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嫌弃提早报道的小子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池奕习惯性捂着她的手,偶尔揉揉捏捏,偶尔轻拍着,好似在认真考虑到底让她叫个什么好听的。

但是他考虑的时间太久了,吻安早在他肩上昏昏欲睡,他只好噤声。

她连什么时候到家的都不知道,又睡了一觉,用晚餐都有些浑浑噩噩,好像整个人除了睡就没有太多别的意识了。

“你说我是不是有问题?”出去散步时,她颇为认真的蹙着眉,“简小姐好像没这么能睡。”

东里简的预产期已经近了,平时两个人也会打电话闲聊,之前就认识,虽然不算特别熟识,但毕竟是同一群体,有着共同话题,聊着聊着就亲近了。

听她这么自我怀疑,宫池奕略微勾起嘴角,“也许是肚子里是个懒虫?”

手臂揽了他,语调宽容和宠溺,“女孩子懒了反而惹人喜爱。”

吻安莫名的看他,这怎么感觉是在说她?

离开内阁之后,如果不拍电影,她简直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甚至在家还不会做饭,别说洗菜,连厨房都不进。

柔眉微挑,似乎也都是事实,只好不辩驳,只看了他,“谁告诉你是个女儿了?”

他们从没没查性别,反正吻安觉得什么都行,但他认定了是女孩儿。

尤其,秋季快结束之际,简小姐终于生下一个女孩之后,宫池奕更是被激起了某种攀比心理。

按说,老爷子必然很希望吻安生个孙子,那他一定非常高兴,宫池奕偏偏反着来。

东里简差不多二十九了,听说生女儿的时候还有点难产,受了一番惊吓,幸好最后顺产成功,不过生完之后需要好好养一段时间。

按简单直白的说法,一个女人生个孩子太耗元气、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就得拿出对待重生的仔细。

吻安生过云厉之后也知道流程,但临近自己生产,多少是有些紧张的。

她还专门和东里简通了个电话,和往常一样闲聊片刻。

“我最近也可能回去一趟。”东里简生完孩子之后,说话似乎少了女强人的气势,带了几分柔和。

又或者,是心情不太好?

吻安从来不问她和四少之间的感情,怕别人不好谈及,但隐约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磨合的有些困难。

毕竟,他们结婚显得略微仓促,虽然四少把妻子抢回去了,不过先前他们之间没少矛盾,毕竟有着年龄差,四少也许不够成熟。

加上老爷子不太喜欢这个儿媳。

吻安看似随意的问了句:“老爷子最近还好么?”

东里简笑了笑,却说:“不太清楚。偶尔听电话,应该还不错。”

说明她虽然生了孩子,但没住在大院。

吻安不好再往下问,也许老爷子现在是老糊涂了,越是晚年,越是诸事不顺,导致他脾气越来越差,也存了太多不甘。

意外的是,她快生之前,老爷子竟然打电话过来,表示想亲自过来等孙儿出世。

她愣了一下,“您身体不好,还是在那边等消息吧,来来回回太折腾,您要是在想,满月了我带孩子回去一趟?”

最主要是,说实话,吻安有些心虚,老爷子肯定中意孙子,但她受宫池奕影响,总觉得一定是个小公主。

后来老爷子没再坚持,只是说生产那天一定要和他联系,无论情况好坏,他都想知道。

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并没觉得多难受,腹痛好像不如云厉那么明显,也许真的是孩子太懒了,连动都不动。

在医院里躺了几个小时,吻安都快睡过去的时候,终于开始觉得阵痛。

之后阵痛一分钟比一分钟强烈,直到她疼得忍不住咬牙呻吟,医生说:“再忍忍。”

她继续忍着,跨入十月的天气,鬓角逐渐渗出细细的汗,指甲扣进掌心里,疼得脸色发白。

吻安以为自己能忍住,可是她高估了自己,“疼”永远都是她的克星。

最后几乎是求着医生,不管用什么办法,赶紧让她生出来。

医护人员不知道在外面商讨了什么,几分钟之后才有条不紊的开始工作。

她知道自己的各项检查数据都很不错,应该不会出现上次的问题,但宫池奕放不下心,中途选择进产房陪着她。

原本吻安想让他出去,毕竟这种血腥,她真怕影响以后的生活,但她没那个力气。

脑子里转着医生断断续续的指挥“深呼吸”、“憋住用力”,也顾不上对不对,只觉得脑部缺氧,逐渐空白。

也是在她以为还要有一波痛苦的时候,几乎能清晰的感觉身体忽然被放空的感觉。

随之而来的,就是清晰的哭腔。

隐约听到医生的贺喜“是个小公子!”、“六斤六两,真吉利!”

