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保持不婚状态/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一会儿,头领果然含着笑,端着淳朴又精致的酒杯朝吻安走去,那眼神简直是春风荡漾。

展北皱了皱眉。

吻安倒是看了他一眼,神态安然。

等头领走到跟前,她才略微弯起嘴角,倒是头一次担心自己笑起来太好看把人给闪了。

柯锦严的舅公随在一旁充当翻译,因为头领说的话吻安基本上一句都听不懂。

头领问了是不是她出的注意,给他送了这些新鲜玩意?

吻安礼节性的微点头,“希望您能喜欢,外面还有更多有趣儿的,只要您喜欢,我都能想办法。”

部落里虽然建筑很不错,但是所有东西就是原汁原味、就地取材,他不知道什么高科技,哪怕只是一部手机,拿出来应该也会让他很喜欢的。

这人说话倒也直接,笑眯眯的看着她,说了一串,还挑了挑粗狂的眉峰。

柯锦严的舅公翻译前看了她,微抿唇,才道:“他说,干脆你留下,不就什么新鲜的都有了?”

吻安笑了笑,“那也得他能留得下!”

如果一定要在这个问题是僵持的话,那只能稍微来电粗鲁的了,这种挑子还是撂给宫池奕最合适。

微低眉,吻安低低的问展北:“他到底什么时候过来?有人去通知了么?”

展北抬手裹拳遮了遮唇沿,“应该快了。”

不过,柯锦严的舅公在一旁皱起了眉,略微侧身,“最好别动武,这是他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是挺有道理的,但是头领野蛮起来,没有别的办法不是?说不定武力将他收得心服口服,他就心甘情愿的一路帮忙了。

宫池奕回来的时候目光在夜宴上扫过,他当然知道头领一夜之间改了喜好,也知道她功劳大,所以一时间还没看出来哪里不妥。

头领已经回到了他的位置上,看到宫池奕回来还爽朗的笑着招呼。

宫池奕勾了一下嘴角以示回应。

一旁的舅公帮着表达头领的意思,“头儿问你,是不是也喜欢女人?”

这不是废话么?

宫池奕目光淡淡扫过,眉峰几不可闻的蹙起,看向了她。

吻安笑了笑,眉眼淡淡的弯着。

头领说话无论语气还是内容都很爽快,只是放在宫池奕这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比如,他满脸笑意的建议:“既然咱们都喜欢女人,听说你把她忍下了?”

他指了指吻安,又揽了身边的三个女孩,接着道:“我用三个,跟你换一个,怎么样?再不行,明天早上了我再还给你?”

很显然,他的意识里并没有别人的女人不可碰的意识,更别说什么一夫一妻之类的。

听完舅公翻译传达的意思,宫池奕嘴角勾了起来。

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醇浓烈酒,晃到鼻尖嗅了嗅,正好深呼吸平复下来:他决定了不沾血腥的!

展北见他低眉抿了一口酒,眉峰微皱,压低声音:“三少,我去布置人手?”

他几不可闻的摇了一下头。

倒是一旁的柯锦严笑着上前解围,“不行就来个比武?”然后暗自看了一眼宫池奕,“一个野人,你总不会打不过吧?”

怎么听也像是在鄙夷他,但吻安笑了笑,看热闹不嫌事大,“倒是个好主意!”

话音落下,收到他深沉又宠溺的扫过来一眼。

她弯起眉眼,“大不了完事以后我带你和聿峥回去?”

来都来了,还不信回不去。

展北看着这俩人,抬手摸了摸鼻尖,太太都把话说这份上了,三少要是不上这辈子恐怕在家里都没再有地位的!

