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狗粮,齁得慌/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颜在旁边安静的站了好一会儿,一直没怎么和北云稷对视。

吻安觉得有趣,不过也解围似的冲容颜摆了摆手,“你先走吧,我和……你稷叔叔聊会儿!”

北云稷听到这种称呼扫了她一眼,吻安只是笑了笑。

转而,听到北云稷沉着声,颇有几分威严的冲容颜一句:“去车上等着。”

吻安忍不住挑眉,她可不知道稷哥哥还有这么严厉、霸道的一面,不过……相比于他的绅士温柔,这样的霸道看起来竟然无比赏心悦目。

一旁的容颜也只是抿唇,点了一下头。

桌边只剩两个人了,吻安看了北云稷,“别的我现在也没心思聊,就是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和容颜……?”

说到这里,吻安忽然看了他,“该不是你和简小姐完全在演戏?为的就是让四少冲动一回么?”

那这戏演得也挺久了,还很逼真。

北云稷并不多做解释,只看了她,“你确实是在拍戏?找的她?”

她当然是容颜了。

吻安点头,“千真万确,有合同,要看么?”

只是她习惯自己的演员阵容不对外公布,一直到新闻发布会才会被外人清楚。

北云稷不知道在想什么,沉吟片刻,看了她,“她从学校出来就没怎么接触世故,平时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接触世故?

吻安想了想容颜的履历,容颜毕业之后出演的角色都是面试争取来的,拍戏时间她也没空和剧组聚会,一有时间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估计是去照顾她妈妈。

这么看来,的确没什么经验,难怪下了戏一看她就没了半点电影里薛音的精明和气场,整个就是小女孩。

想罢,吻安笑着打趣,“容颜接触的你,应该是最世故的了。”

北云稷听完虽然瞥了她一眼,但也似乎松了一口气。

吻安微蹙眉,“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也没怎么,就是听说她最近不太安分,总能想办法把我避过去。”

怎么会呢?

“容颜应该是个好女孩,至少很孝顺,躲着你,那只能是你有问题了。”她如是道。

下一秒,吻安想到了容颜的母亲,看了他,“看起来,你和她关系不简单,但好像不知道她妈妈重病?”

容颜的妈妈病成那样了,没有钱交医疗费,把她逼得想着各种办法挣钱,都是迫不得已。

果然,北云稷拧眉,“重病?”

吻安挑眉,“放心,我已经帮忙交了费用,暂时没问题,不过小姑娘应该是没积蓄了,最近急着挣钱。”

对此,北云稷冷哼一声,“是挺急,都能想出帮人代孕的烂主意!”

她略微惊愕,说实话,还没见过稷哥哥这么大的脾气,啧啧!

说到这里,北云稷看了她,“你脑子里怎么也不清楚了,怎么想的要代孕?”

吻安一愣,指了自己,张了张嘴,有些无奈,“……我并没想代孕。”

北云稷蹙起眉,“你不是她在找代孕的活儿?”

然后正好容颜被她找来了。

她这才忍不住笑了一下,“我有那么糊涂么?只是想试探宫池奕会不会这么想,恰巧找了容颜而已。”

原本她可以找陌生人,不过容颜来得方便,正好这事就是被容颜启发的。

听到这话,北云稷眉头紧了紧,“宫池奕有那么急着要孩子?”

急到想到代孕?

吻安笑了笑,摇头。

只是她以为而已,她以为宫池奕心里那么不平衡,不平衡到试图把云厉接回来,一听到老爷子说漏嘴的一句话也那么在意,她不担心也不行。

幸好,结果并不糟糕,虽然把他惹火了。

末了,她笑了笑,“你得感谢我,如果我不是找了容颜,指不定她这会儿真的找到别人家代孕了!”

“再者,以后她以后都会在我手底下演戏,想承蒙我多照顾她,你就得多对我表示表示!”她颇有意味的道。

北云稷抿了一口咖啡,当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却是平平的一句:“还真用不着你撮合。”

……吻安无言。

两人聊了聊晚晚,又聊着北云集团逐渐好起来,甚至聊了于馥儿,出了咖啡店的时候过去都快一小时了。

吻安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没一会儿就被他叫住了。

她转过身,见北云稷从车上拿了自己的钱夹走过来,一张卡随之递到跟前。

她蹙着眉微冷,“做什么?”