吻安心里笑了笑,整个人都轻松了,但是那种痛还没过去,所以她做不出别的反应。

不过,她之所以心里笑着,估计是因为宫池奕这会儿脸色肯定不好看,他想要的小公主并没来报道!

宫池奕看过小孩了,也就是看了两眼,之后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擦去她鬓角的汗,又捏着她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痉挛的手臂。

说起来,她生的算很快了,但是吻安真的觉得煎熬,两次经历的痛,如果他再不出来,她可能真的晕过去了。

以后不生了。这是她唯一的想法。

从产房回到病房之后,吻安睡了一觉,中途对外界却有着清晰的感知,也许是因为疼痛的余感还在。

也因此,她很容易醒,医生进来问宫池奕给小孩的取名,声音很小,不过她还是醒了。

宫池奕似是很无奈的一句:“没想好。”

那时候她才忍不住弯了嘴角。

他是真的没想好,因为他只准备了女孩的名字!

“让你偏心!”她几不可闻的开口,不过一张口就后悔了,下边好似洪水泛滥,生生的痛了一下,立刻拧了眉。

宫池奕见状脸色“唰”的跟着变,“怎么了?”

她只好摇了摇头。

医生在一旁又确认了一遍,说:“您得尽快取个名哦!”

他注意力还在吻安这儿呢,头也没回,随口一句:“叫六六。”

啊?医生怔了怔。

吻安心里的笑意越发,看了他,无奈,还是弱弱的对着医生,“他说小名。”

取名的事被放到了后边。

一周之后,吻安总算活动自如,不再躺着。

她看了旁边的人,淡淡的笑着,“你这么偏心,小心儿子长大找你算账!”

宫池奕眉峰微动,他这会儿正看着熟睡的小子,嘴角动了动,“也顺个云字?”

吻安看向他,解释道:“云厉是伊斯俚语翻译过来的,又不是你们族谱字辈儿。”

男人眉峰反而高高挑起,“就带个云,以后云厉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谁是他亲爹。”

就这件事上,他可真是“记仇”,一点都不要比玄影差。

这会儿,宫池奕想了想,他也有了个儿子,这下妻儿圆满,可不是比玄影圆满多了?

等以后把儿子培养得比云厉优秀,更是他的自豪。

他这才勾了勾唇,没那么嫌弃提早报道的小子了!

宫池奕现在是这么想的,以后也是这么做的,也因此,未来的两兄弟没少被爹坑,还得斗来斗去的哄着爹开心!

“所以你到底给他取个什么名?还是留给老爷子来?”吻安看了他。

留给老爷子是好的,不过送了云厉的事老爷子不知道,如果让他取名,必然不会采用云字。

所以宫池奕赶早了一步把孩子的户口解决了。

叫云暮。

果不其然,老爷子随后一步把电话拨了过来,谈论了孩子取名的事儿,听闻已经取好了,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催着他们回去一趟,他想见见。

宫池奕应下了,“等安安出月子就回去一趟。”

老爷子看起来心情不错,还要了几张云暮的照片。

一个月,其实很快,不过对吻安来说依旧有些煎熬,幸好季节还不错,整天闷在卧室也还过得去。

隔三差五就会有人过来看她,除了晚晚要照顾聿峥,又有米宝拖着过不来之外,别人几乎都轮了两趟。

尤其容颜来得很勤快,每次北云稷不催就不会走。

她对吻安说的最多的就是:“顾导,您帮我物色个通告吧,我最近死活接不到合适的!”