头领倒是爽快,脱了大袍子就准备敞开了干一场,更不忘给吻安抛个视频里刚学会的飞吻。

吻安心底呵呵两声,搓了搓手臂。

柯锦严和他舅公成了所谓的裁判了。

宫池奕倒是不紧不慢的,还和展北交头接耳了一会儿,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吻安只需坐在那里关上,之前的三个夫人依旧陪伴左右,但似乎一直没和她们的女儿有交流,不知道又有什么规矩。

基本这里的人都过来当了观众。

头领不愧是众人表率,他在块头上就站了优势,近身搏斗更是不错,力量足够粗暴,也非常直接切向宫池奕。

可宫池奕好歹在年龄上占了优势,所谓的唯快不破,加之他是自小从军营出来的,时间的推移、文化的堆砌也足够在招式上取胜了。

不过,看了好一会儿,没有表,吻安估摸着也有个二十来分钟,两人都显得疲累了,偏偏没有结果。

头领站在那儿穿着蹙起看着宫池奕,这个之前还差点被他收到后宫的人,竖起大拇指笑了笑。

又一次的交锋之后,吻安略微蹙眉。

宫池奕显然在拖时间,他想干什么?

她转头,在周围看了看,有些担心,怕他真的起了杀心,别他和头领一场比武下来,周围都是尸体。

头领也没欺负她,实在不至于的。

略微担忧,目光转了几圈,终于看到了从另一个方向回来的展北,她却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吻安微蹙眉,声音很小,“你去哪了?”

展北只是神秘的笑了笑,看向场上正打得如火如荼的两个人,正好宫池奕腾了一眼看过来,了然。

宫池奕是准备就此收尾的。

但是他和展北交流眼神的时候,一片刻没留神就被头领切了要害,堪堪躲过之后,显然就来不及反攻了。

吻安也才来得及把注意力从展北这儿转回去,那边已经传来宫池奕清晰的低哼一声。

猛一眼看到他右手被首领扭得都快变形,她心底倏然一紧。

他的右手本就还没恢复,怎么会受得了?

“愣着干什么?”她看向充当裁判的柯锦严,让他舅公喊停。

柯锦严微蹙眉,“这时候停了,可就算宫池奕输了。”

也就是这几秒钟的时间,那边局势变幻,一下子截然相反,但是吻安蹙着眉,很显然他的右手都已经脱臼了。

与此同时,展北忽然上前来,握了她的手臂略微往后防,“您先回房间?”

吻安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话未说完,一圈人已然悄然间包围上来,速度之快,转眼间只觉得黑压压的一片。

没错,全是黑皮肤,不是刻意伪装的。

她愣着,不明所以,但又看向宫池奕,他从一开始就开始拖时间,一定是有原因的?

宫池奕已经收手站在头领旁边,也冲她微微勾了薄唇:大事还是得靠男人收尾的。

除了柯锦严和他舅公之外,别人都很镇定,毕竟都是靠蛮力生存的部落。

展北再一次建议她回房间,柯锦严也看了她。

那边的头领看了看她,示意舅公将她送回去,还有座上的三个女孩,脸色显得很凝重,一点也没有之前的爽朗。

很显然,头领认识此刻包括了他地盘的人。

吻安虽然担心,可她只能回到房间去,原本她是想利用自己怀孕之身,让头目避之不及,甚至逼着他答应帮忙的,看来是用不上她了。

回到房间,她一直蹙着柔眉。

展北看起来并没太多担忧,也让她放轻松。

“你确定他都已经安排好了?”她坐不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展北点头,“很简单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而已。那是另外一个部落的人。”

所以,就算今晚要流血,宫池奕一双手也是干干净净。

这时候旁边柯锦严的舅公才皱起眉,“原来是你们暗中做的手脚?”

展北愣了一下,显然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吻安却笑了笑,“没事,他到时候要跟我们走的。”

所以他现在也不可能给头领告状,反正他留在吻安这里的把柄也不少了,换来换去到底还是他亏。

柯锦严笑了笑,看了吻安,“怎么感觉你和舅公关系,比我还好?”

