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初步猜测/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片刻,吻安只道:“就像你说的,事有轮回,若真有冤也一定会有清白的一天,所以你也不用太着急,好好抚养顾城是第一要务,这些事着实不该影响他的成长。”

安玖瓷也点头,柔和的笑,“顾小姐说的是,这些事如果影响到顾城,导致他以后心思太重,我就是最大的恶人了。”

吻安心里一笑,又一次变相的让她把这件事重视起来,否则毁的就是顾城。

云暮在一旁睡得很香,她们聊了一会儿发现顾城在边上安静待着,好像很喜欢云暮,老实忍不住想碰碰小脸又不太敢的模样。

吻安笑起来,“云暮脾气很好的,逗弄他也不会闹。”

就算他醒了,睁开眼瞄了一瞄估计又能睡着,宫池奕说跟他小时候挺像,不知道真假。

但是顾城还是把手收回去了,安静的笑了笑。

吻安看得出来,顾城确实是喜欢云暮,她想把云暮抱到楼上的时候,顾城也是眼巴巴的想跟着上去,又觉得合适的模样。

一个小孩露出这种表情,已经挺让人怜爱,尤其他定定的看着吻安征询着。

“我倒觉得他家教挺好的!”她看了安玖瓷,然后转向顾城,“跟姑姑去云暮的卧室看看?”

这次顾城看了他小姨

安玖瓷看了顾吻安,“您不用管他!”

“没关系。”吻安已经把云暮抱起来,示意顾城一块儿上去,又道:“白嫂已经把卧室都收拾好了,正好让顾城多和云暮待会儿?”

安玖瓷是要拒绝的,不过当时看她已经迈步子上楼,只好缓了缓。

顾城小身子跟在吻安身后,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安玖瓷,小眼神又看向他刚刚待了很久的阳台处。

安玖瓷神色没什么动静,等顾吻安上去了,才走到阳台那儿,目光随意扫过,又在顾城坐过的地方坐下。

面前也是一个小方桌,只摆了一个小盆栽,平时应该不会用来做什么,就是小憩。

客厅安静着,安玖瓷微微坐直,肘部支在桌边上,侧首看向窗外,一派短暂的放松和观景姿态。

只是另一手在桌下轻轻扫过,指尖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比如,应该是已经放在这里的监听器。

她似乎明白了顾城上楼之前略挣扎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因为他没有做这件事。

这让安玖瓷皱了一下眉,抿唇坐了会儿,想着去楼上看看。

云暮的卧室里,稍微显得有些花哨,很多东西还是粉色的,因为宫池奕以为生的是个女孩,都按女孩子的标准来。

吻安整理了一下云暮的衣服,他的衣服太多了,因为她这边虽然没有亲属,但宫池奕那边人头不少,之前回去一趟就接了很多,加上一帮朋友送的,衣柜都不知道怎么整理。

忽然听到身后的顾城声音不大的道:“我小时候从来不碰玩具,衣柜里的衣服我都能记住位置。”

因为很少。

她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又听他忽然很认真的问:“你真的是我姑姑么?”

吻安这才转过来,浅笑,“当然了!”

她还想说什么的,不过顾城问了句:“那我应该听小姨的,还是听姑姑的?”

怎么会这么问呢?

当时吻安并没有多想,因为她不觉得自己和安玖瓷的教育会站在两个对立面。

但是她忽略了顾城已经九岁,九岁的孩子,懂得东西有时候你无法估量,尤其顾城时常接触的是苏曜的儿子苏衍,和沐寒声的儿子沐司暔之类聪明得逆天的小孩。

她转身,目光很柔和,“对你好的,都得听,如果有你接受不了的就告诉姑姑!”

顾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吻安继续整理衣物,顺便把阳台上晾着的收回来。

顾城站在云暮的小床边,目光安静的落在小孩脸上,没忍住抬手用指腹摸了摸云暮的脸,又挪小小的下巴上,笑了起来。

他平时真觉得别家小孩都很讨人厌,不过他姑姑的小孩,也就是他弟弟了!

