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一箭双雕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这段时间她的电影热映,“顾吻安”三个字再一次成了热门。

热搜榜上打头的就是她的名字,但是后缀千奇百怪。

“顾吻安潜规则”、“顾吻安同款美人痣”、“顾吻安疑似被某少包养”等等,但凡能想到都有。

说起来,她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这一次却有一件事让她挺意外,因为她还从来不知道这件事。

热搜第二个位置,相当显眼,“顾吻安侄子作恶”。

前一天,其实她也发现了这个话题,只是没去在意,因为她真的没有侄子,别说侄子,她连兄弟姐妹都没有,家里就剩自己。

既然没有亲人,就算听到网友如此热议的侄子,她也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

但是,仅仅一个夜晚的时间,这件事就像炸了锅,吻安知道新闻媒体和舆论的可怕,却不知道都已经汹猛至此。

“顾吻安侄子将同龄男孩打到住院”、“小小年纪就在学校横行霸道,素质低劣”之类的词句在评论区最为多见。

有的人还拍了照片,地上断续的洒了血迹,她看着都有些难受。

那天,是肖委员直接给她打的电话。

“顾小姐,我看这个事,你必须得亲自做个处理,否则很可能影响你未来路线。”肖委员正忙着帮她铺路往国际影协进军,忽然就杀出来这么一件事。

虽说只是一个侄子,但是,小孩的素质问题,反映出来的也就是长辈的修养。

网友一张嘴,但凡他们想喷、想追究,你根本无从辩驳,只能把事情处理好。

吻安蹙着眉,又无奈的笑,“肖委员,如果我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侄子呢?”

她着实不知道啊,难道姓顾的就是她侄子了?

如今她在仓城,无论娱乐圈还是政界算得上一届名流,但还真没想到会有人以这样的方式攀上热点。

可肖委员拧着眉,“不能吧,我简单做过调查的,确实跟你有关系啊,难道是因为他们家这一枝生活在荣京,你爷爷没和你提起过?”

当初仓城四大家族定了顾家在列,是爷爷顾南林为首,吻安根本不知道爷爷还有没有兄弟在荣京。

就算有,那也算不得四大家族之一,何况她出生后这么多年,顾家经历了太多事,爷爷也没那心思给她讲再往上几代的事。

捏着电话,她转头看了一眼宫池奕。

他从小就到处跑,对四大家族的恩怨,他最清楚了,应该知道荣京有没有顾家的。

一旁的男人只略微动了眉峰,薄唇淡淡的抿着。

她只好把电话放了免提。

只听肖委员接着道:“确实是顾家,有人说是你爷爷堂兄这一枝,只是顾家在荣京也不算入流,这个孩子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走了,他妈妈还在监狱里。”

肖委员顿了顿,道:“正因为小孩情况复杂,除了一个小姨带着,相当于有人生没人养,网友知道是你侄子,可不就把板子砸你头上了?觉得你有义务往好了教育他。”

吻安确实觉得有些好笑,“现在的道德绑架,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

“没办法,顾小姐是公众人物,这若真的被人挑起来,绝对是极大的影响。”肖委员也很无奈的道。

挂了电话,吻安考虑了好一会儿,她只想知道是不是真和她有亲属关系,如果有,那也算得上一桩好事。

说明她还有亲人,虽然很恶劣,但既然是小孩,好好教导总会长大的。

她之所以这么不计较网民的道德绑架,是因为她已经身为人母,多了一项教育小孩的职责,就算不是亲生,拯救一个小孩总是好的。

这才转头看了身侧的男人,略微征询,“你觉得呢?”

宫池奕手里握着她的指尖,习惯轻轻的揉捏着。

片刻才抬眼看她,嗓音很温和,但脸色稍微凝重,“可能会有些麻烦。”

她忽然专注起来,“你知道?”

他薄唇勾了勾,“不是很清楚,听说过……没告诉你小孩叫什么?”

吻安点头,告诉了,“顾城,怎么了?”