吻安只是淡笑。

房间外不远处的打斗声音隐隐约约的传过来,但这些野蛮人打架起来也很“斯文”,除了人,不会毁坏这儿的建筑。

隐约的打斗中,才听他舅公接着道:“知道这个部落为什么能长盛不衰么?”

“虽说政府早就放弃了治理这一片,但不远处的监狱里都是恶魔,时不时依旧有新的罪犯被扔进去,政府可以什么都不怕,却最怕那儿的罪犯跑出来。”

从这儿出来的罪犯若是闹事,政府就必须全部背锅,本就在国际上没地位,真出了事根本扛不住。

“所以,你们头领其实一直在和政府做生意?”

这可是一块大肥肉,保证罪犯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政府就会给他相应的好处,包括不干涉他这个部落的自由发展,不接受任何法律束缚。

他舅公看了展北,“你们是不是鼓动那个部落去监狱弄人了?”

如果弄出来了,洛默尔部落就会有难,政府肯定找上门来,作为头领,又怎么会等到那时候?

只会把这件事压下来,把今晚来发难的外族人解决了。

更甚至连被弄出来的聿峥的事也压下来,当然,头领也不得不帮忙压下这件事,否则宫池奕只能让这个位置易主。

“这些内幕,外边的人都不清楚。”柯锦严的舅公说完之后还如此强调,“否则这个部落不可能存续到现在。”

早就被那些罪犯的外围力量端了多少次了,毕竟,罪犯之所以跑不出去全是部落的功劳。

所以,政府方面在这个问题上也捂得很严实。

吻安是略微惊讶的,果然,传言和现实永远都有差距,在没来之前,只以为洛默尔部落早被政府放弃,除了粗野和原始,没有别的可圈可点,实则,人家是背靠着政府,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还差不多。

吻安倒是想到了另一件事,看了他,“也就是说,头领应该不会轻易让你离开这里?”

他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该了解的全都了解了,谁能保证出去了不把这里的情况透露了?

这个事情提到两次了,这会儿柯锦严好似才若有所思的看了他舅公。

吻安微抿唇,示意展北到门口候着去,把空间给了他们俩,房间面积够大,虽然也能听见他们俩说话,但她自顾往窗户边走以示尊重。

“我来的事,没和家里人说。”柯锦严道。

不知道如果舅公回去,家里都会是什么反应?尤其舅婆常年重病,对他的怨恨其实很重。

他当然做那个偷渡人口的生意,连户口都不和家里人一起就是为了哪一天如果出事,可以不连累家里人。

但对一个妻子来说,赚多少钱甚至可以是其次,最渴望的无非是一家和乐,希望他放弃这种担惊受怕的活、陪伴左右,但他没有。

他舅公没说话,他也有过犹豫,也怕过,可最终是决定了要回去,哪怕要面对的场景再艰难,不想再改。

吻安站在窗户边,一手轻轻放在腹部,听着外边的动静慢慢弱下去,天色也黑了,火把相继明亮起来。

她抬手把窗户稍微开得大了点,对面哨岗上的人竟然就冲她挥了挥火把,大概是提醒她把窗户关上。

没办法,她只好找做,免得给人添乱。

但是收回视线要关窗户的时候,余光瞥见了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三个人,其中两人一左一右的架着那个身形高大,又褴褛蹒跚的男人。

蓦地蹙起眉,直觉的就是聿峥。

真的把他弄出来了?

但他的情况看起来十分不乐观,连迈步子都显得很困难。

三个人几乎只距离两三步从她的窗户路过,她依旧看不清聿峥的脸,但闻到了难以描述的气味,混杂着不少血腥味。

但他身上那股子生冷的气息倒是没大变化,看不出疼痛与否,根本不表现出来。

又过了好久,外头的打斗动静基本平静了。

展北去看了一眼,场地已经被处理过,不过头领不少地方挂了彩,可以想象刚刚经过了一场交战之激烈。

他的舅公也被叫了过去,商讨着关于聿峥的问题。

吻安也从自己房间离开,到了他身后,他才略微侧首有所察觉,又索性转过来,几不可闻的勾了一下嘴角。

她反而蹙着眉,目光放在他垂在身侧的右手,“没事么?”

