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只准我亲你!/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留了下来,总喜欢看吻安的肚子,然后不明意味的笑。

“你再这么看,我会以为对我图谋不轨。”吻安无奈的挑眉。

余歌笑起来,“确实图谋不轨来着!”

吻安抬手护了腹部,一脸警惕,“我告诉你啊,云厉放到玄影那儿了,这个肯定是我自己的,别说东里逼你生一个,你就跟我讨这种可怕的事!”

余歌越是好笑,她倒是想,但是不敢,否三少能把她劈了。

抿了抿唇,她轻咳两声,反而压低了声音,道:“我就是来取经的,不用这么紧张。”

取什么经?

吻安目光狐疑,“你也怀不上?”

然后问:“东里在仓城么?你们俩住一起?”见余歌摇头,吻安一脸好笑,“不住一起怎么怀?难道怀孕还能走风筝式?”

余歌被说得脸有点红,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顿了顿,余歌才无奈的接着道:“怀孕不都有时间么?我当然最清楚安全期和非安全期了,问题是好像总在非安全的时候……”

她比划了比划,表示她和东里同房的时间好像总在安全期?

哦~吻安微挑眉,那就是说他们俩的房事应该挺和谐的。

至于为什么偏偏都那么巧的能够避开安全期?她忽然淡笑,又收敛。

这个问题,应该去问东里才对,他嘴上说着让余歌生个孩子出来再离婚,偏偏在人间能怀孕的时候不做,他打的什么算盘?

人精。

吻安自顾笑着好半天不说话,余歌就盯着她。

她这才回神,摆摆手,“这种问题,我只能手爱莫能助了,估计是巧了,当初我每一个怀得不也挺辛苦,挺出乎意料?”

晚饭后,余歌淡笑,“我今晚留宿吧?他这两天出差回不来。”

吻安倒是没什么意见,但是时间刚到九点多,东里的电话就准时的过来了。

她听不到东里都说了什么,但看到余歌有些无奈的表情,更是无奈的语调,“没,我在吻安家,今晚不回去了……你怎么回来了?”

听到这儿,东里微蹙眉,“我不能回来?”

余歌抿了抿唇,没法接话了,只好说她一会儿过去。

电话那头的人又补充了一句:“回我那儿,不去老宅……开车了么?”

余歌点了点头,“知道了。”

几分钟之后,余歌也走了,家里只剩他们夫妻俩。

宫池奕又给她研究了不知名的汤,专门当做夜宵的,晾了会儿温度刚好。

“尝尝?”他摘了围裙,一脸期盼。

说实话,吻安现在吃什么都差不多,但看他这么用心,抿了一口,给了个赞赏的大拇指,“味道很怪,还好我不讨厌!”

勉强下去小半碗,看出来她吃不下了,他伸手端走,替她擦了嘴角。

她抬眼看他,淡淡的笑。

“笑什么?”擦完嘴角,点了一下她鼻尖,尤觉得不够,又在她唇瓣啄了啄。

吻安依旧笑着,“虽然我以前一直运气不太好,但是家里出事之后,好像挺受上天眷顾,每一次的选择都能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不论是当初选了他,而不是缠着柯锦严;还是后来在他怒而丢下她的时候,她依旧坚持留在了内阁,又或者是这次带着肚子里的这颗球跑到那么远的洛默尔。

不论过程多艰辛,每一次的结果,她都很喜欢。

宫池奕微挑眉,薄唇淡声纠正:“我选的你,不是你选我,别抢优越感。”

她笑得眉眼弯弯,“你那叫谋算、拐骗,选择的是我。”

他只能挑了挑眉,“你说了算!”

似乎也是那么回事,如果她当初够坚定,就算他谋算再成功,她不选他也没什么用,毕竟仓城有钱人还是不少。

快睡觉前,他们依旧在客厅懒懒的依偎着,因为她不喜欢挪位置,除非睡着了把她带到卧室,否则说不定脾气说来就来。

小小的眯了会儿,睁眼见他一手环着她,一划着手机,不知道在浏览什么。

见她醒了又收了起来,勾唇,“醒了?”

吻安虽然刚睁眼,但是脑子十分清楚,忽然道:“过段时间我回外公那儿一趟?”