还真是,宫池奕舒了一口气,倒也难为第一个发现这些关系的人,竟然能推到热搜榜上,想低调处理都不可能。

宫池奕这才道:“他父亲叫顾准之,母亲安玖泠。”

顾城的事,说起来是有些复杂了,他是母亲安玖泠出轨顾准之生下来的,后来父母结了婚,不过两人都心术不正,算计沐寒声夫妇不成,反倒栽了自己。

顾准之当年的死也算自作自受,罪有应得,就是可怜母子俩后来过得不怎么样,到最后安玖泠也入狱了。

至于入狱原因……

宫池奕微微蹙眉,他总不可能和沐寒声的堂哥对峙去?

吻安皱起眉,“没听明白,安玖泠和沐寒声的堂哥什么关系?”

“前妻。”

那是挺复杂了,她自顾想了会儿,蓦然看向宫池奕,“难道顾城的妈妈入狱,和她前夫有关?”

不仅是有关,很可能是被陷害?

这可是大事,沐寒声那是荣京之主,他的堂哥必然也不是一般人物。

宫池奕抬手抚了抚她脸颊,勾着淡笑,“不都说一孕傻三年么?怎么还这么敏锐?”

她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正在想什么,他几乎都能猜到了,才会这么说。

没错,吻安是觉得这事不简单了。

哪个网民会闲的挖这种事扣到她头上?

不就是为了利用她的知名度,和能够牵引舆论的力量?

她的确有这个力量,娱乐圈、政界都有地位的人,说句话能撼动很多人,只是,这么大的力量,就为了让她拯救一个作恶多端的小孩?

如此简单?

在吻安看来,对方更多的,其实是想借助她的力量,给顾城的妈妈安玖泠翻案!

一想到这一步,吻安就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要只是一个小孩的教育问题,她可以接盘,但这种事……涉及沐家,不好办。

她现在很想简单的相夫教子,悠悠闲闲,真不想动脑子理会太深的勾心斗角。

但媒体记者竟然都能找到伦敦来,她没办法,只能临时订了机票就回去。

因为她两天没发声,已经有人开始骂她没有起码的仁性。

老爷子知道仓城和荣京闹得纷纷扬扬的舆论,倒也没拦着他们走,只是道:“要不,把云暮给我留下做个伴?”

吻安微愣,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着实不妥。

宫池奕已经平稳的开口:“云暮还太小,不能只喝奶粉、离不了安安,要不您过去住一段时间?”

老爷子可不愿意踏进仓城,这是家里人都知道的,否则名列仓城四大家族,却为何早年就搬到国外来?

所以,老爷子虽然很不舍,只要把他们一家三口送走了。

回去的路上,她自顾的笑,“还以为生完云暮会闲得发胖呢!”

这就开始操心了,不瘦才怪。

她确实如此,无论是当初生云厉,还是现在的云暮,生完身材也变形,倒是多了几分韵味,肤质越细腻了。

打电话的时候,晚晚还笑着说过:“这就是少妇的特殊魅力!”

航班降落在仓城机场,宫池奕安排了人,直接从机场后方接走,因为外边一定有一群媒体蹲守。

她对媒体的任何阵仗都见怪不怪,但现在有了云暮,折腾不起。

果然,从机场后方绕回来就能看到出口处不少狗仔,大冷的天,一点也不畏寒。

吻安把视线收了回来,微蹙眉,“顾城身边就没有监护人么?”

宫池奕臂弯里躺着睡得正酣的云暮,离开机场那一段减速带密集,怕他因为车子颠簸而醒过来。

她看到了才勾起嘴角,还说不喜欢男孩,这不照样疼爱得很?

片刻,才听他低低的道:“他不是还有个姨么?安玖泠进监狱之后,一直是他小姨照顾着。”

小姨?

吻安柔眉蹙着,如果真是这样,那是不是这件事和那个女人有关?