北云稷背对着自己车上的荣誉,淡淡的道:“你给她妈妈垫付了多少就转多少,剩下来的当做她生活费吧。”

嗯?

吻安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当初对上学的两个妹妹都没这么好吧?

柔眉一弄,打趣:“你养女儿呢?”

北云稷不悦的扫了她一眼,一句:“我养童养媳,行么?”

说罢转身走了。

只剩吻安在原地愣着,抬眼看了看十分不错的阳光,明明刚刚只是喝了咖啡,怎么会齁得慌?

站那儿看着他的车子开走了,吻安也没给容颜打电话,下午在片场多等了会儿,她就过来了。

那几天,桑赫总是纳闷的看着她,问:“容颜真是跟你做生意了还是怎么的?”

否则,怎么她这个大导演每天都那么上心容颜的事?连吃饭都要跟她一样,非常照顾。

吻安只是笑了笑,“人家身后有金主,不照顾不行。”

桑赫挑眉,“收钱了?……啧啧,这种好事怎么没落到我头上?”

她嗔了一眼,“马上就拍完了,宣传工作和发行方的沟通就都交给你了,需要我出席的时候提前通知一声。”

听起来她是半点都不担心票房。

那几天,吻安也给宫池奕打过两个电话,态度都尤其好,知道他走的时候挺生气。

可惜她故作乖巧的好脾气并没换来某人的温和,多半是简单说两句就得挂。

没办法,吻安只得等他回来再说,也不知道他在哪,总之应该不在国内,可能是处理聿峥的事去了。

电影的镜头基本结束,最后需要去荣京临近的城市补两个情节,她之前去过那儿,还差掉因为暴雨出事故。

幸好这个时间段天气不错,不用担心和上次一样。

拍完第一天,几乎拍到了晚上九点,整个剧组都只能吃夜宵。

吻安在间隙转头看了容颜,见她抿唇不知道在犹豫什么,略微凑近,“怎么了?”

问完她忽然想起来了,容颜不喜欢吃辣,而且,“你今天是不是来例假?”

容颜尴尬的点着头。

还真是她疏漏了,吻安想了想,和桑赫打了个招呼,给容颜特别要了不辣的两个菜,压低声音,“吃不好的话回酒店再点个夜宵。”

因为在外边吃饭,饭菜的作料要求比较麻烦,尤其人这么多。

因此,回了酒店,吻安特地去了一趟厨房,帮容颜点了夜宵,怕容颜身体不舒服,还特意要了一杯红糖姜水。

端着杯子到了容颜的房间门口,刚要敲门,手里的杯子忽然被人接过去了。

她愣了一下,转头看着冷不丁出现的北云稷。

眨了眨眼,“你怎么在这儿?”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知道容颜来例假。

北云稷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事就去休息吧,不用管她了。”

吻安心里的惊愕一点都没散去,她是真的没见过稷哥哥对谁这么上心过。

即将转身时又很严肃的看了他,“容颜这女孩挺单纯的,你可千万别欺负她,她现在应该是真的不懂人情之事。”

其实她只是婉转的在表达,让北云进了房间之后不要对容颜动歪心思,因为容颜应该还是个女孩,不是女人。

哪知道北云稷却好似被戳中了什么痛点,吐了一句:“她不单纯的时候没被你瞧见而已。”

年纪不大点,当初进他房间可没有半点胆怯。

吻安略惊愕的站着,看到北云稷是刷卡进去的时候再度颚愣。

感觉她最近是真的被稷哥哥和容颜这种不明确,却很温暖的关系触到了心底,偏偏宫池奕最近恼她。

正这么想着,她兜里的电话响了。

柔唇微弯,倒是想谁来谁。

“回来了?”她声音尽可能的柔和,很好听。

电话那头的宫池奕声音沉沉,直接问:“房间号。”

嗯?吻安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她也不记得自己的房间号了,一边往回走,一边掏了房卡,看房号。

报完房号,她微蹙眉,“你……在这儿?”