宫池奕摇头,“回房间去,睡醒一觉就都结束了。”

吻安现在哪睡得着?

伸手握了他的手腕,一路往下摸索,明明看到他的手骨折了,他自己又没有知觉,可能都没发现。

看出了她的意图,他弯起嘴角,嗓音低而轻,“好多了,回去休息,听我的!”

她微仰脸,声音也不大,“你把情况都摸清楚了么,部落没那么简单的。”

男人勾唇,甚至抬手抚了抚她的脸,“你当我这些日子是出来度假的?”

话语间又示意性的轻拍她脸颊,语调也很轻缓,“乖,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休息,顶多过去看聿峥一眼!”

旁边一直看着的头领终于忍不住说了句什么。

刚过来的舅公眉头微动,翻译:“说你们那里的男女都这么相处么?”

是腻歪了点,她笑了笑,那是别人没见过他们更腻歪的!

而接下来,宫池奕完全是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把弄出聿峥的事推得干干净净。

明明是他挑拨人家去监狱弄人,却先道:“聿峥整个人,在国际上受人秘密、高度重视,如果今晚他们得逞,你这个部落估计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然后才不疼不痒的补充:“当然,他们也是在抢我的生意,我需要这个人,否则今晚不一定帮你的。”

表明了他是帮了洛默尔人。

柯锦严的舅公都一一翻译过去了。

头领稍微挑眉想了会儿,果然还是爽快人,直接道:“既然如此,那么你来提条件?”

条件这事,宫池奕自然不用想,就要聿峥,顺便带走柯锦严带过来的几个人。

至于柯锦严的舅公,他只做个保证人,保证部落的事不会被他传出去。

展北来回于他们仪式的地方,和吻安的房间,告诉她实时进展。

等吻安知道应该没问题了,才安安心心的准备睡觉。

来这儿一共睡了三次觉,后边两次十分安心,哪怕这一路过来再煎熬,第一晚再难受,她觉得挺值!

后来,这甚至成了北云晚最羡慕她的地方,至少北云晚自己做不到这样深入敌营的事,她没那能力,也没那个胆。

每每这个时候,吻安只是淡笑,“这也好啊,让聿峥知道你可没那么爱他,好让他时时刻刻担心自己被抛弃,才能更在乎你,是不是?”

晚晚轻扯嘴角,“你几次为宫池奕赴汤蹈火,怎么也没见他变得理所当然?反而宠你宠得已经没边儿了!”

话说回来,从洛默尔回去时,吻安确实发过很多次脾气,可能真是被惯的。

他们后来在洛默尔部落又住了一段时间,因为聿峥的伤势得养一养,否则恐怕根本坚持不到仓城。

解除了所有危机,住着也确实十分养人,吻安只觉得长这么大最悠闲的莫过于那段日子了,比当初去热带雨林住着拍婚纱照还自在!

嗯,最有意思的,是女孩会偷偷讨教她那方面的问题。

对此宫池奕总会瞪她,因为她懂得多,部落里的妇人们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

自己的女人懂那么多人,他当然会被当异类了!

吻安挽着他胳膊,半夜醒了睡不着,淡笑着,“我懂这么多可不都你教的?不能怪我。”

他略微冷哼,全是她的道理。

她弯着笑意,两个多月的孕肚,其实也真的看不大出来,侧过脸,“你觉得是男的女的?”