一来,是因为她很久没回去了;二来,简小姐也怀孕,过去了可以相互说说话,何况,电影马上上映,如果可以,她包几张电影票,把外公家里和他家里人都聚拢了看一场。

宫池奕听完微蹙眉,“不怕老爷子给脸色了?”

她淡笑,“不是说他现在听乐意看我生个孙儿给他么?”

说到这个,她一直也不知道老爷子和东里家到底还有什么渊源,抽空问问东里,毕竟以后是一家人,可以的话,该调解的还得出一份力。

转头看了他,“你最近是不是都没事可做了?”

他不赞同的一挑眉,“哪来这一说?”

抬手捋顺她的发丝,“正担心能不能陪你回去……聿峥既然回来了,一年前的账必须要算的。”

大方间谍组织到底出自哪,当初缘何对荣京发难?都不能一笔带过,汤乔的车里也不过是象征性的拨了拨湖面。

又是这些事。

她有时候听着都很累,因为需要的脑容量太庞大。

“聿峥身体好全了么?”她轻轻打了个哈欠。

宫池奕见她这样,很自觉地将她从沙发抱起来,稳步往楼上走,一边说着话:“差不多了,北云晚好歹是医生,每天被伺候着,痊愈起来很快。”

吻安也就回来的时候去过晚晚那儿一趟,当时晚晚知道聿峥回来,连班都没上,一见就哭得稀里哗啦,估计感情进展也差不到哪儿去。

也就是在她准备会伦敦的前几天,桑赫给她打了电话,“伦敦方面排片可能有点问题。”

那时候她已经快四个月身孕,严重的妊娠反应算是告一段落,刚缓过来一些,喜欢悠闲的看看书。

放了一页书签,柔眉温淡,“什么意思?”

桑赫皱了皱眉,“这还不懂么?不知道的人无所谓,但是伦敦那边最清楚现在的内阁怎么来的,不免映射了对方的一些黑暗历史,人家当然不乐意!”

吻安从座位上起来,一手撑着桌面,“猜到会这样了。”

“那怎么办?”反正桑赫已经是尽力了,“本来不想让你操心,没办法,我影响力不够!”

她笑了笑,“我会想办法的。”

话音才落下,宫池奕外外头进来,从身后拥着她,掌心轻轻贴在她腹部,“什么事?”

吻安转过身,淡笑,来得倒是及时。

看了他,“我可能得出去做几个应酬,你陪我?”

他几乎都没想,眉峰轻捻,抚了抚她的脸,“我去就行了。”

见她蹙起眉,他眼尾淡淡的挑起,“权力不分界。”

“你不是要忙聿峥的事么?”她狐疑的看了他。

宫池奕只是笑一笑,没多说,总归她就安安心心养胎就行。

不过这事处理起来确实需要一点时间,因为国内到国际要走的程序总归是省不了的。

差不多经历一个月的时间,宫池奕回了一趟伦敦,没带她,一天去,第二天回来。

正好那时候吻安做五个半月孕的孕检。

医生第一次跟她说可能出现胎停的时候,她愣了好长时间,瞪着医生,“您刚刚说什么?”

余歌在一旁陪着,拍了拍她的肩安抚着。

医生也让她别着急,“只是初步结果,您也别太紧张,这两天您注意休息,过几天再查一次。”

余歌微皱眉,“还需要注意什么?比如什么会引起这个结果?”

也好多防着。

医生也很耐心,“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环境、辐射、污染等等都有可能,夫妻双方都需要再做检查。”

吻安整个人有些空,也许是太过紧张而引起疲惫,一路上整个人都不舒服。

任何事,她都能有比别人强大的抗压能力,唯独孩子这件事上,她总觉得自己经历的波折太多了。

宫池奕回来时,余歌还在香堤岸陪着,在门口简单跟他说了几句。

他脸色沉着,上楼看到她又化为满满的心疼,轻轻拥了她,“医生不是说了只是初步结果?也许下一次检查就好了。”

她好一会儿才点了一下头。

又看了他,“是不是我去洛默尔的那一趟造成的?”