吻安忍不住笑,北云大少在背后操纵着,你一个小姑娘哪能斗得过?

北云稷三十多岁的男人了,对社会早已摸透,虽然没有待过娱乐圈,但他也一定十分了解,所以更不会让她走弯路,不会让她卖苦力。

“你着急什么?电影大卖,你身价就涨了,别人会自己找上门来的!”吻安淡淡的笑着道。

这也是事实,电影在国外也上映了,至少目前反响不错,她又一次让主演一炮成名。

容颜这么干净的容貌娱乐圈少见了,更是价值奇高,不过有东里和北云稷把关,她倒是不担心容颜被毁了。

容颜快走的时候,吻安笑着开玩笑:“趁现在赶紧经营知名度,说不定过两年就得嫁人了!”

她小脸微红,“……我不会的。您给我妈的医疗费还清了再考虑别的。”

吻安笑着,都是北云稷出钱,但不让她说,只好不点破了。

十一月份的时候,宫池奕带着他们母子回了一趟伦敦。

吻安养成了嗜睡的习惯,每天像个冬眠动物,有时候云暮醒了她还在睡,因为不用她时刻照顾,除非喂奶,真的用不上她。

回大宅那天亦是,白嫂跟着回去的。

白嫂抱着云暮,宫池奕抱着她,一点没把她吵醒的送回三号阁楼。

一家人看到也见怪不怪,只把白嫂和云暮带到了大宅主楼,老爷子胡子微翘,看起来心情十分之好。

四少和东里简也在家里,两个小奶娃第一次被一起带到老爷子跟前。

老爷子这会儿倒是谁也不偏心,都很喜爱,一人送了一套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镯子。

吻安醒过来的时候,东里简来了三号阁楼。

笑着看她,“三少还是那么宠你。”顿了顿,“应该越发宠了!”

她眉眼微弯,“四少不也是个体贴的人?”

不成熟归不成熟,但疼爱妻女应该不在话下。

东里简笑了笑,“他倒是挺喜欢女儿!”

那时候宫池奕不在,东里简顺便提了这次想跟他们一起回仓城,听那意思,好像只有她们母女回去?

只听她笑了笑,“他工作很忙的,你不是在内阁待过么,最清楚了?”

内阁首辅的位置当然是十分繁忙的,不过,也许是当时吻安手底下的人都很得力,会想起来,除了几件大事费心费力之外,其实也还好。

东里简回去之后,保姆笑着问吻安晚上想吃什么,“因为人多口杂,老爷子说让我特地在三号阁楼做您的晚餐!”

可见老爷子对她确实改观了。

也不能说对她改观,只能说有了东里简这个对比,不得不做了她这个选择。

吻安坐在客厅,看了看站在那儿的保姆,随口问:“老爷子对简小姐偏颇很明显?”

保姆当然知道不能乱说话,只是笑了笑。

吻安摆摆手,“不用跟我打哈哈,我也不会卖了你,大胆说吧。”

保姆尴尬的笑着,又道:“下人们也不是很清楚老爷子的态度由来,不过,听闻四少是被丝四奶奶逼婚,加上孩子是不小心怀上,又加了一层奉子成婚,看起来感情不太和睦。”

她窝在沙发里,点了点头。

东里简曾经是商界强者,也许连恋爱都没谈够就怀孕了,她那个年纪,不得不结婚。

确实有点逼婚的意思,又是意外怀孕,加上四少不成熟,怀孕、结婚两件事在两个人之间肯定是个矛盾点。

总之就是进展太快,巩固不严。

这么一想,吻安略微舒了一口气,幸好,她当初虽然草草结婚,却没有草草生子,经历了这么多,虽然很辛苦,可是很值。

她住在伦敦的那段时间,依旧是不断有人来看她,要么老爷子让她去主楼,不睡觉的时间基本在会客。

期间回了一次外公那儿,外公前两年身体不好,但是那个坎儿过去之后最近气色很不错!

吻安原本是想着等薛音旅游回来,见一面再回仓城,不过被一件事打断了计划。

------题外话------

偷懒中……卡得有点销魂哦?肯定猜不到什么事,猜到给你们发奖励~66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