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别无选择的利用/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云馥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怎么你们都不信我?”

她一脸坦白而严肃,“我没有正式跟他们打过交道,更不可能替他们办事,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我懂。”

“我刚踏入娱乐圈时身边有聿峥和宫池奕,还有谁能轻易近我身?我也没必要为了名利走捷径,靠他们俩就够够的了。”

后来卷进玄影事件时,宫池奕和聿峥都已经没再捧她,也是她唯一走入歧途的缺口。

那之后她一直谨小慎微,身边也有荣京方面的人,毕竟她在玄影事件中成了功臣。

于馥儿微微蹙眉,看了他,“在我看来,你反而比我清楚吧?从你当初受伤、做手术之后就应该知道了?”

北云稷双手放在兜里,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平时的儒雅绅士,此刻只剩看不透的缄默。

于馥儿还是笑了笑,道:“你放心,既然爸妈安排你从那个年纪就出国养病,十多年将近二十年掩藏着所有锋芒,不就为了安身立命,不再和那群杀人如麻的有瓜葛?”

她点了点头,道:“既然都低调了这么多年,那你们继续走这个路线,其他事,也许我能去解决,毕竟我身上还罩着一层”政府功臣“的光环。”

北云稷眉头皱了起来,“我的话,你没听进去?”

北云馥没有因为他的严肃而退却,反而看了他,“反正我在家里不受宠,为这件事上去抗一刀也没什么,说不定,也能像玄影事件一样反转呢?”

反转?

北云稷扯了扯嘴角,谈何容易?她以为每一次都能那么幸运,不但自己没丧命,还能揽回一个功臣称号?

“爸妈的行程已经定了,我也会安排让人送你离开,这些事别给我捣乱。”他道。

她不知道听没听进去,笑了笑,没说话。

北云稷依旧保持那个姿势,在她准备走的时候忽然问了一句:“当初聿峥和你为什么分开?”

这让于馥儿好笑,又有些自嘲,“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她对聿峥的那份坚持,是源于一种执念,非要说感情多深,她到现在都不清楚,却也没办法接受他和北云晚在一起。

女人的这种怪异心理,想必也只有女人清楚,她就是看不得曾经她身边的男人忽然就要了别的女人。

所以,她当初做了那个局给北云晚留了个心结,一点也不后悔、也不内疚。

思绪被他再次的问话拉了回来,听他问:“聿峥先靠近的你?”

如果是,也许那时候开始,聿峥就已经察觉了什么吗?北云稷轻蹙眉。

刚问了吻安,猜得出聿峥这段时间一定有事,他越是笃定了这一点。

北云馥却不知道他这么问的原因,只扯了扯嘴角,“男人有目的性的靠近,有时候比女人都可恶,宫池奕可比聿峥早多了。”

但是,那时候她真没觉得宫池奕有多喜欢她,不论外界传得多么暧昧,说他如何卖力的追求,甚至策划表白,可笑的是,她这个当事人没有任何触动,因为她感受不到所谓的爱。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因为追求的那个人并没那么真诚。

可他毕竟是宫池奕,有多少人看得透?

“我也是后来才逐渐明白过来。”她笑了笑,“一开始看起来最受欢迎、最受疼爱的女人,最后身边为什么那么空荡?”

只能因为那些男人把她当成了练手的,别有目的。

看看现在宫池奕和顾吻安,聿峥和北云晚,已经够明了。

北云稷眉头紧了紧,显得有些凝重。

宫池奕把吻安的父亲逼死,把宫池家大权握在手里,这么精准,怎么会没注意过北云家?

“我想。”北云馥忽而轻轻蹙眉,“我知道当初他们为什么捧我了。”

她笑了笑,“既然是想通过我知道我们家的事,我为何再来一次?再做一次他们的诱饵和桥梁,聿峥或着宫池奕,总有一个会再来找我的。”

她舒了一口气,“就算奠定家族基础时仰仗过那些人的势力,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北云家给他们的够多了,我们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怕什么?”