什么环境污染和辐射,只可能是那时候了。

宫池奕只是略微勾唇,“你当时的决定没错……先不想这些,晚上想吃什么?”

她也知道自己的情绪能够影响到别人,勉强笑了笑,看了他,“别了,你刚回来,让白嫂做吧,你先去洗澡,出来陪我躺会儿,我有点困。”

今天来来回回,中午都没睡。

他俯首吻了吻,“好!”

也因为这件事,她回伦敦聚齐两家人看电影的事就搁置了,只能让四少带着他们去。

可能是四少给家里人说了她孕检不太好的事,几个电话轮番从伦敦打过来。

吻安靠在沙发里接了半天,倒是心情越来越好。

尤其最好宫池老爷子竟然亲自给她打了电话,“医生怎么说的?”

她态度很柔和,把医生的话转述,也道:“也有可能只是暂时的,只不过没法回去了,您不见怪就好。”

老爷子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挺板,不过也道:“先把身子养好吧,生完了有的是时间见。”

后来三号阁楼的保姆给吻安打来电话,笑着,“老爷说到时候想把孙子接到住宅呢,他还想亲自带,让您也住到家里来,我看他先前对您的苛刻早没影了!”

隔辈亲,连带对她也亲了不少,是这样?

当然,吻安对此乐见其成,反正她住哪差别不大。

那些天总算熬过去了,第二次去医院之前,她还是免不了紧张,从家里到医院,手心里都出汗了。

余歌每次都会陪着,因为她陪着在医院行走要方便很多。

宫池奕早上去公司开了个紧急会议,之后才匆匆赶过来,反倒比她还在了,等在医院门口。

下车的那一瞬间,吻安分明看到了他拧紧的眉。

所以说,这些天其实他应该比她都紧张,如果真的有问题,他比谁都自责。

可她走上前,他却只温和的微勾嘴角,顺势揽了她往里走。

医生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

做检查之前,她好多次深呼吸,想着什么结果都只能接受,大不了再怀一个。

检查的过程她已经走过一遍,但心境不一样,以至于做完了才晃了晃神,坐在椅子上等着。

宫池奕那边竟然比她慢,他来的时候她在打瞌睡。

等结果还需要一点时间,她知道他坐在身侧,干脆靠过去继续眯一会儿。

只是她这一眯就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感觉身体晃动,一双眼才睁开缝隙看了看。

在车上。

“接着睡!”他低低的嗓音在头顶想着,掌心温温热热的在她脸颊拂过。

但吻安反而醒了,盯着他。

宫池奕勾起嘴角,“没事!”

什么没事?她继续盯着,要听更详细的说法。

他嘴角弧度深了深,“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只是有些小毛病,让你以后好好养着。”

他说得很清楚,缓缓地,平稳地,也一直看着她眼睛。

吻安蹙起眉,审度而探究,“真的?”

也是这会儿,副驾驶上的余歌才回过头,“没骗你,不过医生被三少吓得不轻。”

因为上次的检查,她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宫池奕脸色确实难看到极点:“她若真有问题,也是被你们吓出来的!”

余歌一个劲儿在旁边使眼色,医生噤若寒蝉,只能说自己失职,可不能再往枪口上撞,说是正常现象。

倒也是回到香堤岸,把她抱到楼上继续睡,宫池奕下来之后,看了余歌,脸色难看,沉着声,却说:“替我向那几个医生表示表示。”

余歌笑起来,“表示什么,再骂人家一次失职?”

宫池奕扫了她一眼,他当然也懂医生的艰辛,更是听了不少患者家属闹事的例子,当时过度紧张没控制,事后该表示的还得表示。

余歌这才笑了笑,“明白。……我能留下吃个晚饭?”

他看过来时,余歌才挑眉,“公公婆婆不在仓城,简小姐在四少那儿,我一个人回去也没意思,就当收留我了?”

东里又出差了,她也不问忙些什么,他们之间的相处是怪异又平静。

吻安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会儿,还是不放心,偷偷给晚晚打了个电话,“能不能帮我问问,今天的孕检结果到底是什么?”

北云晚正好要下班,听她这么问,笑了一下,“全院都快知道了你不知道?”

她一蹙眉,什么意思?