云暮爱睡,只砸吧砸吧小嘴就没了动静,顾城觉得好玩,一直放在兜里的另一手也去握了云暮嫩嫩的小手。

也是那时候,一个黑色圆形的小东西跟着掉了出来。

顾城愣了一下,看向阳台的方向,小小的眼睛里显然有着细微、不够稳当的慌张。

尤其,正好看到吻安拿了衣服从阳台回来,目光不经意的扫过,问了句:“怎么了?”

顾城抿着嘴摇了摇头,又道:“我好像差点把云暮弄醒了。”

吻安只是淡笑,示意他不用那么小心,但人是往这边走的。

顾城眉头紧了紧,小脸略微低下去,盯着小床边上那个黑色的东西,情急之下,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握着云暮的手也就忽然用了力道。

“哇!”一声,云暮闭着眼就开始哭,吻安步子本能的就快了,注意力全在儿子身上,“怎么了这是?”

人都没醒就开始哭,眼睛压根没睁开,“是不是做梦了?”

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顾城当然把手收了回来,黑色的东西攥在手心里,再一次放回兜中。

不过他依旧内疚的看着云暮,“是不是我把他弄得不舒服了?”

安玖瓷听到声音已经走了进去,看了顾城,“怎么了?”

吻安倒是笑了笑,抱着云暮略微晃着,“没什么,大概是惊梦了。”

不过这种状况挺少,云暮睡觉很老实,基本不用人操心,更不用人盯着的。

安玖瓷一手牵了顾城,声音刻意压得很轻,怕吵到小孩,“孩子小的时候其实挺怕生的,顾城小时候别人靠近就哭。”

也是借着这会儿,安玖瓷说了今晚就不留宿了,正好明天要带顾城去处理就学的问题,“他一直说不喜欢现在的小学,我只好想办法给他转学。”

转学么?

吻安只知道顾城幼儿园的时候和沐司暔、苏衍同校,小学应该不是了。

安玖瓷笑了笑,“还就巧了,顾城坚持要求去苏衍他们的小学。”

不知道小孩都是什么心思,总之顾城和那几个小孩处不来,但他偏偏就是要跟他们同校,他也说不清原因,就是很坚持。

贵族小学不是一般人能上的,她只能想尽办法的去满足。

吻安看了她一会儿,“要求很严么?”

安玖瓷勉强一笑,“需要的证件都是有的,只不过学校有严格的教务编制,学生人数超了就很难进去。”

“不过……”安玖瓷笑得有些无力,“偏私立的贵族小学,多少还是有阶级因素的。”

毕竟,沐寒声和苏曜的孩子在哪儿,多少人的身份够得上那所学校?人家也不怕没学生,有总理、总统的儿子在,还愁经费么?

吻安点了点头,她不去批判人家学校的立场是什么,只是说:“有需要的我尽量帮,孩子的教育问题很重要。”

几乎每一件事,她的态度都表现得很明了,很简单——那就是为了顾城。

安玖瓷这人说话、做事的确也挺有分寸,一点也没有露出迫不及待,只是客气的点了点头。

送他们走了之后,吻安又回了云暮的房间,站在小床前安静了一会儿,看不出情绪,只是若有所思。

安玖瓷和顾城是让展北送出去的,直接去机场,三四小时的车程,航班半小时就能回荣京。

回到荣京时,安玖瓷特意和吻安打了个招呼保平安。

“到了就好。”吻安淡笑着,“也不早了,顾城该困了,等有机会再带他过来,或者最近我可能也过去一趟!”

简单说了几句,电话就结束了。

安玖瓷握着手机,看向站在客厅沙发边上的顾城。

他也只是安静的站着,没看她,脸上很平静。

安玖瓷走了过去,在沙发坐下,和他视线相平,“你是觉得那样做不对么?”