最好的办法,反而是配合宫池奕和荣京方面,正好把对方弄绝了,北云家也能安安心心,不再担心哪天又被人捏了把柄。

北云稷皱起浓眉看着她,依旧不同意,“我说了,这些事别再插手。”

因为她很固执,北云稷转身迈步,“你跟我上楼。”

书房里,他把两沓资料和几张照片放在她面前,“还敢说你没为他们牵线搭桥?”

她拧了眉,刚要说话,北云稷抬手没让她开口。

道:“正值荣京内乱的时间,你为了复出引进来的两个经济公司成了他们掩护,你能撇清关系么?”

不能。

指尖点了点照片上的人,“为什么你见过的人,回去追杀聿峥,你又能撇清关系么?”

也不能!

于馥儿一头雾水,摇头,“什么荣京内乱?我根本就不知道!”

荣京内乱属于政治圈的私密事件的,到现在都被沐寒声压着,削下去的一批人也已经快速补齐,表面一片平静。

还有照片里的人,于馥儿更是觉得好笑,“大街上随意见的人,就不能问个路?”

可这些话,说给宫池奕,说给聿峥,他们会信么?

于馥儿紧了紧手心,这么说,她真的把整个家陷入了危难?哪怕是她的无心之失,也成了事实。

“你出去吧。”北云稷好一会儿低低的道。

他一个人在书房待了会儿,思绪很沉。

没错,他在国外养病很多年,但身为北云家的继承人,怎么可能真的只是养病?

该知道的,他全都知道,只是从未曾显露出来,因为那些跟家族利益无关。

只有这一次不一样。

夜深之时,北云稷还在书房,他父亲敲门进去。

“爸。”他转过身,声音淡淡。

来人冲他点了一下头,脸上也有着愁绪,“我和你妈出国,你确定你不走?”

北云稷走过去,在桌边立着,“总要有人处理,逃是逃不过去的。”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金钱纠葛,涉及到了荣京的政治稳定,牵涉到一个对荣京有威胁的组织,沐寒声又怎么会轻易罢休?

他父亲略微叹口气,“我们低调了这么多年,一退再退,甚至为了不出风头,把你送国外这么多年,我马马虎虎经营着,上贡数不胜数,他们还吃不饱?”

说到把他送到国外,半头白发的北云先生叹了口气,就是那一次,他起了心思想和对方了断关系,得来的就是儿子差点丧命!

幸好,第一时间找到了合适的肝源,顺势就收养了肝源北云晚。

想到这里,老先生忽然看了他,“或者,就去求一求晚晚吧?她不是沐寒声的亲妹妹么?还有什么事是沐寒声办不了的?”

北云稷笑了笑,“政治不是沐寒声一个人的。”

这种原则性的大问题上,越是权利无尚,越无法徇私舞弊,何况,沐寒声若是把这件事略过去,可不是把荣京往死路推?

北云稷舒了一口气,“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功折罪。”

馥儿说的也没错,北云家做一次诱饵,引出那个组织,扔到宫池奕和沐寒声的制裁圈内,也算立功。

但,北云家是必然要受罚的。

可旁边听完立刻皱了眉,“不行!你若是出了事,家里还有什么希望?”

还用得着这么多年低调收敛么?

北云稷只是笑了笑,“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

见父亲依旧拧眉,他继续道:“容颜交给吻安照拂着,我若真的出什么事,吻安会第一时间知道的,宫池奕掌着整个联合署,这种国际事务,他说话比沐寒声有力度,而他谁都不在乎,可他在乎吻安。”

说白了,就是正好用上了一个权力之尊的软肋,这样的利用是北云稷的别无选择。

以前,他和宫池胤是同窗,那时候他就觉得会用到这些关系的,如今看来,一个吻安就够了。

他父亲这才恍悟的看了他,“这难道是你和容颜那个丫头缠在一起的目的?”

北云稷眉头微皱,算是吧。

但他和容颜认识在先,知道容颜被吻安赏识在后,大概这是上天给他留的一条出路。

当然,这种利用关系,不能让容颜知道,否则她一定会逃,谁爱被利用、被当做棋子?

