

这话终于让男人眉峰微捻,也才见了坐在她身边的年轻女孩,从一开始就没怎么敢看他。

目光从容颜那儿扫过,男人眉头一蹙,“有事赶紧说。”

他有不好的预感。

吻安抿了抿唇,认真的看着他,“容颜跟我很熟,私密的事也不用瞒着……我知道你现在也很急,你把那么一句话就是很好的机会,机会都有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宫池奕眸子更暗了,略睨着她,“所以呢?你想做什么?”

她微咬唇,真的被他这样的冷色震慑了几分,但也顾着勇气道:“我带容颜检查过了,代孕条件很不错……”

“胡闹!”她的话还没说完,被宫池奕掷地有声的愠怒打断。

又考虑到这里是公众场合,他薄唇抿紧,隐忍下脾气,却也从桌边起身,“要拍戏就给我好好拍,我还有事!”

转身大步凌然之际,又微顿留下一句:“周末前都没空。”

看起来,他是真的生气了,步伐都带了风,没几步就掠了出去。

吻安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容颜,虽然被凶了,但她心里很安定。

容颜索性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

正拍着胸口,猛地看到了咖啡店门口进来的男人,几乎把身子钻进桌底。

吻安察觉一样,微蹙眉,看了容颜,“怎么了?”

问着话,她顺势的余光瞟见了大步迈到自己桌面的双腿,还以为是宫池奕去而复返。

但是一抬头,吻安微愣,“……稷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简小姐刚刚被从订婚礼上抢走,仓城的声音又那么忙,这个时候,他跑来这里做什么。

而她纳闷的同时,身旁的容颜已经缓缓的从极度低眉弯腰的姿态坐起身,诺诺的一句:“叔,叔叔……”

叔叔?!

吻安震惊了一下,她可不知道晚晚的哥哥还有别的侄女。

好奇的在两人之间看了又看,北云稷这会儿才看了吻安,“你又怎么在这儿?”

吻安比划了比划,解释的话最终就一句:“我在荣京拍戏,怎么了?”

哦对,她从来没对外界披露自己的女主角是谁。

刚要指着容易介绍,北云稷一记沉沉的目光扫向容颜,容颜小嘴一抿,乖乖的不说话。

吻安已经微微张嘴,却听北云稷不悦的盯着自己,“她被找去的代孕的就是你们家?”

嗯?

吻安拧眉,看了容颜,又看北云稷。

至少得出一个信息:这两人关系不简单!

而且稷哥哥养病那么多年,她很清楚他的交际,回来之后不是跟简小姐么?什么时候收了个叔侄恋?!

她这才抿了抿唇,“……误会,没有这事,容颜最近都在拍戏,照顾她母亲,哪有时间做别的事?”

听她帮自己掩盖,容颜狠狠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