那边的人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听起来闷闷的不悦。

吻安快步往回走,自己刷卡开了门,房间里自然是空的,但是没过会儿,敲门声响起。

果然,一开门,他立在门口。

夜里有些凉,他却把外套搭在臂弯,只是穿了休闲衬衫,敞着领口。

吻安仰脸看了他,浅笑,倒是不好奇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拍戏,只问:“怎么没提前说一声?”

宫池奕低眉看了她笑着的眼,大有装出来的成分,也没说什么,迈步往里走。

吻安在背后讪讪的挑了眉,显然他还在计较之前的事。

咬了咬唇,看他准备洗澡的样子,吻安走过去主动帮他接了外套,搭话:“累么?”

宫池奕倒是低眉看了她的殷勤,薄唇抿着,还是不搭话。

她又讨了个没趣,想想稷哥哥宠容颜,还真不是滋味。

帮他解衬衫纽扣,弄到一半忽然抬头看了他,柔唇微抿,“我道歉行么?”

她表情很认真,“我当时只是以为,你很在意你爸的话,甚至强制把云厉带回来,一定是急切想有个孩子,万一你有了代孕的念头……”

万一是他有这个念头,她并不好拒绝,但心里不情愿,矛盾就生出来了。

“对了。”吻安道:“容颜也只是我的演员而已。”

这一次,宫池奕终于低低的搭腔,“你以为?”

可见他对这件事是非常的介意。

吻安努力笑了笑,双臂勾在他脖颈上,“我知道做的不合适,你别板着脸。”

见他虽然略微冷哼,但已经有了回转的趋势。

她才挑眉,“再说了,若不是你把云厉弄回来,我也不至于乱想。”

“我的错了?”男人眉峰一挑。

吻安这会儿倒是笑着,都顺着他的心意,摇头:“你没错!”

然后很适时的岔开话题,“是不是去处理聿峥的事了?有进展么?晚晚总是问我,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安慰。”

男人颔首,示意她继续把手里的事昨晚。

她会意,很是配合的把他的纽扣都解了,忽然想起来道:“这儿没有你可以穿的浴袍。”

宫池奕只“嗯”了一声,不穿也正常。

话题又回到了关于聿峥的事上。

见他斟酌着没开口,吻安直接问:“他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活……着么?”

走到浴室门口的宫池奕听到她这么问,忽然转头朝她看来,让吻安愣了一下,以为答案和自己问的相反。

宫池奕只是在想要不要让她知道而已。

一手搭在浴室门上,另一手冲她招了招。

竟然是要她伺候洗澡。

吻安抬眸瞪了他一眼,男人眉峰淡淡,眼尾微动,“不是想知道么?”

她一咬牙,又把步子折回去了。

反正她今晚也还没来得及洗澡。

幸好,他可能最近太累了,居然没有动手动脚,只是安安静静的一起泡在热水里。

半天才听他道:“活着,只是情况很糟糕。”

有多糟糕?聿峥本身的身手很不错,而且他本身就是个聪明人。

但,再聪明厉害的人,遇到国外那些强势武装力量就没那么好对付了。

才听宫池奕继续道:“在监狱,弄出来很难。”

中间是什么样的挫折,没有人说得清,因为聿峥毫无踪迹的时间没有一年也有好几个月。

但他现在所在的是全球最恐怖的五大监狱之一,有进无出,那种地方,金钱、势力都不一定气得了作用,靠的就是野蛮和力气。

这么听着,她蹙起眉,“这绝对不能让晚晚知道的。”

否则她现在的身体,说不定抑郁症加重,米宝才几岁,总不能没人照顾。

这个话题告一段落,吻安转头看了他,依旧没忘她这会儿应该乖顺一些。

轻轻靠过去,握了他的右手,“还是没感觉么?”

------题外话------

卡文了,大叔恋爱过渡一下,正好缓缓神经,下一个高氵朝可能就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