顾城小嘴抿着,眼睛里有着几分孤僻,但眼底又很清晰,看着她,只是说:“她是姑姑,云暮就是我弟弟。”

安玖瓷看着他,微蹙眉,又叹了口气,“没错,你听你姑姑的,以后肯定错不了,她能很好的保护你。”

但又话音一转,“但是这次不行。”又道:“其实这不是在做坏事,不会伤害你姑姑的。”

顾城很平静的看着她,“小姨,我已经快十岁了。”

言下之意,他懂的东西并不少,又很成熟的道:“小姨不是说亲人很重要么?如果没有亲人,我活不到现在。”

所以,如果和姑姑很好,他的路也会不一样,不是么?

安玖瓷很想说这一次,他只有把那个东西放到顾吻安那儿,以后才有可能见到他妈妈。

但她终究是没说,之前都没跟他提,还是等他再长大些吧,这些事,她只能自己想办法。

香堤岸,别墅里很安静,客厅的灯还亮着。

云暮已经睡得很熟了,吻安坐在客厅,握着手机,先是给宫池奕打了过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好久没有晚归,她居然不习惯了。

但是他没接听,不知道是不是在应酬走不开,吻安只好转手给晚晚拨过去,知道她肯定没睡。

从晚晚有了抑郁症之后就很晚睡,再早也是十点半,何况最近要照顾聿峥,更早不了。

果然,没一会儿,电话就通了。

“没打扰你吧?”吻安浅笑。

北云晚在电话那头一开口,就能感觉心情不怎么样。

所以吻安蹙了一下眉,“怎么了,米宝惹你生气,还是聿峥不配合治疗?”

“都不是。”北云晚声音淡淡,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随手带上门在门外待一会儿。

这个天气,夜里很凉,不过空气让人觉得挺舒适。

片刻,吻安才听她道:“聿峥的身体养得差不多了,不过,听他的意思,是要回华盛顿,或者还有事忙,总之,和我的思想不在一条线上。”

吻安蹙眉安静片刻,她一直没问过聿峥当初到底招惹了什么间谍组织,这段时间,也没听说沐寒声有什么动静。

但是,既然动了聿峥,也参与了荣京内乱,这样的间谍组织,沐寒声一定不会任其逍遥吧?

可也没有继续让聿峥以身涉险处理这件事的可能,毕竟几乎是未来妹夫了。

她之前还担心这件差事直接落到宫池奕头上的。

“你没问他原因么?”吻安问。

北云晚笑了笑,说来她都觉得好笑,“说家里可能安排了什么千金去相亲,你信么?”

吻安顿了一下,笑了笑,“也不会不可信,好歹聿峥那张脸是真的很不错!”

在吻安看来,聿峥如果真的不能和晚晚定下来,哪怕晚晚再倒追一次都没有点头,那一定是有任务在身。

但她着实不清楚现状,尤其被顾城的事一打乱,她几乎都和政界脱轨了,连宫池奕这两天在忙什么都不清楚。

两个人聊了会儿,吻安说过几天可能过去看看晚晚之后才挂断。

她在沙发上挪了挪位置,想着一会儿再给宫池奕打电话过去。

不过,这会儿宫池奕已经在回来的车上了,但手机并没有闲着,从一上车到现在都在打越洋电话。

荣京内乱的事涉及了一个到现在都不太清楚的第三方,这个间谍组织职能交给易木荣去查。

易木荣这会儿已经在回联合署的路上了,有苦难言。

而宫池奕此刻通话的,是薛音。

薛音听他说了会儿,扯了扯嘴角,“别说顾家没后,就算真的有后也跟我没关系,你知道最讨厌这个姓氏。”

宫池奕嘴角勾了一下,“知道您不喜。”

又道:“但是没办法,这事只能希望您多回忆回忆,有可能牵涉到北云家。”

四大家族毕竟历史不短了,每一家必然都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如今顾家没了,宫池老爷子移居国外这么多年,基本没什么好说的。

正好就剩了个北云家,在这次的事件中颇有嫌疑。

当然,这种关联,恐怕除了宫池奕,谁也还没料到。

薛音皱了皱眉,“跟北云家有关?……你是指,想挑出安玖泠案件、造成你和沐家矛盾的人?”

宫池奕声音淡淡,“只是初步猜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