“馥儿呢,你和她说清楚了,给她安排好了?”宫池先生担心的皱着眉。

北云稷点了点头,“该说的都说了,她若是还有脑子,就知道该做什么。”

那一晚,北云稷虽然心事重重,却竟然睡得很好。

他对北云家的罪心知肚明,对自己能走的路也一清二楚,自然,再焦躁都是徒劳的。

等着该来找他的人来就是了。

果然,展北亲自到北云集团的大厦来找他的,“三少请您过去一趟。”

北云稷并不意外,略微挑眉,把手里的最后一份文件处理完,另一手拿了外套,一路神色平静的下楼、上车。

宫池奕在SUK办公室,让人请了北云稷过来,看起来也只是生意上的会晤。

“坐。”他从落地窗前侧身,略微颔首。

北云稷客气的一笑,在沙发上落座。

秘书上茶之后,办公室里只剩他们俩,很安静。

宫池奕依旧在窗户边,略微倚着,一张脸随性中依旧冷峻,“你应该知道我找你的原因了?”

北云稷也坦然的勾唇,“我若说任何推卸责任的话,反而是把自己送上绝路?”

宫池奕单手别在兜里,考究的西裤没有半点褶皱,那么看过去莫名让人觉得冷漠。

他另一手指尖打在窗棂上,几不可闻的敲着。

许久,才开口:“那么多年前的灾难你都能躲过去,这些年的锋芒也收敛得很完美,为什么偏偏这一次栽了?”

北云稷略微不解的看向他。

宫池奕神色不变,薄唇微动,“荣京内乱一事如此重大,但凡牵涉其中,都得灭口,汤家就是例子。”

所以,如果这一次他们家可以按捺住,谨慎的不被沾染,那个组织必然会被铲除,北云家从此以后一定就是一帆风顺的。

北云稷这才笑了笑,听出来了,他也不忍心看着北云家受难。

道:“可能有借就得还?当初北云家是依仗他们才率先站稳四大家族之列的,总要有点付出的不是么?”

宫池奕薄唇扯了一下,“这么多年,北云家效益不低,却依旧垫底,难道不是拿去回报了?”

北云稷并不意外他能猜到这些。

两个人都沉默片刻,北云稷看了他,“要做什么,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只要北云家能被保下来。”

宫池奕眸眼略微眯起,看着他。

在所有人印象里,北云稷很低调,很儒雅,没任何过人之处,但这样的不引人注目才恰好是他的厉害之处。

片刻,宫池奕薄唇沉声:“对方几乎要了聿峥的命,有多危险,你应该很清楚,保下北云家,很可能你就会没命。”

北云稷抬眼看了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你有办法保我的。”

宫池奕笑了笑,早已看透了他在想什么,道:“政治事件,我不喜欢一手操办,何况,安安接下来一段时间只能忙顾城的事。”

言外之意,他这边的动向,她是觉察不到的。

北云稷略微抿唇,看着他,看了好久,才半开玩笑:“也许,我能帮吻安把顾城的事快速解决了?”

宫池奕勾唇,“那就是直接撞到沐寒声枪口上。”

关于这件事,外人清楚的很少,宫池奕好心的多说了几句:“对方用顾城和安玖瓷为切入口,翻出安玖泠的案件黑幕,为的就是在我和沐寒声之中挑拨离间,污了沐家的名誉,趁乱再踩着北云家的尸首来个屠城。”

他侧首,微勾唇,“这样的情况,你还想去促成安玖泠翻案?”

北云稷放下了茶盏,很显然,他除了做人肉诱饵,没别的选择,后果便是可能尸骨无存。

可他也靠回椅背,“你就不怕吻安顺着对方的设定,帮安玖泠翻案,让沐家声誉受损?”

对此,宫池奕眸眼微弯,“她比谁都聪明。”

知道这种事该怎么处理,所以,他才会这么放心的让她去处理。

------题外话------

其实北云稷这种人还是很厉害的,看似平庸,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不去插手,安身立命。

之前担心容颜搅屎棍的,现在知道作用了吧?所以,九九真的不会随便扔个角色进来,也不会随便扔个情节填充哒,反正都是伏笔和套路哈哈~

嗯,还有,于馥儿这种人吧,好不好,坏也不坏,油滑,最后的结局不会很好,但也不会很坏,社会上很多这种没法定义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