北云晚道:“放心吧,没问题,估计是上次哪里操作不当,就因为这样,宫池奕没少训科室主任,不过听说这个月他们奖金不错!”

看来是真的?

她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趁她睡着专门骗她的。

好一会儿,电话还没挂,吻安微蹙眉,“你好像有心事?”

北云晚抿唇,“……我只是在想,要不要考虑结婚。”

嗯?

“聿峥求婚了么?”吻安也跟着有些激动。

北云晚一笑,“没有,我就这么一说。”

那就怪了,难道经过这一次,聿峥反而觉得自己职业特殊,更不愿意拖家带口,以防日后再有事连累他们母子?

吻安道:“他和宫池奕比起来,其实也不算什么,可我不是照样领证了?有时候总得有人先跨出那一步的。”

北云晚无奈的扯唇,“难道又是我呢?”

当初她缠着他那么多年,换来的全是他的高冷,谁还会重蹈覆辙一次?好歹她现在身份也换了,也不是非他不可。

吻安笑着,“你确定,不是非他不可?那还有谁,不正经的老毛?”

晚晚嗔了她一句:“我和你说正事呢!”

她也笑着,“我也跟你说正事啊,你争取半个轰轰烈烈的婚礼,反正我是不指望了。”

并不是宫池奕肯不肯给她一场婚礼,只是经过了这么多,她忽然觉得所谓的形式,是否让世人皆知,其实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彼此安好、幸福。

不公开办婚礼,或许她还能留一份隐私和清净,总不能再像二十岁的顾吻安那么高调活在娱乐圈。

北云晚很认真的感慨:“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很多心境我达不到你的程度,更别说跟你一样勇敢。”

最起码,聿峥和宫池奕同意在洛默尔那段时间,她也想过和安安一样过去,可她终究不敢。

“好了!”北云晚略微深呼吸,“不聊这些。”

才道:“我最近看了你的新电影,评分挺高!”

她的每一部电影都是这样,看起来很冷门,但总是很出人意料的票房和评价,后期会持续爆发余热,比那些大势宣传,一热即过的刚好相反。

北云晚笑着,“我好像记得宫池奕说每领一次奖办一件大事?”

嗯,吻安笑了笑,他是说过。

不过这个电影就算拿奖,尤其是国际类奖杯,怎么也得一年多之后,因为这一届最有影响力的电影节都过去了。

如果照他之前的话,这次好像该求婚?

因为宫池奕还没上来叫她用餐,吻安又不想睡觉,只好多聊了会儿。

北云晚也不挂电话,一路说到家。

后来聊到了长兄北云稷,“你知道他交了个小女友么?”

吻安听了好笑,“是挺小的。”

北云晚已经自顾笑开了,“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娱乐圈的,她竟然不知道初夜见红,吓得大半夜跑医院,一张脸急的通红,眼泪吧嗒的模样倒是惹人心疼。”

但是那会儿北云晚只顾着笑了,她是真没忍住。

“你是没见过我哥脸色那么诡异的时候!”

被他“欺负”的女孩跑到医院求助,他能不尴尬么?尴尬之余还必须保持该有的绅士,说话都快崩着牙的模样。

吻安听完直笑,但她觉得容颜就是单纯,也是单纯,所以当初会以为疯狂的接通告和代孕能来钱快。

却不知道现在的娱乐圈多少人就盼着这种廉价劳动力?代孕界又有多少黑暗?

现在容颜的妈妈依旧在那个高级病房,晚晚有空就会过去看看。

不过她愿意把容颜当妹妹,当嫂子着实别扭,总之,北云晚挺喜欢她的,和真妹妹于馥儿相比,有很大差别。

也许是聊到这个了,吻安很想给北云稷打电话过去,好长时间没听他们的感情进展了。

但是宫池奕进来,见她抓着手机靠在床头,愣了一下,“没睡?”

她呵呵一笑,把手机放下了,免得他训人,主动凑到坐下来的他身边,“睡了会儿,不困了!”

因为知道检查结果真的没问题,她现在心情很好,凑到他唇角亲了一下,“有点饿!”

宫池奕略微眯起眼,喉结微动,沉声:“只准我亲你!”

因为她这样猝不及防的诱惑会勾得他失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