每一次这么问,宫池奕必然说女的,一点悬念都没有。

他们从洛默尔离开时,头领特意派人护送出城,也只到了城边,因为他们的人不能破坏规矩长时间出现在外人视野里。

从洛默尔出来那一段沼泽,她是被宫池奕抱出来的,虽然手美好,也不肯背,怕她肚子会压得难受。

又是那段烟尘弥漫的长途大巴时,她整个人也都在他怀里,但真的太难受,一旦吐起来,根本停不住,吐得几乎痉挛,中途数次停车。

总算过了那一段,吻安却知道还要在难以言喻的小城旅馆煎熬,想一想就已经受不了了。

看她整天脸色苍白,吃了吐,不吃也吐,宫池奕那双浓眉就没有松开过,薄唇始终紧抿,手上又无比温柔的安抚。

但这种安抚终究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还没到那个地方,宫池奕不知道经过了几番周折,调来了私人直升机,充当她的住所,同时改变了回程方式,直飞仓城。

吻安只觉得回到家,都不知道自己哪是哪,感觉很麻木,妊娠反应很大,随之而来的就是脾气暴躁,控都控制不了。

宫池奕早忘了本身的疲惫,无论她怎么耍脾气,统统都轻声细语的哄着、顺着。

哪天她大中午才睡醒,白嫂给端来的汤第一口让她皱了眉,“我说了不想喝这个。”

白嫂候在一旁:“太太,您不喝不行的……”

保姆话还没说完,汤都被她洒了,昂贵的地毯算是毁了。

宫池奕听到动静疾步从书房过来,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汤碗,在白嫂再说话之前使了个眼色,让她收拾东西先出去。

坐到她上边,嗓音很温和,“不想喝就不喝了。”

抬手理了理她的长发,“先洗漱?”

他一这样,吻安又觉得她的脾气确实过分了,柔唇微抿,好一会儿才看了他,“你别老这么惯着。”

他倒是勾了勾嘴角,“不惯着怎么办?跟你吵起来,最后吃亏更是我,气到你不说,女儿出来还得跟我算账!”

吻安终于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偏生个儿子!”

气氛好转了,他才俯首吻了吻,抱她去洗漱。

等两人下楼,白嫂就充满眼力劲儿的先把卧室的地毯给换了。

新地毯来的时候,另两辆车也不约而同的停在了香堤岸门口,看到白嫂指挥着搬地毯,余歌才问:“又搞装修么?”

白嫂笑着,“太太有孕嘛,家里换新物什,喜庆!”

余歌微挑眉,笑着往里走,又反应过来什么,转头看向另一辆车,稍微站了会儿,才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薛音,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车牌。

果然她不认识,不然怎么没第一时间发现?

故人相见,余歌笑着立在那儿,“您不是忙着度假么?怎么回来了?”

薛音的头发长长了,披到肩上,遮盖了耳后隐约留下的手术疤痕,说话间捋了捋发丝,挑眉:“总归不是因为惦记。”

余歌笑得颇有意味,“嘴硬。”

反正在余歌眼里,她也并没有多么的不喜欢顾吻安,只是嘴上不肯说而已。

事实也确实如此。

晚餐之后,吻安又经历了一番孕吐的折腾,终于稍微缓了,一起坐在客厅。

薛音这才道:“我们不打算结婚,就只会保持目前的状态。”

目光落在吻安肚子上,笑了笑,“都说上了年纪,好容易爱一次,那就要完整的,但反过来想,既然是第二次人生,形式能有多重要?最重要的是心里喜欢,足够了。”

她笑了一下,“你现在怀孕了,总不能一直处于隐婚状态,所以不用顾及我,我看老头子也挺乐见你生个孙子的!”

薛音是很清楚老头子对同样怀孕的东里简态度的,她自私过一回,就不打算和年轻人抢了。

吻安心里是激动的,又有着担忧,“您和他,谈过么?”

薛音笑了笑,“会谈的,他不敢跟我吵,放心吧。”

好像她过来就是为了特意说这件事,半天过去,用了晚餐,她就准备走了。

吻安知道,她其实不喜欢怀孕,更不喜欢生子,哪怕是被人经历这些,也能勾起她内心的痛苦,所以吻安没有留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