车子离开机场远了,行驶平稳下来宫池奕才将云暮放到一旁。

“早前听闻这个顾城确实人小鬼大,心思不少,苏曜的儿子和沐寒声的儿子都吃过亏。”宫池奕道。

虽然也只是听说,但没人有心思给小孩子造谣,必然是真的了。

吻安觉得很诧异,那孩子怎么也就十来岁吧?怎么会这么调皮?

宫池奕却勾了一下嘴角:“那已经不叫调皮。”

完全快成为邪念了,因为他的父母都没有好下场,他的身世比别人差,加之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好似全世界都是他的仇人。

“这么可怕?”她着实没见过一个充满仇恨的小孩长什么样。

不过,他既然对别人如此不友好,至少他把仇恨表达出来了,而不是憋在心里,哪天把别人阴得神不知鬼不觉。

他们刚到家里,白嫂带着云暮上楼,正好他醒了,冲上奶,给他洗个澡。

吻安在客厅,又和肖委员通了个电话,这件事,她也就和肖委员沟通最方便。

她打电话的时候,宫池奕给她倒了水,又帮她把厚重的外套放好,之后似乎也在听她的电话。

但吻安觉得,他似乎并不希望她插手管这件事。

挂掉电话,她看了他,“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宫池奕眉峰微动,“你呢?”

她柔唇抿了抿,“如果确实是亲戚,我总不能不管,就算不是,必然也得出面做个处理,你也知道舆论的可怕。”

很多实施道德绑架的人是没办法用道理说通的,只能先安稳,再做后续。

他在身侧坐下,握了她的手,“如果真的挖出当年的案子,你要作何处理?怎么退步?”

很显然,不退不行,涉及沐家。

他们是朋友且不说,也不论是沐家权利多高的问题,日后荣京的发展,必然是她们双方关系稳固、以及双方都没有过大的处事疏漏为前提的。

正好双方冲突起来,可就让人看了笑话。

吻安安静的想了会儿,“所以,我更好奇,到底谁竟然想出这么一箭双雕的法子?让我们和沐家挑事?”

就算不挑事,也必须有点动静,否则热搜第二可能永远挂在那里,除非把媒体平台关闭。

后者自然不可能。

当初傅夜七和苏曜之间的绯闻都是苏曜做出牺牲,而不是强行压制舆论,何况一个顾家?

果然是被人运用了舆论之道。

宫池奕神色淡然,却也勾弄眉峰,“恐怕不止一箭双雕,顾城对苏曜的儿子也下过手,不能惹的全惹了个遍。”

吻安自顾笑了一下,“感觉不该回来,装不知道才好。”

他倒也明白着,“那你电影后期可就崩了。”

自身惹了舆论,最先受影响的肯定是现在正在上映的电影,估计国外的排片会再次出问题。

别说她日后能不能拿奖,这一部电影烂掉,以后的再起来会很难。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这么可怕。

不过,吻安也笑了笑,“总有办法的。”

“抽空我去见见那个叫顾城的小孩,以及他那个阿姨。”她最后做了这个决定。

宫池奕主张让人把他们接过来,不让她再到处跑。

“知道你也想有亲人,所以可以让你去处理,实在不行我再来收拾残局。”他这么说的,神色认真,语调平稳。

吻安笑了笑,“我得感激你?”

他还真的挑了挑眉,“待我想想提个什么划得来的条件。”

她咬了一下他的肩,语调模糊,“我会处理好的!”

不过,吻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低估了一个小孩的恶劣程度,她以为所有孩子都和她的云厉、云暮那么可爱。

小孩顾城和他的小姨安玖瓷是被靳南接到荣京的。

吻安仔细的想了想,不太愿意外人住家里,但既然要把人家当亲人,就不能太见外,就叫白嫂收拾了两个房间,都在一楼,如果他们愿意就住,不愿意就给他们订酒店。

他们到的时候,吻安在门口等了会儿,老远见了女人牵着孩子过来,柔唇微微弯起,这么看其实真的是个挺俊的小男孩,他小姨安玖瓷长得也挺漂亮。

------题外话------

谁也没猜到,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